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继位人选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一月五日雷因斯边境基格鲁

  “……总之,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地解释一下,现在这样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呃……这个……”

  “唔……那个……”

  “我想……”

  “我觉得……”

  “不要给我打哈哈!”

  瞪着牵头的妻子与义弟,兰斯洛怒气勃发,起手就拍碎了桌子。

  要清楚说明这混乱的一晚,着实不是容易事,因为在大多数人尚未从震惊中回复,又满脑子疑惑时,众人便对眼前的一切满头雾水。

  当兰斯洛的惨叫声惊破夜空,首先有反应的,是始终在不远处徘徊的妮儿。她闻声大惊,生怕哥哥遇上什么凶险,第一时间就往灵堂冲去,却在冲到一半时,听明了哥哥喊的字句,心头大惑不解。

  未及细思,她已经冲进灵堂,这时所呈现在眼前的东西,是已惊愣得呆住的兄长,还有那淡淡身影若隐若现、在哥哥身旁飘过来飘过去的新嫂嫂,虽然说同样都是双脚离地的漂浮,但妮儿却绝不会把这当成运使天位力量的征兆。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往水晶棺瞄上几眼,确认应该长眠在里头的东西,有否不翼而飞?

  看看那抹幽影,再看看水晶棺,重复这个过程数次之后,妮儿面上浮现了了然的表情。

  “什么呀!原来还是真的……”

  不愧是兄妹,两个人的反应实在相去不远。妮儿的话只讲了一半,还没能把那个禁忌字眼说出,立刻便转过头,大步狂奔而去,速度之快,远逾平时,便算是身怀九曜极速的源五郎,也必然会大为赞叹。

  雪特人的反应,堪称简洁有力,步入灵堂,急促的说出两个字:“鬼呀……”,就倒地不省人事了。

  经过两天疗伤,伤势已经痊愈九成的枫儿抢进灵堂,见着眼前景象,莞尔之余,实是有着说不出的狂喜。

  早已预测到自己的死期,莉雅在数年以前就苦思对策,除了设法躲避这未知的灾厄,也开始为“如果真是非死不可”留下退路,但构思多时,那退路委实有许多难度,一直到最后,成功把握也仅有两成……如今大功告成,虽然说不上恭喜,但起码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忍着好笑,枫儿唤醒兰斯洛。只是在清醒之后,当理智重新运作,尽管还弄不清楚发生的一切,兰斯洛却有强烈的被愚弄感觉,而在正式发作之前,他的直觉更告诉他一件事……

  为了施行秘中之秘的返魂术,不眠不休地忙碌了两日两夜,当法术完成,纵然是梅琳、源五郎这样的杰出人物,也已经累得只有大眼瞪小眼的力气,这时,在源五郎所暂栖的木屋里,两人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愤怒而快速地奔来。

  “哇!死老大,直觉该灵的时候不灵,这种时候却特别灵光!枯耳山的时候,你要是也这么厉害就好了……”

  抱怨甫起,另一边的梅琳已经有了动作。二话不说,黑袍晃动,这令众多天位高手不敢小视的雷因斯长老,已然破窗而出。

  “啊!老师,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太奸诈、太不顾同伴感受了吗?”

  “我又不认识那小子,要解释也是你去解释,关我什么事?”

  紧跟着,兰斯洛已经碎门而入,在他揪着义弟衣领把人拉起时,源五郎只能堆起献媚的笑脸,小心道:“老大,不要那么紧张,我保证,这一切都能有个合理解释的。”

  “所以,现在……你们两个把事情好好的交代一下吧!”

  对着前方俱是一脸暧mei表情的妻子、义弟,兰斯洛觉得自己就象个捉奸在床的绿帽****,有气无力的问着。

  其实,真的要讲起来,两人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应该被人这样怪罪,顶多也只是没把施行返魂术的事告诉兰斯洛,但是这种术法难度极高,甚至可以说是从未有人成功过的传说秘法,要是预先告诉了他,到时候法术失败,那岂不是让兰斯洛再伤心一次?

  呃……真正要说有什么过意不去的,那大概就是,两人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有着想看人家铁汉流泪的柔情场面,源五郎的坏心眼就不用说了,莉雅也是觉得,好想多看一次丈夫表露真情的感人场面,而且假如法术失败,那他真的为自己伤心,这也不为过啊!

  不过,对着正压抑自己的愤怒的兰斯洛,这般心思当然不能直说出口。

  “你这样问我,我也不知道啊。”莉雅低声道:“我只晓得那时候在你身边闭上眼睛,然后再醒过来,就看到你守在我的水晶棺旁边。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这当然也是事实,一部分的事实,莉雅确实不晓得这两天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这两天之前的部分,那就……

  有技巧的说话,将所有责任推诿得一干二净。知道这是莉雅对先前一战的报复,源五郎只能面带笑容,肚里开始诅咒雷因斯历代女王,为何生下这么个刁钻的后代?

  当兰斯洛怀疑的目光瞄过来,源五郎清清嗓子,缓缓道:“因为看到老大你过于伤心,作兄弟的当然要为你分忧解劳。我和魔导公会的一些长老有交情,于是和他们商量应付的办法。要起死回生,这已是件没有可能的事,但经过一种叫做返魂大咒的法术,却可以让莉雅女王的魂魄,以这样的灵体状态继续存在,虽然说不上重生,但起码也免去了天人永隔的伤痛。”

  讲起来是这样,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只不过这并非是解释的时候,源五郎决定尽快让大事化小,把眼前困难摆平再说。

  无疑的,莉雅和源五郎的解释都合情合理,让兰斯洛完全没有抗辩余地,只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事实,可是,在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是什么地方有问题呢……

  “等等,我想到了!”兰斯洛疑道:“这么重要的事,事前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该不会……你们该不会是存心要看我出丑的丢脸模样吧?”

  一语中的,对面的两“人”面色都有些古怪,脑里急速寻找开脱方法。

  莉雅是十分聪慧的,而她的聪明也在于她晓得不要用智慧去处理所有的事,特别是夫妻相处之道,许多事只能讲情,不能讲理,只要双方情分常在,多荒唐的歪理都可以接受。

  “好……好过分!”

  一层氤氲水气,在莉雅眼眸泛起,虽说无法理解幽灵会不会掉眼泪,但她如此刻看来,就是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我是这么样的想念老公你,即使是死掉了,当我感觉到有机会能再看着你、陪着你,就拼了命地努力想要回来。死掉的黄脸婆变成幽灵回来,这件事这么让老公你困扰吗?如果你觉得不喜欢这样,不喜欢我在你身边烦你,那……那我现在就再死回去好了……”

  这样纯以情感为诉求的说话,并不合莉雅的个性,只是挑对场合、斟酌使用,效果就是出奇的有效。早已对妻子怀有深深歉疚,看着莉雅说这番话时的悲伤表情,兰斯洛整颗心都纠痛了起来,而当他发现莉雅身影越来越模糊,象是要就此消失时,哪里还敢耽搁,慌忙凑了上去,握住妻子微温的手掌,慌忙表示谅解。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觉得就这样难过了两天,好像是大傻瓜一样。能再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是人也好,变成幽灵也无所谓,就算你变猫、变猪、变狗,你是我的妻子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改变。”

  只打算混过尴尬场面的撒娇,却换到向来拙于表达的丈夫通红着脸,低声下气的深情告白,莉雅由衷感动,搂着兰斯洛颈项,深深依偎在他怀中,只看得旁边源五郎赞叹不已,心中着实纳闷:如果是变猪、变狗,老大你真的会娶一头猪狗来当老婆吗?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啊!

  (好厉害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子就可以混过去了吗?嗯……那我也……)

  “老大,其实要怪我是很没道理。我也是这么样的在为你们夫妻着想啊,只不过因为一时通知不及,所以才会有些许让你不快的误会发生,如果你觉得不喜欢这样,那我……”

  没有估量好自己的地位,就尽讲一些不适当的话,代价就是一只正中面门的拳头。兰斯洛的重拳,轰中在演说得滔滔不绝的源五郎,把这倒霉的义弟轰倒在地。

  “我******当然不喜欢!越想越觉得你是存心看我的好戏!”

  (呜……差别待遇……见色忘义,有异性,没人性啊!)

  “老婆,你说我这一拳打得怎么样?”

  “非常的好,无比帅气,同样是一拳,天底下再没人帅得过老公你了!”

  (新人拜过堂,媒人扔过墙,你们这对夫妇……好没良心啊!)

  看着人家搂搂抱抱,恩恩爱爱,捂着左眼眶的源五郎,只有倒在地上悲叹自己的不幸,直至他忽然感应到某样东西,想起一事,这才不得不轻声咳嗽,打断那犹自沉浸在甜蜜对望中的两人。

  “尊贵的女王陛下,您不觉得还有一件事,很需要向您的王夫坦承相告吗?”

  闻言,兰斯洛再度怀疑地望向妻子,莉雅则是拍一下手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跟着“啪”的一声轻响,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幽灵便是有着幽灵的好处,在这种想要逃避的时候,开溜速度无人能及。

  也在莉雅消失后不久,大惑不解的兰斯洛,忽然感应到一股自己熟悉之至的气息。虽然在枯耳山之役后,并没有多少重遇的机会,但那股深深烙印在心头的感觉,仍是令他立刻认出了敌人。

  举手一掌轰穿屋顶,透过破洞,可以清楚地看到,作着男装打扮的紫钰,漂浮在天空,冷冷地与自己目光相对。

  (唉!为什么我总是要负责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是坏事作太多的报应吗?)

  源五郎实在是很想叹气。以他的立场,现在是不能让兰斯洛与紫钰再战起来的。这当然不是为了兰斯洛,而是为了势单力孤的紫钰,一旦打了起来,就站在兰斯洛旁边的自己,可没有不出手的理由。便算兰斯洛为了武者自尊,要单对单地与紫钰一战;正在绕基格鲁快跑一圈的妮儿,也差不多要回来,当她闻声赶至,可不会管那些东西,若是再连现下潜伏在旁的枫儿也动手,以四对一,便算以紫钰号称小天位第一的实力,也只有惨败一途了。

  结果,这个想法好像是多虑了,这一战并没有能打得起来。紫钰也有衡量局势,对方单是一个高深莫测的源五郎,自己已未必能胜,更别说还有兰斯洛和另外一位急速靠近的天位高手。再说,当心里已经半承认源五郎是自己大师兄,她便不愿与这位相处不多的“陆游首徒”同门相残。

  此番前来,主要是昨日乍闻雷因斯女王驾崩的消息后,心中极度愕然,等待一日,观察动静后,决定亲身前来查探。以龙族与雷因斯的友好关系,若雷因斯女王真正薨逝,自己也该前往悼问。而以自己的实力,若是不主动求战,那么便算是数名小天位高手夹攻,也有全身而退的自信。

  凝望下方的水晶棺木……人果然是过世了。紫钰不发一言,稍稍整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与衣衫,在空中欠身三礼,向死者致意。

  看看水晶棺中女王的模样,的确是一位美人,可惜天不假年,芳华早逝啊……

  行礼完毕,紫钰并没有动手的打算,只是有一件事必须要确认一下。

  “比武招亲已经结束,我对四十大盗的缉拿,雷因斯方面不会再干涉了吧!”

  这句话其实问得很怪,因为在下头的三个人里,两个活人俱是四十大盗的余党,而具有雷因斯人身份的那位,偏偏又是个不会说话的死人,所以紫钰这番问话,等于是没有说话对象。

  但是紫钰仍是问了。因为女王过世两天,雷因斯方面却没有派半个使者进入基格鲁,这是件绝对不合理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早已有了雷因斯的人。

  “******,这关雷因斯什么事?你要打的话,本大爷立刻奉陪,把你这婆娘千刀万剐,不过我和雷因斯可没半点……”

  兰斯洛的怒骂声被源五郎打断,他停住兰斯洛的话,朗声道:“要我雷因斯不干涉此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同时我也要请紫钰小姐措辞客气些,因为在你面前这位无比尊贵的人物,就是现任的雷因斯王,兰斯洛陛下!”

  一直该讲而找不到机会讲的话,忽然说出,那效果就是绝对地惊人。不只是半空中的紫钰,包括身边的兰斯洛、恰于此时奔到的妮儿,都给源五郎这番惊骇听闻的说话,当场呆愣住。

  “你……你说我……我……我是……”

  太过震惊,兰斯洛瞪着源五郎,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话语。

  相较于他的慌乱,源五郎流畅地说道:“赢得比武招亲,击退心存不轨的花家一党,成功营救出女王陛下,立下无比功绩,而让莉雅女王委身下嫁的,便是这位兰斯洛亲王。莉雅女王日前不幸过世,在没有任何继承后嗣的情形下,兰斯洛亲王以王夫身份接掌王位,成为我雷因斯的国王陛下,关于这点,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是天大的大问题。兰斯洛像是嘴里被塞了十颗鸡蛋一样,张口结舌,瞪着眼前这正向自己鞠躬行礼的义弟,脑里兀自不能将身为强盗头的自己,与那新头衔联想在一起。

  “哥哥……要当雷因斯王?”

  骤闻此语,妮儿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这一定是幻觉、幻听,因为自从刚刚撞鬼以后,什么事都变得不对劲了。

  毕竟是事不关己,紫钰最早回复镇定,并且第一时间飞身离去。比起立即动手发难,回去重新思考步调才是现下该作的事。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肯定会在不久之后,严重地冲击整个风之大陆。

  本来在见面时,预备要与这仇敌拼个你死我活的兰斯洛,这时却连紫钰的离开都没有察觉,只是傻傻地看着源五郎,痴呆状况之恶劣,不下于先前骤悉妻子噩耗的时候。

  “不……不是开玩笑吧!我……这样的我……要成王?”

  

第三章 继位人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