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变生肘腋

    

  “嗯,年轻人,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武功也好,更重要的是,你不会仗着武功好就胡作非为,奸掳掠。很好,我辈侠义之士后继有人,哈哈哈…”

  “老头!你的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你自己刚刚那样,摆明就是仗着武功奸掳掠,胡作非为。”兰斯洛哂道:“现在你千万别对我说,刚刚那么作是故意试我的反应,看你爽成那德行,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被兰斯洛先发制人,老人只有摇头道:“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幽默感。”

  “哼!起码我有羞耻心!”

  兰斯洛心中寻思,这老头的举止乱七八糟,荒唐至极,但却确实身负上乘武功,不知他是何来历?只是,从花次郎那边的经验看来,像这类武功高强、个性又古里古怪的高人,追问他们身份多半是自讨没趣,当下也只是向老人道谢,日前花若鸿出赛,对方用鼓声暗算时,老人传声提点之德。

  “呵,这没什么,老头子虽然荒唐惯了,但可看不惯石家那些王八羔子在我地盘上乱来,自然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提到石家,老人玩世不恭的笑面上,忽然尽是鄙夷、厌恶之情。兰斯洛心中感叹,花次郎也好,这老人也罢,不管有没有直接仇怨,每个人提到石家,都是一副轻蔑脸色,巴不得姓石的一夜间全死光。能把手下组织领导到仇家遍天下,那石家当家主作人真是失败!

  “刚刚在赛场上,我听你的笑声,很是有些古怪,你最近是否练了什么邪门功夫!要当心,这一步若错,后果可不得了啊!”

  老人忽然语出严肃,说的又是兰斯洛正揣揣不安的事,连忙侧耳聆听,怎知他话锋一转,竟问道:“对了,小伙子,有没有兴趣和老头子我拜个把子,义结金兰啊?”

  自从与那三个家伙结拜,兰斯洛现在一听到“义结金兰”就头痛,忙道:“不干,要是和你结拜,当了你小弟,往后各处妓院的帐单接不完,对我有什么好处?”

  “别这么说嘛!我可以教你武功来补偿你啊!别的不提,刚才那手凝真气为刀劲的本事,你还不会吧!”

  兰斯洛暗想这话也不错,但平白矮人一辈,还是怪不舒服的,再说,也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当下摇头道:“还是不干!你那本事有什么了不起,本大爷早晚也学得会,吹什么牛皮!”

  老人摇摇头,自语道:“本来我若与你结拜,虽然折了一辈,但算起来你的那群义弟也是我小弟了,旁人也就罢了,那小子冷傲孤僻,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能叫他小弟,倒是乐事一件,可惜…可惜……”

  “冷傲孤僻,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兰斯洛用膝盖想也知道是什么人,自然只有苦笑。

  两人边走边说,来到兰斯洛初入暹罗城时,群众血战的那条长街,事隔多日,两旁的店家已经打扫过,运走尸体、拭去血迹,以便开张做生意。不过,石板路上的裂缝、各式脚印、深渍石板里的暗红色,仍说明了那日战斗的激烈。重临此地,兰斯洛忆及这些时日发生的种种,短短还不满一个月,自己竟已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老人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变,叹息道:“东方老二费尽思量,花了偌大苦心搞出这么多事,碰上你们,到头来变成胡闹一场,人算不如天算,真是何苦来哉!”

  这番话令兰斯洛大吃一惊,这老头武功高强,说不定已经在他们一伙人周遭窥探了好一段时间,摸清楚一切,倘使他向东方玄虎揭发真相,自己还无所谓,花若鸿的一番努力却全付诸东流了。

  “老……老先生,你一直跟在我们身边吗?”

  老人瞥了他一眼,叹道:“傻小子,你身在福中,众人护持,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跟着你的,难道还少啦!”

  说着,老人踱到街角一处龟裂地方,当日,兰斯洛在此遇险,曾有人出手将他震飞,躲过乱刀之厄,那时的一记凌空掌,就像一把大槌击在地上,石地崩裂,裂纹朝八面散去。这痕迹很平常,任何隔空伤人的招数都能做到,老人冷哼一声,用脚跟往地上轻轻一蹬。轰然一声响,方圆半尺内的地面,好像内里给抽空了般,忽然下坠,形成一个无底地洞。怪异的是,地面崩落凹下,但周围的土石并未随之坍塌,再定睛一看,壁面平滑如镜,就似刀斧凿劈而成。

  老人冷笑道:“白家的金刚压元功,嘿,好威风,好神气!”

  七大宗门各有独门奇功,其中白字世家所擅长的,便是操控大气压力的“压元功”,眼前的这个裂口,正是擅长压元功的高手施招所击出。

  这些江湖典故,兰斯洛自是不知,见老人神态古怪,刚想询问,陡然间、心中警兆忽现,跟着耳里便听见一声惨呼,忙叫不好,纵身往声音来处急奔而去。

  兰斯洛虽没正式练过轻功,但此时内力既强,动作也是极快,他听声音极像是花若鸿的叫声,匆匆辨位绕过巷子,赶到声音来向。

  只见花若鸿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不知死活,周围站着几名石家亲卫队,石存忠赫然也在,他举起手掌,正要往花若鸿脑门上印下。

  “混蛋!通通给本大爷住手!”

  兰斯洛以最快速度飞身掠去,抽出腰间“风华”,人南迫近,两道刀光冷电般闪过,亲卫队员全数中刀倒地,包围网出现缺口,兰斯洛手起一刀,急刺石存忠面门。

  石存忠停止攻向花若鸿,掌势一变,改击向兰斯洛手腕,后者撤招回手,彼此招数落空。

  兰斯洛脚一踏地,立即舞刀挺刺,连续几记全是狠辣进手招数,先要把敌人迫开。

  石存忠早知道神兵锋锐,也对此顾忌甚深,一时落在下风,连退数尺,但每当兰斯洛要回身查探花若鸿情况,他也黏上抢攻,教对方无法如愿。

  几招一过,兰斯洛发现后头始终没有动静,心中更急,同时两臂上痛楚渐增,定睛一看,衣袖隐隐有脆化的感觉,却是敌人化石神功的威力逐步显现,他手持神兵、本身护体内力又强,化石劲难起急效,但仍是一点一滴地发挥作用。

  蓦地,石存忠俯身冲上,兰斯洛刀势已老,不及收回,只得劲灌左拳,硬是与他对轰三记。真气鼓荡,兰斯洛两条袖子化作碎石纷落,一条左臂更遭化石劲侵入,疼痛欲裂。

  石存忠给他强得离谱的内力反震,登时吐血,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立即出手拍在兰斯洛刀上,将神兵震得脱手。

  “哼,要本大爷的刀,先看你有没有命拿。”

  手疼欲裂,兰斯洛索性主动撤刀,跟着便是一记灌满劲道的拳头,轰在石存忠胸口,只听骨碎声一响,兰斯洛方自暗喜,哪知石存忠像不顾性命一样,两掌合拍往兰斯洛头颅。

  “这家伙怎么这么能撑?死定了。”

  这掌若被拍实,纵然头颅没有当场破裂,但给对方化石劲夹击,后果绝对生不如死。兰斯洛方自惊骇,一只瘦小手掌贴上背心,熟悉炎劲迫入体内,一直击在石存忠胸口的拳头,忽然爆发第二重劲道。惨叫声响起,兰斯洛眼前骤亮,石存忠的胸口中拳处赫然烧起火来,交手以来未发半语的他,此刻终于惨呼出声,踉跄后退。

  兰斯洛想追击,哪知石存忠虽是重伤,动作却快得诡异,几下怪模怪样的闪身,被他瞬间窜至街角,逃逸而去。追之不及,只有捡回宝刀,回头一看,老爹把子正蹲在花若鸿身边,表情慎重。兰斯洛凑了过去,只见花若鸿气若游丝,老人一掌贴住他胸膛,缓缓逼出侵入体内的化石劲,当下问道:“他怎么样?还好吧?”

  “情形很不妙,我一时也只能压住化石劲,无法驱出。”

  “那怎么办?!”

  老人撤掌散功,眉间深有忧色,缓缓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赶快找大夫。”

  “找大夫?”兰斯洛惊道:“有没有搞错,你练的是什么屁武功,连这点小伤都搞不定?”

  “受伤了去找大夫有什么不对。”似是被说中痛处,老人恼羞成怒道:“我是武林高手,不是医术国手,你以为每个练武的都一定精通医术吗?要这小子活命,就赶快去!”

  兰斯洛一想不错,忙背起花若鸿,道:“我立刻去,我们那里有最好的医生。”

  他大步如飞,赶奔回沈宅,兀自听见老人嚷道:“别对你的兄弟说见过我…”

  “情形真的不太妙!”

  沈宅内,源五郎眉头紧蹙,他一听说兰斯洛早先在赛场入魔狞笑,大感不妥,要出去找人,兰斯洛却已狂奔回来,还背着半死不活的花若鸿。

  果是术业有专攻,源五郎内力、咒文并用,展开通天手段,功力催到极处,两手发着柔和光华,将侵入花若鸿体内的化石劲,逐渐驱出。

  兰斯洛喜道:“花小子的脸色好多了,老三,有一套,你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没用的软脚人妖!”

  “先别高兴太早,就算我保住他的命,但化石劲入体的后遗症,就连我也没办法了。”

  兰斯洛一惊,正要开口,一直躺在旁边软椅上打瞌睡的花次郎,打了个呵欠,坐起身道:“我不会医术,这里没我的事了吧,慢慢忙,我出去了,回来带茶点给你们。”

  眼见他漠不关心的冷淡态度,兰斯洛登时大怒,只是被源五郎拉住,这才没有上前与他理论。

  花次郎仕肩,转身出门,见场面有些不对的有雪,也跟着追了出去。源五郎心中苦笑,花次郎没有说错,这场面他的确帮不上忙。

  以花若鸿的根基,单是身中化石劲而不死,便已是天大幸运。他又不比兰斯洛有强横内力护体,施救容易,如今单靠外力救护,效果有限得紧。而且,这种修补肉体破损的救护,和兰斯洛上趟真气暴走的险状不同,不是只要强绝内力镇压,便可了事,如果花次郎或自己以天位力量灌入花若鸿体内,在内力发挥作用之前,花若鸿便已经四分五裂,碎尸惨死。

  所以花次郎才走得洒脱,不过…看这反应,他对于花若鸿的在乎,犹高于自己预期啊!那么,他的去向,自己也大概猜得到。

  “这臭家伙真是无情无义!!”兰斯洛仍是忿忿不平,怒道:“若鸿小弟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些时日,好歹也有些感情,何况武功还是他教的,这么掉头便走,冷血动物!!”

  “话不能这么说,每个人处理情绪的方法不同。”源五郎一面运功,一面道:“其实花二哥比你所知道的更有血性,现在若鸿小弟难过,我们难过,他的心里一定也很难过的。”说完,源五郎摇摇头,暗想等会儿只怕有某些人,将比死更难过。

  一轮运功后,源五郎收功调息,叹道:“命保住了,体内伤势稳定,但他双手经脉为化石劲所侵,救治太晚,我竭尽全力,也只能使经脉不致石化,但在武功上势必受到影响。”

  兰斯洛惊道:“什么?那他明天怎么出赛?”

  “我可以传他一些功诀,他照着修练,数年后双手可以慢慢行动,至于武功……”

  源五郎摇头道:“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再使剑了!”

  “不能使剑?这样他一直以来的努力不是全毁了吗?”兰斯洛道:“你这三流大夫有没有诊断错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就我想来是没有,不过,学海无涯,或许医术比我更高的人,有其他的神奇办法也未可知:!”

  源五郎武功、法术上的修为俱极深湛,能同时在这两方面都胜过他的,当世少之又少,这句话本来仅是自谦,但此时听在兰斯洛耳里,却让他蓦然惊醒。“唉呀!我怎么忘了,还有个救星可以找。”

  兰斯洛慌忙抱起伤者,大步便往后院跑去,源五郎跟着跑一段路,却被兰斯洛喝止。“我要去的地方,不准你跟着看。”

  “怪了,不过就是后院,你有什么东西怕人看?”

  这话当然是明知故问,却让兰斯洛难以回答,最后怒骂道:“混帐!漂亮女孩有什么好看?”语毕,大步跑走。

  “漂亮女孩为什么不好看?这话好生古怪啊?”源五郎苦笑,不再跟随,迳自翻墙出去找人。

  “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太幸运还是太不幸,青楼情报网中,大陆上最高明的三位大夫,居然有两位就在百尺之内……”

  花次郎离开沈宅,在街上大步行走,脚程极快。

  后头有雪拼命追上,与他并行、喘气道:“老二,说真的,大家好歹弟兄一场,若鸿他现在身处险境,你这样漠不关心,总是不好嘛。”

  花次郎冷哼道:“我留着也帮不上忙,不如各做各自能做的事情。”

  “哦?那我们要做什么?”有雪喜道!“买药吗?还是直接去采?”

  “我说过,我不懂医术。”花次郎的声音蓦地变得极冷,“你们只管救人,我负责找人。”

  有雪一愣,不敢接话,却见花次郎两拐三晃,几下功夫,竟已来到石家众人落脚在暹罗的别院。

  一名正在巡逻的亲卫队员,见他两人来意不善,上前拦阻喝问,哪知来人武功竟高得出奇,也不见花次郎怎么动手,便已夺过那队员手中刀,反架在他脖子上。

  “老子是来算帐的,快把石存忠交出来。”

  那队员只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他……他不在…”

  “不在?死!”

  刀刀一送,竟将那人一刀毙命。几名巡逻队员忙赶奔过来,却也是同一命运,回答“不在”之后,被他一刀了结。

  花次郎持刀作剑,没有人能稍阻他一下,被他闯进别院,顷刻间便连杀数人,亲卫队员见情形不对,急忙撤入内厅,跑得最慢的一个,立时成了牺牲品。

  “石存忠的人在哪里?快说!”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也要死!”

  刀光闪过,又是一人横尸倒地。有雪本来还以掷祸,但人死得多了,慢慢也看得心惊胆颤,更忽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小声道:“老二,事情好像不太对,我看那个石存忠大概真的不在?”

  花次郎想也不想便答道:“那当然,这小子定躲出暹罗城去了,若他真在这别院里,半里外我就发现了!”

  有雪惊道:“出城了?那你还问?这些人不是死得好没意义!”

  说话间,一名躺在地上装死的亲卫队员,偷偷以弩箭暗算,结果箭才发,就被花次郎鬼魅般闪身避过,一脚便踩着他胸口。

  “石存忠人在哪里?快说!”

  有雪微有不忍,从旁点醒道:“讲没有和不知道都是死路一条,你换个答案吧!”

  那人被这么一说,本来要说的话登时吞入腹中,干着喉咙,半天发不出声音来。

  “答不出来?还是要死!”

  花次郎脚下施劲,那人碎胸而死,跟着便转身,持刀冲入内厅,只是这时所有人都知道危险人物上门,谁还敢接近这煞神一步,内厅空荡荡的,渺无人踪,气得花次郎大叫。

  “人呢?人都死到哪里去了!还有没有人?还有没有人知道石存忠在哪里?”

  “人?在外头死了一地啦。”有雪道:“别叫了,你也不是真的想知道。反正你也只是专程来杀人,何必多找借口呢?”

  “我不会医人,杀人倒是挺拿手。”讲到这句,花次郎狂怒的脸上,忽然有丝自嘲一闪而过,“枯坐着也帮不上什么忙,那我便要向石家讨这笔债,他伤我这边一人,我就拿他一百条人命血祭!”

  “不……不必这么早祭吧!花小弟还没断气呢!”有雪道:“我只是有点奇怪,平常你待花小子那么苛刻,怎么他一出事,你反而比谁都坐立不安。”

  “他是我……就当是我养条狗吧!石家砸了我的玩物,我就掀掉他们的巢!”

  瞥着花次郎侧面,有雪赫然发觉,这人满身怨厉杀气,其实是来自心中极度的焦躁与惶恐。他并没有不在乎,事实上,即使嘴上讲得难听,这男人只怕是四人中唯一不含其他目的,真心在意花若鸿情形的一个了。

  不过,他控制情绪和表达情感的方法,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啊!

  趁着两人说话,三名亲卫队员想从暗侧偷袭,却早已被花次郎发现。

  “啊达!”

  花次郎回身出掌,掌劲破空而至,将三人击得飞起,连带背后石屋都塌去半边。

  “哇!这次你连问都不问了!”

  “还有没有人?整间屋子的活人全都给我死出来!”

  ※※※

  专职医生亲自动手,果然比兼职的高明。风华织手如电,快速为花若鸿施针,散化异劲;西王母族神针之妙,天下无双,原理是刺激伤者本身的先天元气,使伤处活性化,不假外力,但教尸体新死未冷,神针之下,一样能起死人肉白骨。但即便是这等神技,仍不能满足情势需求。

  “化石劲已尽褪,但肉体仍有相当损伤,我已刺激他本身元气运转,最快三年,双手便活动如常,武功也不致大损……”

  “三年?比赛就在明天,怎么能等三年?”知道花若鸿是出去寻找自己时受伤,兰斯洛更添愧疚,怒道:“连这点小伤也要治那么久,你学的是什么狗屁医术?”

  这话却是苛责了,石家的化石劲一旦入体逾时,几乎是不治之症,源五郎双管齐下,能保住伤者一命,已是化石功手下千中无一的个案,风华不但能医,还能令伤者身体在短短数年尽复旧观,这简直是绝代神技了。兰斯洛的讲法,只是他太习惯于人在福中的肤浅证据。

  伤者情形不妙,救治时连用数根以自身灵力精华凝成的气针,在自身灵力将竭的此刻,实是舍己救人的牺牲行为,被兰斯洛这样一说,风华心中大是委屈,但她个性温婉,素来云淡风清,更从不与人争执什么,当下也只是低着头,小声道:“是,这的确是很不好,让我再想想其他方法好吗?”

  兰斯洛也觉得自己太强人所难,忙道:“没关系,是我要求太过份了,毕竟你也只是个瞎子,我并不该……”

  这话一出,见风华浑身一颤,兰斯洛这才惊觉自己匆忙中又说错了话。口气辙尬,这时多说多错,兰斯洛心里只把自己骂成了个臭猪头,匆匆背起伤者走人。

  “大哥……”

  后方风华唤了一声,兰斯洛回头,见她张口像要说什么,但好一阵子仍说不出话。

  “风华,你等我一下,我去和死人妖商量,晚上再来陪你。”

  兰斯洛匆匆赶往前院,心中却不知怎地,总是萦绕着适才风华苍白的雪颜。

  “那边也说不行吗?!头痛。”

  听着兰斯洛转述,源五郎不禁嘟哝一声。这事情早在预料之内,因为医药之道,纵使能发挥极至,转死为生,那也得是在自然规律内的变化,像一夜之间使小树苗成为百年大树,这种与自然造化背道而驰的事,不管是什么医药国手都是无能为力的。所以,自己才向违背自然的诡道打主意,例如说:一次砍去双臂,再用回复咒文刺激重生……

  日复咒文的效果,仅是修补破损肉体,但无中生有,凭空长出双臂,这种回复咒文根本不存在!不管是什么贤者、圣者,通通都是束手无策的。当今世上只有一人,能以她天赋的圣力,办到这违反自然的禁忌。

  然而,那边给的回答却也令人失望。

  “……技术上是可行的,如果我愿意为此付出十年寿元的话!”略带几分叹息,她的声音依旧甜美,“可是,重生后的手臂,会回复到最初状态,对练武之人来说,不啻被打回原形,虽然可以经由练习,尽快回复灵巧与熟悉,但对于明天就要决战的人来说,未免缓不济急吧。”

  话说得很对,所以计画又宣告碰壁。这时,花次郎和有雪早已回来,没有交待去何处,反正只要瞥见城南石家别院的上空,此刻兀自亮如白昼,傻子也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

  “花小子呢?”

  源五郎叹道:“醒来一会儿了,知道自己的伤,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

  “我去看看!逗人开心我最拿手。”有雪赶着跑进内厅。

  余下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事情一直进展太顺利了,即便有什么困难,以源五郎、花次郎之能,撕破脸蛮干,也可稳立不败之地,是以众人始终没怎么担心,想不到会在此出了问题。

  花次郎道:“几个时辰以后就要出赛了,有什么主意?”

  “眼前这一战还好解决,反正只是花小弟和忍者的对战。既然他上趟不战而胜,这次就叫他站在台上不动,让小弟砍他八十刀,再投降认输,这一战就了结了,还顺便可以一平民愤,一举两得。”

  源五郎叹息道:“其实也可以让他直接弃权,但以雾隐鬼藏伟大的尚武精神,他怎么可能容许这种污蔑武道的事发生呢?”

  话没说完,背上扛着一个打包到一半的包袱的有雪,从房里连滚带爬的窜出来,抱住源五郎大腿,哀嚎道:“不要再砍了。……我……我真的受不了了……让我弃权吧。”

  “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打进前四强,就这么放弃,不觉可惜吗?”

  有雪惶恐地打躬作揖道:“不可惜!不可惜!求求几位大侠,放过我吧!”

  “好啦!滚你的吧!”兰斯洛笑骂着把有雪赶回房间,道:“这一战过去,接着就是我和石存忠,只要我打赢石存忠,再输给花小弟,事情倒也简单。”

  花次郎冷冷道:“简单?你以为自己稳赢吗?”

  兰斯洛正欲反唇相讥,但念及石存忠一身化石劲强弱不定,浑不知死的打法,自己纵然内力远胜,可也没把握说必胜,稍有疏失,甚至还会伤亡在他手底。自己修练那半本经卷越来越顺,若是再过三月,便可十拿九稳,偏生决战就在后天!

  源五郎和花次郎也自寻思,要靠武力强行抢人吗?不是不可,但往后必与东方家与石家结下天大梁子,自己当然不惧,可是花若鸿与他的小情人却首当其冲,这辈子都要躲躲藏藏。

  “没什么好说了吧!我无所谓,横竖我也没打算从他身上得到什么。”花次郎冷笑道:“要抢东西的又不是我,装神扮鬼也不是我的主意,现在花小子完蛋,你们的游戏玩不下去,大家散伙走人吧!”

  源五郎将目光瞥向兰斯洛,后者略微有些愧色,他的确想过,花若鸿受伤,那利用他掠劫东方家嫁妆的计画就泡汤了!

  “我……其实,我也不是非抢那批东西不可,钱财身外物,为兄弟放弃一票生意,算什么呢?”兰斯洛道:“我是真的很希望看见小弟好事成双,只不过……如果不是让他自己亲手得胜,大家努力的意义便少一半;事情演变到破脸抢人,那也实在扫兴得很了……”

  这话也是众人心声,源五郎与花次郎对望一眼,均是长叹。

  “嘿!各位!”

  有雪走出房来,看看三人,小声说道:“花小弟说,他有一事相求,希望能尽快见他的情人一面!”

  “什么?”众人相顾愕然,不知他这要求的用意为何?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花老二他们正在想办法,看是要把人送进去,还是把人带出来。”

  兰斯洛对着风华叙述众人目前的处理,因为下午的失言,他心中很是有愧。而风华一直也没有说些什么,就像平常那样,温婉地微笑。

  “呵,不说这些扫兴事了。”兰斯洛道:“仔细一算,我们的约定就快要满了,再过不了几天,我就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到时候,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很好吧。”

  风华颔首一笑,笑靥中竟隐有凄然之意,兰斯洛尽管不甚了解,却也心中一跳。

  “风华,你的笑,好怪啊……”

  “唉,傻子大哥……”

  再没几日,维持这形体出现的灵力就要殆尽,难道咱们真的还有几天后么……

  兰斯洛一头雾水,只以为她是为了早上的不愉快,使着小性子,此事屈在己方,也想不出什么话来辩解。

  “外头好热闹啊,好像有人在放烟花呢!”远处隐隐传来喧哗人声,风华侧耳聆听。

  “喔,我听人说,明天是这里的泼水节,暹罗城会举办很大的庆典,有杂耍,也有放烟花,很热闹的。”

  “有烟花看么?真好。”风华细声说着,脸上却露出一种向往之极的神情,兰斯洛、心中顿时一动。

  “风华,你曾说,其实你现在已经可以离开这林子,只是出不了城而已,是不是?”

  “嗯!可以这样说。”岂止离开林子,若非为你而留,我早已回到昆仑山了啊!

  “好!那明晚我带你出去!”兰斯洛兴奋道:“你不是喜欢烟花吗?明晚我们一起去逛庆典,还有花小弟,咱们好事成双,两边约会一次办。”

  风华微感愣然,正不知如何处理,但感受到兰斯洛掌心阵阵发热,于是便轻轻笑起来,点头道:“好啊!就随大哥说的吧!”

  这次医治花若鸿的要求,同时难倒了西王母与雷因斯女王,那么,世上到底有没有医者,能将这次的需求做到完美呢?源五郎很是好奇。

  数年后,在雷因斯稷下,他遇上了一位兼职大夫,那是青楼情报网中天下三大神医之一,黑肤黑袍的冷艳女巫师。面对这问题,她稍作思考后,冷笑道:“这有何难?只要将他双臂砍下,以血咒接续上万毒魔尸的双臂,不但双臂运用如常,功力更陡增十倍,次日擂台定可战胜,不过……三日之后毒发无救,”

  “这……姑且不论后遗症,仓促一晚间,我要去哪里弄到万毒魔尸的双臂呢?”

  为了这个衍生出来的问题,双方陷入了一阵无解的静默。

  结果,这个难题,最后竟是被一个非医者的技术员解决。

  在稷下,一名绑着马尾的俏丽少女,利用随身工具,在一顿饭功夫内,组装出了第十代的手好壮壮多功能六段变速携带型义肢,简称仙得法歌十号,除了使用简便,上头最新式的微型阳电子炮,更可让石存忠一炮成灰。

  那时看着眼前模拟人偶的灰烬,源五郎无语仰天长叹。

  

第二章 变生肘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