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莉雅之死

    

  上方的战局只有越来越糟。或许是因为战得出了神,天草四郎并没有在意韩特的阵前脱逃,还是把精神放在击杀这两名小辈上。

  两剑连劈,将枫儿迫退,天草四郎转头对着攻过来的兰斯洛,轻而易举地破去他已软弱无力的鸿翼刀。

  “小子你还在保留些什么?你的天魔功呢?什么爆灵魔指,还有魔龙皇拳呢?快像早上那样使出来击败我啊!要不然……你现在就给我粉身碎骨吧!”

  (傻瓜!我能吗?要是我用得出来,早就把你干棹了!)

  而对天草四郎狂喝连连,兰斯洛只有悲哀苦笑的份。一直以来,他修练天魔功,但却不知怎样自然发挥,刚才几次想要使用,但在对方的防备之下,拙劣运用的天魔劲非但无法奏功,反而被天草四郎逼得倒蚀自身,无奈之下,只得继续以大日功应战。至于什么爆灵魔指、什么皇拳的,自己根本没印象,哪有可能使得出来?

  瞥见天草胸前渐渐渗出一抹赤红,染湿衣衫。根据莉雅所说,这人早先被自己打得胸口洞穿,他又不会乙太不灭体,换言之,现在也是同样抱着重伤的身体,在和自己对战。本该是大好机会,偏生就算是天草重伤,自己仍无力把握住这项优势。

  就算斗心仍在,但早上战斗时的恐惧感好像又一点一滴地回来了,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扭转战局呢?如果照这情形演变下去,战败只有再一次地重演啊!这一次还会再有奇迹发生吗?

  想得分了神,当痛楚再次唤醒脑部,兰斯洛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腕已被天草四郎一剑斩落。

  (乙……乙太不灭体!给我把左手接回来)

  这下的恐惧非同小可,兰斯洛将乙太不灭体催运至极限,要趁着肌肉坏死之前,重新把断臂接回去。

  目睹此事的枫儿惊骇焦急,忙以最快身法抢近,不让敌人在兰斯洛重接手臂的险要时刻狠下杀手。

  但这不理智的行为却给了天草四郎机会。早已注意到枫儿的护主心切,当一剑将兰斯洛重创,他并不趁隙贪攻,反而以一种诡奇莫测的身法,瞬间闪到枫儿身后,一记冷冷的剑指近距离直击枫儿脑部后,他如愿听见了猎物的骨碎声。

  在地下的莉雅,唱颂咒文的声音忽然中断。她看见枫儿的动作忽然一顿,大蓬血雾自额头喷飞,整个面孔成了一片不见面的厉红,跟着就从天空坠下。

  理智上分析,经历生死花突变体格的枫儿该不至于因为这样而殒命,以圣力抢救得宜,便可无碍,但看见枫儿的身体被天草四郎一剑扫开老远,阻绝救治机会,兰斯洛怒吼着扑杀上去,莉雅忽然间觉得全身一片冰凉。

  极罕见地,一种超乎理智的激动上主宰了这素来冷静自持的聪慧女性,而在重新镇定下来之前,她发现自己迈开步子,朝妮儿走了过去,一连串的心语命令,开始向伏藏在四周山区的魔导师部队发送过去。

  “所有部队开始预备,等待我的信号,开始施放究极不动咒缚……”

  和枫儿从未相识,妮儿当然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看见少了一个作战助手,哥哥的处境更加危险,心里焦急地像是要烧起来,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地上捧起大石就往天上砸。

  一只冰凉的手掌,搭上肩膀,转头一看,是刚刚成为自己“大嫂”的莉雅。

  “妮儿,请你帮忙!”

  妮儿没有回答。一直都不喜欢这女人,把她当作是媚惑哥哥的可恨狐狸精,像现在众人在血战,只有她身上干干净净,半点伤亡没有,那身礼服尤其白得刺眼,看—去就觉得讨厌!

  厌恶地将莉雅的手拨开,妮儿再拎起一块大石,还没出手,就已经被上头天草随意一道剑气给轰碎,石屑炸飞,好不狼狈。

  “妮儿!”

  手再次搭上了肩膀,侧头一看,这次莉雅的表情多了慎重与专注,还有几丝被碎石擦出的血痕,看起来多少是顺眼了些。

  “答应你立刻离婚都无所谓!为了我们共同爱上的那个男人,求你帮我!”

  能让头号情敌如此低声下气,自己也再没其他话好讲。

  “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哥哥?”

  将兰斯洛重招斩退,预备在五招之内就将他完全斩杀。天草四郎忽然感觉到一丝警讯,当他将视线扫过下方,那丝警讯立刻蔓延成无法忽视的危险感觉,一如早先兰斯洛天魔异变前的危机感。

  妮儿闭眼站着,聚精会神,莉雅站在她身后,一手按放在她肩头,口一念念有词,从四周明显动荡的魔力波动,可以看出是在运行某种咒术。

  邪恶的冰冷魔气渐渐在妮儿周围飘散,并已迅速增加了强度,是什么黑魔法中的强力攻击咒文吗?

  相信自己的感觉,天草四郎撇下兰斯洛,决意先处理这边的潜在危机,要料理只有地界级数的妮儿根本不用花什么时间,但往他转身欲动的刹那,莉雅也有了动作,一丝紧急心语迅速往四面八方传去。

  “究极不动咒缚,发动!”

  早已蓄势待发,当接到了主席的心电传讯,指挥魔导部队的四名统领,立即与所统辖的五百名魔导师一起发动。强大的咒力与周围山川大地灵气结合,大量增幅后,分别由东西南北四方,向天草四郎集中压迫过去。

  “好大胆的家伙,一个个都真的不要命了吗?”

  天草四郎勃然大怒。一早便已知道附近山里有埋伏,但念着故人情面,不愿抢先下杀手,想不到这些家伙真的在找死,话虽如此,但两千名优秀魔导师合力施放的咒缚结界实是非同小可,强如天草四郎,一时间也似遭山岳压身,浑身动弹不得。

  力量全面催运,抗拒不动咒缚对内息的干扰,天草四郎要在最短时间内挣脱结界,怎样坚固也好,他不信这种结界可以困自己超过十秒。

  (是可以的……因为你的自大,就让你无法准确地去看清战局。)

  全然了解敌人的想法,莉雅知道自己重新取回了战局的掌控权,却也因此,一抹寂寥的苦笑出现在她美丽的脸庞上。

  趁敌人无法动弹时下手,非英雄好汉所为,但兰斯洛可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枫儿的重伤,让他激起无比杀意,见天草四郎落入窘境,掠近过去,鸿翼刀杀着猛往天草胸口伤处攻去。

  “你去死吧!”

  “小鬼!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吗?”

  多重刀劲再次硬撼天草护身的镇魂音壁,方才接触,还没来得及分出胜负,两人忽然齐现讶色。

  “怎度回事?”

  “这是……”

  天位力量的形成,是强者以天心意识融合天地元气的结果。这时,一股奇异的魔力波动,弥漫在周遭空间里,不可思议地阻碍两人融合天地元气的过程,天草四郎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兰斯洛更是连支撑在半空的力量都做不到,笔直往下落去。

  诸般可能在脑内闪过,但就是寻遍这两千余年的记忆,能造成如此效果的也只有一样东西:传说中魔导师对抗天位的最后武器,黑魔法至高无上的五极天式!

  初逢妮儿时,见她运使“蛊冥恸哭破”,自己曾大吃一惊,但随即从魔力波动中明白,那只是一种模拟五极天式的小技巧,当时自己还暗嘲这一千七百年来,人类真是想要力量想疯了,居然想出这等取巧捷径!

  但现在所感受到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五极天式,不然也不会开始干扰周遭的天地元气。天草四郎望向地面,稍一思索,已明其理。莉雅碍于人生体质,无法使用黑魔法,所以她现在透过妮儿来施放五极天式。然而,纵使她有足够的修为去召唤神明,但五极天式的耗损之大不逊于任何天位绝招,便是天位修为的魔导师,也得拼着休养一年半载的觉悟,才能施放。九州大战时,是十数名魔族长老联手运使,听说那千年难得一见的魔法天才颜龙静儿,唯一一次使用五极天式,是先号召过千人的敢死队,吸尽他们的生命与灵魂,才有能力发招,而今,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小女子,拿什么做能源去维持咒文?

  (难……难道是……)

  惊讶于自己所发现的答案,天草四郎亟欲突破身上咒缚,但在五极天式前奏的影响下,他的天位力量运使维艰,使得挣脱咒缚难度大增,估计起码要再多六倍时间才能突破,那时咒文早已发动。

  (居然做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小女人,真的是疯了吗?)

  比初始更悠远的存在,比故乡更温柔的归宿。

  咒文唱颂声由背后传来。已经是第二次经历,对于渐渐萦绕在周围、冰冷的黑暗冥气,妮儿不会感到陌生。源五郎曾说过,五大黑暗神明基本上全是死神,只是以不同方式带来死亡而已,所以相应的五极天式施放时都会产生黑暗冥气。

  见到天草一时没法动作,哥哥亦暂时脱险,自己在意的,只有后头那不往低诵着神秘语言的莉雅。从要自己默运双重禁咒曲,而她将手按放过来的那刻起,自己忽然惊觉,那只手变得好轻,不似人类该有的重量!几乎是像幽灵样轻飘飘的……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已将天机掌握,可以百分百地趋吉避凶,就算死劫临身,也可以营造出一线生机的抉择……到了最后,老天却仍然玩弄着我,让我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面对这么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如同上趟妮儿的施放,黑暗冥气越来越显得浓密,更缓缓组成一个持着镰刀的黑斗篷老妇的形象。在能源累积足够后,开始狂飙,将妮儿与莉雅围在中心,激烈地旋转起来,只是由于招数不同,今次那冰冷的黑暗冥气并没何侵蚀触及事物的迹象。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我……是可以不必死的……)

  即使已到了这最后时刻,老天仍厚待这由她赋了圣力的女儿,给着她选择,让她可以延续那并不想消逝的生命。

  只要她能坐视今旁,让自己的挚爱、亲友,一一死在敌人手底……

  只要她能狠下辣手,将五极天式的损耗转移,改为将妮儿……或是二千魔导部队的生命力与灵魂,作为发动招数的动力……

  只要她不顾一切,以雷因斯女王身分,严令老师出手相助……

  一个又一个的抉择,上天其实留下了这么多的资源,让命运不必循着既定轨迹进行,奈何自己却无法掌握,只能坐视死亡之日如预期中到来。

  现在,感受着生命力从体内飞快地流逝,心中所浮现的,是万般地遗憾与不舍……

  神圣三角的黑色支点,我在此请您聆听我的祈愿,我在此以善之生灵为献祭,

  一如您遍照冥府的月光,让我所面对的存在,笼罩在您的怀抱之中。

  妮儿集中精神,负责将黑暗冥气凝聚,预备操控那即将来到的强大力量,忽然,一丝细微的杂音扰乱着她的注意力。侧耳倾听,那似乎是某种哭音,是由背后传来的吗?

  已经是最紧要关头,这女人在哭些什么东西啊?真是个温室里的千金小姐!而明明有这种强招,不知道该说是冷血呢?还是居心叵测?回头稍稍一瞥,搭在肩头的那只手掌,好像是由雪花堆积而成,轻得吓人,也苍白得怕人……

  战场中,也只有魔法剑士出身的天草才真正明白莉雅此刻的作为。强烈的疑惑便他不顾挣脱咒缚,也要弄清楚这困惑。

  “居然拿自己的生命力去运使天极五式,你……你这丫头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我不是已经说过不伤你了吗?”

  疑惑的语句,以心电感应的灵波,笔直传入莉雅的脑海。

  “因为这个世上,有比我更重要的生命,因为我有着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顽固与坚持,还有……因为我流着商人的血,一条命可以抵两千条的便宜买卖,我怎能不做?”

  “你简直是疯了!”

  “疯子白家的女儿,当然不会有什么正常作为。如果我是男儿身,此刻就会用我白家的核融拳,正面将你轰下,但如今,我只能用身为魔导师的方法来战,你亦大可不必为了认同我为劲敌,就忙着准备三位一体,因为接下来你不会再有任何出手机会!”

  短暂的意识交谈,黑暗冥气亦积聚到顶峰,当莉雅手掌一紧,妮儿立即会意道:“准备好了!”

  (嗯!那就发动吧!)

  黑暗冥气中的那名黑斗蓬老妇现出真面目,转变为一头全身覆盖着漆黑发亮的鳞片,背上长着四对翅膀,如同蜥蝎般的长尾,头顶着龙颅做成的皇冠,巨大的生物影像。那是五大黑暗神明中,掌理地狱大门,象征死亡与收割的使者舫穗。在神话中,他的出现,亦代表地狱大门的开启!

  “航穗之月!”

  没有任何前奏声音,在天草四郎左侧十尺的空间忽然裂开、倾斜。那是一种十分难以形容的怪异景象,好像是一幅风景画,被斜斜地割了一刀,使得两侧画面倾斜,上下错开。

  由于是斩在空处,这画面在不久后又回复正常,所以让人感觉不出它的威力,只有天草四郎在瞬间白了脸,而莉雅几乎没有血色的脸更形苍白而已。

  需要控制的力量太大,妮儿一时有些驾驭不住,急切的想要准确发刀,但她却绝对想不到,自己这虚发的一刀,起码耗去了莉雅八十年的生命力。

  “妮儿,拜托,请准一点……”

  “知道啦!你以为我不想吗?”

  或许是被幽魂般的无力语音所干扰,第二刀又斩偏了,落在天草右后侧五尺的远后方,斜斜的划过一座山,当倾斜景象回复正常,那座山却没有复合回去,而是在轰然一声巨响中,偌大山头坍塌滚落,声势震天,骇人至极。

  “这……这么厉害……”

  惊人效果令妮儿大为振奋,而在天草四郎眼中,这一招的威力绝不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同时,他更骇然于这一刀的原理,虽然曾听过五极天式的威力,却从没有想过会是这般的异想天开、惊世骇俗。

  这所谓的航穗之月其实并不能斩伤实体,甚至也说不上是斩,只是用强大的能源,将目标所处的空间迫至分裂而已。但在空间被切裂的同时。位于那空间的物体也会一同裂开,当空间恢复原状,被切裂的物体却是就此完蛋。

  切在空处只是毫无疑义,但若斩在人身上,那却是任何护体神功都防御无效的一招,因为再怎么高明的护身技,都不可能阻止空间破裂,或许传说中的太天位能有抵挡这空间之刃的力量,但天草却知道,这一刀若将自己的身体斩裂,后果肯定是必死无疑。

  (荒……荒唐,哪有这么乱七八糟的白痴招数……)

  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对手的特异性,一向嗜战,无惧死亡的自己,竟提不起半分战意,对于这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招数,只想快快离开。

  全力爆发天位力量,天草四郎将已弱的锁身咒震碎,刚要行动,妮儿已经发出了第三刀。

  这一刀,十分的有准头……

  还来不及感到痛楚,天草四郎只是惊愣的……看着自己的身躯从肩头斜斜地裂开,经过了淌血的空洞胸膛,继续往下要夺走自己的生命……如果这刀痕没有就此止住的话。

  妮儿也呆住了,本来源源不绝送入体内的力量,忽然之间中断,使得她这自信满满的一刀,在最重要的关头无力为继。

  “喂!你怎么搞……”

  责怪的话只能说到这里,因为法术中断所带来的影响,令妮儿气闷欲毙,像是全身血液都涌到—头顶,颓然坐倒。

  神明形象刹那消失,连带环绕周遭的黑暗冥气都在眨眼间消散得无影界踪,露出颓坐的妮儿、勉强撑站着的莉雅,两名女性的身影。

  (可惜,如果我的命再长一点……)

  体内剩余的生命力已不足再支撑咒术,对此,莉雅有着遗憾,若是自己再命长个十年八年,刚才一击的结果就要改写,但怎样也好,从天草四郎的眼神,莉雅知道对方认可了这次的败仗。

  痛嚎骤响,大蓬血雨从天草四郎身上喷飞出来,前所未有的重创,纵是狂放如他,也得颓丧承认挫折,立即觅地疗伤,保住性命。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是他能做的……

  “丫头你了不起,输在你手里我甘愿,但与其让你这样平凡地衰弱死去,我还是让你用最璀璨的方式走完此生吧!”

  觉得莉雅是个值得为之毁约的对象,天草四郎不顾伤处血涌如泉,趁着五极天式干扰已消失,悍然奋起一剑,剑劲破空,全力往地上的莉雅斩去。

  (你们男人都是傻瓜……谁要什么璀璨走完,我还没来得及交代遗言呢!)

  既然没能一招杀敌,天草的回手一剑就是意料中事,耗尽所有力量的莉雅,连推开妮儿的气力都没有,脚下一软,也瘫坐在地上。

  ‘输了还要赖,你想都别想!’

  在旁看得傻眼的兰斯洛,只是依稀知道妹妹的绝招击败了敌人,而对方此时欲下杀手,连忙奋身挥刀扑上,要挡住这一击,只是自己亦伤痕不堪,能否挡下这强人的一剑,殊无把握,搞不好三人一同丧生也不一定。

  ※※※

  蓦地,地面破裂,黑影晃动,凌厉杀气自下方涌上,有人偷袭,而且居然还是老相识,那曾在暹罗交手过一趟的黑袍人。

  强猛的劲道直往丹田要害袭去,兰斯洛欲避无从,结结实实地中了一掌,黑袍人趁势一推,将他送往天草四郎的剑劲之下,跟着再不停留,鬼魅般闪身往天草掠去,要利用他难得重创的好时机,一举将这强敌剪除。

  时机拿捏得恰恰好,当在场高手人人重伤的此刻,这下发难便掌尽局势,把所有人一网打尽,同时解决数个强劲敌人,更可以杀掉实力在己之上的天草四郎,这点,不能不说黑袍人善于把握机会,而他之所以失败,非关时机不对,只是因为有人更加狡猾而已。

  骤然从地上翻起的还有一个,是那在天草四郎甫到来,便已一剑横死的执礼神官忽然复活过来,好快的动作,闪到兰斯洛身后,高明之至的天位力量运转,将甫要入侵丹田要穴的掌力,全数逆转迫出,紧跟着,他对上了天草四郎的集中一剑。

  (紫微玄鉴,星移日换!)

  虽是易容,武功却把身分展露无遗,神妙无方的卸劲技巧,他便将天草袭来的剑劲转向,准确地往黑袍人身上射去。

  来势强劲之至,速度又快,黑袍人哪敢硬接,使尽功夫,才险险避过,一眨眼,敌人已凭九曜极速闪至面前,一记剑指当胸攻来,仓促之间闪避不及,结实中了一记。

  “上趟往暹罗城的帐,今天终于可以讨回来了……”

  源五郎冷笑着,爆发出第二重指劲,却感到手上一阵空虚,黑袍、绷布、面罩缓缓地从空中飘落。

  “唔……又是魂魄分离之术吗?颜龙静儿创下来的好法术,连我都想要练练呢!”

  本来也就没指望能简单诛灭掉这狡似老狐的神秘敌人,只要肯定他已在自己第一重指劲下受创,便已足够。

  给这番交手一耽搁,天草四郎也已离开,这也难怪,知道这场战斗是全在有心人算计中,再怎么没脑子的战斗狂都会回复理智地先保命离开。说来真是遗憾,本来打算当狡猾的螳螂偷袭天草四郎,报上趟假死逃命之辱,没想到有人先沉不住气,自己变成了螳螂后面的黄雀。

  ※※※

  瞥向右侧山区,天心扫瞄告诉自己,那儿藏了一位身受重伤的女性,感觉不出练的是什么功夫,本来上是打算来偷袭的吧!不过螳螂和黄雀都有人当了,她应该会乖乖地打消主意吧!

  漂浮空中,伸手抹去面上的易容面具,再运天位力量回复本来面目,源五郎却有些不愿意降回地面。

  “收拾善后是很容易的,不过现在这样子,要怎么解释才能开脱干系,这倒是挺棘手的呢!”

  战斗结束,代价是雷因斯一方人人重伤,除了一个笑得好灿烂的源五郎,剩下人或伤或疲,没有人能说得出话来,就连本可以自行催愈的兰斯洛,也因为乙太不灭体施运过度,一时间像个衰弱老头似的,直坐着喘气。

  枫儿的伤势严重,但凭着被生死花魔化过的强韧肉体,终于也是挺了下来,不过三五个月的调养难免。比较起来,一脚被踹飞到远方的雪特人,浑身多处严重骨折,情形反而更糟,只是在源五郎施以回复咒文后,即刻回复生龙活虎,这就算雪特人的幸运了。

  源五郎几乎要变成这世上最与诚信无缘的男人了。面对妮儿与兰期洛的质问,想当然尔的又是谎话连篇,而从暹罗事件以后,兰斯洛只理解一件事:若是这义弟不想说明,就别强迫他招供,否则硬逼他说了大堆谎话,吃亏的仍只是自己。

  探视过枫儿,也将百花酥筋散的解药交给妮儿,莉雅拖着疲倦的身体,预备回到新房,而猜想会来的人亦如预期一般地守在路上。

  “有我和梅琳老师在,转换天魄的冻结术法会成功,别怨我啊!”

  “嘻!你介意我怨你吗?”

  莉雅看着眼前的俊雅美男子,微笑摇头。自己往与天草的战斗进行不久后,才从若干蛛丝马迹,发现那原本是自己亲信的执礼神官,不知何时已给调了包,变成了这个传闻已死在天草四郎手下的“同伴”。

  “只有小天位实力的你,就算现身战斗,亦无济于事,所以一直隐忍不发,要想选在最重要的时刻发难,逆转局面,这大概是你对自己行为的解释吧!”

  和莉雅的微笑相比,源五郎的笑意有些冷诮,因为在彼此都很清楚事情真相的惰况下,这样的表面解释反而毫无意义。

  大概……在这男人的眼中,莉雅的生死仍不足以要他发挥隐藏实力,两害取其轻下,所以他才选择坐视今日的战局,不愿因可以避免的战斗而过早露出底牌,以致影响日后的局势。

  换言之……

  “啊!时间不早了,老大还在等新娘洞房呢!”源五郎笑道:“有一件事可以拜托吗?”

  “是要我为你向大家解释,你是先由我这里得到解药,所以才能回复力量,是吗?”

  源五郎笑着点头,合掌请求道:“就是这样,若是被人晓得我能自行解除百花酥筋散,那样会很伤脑筋。你也不希望在这重要的起步时刻,被一些无聊事情破坏大家的团队和气吧!”

  四十大盗的溃灭也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吗?

  莉雅很想这样说,但也知道这样的说话,看在对方眼中,除了一句‘你太不成熟了’的评语,不会有任何意义。

  之前曾说过,这男人不会在意自己的看法,正确地说,只怕是除了妮儿以外,他从也没把谁当作人看吧!当面临决断时刻,就算是兰斯洛这义兄,对他来说恐怕也是一件妮儿的附属品而已……

  “知道了,我会帮你圆谎的,这一次你的埋伏就算是出自我的委托和授意吧!这样,你也可以少编些谎话。”

  “哎呀!不愧是女王陛下,真是宽大为怀啊!”

  “但是……”

  敛起了笑容,莉雅正起神色,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次把我牺牲掉,我没有异议,但若有一天你想让同样事情发生在我丈夫身上,那么你最好小心,我会让你深深地尝到后悔的滋味,这就是我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的承诺!‘

  语毕,不作停留,莉雅掉头离去。而目送她的背影,源五郎再次微笑起来。

  ※※※

  “为爱豁出一切的女人啊,果真是不容小看,我该小心吗?”

  坐在梳妆台前,莉雅轻哼着歌谣,擦拭去面上淡淡的妆。

  从后头看着自己新婚妻子的窈窕身影,兰斯洛有着感慨。不管怎样,自己确实是深爱这女人,能像此刻一般的互许终生,那感觉也是很棒,不过,还是有些令自己心存芥蒂的事,要趁现在说一下,否则恐怕一辈子夫纲不振,被老婆压在—头。

  “快点啦!动作不要那么拖拖拉拉的……不要管那些妆了,直接过来吧!”

  “干嘛那么急啊?该不会……啊!你又想要了吗?可是我们不是昨天晚上才……”

  “笨蛋!我不是要那个啦!你坐到这里来,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沉着张脸,蓝斯洛要莉雅来到身侧,还没开口,已被她抢先道:“老公,你的肩膀可以借我靠一下吗?我忽然觉得好累喔!”

  本来想先严肃地面对面说话,不过向来拗不过她的温言软语,兰斯洛无奈地点点头,放松肩膀,让莉雅的身体斜俯过来。

  “嗯!可以开始了。”

  “你啊!”

  朝旁瞥上一眼,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莉雅,分外显得大方美丽,水灵双眸里蕴着明显的爱意,直直地瞧着自己,兰斯洛一时竟为之屏息,不晓得该怎么把话说下。

  “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啦……枫儿以前也跟我谈过了……对于你隐瞒自己身分的这件事,我可以理解,虽然还是有点不高兴,但也能接受就是了。”

  “身为女王的你,要和我这样一个强盗结合,你自己那边受到的压力一定也很大吧,只顾着用自己的心情来埋怨你,这样的我也很不对,所以,我们就扯平吧!将来的路大概很不好走,但既然你有心走下去,我们也已经走进礼堂,那我们就一起携手努力吧!”

  “不过……你啊,可不可以再多容忍我一点呢?有很多事,我想。我也可以自己来做的,并不是不喜欢你的帮助,而是……你知道的,可能就是我的固执,实在不喜欢被人这样安排东、安排西的,所以,往后要做什么之前,我们夫妻俩多多商量吧!”

  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旁边却没有回应,兰斯洛觉得奇怪,侧头探看,莉雅不知何时已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静静枕倚在自己肩头。

  “啊!太过分了,我说了那么多,你居然给我在这里打瞌睡……喂!给我起来,你就这样睡了,等一下我和谁上洞房啊!强忍了一整天,我也很辛苦啊……喂!再不起来,我就打你耳光啰!”

  声音只到这里,因为在手掌轻触到面颊的刹那,忽然惊觉玉人的体温毫没由来的急遽下降。

  兰斯洛瞪大眼睛,嘴唇微颤,连触摸脸颊的手掌都发抖起来,无法置信地看着一边的爱妻,渐渐变成了一具失去生命的尸体。

  风姿物语第九卷——座谈会

  有雪:真是无聊啊!这一次居然是由我们两个男人主持座谈会。

  源五郎:没有办法啊!妮儿小姐打了我一耳光之后,就气得跑掉了,当然就只剩我们两个了。

  有雪:你这次真是糟糕啊!人家铁面元帅咸鱼大翻身,行情水涨船高,你却越混越回去,说不定就要变成风姿里最惹人厌的角色,受尽女性读者的唾弃了。

  源五郎:唔……风姿有那么多的女性读者吗?

  有雪:也许没有,但妮儿小姐可是会唾弃你的,这样子也无所谓吗?

  源五郎:哇!只有这个,千万不要啊!

  有雪:给你一个机会,为自己的行为解释吧!

  源五郎;嗯!其实我是认为,正确而冷静地审核情势,判断出最具利益和未来性的作法,将之实施,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有时候,如果现在不狠下心,将来就会更伤心,这便是我选择的作法,就算招来怨恨也没办法。

  有雪:说得不错。但是,根据我的小道消息,这次是因为作者要安排你出场,但又不能让你参与对天草之战,无计可施之下,只好让你扮演这样的黑脸角色。

  源五郎……(低头不语,默默流泪。)~~~~

  有雪:所以呢!有些时候人不要长得太帅、武功太高,要是像我一样,那就不必担心破格的问题了。

  源五郎:啊!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所谓格调的问题吧!

  有雪:不过,这次的剧情还真是差劲啊!老大一直抱怨,为何故意触他楣头,新婚之夜就要他当鲧夫……好歹也该等到洞房后……

  源五郎:喂!喂!之前已经洞房了那么多次,还差这一次吗?

  有雪:有件正经事要在座谈会中提出来的,第六集的时候,书上写的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其实应该是五六七年。

  源五郎:因为作者的笔误,造成了这个困扰,虽然第七集时已经自动订正,但仍是要在这里对读者们致上歉意。

  有雪:话说回来,一天到晚要我们在这里致歉,我们应该要求特别补偿才对,听说天草那老小子拿剑去威胁作者,领了一笔慰抚金回去养伤了,我们可不可以比照办理呢?

  源五郎:别妄想了,除非你要领的是白飞那种退场红包。

  有雪:五集一个小段落,下一集就第十集了,会有什么精彩剧情呢?

  源五郎: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老大要正式通向成王之路了。

  有雪:哦?会有那么顺利吗?

  源五郎:呵……这个问题就在第十集中揭晓吧!

  

第八章 莉雅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