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传奇演说

    

  这几天,白天行的心情就像溜滑梯一样,忽上忽下,剧烈起伏不定。

  如果女王还都,追究起基格鲁事件的责任,当事情真相被揭发,自己身败名裂不说,更肯定会被捕下狱,处以极刑。只是,老天对自己实在不错,即使花家行动失败,莉雅女王却莫名其妙地死在基格鲁。

  这下子,眼前的局势豁然开朗,不但不必担心死厄临身,白天行的前方还出现了一片新天地。

  莉雅女王死后,雷因斯就没有了正统的继承人。当血脉传承不再行得通,那么,王位的取得就在乎实力了。

  环顾当前的雷因斯,能影响王位继承问题的,除了宫廷大臣之外,就是势力根深蒂固的白字世家。而眼下真正能操控白字世家的,便是人望与实力俱高的自己,像白无忌那样的角色,根本就不值一提。时势造英雄,假如自己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一朝跃龙门,那么自己所能得到的,将不再只是白家家主的宝座,而是雷因斯之主的帝冠。

  为了这个理想,当女王死讯传回稷下,白天行立即召集平素一起行动的同志,开始各种策划。同时,他也与宫廷里的各个大臣密切往来,除了能够尽快获得最新消息外,加意笼络的意图更是明显。

  宫廷派大臣也是十分彷徨,从这几天的频繁往来中,可以充分感受到他们的不安。长期以来侍奉的对象忽然不见了,又不可能找到正统继承人,不管怎样处理,都会有很大瑕疵,一场巨变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了。要如何在这场政治风暴中,保有他们如今的既得利益,那就是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事。

  没有正统继承人,那么帝位就将由有能者凭实力获得,目前最能影响雷因斯政治走向的,仍是白字世家。自从女土骤薨,当家主白无忌始终保持低调,未曾发表任何言论,说得正确一点,他似乎毫不关心,每天仍是晃荡在稷下学宫,肆无忌惮地乱搞男女关系。

  白无忌这样的态度,让众大臣顿失方向,既然这样,那么身为白家家主头号候补的白天行,就是众人的新希望了。失去了女王支持,白无忌家主的地位也会受到动摇,假如在这时捧白天行登位,再由掌握白字世家的白天行去巩固众大臣如今的利益与地位,那会是一笔很合算的交易,因此当白天行稍微表示了自己的意愿露出招揽之意,双方就一拍即合。

  数日来的频繁会晤,白天行自信,已经成功与五成的宫廷派大臣达成协议会极力支持自己。

  另外还有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不知是否因为鸿运当头,还是高官厚禄的刺激奏效,几名平时没什么贡献的幕僚与同志忽然表现杰出,频频提出极独到的观点与分析,切中问题重心,对于掌握局势大有帮助。极度欣喜,白天行除了许以极高的官禄报酬外,也信心大增,要在未来的变动中取得最终胜利。

  根据幕僚与同志的分析,由于没有合法的正统继承人,那无论何人上台,都会有人不服,在这情形下,可以预见武力动乱的发生。换言之,谁能掌握最多的武力,在战争中迅速压制所有对手,就是下一任的雷因斯王。

  针对这项建言,白天行迅速行动,在最短时间内,与掌握雷因斯地方兵权的将领联系,寻找同志。雷因斯在地方上没有常规军,主要武力便是警备自卫队,他虽然没有掌握王都是个令人扼腕的遗憾,但雷因斯国内的十二省中,他已经掌握五省,当动乱发生,这筹码已经是非常雄厚的实力。

  “接下来就是联络外援了……”

  要迅制压制雷因斯,还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没有外国势力介入……不,有外国势力介入也无所谓,只要站在自己一方就行了。

  与雷因斯相邻的部份,自由都市的青楼联盟、东方世家,是没理由参与雷因斯内战的,艾尔铁诺一方,花家虽然行动失败,但基本上还算是同志,为此,他已遣使花家,能尽快在这方面达成协议。

  只是,自基格鲁一战之后,花家乱成一团,当家主花天邪仍未从重创中回复,而且据使者回报,花天邪就像是受了什么沉重的打击,整个人颓丧不堪,浑无半点生气,根本无法处理花家事务。

  “哼!真是个没用东西,傲得像是什么一样,出了事却比条死狗还不如……”

  对于花天邪的状况,白天行极是气愤,早知道就不该与这种人结为同志,不过这样子也还好,只要花家不能行动,艾尔铁诺一方就不会参与雷因斯内战了。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只是这时候,有样东西让白天行觉得很是滑稽。

  听说莉雅女王在过世之前,与一个像是猿猴般的强盗头结亲了。从这几天搜集到的情报,那强盗头是个粗蛮不知礼数,只想攀龙附凤,一步登天的家伙。

  这真是太可笑了,连这样的一名盗贼,都想伙众到雷因斯来趁机捞一票吗?

  虽然觉得可笑,但白天行仍不敢掉以轻心,密切关注那支队伍的相关讯息,毕竟,那封尚未有人知道内容的女王遗书,是个不可忽视的重要东西,甚至该尽可能早一步弄清里头的文字。莉雅女王聪慧无比,更在雷因斯声望崇高,若是在遗书中指定了王位继承人,又或是留下了对付自己的话语,那便大大不妙了。

  只是,这头猿猴实在是个不自重的家伙,当王都报社传来最新消息,新任亲王与卑贱的雪持人称兄道弟,令得所有士绅唾弃,白天行庆幸得大笑不已。

  胜利实在是来得太容易了。

  如同源五郎所预料,半个版面是他和有雪并肩而立的画像,另外半版是把昨夜晚宴的每个细节,全数报导出来。写出来的东西是事实没有错,但以恶意的主观观点下笔,看起来就是一整篇惹人发火的东西。

  后面几版的追踪报导,连带社论,全是一面倒地对兰斯洛不利。剖析他是如何的脑子不正常,与雪特人称兄道弟,这自甘堕落的倾向,解释了他为何以一个身体健全的大好之身,居然从事盗贼行业。

  “说我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小时候受过心理伤害,导致成长后人格扭曲。什么嘛?又不是亲眼见过,这样子乱讲话!”

  兰斯洛一页一页翻过去,报纸后头的报导言语批评更加严厉,那已经脱离了本次事件,开始质疑整个基格鲁招亲的问题。

  婚礼进行当时,在基格鲁的雷因斯人员,只有身为秘密神官的源五郎一人,换言之,并没有太多人证能证明莉雅女王的真正死因,在这种情形下,就算女王的死亡另有隐情,那也不足为怪,甚至有可能是某些心怀不轨的歹徒,以卑鄙手段谋害了女王,再嫁祸给天草四郎,想藉机实现他们的阴谋。

  整篇报导,并没有明白地指名道姓,但矛头直指兰斯洛一行人的意味,是十分明白的。

  本来就脾气不好的妮儿,连续拍坏了两张桌子,要不是有雪拦得快,那就不只是第二张桌子被拍烂,而是大小姐她要冲出去找人算帐了。

  相较之下,应该更加气愤难当的兰斯洛,却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只是翻着报纸,不住地苦笑。

  宽容这种事情,和兰斯洛兄妹的个性不和,应该是有仇必报的人,忽然变成这种态度,看在旁人眼里,就显得非常地无精打采。

  不过那也只是妮儿等人在担心而已,因为晚宴中的事件,在隔天的报导后,整个运柩仪队的人马,都用怪异眼神看着兰斯洛一行人,如果不是必要的接触,就根本不愿意与他们接触。就连原本行情最好的妮儿,都一下子掉到冰点,不过,将注意力全放在哥哥身上的她,倒是完全不在乎就是了。

  连续几天的乏味行程,委实令人难受,但另一波带来惊骇的浪潮,却又在毫无预兆的情形下,吞没了兰斯洛一行人。

  当吓到白了脸的侍从人员,慌忙地跑来告知源五郎此事,源五郎的表情,是相当诧异的。

  几份在自由都市发行有相当规模的报纸,不约而同地对兰斯洛事件大书特书,更大胆臆测女王遗书的内容,认为里头可能已经写明,由其新任夫婿接掌王位。

  由于先前女王的亡故,已经启人疑窦,所以此时遗书的真实性,便更加叫人怀疑,倘若由兰斯洛接掌王位的推测是真,那么极有可能,是这来自艾尔铁诺的流亡盗匪,利用解救女王的恩惠,蛊惑女王所写下,甚至根本就是他们一行人谋害女王后,伪造了这封荒唐的遗书。

  既然是自由都市的报章,因为没有太多顾虑,下笔更是毫无忌惮,以最辛辣的语调,将兰斯洛这个人攻击得体无完肤。

  可以想见,这份报导传入雷因斯后,曾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如果之前已经造势成功那还好,在兰斯洛整体形象大坏的此刻,这消息会带给雷因斯人民强烈恐慌,进而发生动乱。

  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报导出现呢?

  旁人或许不明白,但在源五郎与莉雅的眼里,这怎么看都像是青楼联盟的情报操作。这种程度的报导,要是没有青楼联盟的认可,根本就不可能在自由都市流通。

  那么,遗书的内容,他们是怎么会知道的呢?

  在四十大盗流窜作案时期,莉雅的行踪极度保密,即使是青楼联盟无孔不入的情报网,也应该是不晓得她与兰斯洛的交往才对。要是没有这项情报,他们推测莉雅会传位于兰斯洛,那就毫无道理。

  再说,会这样主动地发起情报攻击,并不合一向与各势力维持友好的青楼联盟作风。尽管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兰斯洛与妮儿的天位实力,就是一项莫大的资本,加上知道莉雅会传位于他,青楼联盟没理由这样早压注啊!

  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有某个人料到此事,并且开始以他的影响力,让青楼联盟做出这一连串动作。

  这样的人,当然是兰斯洛的敌人。那么,会是莉雅口中的那个白天行吗?怎么可能,那个连自己身边间谍满布都搞不清楚的家伙,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洞察力,就算有,他也不够格与青楼联盟做交易……

  能让青楼联盟偏袒这种程度,委托书起码也是武炼王五那样的大人物,若是某个集团,那大概也是艾尔铁诺或者白鹿洞的层次……

  一念及此,源五郎大概料到幕后主使者的身份了。怎么那家伙还不回海牙去啊?难道是工作太闷,和曹寿一起到香格里拉去听演唱会吗?

  “老大!不能再拖了,这是最后的机会,要不要将王座掌握在手中,请您好好下个决定。”

  又隔几天,源五郎来到已连续数日显得没精打采的兰斯洛身前,进行沟通。

  在各方媒体推波助澜的炒作下,情形越来越不妙,雷因斯百姓对这最后亲王充满怀疑与不信任,虽然说能备受各方瞩目是件好事,但当稷下学宫的学子都发动游行,要封闭王都的城门,不让兰斯洛一干人入城,情形就已经急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这些情形,兰斯洛也感觉得到,只是心中仍在迷惘的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样采取行动。

  “要用和平的方式,最短、最快地将问题解决,重塑造你的英雄形象,明天就是最后的机会。”

  源五郎道:“明天傍晚,我们会抵达雅各,后天就进入稷下,假如照目前的情势发展,大概只有女王灵柩与仪队可以进去,你则理所当然地被拒诸门外。雷因斯宫廷预备在明天帮你安排一场演说机会,用意大概是让你再丢脸一次,好让反对声浪名正言顺,所以明天的演说,也就是你最后一次扭转局面的机会了。”

  方法仍是与先前一样,成功动人的演说,加上连续造势。影响传媒的力量,白字世家亦有,只要演说得体,人在稷下的白无忌便会通过各种管道,去发挥他在学宫内的影响力,让兰斯洛一行人得以运柩还都。

  若是成功控制了王都,取得正统继承权的认可,再将各方声浪一一平复,就不是一件大难的事。

  “可是先决条件是老大你的配合,如何?要我去回报雷因斯宫廷,开始进行演说场地的预备吗?”

  “嗯!去做吧……”

  “那我就去通知他们了。”

  源五郎应声便要离去,兰斯洛忽地抬起头,问道:“老三,你以前说的那句话,是真的吗?”

  “呃……哪一句?”

  “你说,人如果想要爬高,就必须舍弃很多不必要的负担,这是真的吗?”

  “负担越少,爬得越高,这基本概念应该是没有错的。”源五郎道:“雷因斯人娶小妾、养情妇的不少,但当出任官员时,都会被要求清理掉身边的桃色关系。为君者必须符合人民期望,以这点来说,回应雷因斯人民的想法,并不算错。”

  “……”

  入夜后,兰斯洛独自来到庭院的池塘边,看着水波映月,心中思潮也是起伏不定。

  “唉!伤脑筋,成王这件事没有想像中的容易啊!”

  这么认真地思考,不合他的个性,但为着往后的未来,是该好好去思索一下了。

  大家都很关心自己,所以才会帮自己设想了那么多东西。源五郎尤其是深谋远虑,如果照着他的企画案去做,一个月内可以完全压制雷因斯,一年内建军,跟着就可以攻向艾尔铁诺。在这之外,计画中也把自己的形象维持得极为完美,只要好好照着做,不难想像,自己会以什么“贤王”、“圣君”的名义,流传后世吧!

  唯一的缺憾,就是那么做让人觉得很拘束,就像早先穿上那件礼服一样拘束,可是,本来人的成长,就是要学会忍耐一些不得不忍耐的事物,自己这样子是不是太任性了呢?

  这等重要的问题,当然也与妻子商量过,但这两天她似乎在忙着某些事务,面对自己的疑问,她仅是点头笑道:“计画很好啊……如果能照着实现,一定能减少很多麻烦的。”

  想着想着,心头委实混乱,不久,脚步声响起,是妮儿与有雪一起拎着酒瓶,来找他喝酒。

  妮儿的表情明显已有醉意,显然在这之前已喝了不少,这几天,看着兄长的无精打采,她亦是非常烦闷的。

  在这个时刻,兰斯洛出奇地也想狂醉一场,举瓶便饮,匆匆几巡过后,三人饮酒叙话,感觉上好像回复到枯耳山之役前与四十大盗众人一起相处的时间。

  “老大你还真是笨啊!这种事情想那么久。”有雪大着舌头说道:“干什么那么固执呢?只要讲几句谎话、做做样子,你就可以登上雷因斯的王位了,那时候再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嘛!”

  “不是只为了你而已,其他还有很多因素,反正没有想像中单纯啊!”兰斯洛转头问道:“妮儿,你希望哥哥当雷因斯王吗?”

  “只要哥哥你高兴,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

  “换个别的答案吧。”兰斯洛道:“我知道大家都很为我着想,但是每个人都这样讲,我反而更加无所适从了。你把你真正的意见说出来吧!”

  “嗯,其实……”因为哥哥的坚持,妮儿考虑半晌后,道:“我希望哥哥你能当上雷因斯王。在前一阵子的旅行中,我觉得不管武功练得怎样强,假如只有一个人,还是有很多事是做不到的。所以如果哥哥能当上雷因斯王,我们就有自己势力的立足之地了。还有,就是因为这些雷因斯人士都狗眼看人低,所以更要把他们踩在脚下,这样才痛快啊!”

  “是啊!如果老大你当到雷因斯王,妮儿小姐就是公主,我也可以捞个大官来当当了。”有雪笑道:“老三不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吗?轻轻松松,你就可以当王了啊!”

  “傻瓜!不是像你想得那么容易的。当王要爱民如子,要负担全部百姓的幸福,责任很大的。”兰斯洛道:“而且,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当然照老三计画的那样去做,我的未来会比较好走,可是,如果只想着未来,那现在的我又算什么呢?我不讨厌现在的自己,也觉得这样子很不错,比起想着未来,我觉得重视现在的自己更重要……”

  妮儿沉默无语,她感觉得到哥哥的困惑与苦恼,非常地想要去帮忙,可是这种不是力量能摆平的心理问题,她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帮。

  出乎意料,打破沉默的,是已经喝得半醉的有雪。

  “谁说当王一定要爱民如子的?你们人类的皇帝,十个有九个都是混蛋,做的还不都是些狗屁倒灶的事,看看现在艾尔铁诺的那个曹寿,他爱民如子了吗?他为老百姓的幸福着想过吗?就算怎么不称职,难道老大你会输给他吗?”

  “老四,你……”

  “喜欢自己有什么错?老大你是真情真性的人,为什么要学那些人类一样假仁假义呢?你本来就不是这国的人,要去爱他们如子,讲的这是什么屁话!这种鬼话,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记清楚你自己是谁吧!老大,你是强盗啊!不是圣人,一个强盗还学人家讲什么爱不爱的,强盗要干的事只有一种,那就是抢劫!要是你能成功登上王位,那就以雷因斯全体人民为对象,好好来大干一票吧!”

  “……”

  “我一直觉得老大你是条汉子,你也说,男子汉要坚持自己的路,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做啊!如果你觉得维持现在的自己比较重要,那你就更自私一点吧!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可能不伤害别人的,你又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别人感受了?”

  “够了!”

  连续的激烈话语,说得兰斯洛完全沉默,讲不出话来,是旁边的妮儿担心兄长心情,轻声喝止了有雪。

  其实讲不讲也差不多,看他一副快要醉倒的样子,大概也弄不清楚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妮儿担忧地看着兄长。兰斯洛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水面,缓缓思索,好半晌,他轻声笑了起来。

  “强盗吗……说得是啊!成王的方法,本来就不只是继承而已……”

  说着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兰斯洛忽然把头埋进水里,浸了一会儿,才在大笑声中站起身来。

  “哥哥,你……”

  妮儿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兄长,也没有看过他这样子的大笑,只不过,那种恍然大悟、充满生气的笑声,应该是一种值得欣喜的象征吧!

  “老四!”

  “呃……发生什么事了?”

  “你有办法联络你的雪特人同伴吗?要快!”

  “我……我想大概是可以吧。”

  “妮儿,要你的帮忙喔!”

  “嗯……只要能帮到哥哥,什么我都愿意干的。”

  兰斯洛点点头,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好!让我们一起去干大事吧!”

  感受到新的动力,兰斯洛三人开始分头行事,不过,仍有一件事是兰斯洛所不知道的。

  “联络附近的雪特人吗?好,你所需要的一切,我会协助你准备的。”莉雅将几张巨额银票往前推,道:“这是答应你的谢礼,用这些银票,你可以在大陆各地兑换成金币。”

  “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啦!真好,跟随老大到现在,终于有钱可以捞了。”

  收下巨款的,是与兰斯洛分别不久的有雪,他将银票急忙收入怀内,道:“不过,小姐你也真是奇怪,你们是夫妻,这些话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老大,要我来说呢?”

  “对男人来说,有些话可以和兄弟说,却不方便和妻子讨论吧!”莉雅道:“而且……我好像做错了。”

  “咦?”

  “这段时间我看他的反应,忽然觉得,我的作法大概是错了。”莉雅叹道:“比起怎么安排对他最好,我应该更重视他真正想做的事……现在说这些可能嫌晚,不过就从现在开始放手吧!”

  “我们是不是应该向老三说一下啊!他还在那边埋头苦干,辛苦地整理计画书呢!”

  “其实他的作法并没有错。我的丈夫是个笨头笨脑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受到了这样的压力,他可能无法发现自己真正的想法吧!”

  莉雅道:“往后的路会更不好走,为了这点,以后也请你对他多多支持吧!”

  “还是那样的一句话,只要给我好处,叫我吃大便都行啊!”有雪道:“不过呢……那天老大在宴会上,说我是他兄弟的时候,这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当个雪特人其实也不坏……”

  哀悼会是在雅各城的大广场举行,地方士绅、各个媒体的采访者,还有雅各城的百姓,将广场挤得水泄不通。甚至连自由都市的传媒都到场采访,预备只要哀悼会一结束,就立刻将所有过程通传到大陆各地。

  基本上,与其说众人期待这场哀悼会,倒不如说,众人期待那位将在哀悼会上发表致词的新任亲王,会闹出更大的丑闻,贻笑大方。

  亦是因为这种心态,本该庄严肃穆的哀悼会,台下的气氛却显得颇为诡异,群众不住窃窃私语,沉重压力令台上的雷因斯官吏为之不安。

  一反前几日的没有精神,兰斯洛这时显得十分神采飞扬,将身上的礼服整理一遍,微微一笑,便要往演讲台上走去。

  反常的表现,让他身后的源五郎,感到一阵不安,低声道:“老大,妮儿小姐为什么不见了?”

  “不清楚,大概是因为不喜欢参加这种拘束的场面吧!”

  “很可疑的感觉……老大,你该不会打算作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哈哈哈,当然不会,我怎么会在这种时候作奇怪的事情呢?”兰斯洛笑道:“就像你说的一样,现在是最后机会,最后机会了啊!”

  上台的时刻已到,兰斯洛拍拍源五郎肩头,大步往讲台走去,后方的源五郎,嗅得到某种不寻常的气息,却不知道这名义兄打算作些什么。

  站在台上,可以很清楚地眺望远方,而凝视天际如火夕阳,斜云抹金,凄艳无比,兰斯洛心里就十分欢喜。

  “天就快要黑了,这样很好。”下头的人,都在等着自己说话,看看藏好的讲稿,兰斯洛静默了一会儿,忽然低声道:“真是抱歉啦!大家……”

  声音很小,只有最贴近他、武功又高的源五郎才能听见,跟着,兰斯洛从怀中取出一物,那是一张薄薄信纸,他抖手一扬,朗声说话。

  “莉雅女王在前些日子亡故,在她死前,她要我接下这个王位。”

  兰斯洛取出莉雅的“遗书”,念出上面的内容:殡天后,让国予夫君兰斯洛。

  “所以说,从现在起,本大爷就是你们的主了,雷因斯的帝王了。”

  兰斯洛仰天一笑,忽然甩手把遗书震得粉碎。台下群众为之愕然,而台上的他则是出奇地平静、傲然,朗声道:“女王的遗书,现在还有意义吗?反正也没人相信,我也不在乎你们信不信,我说要当就是要当了,谁要和我抢位子坐,那被我一脚踹下来,就是他唯一的收场!”

  运上功力,兰斯洛的怒喝绝对惊人,只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更加使人魂飞天外。

  “既然你们不信莉雅女王的遗命、更不相信你们面前的我,本大爷就该一脚把你们踏扁。但看在我死鬼老婆的份上,我仁慈地作了决定。从现在起,我就是雷因斯王,你们的子民、儿女,从此就是我兰斯洛之子女,唯我兰斯洛之命为从。我要放弃以往本国的和平方针,正式参于大陆争霸,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扫平其他势力,统一风之大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听着他的宣告,台下鸦雀无声。

  这……这人是疯子吗?没有军队、没有城地,竟然妄想一步登上帝位?

  太过震惊,以至于这么多的群众,一时间没有发出应有的反应。

  感应到全场听众的震惊,积压多日的兰斯洛只觉心中有说不出的痛快,续道:“你们可以不喜欢,也可以不服,不过那最后通通都没有意义,因为征服就是我从现在起,会一直进行的工作。你们可以在追随我的脚步,共享大陆霸权,或是愚昧地反抗,最后被我消灭,二者之间选择其一。要是对本人的治国方针有意见,那就用实力来把我打倒吧!”

  将这长篇话一口气说完,兰斯洛停了停,给台下群众反应的时间,但在反应出现前,他补上最后一句“本大爷的帝号,就是‘我意’,我的道路只由我的意志主宰,不受任何人的拘束,而雅各城则非常荣幸,能成为我意王传说的起点!子民们!你们就预备欢呼吧!”

  这句话才说完,“欢呼”声就开始了,声浪如同要掀翻雅各城一样,轰然爆发,人民的愤怒、斥骂,直冲台上,许多泥尘土块给扔了上来,只是被兰斯洛以护体真气隔空拦住,雷因斯官吏匆匆凑上前来,想要把这个胡乱发言的狂徒拉下台,以免被愤怒的群众撕成碎片。

  如果一切就这样继续,那么这次演说倒是可以让群众如愿以偿,观赏到雷因斯史上最大的一次政治丑闻,只是,当骚动的程度要再升高时,一股奇异的尖啸声,令众人停下动作,极度震骇地望向广场四周。

  一大批雪特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手持连弩,箭头上绑了腐蚀性箭头,或是燃烧性极高的火布,占领了所有制高点,控制住广场周边,更还有近百个冒着白烟的沸油锅,只待一声令下,立刻便是血腥大屠杀的场面。

  如果是在艾尔铁诺,这样的阵仗还不足以产生震吓作用,但在和平已经太久的雷因斯,虽然只是雪特人,但手上拿的武器却是货真价实,这便让原本鼓噪不安的广场,刹那间只剩死寂一片。

  “成王的方式,不只是继承,篡夺也是一种。我刚刚说过,你们可以在追随我的脚步,或是顽抗被消灭之间选择其一,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希望大家不要太高估我的理性。”

  兰斯洛的声音,往寂静的广场上回响。

  “雅各城现在已经被我的部队所控制,我妹妹也已将各方城门关闭,不许任何人进出。不过,我可以给各方传媒一个机会,让你们在一个时辰内离城,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通告全大陆。”

  说话间,兰斯洛在台上漫步,竟然像踏着一道无形的阶梯,缓缓上升。

  天位力量!

  对于一直固封自守的雷因斯王国来说,亲眼见到天位力量,无疑是足以震骇群众的。

  高高在上,兰靳洛俯视下面的人民,冷冷地道:“顺便加上本大爷的劝告,要稷下王都明天打开城门,迎接它的主人,不然我就强行敲开它!”

  随着兰斯洛的宣言,便是他散发出来的无比霸气、威势,显示出他说的话绝对有实力的支持!

  只是对于这篇宣告,台下没有半点反应,作出回应的,反而是在台上。

  “咚!”

  一声回响从后头传来。

  “喂!快……快来人啊!这个家伙好像脑溢血了……”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尚未登基的“我意王”兰斯洛,在雷因斯的雅各城,发表了他空前绝后的暴虐演说,作为其传说的第一步。

  隔日,在稷下王都开城门迎接,并承认其正统王权的消息传出后,雷因斯于焉分裂,七省联合叛乱,向新王宣战。

  请续看《风姿正传》十一

  ※※※

  附:风姿历史大事记

  感谢网友coocle扫描、ocr&校对&排版

  ◎帝国历前一千五百八十年

  铁木真诞生

  ◎魔界历天鹏纵横元年(帝国历前一千五百七十二年)

  大魔裨王玄烨遭胤祯刺杀身亡。

  铁木真继任大魔神王。

  继位后三个月,铁木真初遇艾儿西丝。

  ◎魔界历天鹏纵横三年(帝国历前一千五百七十年)

  艾儿西丝提出怀柔政策,铁木真依之试行。

  席库利斯事件发生。

  铁木真误伤艾儿西丝于北方国度,次日铁木真于席库利斯发表改革演说。

  铁木真将八咫勾玉赠与艾儿西丝。

  ◎魔界历天鹏纵横四年(帝国历前一千五百六十九年)

  铁木真向艾儿西丝求婚遭拒,并与皇太极及卡达尔初次碰面,当晚,铁木真接受臣下要求纳妾的请求。

  ◎魔界历天鹏纵横五年(帝国历前一千五百六十八年)

  巴兰卡之丘之约,艾儿西丝代替卡达尔赴约,造成铁木真误杀艾儿西丝。

  铁木真得一女,下令剥夺其继承权,此女不知所踪。

  铁木真遭胤祯毒伤,复力战众强者,最后自毁核心,殁于杭州西湖湖底。享年十三岁。帝国历前一千五百六十七年

  日月星三贤者合力设下封墓禁制“十方血啮锁”与“彩虹圣壁”。但封墓后三人大打出手,自此反目成仇。

  ◎艾尔铁诺历五三○年

  卡达尔重游波鲁特佳尔,适逢蕾拉出生。卡达尔与之投缘,破例暂住,指点文艺、武术,直至五岁。

  ◎艾尔铁诺历五四六年

  六月,我意王兰斯洛降临人间。

  八月,莉雅公主诞生。

  ◎艾尔铁诺历五五○年

  兰斯洛遭皇太极拐带上山。

  十二月,亚达市商团到京都进贡,蕾拉随团护送。织田信长惊为天人,订下婚约。

  ◎艾尔铁诺历五五一年

  一月,信长遣羽柴秀吉赴波鲁特佳尔迎娶蕾拉。蕾拉自行献身与卡达尔,但遭信长发现,在蕾拉身上种下魔种。

  二月,卡达尔得知蕾拉情形,前往日本欲救出蕾拉,与信长于本能寺一战。蕾拉在与卡达尔见面后过世,产下织田香。之后卡达尔再与信长一战,在信长欲吸纳香姬反被其所噬后,以太古秘术打开香姬天心意识,并授之八咫勾玉,最后全力抵抗天刑而死。艾尔铁诺历五五九年

  一月,周公谨用毒擒获李煜。当日艾尔铁诺发兵并吞唐,唐灭。

  十二月,李煜自狱中逃脱,肢体尽残,重遇异大陆剑神萧寒山,被收为弟子,授“不动真剑”。

  ◎艾尔铁诺历五六○年

  十二月,李煜遇隆。爱因斯坦(爱菱),并接受委托护其取回黑曜镜,与受雇守黑曜镜之狼嚎骑士团剧战不敌,并引动体内“剑气”反噬,且爱菱因欲毁黑曜镜而重伤,李煜退走,临走前要胁狼嚎骑士团救治爱菱。

  两天后,李煜取“明肌雪”复回兔儿坑,与狼嚎骑士所组之抵天剑阵再战,在濒败之时悟通“不动真剑”,初成之一剑破抵天剑阵,而后巧合与朱炎并战逃入人界之奇雷斯,奇雷斯遭龙神逐回魔界。昏迷的爱菱及黑曜镜也由朱炎带回魔界,此刻,风之大陆“剑仙”传奇正式拉开了序幕。

  十二月十七日,李煜闯入艾尔铁诺皇城,与爱侣周嘉敏重逢,但两人因种种羁绊,终至落得两地相思的结果。

  ◎艾尔铁诺历五六一年

  九月,艾尔铁诺广集各方好手,于金陵城伏击李煜,爆发“秦淮血战”。李煜独身单剑,败尽围攻之各方势力,与役者生还仅仅一成,秦淮河水为之飘红三月。

  正月一日,李煜孤身闯入艾尔铁诺皇城,大闹祭天大典,剑挑破穹骑士团,连斗五大军团长,并诛杀艾尔铁诺第三军团长曹彬,而后虽受重伤,但仍能突围遁走。

  六月,李煜再现金陵,江湖传闻,其一身武功尤在三大神剑之上。

  九月,在“定远君”旭烈兀巧妙斡旋下,李煜与艾尔铁诺王廷达成和解,受封陇西郡公,唐国被立为自治区。

  ◎艾尔铁诺历五六四年

  九月,利加斯王国发生叛变,国王东方正潜逃出国,公主东方红及其妹被擒受虐,最后送至军妓营。爱菱再度离家出走,前往自由都市同盟。

  ◎艾尔铁诺历五六五年

  六月,兰斯洛逃出皇太极掌握,并初识莉雅公主、紫钰于西湖畔。东方姊妹由军妓营转卖至娼寮,因东方红已发生返祖现象,鸨母将之卖予奴隶商人,转送至杭州。

  七月,兰斯洛意外救出枫儿(东方红)并被迫收养之。

  八月初,莉雅巧遇母亲旧友并得知母亲所留讯息。

  兰斯洛初遇华扁鹊。

  八月十五,兰斯洛偕同莉雅探雷峰塔,遇上东方正奉公瑾之命破阵,机缘巧合下莉雅借希鲁哈斯之眼开启灵窍,也使东方红回复神智,得以驱走东方正。并发现铁木真之墓,约略得知铁木真离世之前因后果,但离墓后东方红与莉雅均与兰斯洛分手。兰斯洛带紫钰取九天冰蟾,紫钰受公瑾所逼假意背叛兰斯洛并将其杀至重伤,事后紫钰遭封印此段记忆。兰斯洛重伤之后幸得华扁鹊与莉雅相救,并与莉雅结合,因此变故而决心修练天魔功,却在开启天魔经封印后立遭雷殛,将下山后的记忆全数丧失。

  九月,东方红重返利加斯,寻回妹妹,从此隐姓埋名,寄身于娼馆,改名枫儿。

  十月,华扁鹊潜返大雪山,盗走黄金像,遭到大雪山方面追缉。爱菱与韩特相遇于自由都市沙尔柱,并以华扁鹊暂寄的黄金像,诱使韩特参与阿朗巴特山的寻宝,却也因此成为大雪山刺杀的目标。途中相继与化名为赤先生的皇太极、韩特旧友白飞与华扁鹊会合,并在皇太极的暗助下安然渡过大雪山天官组及教务长严正的狙杀,于十二月初抵达藏宝所在的太古魔道遗迹。

  十一月,兰斯洛寻获其妹,并于之后意外诛杀一山寨贼酋,接收其手下,成立盗贼团,定名为“阿里巴巴四十大盗”。

  十二月二十二日,韩特发现白飞参与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开启四大地窟封印,并与白飞、华扁鹊展开激战,却不敌已吸收天地元气,功力近乎天位的白飞。但在爱菱以及皇太极的协助之下,韩特重创白飞,却失手误杀旧友,后与华扁鹊及爱菱三人逃出崩塌的遗迹。皇太极亦因自身人格分裂而殁,魔属人格多尔衮取得身体的控制权。也因为地窟开启、天地元气外泄,所引发的剧烈地震造成自由都市地区的重大损伤,亦在灾后出现许多人功力凭空遽增之异象。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

  东方正夺回利加斯之王位,此时枫儿姐妹隐于利加斯贫民区。

  三月,兰斯洛与天地有雪、天野源五郎、花风liu三人结识于暹罗,并义结金兰。四人并因故卷入石家与东方家联姻风波之中。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

  六月,艾尔铁诺北部发生大旱,本于石家领地活动之四十大盗,进入花家领地,劫掠花家粮队以赈灾民。

  八月,源五郎加入四十大盗。

  十月,四十大盗遭遇奉师命带领飞龙骑士团前来的紫钰,溃灭于枯耳山。同一时间,率领雷因斯医疗团,前往西部基格鲁灾区之莉雅女王,遭花家困于基格鲁。

  侥幸脱逃的兰斯洛与有雪两人,于利加斯重遇枫儿,却因艾尔铁诺监察使郝可莲前来追捕,使得枫儿之妹亡故,枫儿埋葬其妹后,加入万里长征之兰斯洛一行人。

  源五郎、妮儿与兰斯洛失散,而在前往基格鲁与兄长会合途中,与花天邪所请出之天草四郎遭遇,妮儿得韩特之助得以逃离,源五郎则下落不明。

  十一月二日,在花家家主花天邪胁迫下,莉雅女王于基格鲁举行比武招亲,赶来与“苍月草”会合的兰斯洛,与唯一的竞争者花天邪对决,取得了最后胜利。

  同日,兰斯洛与莉雅于基格鲁成亲,与天草四郎发生激战,莉雅耗尽自身寿元,以五极天式之“舫穗之月”重创天草后,于新婚之夜,耗尽生命力地斜倚在丈夫怀中逝去,雷因斯女王一脉的血缘就此画上休止符。

  十一月十二日,在雅各城内举行的女王哀悼会上,兰斯洛发表了其空前绝后的暴虐演说,作为“我意王”传说的第一步。

  十一月十三日,当稷下王都开城门迎接兰斯洛,并承认其正统王权的消息传出后,雷因斯。蒂伦于焉分裂,七省联合叛乱,向新王宣战。

  

第八章 传奇演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