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生死之痛

    如果说进入魔界寻宝,是一场历险,那么泉樱和妮儿的遭遇,无疑就是一场出乎预期的奇遇。

  在万魔殿里头遇到了雪特人,那一群浣熊模样的可爱东西,接受他们的引导,熟门熟路在地底穿梭,在许多狭窄的岩窟中钻入钻出,盘旋着越来越深入地下,不知要去何方。

  妮儿和泉樱初次接触到他们的时候,只是为了他们可爱的外形而发笑,毕竟那种毛茸茸的浣熊模样,短手短脚,动作笨拙,咪咪做声,实在是很逗趣,然而,当她们稍微有所接触,明白到雪特人千万年来过着何种生活后,她们就感到一种很深的悲哀与愤怒。

  远自不知多久之前的古老年代,这些雪特人的祖先被魔人们收为奴工,在万魔殿中进行各种建设,世世代代生而为奴,在疲惫病痛中死去,许多时候还成为生人活祭的必然对象;许多种族都像雪特人一样,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连外形也退化,千万年来过着黑暗中的血泪生活。

  “这些魔族真是……真是……”

  妮儿愤愤不平地握紧了拳头,想说些什么,却因为想到自己的魔族身分,不晓得该怎么把话接下去。

  “你口中的魔族是哪些人?在人类的眼中,所有魔界住民不都是魔族?都是死敌吗?你没有必要特别对他们表示同情啊。”

  说话的人,是蒙着面的神秘女子克罗帕朵拉,在前来这里的路上,她一直维持沉默,偶然开口说几句话,也都像是有意讽刺泉樱与妮儿一样,出奇地冰冷,不过,有了华扁鹊这个例子在先,两女都没有因为这些言语感到不快,心里的某些直觉,更觉得这女子没有恶意。

  帕朵拉说的话不多,但仍然是得开口,因为她是唯一能够替两女翻译言语的人,如果没有她,雪特人那些咪咪呜呜的言语根本没人听得懂,更别说其他那些更怪的种族了。

  身为“有害书籍同好会”的首领,帕朵拉不住对雪特人下着命令,让他们进行种种掩蔽工作,消去众人曾经穿梭此地的痕迹,不让上层的魔人们发现。

  不晓得过了多久,众人最后来到万魔殿地下的极深处,所有奴工们栖息的黑暗空间,里头非但漆黑得看不见半点光源,腐臭而潮湿的气味,还有浓烈的血腥味,更让泉樱与妮儿一嗅到就皱起眉头。

  存在于这空间里的生物,不只是雪特人,还有一些外形奇特的类人种族。即使黑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泉樱仍是隐约看到,这些种族多数都被钉上镣铐,拘束住行动,还有不少甚至残肢断体,即便是隔着老远,仍闻得到他们身上的血腥味,从这些景象,可以轻易推判出这些奴工过着何等生活。

  “咪~~”

  泉樱与妮儿来到这处黑暗空间,为首的雪特人叫了一声,某种无声的波动迅速传开,告知存在于这空间内的各生命体,等待已久的人已经到来,跟着,尽管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但隐约的欢喜狂呼声还是像烟火散布般,在这空间内此起彼落。

  “他们好像很欢迎我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妮儿可是全风之大陆的红星啊,也许他们是你的歌迷吧。”

  泉樱对妮儿开着玩笑,想冲淡眼前的紧张气氛,但心里却知道自己之所以受到欢迎,似乎是因为某个预言,至于预言的内容是什么,只有帕朵拉才能翻译了。

  当泉樱把疑问的眼神投向帕朵拉,这名蒙面美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简单说起了地底奴工存在的起源。

  “魔界皇族本身不事生产,只是勤练武功,增强实力,然后穷兵黩武地进行征伐与掠夺,将魔界的弱小部落整个灭族,无分男女都收为奴隶,劳作生产以供皇族的享乐。”

  受到这样待遇的,并不只是雪特人,还有许多生存在魔界的弱小族类,都是同样的命运。

  千万年来,传自深蓝魔王的天魔功,是统治魔界的至尊武学。虽然在浩瀚无边的魔界里,曾有少数高手创出比天魔功更强、更霸道的武学,但实战敌对时,却仍因为天魔功对魔族的先天克制,而落败于现今的魔界皇族之手,连同其所创出的强大魔功,都成了点缀历代大魔神王武勋的闪亮徽章,令得皇族的权位屹立不摇,传承久远,千秋万载地享有深蓝魔王的庇护,将魔界的其他族类踩在脚底。

  “对于深蓝魔王的传说,你们知道多少?”

  帕朵拉的问话,泉樱和妮儿都觉得难以回答,进入魔界的这段旅程里,她们只顾着赶路,没有机会与魔界原住民有什么交流,尽管兰斯洛兄妹都是修练天魔功,但却对魔族的传统一无所知,现在听帕朵拉这样问起,妮儿为之语塞。

  “所有魔界住民都知道,深蓝魔王是魔中之魔,魔神之上的魔神,也是现今皇族的祖先。”

  整个魔界有着无数黑暗神明,深蓝魔王则是位于诸神之上,以王者的身分俯视着世界,所以无论是哪个部族,都以深蓝魔王为共通的主神,而得到深蓝魔王庇护、君临魔界的皇族,也以此为法理依据,稳坐在至尊之位上,奴役号令着魔界所有部族。

  各部族想要对皇族高举叛旗时,形同是对深蓝魔王的反叛,就算不考虑天魔功的无敌威力,心理上也都有一种招致天谴的恐惧,所以历来都只有爱新觉罗皇族自己内哄,极少出现有高手胆敢挑战皇族的霸权。

  “深蓝魔王这么了不起?生前做过什么?除了创出天魔功,生出现在的魔界皇族以外,还有什么很吓人的事吗?”

  其实,光是创造出天魔功,这一点就很惊人了,不过帕朵拉仍是给了妮儿一个意外的回答。

  “深蓝魔王是第一个统一魔界的王者,也是魔界文化的创造者,更重要的是,曾经给过魔界住民一个梦想。”

  魔界,是一个生存环境极度恶劣的世界,阳光、风、水、大地,这些在人间界理所当然的资源,在魔界都以最糟糕的形式呈现。为了生存,所有魔界住民都必须不断斗争,抢夺维持生命的各种资源,直至今日,这个恶劣的状况仍是没有改变。

  但在远古时代,这个情形曾经有过变化。当整个魔界还是一片蛮荒、所有部族相互攻击杀伐的时候,深蓝魔王崛起,以无人能敌的天魔功,逐一击败当时各大部族的领袖,收归自己麾下,历经数百年之久,终于将魔界各大部族统一,奠定下今日魔界政权的规模。

  “当时,深蓝魔王许过承诺,要让魔界停止内斗,所有人不用整日生存在恐惧里头,并且要把大家带到一个美好的理想世界,物资充足,有着明亮的阳光,让所有部族从此脱离黑暗。”

  就妮儿听起来,这个承诺无疑就是朝人间界进攻,承诺要率领魔界住民进攻人间界的野心,不过,对于渴望生存在其他世界的部族而言,再没有比这个承诺更具诱惑的东西,所以人人拥戴深蓝魔王,期望他在统一魔界后,能够集合所有魔界住民的力量,实现梦想。

  “不过,这个梦想半途夭折了,深蓝魔王在统一魔界后不久,就因为旧伤复发而身亡,尽管他死后变成魔神,永远地守护魔界,但继承他权位的子孙却没有平等对待各部族,改采阶级统治,将弱小族类贬为奴工,把魔界从此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与以前没多大分别,但更为制度化。”

  帕朵拉用人类语简单说着,泉樱不确定附近的其他种族能否听懂,不过在帕朵拉说话的时候,身旁间歇地响起了悲鸣声,彷佛正呼应着她话语中的凄凉意味。

  “只有一点,爱新觉罗皇族倒还遵守着祖先的遗训,那就是不断地朝人间界进攻,夺取一个物资更丰富的世界,然后……暂时没有然后,或许等他们真的攻下人间界后,会把它也治理成像魔界这样臭屎坑的世界。”

  帕朵拉的语气中满是讽刺,不过妮儿却忍不住发问,想知道这些东西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如果只是这样,当然没有关系,不过伟人都喜欢留下遗言,而遗言有时候又会变成预言,这次也是同样的情形。在深蓝魔王逝世后数百年,有人发现了深蓝魔王的遗言,里头一堆古怪的话语里提到,当流着异族之血的正统魔王由异界回归魔界,理想之光将会重新闪耀,希望会回到魔界住民的身上……”

  “等等,流着异族之血的正统魔王?”

  “不错,而且是由异界回归魔界。”帕朵拉道:“这预言所指的就是你,西优洁兰·妮,继承铁木真之位的正统魔王。”

  “这太荒唐了吧?”妮儿大叫起来,“爱新觉罗一族史上都没有与其他异族通婚过吗?胤祯去人间界打仗,打完了也会回来,那不也是从异界回来的魔王?流着异族之血的魔王、由异界回归魔界的魔王,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太多了吧?有什么理由就说是我?”

  “确实没有特别指定的理由。在漫长的历史上,也曾经有许多被认为是救世主的人选,但他们不是被杀,就是露出狰狞的面目,让这里的人们失望过无数次了。不过,你却不一样,除了深蓝魔王之外,你背后还闪着另外一盏明灯。”

  帕朵拉道:“铁木真这个名字,对魔界皇族而言是禁忌之名,可是,他在位的时候,对其他各民族的态度一直很好,也解放了人间界的奴工,如果让他继续改革下去,今天的情形就不会出现,所以对生存在这里的族类来说,铁木真等于是殉道的救世主,而你则继承了这样的血脉。”

  “等一等。”无视于妮儿的困惑,在旁一直维持冷静的泉樱开口了,“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妮儿的身分应该是机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泉樱一点醒,妮儿才省悟过来,自己是前任魔王之女的事,应该是机密中的机密,就算是在人间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为何在魔界会搞到人尽皆知呢?

  “机密?不再是了。”帕朵拉道:“就在十几天前,在人间界的大魔神王陛下发下公告,通告全魔界部族,已经寻获前任魔王的遗女西优洁兰·妮,并且将对其进行讨伐。”

  这个消息让妮儿与泉樱极度震惊,因为很难想像胤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以他的立场,大可以斥责妮儿是假冒前任魔王遗女的野心份子,用不屑一顾的态度来处理,像现在这样正式承认妮儿身分,又表示即将讨伐,那只会让所有对现今政权不满的份子,全部集中在妮儿的旗帜下。

  难道说,这就是胤祯的目的?想把所有敌人集中在一处,一次性地进行打击与消灭?但魔族大军甫遭重创,元气大伤,又要兼顾人间界的战线,正是最疲惫的多事之秋,胤祯想发动两正面作战,实在是不智之举。

  没有人认为胤祯是个愚蠢的领袖,但他所采取的策略,却委实令人猜想不透。结果,虽然妮儿无法理解胤祯有何用意,但是自己所处的立场却已经十分清楚,既然自己是为了打倒胤祯而来,眼前这些人又急需要救助,那么双方应该是处于同一阵线的。

  “咪~~咪咪~~呜呜呜~~”

  当欢呼声又一次响起,妮儿对着黑暗中狂喜的群众挥动了手。

  “我和你们约定,我一定会把希望带给你们的!”

  乍看之下,这是一个理想的开端,但无论是妮儿或泉樱都还料想不到,跟随理想而来的现实,竟是出奇地棘手。

  ※※※

  妮儿与泉樱待在万魔殿的底层,但与她们一同闯入万魔殿的兰斯洛,却在上层的空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胤祯不在,兰斯洛在万魔殿中如入无人之境,尽管万魔殿中有着无数的机关、结界,更有强兵猛将把守,可是全然挡不住兰斯洛,尤其是在少了泉樱与妮儿之后,兰斯洛更无负累,孤身一人化作黑暗中的野豹,在万魔殿内无踪来去,越来越是得心应手,到后来,万魔殿中的兵将别说是拦阻,甚至根本弄不清楚敌人位置。

  各式各样的机关法阵虽然厉害,但一来乏人主持,没有办法发挥出实际威力;二来兰斯洛武功太强,魔族历史上曾经拥有斋天位力量的强者屈指可数,万魔殿中的种种设计,根本就挡不住斋天位武者的闯阵,不管是什么机关杀着,都被兰斯洛一击而破,至于那些迷宫幻影,后来也对兰斯洛失去作用,反而给了他锻链天心意识的机会,转眼间就由天心指引出正确方向,不受眼耳假象所惑,破关出阵。

  匆匆数个时辰过去,兰斯洛已经不知道连续闯过多少楼层,但却仍是找不到泉樱与妮儿,尽管自身安全无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忧,不晓得妻子和妹妹是否平安。

  “这座万魔殿真是个鬼地方,本来以为象牙白塔就已经够不像人住的了,想不到魔族的王宫更加变态,根本是食尸鬼与怨魂的巢穴……”

  闯阵斩将中,兰斯洛有着这样的感慨,而之所以触发他这感想的理由,还是因为在后宫中的那番经历。

  自恃斋天位的修为无人能敌,刚刚闯入胤祯后宫时,兰斯洛认为以自己与这群女子的力量差距,随手就可以粉碎她们任何的偷袭与暗算,所以并没有紧绷着神经,大意轻忽之下,险些受到了愚弄,然而,真正让兰斯洛感到背部发寒,全身汗毛直竖,却在离开后宫之后。

  后宫中那些妖女的攻击,尽管凌厉,却对兰斯洛没有威胁性,这并不是令他动摇的理由;妖女们露出真面目后的丑陋,尽管把兰斯洛吓了一跳,可是也不足以令他心生惧意。真正打动兰斯洛的理由,是在他将妖女全数格毙后,隐约看见阵阵虚象,让他明白这里真的是万魔殿后宫,那些妖女也真的是胤祯嫔妃。

  ……直到千余年前,胤祯预备离开魔界时,久久不曾来到后宫的君王,最后一次来到这里,当他再次离开这座华丽宫殿,整座宫殿化为一片死寂,再没有剩下半点生气,再没有留下半条生命。

  就是这样的狠辣手腕,让兰斯洛感到心惊胆跳!

  在那乍然闪现的影像中,兰斯洛清楚看到,胤祯一进后宫就骤施辣手,将宫内嫔妃尽数杀掉,鲜血洒在周围的石墙与柱子上,遍地都是尸骸。

  除了这一幕幕景象之外,兰斯洛也感应出胤祯之所以动手的原因。那并不是什么多特殊的理由,只是像许多走在武道之上的前人一样,为了专心武道,将有可能阻碍自己武道修行的东西全数摧毁,再无牵挂,而表现出来的手法,可能是折剑、毁物,也可能是杀尽自己一度宠爱的姬妾。

  皇太极当年向兰斯洛提到这个典故时,曾说过这种情形通常发生在修练魔功之人的身上,因为除了魔族武学,其余需要靠这种灭绝手段来修行的武术并不多。然而,兰斯洛却从那影像中看出了更多的讯息。

  动手杀人的胤祯,不但表情平静如古井不波,从头至尾,眼神甚至没有什么变化,这点让兰斯洛察觉到,胤祯不是抱着灭绝所爱的觉悟在下手,他只是像捏死几苹小虫般,随意出手,看看自己的冷酷能够作到什么地步。

  (真、真是没有人性……)

  兰斯洛有着这样的想法,但他也知道这想法并无意义,因为人性只对人类有约束力,胤祯却是魔族,而且还是稳坐魔王之位的男人,对他要求人性事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因此,兰斯洛的想法就有了转变。

  “真像。不愧是奇雷斯的老子,父子两个人的德性像一个模子印的。”

  那几幕影像中,兰斯洛看到后宫中的所有姬妾死绝,尸骨横陈于此地,随着年代流逝,吸收着万魔殿的魔力而妖化,变成了活尸、食尸鬼之类的妖物,脑里早已失去了过往的人格与记忆,但却还是依照本能而活动,仍旧效忠着魔族之主,当有外敌闯入万魔殿时,她们就受到万魔殿的操控,出来诱杀敌人。

  兰斯洛将她们杀灭了一次,可是在万魔殿的邪力影响之下,那些倒地的尸骸又再度妖化,慢慢活动起来,不过由于魔力积蓄未足,这些穿着腐朽华服的活尸群并没有朝兰斯洛攻击,只是依照本能,作着最简单的动作。

  普通的活尸,若是依循本能,那就是渴求着鲜血与生肉。妒恨生者与渴求血肉,是不死生物最强烈的本能,但这群活尸却是慢慢地用腐朽衣裙当抹布,用骨头当扫把,清扫着破落冷清的后宫,等待着那名永不会归来的男主人。

  目睹这一幕的兰斯洛,心里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撼动,在直觉反应的驱使下,他不顾一切地重手出击,十成力量推动的轰雷赤帝冲,击向四面八方,令得雷电霹雳席卷整座后宫,将活尸群摧毁至粉身碎骨,再也不留下半点残渣。

  “安息吧,那个男人不会回来的!等了他一千年,够了,请好好地睡吧!”

  兰斯洛自己不曾建立过后宫,也无从想像后宫嫔妃的心理,但这次所接触到的事,确实给了他不小的震撼。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出手将这些已成活尸的邪物给摧毁,让她们真正安眠,这似乎是最好的做法,然而,兰斯洛也想起自己与妻子的一段对话。

  那是兰斯洛要前往恶魔岛之前的晚上,他与妻子小草一起用餐,对于自己没有能多陪伴妻子几日便要离开,感到歉意时,小草却表露出并不介怀的态度。

  “你不在我身边,我不一定就会觉得寂寞啊……光是坐在这边想着你,想想你的味道,想想你的笑脸,我都觉得很幸福。”

  当时,小草***着丈夫的脸,笑语嫣然地说话,而想到她眼中的认真与情深,兰斯洛就沉默下来。比起永远安眠,那些死灵或许更希望继续停留在这座死者之宫,等待着它的主人有朝一日归来吧?特别是,兰斯洛在这些死灵与活尸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怨恨……一直到死,她们对夺去自己生命的男人始终不曾有恨。

  “魔界真是一个荒唐的世界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被这件事困扰了良久,当兰斯洛镇定下心神,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堵巨大石壁。

  本来,万魔殿中布置了无数的迷宫与幻象,对于武道强者而言,这些障眼术法比杀伤力强大的机关更难对付,因为拳头能够轰碎机关,却无法指出正确道路,就连兰斯洛一开始也被这些迷阵搞得极为棘手,胡乱绕路,最后发现自己仍在原地,浪费了不少时间,甚至误被幻象所惑,被万魔殿吸取了自己的力量。

  不过,斋天位力量毕竟非同小可,尤其兰斯洛本就出身山林,擅长打独自一人的求生游击战,当他甩开了一切的负累,将自己潜伏回黑暗之中,成为其他人所不能捉摸的存在后,他自幼训练出的野性直觉,为他指引出方向。

  那并不单纯是个人直觉而已,但这份野性第六感却与天心意识相辅相成,让兰斯洛不受种种虚假幻象影响,感应到了魔力的源头,发现那边彷佛发出某种无声的讯息,正在呼唤着自己。

  有了直觉之后,接下来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尽管万魔殿尝试对兰斯洛发动几次狙击,但却没有实质效果,仅能稍稍拖慢兰斯洛的脚步,结果,在他进入万魔殿的第十八个时辰后,兰斯洛来到了那座石墙之前,从石墙上的星月图腾中找到暗示,一拳击在坚固的石门上。

  只有大魔神王才能开启的门户,现在被大魔神王才能拥有的力量给击开,斋天位的天魔功修为、源自天魔经的气息,这两者为兰斯洛打开了秘窟的门户。

  “这里是……”

  秘窟之内,石壁上刻满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图形,这些对兰斯洛没有多大诱惑力,虽说他看不懂魔族文字,可是看那一个又一个的图形,也都是当初铁木真早已传给他的东西,现在看来并无意义。

  转过头去,在秘窟的尽头似乎有两座雕像,兰斯洛皱起眉头,朝着雕像走去。

  

第六章 生死之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