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谁欺骗了谁

    我一路跟着这个法师来到他的比赛场地,他的对手早早的就等着了。我一看,嘿,又是一个熟人,不灭神话的老大小楼残月。小楼残月看见我善意的笑了一下,把我不好意思的,想当初我差点害得他家破人亡,现在想想那时实在是太冲动了,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在旁边看了起来。

  法师选择无宠战,小楼残月也也答应了,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可是这个法师却在拿出法杖的同时拿出一本书,观众看了一片惊讶,裁判皱了皱眉头走过去:“禁止在比赛场上拿出与比赛无关的东西。”

  法师没有一点惊慌,从容的说:“裁判,我记性不好,这是我记咒语的笔记本,没有它我是无法战斗的。”

  哐当一下,所有的人都倒了。我抹了一把虚汗,心想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居然有记不住咒语的法师,还打进了百强赛,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到处都是变态的家伙……这样下去我都没法混了。

  小楼残月听了也是一阵狂笑,抽出自己的斧子抡了两下,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小楼残月虽然长的看起来像是四肢发达头难简单的人形兵器,但是我知道,能经营一个超级帮会的人,必定不是什么善鸟,这家伙精着呢,才不会因为对手表面上的弱势而轻敌,能站在百强赛场上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菜鸟是不可能存在的。

  小楼残月是狂战,这个职业对付法师本身就有着先天的优势,比法师快的速度,强悍的物理攻击,厚重的装甲,单单从气势上就已经占了上风。当然小楼残月不会因为这些而轻敌,他迅速的放出自己的斗气,将风属性的斗气燃烧,大大提高了自己的速度,在和法师的战斗中,只要你速度够快,能够在他发出强大的法术之前打到他,那么就等于胜利了一大半。

  作为一个行会的帮主,小楼残月的对敌经验何等丰富,没有花哨的招式,没有绚丽的绝技,一个简单的冲击,他就将自己和对手的距离拉近了一大截。法师虽然已经给自己套上了雷盾,也不可能硬接狂战一击的,他现在第一个咒语还没有完成,这场比赛,怎么看都是小楼残月占优势。

  但是事实总是出人意料,当小楼残月的斧子带着淡淡的斗气眼看就要将法师劈柴一样劈开的时候,法师的咒语终于完结了。一道水桶粗的天雷从天而降,把小楼残月劈了一个正着。中了雷系法术会有短时间的麻痹,就在这短短的一瞬,法师已经飘离了小楼残月的攻击范围,嘴里又开始吟唱咒语,这次的咒语很快就念完了,四条雷蛇游走,拖着长长的身子将小楼残月围了一个圆圈。

  不过法师也不是一点事没有,他刚才虽然躲过了正面的攻击,还是被小楼残月的斗气给伤了,估计要不是小楼残月把斗气都用来提高速度了,刚才那一下就可以让他认输了。法师平静的吃了两颗药,开始准备雷系法师的招牌攻击技能——万劫不复。这家伙不是一般人啊,这么凶险的比赛,他却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波澜不惊,好像比赛的不是他似的,我突然有种预感,这个貌不惊人的家伙可能会暴冷干掉小楼残月。有了这个念头我立刻一身冷汗,小楼残月在前综合实力排行榜上可是排在前十的,要是他被这个法师干掉,那么这个法师的实力……我抢了他的盘古手印,看来以后要小心防范了,看那一脸的高深莫测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善使阴谋诡计的主。

  小楼残月当然看出了法师正在念的这个咒语不凡,随着咒语,空气中不是出现一个白色的小火花,然后就像被黑洞吸引一样,旋转着快速飘向法师的身边,然后化作元素凝结在了法师的法杖上。如果这一击发出来,必定会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小楼残月当然不会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再一次然受斗气提速,斧子上的斗气也是暴涨,流星赶月般的就滑向法师的胸口要害。

  法师脚下轻移,踏着古怪的步伐再次躲开了小楼残月的正面攻击,依旧念着自己的咒语。小楼残月没有着急,借着斧子的惯性变换身形,又一次将法师圈在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我在台下看了连连感叹,不愧是前十大高手之一啊,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真是一等一的强,这次法师躲不过去了吧!

  我预料的没错,法师孱弱的身体拖住了他的步伐,即使有心躲开,也无力实行。结结实实挨了一斧子,血立刻见底,法师依旧没有惊慌的表情,反而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看的我心里咯噔大跳了一下。我知道他为什么笑,他的咒语已经完成了,成片的惊雷准确的落向小楼残月。刚才小楼残月那一击,是在仓促之间完成的,根本就没有使用技能,完完全全的普通攻击,造成了法师的死里逃生。而法师这一击,却是精心准备了半天的大招,小楼残月可是要糟糕了。众所周知,雷系的法术是破防率最高的,战士的魔防普遍不高,要是受了这一击不死也要少半条命。

  事实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小楼残月刚好也看见了法师那个情不自禁露出的得意表情,立刻反应过来,就在全体观众都以为小楼残月会被这一片天雷劈的魂飞魄散的时候,他大喝一声,一层散发着洁白光芒的元气盾将小楼残月紧紧的包围起来,万劫不复的攻击顿时被卸掉一小半。

  “元气盾!”我旁边的一个战士满怀惊讶和羡慕看着小楼残月。元气盾可是斗气防御的终极技能,暗影都没有练出这玩意,想不到小楼残月闷声不响的就有了这么变态的实力,这个元气盾大大弥补了战士魔防低的弱点,重点就是防御魔法攻击,看来这场比赛又是胜负难测了。

  看台上不灭神话的帮众欢呼着为自己的帮主加油,我无奈的掏出两陀棉花塞住耳朵,这些家伙太吵了。

  这一回合谁也没讨到便宜,两人都受了对方一击,现在是命如纸薄,不过小楼残月的皮厚,场面上占优,但是他这一轮的元力消耗太大了,我都怀疑他还能不能使出其他技能。法师的魔力虽然还多,但是普通的法术又怎么能奈何元气盾呢,想要胜利就必须用厉害的法术,可是厉害的法术通常都有与其厉害程度呈正比的咒语长度,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念一个这样的咒语,就足够小楼残月杀死他N次。

  小楼残月自然对眼前的情形了然于心,绝对不能给法师吟唱咒语的机会!想着就胡乱塞了几颗药,抡着斧子就上了。法师也不是菜鸟,瞬发了几个小法术延缓了小楼残月的脚步,他收起写着咒语的笔记本,瞬间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拿在手上。我定睛一看,靠,居然是在白狼族禁地时,他拿出过一次的那个雕像,这个难道是什么奇门兵器法宝不成?!要不然他干嘛在这个时候拿出来。

  雕像出现后闪着淡淡的黑色光芒,漂浮在法师的面前,法师左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低声吟诵了一句话:“魑魅魍魉,八方来朝!”,他话音刚落,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一片低低的乌云代替,一阵阴风吹来,无数影影绰绰的黑影出现在赛场上,顿时前刻还空旷的赛场鬼影憧憧,我被突然下降的气温冻得打了一个哆嗦,再看小楼残月已经是一脸凝重,看来这个法师又是个特殊职业者,能招来一大堆鬼魂助战,还真是有趣。……等等!鬼魂?!难道他就是……通灵师?!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脑子顿时高速转动起来,他并不知道我就是抢走他盘古手印的人,只要我不让他知道名字,就可以和他谈判,让他帮我和鬼杀的弓灵沟通一下,看看怎么去幽冥界,不过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是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我要费一番功夫了……

  后面的战况就没什么悬念了,小楼残月已是强弩之末,而法师招来的密密麻麻的数不清,就是一人踩上一脚,也可以把小楼残月活活踩死了,当然,前提是那些鬼魂有脚……

  小楼残月输了也没有太难过,毕竟是双败制,他还是有机会的。和我打了招呼后,就跟着一群不灭神话的人走了,我则紧紧的盯着那个通灵师,静静的跟在他后面。

  “朋友,你跟了我半天了,可以说出来意了吧!”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通灵师突然转头,掏出手中的法杖,一个瞬发的雷蛇就扔了过来,我没有躲闪,实实的受了这一击,然后从容不迫的掏出一个药丸吃下去。通灵师见我两手空空的并没有拿武器,就停止了攻击,直直的望着我。

  我也没有说话,掏出一个瓷瓶搁在一边,示意他去拿。通灵师看看那个瓶子又看看我,犹豫了一会,终于伸手拿起那个瓶子,不过我从他的身体姿势看出,他一直做好着攻击准备,这个人防备心理还真是重啊。

  和我预料的一样,通灵师看了瓶子里的东西脸上露出窃喜的表情,收起瓶子对着我说:“朋友,送我这么珍贵的药材,想必是有求于我吧!”

  我点点头:“如果你真是通灵师,我就是有求于你。”

  通灵师脸上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不过瞬间消失,“能看出我的职业,你也算是有几分见识,什么事,说吧!只要有合适的酬劳,我会考虑的。”

  我掏出鬼杀,通灵师见我拿出武器,立刻倒退几步,警惕的看着我。我呵呵一笑,露出一个单纯的表情:“我的弓是灵器,我想请你问弓灵几个问题。”

  “灵器?!”这回他再也沉不住气了,失声叫了出来。不过他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讪讪的走到我面前,“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要五千两银子的报酬。”

  我听了心中大定,只要钱可以搞定就没问题了,不过我脸上还是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五千两啊……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不行!少一文我也不干!”通灵师坚决的说。

  我叹了一口气,开始像守财奴一样在腰带里摸索,半天之后,掏出一大堆零零碎碎的银子,数来数去,只有三千两多一点,我看见通灵师不善的眼神,装作焦急状:“我能凑够的,你等一下!”说完我就开始发讯息借钱。几个贼听见我借钱,开始都是一阵奇怪,我有多少家底他们是知道的,虽然比不上胡峦峰的大富大贵,和解放前的土财主还是有的一比的。不过他们不愧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死党,立刻猜出我是另有目的,立刻应承下来。于是不一会,飘尘小贼和偷天换日就来到这里,一人给了我一千两,还装模作样的让我立下借据。我则是接了钱千恩万谢的送走了他们,这出双簧可是演的天衣无缝,我都觉得自己足可以去奥斯卡拿小金人了。

  我憨笑着把钱放在通灵师的面前,“好了,钱够了,你可以帮我问了吧!”

  看到我的白痴样子,通灵师早就放下了戒心,不过对于我隐藏自己名字的动作很是不满:“朋友,一个游戏而已,有必要隐藏自己的名字么?”

  我嘿嘿一笑,故作神秘的说:“我可是身份特殊,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的。”估计我这个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无可救药的狂想症后期精神病患者,通灵师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没理我,专心和弓灵沟通起来。

  过了一会,通灵师抬起头:“我和它已经沟通好了,你要问什么?”

  我忙装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凑到跟前,兴奋的说:“先问问它从哪里来的。”

  “切~这有什么好问的,幽灵当然是从幽冥界来的了。”通灵师鄙视的看着我。我听了心中大喜,我当然知道弓灵是从幽冥界来的,这么问是为了套他的话,他心神松懈之下果然上当,他是知道幽冥界的。

  心里虽然高兴,脸上却装出尴尬的表情:“哦……那再问问,那个幽冥界是什么样的地方?”

  通灵师听了我的话鼻子都快气歪了,朝我大声吼道:“这个不用问它,我就可以告诉你,幽冥界是死人呆的地方!”

  “死人呆的地方?你不要骗我,我又不是没死过,刷的一下就在复活点复活了,哪有到什么幽冥界。”我继续装傻,我一直深信自己装傻的功力足以气死圣人。

  果不其然,通灵师一副抓狂的表情,口气狰狞:“我们玩家死了当然是复活了,只有NPC死了才会到幽冥界!”

  “哦——”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却笑得抽筋,看他的表情对我的防备之心已经降到了最低,完全把我当成傻瓜了,是时候到正题了。想着我便露出兴奋的表情,急切的问:“那你问问它,玩家怎么去幽冥界,我想去瞅瞅那里长啥样,说不定还可以把这个情报卖给洪荒日报赚一笔钱呢!”我手舞足蹈,完全一副标准财迷的相。

  通灵师见了,眼中的鄙视之意更浓了,也不答腔,转头和弓灵又交流起来。

  这次的时间过了很久,我等的都快不耐烦了,通灵师总算抬起头,沉思了一会,才对我说:“你要是真想去,还是有办法的,只不过比较复杂,要收集百种妖物的血,献给死水潭的黄泉引路人,他就会带你到血池,跳到血池里淹死就可以去幽冥界了,不过这也是要掉级的,而且去了不一定还能回来。”通灵师的话说得很重。

  我隐约感到,他是不想让我去幽冥界,难道他也有去幽冥界的任务,怕我去了分一杯羹?想到这里我就顺水推舟的摇头:“练一级多不容易,我不去了,你再帮我问问,我的弓那个自带技能为什么老是使不出来,这个才是重点。”

  通灵师见我放弃了去幽冥界的想法,暗自松了一口气,却不想这一个小动作全部落在了我的眼里,我心里暗自冷笑,不过表面上仍然装作乖宝宝的样子等着他告诉我答案。

  “关于那个技能,它说你的资质不好,魔法力太少,那个是魔法攻击,只有魔法力高出现的几率才会高。”

  “哦——”我装作失望的表情,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猜到了,这么问只是混淆视听。“那谢谢你了。”我说着拿起鬼杀,道了一声再见,便转身走了。

  这时,我感觉到手里的鬼杀传来一阵愤怒的情绪,我心头一凛,弓灵生气了,难道他刚才对我说了谎?!我心头狂怒,脸上却是平静异常,想了想,给逍遥小生发了一个讯息:“逍遥,我出1万两,帮我盯死一个人……”

  此时的通灵师焰太子可是乐开了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平白的就得知了去幽冥界的方法,这个弓灵真有点道行。虽然盘古手印丢了,他并不担心,只要去幽冥界弄到那个东西,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盘古手印的去处,到时,整个大陆就是自己的了……想想都让人兴奋。至于那个洛水蜘蛛,到时让你痛不欲生!焰太子恨恨的想。

  

  

第六十章 谁欺骗了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