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寂灭心钟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四月十五日自由都市暹罗

  十五日的晚上,东方家公布的行程表,是让比赛胜出的少年英雄,迎娶新娘的吉时。

  假如胜出的是石存忠,那么当初那一大堆金银财宝、玉箱雕饰,又要在喙喧天中,再次抬上暹罗城的街头。

  花若鸿代表的麦第奇家,财势绝不在石家之下,无奈众人只是西贝货,摆不出那样的场面。其实,如果有那个意思,源五郎透过青楼联盟在自由都市的势力,一样能在一夜间布置出种种奢侈排场。原本花次郎与他也有这打算,却因顾虑到今天可能发生的事端,决定行装简便。

  拿不出相称的豪华聘礼,花若鸿却不以为意,仍能抬头挺胸,昂首走进东方家门。豁尽浑身解数,几乎不可能地赢得了招亲比武,这份心意与努力,比什么聘礼都贵重。而很幸运的是,将与他共渡一生的妻子,是一名懂得并珍惜这份、心意的贤慧女子。

  典礼在暹罗城主府,也就是东方家府第内举行。花若鸿是必然要出席的,兰斯洛与有雪兴冲冲地要跟去,众人出发前,源五郎淡淡道:“老大、若鸿小弟,这两支火箭旗花,你们一人拿一支,遇到什么事就往天上射,我和花二哥自会赶来。”

  花若鸿大为惊讶。源五郎、花次郎是相助于他的大恩人,自己自然希望能在婚宴上得到他们的祝福,虽然事前也曾想过,两人行事隐密,可能不会出席,但现在听到这说法,莫非今日婚宴有变?

  源五郎不作解释,只是把火箭旗花发给两人。某些事,有时还是不说得好。为免敌暗我明,自己与花次郎不能公开露面,当兰斯洛等人一出门,就要潜形在暹罗城内。

  敌方既有天位级数的高手,那么,就不能太过招摇地置身在可以看到东方府第的近距离,只能躲在远处,以天、心意识感应那边的动向,还得小心不被敌人干扰或发现。为免有失,不得不起用火箭旗花的笨方法。

  最理想的状态,莫过于敌人始终找不到己方两人,心有所忌,整件事就此平静收场。不过,老天往往不从人愿,事情的准备还是多一点好。

  花若鸿等人晓得情形有变,也不多言,接过火箭出门。不过,兰斯洛对这没新意的方式感到不耐,因而和源五郎有了段悄悄话。

  “为什么要用烟火?你们这种局手,难道就不能、心电感应吗?”

  “我和花二哥是天才,不是神,你以为什么都能及时感应吗?你要我们感应到,就请你先练到有能力传送自己思感的境界,不然,砍下自己一只手,这样的伤势,我们或许会感应到。”

  “……”兰斯洛沉默半晌,眼光慢慢移向旁边的有雪。

  可怜的雪特人,险些当场就口吐白沫了。

  出门后,有雪忽然向兰斯洛提议,众人聚在一起,到时只有给人一网打尽,连烟花都没得放,最好让他跟随在人群中,旁观局势,以策安全。

  兰斯洛想想也对,便从怀中取出火箭旗花,随手交给他。一方面也是顾虑到,有雪混在人群中,只是个惹人嫌的雪特人,但若跟在自己身边,成为醒目目标,难保不会有人将他与迄今仍是众人猎捕对象的胖子忍者联想在一起。

  ——跟随着引导众人,进入东方家府第,兰斯洛登时感到不对。这么多的人马,一廊一柱俱有人站守。说是接待,真正有事时还不立刻变成守卫,将主屋层层包围,令内中人插翅难飞。

  数百宾客中,也有人察觉到气氛紧绷得过头,心中纳闷,不过还是依着接待子弟的指引,鱼贯进入典礼举行的主屋。

  宾客们大多被安置在主屋前的大院子,各处张灯结彩,红烛映照,布置得甚隆重。东方玄虎身为主婚人,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请花若鸿进入主厅内行礼,兰斯洛则以随侍名义,跟从在侧。

  甫一进屋,兰斯洛大叫不好。既是行礼,为何不见新娘,而且当两人一进厅内,后头大门立即关起。更糟的是,源五郎算无余计,却怎么没想到,若是被人困在屋内,见不得天,怎么发射火箭旗花?

  现在只好寄望外头的有雪机灵,懂得应变。知道身处险地,花若鸿镇定如常,依足礼数,向东方玄虎行礼致意。

  “呵呵!毋须多言。花贤侄以藉藉无名之身,独冠群英,真是少年英雄,好生了得。”东方玄虎抚须大笑,状甚欢愉。

  明知对方演技很烂,但既然没打算立刻破脸,兰斯洛两人也跟着回礼,细看这老儿究竟弄什么玄虚?

  “麦第奇家能拥有两位这样的人才,真是幸运。”东方玄虎道:“不知两位在麦第奇家中,目前身任何职啊?”

  兰斯洛两人对望一眼,俱皆疑惑,这答案对方早已知道,旧话重提,却是为何?再一细想,心中叫苦不迭,无奈此刻骑虎难下,只有硬着头皮道:“我们俱是旭烈兀公子的门客,蒙公子赏识,却尚未有职务在身。”

  话才说完,一个苍老声音却从后堂响起:“两位是我家公子的门客吗?为何我从未见过两位?”

  一名白衣老者自后堂走出,目光炯炯,直盯着两人,眼神中满是鄙夷与气愤。东方玄虎冷笑道:“这位胡伦呼克先生,任职于麦第奇家,专司门客聘用,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他昨日登门造访,持旭烈兀公子的信物,向老夫揭发你们假冒讹诈的好计……”

  兰斯洛只觉晴天霹雳。冒充麦第奇家使者一事,自来是源五郎在打理,一直以来也平安无事,哪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会突然被人当面揭穿。

  花若鸿冷静不乱,沉声道:“比武招亲,讲明不问身份背景,今日我们身份即使有假,但赢得胜利却是事实,东方先生莫非想出尔反尔吗?”

  他一面说,一面有全副武装的东方家子弟,守住各处入口,断去两人后路。

  “哼!你们这两个无耻奸徒,哪还有资格与老夫谈诚信!你们究竟是何人?又是受谁指使?快快从实招出”东方玄虎倒不在意这两人是否假冒,不过,日前武器草图失窃,极可能是这两人的同伙所为,特别是那名假扮王右军之人,武功强绝,若不先擒下这两人,问个仔细,再用这两名人质要胁,恐怕不易对付。

  “且慢!我们……我们是受旭烈兀公子秘密招揽的门客,这家伙阶级太低,当然不认得我们。”兰斯洛想学上趟花次郎邵般指鹿为马,恃强胡说,边说边伸手往怀中掏摸,想找找看那枚珞璎印玺还在不在,加强说服力,哪知伸手一摸,竟发现一支不该存在的东西。

  “火箭怎么还在这里?那我刚才拿了什么东西给老四?”慢慢将那东西拿了出来,赫然便是源五郎交托的那只火箭旗花,心中方自错愕,火箭旗花前端还黏了一张东西,大概是一直被塞在怀中内袋,几次洗衣没找出来,已经发皱破损,缓缓飘落在地。

  兰斯洛脑筋还没转过来,东方玄虎已经瞪大眼睛。虽然已皱得不成样子,但他仍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日前失落的武器草图,当下大喜若狂,连声音都微微颤抖。“大胆狂徒!还想狡辩!来人,将他们拿下!”

  兰斯洛、心里直叹气,数日前源五郎说放了样东西在自己身上,要自己找找,一直没有发现,哪想到会是这么个要命的东西!

  “死源五郎!”炽热火劲已迎面射来,兰斯洛叫苦一声,抽出神兵,挥刀对上。

  源五郎藏身在城西,花次郎躲在城东,两人皆是聚精会神,在隐藏起自己所有气息的同时,搜寻着城内每个角落。目标是那神秘黑影。若是平时,两人中任一人都未必输与他,只是现在各自状况大坏,为确保十拿九稳,只得活用人数优势。两人协议:发现黑影,由一人缠上,另一人闪电夹攻,致其死命。

  而如果东方府第有事,则由最近的源五郎赴援。这是基本策略,照说不该有差错,只是,敌方也应该料得到,会用什么方法来解套,源五郎思索过,但未有确切答案。

  天心流转,源五郎感应到东方府第上的大气转变,杀气大盛,不由微叹,晓得那边已经动上手。他站起身,正要以九曜极速奔往,一股异样感觉却令他往西望去。

  “有高手急速往这边来!”展开身形,源五郎往西奔去。事先讲好两人各自顾好东西,既然西边先出事,东方府第内的问题只好交给花次郎,希望他看在花若鸿份上,手下留情,别一气之下诛灭人家满门。

  在源五郎展动身形的同时,花次郎两眼一睁,自藏身处飞身而出。在他的思感搜索中,发现了一个堪称高手的气息,高速往东方府第赶去。那不是源五郎,所以当然也不会是友方,不论是谁,敢在他小弟婚礼当天图谋不轨的,都是该杀的敌人!

  以弧形在半空中滑翔,花次郎几下起落,已拦在目标身前。只见那人一身黑衣、黑头套,浑身更被一层惨烈的死亡气息笼罩,看不清真面目。

  饶是修为深湛,花次郎仍是心中一凛,这么浓烈的肃杀之气,实是生平仅见,那不是区区江湖杀伐能练就出来的,这人必定长时间持在某些血肉横飞的修罗场,经历过无数的死中还生,才能拥有这样令人心怯的死气。

  如此习惯生死挣扎的男人,绝对可以杀掉比他强十倍的敌人,换言之,也就是个绝顶优秀的刺客!可惜,这次碰上的自己,与他的实力差可不只十倍……

  “这等人才,倒可惜……你死后,让我为你题首好词吧!”花次郎手腕一抖,光剑炸碎的同时,无匹剑劲势若霹雳,连珠发出,裁兼俱,顷刻间便将身前数丈之地,击得地面崩裂,泥尘向上激飞十数丈,骇人之至。

  等闲高手,便有百名也一起了了帐,花次郎故意碎剑,那是对这位无名对手表示此评敬意。不过,他发现自己似乎太小看这人了。剑劲连环发出,其中间隙几不可循,但这人竟能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身法,像算出所有剑劲的轨迹,从容闪避过大部分的攻击。

  若是源五郎,这种本事自然是天心意识之功,但眼前人只有地界级数,花次郎一怔,跟着已想起了大陆上的一种奇功。

  “白家的无相诀!”

  而当一道最强剑气杀至,避无可避时,黑衣人长吸一口气,右手猛往左臂击去,两手瞬间互击数次,层叠功力,发出一记气弹,减低剑气威力,再出手往剑气重槌。震天爆响中,那人跟舱坠地,但这一剑却也给他的古怪功法接下了。

  “白家的金刚压兀功!”

  花次郎不能不说是讶异,当年他剑试天下,会战大陆上各种武技,自然也有心一战昔日威震大陆的白家六艺,和作为六艺基础的金刚压元功。哪知寻上雷因斯,白家却已高手凋零,压元功奥秘无人得传,六艺自然使得不伦不类,当下只有败兴而返。

  今日见人会使,而且依稀便是传闻中压元功的真貌,不由见猎心喜,暗想东方府第有事,自有源五郎去摆平,自己可以好好一窥这当世绝学。

  从怀中取出一柄备用光剑,掣开剑刃,花次郎喝道:“好,今日我便以地界功力战你,省得你死后诸多推托,心中不服!”

  但那人站定之后,右手对着花次郎一摆,似乎想就此罢斗。

  “我说打就打,由不得你!”刃蓝光忽地凌厉无比,当头斩下!

  在暹罗城西数里,源五郎已与人连拆上十多招,心中叫苦,后悔当初为何不让花次郎守西边,若由他来应付此人,战事数招间便可了结。

  在他对面,一名白衣男子,作骑士打扮,头上戴着一张银面具,尽管瞧不见脸孔,但意态甚是优雅,手持长剑,精妙招数、正与源五郎斗得激烈。

  源五郎不住寻思。论功力,只要自己全力出手,数招间便可分出胜负,只是这人急公好义,在自由都市行下义举无数,自己实不愿贸然将他击伤。不过,没有自己在城中掌控大局,终是不妥,更恐中了人调虎离山计,纵然不愿,也只好先将此人挫败。

  方向已定,源五郎双掌翻飞,先击得地下就练裳,再展开极速身形,十多记重指连环发出。这是最有效的战法,虽然有欠光明,但却是亟欲在数招间了结对手的最佳途径。

  不过,或许是流年不利吧!尽管对方因为源五郎的奇袭及陡增的功力,而为之一惊;但一轮急攻后,微感发愣的却是源五郎自己。他为着适才感受到的反震、柔软卸劲之强大,而怀疑自己是否功力衰退得不像话,或者……

  “好功夫!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身手,无怪能冒充于我,在暹罗城中干出这等大事。”银面骑士冷声道:“只是你以之为恶,武功越高,为恶越深,王某纵然惜才,也只好出手将你除去!”

  被对方抢白说了这段话,源五郎目瞪口呆,更讶然于那人接下来的动作。只见他一运劲,真气走遍全身,两脚跟着便缓缓飘离地面……

  该死!虽然先前评估天下高手实力时曾经考虑过,但还是忘了再细想一层。这人本身位列地界顶级高手之林,得陆游调教多年;阿朗巴特山的魔震,他身在自由都市,受惠首当其冲。魔震后能率先进入天位的高手中,舍他其谁?

  这念头一闪而过,眼前剑光已然亮起,一柄长剑飞腾如龙,逸斩来,当初花次郎曾以绝顶剑慧模拟出的兰亭帖,此刻重现在源五郎面前。

  伴随剑气的,还有刀劲!一把薄刀似初升旭日,迸发惊人的璀璨,凌云之势,当头劈下。朱鸟刀、白鹿剑,两样驰名大陆的绝学,能将之完美交融的,当真唯此一人。

  源五郎面对两大绝学夹攻,心中不乱。他不认为自己会败,尽管这误算大了些,但仍不至于对自己造成危险。可是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一时三刻内,正于暹罗城中遇险的众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东方府第内,兰斯洛、花若鸿身陷重围,正自与人激战。花若鸿重伤未愈,虽能行动,但出手时威力大减,几乎连两成功力都使不出来,但仗着神剑锋芒,仍能抵住东方家子弟的围攻。

  兰斯洛挥舞风华刀,接下了大半攻击,但压力也最重,东方玄虎的炽热火劲,以他为中心,几乎组出了一道火网,将兰斯洛困住。

  这次攻击之前,东方玄虎情知面对这级数的高手,一般子弟发挥不了作用,只会碍手碍脚,所以众子弟兵并不参与对兰斯洛的围攻,只是在旁发射东方家特制的毒火,进行扰乱。

  若是寻常高手,这时手忙脚乱,两头难顾,早已重伤落败,但兰斯洛的反应速度之佳,尤在武功之上,眼明手快,闪避所有毒火之余,刀招连变,封死了东方玄虎的红莲剑。

  打得激烈,兰斯洛心中亦自盘算,今日并非比武决胜,花力气战胜眼前这老鬼毫无意义;东方家乃当世七强之一,自己如今根基未稳,挂了这老鬼,只怕后患无穷。

  况且,上趟陪花若鸿私会情人,这老鬼隐于小楼内使出六阳尊诀,那时的烈阳火劲,如今思之仍不寒而栗,倘使这老鬼不顾忌身旁众子弟,再用一次,自己可没把握接下来。

  “不知好歹的老鬼!看刀!”

  主意一拿,兰斯洛使出鸿翼刀的精妙招数,连续三下直劈,生出庞大气势,令东方玄虎毫不怀疑自己要拼命一击,正提气预备,自己已轻飘飘地撤身斜退,刀招连发,东方家众子弟中刀受伤,包围花若鸿的人墙登时出现缺口。

  兰斯洛携着花若鸿,飞身跃起,希望开到屋外,人多混杂,逃跑较易,同时也好发射烟花,通知邵两个不知藏在何处的迟钝家伙,尽速来援。

  方自穿越东方家子弟的包围网,哪知那名来自麦第奇家,拆穿两人真面目的胡伦呼克先生,忽地大喝一声,出手阻截两人。

  “奸贼!还跑得了吗?”掌势凌厉,取位又相当刁钻,若是兰斯洛不肯放弃花若鸿,便只有硬受这一掌,再给东方玄虎缠上,万难走脱。可是,要兰斯洛放弃自己兄弟,那又怎么能够?他一咬牙,神兵挺刺,预备在中掌同时,亦将这拆穿自己的浑球砍得半死不活。

  “兰斯洛大哥!你保重!”霎时,已力弱的花若鸿做出抉择,主动放开兰斯洛,并一掌助他远逸,自己藉力奋起一剑,猛往胡伦呼克刺去,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兰斯洛得花若鸿一掌之助,已飘近门口,他正想回身援助花若鸿,人犹在半空,却惊见有几名石家亲卫队,守在门口。

  这里竟有石家的人?这次围杀,东方家与石家联手了吗?但最惊人的,是那几名亲卫队见自己杀来,居然并不试着阻拦,而是只烫逸。

  在他们站立的原处,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材。突生的直觉告诉兰斯洛,棺材里除了原本应有的死气,更多了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凄厉杀意。

  他不敢怠慢,全身力道运聚在刀上,不管棺木里藏的是什么,都要一刀先劈碎了再讲。宝刀劈下,棺木却在劈实前一刻,自行炸得粉碎,一股兰斯洛相当熟悉,却不应再度出现的气息,伴着一双巨大雷拳,重重击来。

  兰斯洛惊讶得险些劈不下去。“石存忠!你还活着!”

  另一边,胡伦呼克显然没料到花若鸿有此一着,百忙中闪躲、接挡都是太慢,他可不打算和这无名小子共赴黄泉,猛一吸气,全身功力集中在胸口,凭着护身硬功,强接这一剑。

  神剑之利,花若鸿一时间却刺不进去,一颗心骤往下沉。他听人提过,麦第奇家有护身金绝,乃当代护体硬功第一,如果这老者得此绝学,自己伤疲乏力,计决伤他不得。

  可是,尽管看来很像,但这白衣老者使的却绝对不是护身金绝……而是自己已会战多次,石字世家的大地金刚身!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四月十五日的晚上,说自由都市的暹罗城是全大陆混乱的中心点也不为过。纷至杳来的大小变局,看得人目不暇给,甚至教人怀疑,有没有人能条理清晰地掌握这一切变化。

  如果有,那也绝不是正与王右军苦打泥沼战的源五郎,而是此刻悄然出现在东方府第上空的他!依旧是一身黑袍、黑斗篷,浑身被一团黑气笼罩,掩住身形,巧妙地与黑夜融为一体,在确信所有阻碍者都已消失后,他将目光投向下方,视线穿透房屋,冷冷注视着内中正与石存忠死斗的兰斯洛。

  这个青年的身上,有种令他极度讨厌的感觉,武功进步的速度也相当惊人,若不趁他尚未茁壮前拔除,日后必是心腹大患。况且,他手上所持的兵器非常奇怪,如此强烈的怨霸之气,居然能伤及自己灵体,这等神兵,可从未在大陆上的神兵谱中听闻,非取到手好好研究不可。

  现在一切的演变都在自己掌握中,所有高手都已调开,若是寄魂于石存忠仍不能掌握大局,自己也还可以提升力量。便算真有天大误算,自己数日前便在暹罗地下埋藏特殊矿石,只要一引爆,便会毁去护佑暹罗城的地气结界,释放出的威力,可以将整座暹罗城炸翻到天上去。

  不过,尽可能不要做到这么惊世骇俗的一步,虽然说这样或许可以重创城中的花次郎,趁伤取命,但暴露了形迹,仍是得不偿失。

  魂魄分离之术,是黑魔法中极深奥的秘术,自己为策万全,分魂三份,一份留于肉身,一份寄于石存忠体内,一份浮游在此。

  眼见那小子越战越勇,虽然已多处受伤,但面对石存忠、东方玄虎两方夹击,兀自只攻不守,战意惊天,着实不易对付。

  他皱起眉头,徐徐运转自身天心,要将三分之二的元灵融入石存忠体内,拼着露出形迹,也要施展天位力量,一击轰杀这必成大患的小子。

  随着元灵传输,黑影缓缓晃动,模糊不清,忽地,他骤然一震,身形重凝,瞪着前方突然出现的身影。若是对方趁他传输元灵时出手偷袭,那他早已吃了大亏。

  前方数丈远处,一袭美丽的白色倩影,在空中冉冉飘动,风吹衣袂,真似神仙一般的人物。

  “对不起,打扰您了,请您就此罢手好吗?”诚恳地把话说完,她更深深地一鞠躬,以示诚意。会在战场上用这语气说话的,除了风华更有何人。难舍离情,她一直远远跟在兰斯洛身后,东方府第内的大战,灵体的她无能为力,却在察觉到石存忠身上异样的黑暗波动后,追寻来此,抵住这操纵源头。

  “我家大哥纵有过错,罪不及死,今日请您放他一条生路好吗?”

  假如兰斯洛在此,听见这话必然暴跳如雷,可是向来不擅与人交涉的风华,此时此刻,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

  绝世美人不管到哪都是占点便宜,风华怯生生的娇颜,令他也不禁心中一软,而感觉不到风华身上剩余无几的灵力。他只将眼前的芳魂,当作低级鬼灵看待,叱道:“无知孤魂!休阻了本座大事,快快让开!”或许因为魂魄分离之故,这声音沙哑难听之至。

  “杀生有伤天和,魂魄分离之术更是武炼(王月)族的禁咒,您这样强大的修为,又何必…”

  他心中一惊,万难想到这瞎眼女鬼,竟能一语道破自己所学来历,莫非也是个深藏不露的术者,当下已起杀念,两手慢慢凝聚起黑气。

  “快让开,否则打得你魂飞魄散!”

  风华又非蠢人,既感应到对方双手凝聚邪力,怎会不知他说这话只为松懈自己戒心?今日之事,看来终非言语所能解决。

  她将头一抬,勇敢地说道:“我是不会让的,您要对付我家大哥,先打死我吧!”

  对方早已有备,不待她说完,飞身掠近。由于感应不到风华体内的灵力,在研判风华并非刻意隐藏后,他判断这女人纵然高明,现在却因某些理由,灵力处于生命中的最低点,正是下手铲除的最好机会,因此他两手运起的黑气团,是专门对付灵体的邪法,一经触及,立即将她吸化分解,彻底消灭。

  可惜,因为作梦也想不到风华的来历,他犯上了平时不会犯的错误。纵然灵力已将耗尽,但顶级的术者,仍可以拼上维持生命的最后火焰:先天元气,只见风华胸口衣襟,忽然出现不正常的波浪起伏,他见状大惊,却仍不相信自己的拿猜测。

  “当!”的一声巨响,强大声波化为冲击震力,扫往招式范围内的每寸空间,被波及的云层,刹那间消散无踪。

  “寂灭心钟!怎么可能……西王母!”

  黑袍人骇然惊退,口中发出怒吼。风华以维持肉体生命的先天元气,不顾一切推动心钟,更在第二响之后,将所有能量化为灵波,不显外相,只随每一下心钟震动远远放射出去。

  旁人或许感受不到这威力,但在黑袍人眼中,此时的风华,化作了一颗太阳,将和煦的光与热,普照每一个角落,而那充满正气的圣洁光辉,和自己的邪恶能量背道而驰,每道光线都像是最热的火焰,让自己犹如万火焚身,痛苦不堪。

  他想施术遁走,但给风华的圣光笼罩,失了先机,邪力大幅萎缩,什么术法都施展不开;想反击,但还没贴近风华十尺范围,就给圣光烧得灵体几乎消融;躲入地下,圣光无处不在,仍是令他灼痛难当。

  这时,黑袍人才晓得,两千年来未曾问世的西王母一族,竟超越现今水准这么多!黑袍人大恨,若是自己肉身在此,怎会遇此困厄,便算是灵体,若能三灵合一,以自己法力定可不受圣光影响,偏生如今只剩三分之一的邪力,又失了先机,自然不是为了保护兰斯洛豁出一切的风华之敌,当下只能勉力张开一个黑暗结界,抵住圣光,免得灵体在此消彼长下,就此被净化蒸发。

  “贱人!你用先天元气推动心钟,我不信你有那么多寿元,看你撑得了多久!”

  黑袍人的狰狞怒吼,风华听在耳里,只有淡淡一笑。自己虽是拼命一搏,但这人却不知道,如果自己再提升圣光强度,转眼间就可以将他蒸发,不用持续耗损先天元气。只是生命可贵,自己不愿为救一条生命,而伤害另一条生命,这才与他干耗着。

  先天元气若然耗尽,自己便算灵体回归肉身,也没法再活转过来,可是眼下只有这个办法,希望兰斯洛尽早脱险,其余的,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黑袍人数度想反扑遁走,却全给风华的神圣光辉震住,不甘心地连连怒吼,就在彼此僵持之时,空气蓦地转冷,漫空冰线洒成无形巨网,令空间中每一寸盈满刺骨冰寒。

  (怎么偏偏在这时候……)

  风华大惊,自己正拼尽先天元气,全力镇住此人,偏偏长老们合力施为的搜捕思感,却恰在这节骨眼到来,自己如果还抗命不归,那就要力分两面,这样一来,虽说西王母法力深厚,但也撑不过一时三刻了。

  黑袍人似也察觉到这点,故而全力反扑,迫近风华身边,逼她要加倍发出圣光,将人驱退,法力如流水般消耗降低。

  撑不住是必然的,然而风华并没有放弃的打算。人说危急之时,生平种种会在脑里流过,为何此刻自己脑中仍是一片空明呢?

  也许……已经确定的心,没必要反覆确认,自己并不需要靠那些回忆,来加深信心。

  “…大哥……往后你自己要保重……”

  说着只有自己听见的低语,风华双目一睁,雪艳容颜充满凛然之美,她预备将体内元气做最后的放射。

  “……”

  但是,在她发力之前,一股心电灵波笔直传入她脑内,劝阻她的动作,并且告诉她:一切都可以放心了……

  ……

  “你已经来啦……有你在这里,我就放心了……一切就交给你了……”

  确认讯息无误,风华肩头缓缓松懈,停止所有圣光的放射,脸上浮现了一种安心、欢喜,却又有几分怅然的微笑。

  “大哥……保重……”一声低语,风华的身影在空中缓缓消褪,终至隐没不见,漫空冰线亦随之散去,一切彷佛从未发生过……

  

第七章 寂灭心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