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躲避天刑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十五日艾尔铁诺白鹿洞

  四十大盗溃灭后五日,妮儿与源五郎的破坏行动方才展开,当日立下这战绩的首要功臣,敖紫钰,此时正秘密地回转师门。

  位于白鹿洞书院地底的一处水晶洞,是一个罕为人知的禁地,远从数百尺外的入口,就以符咒结为法阵,层层封锁,在阻绝内部一切气息外泄之余,更制造出极度冰寒的环境,令洞内的生机运转几乎停顿。

  洞内深处,清亮的冰晶光华环绕,瑰丽奇幻,美不可言,但美丽中却蕴含杀机,寒冷到极点的低温,只要内力稍差的,立即便会血液僵凝,冻毙当场。

  对于已拥有天位力量的紫钰,这里度的低温不至于对她产生影响。她已回复女儿身,将盔甲放在一旁,静坐在洞内一片大冰晶壁前,不言不食,已然四日。

  闭目静坐,美绝天下的清艳脸庞赫然有着迷惘、不安,很明显地,静坐沉思的她,并无法得到心中的安定。

  在紫钰身前横置着一件长形物体,以绢布牢牢包裹,上头写满密密麻麻的封印咒文,虽然瞧不出是什么,但从那不停散出的森冷感,就知道绢布里的绝非凡物。

  静默良久,紫钰终于有所动作,她朝前方那而大冰晶壁连拜三拜,然后伸手握住了那绢布中的长形物体。

  “唉……”

  悠长的叹息声,温和地自前方传来,在那面冰晶壁里,赫然有人。

  冰晶透明,隐约可以看见人形,但这面冰晶壁乃由整个法阵的寒气所聚,便是紫钰这般级数的天位高手被封其中,也是抵御不住,放眼白鹿洞,又有谁能承受得了?

  只有一人,便是天下三大神剑之首,被冠以剑圣称号,受世上武者无尽尊崇的月贤者陆游,他在这冰晶壁中已经将近八百年了。

  对外以闭关修练的说法,拒不见客,就算当年辅佐艾尔铁诺建国,也只是命令白鹿洞弟子出面相助,所以只有白鹿洞少数长老、七大亲传弟子,才知道师尊数百年来栖息在这冰壁中,以躲避天刑。

  除非遇上足以撼动白鹿洞、艾尔铁诺根本的大事,才会惊动这绝代高手,八百年来,他仅离开此地四次,每次离开法阵超过一定时间,肉体便会急遽老化,起码百年才能回复,所以,当紫钰这关门弟子遇着疑难无法参透时,也只有亲赴此地。

  “钰儿已静思多日,仍旧参悟不透么?”

  在恩师的询问下,紫钰面有惭色,但仍是果决地摇摇头。

  当日与兰斯洛交手,面对他通悟天心、大笑出刀的瞬间,紫钰心中有了惧意。

  数日来,她便一直回想当日情境,假设旧事重演,自已再次面对那沛然难当、凝聚天地造化于其内的一刀,该如何将它接下?

  她也知道,那一刀之功,仅是兰斯洛顿悟天心的刹那,福至心灵,再要他使一遍,可能杀了他都做不到。但有人能挥出这一刀,便证明世上确有如此刀艺,自己行走江湖时若再次遇上,敌人可不会因为毒发而倒地,那时落败身亡的就是自己了。

  要强好胜的个性,既遭逢失败,那定要找出改进方法才肯罢休。特别是出身名门,兼修龙族、白鹿洞两大绝学的自己,连最得师父喜爱的二师兄也有自信击败,怎能输给那自修自练的野山猴?回到白鹿洞,陆游并没有作出指示,仅是要徒弟自行思悟。

  自知没法在短时间内于力量上做出突破,紫钰便从招数上着手,希望能从龙族、白鹿洞绝学中找到方法,去破解那难以抵御的一招。

  可惜,那一刀浑然天成,恍惚中更似毫无破绽可寻,她思索至今,所得结论只有一个,便是恃强破巧,以远远超越对方的力量,将他连人带招一次轰爆。因此,她来到这处禁地,取回一样多年前寄放于恩师身边的龙族重宝。

  “龙族神功、白鹿绝技,都是让人成为一流高手的筹码,但吾徒若求必胜,这些东西未必就是保障……有些事,未有亲身体悟,为师也无法传授于你……”

  清楚徒儿的想法,冰壁中的他缓缓出声。

  “既然心意已决,龙枪你便取回吧!隆基弩斯之枪配合你此刻的武功,小天位中已无人能敌,你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去领悟真正的武道吧!”

  紫钰再次躬身行礼,叩谢师恩,之后执起长枪而去,临行前,她凝望那冰壁中的人影,心中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生而为人,延命至数千岁高龄,此举大违天道,便会招致天雷狂轰的天刑。为了躲避天刑,师尊以当世第一武学高手之身,却不得不藏匿于这冰寒晶洞中,无法出世。

  虽然不敢说出口,但她有时候真为恩师感到凄凉。当强者尊严已然丧尽,须终日躲躲藏藏,这样的生命可有意义?

  昔日所谓的天位强者,这时……只像个苟且偷生的老翁!

  ※※※

  “哦!这票家伙如此厉害,能破我世家分舵,又让堂兄他难以应付,想必阵容坚强,说给我听听,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是有别的世家在背后支持?还是三大神剑来与我们为难了……什么?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贼!”

  雷因斯边境的基格鲁,花家当家主花天邪,正为了手上收到的连串报告大发雷霆。

  “饭桶!两个小贼就让你们应付不过来,你们真他妈的是一群饭桶啊!”

  在自己率众前来基格鲁,全力图谋大事的此刻,后方居然闹出这等丑事,花天邪一听之下怒不可抑,正痛斥堂兄花天桐所派来的使者。那四十大盗的余党算什么东西?竟敢闹到花家头上,真是不要命了!

  “启禀家主,事情没有那么单纯啊,那两个余孽很可能……是传闻中的天位高手!”

  此言一出,随侍在花天邪左右的花家菁英,面上无不失色。花家虽有着辉煌历史,但如今在七大宗门里,只能算是中等势力,秦淮血战一役,花家上代高手损失惨重,连老当家主都被李煜一剑斩成重伤,两年前旧伤复发而死。

  花天邪继位后,努力整顿,可是培植人才的工作非一蹴可成;阿朗巴特魔震后,天位高手重现人间,但不知是不得老天眷顾,还是另有原因,花家上下别说天位,便连一个地界顶峰也没有,世家中人嘴上不说,心里可着实担忧,现在问题终于浮现,天位高手已然欺上门来,众人面面相觑,俱现忧色。

  “大总管尚有密函一封,命小人亲手转呈家主。”

  花天邪拆信观看,密函中所言,便是转述隐先生的言语。看完密函内容,花天邪尽是一副不悦表情。

  与世家中其他人不同,少年时留学稷下,更曾远赴海外增长见闻的他,对这什么隐先生不以为然。一个藏头露尾、故弄玄虚的家伙,却让花家言听计从,谁知道他是不是藏着什么祸心?

  况且,自己如今是花家主人,这鼠辈却对己发号施令,俨然太上家主的模样,这叫自己怎能忍受?

  看着当家主沉着一张脸,将那封密函揉烂在掌中的动作,众人揣揣不安,与其他门派不同,已无长老级人物坐镇的花家,只能自己摸索未来,在当家主尚未展示出可靠实力之前,他们的不安是有道理的。

  而花天邪则下了一个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指令。

  “天位?哼!很了不起吗?传说中,地界对天位不可能用以多击寡来战胜,但传说也提到,天位彼此对决时,亦没有越级挑战的可能!”

  花天邪道:“用最快速度,传令给我们在自由都市的分部,把青天花炮放出去!”

  花家是艾尔铁诺境内历史悠久的名门,历来与白鹿洞维持着相当的往来,而在花天邪继任家主前,曾遣使向白鹿洞言道:“继任大典上别无所求,只希望白鹿洞能赠青天花炮当贺礼。”一直到现在,花家与白鹿洞门人俱不明白,为何这花家当家主不要重礼,只要求一种在千年前便被白鹿洞淘汰不用的迎宾礼炮,这其中缘故,只有他本人方知了。

  喝令属下分头办事后,花天邪得意地望向东方。不久后,得来不易的青天花炮,将会在东北海的天空燃出美丽火花。

  而他彷佛就听得见,一串郁闷已久、终于得偿所望的长声狂笑,跨越辽阔大海,直传而来。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月二十日艾尔铁诺

  韩特实在觉得自己有够倒楣。

  在阿朗巴特山一役(见风姿前传鸣雷篇),差点被那荒唐地震活埋,死里逃生之后,又发现辛苦挖掘的宝藏,因为山崩地裂少掉七成,而且还尽是少了自己那一份,老天真是不长眼。

  越想越不甘心,韩特于是打算劫掠同伙人的那一份。白飞已死、赤老头没份、小爱菱一早便开溜,只好把目标转向已卖光所分到的器物,身怀钜款却还没动身离去的华扁鹊。

  “鬼婆!你的那一份我要了……什么?谁在求你啊!我这是硬抢……没错!我就是仗势欺人,难道你现在武功有我强吗?乖乖把钱留下,别逼老子动刀动枪啊!”

  面对穷到失去理智的抢匪,华扁鹊冷冷道:“留下也行,不过以后你有什么病痛,可别来找我!”

  此话出自当世三大神医之一的口中,无疑就是极严重的威胁,韩特心头剧震,但本着要钱不要命的精神,仍固执地行抢,然而,当华大神医补上一句“那以后有人要我配药毒杀你,我就一口答应囉!”的时候,浑身发毛的他不得不做出让步,以募捐挚友丧葬费之名,收了三千金币奠仪。

  可是……那个恶毒心肠的鬼婆,居然狠到把所有金币换成铜币,让自己对着三千万枚铜币堆叠起来的铜币山目瞪口呆。最后,还是在稷下学宫留学的小爱菱有良心,托人带了张钜额银票给自己,本以为就此赚了一票,哪想到回到香格里拉,青楼联盟列出一张天文数字帐单,再度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资产掏得干净。

  之后的时间,韩特就忙着赚钱,想弥补回自己的损失。受到阿朗巴特魔震的影响,加上那段旅程中的所学所悟,他的武功比从前远远增长,连续灭了几个有名的盗贼团、斩杀四个通缉榜上的强人后,“逐魔猎人”韩特就不再只是一个备受瞩目的新人,而是真正受人肯定的高手级人物了。

  此时,各大势力无不对他表露招揽之意,不过这名习惯自由赚外快,多过每月拿固定薪水的男人,并没有加入哪一个势力的打算,顶多也只是因为人情,受聘于青楼联盟或是麦第奇家,执行委托的工作。

  像这一次,就是受到委托,接下“务必与美丽无瑕的妮儿小姐取得联系”,这个糊里糊涂的工作,横竖有凯子愿意给钱,没理由不接。韩特根据可靠情报,匆匆忙忙赶到此地,跟着就看见一个该死的雪特人,捧着自己找了两年多的鸣雷宝剑,说要拿来当奖品。

  拜托!那可是自己的家传宝剑耶!祖上无德,什么金银财宝都没留下,就只传了这样比较有价值的东西,平常连借人摸一下都要收钱,这死雪特人竟敢捧着他韩特的东西,说要送人,这岂不该死!

  好啦!宰掉雪特人出了一口怨气,捧回心爱的宝剑,还没来得及检查有没有损伤,居然就有人迎面杀过来了。

  “你杀了他,我就杀你!”

  听着这一句叱喝,韩特没能意会过来,对方到底是为什么而气成这样?

  “呃!不过死了个胖子,干嘛气成这样……这雪特人是你姘头啊?”

  这句话的影响,当然让对方下手更重。韩特侧身避过,有些狼狈,因为这少女的武功,已经强到不容小觑的地步。仔细看看,脸孔相当漂亮啊!

  虽然和自己喜好的魔鬼肉弹身材有些差距,不过说是美女该没人反对。所接的委托是来这里寻找“美丽无瑕的妮儿小姐”,该不会就是她吧?

  “住手!在开打之前有件事我想先知道。”韩特后退两步,道:“小姐,你贵姓大名啊?”

  唉!难怪当初和白飞在一起,泡不到妞的总是自己。不过是个简单问题嘛!为什么这小姐像是被踩着尾巴的暴龙,既凶且怒的攻杀过来了呢?

  现在的人到底在想什么?莫非最近真的流行见面时劈头一句,跟着就动手斩人?

  源五郎也有点纳闷,快速从腰间抽出光剑,掣开剑刃,与那笼罩住自己上半身的枪圈一击,硬是砍出个缺口,快速逸出。

  “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刚见面就下此重手,不嫌失礼吗?”

  “四十大盗的余孽,人人得而诛之!”

  “哎!因为团体而否定个人,这是偏见的开始啊!”

  口中说笑,一昧与对方游斗,但那枪劲可着实厉害,每一下接触,都震得手臂微酸,源五郎回头叫嚷:“妮儿小姐,这点子好厉害,我们想办法跑了好不好?”

  妮儿不答。也不知从哪里跑出了这么个家伙,武艺了得,连战多回仍是伤他不得,但要是就这么离开,那猎物被人抢跑的怒气怎能消?

  “且慢,你就是那个妮儿?”韩特一惊,没头没脑的混战他可不喜欢,尤其是那些打赢了也没钱可拿的,更是万万不干。

  “天朗日清,和风送闲!那人在附近想见你,请你随我走一趟。”情知这样还不足说服对方,韩特再低声补上一句,“那人要我告诉你,想知道你大哥的消息就跟我来。”

  “什么?”妮儿的动作停了下来。天朗日清、和风送闲,这是她一名好友最爱吟的诗句,此人神通广大,能探得兄长下落也不稀奇,顿时心头狂喜,什么事情都可暂且搁下。

  “快带我去!”

  欢喜过了头,妮儿催促着韩特,在没有任何人能阻拦的情形下匆匆而去,却全然忘了被丢在后头的那人。

  “呜……好歹也一起出生入死过,看都不看一眼,就这么把我甩了,真是……真是太有个性了!”

  虽然“未婚妻”跟着别的男人离去,让源五郎微想叹息,但此刻的他不愿意说心上人半句坏话,只能做好善后工作。

  朱枪晃动,幻作层层枪影,瞧得人眼也花了,换做别人,必然力分而弱,但龙族神枪果有独得之处,每一枪剌出,仍带起汹涌气浪,迫得人呼吸艰难。

  (好厉害,每接一枪,就好像被恶兽噬咬手腕,这大姑娘已深得龙族枪术奥秘啊!)

  在紫钰着着抢攻下,源五郎似乎拙于应付,再撑片刻,身法也不似先前灵动,露出了疲态。

  “着!升龙气旋!”

  发现了敌人身法中的破绽,紫钰娇叱一声,左腕一抖,龙族绝学再现,一股强大劲风狂卷飙至,将源五郎扯得踉跄跌扑,再不能灵活闪避;跟着便是一掌,印在他肩头,将这敌人击出丈许,光剑脱手。

  “你的武功不错,地界里能有此修为殊为不易,若不是你们四十大盗为非作歹,我本可饶你一命。”

  紫钰心中惊异,这俊美男子的武功着实不凡,还隐约有点白鹿洞武学形迹,只是学得华而不实、杂而不精,才轻易落败于自己手上,不然纯以地界力量比拼,非得再拆上五百回合,才能将他挫败。

  “你……你别得意,就算我败了,我们老大武功强我太多,定能为我报仇。”

  作戏作全套,源五郎刻意迫得满脸苍白,血丝自嘴角溢出,挣扎着往后退。

  拉远距离倒不是假装,这丫头背后那包裹散着强烈压迫感,十有九成是拿了龙族镇山宝出来,倘若给扎上一枪,那就不只是苦肉戏而已,这种戏码可万万做不得。

  “你们老大……哼!四十大盗能人的确不少,那日被他遁地侥幸逃脱,下次再落到我手里,定然让他有死无生。”

  看吧!果然吐血装死是有好处的,三言两语就套出老大的生死了。

  “你们四十大盗的残党,我会逐一收拾过去,先是你,再来是那贼头,然后……刚刚跑掉那丫头也是你们的人吧!”

  “呃!可恶…我只有一句话要问,”喘息声中,源五郎忽然变脸笑道:“紫钰小师妹,动用你麾下的升龙山之力,毁灭四十大盗,是不是我们那死鬼师父的意思?为什么连龙枪也让你带了出来?”

  虽是以陆游关门弟子的名义出道,但始终作着男装打扮的紫钰,怎也想不到会给人连名带姓地喊出真实身分,连出身都被了解得钜细靡遗,一串问句便如晴天霹雳,心神剧震下,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你怎么知道是师父他下的令……”

  够了!自己想确认的便是这一句!

  源五郎一声长笑,翻身掠起。紫钰惊觉上当,朱枪贯劲扫出枪网,要把这奸狡东西打下。

  “不知死活的东西!要不是我看在你与白鹿洞有几分渊源上,刚才早一枪了结你了。”

  枪上使了七成力道,虽未动用天位力量,但照刚刚的交手,这枪该足以将他腿骨震断。

  怎知,对方的身法忽然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是吗?但若我告诉你,我是故意减慢速度令你大意,小师妹你又有何感想呢?”

  在枪尖即将扫中的刹那,源五郎的身形如鬼魅般加速,斜身出指在枪尖一点,刹那间化身数十残像,在周围左右晃动,笑声四面而来,教人没法探出实际位置。

  紫钰抱元守一,不为外相所惑,明辨方位后,朱枪夹劲剌出,像是碰着了什么,但当凝神感应,却又一无所有。

  “枪法不俗,陆游师父确实传了你东西啊!可惜,对上我,你应该第一时间就以天位力量使出焚城枪。”

  声音飘移不定,但紫钰的天心却告诉她,敌人正住外移,预备逃走。

  紫钰发枪飞射追截,猛烈气劲逼得已在墙角的源五郎不得不出手挡架,将朱枪侧击而归。

  “奸诈小人,留下命来!”

  紫钰飞身攻去,接住朱枪,正欲出招,眼前一花,源五郎已再度闪形消失。

  “丫头!好好想想,别给人设计了也不知道!”

  连番失去对手踪影,紫钰怒极,暗想这人轻功再好,自己骑飞龙直追,三两下便可追上,刚要召唤坐骑,心中捕捉到敌人消失前的地点,顿时呆愣在当场。

  “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百里之外……他是人吗?”

  

第一章 躲避天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