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胡峦峰的初吻

    那个洞穴的机关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破解的,我一直守在暗处注意着那个法师的一举一动,已经3个小时过去了,这家伙还是兀自思考着,不时作一些奇怪的动作。就在我看的已经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拿出一个小小的雕像放在石头上,然后对这雕像开始发呆。

  再次换了姿势,我揉了揉酸麻的双腿,决定再等5分钟,要是到时他还在发呆,我就出去干掉他。就在我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动了,他收起雕像,缓缓的走到石门前,开始在石门上扣响……

  我一个激灵,“这个果然就是正主啊!”瞬间速度全开,鬼魅一样的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山洞。

  法师进了山洞并没有像我第一次来一样四处张望,而是直直的走向放置盘古手印的石台,我隐入一根石柱的阴影里,双眼紧紧的锁定他。他走到石台前,缓缓的伸手握住了那个盒子……盘古守护者并没有攻击他,看来他就是那个所谓被盘古大神选中的人了,我还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牛叉人物呢,原来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师,我郁闷的想,同时做好了夺宝的准备。

  那个法师拿着盒子研究了半天,突然脸上出现一些喜色,快速的转身朝我这里走过来。发生什么了,他在高兴什么?我疑惑于他那个奇怪的表情,但是手下却没有停顿,用超人一般的速度掠过他的旁边,顺手就抢走了他手中的盘古手印,然后又旋风一般的冲出洞口,消失无踪……

  听起来时间好像挺长,其实只不过是一两秒之内的事,焰太子惊愕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手,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您受到玩家洛水蜘蛛的攻击,有30秒的反击时间……”焰太子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急匆匆的追出门外,可是空旷的山谷里,哪还有那个强盗的影子……

  其实我拿到这个盒子的时候就郁闷了,因为系统提示我得到一个上锁的盒子,常常玩解密游戏的我自然知道,这种情况之下,只有找到一把钥匙,才能开启这个装有盘古手印的宝盒。而我此时也知道了那个法师当时的奇怪表情是什么意思了,他肯定有一个不知道用处的钥匙,但并没有带在身上。此时的情形就是我拿了盒子,他拿了钥匙,谁也没办法真正得到盘古手印。我并没有想办法得到钥匙的想法,争夺天下是男人才会有的兴趣,对我来说,只要没有人得到这个盘古手印,威胁到游戏的平衡,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而且,这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吧,不知道后面的任务是什么……想到这里,我马不停蹄的又奔往苏聂城。

  “没有钥匙,我们也没办法打开这个锁。”幻风看着这个盒子无奈的说。

  “那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要让白狼族的人得到就好了。”流星则无所谓的挥挥手。

  梵露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倒觉得钥匙早晚会落在蜘蛛手里,我觉得让蜘蛛来保管最合适不过了,这样的东西落在别的人手里只能带来灾难。”

  “嗯……那就这样好了。”

  于是,一个可以统一大陆的宝物,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被三个不负责任的NPC决定了命运,到了无敌幸运星蜘蛛手里。不过,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箱子里又多了一个无用的东西,我无奈的走出钱庄,这个任务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到了这里线索就断了,难道真的要我找到那个钥匙得到盘古手印统一大陆,才算完成任务,这也太离谱了吧!

  既然想不通,我也没有多想,今天还有我的比赛呢。

  很快胜出一场,下台的时候发现我旁边的场地上居然站的是胡峦峰,看到他我就是汗,忙不迭的装作没看到闪人。

  “蜘蛛,蜘蛛!”盘古大神没有听到我的祈祷,胡峦峰还是眼尖的发现了我,用可以媲美高音喇叭的声调叫我,唉,这样要是装作听不到就太假了,我只好郁闷的面对他。

  “叫我啥事?”我没好气的说。

  “嘿嘿!”胡峦峰搓搓手,“我的比赛一会就要开始了,你是来看的吗?”

  鬼才想看,我心里暗骂,不过我对于他一个水系术士居然能打到百强很是意外,因为大多数参加比赛的水系术士,都淹没在了海选的洪流中,再经过一场万人赛,剩下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比恐龙还珍惜的存在,想到这里,我就回答:“对啊,我想看看你是怎么被别人虐的。”

  听了我的话,胡峦峰兴奋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我……我实力很强的!”

  “是么?”我怀疑的看着他,“我怎么觉得你这一次就会被打入败者组。”

  “蜘蛛,你到底是来加油的还是来泄气的,我有这么菜吗?”胡峦峰已经有点后悔和我说话了,本来满满的信心被打击的千疮百孔。

  我耸耸肩,“菜不菜比赛完就会知道了,我赌你一定输!”

  “什么~?”胡峦峰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自己头顶,心跳加速头脑发晕,有中风的迹象,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好!我跟你赌!如果我这场输了,我就给你十万两!”说着愤愤的走上场地。

  “好啊!”我心里笑得快要抽筋,这家伙和我打赌,居然不问我输了要输什么,看来真是气得不轻,这样包赚不赔的买卖,我又怎么会错过呢。于是我就找了一个位置悠闲的准备看比赛。

  胡峦峰走到场中逐渐冷静下来,突然想起自己没有跟蜘蛛要求赌输的赔偿,立刻转身想走下去,却被裁判拦住了,原来,他的对手已经上来了。

  我看到胡峦峰的对手大吃一惊,第一个想法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并不是说他的对手多么可怕,而是因为她是十字铁蔷薇的副帮主之一,那个一直穿着黑袍的法师——奶糖宝宝。我自然不怕她,但是我怕遇到另外一个人,幕夜思晨,恐怕她对我是“映像深刻”吧。

  想着我就环顾四周,果然,不远处就是十字铁蔷薇的招牌啦啦队,幕夜思晨和猫殿下还有紫幻赫然都在里面。我赶紧转头,从十字铁蔷薇出来我就换了一个蒙面巾,希望她不会认出我才好。

  奶糖宝宝看到胡峦峰有些高兴:“这位术士哥哥,你好帅啊~”胡峦峰听了有点脸红,我却一阵狂汗,这个奶糖宝宝和猫殿下不愧是姐妹啊,连开场白都如出一辙,希望胡峦峰可以了解到色字头上一把刀的深刻道理,不然就等着死吧。

  胡峦峰不好意思的了一下,大概从没有女人当众夸奖他帅吧,看表情上有点小兴奋,“哪里哪里,美女你过奖了。”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奶糖宝宝。”奶糖宝宝朝胡峦峰抛了一个媚眼,不是吧,这两姐妹难道都喜欢使同样的招数,勾引敌人?!

  “我叫胡峦峰。”胡峦峰老实的回答,一看就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家伙,面对美女的主动不知道怎么处理。不过出于男人的本性使然,他还是对奶糖宝宝保持着绅士般的微笑,看的我直恶心,呕~。

  “那我可以叫你小胡吗?”奶糖宝宝见抛媚眼好像效果不是太好,就扑闪着一双电眼开始放电。

  “可以可以。”胡峦峰被奶糖宝宝的眼神看的不自在起来,眼睛四处乱瞟,好几次有意无意的看向我,看到我正在看着他,又不好意思的飘走……天哪!这个眼神怎么这么诡异?!难道……不是吧!我惊讶的看着胡峦峰,刚才那个眼神分明就是爱慕的眼神!一瞬间,很多不太明白的事我都想通了,这家伙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初中的小男生一样,还玩含蓄这一套,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算了,以后还是装作不知道好了。

  奶糖宝宝得到胡峦峰的答复很高兴,“那我们开始比赛吧,我先说好啊,我可是很厉害的,要是你不小心输了,我就请你吃饭补偿吧!”说着奶糖宝宝从腰带里取出一条鞭子……

  哐当一下我就倒了,她……她不是法师么,怎么也用鞭子啊!想到幕夜思晨的特殊爱好,我又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她们帮的都有这个爱好?

  胡峦峰看到这个鞭子也吓了一跳,不过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惊讶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就恢复了正常,想起和我的赌约,他也掏出法杖,认真起来。

  其实法师类的对决技术性是非常强的,对于战场情况的把握,如何选择合适的法术,如何在恰当的时机出手,都是很有讲究的。比赛一开始,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开了各自的盾,然后开始吟唱咒语。

  我一看到两人盾的颜色,就乐了,胡峦峰是水系术士,他的琉璃盾可以反射一定的魔法攻击,和法师对决是很实用的防御招数。而奶糖宝宝,开的则是火盾,看来她是一个火系的法师,这回可真是水火不容啊,不知道是水会熄灭火呢,还是火会蒸发水,总之,有好戏看了。我兴致勃勃的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比赛,全然忘了旁边就是自己刚得罪的十字铁蔷薇众人。

  第一回合,奶糖宝宝率先念完咒语,火系的咒语本来就比水系的发动快,胡峦峰这次吃了小亏。随着咒语结束,奶糖宝宝手中的鞭子轻轻一挥,她的身旁出现了一片红色光点,光点渐渐长大,变成一片绚丽的火色花瓣,静静的飞舞在空中。

  奶糖宝宝一挥鞭,所有的火花就分成四股,呈漩涡状快速的向胡峦峰飞去,远在台下的我,都能感觉到火化中那股灼热的气息。胡峦峰并没有在意,还在念着不知名的咒语。一簇簇火花撞到琉璃盾上,统统变成一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中……胡峦峰这家伙还是有点实力的嘛,居然把这个盾练到这么强的境界,这样的防御力,恐怕已经快突破大师境界了吧!我心里赞叹到。

  奶糖宝宝这一次也是试探性的攻击,火花一出,就立刻开始念下一个咒语,咒语结束,鞭子上浮出一片红光。魔武士!我惊讶的看着弱不禁风的奶糖宝宝,她居然是一个魔武双xiu的魔武士,看来这回胡峦峰有麻烦了。

  当我看向胡峦峰时,差点晕倒,这家伙的咒语还没念完那,什么法术,需要这么长的咒语,难道时禁咒不成?!那你也得看看场合啊,这种情况下对手能让你使出才叫怪呢。

  果然,奶糖宝宝看到胡峦峰还在念咒语,抡着鞭子就上了,身手之间,很有几分幕夜思晨的感觉,难道这个他们家传的无敌猥亵流鞭法?!

  就在奶糖宝宝的鞭子佛上琉璃盾的一瞬间,胡峦峰的咒语终于结束了,一个阵法标志在场地上显现出来,无数水滴浮现在空气中,凝结的越来越大,我都能感觉到空气中传来的阵阵湿润的感觉,晕,这不是被称为“术士十大垃圾技能”之一的水界吗?这个技能好像除了增幅一点水系法术,削弱一点火系法术,减缓一点敌人速度,就什么功能了,咒语还死长死长的,他这个时候使出这么一个法术有什么用啊~

  奶糖宝宝的攻击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还是结结实实的打到了琉璃盾上,瞬间,盾破。胡峦峰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又是一个琉璃盾瞬间张开,两条水龙也出现在周围,有了水界的增幅,两条水龙好像胖了不少,出现之后就很有威势的奔向奶糖宝宝。

  玩洪荒的人都知道,术士的水龙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奶糖宝宝自然不会在意这个攻击力极低的法术,一根鞭子挥舞的密不透风,一直将胡峦峰罩在自己的攻击范围里面。魔武双xiu还是有缺点,属性点很不好分配,练习技能也很麻烦,最重要的是,很少能找到合适的武器,看奶糖宝宝的这个鞭子,虽然也是一件银器,但是却不是魔武装备,攻击力不是很理想,抽了胡峦峰好几下,他还是生龙活虎的。估计要是换了幕夜思晨,胡峦峰早就被活活抽死了。

  此时胡峦峰却不像我想的这么乐观,而是相当的沮丧。他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个漂亮的法师MM是个火法,自己的一系列战术也是针对火法设计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个魔武士,一般的魔武士都是穿战士的衣服的,防御比较高,但是这个MM却穿了一身法袍,这直接导致他的作战计划泡汤,一个水系术士,没有作战计划的支持,是很难胜利的,要是战士还可以全力拼一下,但他一个术士怎么拼?难道用法杖砸死对手?

  “小胡,我要出绝招了哦!”奶糖宝宝笑笑的说,又是一个火鞭连击,盾破,长长的鞭子缠上了胡峦峰的脖子,胡峦峰立刻吓得不得动弹,开玩笑,死是没问题,但是死的难看就很有问题了,俗话说“头可断,发型不可乱。”要是被对手搞得身首异处可就丢人死了。

  奶糖宝宝见状把自己贴上了胡峦峰,一脸歉意:“我不知道你是水系术士,这次‘不小心’欺负你了,你要原谅人家哦,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就送你一个香吻吧!”说着奶糖宝宝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自己性感的小嘴唇贴上了胡峦峰的……

  ……一时间观众席异常寂静,静的可以听见十米之外那个人的呼吸,胡峦峰则是直接被吓傻了,直到裁判宣布奶糖宝宝胜利,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初吻没了,葬送在了一个初次见面的MM手上,而且自己还因为惊诧没有仔细体会这到底是什么感觉……真是亏大了。

  我在台下则笑得跟抽风似的,比赛能打成这样也是闻所未闻。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疑惑的转头……

  妈呀!居然是幕夜思晨,她认出我了?!……不会的,妖狐族每个人的打扮都是一样的,我又没有拿出鬼杀,她肯定只是试探。瞬间转过这许多念头,我装出疑惑的样子道:“你认识我?”

  “……”幕夜思晨又仔细的大量了我半天,“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不过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什么种族啊?”

  我摇摇头,“我们种族的法律里规定,不能向外族人偷漏自己的种族,恕我不能告诉你。”这个谎言我说了无数遍了,可是顺口的很,幕夜思晨也相信了。

  “哦,那是我唐突了。”说完歉意一笑,就走了。

  我正望着幕夜思晨远离的方向,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这不是才被我抢了盘古手印的那个法师么,他也是百强赛的选手?我好奇的跟了上去。

  

第五十九章 胡峦峰的初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