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谁最毒呀我最毒

    这座山上的草药很多,我一路采着,逐渐深入到了山腹地带。按照我的经验,这样气候适宜的山谷应该生活有很多怪物才对,可是一路走来,我们都没有碰到几只怪物,这让我很是奇怪。

  “疯子,你来过这个地方没有?”我环视这四周,询问胡峦峰。

  他摇摇头,“我一术士哪敢到这么深的山里,都是在外面蹭蹭怪。”

  “哦……”我皱皱霉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药采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好的,我也觉得这里越来越热了。”胡峦峰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同意的说。

  于是我们和红娘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谁知刚走了两步,就发生了一件让我们震惊的事。我们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突然瞬间全部枯萎,脚下棕红色的肥沃土壤被一片泛着死气的黑色所代替,湿润的土地上悄悄裂开一些细微的小缝,一缕缕紫色的淡淡烟雾轻轻的飘了上来,弥漫在我们视线所及的地方,空气也变得混浊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钻进我们的鼻孔。

  我迅速的把蒙面巾当口罩扎在了脸上,顺便也给了胡峦峰一个:“快蒙上,说不定这个气味有毒!”

  胡峦峰也快速的蒙上脸,我警惕的拿出鬼杀握在手中……眼前的景色并没有任何变化,看来这不是幻术了。难道只是自然现象?这也太诡异了吧!是不是什么大BOSS要出来了,如果是有使万物枯萎实力的妖怪的话,我肯定不是对手,还趁它没有出来是赶快逃走吧!

  想到这里我示意胡峦峰坐到红娘背上,唉,要不是有这个拖油瓶我就用御空飞行走了,还用得着辛苦我两条腿吗?

  “红娘,走!”我说着带头朝我们来的方向快速窜去,不过我只是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在走路,因为这里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再加上我来的时候一直在专心采药,还要忍受这里唐僧二代的骚扰,哪有心思记路啊!此时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走的对不对了。

  一直走了很久,我们也没有走出这片奇怪的区域,我心里万分着急,我们迷路了,而且走的方向肯定不对,到底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呢?我茫然的环视四周,不知道该怎么迈出下一步。

  “蜘蛛,这里我们好像来过。”胡峦峰有些迟疑的说。

  “嗯?”我看看四周,“这里每一个地方的景色都差不多,我也觉得这有点熟悉,不过可能只是错觉。”

  “不是的,你看那里。”胡峦峰指着一颗小树。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靠!树上插着一支我的木箭,是我之前为了做记号弄得,这里我们真的已经来过了。

  “怎么会这样啊,我们明明一直直走的,怎么又走回来了?!”我郁闷的说。

  胡峦峰抱着胳膊想了一会,肯定的说:“根据本天才的猜测,我们肯定是走进了传说中的阵法。”

  “阵法?”

  “是啊,我在YY的武侠小说中常常看到的,据说有种阵法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这样就能解释刚才那种不科学的现象了。”

  “这样说也有道理,我听说这种阵法应该都有一个阵眼的,只要找到阵眼就可以出去了,你会吗?”我怀疑的看着胡峦峰。

  胡峦峰懊恼的低下头:“一窍不通!”

  我点点头,早料到了,“我也对五行八卦不太了解,那我们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有!”胡峦峰两眼闪闪发光,看的我心里直发毛,“如果我们真的出不去的话,就在这里结婚生子、颐养天年!”

  “滚!”我一脚把他踹到旁边的水坑里,“你喜欢这里就自己呆着好了,我就算自杀挂回去也要出去。”

  胡峦峰委屈的从水坑里爬出来:“这样也是个办法,不过要是这里有拘魂效果怎么办?”

  “拘魂效果?”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什么意思?”

  胡峦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蜘蛛,我还以为你是个高手呢,怎么连这种菜鸟都知道的游戏常识都不知道!”

  “切~高手自然和你们这些普通人不同了,要不怎么叫高手呢?!”我不要脸的说,“少废话,快告诉我!不然打死你!”

  “这么凶,小心将来嫁不出去……”胡峦峰小声的嘀咕。

  “你说什么?!”我把声音提高了八度,手中的弓也抵到了胡峦峰的脖子上。

  “别,别,有话好说!”胡峦峰用手小心的推开鬼杀,吞了口口水,“这个拘魂效果就是说,死了以后不会复活回城,而是直接在死掉的地方原地复活。不过洪荒里这样的地方很少,我也不敢确定这里是不是。”

  “那有什么难的,我杀死你看看,不就可以知道这里到底有没有拘魂效果了?!”我说着又把鬼杀蹭到他的脖子上。

  “姐姐!”胡峦峰哭丧着脸,“我叫你姐姐还不成吗,姐姐你放过我吧,我练一级多不容易啊,你就忍心看着我活生生的掉一级吗?姐姐……”

  “你再不住口我就真的打死你了!”我恶狠狠的威胁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罗唆啊,简直就像一大群苍蝇嗡嗡嗡的在我旁边飞来飞去,烦死我了。

  胡峦峰听了我的话迅速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看的我…………有点反胃,一个大男人露出这种表情还真是很有杀伤力,恶心透了!

  我不再理睬胡峦峰,开始我的寻路大计。我这次打算用初进妖狐族时使用的飞索认路大法,自从上次用那个方法射出了一个黑妹之后,我再也没有敢无目标的放过箭,这次我也是没办法,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和这个罗唆的家伙在这里长住了。

  我拉开弓看了看四周,所有的方向都一样,射哪都无所谓了!我心一横,闭上眼睛就朝一个任意方向射出手中绑了飞索的箭支……

  看着飞速减少的飞索,我心里祈祷,盘古大神保佑,千万不要让我的箭射中什么活的东西。“嗤~”随着箭支停下,飞索的尾部惯性的摆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响。

  停了?我看着还剩一点的飞索,这根飞索是1000米长的,我刚才只用了5分力气,看来我的箭支是落地了,还好这次没射到什么怪物。

  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大地抖动了一下,发出一片震波。我们俩一时没站稳,全部倒下了,晕,地震么?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又是一下震动,刚爬起来的我们再次倒下,难道这个阵法到了地震时间?!

  咚咚的声音每隔两三秒就会响起来,我们索性都不再尝试站起来了,干脆的躺在地上,反正又费不了多少血。

  躺了一会胡峦峰开口:“蜘蛛,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咚咚的声响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我竖起耳朵听了听,“好像吧!”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唉,都怪这个胡峦峰,要不是他在这,我有N种方法可以避开所有的怪物,可是……我这N种方法都牵扯到我的秘密,郁闷啊!

  咚的一声巨响,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紫色烟雾中,虽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但我们都可以肯定,它不是来请我们喝茶的。我们两个抗着地震的余波扶着旁边已经枯萎的小树艰难的站了起来。

  一阵腥臭的风吹过,紫色的烟雾散去了一些,眼前的庞然大物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汗死,居然是一只红通通的巨型癞蛤蟆!体型是红娘的两倍,全身湿润的皮肤娇艳欲滴,头上N个红色的大疙瘩不停的流着一种半透明的淡红色液体,滋润着它本来就不干的皮肤,下颚的气膜一鼓一鼓的,一双硕大的金黄色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我俩,细长的瞳孔射出阵阵杀气,那条细长的舌头灵活的伸进伸出,嘴角还有一些类似口水的东西……汗!它该不是把我们当成它午餐的材料了吧!

  “蜘蛛,你的箭……”胡峦峰用手捅捅我,指指那癞蛤蟆的屁股。

  我转过去一看……汗死,刚才射出去的那支箭插在癞蛤蟆的屁股上。有没有搞错啊,我心里在哭泣,搞不好这个地区只有这一只怪物,都被我“好运”的射到,盘古大神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

  “我们是跑还是打啊?”胡峦峰问我。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这么丑的东西,我才不要打呢,你喜欢的话自己打去,我要闪人了!”说完转身就跑。胡峦峰也识时务的爬上红娘的背跟着我狂奔起来。

  咚,又是一下地震,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汗死,这哪是什么地震啊,是这个癞蛤蟆蹦达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不过还好它蹦的比较慢,我们还是可以甩掉它的。怀着这样侥幸的心理,我们全速奔向未知的方向……

  “蜘蛛,你看前面好像有个大石头啊!”坐在红娘背上的胡峦峰手搭在眼睛上看了看前方说道。

  “咦?这样的树林里居然有这么大的石头,真是奇怪啊。”我说着转变方向朝那个石头那奔去。

  紫色烟雾中的可视范围极小,等我们发现我们认为的那个石头原来是那个变态的癞蛤蟆的时候,我们已经进入它的攻击范围之内了。

  “不是吧,难道那个癞蛤蟆有个双胞胎兄弟?!”胡峦峰捂着脑袋吱里哇啦的叫唤。

  “什么双胞胎,你白痴啊,就是刚才那只,我们又跑回来了!”我说着已经拉开了弓,这个距离想离开已经不可能了,只好开打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家伙作战,倒不是害怕它很强,而是因为它一看就知道毒抗很高,我平时杀怪全靠毒箭,碰到抗毒的怪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只能靠那点可怜的物理攻击慢慢磨,这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我没有浪费我的毒箭,而是拿出一堆精铁箭开始使用好久没有用过的连珠箭。胡峦峰看我开打,也熟练的开始到处游走躲避攻击,一直作着施放法术的准备,别看这个家伙平时讨厌的紧,打起怪来还是很有一套的,从来不浪费一滴魔力,总是恰到好处的给我补血。

  打了好一会我都没费掉它多少血,当然这个迟钝的家伙也没有摸到我一下,我还在气喘吁吁的放风筝。胡峦峰见那个笨家伙半天也没打到我一下,就没有理我,开始攻击这个癞蛤蟆,胡峦峰现在唯一的一个攻击法术就是水龙,别看这个法术的名字起的很牛叉,其实攻击力低的很,消耗法力还多,他一般不用。

  嗤,一个看起来很华丽的水龙冲到了癞蛤蟆身上,嗤嗤的就冒起了一片水气,就好像一杯冷水泼在了滚烫的铁板上一样。癞蛤蟆一阵吃痛,咕咕叫了几声,不再理我,转身攻向胡峦峰。我心里一惊,不好!这家伙明显跑不过这只癞蛤蟆。唉,好人做到底,我去引开它的注意力好了。

  这个癞蛤蟆明显是火属性的,对水元素最是讨厌,可是胡峦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居然犯了它的大忌,能不倒霉吗。

  就在我救火一样的窜到胡峦峰跟前的时候,癞蛤蟆那长达十几米的舌头已经缠到了胡峦峰的胳膊上,我情急之下用鬼杀的弓刃给那个细细的舌头来了一下,扑!舌头应声而断,可是危机并没有过去,那条舌头又鬼魅一样的缠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目标是我。我没有防备之下立刻被它的舌头卷了起来,送到嘴边。

  我才不会让你把我给吃了呢,我迅速收起鬼杀,拿出一支三爪飞钩,这是我们飞檐走壁偷鸡摸狗的常用工具,此时也派上了用场,我用这个钩子牢牢的勾住癞蛤蟆的嘴唇,不让自己滑入它水腻腻的口腔。

  “咕咕!”癞蛤蟆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愤怒的怪叫,开始用力的合起自己的上下颚,企图把我活活夹死。我对此毫无办法,我的兵器丝毫不能对它造成威胁,这家伙的等级我鉴定不出来,就是说它至少高我10级,这样的变态我是没办法收拾了,只有老天才能收了它。

  但是,我也不会乖乖的等死,你不是号称毒王蟾蜍吗?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毒厉害还是本小姐猛毒的厉害!我当然不会盗贼的施毒术,但是,我现在就在它的嘴边啊,那些平时用不上的内服猛毒……嘿嘿,就让你尝尝鲜,想着我就边大把大把的往自己嘴里塞着补血丸,边把一堆堆猛毒倒垃圾一样倒进这个癞蛤蟆的嘴里。哼,我倒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咕咕~~”癞蛤蟆发出一声凄凌的惨叫,噗的一下把我给吐了出去。我在惯性的作用下翻了好几个跟头撞上一棵树才停了下来,接着就感觉到一片冰凉,我当然知道,这是胡峦峰在给我补血,看来他也没事。稍微恢复了一下体力,我站了起来看向那个死癞蛤蟆。

  嘿嘿,看来这个内服猛毒果然有用,那个癞蛤蟆已经开始吐白沫了,我们当然不敢靠近它,乘机躲的远远的。

  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这个家伙才不动了,砰的一下天女散花一样爆出一堆东西。我们松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就在这时,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枯萎的树木花草渐渐恢复了生机,紫雾散去,露出一片郁郁葱葱,唉,看来这个不知道什么阵法的阵眼就是这个癞蛤蟆啊!

  胡峦峰兴奋的捡起一地的装备递给我,我看了看,没什么我用的上的,就拿了一个没鉴定的银器匕首,其余的都给了胡峦峰,把他乐的跟什么似的。我又观察起这个毒王蟾蜍的尸体,不知道它有没有毒囊呢?

  想着我就对胡峦峰说:“疯子,你去采集这个尸体,有毒囊的话给我。”

  胡峦峰厌恶的看了看毒王蟾蜍的尸体:“太恶心了,我不要!”

  “废话!要是不恶心我就自己去了,快去,不然我干掉你!”

  “好嘛好嘛,不要一天打打杀杀的,多不淑女……”胡峦峰一边嘀咕一边不情愿的开始解剖毒王蟾蜍的尸体。

  不出我所料,这个毒王蟾蜍果然有毒囊,我拿着这个红色的毒囊开始研究它的属性,“火毒王,毒伤害每秒130,无视对方物理防御。”啥?!我惊讶了,每秒130?!要是淬在九屠上,99乘以130是……12870?!哈哈!我可以秒杀现在任何一个人了!

  毒王蟾蜍啊毒王蟾蜍,看来你以后这个毒王的名字要让给我了,我得意的想,有了这个,我就是洪荒里第一的毒弓手!

  

第四十五章 谁最毒呀我最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