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约法三章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一月十三日雷因斯稷下城

  议会厅里,雷因斯众臣已经散去。看得出来,他们心中仍是高度不满,只是一时被白无忌的威势压下,无计可施而已。

  白无忌抱怨道:“暂时是摆平了,要我在这浪费时间喷口水,真是件讨人厌的事啊……”

  “其实,你应该可以有更好一些的方法的……”梅琳瞧着白无忌,道:“该不会,你想要帮的……是白天行那厮吧!”

  同样是处理,白无忌应该有能力以柔性策略,抚平群臣的不安,换取他们的支持,但适才他却毫无保留地,以强硬压制的做法,令群臣配合。可以想向心中愤恨不平的雷因斯群臣,多数都会倒向白天行,谋求较可靠的未来,换句话说,最迟数日之内,武力冲突是无可避免的了。这样一来,虽然打开了城门,但实际获益者到底是谁呢?

  “怎么会,老师你说笑了。”白无忌笑道:“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去帮助一个想踢我下台的人啊!咦?这是什么东西?”

  梅琳将手上的信札递了过去,道:“是她要我交给你的,最新一步的委托。”

  白无忌将信接过,看着信封上娟秀的“苍月草”三字,微微一笑,拆也不拆,迳自将整封信撕得粉碎。

  “你!”

  “我妹妹的名字,是莉雅。迪斯。拉普它。苍月,这个叫苍月草的人是谁?我可不认识啊!”

  白无忌笑道:“帮助新任亲王打开城门,这是莉雅女王委托我的最后遗命,也是我最后一次的劳动,以后再有什么事,那可不关我的事,像今天一样对傻蛋们喷口水,害我对美人儿爽约的事,我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针对白无忌的话,梅琳微微一笑,饶有深意道:“原来如此,你已经做出抉择了啊!”

  也不作解释,“只要让我像现在这样安闲度日就好。”白无忌道:“天好像已经亮了,浪费一晚时间,肚子也有些饿了,老师,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去学宫食堂吃个早点,怎样?”

  对这个提议,梅琳则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喂!你这小鬼,不要开老人家的玩笑,你该不会是连我也想钓吧?”

  “有何不可?我的外号是”无花不采“。从八岁的豆寇闺女,到八百岁的老妖怪,全在我的狩猎范围之内。”白无忌笑道:“老师你兼具两者特长,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唯一的遗憾,就是情敌尽是些强天位的怪物,真要是竞争起来,伤亡太大了……”

  “大恶劣了!谁是八百岁的老妖怪?你这小孩子讲话,也大没有礼貌了吧!”

  “啊!我看恐怕还不只八百岁吧!”

  对于来到稷下王都城门前的兰斯洛一干人,心情是十分复杂的。昨夜与有雪、妮儿商议半晚,推敲届时该如何入城,也拟定了十多种不同的方法,虽然敢肯定一定能够进入城内,却没有想到,真正来到稷下时,王都会大开城门。

  虽然没有列队欢迎,但比起之前的坚决抗拒,城内主动打开大门,已是善意的表现,众人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了。

  仰望城门,有雪长声叹道:“唉呀!真是可惜,昨天晚上想到的妙计全用不着了。”

  源五郎的决断未定,小草又没来干涉,昨晚的战术讨论,就只由兰斯洛、妮儿、有雪三人进行。对于此事,源五郎也感好奇,这三个臭皮匠是否真的想出了什么破城妙计?

  “本来照妮儿小姐的想法,大家直接用天位力量把门破开,连城墙也轰掉******大半截,看这群雷因斯人还能有什么作为?”

  “唔,那也说得是……”源五郎点点头,本来他也就在想,三人会使用的策略多半是武力破门。

  稷下王都的建筑与道路,经过特殊设计,整体形成一个极为强大的结界都市,有一定的防卫作用,但如果无人操作,遭逢两大天位高手齐力攻门,多半还是承受不住。

  “可是老大说这样不妥。我们到雷因斯是来称王,吓吓百姓,让他们俯首听命,这事并无不可,但若动不动就大开杀戒,搞得血流成河,就算人命不值钱,但把人都杀光了,这个王位就坐得很没意思了。”有雪道:“所以我们最后想出了一个不流血的攻城法。”

  “愿闻其详。”兰斯洛会这样想,那表示还可救药,不过这三人都不善谋略,能有什么不流血落城的妙策,源五郎实在很好奇。

  “呵……呵……哇哈哈哈……”仿佛故事中的邪恶小人,有雪嚣张地抬头大笑道:“还不容易嘛!说穿了,我们手上有人质啊!”

  “人质?”

  “就是那个女王灵柩啊!”有雪大笑道:“如果城门不开,我们就在水晶棺上斩个一千刀,或者在上头撒尿、浇上狗大便,或是拖在马后头绕城跑,让那些雷因斯蠢猪吓白了脸,乖乖地把城门打开。”

  “果……果然恶毒下流,你如果这么做,一定会遭天谴的!”

  十分符合雪特人的行事作风,源五郎只有苦笑,但认真说起来,这方法说不定出人意料地有效呢!以雷因斯人对女王的尊崇,让他们目睹灵柩被如此污辱,那比坐视祖先的坟被刨还严重,肯定会主动大开城门,不过之后的结果,可能是稷下百姓群起暴动,几十万人冲出城门将凶手斩成肉酱。

  另一边,以新装束站在兰斯洛身边的小草,凝望城楼,亦有无数感慨。这是她从小生长的故乡,有着数不清的回忆,却很难想像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心情,步入王都。

  “在想什么?你的表情好奇怪唷!”

  “没什么。”小草握住丈夫手掌,微笑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城池罗!她的兴盛、衰败,全数系于你的肩上,请好好地善待她吧!”

  “嗯,对于选中我的你,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兰斯洛笑道:“从一城之主,慢慢变成一国之主,你就好好看着自己丈夫的雄姿吧!”

  “呵,我会拭目以待的。”

  通过城门,进入稷下,看着前方的街景,骤感耳目一新的兰斯洛,觉得自己接触到了一个崭新的雷因斯。蒂伦。

  不仅是视觉,稷下所给人的印象,由嗅觉、听觉、触觉,甚至超越感官的灵觉,不住传来。

  在雷因斯历史中,稷下王都因为战火被摧毁过三次,现在的建筑是第四次重建后所留下的规模。为了增强防卫力量,以女王居所“象牙白塔”为中心,主要干道环绕形成一个五芒星图,附加了各种强化设施,让整个稷下成为一个拥有强大防卫结界的魔法都市。

  在稷下范围内,一切神圣系的封魔、疗伤咒文,都会被强化,毋须费什么力气,就可以使用。相反地,所有邪恶力量会受到压制,使得入侵的魔族力量大减,令城防者得以屹立固守。

  现在战争平息,魔族亦已不在,但踏进城内的瞬间,兰斯洛仍是可以清楚感受到,一股神圣清新的波动,让人心境平和,精神大大振奋起来。

  一如之前的雅各与其他雷因斯都市,稷下有着同样整齐清洁的街道。白白的石子路,笔直延伸向道路尽头,就连路旁的排水系统,看来都井井有条,开阔的景象,使得胸中充满爽朗的感觉。

  稷下并不是一个单纯呆板的都市,虽然一切都照规格化建设,但各处建筑仍是富有自己的特色。几千年的文化薰陶,稷下的建筑不求华丽,纯在简单大方上求表现,屋瓦、窗台上,红、黄、翠、蓝四色,或是描绘吉祥图形,或是编组成一幅又一幅故事彩绘,与街坊邻居串连在一起。整个稷下看来非但具有浓厚的文艺气息,甚至本身就是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了。

  麦第奇家主旭烈兀,在到此游览访问时,曾感叹道:“典雅而平凡,美丽却不迫人,不愧是数千年文化累积的成果,而这也是稷下最大的艺术价值所在。”以他当时的钦慕心情,大有长居稷下的打算,无奈事与愿违,只有在回去之后大肆翻修麦第奇总堡。

  在稷下,每家的庭院,遍植花木,未算是繁密,但却置得恰到好处,与整体街景合为一体。空气中间得到淡淡的百合花香气,源五郎说,宫廷对稷下王都有特别规划,每一个区域,都请民众合作集体栽花,像甫进城门口的这个区域,就是有名的百合区。

  十一月已是深秋,近乎冬季,空气中带着萧瑟的凉意,但稷下的气候偏乾燥,翠绿浓荫的树木,也发挥了调节效果,晴朗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甚为舒服。

  “呵,还真是个难得的好地方啊!”

  兰斯洛未曾到过艾尔铁诺的中都王城,但他却知道,自己从踏足稷下的此刻开始,已深深喜欢上这个美丽的都市。

  “幸好没有打起来啊……”

  步行走在兰斯洛身后的妮儿,也有同样的感受,幸好没有使用到武力破城的手段,不然损毁了此地一分一毫,那都是种令人惋惜的伤害。

  如果是平时,会看到人民牵狗散步的情景,在雷因斯,养猫狗当宠物的情形十分普遍。不过,今天情形特殊,为了迎接女王的灵柩,大批民众都跪在自家门前,双手合什,满面哀凄,虔诚地为已逝去的女王陛下祈求冥福。

  “唉呀!真是伤脑筋呀!”兰斯洛环顾周围,叹道:“为什么每次死掉人,都得那么臭着一张脸,办这些无趣的东西呢?与其办追悼会,还不如把好酒、好菜拿出来,大家痛痛快快吃一场,生者死者各得其所,这样才比较好吧!要是有一天我有丧礼,大家就为我办个疯狂的庆祝会吧!”

  后头的源五郎闻言,摇头道:“不会有人帮你办那种东西的啦……”

  这番话虽然说得不大声,但仍是有旁人听见。特别是跟在两旁稍远处随行的雷因斯官吏,他们没听清楚兰斯洛的话语,却十分肯定里头有对女王不敬的意思,十几双白眼恶狠狠地瞪过来。

  兰斯洛颇感懊恼,左后方的小草贴近过来,悄声道:“老公你的想法很有意思喔!我也有同感呢!”

  “你有同感个鬼!你自己就是当事人,丧礼办成这样,还和我说你有同感!”

  “耶……这也是一种安慰嘛!又不是我愿意把丧礼办成这样的。”

  夫妻两人低声谈笑,行不多时,高耸宏伟的象牙白塔,已经呈现在眼前了。

  讲说是塔,其实有些不正确,因为整座皇宫是一个占地十分辽阔的宫殿,所在,亦是雷因斯人民的精神指标之了。

  整座宫殿呈圆形,高大的白色石柱,撑起巨型拱门,上头书写着兰斯洛看不懂的字体。长长红毯,笔直往内延伸,两旁的水晶拱廊,折射日光,散发着瑰丽的七彩光华,奇幻无方,浑然不似身在人间。

  雷因斯本身几乎是********,统治上当然也有浓厚的宗教色彩,这完全反映在皇宫设计上。各个建筑多半是高耸巨大,站在门下,相对地就让人感到自我的渺小。朴实平凡的风格,分外营造出神圣肃穆的气氛,特别是类似神殿一般的吸音设计,随着逐渐步入宫殿内,耳里尽是最深的沉静,恍若踏足一个不属于人世的神之领域,越来越与神明接近,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简单来讲,与其说象牙白塔是女王居所,倒不如看做是一座供奉神明的宫殿,更为适合。

  首次接触这样的建筑,有雪分外觉得不自在,喃喃道:“盖这宫殿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什么东西都盖得那么大是要死啊!一个房子就要有点人气,这样才像是人住的,静悄悄成这个样,像个坟墓多过皇宫,难怪住在这里的人代代短命!”

  兰斯洛也有几分紧张,所以听到有雪的抱怨,颇有同感,正想夸他一下,就听见他的最后一句,立刻变脸,一记肘击就敲在他脑上,低声道:“别忘了,死胖子,你以后也要住在这死人坟墓里头啊!”

  “啊!对啊!”有雪慌乱地抓着头,开始思索有关的破解之道。

  兰斯洛道:“看这宫殿盖成这个样子,真是花了不少钱啊!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宫廷本身出了大部分的钱,不过也有相当多数,是雷因斯百姓捐钱修筑的。”

  或许是因为还没决定去向,又或者是脑溢血尚未回复,源五郎说话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等一等,关于这点我实在觉得很奇怪。”兰斯洛皱眉道:“神职人员不是要救济贫苦的吗?为什么搞到最后,这些干邪教的会比我们强盗还有钱呢?”

  “讲说干邪教的未免太失礼了,稷下再怎么讲,可都是全风之大陆的宗教信仰中心,会特别有钱不足为怪啊!”

  “信仰中心又怎么样?那只不过是从邪教变成第一邪教而已!”兰斯洛道:“我们真刀真枪去拼命才赚到钱,这些家伙随便说说,就有蠢蛋乖乖把钱送上来,这可真是让人不服气。”

  “精人出嘴、笨人出力,只好怪你没有当骗子的本钱了。”源五郎摇着头,心内着实在苦恼。

  兰斯洛已经要人主象牙白塔了,但连串的问题才正要开始,是最需要努力冲刺的时候,然而,在自己的眼中,兰斯洛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凭个人力量稳坐王位的程度,要是照苍月草的打算,一切放手让他去干,制造出的祸害可能比魔族入侵更惨。既然知道这情形,那自己还应该继续辅佐于斯吗?

  苍月草的要求,要自己以三贤者传人的身份,公开表示支持兰斯洛。以三贤者神话人物般的崇高地位,若表示支持兰斯洛,那的确是大大强化了他的立场,特别是在雷因斯,三贤者的大名对一些食古不化的老顽固,有出人意料的震慑作用。时间越来越紧迫,自己必须在这一两天之内,认真地拿个主意了啊!

  在雷因斯大小官吏的领路下,兰斯洛一行人进入象牙白塔,不过,由于对方态度诡异,兰斯洛一时也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入主象牙白塔的。

  事实上,众人也没有什么退路。在动用小草的私房钱,支付给雪特人报酬后,那群协助占领的雪特人就全部跑散光了。失去了他们的协助,也不可能再继续占领雅各,所以当众人来到稷下的同时,雅各城也已形同解放。雷因斯人应该会对此加以戒备,要凭天位力量在城里大肆破坏,那是不难,但要故技重施,号召雪特人占领稷下,那大概是不可能了,再说稷下不同于雅各,以城防规模面言,就算把附近区域的雪特人都集中起来,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兰斯洛才进宫没有多久,就发现了新的问题。

  “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宫殿,这么少的人,该不会什么东西都要我们自己动手做吧!”

  情形大概是这样,偌大的王宫,平时连警卫兵在内,该有万余人的规模,现在却仅剩数百人留守,虽然不至于死寂无人,但也几乎令象牙白塔的整个机能瘫痪,无法运作。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啊……”兰斯洛皱着眉头说着。

  旁边的源五郎过来补充,道:“刚刚和这里的人聊过了,他们说,军队和宫女,因为不愿意服侍杀人魔王,所以通通都跑光了,剩下来的这些,是胆子特别大的。”

  “杀人魔王?”兰斯洛奇道:“为什么这样叫我?我有杀很多人吗?”

  “老大你在雅各城干的事,在雷因斯人眼里,就是这么解释。”源五郎摊手道:“别把这里当作艾尔铁诺,雷因斯人几乎两千年没发生过战争,国内太过和平,女王又治理得不错,就算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事,媒体也会合作去掩饰。对老百姓来说,真正的恶人像天空那么遥远,现在老大你实际出现在他们回前,又是那么一副横行霸道的样子,对饱经患难的艾尔铁诺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雷因斯人而言,你已经快变成大魔王了。”

  回头望向小草,她报以一个十分抱歉的认可眼神,确认了源五郎说的事实。

  “伤脑筋,这样子就变成大坏人……真是群没见过世面的死老百姓。”望着空荡荡的皇宫,前方好像看得见几个人影,但大概是畏惧自己,不敢靠近,兰斯洛叹了口气,分外感受到前路不易行。

  “老大!老大!糟糕了!”大呼小叫,有雪狂奔了进来。已经没必要再做躲藏,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行动,虽然是大多数雷因斯人唾弃的对象,但身为雪特人,自然有他蟑螂般无孔不入的管道,获得一些情报。

  兰斯洛皱眉道:“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曹寿老小子驾崩了吗?”

  “不是啊!老大,好像是因为你在雅各城干的事太过激烈,已经有很多人心中不满,现在稷下决定开城让你进来,等于是承认你的继承权,刚才有个叫白天行的家伙,在外省发表宣言,说是要讨伐你这个卑鄙的阴谋家,鼓动国民参与,已经有七个省表示要支持他,共同把你推翻啊!”

  兰斯洛耸耸肩,没有太大的意外,侧头瞥向源五郎与小草,见到他们也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并不算是大意外,因为当初在发表雅各宣言的时候,兰斯洛也大概想到与雷因斯人的武力冲突,虽然说稷下的主动开城不在预期中,但是与其让敌人在暗中筹划阴谋,还不如让一切浮上台面,痛痛快快地一战解决。

  “这种事不算什么啦!兵来将挡,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兰斯洛道:“你们在这里待着,我要去找这皇宫的负责人商量一下,不然这样拖下去,说不定连午饭都没得吃。”

  “你还敢在这里吃午饭啊?”有雪摇头道:“这里的人这么恨你,小心他们在菜里下毒,把老大你干掉,那就一劳永逸了。”

  “喔!毒这种东西是没什么好怕的。”兰斯洛大笑着,在有雪肩上重重一拍,道:“因为每一道菜你都要吃第一口啊!”

  想像往后的悲惨命运,张大嘴巴,有雪的表情就像食物中毒一样惨白。

  而凝望着兰斯洛的背影,源五郎低声道:“这种时候还能像没事情一样,到底该说是粗神经呢?还是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啊?”

  结果,兰斯洛果然没能吃到午饭。

  没有所谓的皇宫负责人,被兰斯洛揪住领口的那名官吏,在几经交涉后,将兰斯洛带到宫务尚书白德昭的面前。

  当然不只是这名宫廷大老,还有十数名分别代表宫廷、稷下学宫的重要人士,一起参与面谈。

  对兰斯洛而言,这实在是一个很恶劣的经验。如果对方恶言相向,态度无理蛮横,那自己也可以相应摆出架势,用各种方法去抢占上风,压倒对方;然而,这些长者的年纪均长兰斯洛十倍,人生阅历更多得难以计数,他们的态度至少在礼仪上找不出缺点,始终也和颜悦色,态度认真地与兰斯洛恳谈。

  也便是因为这样,双方面谈才开始不满一刻钟,兰斯洛就深深后悔,为何不找源五郎来代表发言。以他自己的个性来说,光是看到整间会议室,十几个白头发、白胡须的老头,笑眯眯地围绕着自己,慢条斯理,说着温吞的话语,那几乎就已经是一种精神攻击。

  就某个方面而言,这或许比天草四郎的镇魂音剑还要厉害,双方没讲到几句话,兰斯洛就觉得精神痉挛,想要大叫投降,只是以全副定力勉强镇静下来,这才没有上演破门逃跑的丑态。

  整个会议过程,长达两个时辰,大体上来说,白德昭等人表示,愿意尊崇女王意愿,承认兰斯洛的继承权。但是,目前仍有许多百姓,对新主君不信服,发动叛乱,身为一国之主,不能在国家分裂的时候登基,如此则有伤君主尊严,所以,必须等待国内叛乱完全平定之后,才能正式尊兰斯洛为雷因斯王。

  但群臣也提出了几个要求,希望兰斯洛遵守:

  第一、平乱的军队、经费,必须自行募集筹备,雷因斯宫廷无法提供。

  第二、不得对一般军民使用天位力量,滥杀无辜。

  第三、三个月内,必须让雷因斯的一切经济、政治回复平稳。

  如果三个月后,兰斯洛能完成这些约束,那么群臣就正式为其举行登基大典,若是不行,那便代表他没有成为雷因斯王的能力与资格,届时,希望有辱女王期望的他,能够主动离开雷因斯。

  “以兰斯洛殿下的武勇与侠义,要完成这些,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吧!我们都很期待,请您在这三个月……哦!不,以您的能力,或许一个月之内,就能展现您的才华与能力,让我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人大开眼界吧!”

  倘使神智清醒,兰斯洛或许还能够采取正确的判断,或是争取一些对自己更有利的条件,但在连续两个时辰的疲劳轰炸后,他几乎连自己的姓名都要忘记,只求尽早离开这催眠地狱,所以……

  “啊!这个没有问题,雷因斯的未来就交给我吧!我绝不会让各位长辈失望的!”

  跟着响起的是一连串如雷掌声,恍惚中,好像那十几个老头一一起身离座,到面前来,亲切地微笑,和自己握手,拍着肩膀,说著称赞的话语。

  那种感觉是挺不错的,当众人散去,兰斯洛斜倚桌沿,就地小睡了一刻钟后,他睁眼环顾周围。

  “唔……我刚刚好像答应了很不得了的东西啊!”

  

第三章 约法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