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深蓝魔王

    想破脑袋,兰斯洛也想不出那边有什么东西,这时妮儿也来会合,问起接招的感觉如何,妮儿只淡淡回答一句“果然厉害”,跟着就刻意隐藏住双手,不让兄长多看那彷佛被腐蚀酸液浇过的伤痕。

  “有点奇怪,这一式三套的组合攻击,虽然被血月赋予了能量,但却仍是千古以前的残留讯息,如果不是有人刻意发动天心意识感应,是不会被触动,只会照旧有痕迹运作,怎么会莫名其妙轰往别的地方?”

  兰斯洛所不解的问题,妮儿也回答不上来,当天上的蓝色光团随着三式皇拳发完,云消瓦解,他们兄妹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西方,想从那边找寻些许蛛丝马迹。

  “轰!”

  一声爆炸,随着璀璨的紫色电光,画破了漆黑与血红交织的天幕,霹雳紫电犹如一条光蟒,由天上怒劈向大地,声势极为惊人,但是在闪电落下的方向,也有一道黑影如同飙风窜起,轻巧翔动,以惊人身法逆攀电光而上,扯动狂风还击。

  情形很明显,就是两名天位武者在交战,但是电光轰至半途,便化作无数细小光丝流散,而那道黑影所扯动的狂风,却也才刚刚扯起,就不受控制地飘散,这种情形反而让兰斯洛与妮儿吃了一惊,知道那两名高手都受了伤,很有可能是刚才硬接第三式皇拳的苦果。

  魔龙皇拳三绝式的威力非同小可,兰斯洛仅凭一式轰雷赤帝冲,便足以独步横行,三式连环发出,兰斯洛扪心自问,实在没有多少把握接下,那两个人如果本来就在彼此缠斗,那么第三式皇拳吸引过去,刚好打个腹背受敌、措手不及,会受伤不是什么奇事,只不过不晓得他们是何方神圣。

  “……很难猜,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想要趁机混水摸鱼,分一杯羹的人实在太多了。”

  兰斯洛摇摇头,虽然那道电光让他有着某种联想,但还是无法证实些什么。

  “哥哥,你看!”

  顺着妮儿手指向的方位,兰斯洛也看到了,尽管影像很模糊,但他仍看到一个飞窜中的影子,背后有一双蝠翼……

  “这个嘛,魔界是很辽阔的地方,长了蝠翼的飞行黑怪物、会放紫电的剑客,这两种人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不能代表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会用天魔功的蝠翼怪物、拿着吸电魔剑的猎人剑客,这两种形象完全不能让你产生联想?”

  “随便你怎么说,如果是拯救美女,那还有话说,但是那头蝙蝠妖和那个死要钱的,两头怪物我都不想去接近,就让他们斗得一死一活,最后的那个再来见我吧!”

  “哥!你在人家眼里才是猩猩怪物咧!如果你袖手旁观,所有女人都会看你不起的。”

  “那又怎样?我是已婚男人,才不在乎其他女人的看法。”

  嘴里是这样说,但兰斯洛仍是不能不在意韩特的死活,而他也没办法让妮儿去看,毕竟此刻的奇雷斯可能已经晋身斋天位,如果由妮儿或泉樱去靠近,怎么想都太危险了。

  “我去看看,你和泉樱处理这边的问题,有什么危险,马上通知我,那个死要钱的贱命,还比不上你的一根指头。”

  兰斯洛确实有着顾虑,但事实证明他可能多虑了,因为魔龙皇拳三极式的连击,已经把入场券的代价支付得差不多,泉樱和妮儿往树林靠近时,没有碰到什么阻碍,只是遇到一个技术难题。

  不用天心意识辅助感应,眼前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白影,像是被浓雾笼罩般看不真切,但如果要运转天心,又有可能触动残余能量,再次被卷入这场大战中。

  “这个问题,让我来解决吧。”

  无声无息出现在两人身旁的是帕朵拉,来得毫无预兆,让妮儿吃了一惊,又想到同行至今,还没有机会看到帕朵拉的出手,现在恰好藉机一睹,看看她的修为深浅。

  但这个希望却落空了,因为帕朵拉并没有运使武功,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支长笛,放在口边呜呜吹奏起来。

  当那高频率的轻快音符流出来,妮儿骤觉眼前一花,一切身边的景物飞快变化,先是前方的树林快速落叶,又长出新叶新芽,满地野草野花也高速重复这样的开谢过程,跟着,密林里的树木越来越矮,变成一大片青草,而青草地又好像是一层皮毯,被无形之手整个剥离,让眼前空间变为一大片的沙漠砾石。

  (这……怎么会这样?)

  妮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遭景物飞快变幻,彷佛刹那之间经历千万年的生死演变,魔界虽然没有日升月落,但是看见身旁景物忽而冰河、忽而草原,山川湖泊变幻千秋,无数的生命在瞬间枯、荣、盛、衰,这等从未想过的奇景,让妮儿看得说不出话来。

  “到了,时间应该是这个年代没错,这可是配合血月之夜才能施展的超级秘术,难得做个大放送,便宜你们了。”

  帕朵拉放下长笛,声音听来非常疲倦,尽管白纱巾遮面,却仍然可以看得出她元气大伤,显然为了施行这个术法虚耗不少。同样为这些奇景震惊的泉樱,这时才陡然明白过来,原来帕朵拉竟暗藏了一式夺天地造化的奇术,难怪她对血月之夜有这么深的期望,表现得自信满满。

  这套术法应该不是当真逆转时空,把人给带往过去,因为这种荒唐事就连胤祯都不可能做到,所以这大概是某种幻术,读取残留在空间里的残余讯息,重现保留在这空间里的古老画面。

  “等一下,你有这么厉害的魔法,为什么一开始不用?要我们三个那么辛苦地去闯关?”

  妮儿像是冷静下来,急急向帕朵拉发问,但对方的态度却很冷漠。

  “这个魔法对身体很伤,当然是其他方法都已经没效的时候才用。更何况,刚刚你们硬撼魔龙皇拳的三绝式,这是一个很好的提升方式,如果我一早就用出来,你们不就没机会了?”

  “那……那倒也是啦。”

  “我只能把你们带到这里,剩下来的工作要看你们自己了……入场券已经替你们买了,进去把真相带出来吧。”

  帕朵拉说话的声音非常虚弱,身上频频冒汗,似乎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把手指向前方,那里已经没有什么树林,只剩下一大片荒芜岩地,周围尽是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数千个大小不同的坑洞,最小的都有十数尺直径,最大的那个坑洞直径甚至广达三里,已经不能算是坑洞,而是一个小盆地了;地面的土质看来更是古怪,有些地方坚硬若铁,有些地方却是砂土细粉,还有些地方被高热溶解成砸质甚多的黑色玻璃。稀奇古怪的地貌,看起来就像是被一场天外流星雨给砸过,或是……刚刚进行完一场鬼哭神嚎的天位大战。

  而在这些坑洞的中心处,之前进入密林的那些人群聚在一处,数目明显少了很多,地上倒了几具残缺不全的尸首,还有几个人相信是连尸首都保全不下来,粉身碎骨了。

  战斗已经分晓,似是那名龙首巨汉得到胜利,尽管壮硕的身躯上满是伤痕,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重伤,小腹被一柄匕首贯穿,还往外流着中了剧毒的黑色污血,伤势无比严重,但却是全场唯一站着的人。

  其余联手攻击他的人,只剩下两个活口,看来气息奄奄,也都分别身受致命重伤,没力气站起来了。

  “咦?”

  泉樱觉得很讶异,因为这个战况明显不符历史,而且还活着的那两名魔族武者,外表也都不是金眼、独角,不是现今爱新觉罗皇族的祖先,难道自己来的时代不对,这并不是与深蓝魔王的相关画面?

  不可能!

  刚才所感应到的战况之激烈,又能够连环运使魔龙皇拳三绝式,这样的绝世威能,在魔族历史上闻所未闻,相信除了深蓝魔王外,再也没有别人能做到,深蓝魔王必然就是这场决斗里的某个人。

  “畜生!我收你们为徒,将你们一一教育成才,没有我哪会有你们?今天你们这群孽徒居然联手叛我,为什么?”

  占了战场上的绝对优势,龙首巨汉怒喝出声,一句喝问出口,牵动伤势,大口鲜血喷出。

  或许因为知道这些都是千万年前的影像,妮儿显得没什么紧张感,两手一摊,悄声向泉樱批评这名巨汉的发言又俗又老套,听起来有够没脑子,还让她想到总是与弟子兵戎相见的陆游老贼。

  “别……别这么说啊。”

  身为白鹿洞弟子,泉樱理所当然要替师门辩护,但是旁边喝出的一句话却令她们两人吃了一惊。

  “我深蓝无敌一生,到老来居然被我自己的徒儿给……”

  听见龙首巨汉说出这个关键字眼,泉樱和妮儿又惊又喜,一方面庆幸自己终于找到目标,一方面也纳闷为何深蓝魔王的形貌,与后世流传不同,当下只有凝神细听,弄清楚其中关节。

  在接下来的十几句简短对答中,泉樱和妮儿有了大致了解。这名深蓝魔王当年孤身出现在魔界,说是与人类有深仇大恨,又不愿见到魔界住民世世代代永居黑暗,要带领魔界住民争取更好的生活,所以开始收徒授艺,建立自己势力,令各方部族望风景从,纷纷归附麾下,得到魔王称号,在实力稳固后,几次向人间界用兵,获得了胜利。

  虽然战胜,但人间界各大势力兵强马壮,战胜实为惨胜,双方争斗数百年,彼此死伤均重。弟子们虽然知道师父满心仇怨,侵略战主要意义实为复仇,但因为双方利益一致,占领人间界后能够改善魔界住民生活,所以也就义无反顾地支持师父的复仇战争。

  在经历了数百年之久的杀伐与死伤后,双方都开始感到疲倦,然而族群仇恨已深,况且因为掠夺***而燃烧的贪婪之火,除非战到有一方死绝死尽,否则不会熄灭,但在这个情形下,一件令所有人同受打击的事发生,深蓝魔王秘密与人间界缔结和平协议,想要退兵回魔界,双方互不侵犯。

  数百年来追随深蓝魔王的部属与弟子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群起向深蓝魔王求证,却得到了令他们疯狂的答案。

  “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死了太多的人……已经够了,获得利益的方法并不是只有武力一途,我预备与人类签订和平条约,往后大家可以通商,互通有无,魔界看似贫瘠,却有很多人间界缺乏的资源,这些年来我走遍魔界各地,已经把这些潜在资源调查清楚,只要好好使用这些东西,我们与人类的贸易不会屈于劣势,所有魔界住民都可以过好日子了。”

  纯以才干而论,深蓝魔王确实雄才大略,否则也不可能凭着一人之力,开创这一大片江山,但他却太过依恃自身的才干与绝世武功,当部属们质疑他的做法时,他强势将所有反对意见压下。

  强势的做法,不能获得人心,这点深蓝魔王不是不知道,但他始终认为,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当人们实际尝到改革所带来的甜头后,反对声浪就会不攻自破。这个认知并没有错,只是深蓝魔王忽略了有些东西凌驾于利益之上,当两个族群结下不可化解的血仇大恨,即使同归于尽也要杀尽对方满门,这时候再多的利益,也劝阻不了杀红眼睛的人们。

  于是,一场无声而激烈的政变暗中展开,反对势力利用深蓝魔王前来终止山闭关练功的机会,聚集了所有的高手,奇袭暗算,誓杀这位一手建立现今魔界政权与所有典范规章的不世魔君。

  诡计、剧毒、强势围攻,在用尽所有可用资源下,战斗分晓胜负,深蓝魔王身受重创,但所有意图造反的叛徒却全被诛杀,尽数被歼灭在他的天魔功之下,仅仅剩下两名追随多年的弟子,伤势只会比他更严重,出气多入气少,已在濒死边缘。

  不过,尽管胜负已经分晓,但这场战斗却未结束,倒在地上的两名政变失败者仍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控诉着自己的不甘与愤怒。

  “当年您说要向人类复仇,我们全都心甘情愿地跟着您干,现在您说改变就改变,那些牺牲的人怎么办?他们听到您今天说的话,难道会死得瞑目吗?这就是深蓝魔王的所作所为吗?”

  “……几位师兄弟,还有多少与我们一同奋战的弟兄,都是死在天杀的人类手里,不杀尽人类,我们绝不罢休……要我们与天杀的人类谈和,我宁死也不屈服!”

  纵然已经落败,两名失败者却完全不显得理亏,振振有词地向深蓝魔王发出控诉。从表情上也看得出来,深蓝魔王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心灵上的打击,比肉体上的伤害更令他摇摇欲倒。

  “……自作孽,不可活……嘿嘿,报应,真是报应……”

  深蓝魔王仰天大笑,笑声中满是悲怆悔恨之意,明明身为胜利者,却再也感受不到半分喜意;一生无敌,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败得如此彻底。

  当年,是自己鼓动魔界的民气,利用魔界住民对更好生活的***、与人类常有摩擦的嫌隙,建军举兵,在几次大战中重创人间界,把自己的仇家杀得一干二净,相关势力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但是当自己快意恩仇,得到了满足之后,这柄染满血腥的刀却已经放不下来,人类与魔族之间已不只是嫌隙,而是不共戴天的血仇大恨,可笑自己还懵然未觉,以为一切都可以轻易压制,殊不知“人心”正是世上最难以操控的东西,玩火*,终遭其报。

  “不错,是我利用魔族向人类复仇,造成这许多死伤都是我的过错,但这样的相互杀伐,没法为人类与魔族带来任何好处,只有和平才是唯一出路,为了两个世界的未来,你们必须死在这里!”

  长声叹息,深蓝魔王举掌运劲,即使身受重伤,这名天魔功创始人的力量仍是雄浑深厚,莫可匹敌,黑色气团在他掌心成形,随手轰往地上的两名弟子。

  “啊!”

  迅雷不及掩耳间,场上发生异变,一具本来倒卧在地上的“尸体”骤起发难,由深蓝魔王的背后冷不防地施以奇袭,事前蓄劲良久,又是挑在强敌心神剧震,最没有提防的时候,冷冽剑光闪动,这一击竟然奏功,只听得一下长声惨叫,一代无敌魔君身首分离,就此毙命于弟子手中。

  在旁观看的泉樱和妮儿,同样受到很大震惊,尽管她们暗暗料到事情会往这方向发展,但看到深蓝魔王身首异处,还是感到一阵胆颤心惊,而骤施奇袭的那名胜利者,果然就是之前看到的那名金瞳、独角武者,也就是爱新觉罗一族的祖先,早先中了师父一记重掌,伤势不轻,却灵机一动,倒下装死,居然因此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不过,令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随着深蓝魔王的亡故,一个套在他中指上的宝石指环脱落,某种施用在他身上的魔法也因而解除,深蓝魔王的尸体开始发生变化,尖锐的爪子慢慢不见,身形缩小成中等高度,而那颗龙头更是剧烈变形,迅速缩小变成了……

  “他……师父他……不,这老鬼……是个人类!”

  三名幸存者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这么多年来他们竟然从没发现过这个秘密,恐怕整个魔界也没有第二个人晓得,这名一手建立魔界霸权的绝世魔君竟然是个人类。

  如此想来,一切就都说得通,当年深蓝魔王在人间界惨遭灭门之祸,敌人的势力极为庞大,为了复仇,他用魔法变化形貌,只身前来魔界建立自己势力,凭此反攻人间界,一雪血海深仇,就此种下了人魔两界数百年交攻杀伐的因子。

  倘若这消息传播出去,让所有人知道深蓝魔王的真面目,对整体魔界都会是一个重大打击,甚至可能导致军心溃散,三人第一个反应就是毁尸,但是在他们动手之前,深蓝魔王的尸体赫然发出万丈豪光,七彩光华环绕,看来无比耀眼,在璀璨彩光环绕中,尸体彷佛汽化蒸发般渐渐消失。

  “这……这是……”

  妮儿看得啧啧称奇,但泉樱却在典籍记载中看过这种情形,知道这种现象叫做“虹化”,通常是出现在修行者升格为神的时候,身发七彩虹光,躯体分解,转化为纯精神能量存在的伟大神明。深蓝魔王是所有黑暗神明的首领,从结果看来,这时发生虹化是正常的历史,但对于这里的三名叛逆弟子来说,这幕景象无疑是重重再打了他们一次耳光。

  “没可能的!这种大骗子为何也能成神?这种事情一点道理也没有!”

  不管怎样没道理,发生在眼前的却是铁铮铮的事实,三人商量着应变之法,最后确认由那名亲手弑师的弟子,取来那枚伪装指环,在往后的时间里取代深蓝魔王,逐步淫除可能的反对份子,直到该杀的人都被杀尽,再由他来窜改深蓝魔王之前的一切纪录,绝不能让后代的魔族子孙知道这个大丑闻。

  这个理所当然的安排,没有发生权力冲突,因为提出建议的两名重伤者,分别在谈话中断气,令得那名伪装取代深蓝魔王的弟子,成为这场凄厉死斗的唯一生还者。

  但是在他两名师兄弟毙命之前,他们仍谈到了一些东西,一些……深蓝魔王的遗产。

  在万魔殿之内,深蓝魔王曾经亲笔留下人类文字,将某件秘密藏在终止山内,根据推测,除了天魔功的最终之秘,可能还有一些特殊资源,也就是他口中能够与人类贸易往来的自然物资,至于那到底是什么,这就实在没人知道。

  “天魔功最终之秘……老鬼只在那座石壁上刻了四个字……实在令人想不出来,那四个字到底……汝……本……”

  其中一人在断气前喃喃自语,似乎念出了那四个终极秘密的字眼,泉樱凝神细听,无奈那人在这时气绝身亡,千年一度的血月现象也在此时消失,连同眼前的景象,全部隐没不见,泉樱和妮儿只觉得一阵晕眩,再看清楚,自己已经置身于茂密树林当中。

  “回来了啊……”

  想到适才看见的东西,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景象,实在是令泉樱始料未及,想不到深蓝魔王的往事,竟然藏着这样大的秘密,但真正令她遗憾的,是没有能够听完那四个字,失去了最后一个得知天魔功秘密的机会。

  (不管如何,我们尽所有力气探索过了,接下来该回到人间界去,希望能赶在魔族大军进攻稷下之前,赶回去帮手吧。)

  泉樱做着这样的盘算,但她的主意却注定要失算,因为就在她沉思的同时,魔族的主力部队已经到了稷下城外,以大魔神王为首的魔族主要战力,集中于一役,誓要踏平雷因斯·蒂伦的首都!

  《风姿物语》卷十九完

  

第八章 深蓝魔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