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稷下议决

    

  尚未上报,雅各宣言的内容,已在香格里拉掀起骚动,遥遥国外尚且如此,就更别说与雅各距离不过百里的稷下王都了。

  兰斯洛的宣言明白表示,若稷下不主动打开城门,那他将以实力强行破门。因此,负责王都防卫的指挥武官们,正彻夜忙碌作着调度。

  假如来犯者仅是一群手持武器的莽撞雪特人,他们很容易便可将之射杀城下,然而,兰斯洛在雅各城所展示的,除了那狂妄宣言,还有他本身的天位力量,要是他以天位力量的强绝威力,正面攻城,从没遇过这等阵仗的一众武官,可委实不知该如何处理。

  雷因斯·蒂伦传国久远,在历史上也不乏天位高手进攻王都的记载。那是九州大战时期,魔族二皇子胤礽率军进攻稷下,当时“日贤者”皇太极、“星贤者”卡达尔联袂抗敌,血战两日,惨胜敌军,令胤礽锻羽而归。稷下这边死伤惨重不说,城墙在连续两日的天位战里,几乎给拆了八成,城内建筑毁坏坍塌的不计其数。如今历史重演,侵略雷因斯的恶魔将要来到,但稷下城内别说天位高手,连了两名宗师级的地界强人都找不出,原本像雷因斯这样擅长魔法、太古魔道的和平国度,就不容易出什么武道强人,只是刻下危机迫在眉睫,天晓得明日要拿什么东西去防卫城壁?

  莫可奈何,指挥官只得硬着头皮,与白家的太古魔道研究院交涉,希望能借一点太古魔道武器来增加实力。鼓动起关闭城门、不让新亲王入城这动作的,正是稷下学宫的诸多学生,现在人家给气得就要杀过来了,他们也该负点责任吧!

  负责城防的武官,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文官们也是动作频频。

  在雷因斯,原本亲王得以兼任宰相一职,但上任女王,也就是莉雅的母亲,在丈夫亡故后,宣布废除宰相一职,改为提升底下的六部尚书为内阁,辅佐执政,因此,当女王不在时,以内阁之首总理朝政的,就是宫务尚书。

  现任宫务尚书白德昭,是白字世家硕果仅存的长老,以辈份论,是本代家主白无忌的九叔公,江湖资历与大雪山的教务长严正同级。自前两任女王执政时,便于宫廷内任职,由莉雅之母拔擢为宫务尚书,直至如今,近三百年的行政生涯,大半的宫廷派系都属于其门下。

  在这之外,白德昭亦负责一个神圣任务:以祭酒之职,打理被称为“稷下学宫”的雷因斯王立学院。虽然对太古魔道没有研究,但这名亲眼目睹白家兴衰的老人,却有着渊博学识与亲和气度,令学院内各派学者对之甚是推崇。

  稷下学宫是一个能够左右雷因斯行政方向的存在,朝廷要职多出身于稷下学宫,让一个与学宫关系密切的学者。出任阁揆,那当然是一件极具拉拢性的人事安排,以学宫本身的立场,假如打理学宫行政的祭酒,由帝国重臣出任,那当然也是种非常荣耀的事。

  事实上,经历长期权力斗争、合并后,雷因斯宫廷、稷下学宫、白字世家,这三者几乎要合而为一,譬如此刻,与会者八成以上与白家有血缘或亲戚关系,就某个角度看来,还真像一场家族聚会。

  和诸多耀眼的白家天才相比,白德昭并无杰出才干,但稳重谦和的个性,却使他深获三任女王的好评,也赢得各大贵族的尊重,亦是这样的一个人,才得以胜任宫务尚书的重责。

  可是这样的个性,现在在众人眼中,却显得温吞迟缓,成了让众人不耐的重大理由。

  “尚书大人!请您立刻下决断吧,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啊!”

  “那个无法狂徒占领了雅各,请您立刻下令整顿军备,明天将他与他的同党一举铲除于城下吧!”

  “不!雅各的百姓,正受着他魔掌的蹂躏,我们一刻也不能耽搁,应该立即出兵雅各,解救我们的同胞啊!”

  “蛇无头不行,都是因为继承人未定,才有这许多事端,祭酒大人,我们应该立刻推选一个领头之人啊!”

  雷因斯宫廷、稷下学宫的重要人物,齐聚于稷下学宫的大会议厅,你一言、我一语,对眼前的局面发表看法,努力说服着意见不同之人。

  雷因斯的保守制度,使得官僚体系极为重要,女王既然不在,有权下令军队出动的,就是宫务尚书。余下众人地位相若,各执己见,偏生是你不服我、我也不服你,已经吵闹大半晚,却始终未有结论,只等待白德昭的决断。

  弓着背、缩身坐在过大的皮椅里,眼睛眯得几乎让人以为他已睡着,这名留着一把花白长须、满面皱纹的老者,却将众人的话语全数听在耳内。

  无疑他已年迈,但却绝不老朽,虽没有过人智慧,但身为年长者的见识,仍让他清楚把握到每个发言者的心意。

  嚷着说要整顿军备的人,已看得出色厉内荏,想来是听到对方拥有天位力量后,便已寒了胆,想要纠众壮胆而已。

  喊说要出兵雅各的年轻贵族,生平从未重视过平民福祉,现在这么说,大概是弄不清楚状况,单纯对那名盗贼的憎恶之心所致。

  而一直嚷着说要选出首领的那几人……是白天行的同伙吧!在这种时刻仍专注于此事上头,看来这后生晚辈真的是志不止于白家家主,而是想要夺取雷因斯全国了。

  臣子采用有相当历练、阅历丰富的老臣,坐帝位者却必须是有朝气的年轻人。这是首任雷因斯女王的训示,也是稷下学宫一直倡导的理想政治。

  雷因斯的新一代,并没有多少足以登上王座的年轻俊才,放眼够资格的人选中,白天行的确是校校者,加上他与稷下学宫的关系、与宫廷众臣的交情,由他登位的呼声确实很高。

  其实,雷因斯在九州大战后,本着不参与大陆争霸的行政原则,这使得国家得以和平两千年。但一直以来,反对的声浪就不曾减过。仍是有许多人认为,九州大战时,雷因斯以盟主的角色统领各方势力,对抗魔族,若非战后主动放弃领导地位,偏居一隅,迄今整块大陆仍是在雷因斯的统治之下,哪有艾尔铁诺、武炼蛮族出头的份?

  白字世家强盛时,颇有问鼎天下之志,但随着大灾变的发生,这理想于焉破灭,只是白家子弟却无不一直缅怀那段荣光日子。

  这次女王亡故,继位无人,稷下学宫内也开始掀起一股声浪,要求不能让雷因斯再这样弱下去,应该选英明有为的男主登位,重振雄风。

  这主张与白天行不谋而合,若是让他登位,大概有许多人会极乐意见到此事巴!

  但白德昭却不做如是想。他的慎重其来自有方,身为白家在大陆上硕果仅存的耆老,他知道许多旁人所不知的秘辛,也清楚在风之大陆上已然衰弱不振的白家,内幕重重,未如外表上看来的单纯,而参与大陆争霸更是不如想像中简单。全然不晓得这些的白天行,帝位决计难以坐稳,到头来,非但连累白家子弟徒然伤亡,更将害得雷因斯一蹶不振,那他就变成千古罪人了。

  “选出继承者,那是很重要的。”白德昭开口后,周围的争吵立时平息下来,人人静听这长老重臣的话语。

  “雷因斯的王统,以血继承,代代俱是由亲子相传,若是由一个没有王室血缘的外人来登位,如何能使百姓心服?”白德昭道:“虽然莉雅女王已经不在,但论血缘,她兄长白无忌才是最正统的王位继承人。”

  此言一出,登时哗声四起,原本提议要推选继承人的那几位大臣,尤其反对,因为如果要用血缘来算,那白天行根本差上十万八千里,怎也与王位挨不着边。但赞同的也是不少。

  虽然在反对者眼中,白无忌胸无大志,除了商业天分外别无长处,又过份性好渔色,常常被批评为“满身铜臭的色鬼”,但是这人的和气、豪爽与挥金如土,却也令他在国内大受欢迎,是个毫无架子的平民王子。他是莉雅女王的兄长,人民不免推爱,加上他与国外的强大势力多半交好,由他登基为皇,虽然未必会有什么发展,但肯定不会比现在坏。

  “祭酒大人,这样是不行的,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不能再靠血统来选继承人,能承担雷因斯国运的,应该是有能力、有担当的强人啊!”

  “你这样说,莫非你是认为无忌公子没有能力、没有担当吗?”

  “两位大人,现在不为此事争执,我们应该先对雅各城的那狂徒做出处断啊!”

  白德昭保持沉默,眼看场面又要再度乱起来,一个由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争执。

  “难得各位对小弟的能力,有如此多元化的评价,这还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说话之人缓缓步进房来,面上满是不羁的微笑,缓缓道:“讨论到现在已经几个时辰了,似乎还是没有什么结论出来啊!”

  惊见这人,室内顿时安静一片,继而重新鼓噪起来。

  白字世家称霸雷因斯已久,在此开会的宫廷、学宫重要人物,八成以上具有白家血统,会令他们产生如此巨大的震撼,来者并非旁人,正是当今白家家主白无忌。

  自莉雅女王亡故后,他始终没做出反应,彷佛事不关己一般,肆无忌惮地大搞男女关系,十天里换了十个不同的女伴。本来支持他的人,对此感到失望;反对他的白家子弟,则批评更烈,一名连自己妹妹死亡都行若无事的冷血之人,如何能够领导白家?

  而今,他却主动在此地现身,这是否代表他要与众人同一阵线呢?不管怎说,身为白家家主的他,手里掌握大量资源,有他相助,众人抗敌的成数大增。属于白天行的一派,则是心中惴惴不安,担忧这人会正式表态角逐帝座。

  “九叔公,许久未曾向您请安了。”

  未失礼数,白无忌首先向长辈执礼,而白德昭亦未敢托大,对这身为家主的晚辈还礼,而当应有的礼数尽到后,白无忌开始说话,尽管料到他来此必有所为,众人却想不到他的态度会如此直接。

  目光瞄过白天行一系的人马,白无忌摇摇头,微笑道:“叫天行小子死心吧!白家家主的位子,他没可能坐上的,就算我让给他坐,他也坐不稳的,早点放弃,他还可以保有一条生路。”

  白天行表露欲竞争家主之位后,白无忌是首次对此事发表意见。支持白天行的,颇多青壮派的白家子弟,这时纷纷为所支持的人抗辩。

  “胡说!你都坐得了,天行公子为什么坐不上?”

  “你既然没本事,就别死占着这位子,应该把白家大权交给真正有能的人!”

  “天行公子文武双全,别的不讲,至少在品德上,就高出你这好色的冷血混蛋几百倍!”

  连番喝骂,结果引起支持白无忌一派的愤怒,挺身为家主说话,两边再次骂成一团。身为会议主席,白德昭只是不语,静待白无忌的反应。

  “我的才能,不是一般的人所能理解,至少……我能让你们站在这里,高声骂我冷血混蛋而安然无恙。换做是其他世家,你们倒猜猜看自己现在的下场?”

  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由于雷因斯的言论自由,他们一向把批评家主当成自然权利,事实上,七大宗门多半有森严族规,绝对维护当权者的尊严,像他们这样任意辱骂自家家主,除了武炼王五与白无忌这怪胎会浑不在意,换作其余的世家定难轻易了事,旭烈兀或许会想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处罚,若是石崇、花天邪,大概是立刻全家剥皮处死,捣泥示众。

  “我是个好色的冷血混蛋没错,而天行小子之所以没资格坐家主位,就是因为他不是。”白无忌缓缓道:“能坐白家家主位的人,绝对不能是个正常人,也绝对不会是个正常人。”

  匪夷所思的话语,不单白家成员议论纷纷,为首的白德昭却大有感触。

  “天才的白家人、疯狂的白家人”,这是当日白家实力鼎盛时,外界对于白字世家的印象。历代杰出的白家先人,凡是能力特出者,都不只是一般的俊杰,而都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在自己所擅长的科目上,有惊人进展,将众人远远甩在后头,他们所留下的研究贡献,足够自家子孙享用几个世代。

  可是一如他们的绝世资质,这些先人也都有着怪异的个性。多半是性格乖戾,有的就像白无忌一样,是个整天追在女人后头的好色之徒;有些是偏好美男子与男童的反向性癖者;也曾出过如第五代家主白圣明一般,视性为畏途、孤洁一生的怪人。

  最恐怖的,是创出核融拳的第七代家主白末日。这人是个极度的嗜血狂人,死在他手里的武者,足以堆积成山。在他强行欲晋级天位、练功走火暴毙之前,每晚要先毙一人方能入睡,特别是刀刀斩过骨头的那一幕,分外能使他行房时高潮叠起。

  这些先人无疑贡献卓越,但或许正是因为超越常人大多的才能,使他们本身人格支持不住,扭曲变形,必须籍着疯狂行径来发泄,这才能找到活下去的动力。事实上,早夭、自杀而亡的白家俊杰,族谱里满满皆是。

  白德昭很清楚自己的平凡,清楚那和自己血缘较近的白天行,亦应只是个平凡之人,不似白无忌、莉雅三兄妹,在平凡外表下的不凡。因此他数度在私下会晤时,拒绝了白天行的拉拢,现在既然白无忌站出说话,必是要有所动作了……

  “家主。”一直沉默无言的老人开了口,“关于帝位继承一事,您以为如何?”白德昭之前曾表示,希望由白无忌坐上帝位,此一相询,也就是确认白无忌是否有登基为皇的意愿。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白无忌没有改变表情。妹妹与自己都十分喜欢这个叔公,能够认清自己的份量,不做非份之想,这并非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

  “帝位还是让正统继承人坐去吧!我虽然有神官资格,却从不是个虔诚信徒,要是让我代替女王来为诸位祈祷,那会给雷因斯带来厄运的。”

  白无忌道:“所以我今次来此,只为了一个问题。请问各位,我们到底有什么理由,不让正统的继承人登基呢?”

  这话一出,室内顿时吊在一片悬疑气氛中,众人推敲话意,却是不敢也不愿相信他话里的意思。

  “家主的意思是……?”

  白无忌道:“诸位身为雷因斯人,不是都发誓过要服从女王的命令吗?既然女王遗命要传位于人,王位就早已有主。现在要在这里推来推去,选来选去,莫非已再没人把女王的命令放在心上?”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一名廷臣道:“女王遗命自然是重要的,但怎能让一名外人来……”

  “不能算是外人吧!”白无忌道:“不论出身,既与女王正式结亲,便是我雷因斯亲王,之前又从花家万军之中,守护女王的安危,对我雷因斯有大功。论关系、论功绩,新任亲王已不能说是外人了。”

  一片惊讶声中,众人这才弄清楚,白无忌之所以到此的目的,竟是为了要帮助那外来盗匪登位称王,这下他们大为恐慌,不分派系,全数联合起来,要阻止此事。

  “无忌公子,就算那厮不是外人,又对我国有大功,但是这样一个残暴不仁,只懂得以武力服人的莽夫,若是让他坐王位,那只会是我国的浩劫啊!”

  “哈!让你们坐上王座,那才真是雷因斯的浩劫。”白无忌冷笑道:“学宫里一直也有重振国力的声浪,刚才你们自己也说,王位传承不能再靠血缘,是需要有能力、有担当的强人,新任亲王诚然以武服人,但他拥有天位力量是事实。依照你们的论点,这种强人正是领导雷因斯争霸的最佳人选,由他继位,你们才应该拍手叫好了。”

  将所有反对意见压倒,更让反对者哑口无言。众人这才忆起,白无忌在稷下学宫是出了名的雄辩滔滔,能与他进行舌辩的,只有包括莉雅女王在内的极少数人而已,现在与他进行口舌之争,那自是谁也争他不过。

  既然口舌之争无用,那便从最着力的地方去下功夫。

  “无忌公子,也许你说的都对,但是请别忘了最近的报导,这个新任亲王委实大有疑点,在基格鲁的婚事,没有可靠的证人能够证明,很有可能是他以暴力胁迫女王成婚,甚至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婚事,一切只是他与其同党的阴谋,假称与女王成婚,意图夺取我国的王位啊!”

  终于说到问题的重心,众臣连连称是,将沉重的否定压力推回白无忌身上。

  白无忌一摆手,哂道:“何必明知故问?那种程度的报导,能证明什么吗?只要我愿意,明天雷因斯各大报纸的头条,都会另外推选出新的凶手,保证各位的名字全在上头,人人有分,绝不落空。怎么样,要尝尝看千夫所指的滋味吗?”

  忆起他身为白家家主的力量,这话一说,哪还有人敢接口,只是不服气的目光,仍是朝白无忌望去。

  “事发当时,我在稷下抱女人,无法证明基格鲁的事件真相。”白无忌笑道:“但要说是没有人证,那却是未必。”

  “正无忌心公子,此事关系重大,你可不能随便找个人就说是人证啊!”

  “真有人证?那人是谁?”

  讨论已经到关键处,群臣惧感好奇,不知白无忌如何解决这关键难题。

  “是我……”

  声音清脆,自门口传来,群臣回头探望,却没瞧着人,将视线调低八度,这才看到发言者的身影。

  一袭黑袍,大大的魔法黑帽斜戴在头上,梅琳缓缓地走进会议厅。有些人认出这个笑嘻嘻模样的女童,常常在稷下学宫游移摆摊,桌上放个水晶球,专门帮年轻学生占卜爱情、命运,极受到学子们喜爱,却不知道这样一个低三下四的人物,为何会来到重要的议事会场。

  在会议桌的最前方,始终如同一颗石头般沉默无言的老人,忽然有了动作。对这名女童弯腰行礼,惊声道:“宫主,想不到会惊动您老人家,真是非常惭愧…”

  众人闻言无不大惊,脑里更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莫非传说中的稷下学宫宫主真的存在吗?

  雷因斯王立学院,又名稷下学宫,最高执掌者应是学院院长,也就是俗称学宫宫主的职位。一开始学宫是由宫主所执掌,以其过人能力,统合各大派系,奠定如今学宫规模,并使之成为维护雷因斯安定的基石。但根据传闻,千余年前宫主外出游览后,再也未曾归来,前两任女王感念宫主恩德,另增设祭酒一职,代为掌理稷下学宫。

  时日益久,稷下宫主的真面目早已不复为人所记忆,更有许多年轻子弟认为,那仅是个编造出来的伟人形象,根本就没有宫主的存在。而今,身为雷因斯宫廷元老的白德昭,如此谦卑地向这女童行礼,难道她便是长老中的长老,稷下学宫的主人吗?

  “宫主,为何您……”

  “文明古国最大的好处与坏处,就是老不死的特别多,换做是艾尔铁诺与武炼,想找些老骨头来罗唆,还真是不易。”

  接受了白德昭的行礼,梅琳道:“诸位好,我是梅琳·格林,雷因斯王立学院的院长,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在座各位九成以上都是我们的学生。基格鲁事件发生时,我跟随在女王身边,可以证实新任亲王的功绩与清白,如果这还不够,魔导公会的两千名魔导部队,都可以为此事做出证明。”

  梅琳声音不大,女童的外貌也没有丝毫威势,但身为稷下宫主、雷因斯第一长老的身份,却使得她的话有种不可抗逆的压迫感,令得众人无法出声反对。

  “新任亲王是个富有侠义之心的勇者,对于这样的人,魔导公会将会全力维护,希望在座诸位不要怀疑我们的决心。”

  “白字世家的立场也是一样,除非有人对我高举叛旗,不然凡是效忠于我白无忌的子弟,请给予新任亲王应有的支持与尊重。”

  众所共知,雷因斯女王是魔导公会的主席,但群臣都在基格鲁事件中明白,雷因斯宫廷并没有统御魔导公会的力量,他们甚至连如何去与之接触都不晓得。现在,魔导公会终于表示立场,再加上白字世家的支持!两股势力合一,就有绝对力量去影响雷因斯,压下各种反对声浪。

  “我不管你们怎么决定,反正明天稷下城门是开定了。”梅琳冷冷道:“女王遗命是真,虽然里头还有些值得商榷的余地,但若有任何人主张封闭城门,不让女王灵柩还都安葬,那就是我魔导公会全体的敌人!”

  旁边的白无忌,点头道:“我赞同梅琳老师的说法。”

  于是,在兰斯洛众人仍苦思要用什么方法,攻陷稷下城门的当口,稷下城门已经在这议会厅里,无声地陷落了。

  

第二章 稷下议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