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遍地都是变态

    蚀月城的角斗场是洪荒里最大的一个角斗场,直接建在巨大的蚀月山主峰的山顶上,虽然海拔比侧峰上的蚀月族圣庙要低一点,但是,面积却要比圣庙大许多。整个角斗场呈环形,共分5层,地下一层是饲养各种野兽的兽笼,一层是选手通道,二层到4层是观众席。中间的格斗场没有分层,由巨大的机关控制,1001个格斗场可是自由移动。其中有一个是主场,也是最大的一个,只有决赛时才会用到。其余的1000个则大小不一,我们这次万人赛就在这1000个场地上举行。

  这次万人赛是单循环赛,只要输一场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从昨天我就开始祈祷,不要遇到暗影,不要遇到天下龙鬼,不要遇到帅哥,嗯,还有那个风雷怒虎也不要遇到,不要遇到小楼残月……。这可比海选赛玩一样的对决难度大多了,现在场上的1万人全部都是称霸一方的高手,百里挑一的精英,想要赢还是有点困难的,不知道我今天的对手是谁……

  “是你?!”我一上场,一个手拎长剑的、正在摆着大侠的POSS的家伙就惊讶的叫出声。

  “我们认识么?”我疑惑的看着他,我可不认识这个人。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对方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我叫见血封喉,是洪荒的明日之星,而你,毒弓手,将是我成名的垫脚石!记住我吧!记住这一天吧!记住你败在了一个同样擅长用毒的毒剑手手中!”说完将剑士袍的衣摆往后一撇,右手举剑,左手捏了一个剑诀。

  “……”这家伙是白痴么?我无语的看着他,真想告诉他:“老娘我最不怕的就是你这种不会斗气外放的白痴战士,因为你根本打不到我。”不过我才没有告诉对手我特点的美德呢,抽出鬼杀,我就琢磨好了对付他的方法,本来想谨慎一点,用腐蚀毒箭快速的结果他,不过我改变注意了,我要拖长战斗,最好拖到暗影他们都开始比赛,这样一来可以避免我们几个撞车,二来……我可以好好虐待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王子的大青蛙!

  下定决心,我也没有废话,急速的一箭直取对方面门。我这次用的箭支是虫子二号,这种箭支上淬的是乌头的毒,乌头的毒攻击力虽然不高,但是很持久,中了以后浑身奇痒无比,虽然打不死人,但是用来虐待人却是最好的选择,据说妖狐族的监牢里的日常用品就包括这个乌头毒……

  这时那个大青蛙还在滔滔不绝的发表自己的胜利宣言,忽的见一支箭直直的飞向自己,心下大惊,还好他是敏剑士,险险的一侧身,箭支在他脸侧划出一道血口。见血封喉抹了一把脸,怒气冲冲的看向我:“你居然偷袭!”

  “靠!比赛规则又没有规定不许偷袭。”说着我又是角度阴险的一箭射向他没有护甲的颈部。这段时间虽然我不能升级,但是技术却是越练越纯熟,罗风的弓术笔记被我翻来覆去研究了好几遍,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洛水蜘蛛,射起箭来绝对是百发百中!

  见血封喉用剑挡下了我的箭支,刚要还击,就觉得自己被划破的左脸一阵痒,好像有数百只蚂蚁在皮肤底下不停的爬来爬去一样。只好停止了进攻的动作,一只手在脸上抓了抓,还痒,再抓,还痒……

  片刻之后,见血封喉的脸上已经被自己抓的血迹斑斑了,虽然自残不费血,但是还是会痛啊,而且这期间我的攻击骚扰从来没停过,搞得他手忙脚乱。见血封喉自然知道自己是中了毒,但是吃了N种解毒药以后还是不管用,洪荒里一般只要系统商店有出售的毒药,用买来的解毒药都可以通解,但是像乌头这样稀有的毒药商店里的解药是解不了的,只有会解毒输的术士可以解。

  这是一对一的战斗,自然不会有什么术士给他解毒,解毒药我倒是有,但我也不会给他的。他只好加快自己的攻击速度,期望快一点解决我之后,就可以脱离苦海了。不过他越是着急,攻击节奏就越是乱,当真是破绽百出,让我找着机会又赏了几支虫子二号给他。

  这次比赛和海选不同,是有观众的,我们这个赛场处于南面一点,这个区域坐的人挺多,光我们赛场周围,就围了数不清的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安静的看比赛,等到我在见血封喉身上戳了十七八个洞,而他连我一根头发也没摸着的时候,台上沸腾了。本来玩游戏的就是男性居多,我们一男一女比赛,我虽然蒙着面,但乍看一下还是挺像个美女的,所以此时台上男性几乎都在为我加油,声音震耳欲聋的,中间还夹杂着一些MM的声音,汗死,看来我的对手还真是不招人喜欢。

  “射腿!射腿!”台上大喊,全是幸灾乐祸的口气,见血封喉听了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我知道大家为什么要叫我射腿,因为我见这家伙的速度并不快,就也只出了3分力跑着,始终让他觉得在一点就可以打到我了,却又始终打不到。观众可能觉得这样虐待他不过瘾,要射瘸了他慢慢折磨才过瘾。人民的意愿是最高的,我听到人民的心声之后,毫不犹豫的一箭狠狠的钉上他的左腿,见血封喉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满脸愤恨的瞪着我,观众席上则是爆发出一阵欢呼。

  “另一只!另一只!”这次的声音更响了。见血封喉听了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屎,稳住身形忙用剑护住自己的右腿。

  嘿嘿,我像是这么听话的人么?一箭过去,毫无悬念的中了他放松防御的右胳膊,他两眼一翻差点被我气死,忙又恢复全身防御的姿势。唰的又是一箭,这次可是准准的射中他的右腿。

  “抗议!我抗议,她在比赛中虐待我!”见血封喉跑到裁判跟前哭诉。

  裁判正看的过瘾呢,一下扮演被虐者的家伙不见了,使他极度不满,“抗议个屁,比赛又没有规定不许虐待对手,快回去比赛,不然给你黄牌!”裁判说着掏出一个黄牌亮了亮,很有威严的将见血封喉又赶回了场上。

  轰的一下台上大笑起来,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洪亮的声音:“NND,这个门票买的值啊,居然能看到这么经典的比赛。”

  见血封喉回到赛场,看台上整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射四肢,做人棍!射四肢,做人棍!”

  ……唉,这年头观众最大,兄弟,不是我要虐待你,实在是人民群众不放过你啊。我同情的看着见血封喉,手上却毫不客气的开始招呼他的四肢,不一会他的四肢就插满了箭支,我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不错,真不错,这些箭支的排列方式很有后现代主义风格,看起来很有观赏价值……四肢射完了,不知道下面观众会要求射哪里呢,眼睛吧!我举弓瞄他的眼睛。

  “射JJ!射JJ!”观众席上爆出这样的声音。

  扑通!我和见血封喉同时跌倒了。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高人啊~,我无奈的看向观众席,一群荷尔蒙分泌过盛的男淫在看台上手舞足蹈,鬼哭狼嚎的喊着号子,一些MM羞愧的努力缩着身子,企图把自己和这些疯子区别开来。

  “射JJ!射JJ!……”整齐的叫喊继续着,吸引来了更多看热闹的人,唉,看来要是我不照做满足他们扭曲的心理需求的话,一会下台说不定会被五马分尸,见血封喉,为了保全我的小命,只好委屈你做一回太监了。想着我就用眼睛瞄了瞄他那里。见血封喉一见我不怀好意的眼神,立刻侧过身,护着自己的要害,双眼警惕的看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瞬间移动了一个方位,弓箭准确的指向他的要害,见血封喉吓得脸色发白,在我射出箭的前一刻,突然冲着裁判大吼:“裁判,我投降,我认输,我不玩了!”开玩笑,要是被这个精准高的可怕的弓箭手的毒箭射中那里,自己再去抓痒的话,这么多观众,自己的一世英名不就全完了,以后不要再想在洪荒里混了!

  裁判听了不满的走到台上:“你的血还有那么多,为什么不玩了呢,机会还是有的嘛,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轻易认输呢?你继续赛好了,我当没听见你认输。”裁判故作大方的说,心想老子还没看过瘾呢,作为主角的你怎么能退场呢。

  “不,我一定要认输,我要回家,55~”见血封喉声泪俱下的哀求裁判。

  看着涕泪横流的见血封喉,裁判只好无奈的宣布:“苏聂城选手71159认输,本场比赛蚀月族选手51494胜出。”

  “嘘~~”台上一片嘘声,“胆小鬼!懦夫!真不是男人!”一群没有尽兴的观众骂骂咧咧的指点着见血封喉。见血封喉权当没听见,眨眼间就跑得不见人影了,比比赛中的速度还快,我就这样戏剧性的赢得了万人赛第一场的胜利,还真他NND简单啊,我如是想。

  这会赛场都满着,系统给我安排下一场比赛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也没回固定的座位,而是利用我的选手特权在密密麻麻的赛场中来回转悠,看看能不能看到有趣的比赛。

  “幻哥哥加油!幻哥哥加油!”突然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疑惑的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汗死,居然是那个变态的猫殿下,她的姐姐奶糖宝宝也在旁边,两个人正带着一堆美女啦啦队给台上的人加油。刚才她说‘幻哥哥’,那台上的应该就是十字铁蔷薇的男长老——紫幻了。

  紫色的及地长发,华丽的服饰,无暇的脸庞,精致的妆容,婀娜的体态,优雅的举止,想是巨大的黑洞般吸引着世人的众多目光,让人忘却道德伦理与性别,平庸的人类卑微的俯首称臣,像狗一样舔嗜着主人的鞋面……流露出恶心的崇敬目光……那天使般的笑容绽放着魔鬼的魅力……连笑,也叫众生倾倒……

  ……我看着洪荒日报特别刊上这个紫幻的介绍,除了无语就是无语,十字铁蔷薇果然是变态云集的地方啊,恐怕比龙潭虎穴还危险,通常这样危险的环境下成长的人,都是具有和外表一样的变态实力的,我倒要看看,这个紫幻有什么诸如吸星大法一样阴毒的武功。想着我就走到赛场前,和十字铁蔷薇的啦啦队保持一定距离,开始观看比赛。

  我来的很巧,他们才刚商议完比赛的规则,紫幻正如洪荒日报里描写的一样,是个妖艳的美男子,他没有拿任何武器,只是微微张开的双手上带满了指环,指环和戒指不同,指环是一种特殊装备,你手上即使带了戒指,也还是可以戴指环的,这种东西类似格斗里的铁手指,一般是拳师的装备,难道这个妖艳的男人是个拳师?这个……和他的形象也太不搭配了吧!

  他的对手是个拿着长柄大刀的重装武士,我看得出他和我有着一样的疑问。这时,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了。

  重装武士蓄势已久的斗气瞬间爆发,长刀一挥,一道刀气就瞬间飞向紫幻。斗气外放!我惊讶的长大嘴,洪荒里能把斗气练到这个程度的人并不多,看他的装备不错,肯定又是白狼族哪个帮会的老大,只有白狼族才盛产这样变态的武士。

  紫幻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看来他早知道对手的实力不俗了,就在刀气靠近的一瞬间,四个黑色的身影出线在紫幻的前面,扑!其中一个黑影中了这道刀气,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了……他是召唤?我又迷糊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他并没有拿法杖啊,更没有念咒语,他怎么搞出来这些东西的。

  紫幻并没有停下来,举起右手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十道黑影又出现在他的面前,我这才回过神来仔细观察那些黑影。

  这些并不是召唤兽!我肯定的得出这个结论,和草花梅混了这么久,是不是召唤兽我还是可以分出来的。难道,这个家伙是传说中的隐藏职业——傀儡师?!

  关于傀儡师我是听暗影说的,原来他们帮里就有一个傀儡师,不过那个人是个菜鸟,这么好一个职业愣是被他练成了垃圾。傀儡师的法术与召唤类似,但是却不是消耗精神力,而是消耗元力,所以,傀儡师的身体并不像法师一样脆弱,他们可以穿战士的装备,也可以穿法师的装备,但是没有战士的攻击技能,也不能修炼斗气。

  召唤有技能书就可以召唤相应的召唤兽,而傀儡师却要自己去寻找与自己属性相似的怪物,杀死他们以后捕捉灵魂,将他们附在一个物体上,用的时候就直接用手印指挥。这个寄生灵魂的物体可以是任何东西,我看了看紫幻身上挂满的眼花缭乱的饰品,就知道这些饰品一定就是他装傀儡的载体了。但是,他戴那些指环干什么……?

  这个战士显然没听说过傀儡师这个职业,对于一大堆的不明物体相当的警惕,一瞬间爆发出全身的斗气,一声怒吼就挥着大刀奔向紫幻。

  紫幻微低着脑袋,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耍酷耍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一种境界了,我汗。

  13个黑影顶不住高级斗气的冲击,纷纷在重装武士的大刀中化为黑烟,只在地上落了一些小小的饰物。紫幻没有着急,还是一副老神俱在的样子,抬抬手指又召出20个黑影将对手团团围住,自己则开始摆弄手上的指环。

  重装武士一脸的不屑,一个技能使出来,20个傀儡又瞬间化作黑烟。

  “你挺强啊。”紫幻第一次开口,眼睛却是望着地砖,仿佛那里会长出一朵花一样。

  重装武士被他赤裸裸的藐视气得快要炸了,怒吼着挥刀砍向紫幻,动作里很有几分关羽的气势。

  “真是个莽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紫幻自言自语道,同时右手突然平平的伸出,低声说出四个字:“秘术——束缚!”

  

第五十六章 遍地都是变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