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踪迹杳然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十四日雷因斯边境基格鲁

  基格鲁位于雷因斯西方边境,再往西进入龙腾山脉百里,便以北门天关为界,与艾尔铁诺相邻。近一年来艾尔铁诺东方的大旱也影响到雷因斯西境,甚至导致无名瘟疫横生,成千上万的民众因此染病丧生。

  此事令雷因斯朝野震动。千年古国的政治手腕到底不同于花家,除了大批粮食、药品以第一时间送至灾区,现任女王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亲自率领医疗团往赴灾区坐镇指挥,在为百姓祝祷祈福之余,也卷起袖子,亲身加入救治行列。

  众所周知,莉雅女王在登基即位之前以刁蛮任性著称,满朝文武深以为忧。然而,也许是历代女王庇佑,或是诸神显灵,莉雅公主戴上帝冠后,一反从前愤世嫉俗的叛逆性子,展现出无比的仁爱与慈和,母仪天下,尽心照顾着各地人民,短短数年间便赢得了极高的声誉。

  这样的结果,当然令雷因斯宫廷无比欣慰。然而也有少部份让人感到遗憾的地方,昔日在稷下学宫有“无双才女”之誉的莉雅,即位后仅是忠实地执行政务,并未实现当年倡言的政治改革,那份曾让学宫上下为之炫目的智慧,似乎就此消逝不再……

  唯一让宫廷上下隐约不安的是,莉雅女王时常出巡各地,像是想把所经之处的病痛伤难完全洗去一般,把雷因斯女王所独有的治愈圣力毫无保留地使用。人所皆知,那份远胜世上一切回复咒文的圣力,是上天赐给雷因斯女王的盛礼,但每次使用的代价则是折损自己的寿命与健康。

  历代雷因斯女王中,几乎没有寿终正寝的例子,全是因为圣力耗竭了生命力,病弱而亡。在这一点上,莉雅女王的圣力,完全是以惊人的耗损率在过度使用着,照这情形下去,她绝对会打破过往记录,成为雷因斯史上最短命的一任女王。

  可是,众人也知道,莉雅女王迄今未婚,自然更没有子嗣,若她此刻暴病身亡,雷因斯的王座势必将后继无人。

  虽然荒唐,但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宫廷百官就为一种含带惊愕的不祥感所掳获,他们屡次向女王上谏言:“国事虽重,然女王圣体康健乃一国之根本,宜多保养,图百年大业,勿急于一时。”但女王陛下总是以一贯的慈爱表情,含愁轻叹:“此理我亦明了,但念及天赋大任,苍生苦痛,总是昼夜反侧难安,总要让天下生民俱得安乐,才有我安歇之日。”

  尽管当事人对于这段话在心中自嘲地冷笑着,不过听在群臣耳里,只觉得女王陛下心怀天下,为着众生苦痛而深自忧愁,实在是一名圣母般的女性,所有劝谏自然也就说不出口,只好转而期望女王早日成婚,为王室留下继承血脉。

  对于这点,莉雅女王总是说,自己还年轻,登基未久,诸事尚未稳定,至少五年之后再谈婚事。面对这般说法,群臣也只有暗自留心人选,以待日后。不过,最近事情似乎有了些变化……

  自从莉雅女王移驾至基格鲁,一位自称是女王陛下旧日同窗的男子便时常造访,殷勤跟随左右,追求的企图表露无遗。

  这位男子的背景大有来头,群臣对此喜忧参半,静观其变,但是当事人的心情却为此烦躁不已,只想尽快驱逐眼前这讨厌的蚊虫。

  “花宗主,您来到这边境之地已届一月。没有了主子在玄京坐镇,花字世家的政务不会有任何疑难吗?”

  太阳好大,又没有水喝,做了大半上午的医疗工作,圣力连续消耗,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现在脑袋昏昏、又累又渴,只想躲回小屋里喝冰水、睡大头觉,偏生有一只不识趣的苍蝇在身边绕来绕去,要不是顾虑女王形象,真想一巴掌就打死他。

  “世家的事务井然有序,现有总管处理,并不一定非要我亲自坐镇。”

  “可是,传闻花家领地内近来有四十大盗横行,又值大旱饥荒,百姓生活维艰,花宗主您不在领地内主持,似乎不合常情啊!”

  “哈哈~~区区九流毛贼,跳梁小丑,何足道哉?只恨我来不及亲自将他们逮着。哼!他们被那白鹿洞的小子一举歼灭,那是祖宗积福,若是落入我手里……”说话一顿,继而道:“至于那些贱民既然无力侍奉我花家,活着也是多余。我继任花家当家主以来,一直嫌他们人数太多,浪费米粮,这场饥荒适逢其便,倒省了我不少麻烦……”

  说话之人朗声大笑,狂态毕露,正是本代花家当家主,花天邪!

  自从去年花家老主人去世,当家主位置便落在他身上。就任后,他大力栽培新人,清除旧势力,巩固自身地位,在本次的灾荒处理中,他对待百姓的手段极为狠辣,动辄血腥镇压,但在照顾花家自家人的手段上,却说得上是尽心尽力,甚是得到拥戴。

  这趟他接到消息,雷因斯女王陛下驾临这边境之地,便尽率亲信高手离开玄京,出北门天关,以送来救济物资为名,驻扎在基格鲁。一个月来,其图谋已是人尽皆知。

  花天邪眼光斜睨了周遭灾民一眼,嗤笑道:“莉雅,当初在稷下,你不也一向认为由女王亲身参与救灾,是三流的政治宣传;一流的为政者该运用整个体制的机能来解决问题,毋须故做形象。言犹在耳,为何你今日仍有此迂腐作为,让我好生失望啊!”

  笨蛋!因为我知道什么东西叫做现实,不像你毫无成长,仍是用那颗幼稚的脑袋看待事物!

  莉雅淡淡道:“为政者亲民爱物,总希望能为子民多尽份心力,说不上什么迂腐不迂腐。这看在花宗主眼中,想来是十分可笑了?”

  “既是蝼蚁之辈,要生便生,要亡便亡,何需你我劳心劳力?”花天邪冷笑道:“……再说,便算这班贱民死光死绝,此等小事,又怎值得我离开你身边半刻?”

  把话讲到这地步,意图已是再明显不过,这无聊男子索性更进一步,迳自握住佳人玉手,不顾对方的挣脱意愿,道:“莉雅,我到此已有一个月,这段时间朝夕相处,你又何须冷冰冰地拒我于千里?论家世,能与雷因斯历史相提并论,当世唯我花家;论地位,我乃花家一族之主,绝对配得起你女王之身;讲才学、比武艺,你雷因斯国内的少年才俊,何人及我?你我七年同窗,笔砚相亲,我不信你对我全然无动于衷!”

  话声一停,陡觉手里忽地一空,原本握在手里的那只温莹手掌,像是化作了空气蒸发,再不存留半点残渣。

  这不是内力,而是某种奇异术法!

  修练暗器之人反应最是敏感,方自一错愕,已被佳人抽身而退,拉开数尺距离,而守护女王的女子亲卫队,也急忙横阻在两人之间,不让他有进一步的唐突举动。

  花家好手亦一拥而上,不让家主落单,双方对峙,情势极为紧张。

  “退下!小小场面,慌什么慌!”

  花天邪斥退手下,提气朗声道:“当今世上,相信只有我才是唯一够资格拥有你的男人。你一日不点头,我们就在这里多耗一日,且看你能耐到几时!”

  这次的行动拿捏得相当完美,趁着雷因斯女王简从到此边境之地视察时将她困住,现在,花家的军队正在百余里外与雷因斯军队对峙,顺势阻断一切来自雷因斯的联络,基格鲁可以说是处在花家的完全封锁下了。

  所有局面都在自己掌控中,随女王到此的亲卫队不过百余人,莉雅不会武功,又无高手随行,难道还怕她会飞了吗?

  似是不愿多作纠缠,莉雅挥手斥退亲卫队们,在几名贴身亲随护送下,头也不回地进了栖身的小屋。

  周围的山巅之上,盔甲刀枪反射银光,军容壮盛,赫然已有军队将此地团团包围,教此地之人难以离开。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说讨厌就是讨厌,为什么男人总是喜欢把女性的话多添上附加意义?都已经这么明白的拒绝了,还死不认帐,这算是什么嘛!”

  回到住宿的木屋,关上门,深呼吸两口气,莉雅大大地发起了少女脾气,顾不得穿着曳地长裙,粗鲁地飞起一脚,将那可怜的小茶几踹得老远。

  时间彷佛倒流回三年前,自己仍是公主之身,骄傲、叛逆、任性而旁若无人,一切喜怒憎恶毫不掩饰的自由岁月……

  筹谋、定计,继任女王之后,为了自己所担负起的任务与责任,许多时候必须忍住,不能轻易让人觑出自己的情绪、反应,所以,只好整天挂着一副甜甜的笑脸,看在旁人或敌人眼里,得到的结论自然就是不足为惧或是深不可测。

  整天过这种高压生活,只要是人,绝对都会歇斯底里、脑子有病,自己当然也需要情绪上的宣泄,然而,能让自己放心地忘记一切伪装,用真面目去撒娇的人,这世上并不太多,幸好,此刻身边就伴着一名……

  “小丫头!这么不喜欢的话,那就打回去啊!不给这些花家人一点颜色,他们还真以为是自己在控制一切呢!”

  发言人的相貌、声音和这段话的内容显得极不相称。

  小眉小眼,童稚容颜,身高只到莉雅胸口,从外表来看,她只是个幼弱女童,穿着一身古旧黑袍,头上戴顶尖尖的魔法师帽,过大的尺寸,让帽子总是歪歪的,看来有些滑稽。

  可是却不会有人发出耻笑声。

  莉雅不会。这名从自己幼时便一直给自己种种呵护、教导的尊长,无疑便是世上极少数能让自己敞开心胸的亲人,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有一股难言的温暖充塞胸臆。

  躬身随侍在一旁的四名魔法师也不会,他们几乎是以一种连头也不敢抬起的恭敬姿态紧绷地站着。或许已没有人认得这白发童颜的女性,但隶属魔导公会的每个魔法师却绝对听过“梅琳。格林”这个名字,并晓得这名字代表的意义。

  能够让连续三任雷因斯女王敬之为师,先后托孤于她,这样的女性绝不会是一个简单人物!

  “他们的军队包围了这里,我们人少,又没有武学高手,翻起脸来会吃亏的!”莉雅说出顾虑,但眼中的笑意却嘲讽着这句话的真实性。

  “唉!故意给人机会困住你,却又拒他于千里之外,好个坏心肠的丫头啊!”梅琳摇头道:“这场闹剧你预备演到几时呢?别说你的鬼头鬼脑,就算光论力量,外头那不成器的小子也及不上你啊!”

  是的!一直以来众人都忽略了,莉雅除了是雷因斯女王,也是以主席之身驾驭魔导公会的王者。不像外表看来的娇弱,她那从未展露过的魔法能力,绝对能令众武学高手忌惮三分。

  “戏要开演,当然要等演员到齐。”莉雅侧过头,面上的神情已有着王者的严峻,一种不同于她平素在王宫中展露的威严。

  “有下落了吗?”

  被质询的对象是四名随侍在旁的黑袍魔法师,他们俱是魔导公会的高级干部。

  “禀告主席,占卜团、星象团已全力发动,但截至目前为止,相关情报仍十分模糊,不能得到肯切的答案……”

  没有像青楼那样的情报网,但是当隶属魔导公会的上百位优秀魔法师对目标进行占卜、观测天象,反而更能够得到一些人类耳目之外的情报。然而,他们所报告的结果,也只与自己连日来所做的、来自青楼报告所说的相同:无法肯定目标现下状况。

  “继续追查,有任何线索立刻通知我。”莉雅道:“守住周边的通讯,行动隐密,伏藏在基格鲁的人手维持高度警戒,明白吗?”

  被困在此地只是假象,虽然与雷因斯断绝联络,但凭着魔导公会,自己便可遥遥控制手边的力量。

  四名魔法师应声去了,他们就像液体一样,分别融化在空气、暗影中,也唯有他们,才能令以轻功、身法见长的花家子弟浑然未觉。

  而在部下离去后,莉雅再度卸下心防,坦率地表露出一种深切担忧的表情。担心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此刻不知下落的某人。

  她有信心,自己的丈夫绝不是个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人。可是,尽管不断地这么告诉自己,胸口仍然紧张得整日疼痛不已。

  “我这次真是失败……虽然可以料到他们的危险,也预做了准备,但结果四十大盗仍是全灭,他下落不明,还又折损了白家三位优秀的人才。”

  莉雅道:“糟糕的是,我没想到这次竟是由紫钰姊姊动手。有她牵涉在内,我后面作的很多准备全被打乱,而且……他一定恨死她了。”

  对面的人沉默无语。她晓得,这名小侄女正在向自己恳求,要已不问世事数百年的自己再度涉足红尘。

  “我感觉得到,有好几股势力已经开始运作,开始对他做出追击,结合起来的力量,大得超乎寻常,再加上紫钰姊姊,我的准备可能会不够……老师,我知道这很勉强您,但可以请您亲自……”

  话只说到这里,因为聆听的对象已然不在。

  梅琳走得很安心,毫不挂虑莉雅会否因为自己的离去,遇到什么危险。

  这名小侄女向来计算精确,准备周全,从不曾将自己置身于险地,一次也没有!

  

第六章 踪迹杳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