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天魄形式

    

  莉雅女王亡故的消息同时也对另外一名强人造成影响。

  因为行政作业的迟缓,当文书官大费周章地拟好文告,已经是四号正午,为了顾虑里头的用字遣词,曹寿还特别请提案发起人周公瑾入宫共同参详。

  这样没有效率的作法令公瑾感到气结,这篇文告重要的应是迅速完成,立刻发布,才能得到先发制人的时效性,但对于缺乏足够认知的艾尔铁诺宫廷,这些筹谋无疑对牛弹琴。

  假如这时候石崇在就好了……

  单从会有这种念头出现,就足以代表公瑾此刻的懊恼心情。尽管石崇一直视己为眼中钉,但他并非蠢人,应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在这种事关艾尔铁诺安危的大事上,或许能相助自己,而凭着他让曹寿言听计从的本事,文告可能不用一刻钟便能发表。

  无奈,连续两天,一向在皇宫出入频繁的石崇,反常地连露面都没有,更谢绝一切会客,向皇帝告了病假,在府中调养,据他府中的仆从所说,石大元帅这次的病可真是不轻……

  不过,公瑾仍是奉旨入宫,希望能尽快让文告发表,只是当他才把文告接过,未及细读,匆匆跑进来的宫廷官吏便向陛下与帝国重臣报告了这巨变的消息。没有多说些什么,公瑾就明白地晓得自己手中的这张文告,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

  莉雅女王真的死了吗?不,自己并不这样认为。诚然天草四郎无比厉害,但那个已经被自己认定为宿敌的小女人,应该不是这般容易死的,何况,在没有亲眼去确认之前,公瑾不会相信这些任人编写的“官方消息”。

  但真正麻烦的,是她死亡这件事本身。既然女王驾崩,又没有血裔后代,那么与女王举行过合法婚礼的兰斯洛,就能以法定继承人之身,坐上雷因斯王座了。当然这之间仍有许多困难,但在有心人拱助之下,兰斯洛成王加冕的一日已不会太远了。

  之前虽然曾经设想过莉雅可能采取的手段,却仍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做到如此彻底,完完全全舍弃目前身份。这是一着险棋,但却成功地将雷因斯众臣逼到一个没的选择的窘境。

  现在发表文告……不,就算文告在两天前就发表,也无济于事,因为失去了主要的抗议对象,这篇文告就少了一半的意义,虽然仍可造成压迫感,但却不能有决定性的影响。

  因为此次事件,兰斯洛会以救援女王的英雄身份,广为雷因斯民众所知,建立良好形象,大大有助于成王之路。

  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棘手了啊……

  “周卿家,那……这篇文告还要不要发表?”

  自从刚才听完通报,公瑾便陷人沉默,在他面前的曹寿,显出一副不安的样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对于主上的心态,公瑾也觉得十分不满。曹寿一方面对那个曾经痛殴他的强盗愤恨有加,常嚷着要将之碎尸万段,但另一方面,平庸的他又抱着“息事宁人”的姑息心态,不怎么想发表这篇可能令雷因斯激烈反弹的文告。

  这样的心态实是自相矛盾,但身为臣子,公瑾只有在心中叹着气,尽他所能地去辅助。

  “照样发表吧,但是更改掉开头的部份,语气再缓和一点,和对雷因斯的哀悼文一起发表。”

  或许是因为又可以多拖一段时间,曹寿显得松了口气,这反应看在公瑾眼里,自然是直想摇头。

  “陛下,虽然臣可能是杞人忧天,但从现在起,请您开始作一定程度的军事预备。”

  当然,这绝不是杞人忧天,只是看着曹寿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公瑾就知道自己说了没意义的废话。

  于是,最后他也只能默默地行了个礼,请曹寿尽速发表文告,跟着便从皇宫退出。这想必会让曹寿松口气吧,因为对着那戴着半边铁面具,又不解风情的死板军人,光是对坐,就足以令艾尔铁诺皇帝浑身不安了。

  也在公瑾离开不久,后头立刻响起丝竹管乐之声,似乎要藉着这样的形式,驱逐讨人厌家伙的气息。这是十分可笑的做法,但假如不是帝皇之身,曹寿可能直接用洒盐的方式付诸行动了。

  曹寿并不喜欢他,这点公瑾也知道,所以当初才会听石崇的建言,将自己罢官远黜,但曹寿似乎也还有点小心眼,不久后他也发现,如果想要稳稳坐在艾尔铁诺的帝位上,自己就是一个不可缺的存在,所以又重新起用自己为第二军团长……

  局面会变得这样麻烦,公瑾实在觉得很伤神。兰斯洛要登基为帝,仍有许多外在困难,不过最后应该都能克服,而当他坐稳帝座后,挥军艾尔铁诺,报复之前所受到的一切,是十分合理的事,所以自己必须开始构思这方面的准备。

  和曹寿提这些,其实是满没意义的,因为艾尔铁诺皇室已不能有效掌控军队,真正负责国防重任的,其实还是五大军团长。

  唉!这时候就很遗憾,为何雷因斯不是在艾尔铁诺的西边呢?如果是的话,就算兰斯洛倾整个雷因斯的力量来攻,也有自己挡住,难成大患。但负责艾尔铁诺东部的第四军团军,却是掌握在花天邪的手里……

  一支将领与士兵都不值得信赖的部队啊……

  雷因斯的兵力不足为惧,那顶多与一个集团军相若,但素质上则远为不如,虽然传说中驻守恶魔岛的五色旗骁勇无双,但却没有可能擅离驻地,而且人数也极少,难以影响大局。

  即使兰斯洛立即建军,开始拓展军力,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派上实战用场,以花天邪的个性,在那之前恐怕就已经主动攻击雷因斯了。

  何况阿朗巴特魔震后,与其在意未成气候的军队,倒不如留意兰斯洛一方的天位高手。在莉雅的努力之下,已经有不少天位高手聚集到兰斯洛的阵营,听说东方家主东方玄龙也与兰斯洛交情匪浅,如果这些力量全结合在一起,那便是一股莫大的威胁啊!

  缓缓走出宫门,公瑾犹自沉思着往后的布局。亲信蒋忠牵马迎了上来,道:“公瑾大人,事情已经办好了吗?”

  “嗯。”

  “那么……我就看开始做回程的准备了。”

  “不……我想没有那么快。”

  公瑾的回答,让蒋忠大感吃惊,他记得主帅十分不喜欢中都的气氛,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好,那便应该没有理由想要逗留在此啊!不过这不是自己能干涉的事,既然主帅这样说,那就要继续处理在此的住宿事宜了。

  “传令给残缺、可莲,在北门天关聚集,等候我的到来。”

  “咦?”

  蒋忠大吃一惊,公瑾说的话大出了他意料之外。将四铁卫中的两名强人聚集在北门天关,又说他本人会亲自赶赴,莫非……公瑾大人打算要出关他往?那目的地就只会是……

  “对你真是抱歉啊,蒋忠。我们这趟出来,归期只怕要比预料中迟多了。”目光远远地眺望着东方,公瑾缓缓说道:“准备启程吧!不亲自到雷因斯走一趟,看来是不行的了。”

  公瑾诚然睿智冷静,但或许是因为太过集中于兰斯洛将带来的威胁,他忽略了一项兰斯洛要成王的重大障碍,且是内部障碍……兰斯洛的个人意愿!

  “……总之,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地解释一下,现在这样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短短时间,我要把同样的话,用同样语气再说一遍!啊!你们两个,不要给我笑得像奸夫****一样!”

  对兰斯洛来说,生命中最惊涛骇浪的,大概就是这三天了。互订终生的未婚妻,忽然变成了尊贵的女王陛下;新婚之夜,老婆忽然暴毙;守灵第二夜,老婆又忽然回魂,变成了幽灵……现在就更加精彩了,几个人一起指着自己鼻子,异口同声地说着:“不要怀疑,你就是下任的雷因斯王啊!”

  真是精彩,自己所熟知的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呢?

  “还有,把话讲清楚,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身为妹妹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妮儿也很急躁,要不是绕基格鲁跑步耗去不少体力,她的态度一定会更加火爆。

  “丈夫继承已故妻子的东西,这是很正常的事吧!”源五郎笑道:“在女王陛下已经过世的现在,由老大继承王位,这没什么说不过去啊!”

  “这不是说不说得过去的问题,我老婆她明明就还在,为什么要由我来继承……”

  “啊……我现在的状况,好像不能算是还‘在’吧!”一旁的莉雅出言反驳,而为了让人家明白她已身为幽灵的事实,说话时,她还恶作剧似的表演特技……下半shen完全透明……

  “够了,我要的是讨论,不是变魔术。”兰斯洛实在觉得很无力,特别是莉雅看准他这个心病后,又表演二度特技:上半身完全隐形,讲话声音依旧传来……

  兰斯洛兄妹都对鬼魂这种事非常没有抵抗力。像是此刻,兰斯洛对于妻子的恶作剧直想叹气,妮儿更是一副快要夺门而出的表情……

  这情形看在源五郎眼中,实在是很好笑,不过若不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兰斯洛的怒火势必一发不可收拾,要与他冷静的沟通就有困难了。

  “我觉得,这样的未来,对老大、对我们都是最好的。”源五郎道:“因为四十大盗的作案,我们已经被艾尔铁诺通缉,虽然回复天位力量的我们不必惧怕任何的追捕,但如果不想下半辈子尽耗在与他们的纠缠上,我们就必须考虑改当一个嗜杀成性的狂人,或是建立自己的势力,在这一点上,妮儿小姐应该已经很有体会了。”

  回想起这一路上受到的骚扰,妮儿大有同感地点点头,如果要她一辈子都得应付贪图赏金之人的袭击,那种日子可真是了无生趣。

  “凭找们现在的力量,要建立势力不是难事,但也要费相当的时间与精力,并且不可避免地会与旧有势力发生冲突,既然这样,那么夺取一个现成的旧势力加以整顿,是最合算的作法。”

  源五郎道:“老大,你也想对艾尔铁诺报复吧?可是当对手变成一个国家,单凭个人力量并不足够,你会需要别的东西。”

  兰斯洛对义弟的话感到困扰,他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么多,虽然想报复艾尔铁诺,但应该也是集中在为首之人的身上,那样子只需自己武功有成,杀进去宰人就行了吧!“可别告诉我,你是打着只想诛灭首恶就算的念头喔!”源五郎摇头道,“想想看你的对头都是些什么人吧!与四十大盗为敌的,是整个石家与花家,他们的首领,则是艾尔铁诺最显赫的军团长,支配他们的是艾尔铁诺皇帝,如果用三角锥的等级来比喻,他们全是最顶端的那一部份人,要动这些人,你以为白鹿洞会默不作声吗?”

  兰斯洛和妮儿全答不出话,他们全都没有想过,这关白鹿洞什么事?

  “负责守护艾尔铁诺的白鹿洞,不可能放任老大你去伤害艾尔铁诺的重臣……不只这样,杀害我们弟兄的凶手,正是白鹿洞的大人物,照这样算,白鹿洞也是老大你的仇家了。李二哥这么样高强的武功,对上白鹿洞仍是这样收场,老大你认为我们会有胜算吗?”

  复仇是绝不会改变的初衷,但白鹿洞委实是个不能忽视的存在,特别是那个号称天下第一人的“月贤者”陆游,一想到他,就算是妮儿这样胆大无畏的个性,也不由得担忧地望向兄长。

  “撇开这些不谈,老大你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规划呢?只想要终其一生都当个强盗头吗?”

  当初会选择当强盗,是因为这是建立自我势力的捷径,名声、金钱、人才……都可以快速累积,当积蓄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正式建立势力。不过后来好像有点乐在其中,忘掉本来目的了……

  可是,累积足够实力后,自己会想要做些什么呢?

  是也曾经想过建国之类的构想,不过现在这样,太过仓促了吧……人生并不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能决定的啊……

  “如果老大你实在觉得不满,那就再听我一句话吧!”源五郎看准情况发动了最后一击。

  “莉雅女王已经死了,而她是为什么死的,相信你我都很清楚……看在她死因的份上,难道你不觉得有责任担下妻子未了的工作吗?”

  这句话令兰斯洛浑身剧震,侧偏过头,看到的,却是妻子充满期盼的目光……

  “老大睡觉了吗?”

  “没有,托了你的福,我想好好静一静了。”

  “所以你也才会跑来见我啊,也对,我们是该谈一谈了。”

  源五郎看着前方忽隐忽现的幽影,缓缓道:“你我目的应该是一致的,可是你似乎不大欣赏我的作法啊?”

  “我没有任何理由会欣赏吧!”莉雅道:“利用感情去迫他做不喜欢的事,这并非是我的初衷。”

  “总好过为了选择手段,缚手缚脚,到头来什么事都没做。”源五郎摇头道:“你的心太软了,而且想的也太多了。喜不喜欢是一件很难说的事,也许他现在觉得无法适应,但只要实际作上一段时间,肯定会喜欢上掌控权力的感觉,到那时候,我们现在所采取的手段就是正确。”

  莉雅知道,源五郎讲的很对,也就是因为他什么事都把握着正确性,所以他的话才让兰斯洛和自己无法反驳。可是,人类并不是这么简单的生物,即使什么理由都正确,仍然会有许多困惑,没法轻易地做出抉择。

  “你要明白,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比武招亲的结果,已经为众人所知,我们的敌人也开始集结,如果不在他们行动前做好预备,我们会非常吃亏。”源五郎道:“这件事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明天一早,要开始运灵柩回雷因斯,这一路上,老大他会有足够时间去作决定的。而现在,我想研究一下另一个问题……”

  话说到此,源五即忽地闪身不见,用着九曜极速的身法,他眨眼间就来到莉雅身前,一记剑指笔直轰出。

  招数威力无疑强横,手臂轻易洞穿莉雅“身体”,但却是半点效果也收不到。这是很正常的,对一个只有虚体的幽灵,物理性的武术改击,本来就不可能有什么效。

  所以源五郎的第二重攻击,在这时爆发。神色一紧,一种专门攻击魂魄的蚀魂术法,已在他右臂上运起,然而,尚未发动,一股奇异的波动,将他尚未成形的术法全数抵销。

  “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人妖先生?”

  “呵,已经找到了。”

  源五郎撤招退后,道:“术法比想像中的还要成功,你仍可以像生前一样,使用那令天下术法无效化的独有异能,那么,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呢?”

  “好像也还在。”莉雅道:“不过不像以前,没有了生命力作支撑,现在最多一天使用三次。”

  “真是得天独厚啊!”

  源五郎实在很想叹气。一如妮儿的武学天份,莉雅目前的状况之良好,只能说是奇迹。

  令莉雅现在以灵体状态存在的返魂大咒,是雷因斯流传已数千年的咒术,人人都晓得有这样一门咒术存在,也约略晓得施行的方法,但长久以来,却从未有人能试验成功。

  与其把这当作传说中的神话禁咒,在雷因斯,更多魔导师认为这仅不过是一个笑话传说。因为当“生老病死无法被突破”的观念深入人心后,魔导师们就放弃相信这术法的可能性,认为这不过是三流幻术师行骗的最佳题材,事实上,在九州大战结束后,连“天位”一事是否存在,都成了莫大疑问时,起死回生就只是个荒诞的笑话。

  黑魔法的一些咒术里,可以役使骷髅、僵尸,也有一些其他术法可以暂时召回魂魄,但那都不算真正的重生。基本上,人死之后,魂魄离体,前往冥府,就是一个无法变更的程序,不管多高明的魔导师,都无法抗逆。

  直到近六百年前,武炼三十六蛮族中的玥族,出了一名传闻具有西王母族血统的奇人,统合族内长久以来对于灵魂的研究,参以其他的黑魔法而大成,在创出诸多充分发挥灵魂特质的杀着后,更提出所谓的“天魄”学说。

  以多重的特殊术法,将自身灵魂锻炼、升华,形成一种更高层次的灵体“天魄”,当生命力耗尽,魂魄归往冥府之时,人就能以天魄的形式继续存在,不受自然规律所拘束,得到一种新形式的生命。

  诡异的学说,但到最后亦没有机会实现,为了要守护心爱的家园,这位奇人在术法未有大成前,率军抗敌,强弱悬殊下,最终亦令其与手下将领全数死在战场,创出的一切术法尽皆失传,一直到最近几年,才又在那身份不明的黑袍人身上,离奇重现。

  源五郎并不懂黑袍人所用的术法,但却曾在机缘巧合下,偶然获得了那奇人的手卷遗稿,从中得窥有关天魄的资料,经过整理与研究,令他几乎成为举世第一的灵魂学者,并在此次大派用场。

  过去两天,他与梅琳就只在做一件事:利用梅琳的强大魔力、自己的知识,将莉雅本应消散的魂魄,转为天魄。过程是极度艰难,但最后仍被他们两人克服了所有问题,大功告成。

  目前的结果,莉雅的状况远比预期中更理想,不但可以运使雷因斯女王的天赋:痊愈圣力,就连她能令一切魔法无效化的独有异能亦可运使,这样一来,虽然并非无敌,但她却变成了一个近乎是不败的存在:物理性攻击无法伤及幽魂,法术攻击会被她的异能抵消,天魄本身对魔法亦有一定的抵抗力,在这情形下,又有谁能伤她分毫?

  “雷因斯女王的圣力,是唯一能对天位高手奏效的催愈技巧,非常宝贵,而且……身为第一幕僚,往后想谋夺你生命的人一定很多,与其费时间练武,不如这样子比较好。”

  源五郎道:“而且,这样一来,一些旧有的肉体限制就没有了,对你会方便些吧?”

  仍然保有强大魔力,却不再受肉体拘束,换言之,莉雅便可以直接修习具有强大破坏力的黑魔法了。

  几项考量,都是对兰斯洛阵营极为有利的福音,基于这些利益,所以在早先一战中,源五郎选择冷眼旁观,让莉雅耗竭生命力地死去。

  “没有错,一切都如你所说,我可以改行当黑魔导师了。”莉雅微笑道:“所以,美丽的人妖先生要小心呦!因为下一次,舫穗之月的镰刀,说不定就是斩在你身上了呢!”

  纯以利益考量,源五即所做的绝对是正确。但是人世间很多事,并不是正确就不会受到埋怨,有时候,便是因为事情的正确性,才分外显得残忍。

  但是,莉雅也明白,身为一名决策者,自己的行事欠缺冷彻决断性,明知是该作,却下不定这个决心,这种时候,为了整个团体与大局的维持,便需要源五郎这样的角色。

  源五郎也是晓得这一点吧!相信他原本也不是这样的个性,只是为了情势需要,他必须让自己冷血起来,彻彻底底扮演好他的角色,一个冷静去判断要如何牺牲、牺牲什么人去度过难关的讨厌角色。

  自己是不应该责怪他的,因为如果连自己都不能地解,那他就真的孤立无援了。可是,明知是这样,愤怒、悲伤的情绪仍是禁不住一波波地拍击心扉……

  “我很抱歉,牺牲了你身为女人的许多幸福。”彼此沉默良久,源五郎忽地弯腰,向莉雅深深行礼,这才是他此次私下会面的主要目的。

  “对于你……我无法做出任何的补偿,请你谅解……不,不能谅解也无所谓,对于一个扼杀掉你往后幸福的人,你就这样一直憎恶着他,会比较好过……”

  “往后,我的作法不会改变,或许还会变本加厉也不一定,总之……总之……”重复了几次,源五郎并没有把话说下去,也始终没有把头抬起来,这是他对莉雅的道歉,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对象,他才允许把自身情绪表露出来。

  “我不想原谅你,因为你也知道那些所谓没意义的小东西,对身为一个女人的我,对于爱着他的我……是多么重要的梦想。”

  莉雅静静地说着,声音经过压抑,却也是一种难得的情绪表达。既然彼此都有一定程度的智慧,戴假面具的客套话已没必要。

  “但也正因我爱着他,所以在大局上,我没有选择,往后我会继续与你合作,所以,从现在起,请多多指教吧,人妖先生。”

  

第四章 天魄形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