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完美国家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一月六日雷因斯边境基格鲁

  虽然兰斯洛的心里尚未准备好,不过翌日,雷因斯的使者快马来到,随行的还有百余名地方官吏,在源五郎的指示下,开始移动女王灵柩、保管女王遗书。

  “女王遗书?什么时候有那种东西的?”兰斯洛吃了一惊,随即明白自己问了蠢问题。果然,源五郎悄声答道:“嫂子刚刚弄早饭的时候,顺便写好的。”

  在使者们来到时,众人也才惊讶地知道,在婚礼时担任执礼神官的源五郎,真的是具有雷因斯神官的资格,而且级数还相当的高,令那些看来有一大把年纪的白胡子老头,对他又弯腰、又行礼。

  “老三!你什么时候变成雷因斯神官的?”

  “这没什么难的啊!通过几次考试,还有经过长老会的认证、评等,很容易就可以考上了。”说着只适用于自己的标准,源五郎笑道:“现在是多元化、多证照的时代,我多考一个资格,做起事来会更方便一点啊!”

  “虽然我不太懂,但是像神官什么的,不都是一些年高德劭的老头吗?你到底几岁了?”

  “也有很年轻的特例啊!你看我皮肤保养得那么好,年纪再大也有限吧!别忘了,我年纪可比老大你要小呢!不然你怎么会当到老大呢!”

  “说得也是……呃!青楼的宾客、雷因斯的神官、陆游的大弟子……讲得这么好听,该不会你有一天突然告诉我,你是石家金刚堂的长老吧!”妮儿已经将这一路上所听到的,全告诉兄长,在兰斯洛眼中,这个本就来历不明的义弟,又倍添了神秘感。

  “喔呵呵呵,这怎么可能呢?老大,你要相信我啊。”源五郎笑着混过去,却终究是没有正面回答。

  出发前,妮儿捧了一束花,放到嫂子的灵柩前,低声道:“我不服气,但是这一次我的确是输了……不用离婚了,人就暂时寄放在你那边吧!但总有一天,我会再把他赢回来的……”

  说话时,背后吹着凉凉的阴风,可以想见,这番话对方是有在听的。而远远看着妮儿说话的样子,就算听不见她的声音,兰斯洛与有雪也知道她大概会说什么。

  “真是伤脑筋啊……”兰斯恪只能这样尴尬地说着。

  “是啊!有的人多到不想要,有的人想要又要不到,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源五郎这样说着,但不知为何,听在兰斯洛耳里,总觉得这话有点不怀好意的感觉。

  在开始移动灵柩的重要时刻,身为女王最忠心的秘密护卫枫儿却不见踪影,这点让兰斯洛觉得很奇怪,因为早上枫儿过来辞别后,跟着就不知去向。

  “我有一点事情要去办,得先离开个一阵子,但无论如何,在兰斯洛大人抵达王都登基之前,我就会赶回来的。”

  为了这点,兰斯洛后来向莉雅查询,究竟枫儿到哪里去了呢?

  “喔!这个啊……大概是自由都市那边吧!没有办法,档期排得太满了,她在我们这边耽搁那么多时间,青楼那边都已经要跳脚了……”

  “不明白,能不能再说得清楚一点?”

  “一个女人,有时候也会有两种不同面貌。简单来说,就是秘密任务啦!”

  神秘的义弟、秘密的妻子,结果兰斯洛这天早上尽是遇到一头雾水的事情,令他叹息不已。

  但雷因斯使臣的心情,可不只是单单地惊骇而已。在来此之前,他们便已听说,女王生前已经和拯救女王的勇者成婚,但却想不到这最后一任的雷因斯亲王,会是这么样的一个人,俗鄙粗鲁不说,而且还是艾尔铁诺通缉的强盗头子。

  会让这种人担任招亲人选,难道当时真的已经没人可选了吗?比较起来,眼前这个具有秘密神官资格,温文儒雅的俊美男子,才该是雷因斯亲王的适任人选啊!

  雷因斯使臣们不约而同都有这样的想法,但当他们看到源五即追在一名绑着马尾巴的俏丽少女身后献花,却被对方一颗大石砸在脸上,原本的想法立刻烟消云散。

  (原……原来只是个被虐狂,果然是物以类聚!)

  结果,在兰斯洛的摸不奢头脑、雷因斯使臣的万分惊愕中,开始运棺回返王都,而女王成婚的详细情形,则是用特别快马,抢先送到王都,让文武百官参详。

  四十大盗的作案范围,主要是在艾尔铁诺境内,还有部分的自由都市,却从未涉足雷因斯。关于这千年古国的情形,他也只是约略听人提过,从未亲眼见过,现在以这样特殊的身份,进人这国家,心中竟难得的有些惴惴不安。

  运送灵柩这种晦气工作,没必要赶路,众人大可放慢步伐。起初两天,尚是国境边的偏远地带,见不到什么东西,第三天起,正式进入了中等规模的都市,雷因斯。蒂伦的风貌,才慢慢展现在众人眼前。

  整齐的街道,打扫得很干净,一间间白色房舍虽然不大,却十分典雅。和艾尔铁诺、自由都市相比,这里的公共建筑少了豪奢华丽的气派,却多了一份素净高雅的感觉,屋瓦、窗台上的几何图形,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

  一般的民房,没有那么多的缀饰,却也户户栽花种草,让翠绿藤蔓垂屋而下,五颜六色的小花,在窗台的花盆中吐着芬芳。

  人们的衣着,以宽松的白袍为主,尽是轻便舒适的款式。据源五郎的说法,领导雷因斯一切流行风尚的,是位于王都的稷下学宫,百姓们都以效法那里的学子,学习里头的风气为荣。这点和艾尔铁诺大有不同,在艾尔铁诺,领导服装流行的,起先是王室与贵族,近几年则由一个开着跑车,在中都四处晃荡的自恋狂,独领风骚。

  俗语说,三代看吃,四代看穿,当一个世家富有了五代以上,气质上头的差异,就是非常明显的。九州大战后,雷因斯在女王掌政下,两千余年之久的和平日子,人民生活富足,所培养出来的文化与气质,确实不是大陆诸国能相提并论的。

  进入这样的国度,不仅兰斯洛,连妮儿也受到影响,动作变得拘谨,却大感新奇地左顾右盼。

  有雪则是一反先前的活跃,自离开基格鲁后,就躲在马车里头,不晓得在弄些什么东西?

  “咦?这个是……”

  兰斯洛侧偏马头,到旁边的一家店铺买了东西,跟着也不管队伍仍在进行,迳自在马上阅读起来。

  “果然是报纸啊!真是想不到,这么样一个小地方,也会有……”

  在艾尔铁诺,公家机构会印行所谓的“官报”,对象是各类大小官员,在这之外,只有一级的繁华大都市,才会发行报纸。除了经济因素外,官方压力也是一个理由,遇上石家、花家这样保守的当权派,根本不可能让底下人民有一吐所言的自由。

  在自由都市,也是少数几个大都会,才能有系统的发行报刊,就如今的风之大陆而言,报纸的存在,就是经济、文化、自由……高度结合的代表,也因此,当兰斯洛在这不算大的城市里,见到报纸的出现,心内对于雷因斯立刻再起敬意。

  只是,仅仅粗通文墨的他,当看到报纸上骈四俪六的文句,便立刻感到头痛。

  “浑球!写成这个样子,谁看得懂嘛!”

  结果,是在源五郎的帮助下,他才理解了报纸上刊载的消息。大体上而言,由于女王新丧,过半数的版面都是写满追悼文字、相关消息,但也留下一定篇幅,报导稷下与雷因斯各地的重大消息。

  虽然是初到雷因斯,但听源五郎翻译报上的新闻,多半是些听起来很不错的好消息,兰斯洛便感到由衷地高兴。

  关于未来的方向,他尚没有决定,可是,因为知道这是妻子的故乡,对于孕育出莉雅的这个国度,兰斯洛便想试着去喜欢。

  “真是个很不错的好地方呢!富裕、自由,又有气质,真是一个完美的好国家。”

  在开始接触雷因斯之后,兰斯洛发表了这样的第一感想。

  源五郎微笑道:“完美的好国家……原来这就是老大你的感想啊。”

  “呃?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有什么不对。”

  “你这个人真是很奇怪耶!讲话都只讲一半的。”

  “呵呵,当作是我的坏毛病吧”源五郎微笑,悄声道:“不过,老大,你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到队伍里头去了呢?”

  运送灵柩的队伍,充满着哀凄的气氛,正自庄严肃穆地行进,却因为死者丈夫这样重要角色的突然跑开,整支队伍错愕地停了下来,呆愣地瞪着跑到一边买报纸的兰斯洛与源五郎。

  “扮演一个未亡人的角色,老大你的表情应该更凝重、悲伤一些,这样才能争取认同啊!如果这一路上你都挂着眼泪,雷因斯百姓会对你有好印象的。”

  “没有办法啊!我心里明明在笑,你要我怎么哭得出来?”

  作伪不合兰斯洛的个性,虽然他也会对人行诈,可是装哭落泪这种事,他却实在做不来。明明妻子就好端端地在身边,甚至还不时用些让旁人看不到的隐身,与自己嬉闹,这样子还能装出眼泪,那自己就是天下第一虚伪之人了。

  但是,有一件他所不知道的事,正在发生。十数名打扮各异的雷因斯人,在街角朝这边注视过来,手里不停地在写着东西,兰斯洛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却不以为意,源五郎心下明白,却没有提醒义兄的打算。

  除了他们之外,妮儿亦是一个抢眼的目标。浅蓝色的紧身劲装,勒裹出结实挺翘的美妙曲线,短裙长靴,俏丽马尾随风飘扬,当她策马急奔在前,后头的男性就一个个露出垂涎三尺的目光。

  (唔……雨花神剑第四式……)

  “咦,老三,你在想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的眼神,好像李老二一样阴沉耶!”

  尽管在雷因斯官员的眼中,这个侥幸一步登天,和女王成亲的强盗头子,实在是不伦不类之至。妻子死了,乘马行在运棺队伍里,却没有半点哀凄之情,还和人有说有笑,可是,兰斯洛也实在是有苦衷的。

  “嘿!老公,你看,我可以在这上头转圈圈喔!步子轻盈得像是要飞起来一样,所谓的掌上可舞,大概也就是这样子了。”

  “是、是,我知道了,拜托你,想跳舞也选择一个适当的地方好不好?在自己的棺木上头跳!看起来很诡异耶!”

  “那有什么关系嘛!嘿!你看,我还可以倒立,只用一根指头耶!”

  “你……你以前没那么无聊啊!你该不会当幽灵当得很开心吧?”

  兰斯洛把手里正在擦拭的风华刀放下,走到水晶棺旁,握住妻子手腕。变成灵体之后;一般的触碰,都只会从她身体穿过,但兰斯洛却仍可像生前一样,直接碰到她的肌肤,感觉上也不冰冷,虽然比正常人凉,却仍算得上有微温,据莉雅的说法:“因为我只想让你碰到。”

  这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因为当初在暹罗城,同为幽灵的风华,也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形体。

  “喂!我有话想跟你谈一谈。”兰斯洛道:“你觉得怎么样?”

  “嗯?”

  “你的意愿呢?也像老三一样,希望我接掌你的位置吗?”

  莉雅微微一笑。丈夫会来找自己一谈,是预料中事,让他独自思索两天,累积的迷惘也该到极限了。

  “如果非要有人来接掌,我会很希望由你来坐上王座……但不管如何,我不会有与你背道而驰的想法。”

  希望丈夫能坐上雷因斯帝位,虽然目前使用的手法有点赶鸭子上架,但无论如何,莉雅也要给丈夫一个抉择的机会,若他最后选择是不愿,那即使之前的准备前功尽弃,莉雅也不想让他觉得难受。

  “这个样子啊……可是……我……”兰期洛沉吟半晌,道:“嗯!假如是你的国家,我倒是愿意来试试看。”

  几乎已经是允诺的话语,莉雅不由得大奇,虽说自己与源五郎都估计,兰斯洛最后终会答应接掌雷因斯帝位的要求,但是才短短几天,他便已有了决定,这委实是自己意料之外的事。

  “嘻,为什么你会答应呢?可以把理由告诉我吗?”

  “问这个干嘛?我会想些什么,你不是一向都算得清清楚楚的吗?”

  “可是,对于自己的丈夫,我想多了解一些。”莉雅笑道:“我也不想整天猜你的心意啊!说说看嘛!你的老婆想要知道呦。”

  结果,禁不住莉雅的一再恳求,兰斯洛开始了他极不擅长的心理自白。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刚听到说莫名其妙有个国王可以当,心里真的是在暗爽……”

  “咦?会这个样子啊!”

  “当然会啊!你想想看,当国王耶!数不尽的黄金,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管我作什么,都是神圣不可侵犯,高兴起来,就把那些大臣叫过来踹,谁敢触怒我,立刻就斩了他,每天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盖座漂亮的后宫,搜罗几百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连嫖妓的钱都可以省掉……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请老实话而已,正常的男人都会这样想。”

  “既……既然这么好,那你干什么考虑那么久?”

  “因为当皇帝很麻烦也很累,我刚刚说的那些事,当强盗也一样能做,何况又是接你的国家,要是弄得不好,你对我就有恨了。”

  “才不会呢!如果真是那样,我早就一个人超生去了。既然我还在你身边,一切烦人的东西,你都可以推给我,雷因斯的政务、军务,就算艾尔铁诺兴兵犯境,我也有信心应付,你就安安稳稳地享乐好了。”

  莉雅说着,仍在等待丈夫的后续话语,因为定然有个自己所不知道的理由,才令他抛开一切,早下决定。

  “我应该曾经和你提过,在暹罗城外,我遇到师兄的事……”

  在一年多前的暹罗事件中,兰斯洛机缘巧合,遇上了当代天刀王五,并蒙他授以鸿翼刀法的绝学。当时,兰斯洛只知道王五与教养自己的那死老头,有很深的渊源,并且对王五的风采武功极是钦佩。

  一直到离开暹罗城,见闻日广后,他才知道当日自己错疑为武炼酒家大老板的那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物。

  知道得越多,兰斯洛对王五的了解也越进一步。想像王五无凭无藉,在阿朗巴特魔震前独力进入天位,那是何等神功?而每当练习鸿翼刀,回想当日暹罗城的结识,从不愿屈居人下的兰斯洛,罕有地产生了一种敬慕之情,主动尊敬这与己艺出同门的男子为师兄,并悄然将他当成自己努力的目标。

  “我常常在想,师兄他这样了得,我要怎么追赶才能离他近一点呢?”

  兰斯洛道:“他现在是武炼的一方之主,如果我能掌握雷因斯,在地位上就算并驾齐驱了。虽然还是差很多,但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学习,或许能学到一些非坐在那个位子上才能领悟的东西也说不定。”

  莉雅微微一笑,心内着实有着些许讶异。丈夭不是会轻易流露内心想法的那种人,过去虽然也晓得他对王五的尊敬,却想不到这份敬意已经增长到足以影响他人生选择的地步。

  “我以前曾经听人说过喔!”莉雅笑道:“虽然忘记是听谁说的,不过好像有人说过,一个男子汉总是看着另一个男子汉的背影而成长……”

  “傻瓜!那是我说的啦!”兰斯洛道:“……是我小时候,那个死老头对我说的话啦!”

  “我觉得这样子很好。”莉雅道:“把雷因斯当道具也无所谓,你就好好利用它,去追赶你师兄的背影吧!我相信在这过程里,有一天,你的背影也会为某个男人所追逐的。”

  “交给我吧!”兰斯洛道:“可是……这么完美的一个国家,我看来看去,好像找不到什么是我能做的耶?”

  莉雅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跟着,她像早先源五郎那样微笑起来,道:“完美的国家啊……老公,这就是你眼中的雷因斯吗?”

  

第五章 完美国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