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客串了一把小偷

    天虞橙若看到来的是第四团的人,一双眼睛立刻弯成月牙状,一个闪身冲过去搂住小祸害的肩,亲热的就像从断背山来的一样,“兄弟,你总算来了,我都打了十几圈牌,等你半天了。”

  小祸害一把拍开天虞橙若的爪子,黑着脸:“我已经把你擅离职守的事告诉帮主了,他让我转告你,回去以后要你好看!现在第四团我全权负责指挥,你爱上哪去就上哪去吧!”

  “别呀!”天虞橙若的爪子又摸上去,“咱俩谁跟谁呀?帮主那没关系,他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我给你说个正经事,来来,给你介绍个大人物。”说着把一脸不乐意的小祸害拖到草花梅面前:“这是召唤联盟的长老洛水青鸟,这是我们不灭神话第四团的团长小祸害。”

  小祸害一听自己派人跟踪的人居然是召唤联盟的长老,脑袋就有点发蒙。其实小楼残月之所以明知道天虞橙若这个不正经的家伙常常擅离职守,还把他派到龙息迷宫协助小祸害的原因就在于,这家伙还是有一点小聪明的,知道顾全大局。而小祸害嘛……虽然冲锋陷阵起来不错,但是论起耍心机,就有点那个了。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小祸害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别的小帮会他也就发发威风耍耍无赖赶走得了,可是召唤联盟的规模可是比不灭神话大了不少,这个所谓胳膊狞不过大腿蚂蚁斗不过螳螂,要是得罪了这个洛水青鸟可不好办。想到这里,小祸害只好委屈的看着天虞橙若,他知道这家伙往往会有一些馊主意的,是个标准的狗头军师。

  “嘿嘿!”天虞橙若奸诈的笑了笑,他还看不出小祸害那点心思,悄悄的对小祸害说:“不用觉得头痛,我已经帮你搞定了,我们帮他们引开黑龙,他们有万全的把握弄到令牌,到时候分我们一个,回去可是大功一件啊,你们第四团以后就可以在帮里横着走了。”

  “真的?!”小祸害此时觉得天虞橙若就像一个神棍,骗死人不偿命的神棍。

  “不过有点条件。” 天虞橙若神神密密的说。

  小祸害心头一跳,心想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反正自己光棍一条,只要能弄到封地令,就算死了也值了!就十分光棍的说:“什么条件,就算要我的命也是眉头不眨一下的。”

  “你有毛病啊!人家要你的命干什么。” 天虞橙若无奈的说:“两个条件,一个是他们要先评估一下我们的实力,保证能把黑龙拖到他们顺利搞定令牌。另一个嘛,就是他们和我刚才打了几圈牌,一见如故,想要行动过后和我再大战三百圈,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我怎么能拒绝呢?但是你知道我一向不太有钱,所以这个赌本少了点,这要是输了拿不出东西,传出去多丢我们帮的人那……当然我也不是一定会输,以防万一嘛,你就借我一点呗!我回去向帮主申请给你报销。”

  天虞橙若笑得一脸真诚,小祸害看了看天虞橙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挑不出他说话的毛病在哪里,想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头绪,就纠集全团人员把所有用不着的但是比较值钱的东西悉数给了天虞橙若,天虞橙若则笑眯眯的一件件把东西装进自己的腰带。

  “他们在干什么?”草花梅疑惑的看着不灭神话的一帮人。

  “好像是天虞橙若在跟他们借东西,难道他还真的想翻本不成?”我惊讶的说,这家伙连输给我们二十几把还不长记性么?难道天下的赌徒都是一个德行,越是输越是想继续?

  “可能吧!”草花梅不确定的说。

  “那还不好吗,两位姐姐,刚才我虽然一直输,但是我看到那个天虞橙若一件件掏出东西,还是觉得特别过瘾,你们再打的话一定还要叫上我啊!”飘尘小贼意犹未尽的说,他刚才虽然把全部家底都输给我了,但是我已经全部偷偷还给他了,这样又不会输钱又能过瘾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少不了你的,不过小贼,你刚才真的没有放水吗?”

  “那时当然,我都说了我是三好学生,牌品还是很好的。”飘尘小贼极肯定的说。

  “别扯了,天虞橙若过来了。”

  我们连忙装出一幅严肃的表情。

  “青鸟长老,我们第四团都集结完毕了,加我总共121人,职业齐全,所有人员都在26级以上,每人至少有一件铜器,你看行不行。” 天虞橙若笑眯眯的说,丝毫找不到刚才输牌时沮丧的样子。

  草花梅看我,用眼神问我,你看行吗?

  我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我又没有团战的经验,你自己看吧!

  “那好吧!让蜘蛛说一下行动计划。”草花梅把发言权扔给了我,这可不是她谦虚,而是她根本不知道我的计划是什么……

  “咳咳!”我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掏出地图,一副团长的嘴脸打起了官腔:“其实你们不灭神话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引开黑龙,让我们几个能从这个路口过去。”我指了指草花梅告诉我的那个路口,“我们整个行动的时间差不多要20分钟,你们有把握吗?”

  “没问题!”回答的是小祸害,“我们团曾经和那个黑龙单独交过手,拖20分钟完全没问题,你就放心好了,我们第四团可是不灭神话里最精锐的战斗团。”小祸害把胸脯拍的啪啪响。

  “嗯!”我点点头,这些人的战斗素质看起来还真的不错,看他们的列队就很有名堂,虽然我看不懂……“那就没问题了,我们之后的行动就是我们的商业机密了,恕我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佣兵团有十分的把握可以拿到令牌,这次行动过后,我还希望能和贵帮建立友好合作关系,有什么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活,尽管找我们,没有我们做不到只有你们想不到!”末了我还给自己打了一个广告,没准这次我们佣兵团真的可以一战成名呢。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希望你们可以答应。”我严肃的看着天虞橙若和小祸害。

  “什么条件?”天虞橙若警觉的看着我,觉得我可能会说出让他吐血的话。

  “你们即使拿到封地令,也不能赶在召唤联盟前面申请建城。”我一字一句的说,其实我说这句话纯粹多余,我完全有把握让召唤联盟赶在不灭神话之前建城,现在这么说,也只是试探一下他们合作的诚意罢了,要是他们拿到令牌后不顾一切的想要抢先建城,我们就可以决定翻脸了,反之以后则可以更多的合作。

  天虞橙若听了直接准备晕倒,而小祸害则是毫无保留的一脸愤然,两人凑到一起嘀咕了半天才回答我:“好吧,我答应你。”听起来挺诚意的声音,不过我对这个天虞橙若可是没一点相信,这个就是个嘴花花的家伙。

  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表示相信的点点头,“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

  天虞橙若朝小祸害示意了一下,小祸害就带着自己的团员去引黑龙了。第四团的行动很有秩序,一看就是经过严格的训练的,战士分成两拨挡住黑龙,一拨主攻,一拨辅助,法师在后面一起低声吟唱,看来是要发一个群体魔法了。弓箭手站在法师的旁边,一边辅助攻击,一边保护法师的安全。术士也都站在合适的位置上默契的给其他队员加攻加防或者加血……真是训练有素啊!

  我看了之后看看草花梅,用眼神询问她,你们召唤联盟的战斗团也是这样的吗?

  比他们好多了!草花梅一脸骄傲的神情告诉我这个信息。

  看小祸害他们已经把黑龙顺利从原来的位置引开了,天虞橙若挥了挥自己的弓:“好了,你们可以过去了,我也要上了,一会见。”说完就笑眯眯的上战场去了。

  “走!”

  我们几个快速的通过十字路口到了另一个岔路口里面,我示意他们停下,问道:“你们谁会挖矿?”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一头雾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因为根据经验,我既然问了就一定有我的道理。

  “我会!”飘尘小贼。

  “我也会。”汗死,居然是命无还,小贼是铁匠我是知道的,他没事就去挖矿,说是要把自己的学费挖出来,至于命无还,我从没见过她挖矿……

  “我不会!”草花梅两手一摊,你是铁匠我就没就职铁匠。

  “嗯,这样啊,那胖子和二哥你们就留守在这里好了,其他人和我一起进去。”我对偷龙转风和偷梁换柱说。

  “干嘛要守这里啊?”偷梁换柱不明白。

  “那个天虞橙若可不是什么老实人,我要防着他偷偷摸摸的过来偷看我们,你们可要把守仔细了,决不能让他有机可乘。”我难得认真一下。

  “没问题,蜘蛛你考虑的真周全。”偷龙转风佩服的看着我,看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傻笑了一下。

  “不过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能告诉我们吗?”几个人一起看着我……汗死,我居然忘了告诉他们。

  “这个,很简单,我们旁边就是那个令牌所在的通道,我拍了拍墙壁,我们走到尽头挖个洞……你们明白了?”我奸笑着看着他们。

  “完全明白,你这个禽兽!”

  扑通我就倒了,有这么夸人的吗?

  ……

  我们几个快速的跑到尽头,草花梅说:“好了,就是这里,上次那次联合行动我们撤退的时候跑错路,我就到了这里,然后不得不挂回去了,被堵死了……”

  真是可怜啊,我同情的看了草花梅一眼,然后拿出我许久未用过的矿工铲,相准一个地方就挖了下去,飘尘小贼和命无还也拿出铲子上了。

  “一会洞一挖开,我们四个就一起进去,青鸟你敏捷低,在外面留守,你们三个引开那只金龙绕圈子,我去偷令牌。”我边挖边安排着,其他人对于我的安排并没有什么异议,全票通过了。

  “蜘蛛你今天表现不错,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团长了!”偷天换日高兴的说。

  我汗!这不都是被环境逼得小宇宙爆发吗?赶紧把脸偏到一边不让他们发现我有些脸红,……结果一转头就看见草花梅闲闲的看着我,!我突然想起来,我一直都忘了问草花梅她是什么种族了。

  “青鸟,你是什么种族啊,你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

  “我没跟你说过吗?我是夜叉族。”草花梅一脸得意洋洋的说。

  母夜叉!我脑袋里首先闪现的就是这个词,不过我可不敢说出来,草花梅还不得找我拼命,于是嘴上说:“好种族啊,真是适合你。”

  “你也知道夜叉族啊,我还以为只有少数人知道呢,他们的精神魔法那叫一个厉害,绝对是最适合练召唤的种族,我也是偶然才发现这个种族的。”听到我夸她,草花梅乐得都不行了,要知道我夸她的几率几乎和火星撞地球差不多。

  “通了通了!”飘尘小贼高兴的叫,他刚才一铲子下去捅了一个大洞。

  “继续继续!”我挥舞着铲子一阵狂挖……

  终于一个可以进入一个人的洞穴挖开了,看了看那个大洞,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是游戏,里面的环境是会刷新的,也就是说这个墙会自己长起来的,看来要改变一下计划了。

  “小还,你就不要进去了,留在这里继续挖,防止这个洞刷新。”

  命无还刚点头,我就听见飘尘小贼和偷天换日的惊呼:“哇!这么多令牌啊!”我们三人听了也好奇的望向洞内。

  首先看见的是一棵树,一棵已经石化的树,没有任何活着的气息,树下卧着一条小金龙,看样子正在睡觉。再看向树上的时候……嗯?什么好多令牌,树上只有三个令牌啊,我疑惑的看着他们,发现草花梅也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只看见三个令牌啊!”草花梅郁闷的说,“你们说得好多令牌在哪里?”

  “三个?”他们也愣住了,“我们明明看到满树都是数不清的令牌啊!”飘尘小贼直指那棵树理直气壮的说。

  我和草花梅都只能看到三个令牌?难道……对了,迷毂木,破除迷障!想到这里我拿出鬼杀对着他们:“你们拿着再看看。”

  几个人也是轻车熟路了,一看到鬼杀就想到了在妖狐族迷雾沼泽的经历,“蜘蛛,难道这个也是幻象?”命无还反应过来。

  “什么幻象?还有虫子你的弓怎么变样了?”草花梅依旧疑惑。我就把我在妖狐族的经历讲了一遍,她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我的法杖也能看穿幻象啊,草花梅欢喜的摸摸自己的法杖。

  “那虫子,你们妖狐族的人要是对我施展幻术岂不是没用?”草花梅得意的说。

  我无语,那倒是真的,这个家伙还真是好命,就祈祷那些妖狐族的人不要招惹这个变态召唤才好。一边为将来遇到草花梅的妖狐族人祈祷,我一边施展变身术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虫子,你这个造型可比你本人可爱多了。”草花梅乐呵呵的说。

  ……真想咬她两口,不过正事在前,留着秋后算帐,哼哼!

  我偷偷摸摸的跑进通道,爬到那棵树上(大家就不要研究狐狸是怎么爬树的了,我也不是很明白),偷天换日他们看到我到了地方,也窜了进来。

  我站在树上下面的情况看的很清楚,偷天换日和飘尘小贼一进来,金龙瞬间就睁开了眼睛,一声……怎么说呢?应该是稚嫩的龙吟吧,响了起来,快速的升空扑向离这里很远的偷天换日和飘尘小贼。

  就是现在!我快速的恢复人形,以最快的速度摘下了三个令牌,飞一般的向那个洞口窜去,边跑还边喊:“得手啦,撤退!”

  本来偷天换日和飘尘小贼已经被金龙逼到了死角,都闭上眼睛等死了,结果金龙一发现令牌被盗,立刻掉头,也不管偷天换日和飘尘小贼了,一下就罩到我的头上,我还没窜出几步,就发现一个黑影盖到了我头上,完了!我心里这样想着,没有攻击的时间,也没有躲避的时间,我启动了风之守护,同时用出了我不怎么熟练的幻术,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其实对于我能不能用幻术迷惑住金龙,我可是没有一点把握,在妖狐族的时候我用这一招的时候,十有八九会被怪物看穿,所以我一点信心也没有……

  神如果觉得世间太无聊,是不是就会制造一点奇迹来让世人惊讶一下呢?当金龙扑向我的幻术傀儡时,我心里是这样想的。我抓住这两秒钟的机会,一下窜出了洞口,这个时候偷天换日和飘尘小贼早已经逃回来了。

  “GO!GO!闪人!”我说着带头往来路开始窜,后面又响起了一阵愤怒的龙吟……

  

  

第三十一章 客串了一把小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