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首战失败

    

  属于白天行的军队,朝稷下王都缓慢推进,只是由于心有所忌,一时亦不敢轻启战端。

  但在莉雅女王告别式的这个夜晚,白天行虽不能亲自到场,却是派出了众多探子,进入王都探听消息,看看各大势力代表的态度。

  当然,除了女王灵柩破空而去,横飞天际的荒谬消息,探子们得不到什么重要情报。

  不过,这些担任探员的白家子弟里,却有人正在进行极为重要的机密任务。

  已经是拂晓时分,即将天亮,在兰斯洛常常去的酒店街,因为众多酒客受邀前往参加告别式,畅饮免费的美酒,因而顾客一空,不复平时的喧嚣。

  一家名叫“不羡云”的酒店,招牌上画了个镂空的裸女图案,还热情四射地送着香吻,店内本来有提供火辣辣的舞娘表演,不过因为料到今天没什么客人,所以取消一天,尽管是这样,仍是有人在店内包厢待了一夜,并且访客不绝。

  数名隶属于白天行一方,奉命入城查探的探子首脑,正齐聚包厢内,作着简报。

  “……大致情形就是这样,以上,请当家主裁决。”

  众人目光的中心,浑身冒着浓郁酒臭,正以热呼呼的毛巾敷面,清醒酒意的他,开始对聆听过的资讯做出处理。

  “告诉韩特,拿两份薪水这种事想都别想。白家的钱没那么好赚,契约上白纸黑字讲得很明白,如果他要一拍两散,我保证白天行没能力发薪水给他,到时候他只好打光棍离开雷因斯。”

  “军费欠缺的部份,以锦绣织坊为首,分七十家商行提出献金,可以完全供应五十万大军三月所需。你们也把白天行盯紧一点,不要漫无目的地增兵,徒然做出没必要的浪费。”

  “想办法提个策略,在大军经过的时候,强制取缔所有的麻药,集中销毁,把黑市的价格炒高,十日后海外舰队会有一大批货进来,刚好赶上这阵空缺,另外,肉桂、胡椒、大蒜,也依样办理,就说是受到污染好了。”

  “这张名单上的人,是世家之前土地交易失败的对象。在大军过境的时候,会收到告发信与证据,你们就落力办理,最终目的是让那几笔土地再没有所有人,依法充公,之后自会归于世家。”

  一连串的指令下达,聆听的众人没有丝毫怀疑,仅是用心记忆,因为发生在这包厢里的一切,出去之后就再不存在。

  战争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机,可以让旧有的既得利益重新分配,却也可以成为现在最大利益掌握者的工具,用来作一些平常不方便作的事,清除一些发展中的敌对势力。

  既然战争的爆发是早可预期,亦没办法阻止,那么被人视为绝代商人的他,就要把这些不利于己的影响,尽情利用,去谋求最大限度的利益。

  “招募义勇军的工作不要停,西西科嘉岛上的开发部门,最新一批的魔化兵种需要实战测试。运送船只会在半月之内把实验体送到,你们把人安插进部队里,送上战场,最好是能与天位高手对战,测验一下实验体的威能状况。”

  大致上事情交代得差不多了,为避免形迹漏泄,众人向真正效忠的主子行礼后,纷纷告退。

  做卧底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但主子却已为他们安排好后路,若真的给人察觉了身份,收了大笔保险金的韩特,就是最好的天位保镖。不过,潜藏在白天行身边多年,众人实在安心得很,怎么也不认为这人有识穿真相的能力。

  直到众人离去,他仍是坐在那里,敷面的热毛巾渐渐冷却,仍没有任何起身的打算,似乎已经在那里睡着了。

  包厢外却来了今晚的最后一名访客。

  “老板,打搅您了,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位…。二。”

  “呵,一位长得帅帅又坏坏的男人是吗?往那边的包厢走,人就在里面。阿猫,又有女朋友来找你了。”

  店老板早已见怪不怪,这类酒店以男性客户为主,女性客人的比例少得多,像这样漂亮的女客,一进来就打听旁人,那百分百是为了包厢里的那风liu客人……

  唉!等会儿多半又要洗椅子、洗地了。

  不过,当这位女客解下面纱,朝包厢走去时,偶然瞥见她面容的店老板不由惊呼出声。

  “咦……你、你的样子,好像前任女王陛下!”

  “哦?是吗?呵呵,我是大众脸嘛!以前就常有人说,我从左边看像莉雅女王,从右边看像冷梦雪呢!”

  “唷,幸好你从中间看不像曹寿,不然一辈子都毁了……呼、呼噜……”

  话只能说到这里,店老板在这位女客以纤指拂过面门后,趴在桌案上,深深地进入梦乡,并且在睡醒后,会对此刻发生的一切全无印象。

  将门轻轻敲了两声,小草推门进入包厢,颇感歉意地看着一地狼藉的酒瓶,还有那不知是醉是睡的兄长。

  “哥,是我。”

  “……去,天不是快要亮了吗?怎么还有幽灵在街上到处跑?全不照游戏规则来的。”

  将敷面的毛巾摘下,他的眼神仍然朦胧,却已不带半分酒意,深沉巨疲惫地望向这好一段时间没见面的妹妹。

  “小姐你是哪位?尊姓大名?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美人,不该孤单一个人上酒店街啊,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一段下半shen的交往啊?”

  对于这段惯用的搭讪词,小草为之沉默,也只能沉默。就像预料中的一样,兄长正在生气,而且是表面上看不出的高度愤怒,所以才在自己日到王都之后,全然避不见面,与自己玩着捉迷藏,令己大费周章,最后才从彼此血缘的感应,找出他的所在。

  原本也曾想过,若兄长不愿与己见面,那也不该强自把他找出,违逆他的心意,但现在的情形已不好再这样下去,还是得与兄长见面,逐步把问题解决才行。

  “哥,你在生我的气啊?”

  “哥?想不到还有人会这样叫我。上一个这样叫我的人是谁呢?让我想想……呵,是我的笨蛋妹妹莉雅,为了一个不值得的野男人,就这样死在基格鲁,全然不管家人的感受,不过她已经死翘翘了,那现在仍叫我哥哥的小姐你,又是什么东西啊?”

  小草从怀中取出名片,递到兄长面前,轻声道:“我是追随兰斯洛大人的机要秘书,苍月草,请自家家主多多指教。”

  “唔,苍月草是吗?”白无忌没有接过名片,淡淡道:“既然一心要与过去切断关系,那又为何还来找我?”

  “因为我方现在的军费严重匮乏,只好找雷因斯既有的富户募款。白家在雷因斯势大无朋,您又被公认是大陆首富,要找人募款,当然不能漏掉您。”

  “哈,可惜我这个大陆首富,不巧也是大陆上最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捐款这种事我可没兴趣,现在内战方酣,你们的那头山猴首领处于劣势,我看不出投资在他身上有什么回本机会啊。”

  “只要哥哥你不继续提供资源给白天行,就很快有回本机会。”小草幽幽说着,一双妙目凝视兄长。

  她早有怀疑。白天行的军势之旺,已超越原先估计,而本无多少产业的他,不靠掠夺,就能支付这样大笔开支,又有众多商号行会不断捐赠献金,这怎么看都是极不合理的。

  略微查一下白字世家的重大资金流向,事情就很清楚了。若非身为家主的兄长首肯,并且亲自操作,这些一军费、物资不可能以如此迅捷的速度在流通,全无窒碍,每一枚铜币都发挥到最大效用,这几乎是一种近乎艺术的花钱技巧。

  对于自己想要将雷因斯大权交给夫君的这个计画,从头到尾,兄长虽然没有明说,但看得出他是反对的,只是违拗不过自己,这才一直协助从事。

  基格鲁招亲时,虽然事先曾答应过兄长:“无论如何都会好好保护自己”,但当夫君遇险,自己仍是不顾一切,付上生命地去使用五极天式,将天草挫败,只是这个抉择也严重触怒了兄长,令他在协助稷下开城后,就此潜藏,大搞地下工作。

  体谅兄长的心情,小草着实感到歉意,晓得自己没资格对他做更多的要求。但是,为了避免这一时的意气用事,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还是有些东西要先说清楚的。

  如果仅是金钱,那倒还好,自己和源五郎仍可设法筹措资金成军,但是白字世家手“的实力,并不只是大量金钱,还有一些不为外人知晓的力量,假如兄长将这些力量投入战役,纵然己方最后获胜,也必扰民过甚,战后起码要花三五年才能回复国力。

  无论如何,我希望哥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小草道:”白家的太古魔道兵器,不要流入白天行手里,不要出现在这次的战役,可以吗?“

  “呵,白天行怎么说也是白家人,为着捍卫白家权益而战,使用白家研究出来的武器,这是很应该的啊!”

  “哥……拜托你……我要在这里哭给你看喔!”

  用着苍月草的身份说话,却仍对兄长动之以情,这并不是公私不分,而是因为小草很清楚,兄长不满的源头,是认为自己重视夫婿多过血亲家人,若自己再以纯办公事的态度,冷淡地与他应对,那只会把他气得更厉害。这种时候,像从前那样,以妹妹的身份撒娇,反而是抚平他愤怒的良方。

  而这结果便和预料中一样有效,在些许沉默后,对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地耸耸肩,算是对这要求做出妥协。

  “……最近我那边真的是很穷,又要应付很多开支,如果照这样下去,可能就要开始卖我的遗物来支付城防警备队薪水了,像是妈妈留在宫里的那座黄金竖琴……哥,你也不忍心看到它被卖掉吧!”

  这句话说完,对方在给了一记白眼之后,递来了张巨大面额的支票,可以在众多隶属青楼联盟旗下的钱庄兑换。尽管不是很够用,但勉强可以筹措第一期的军饷与装备了。

  暂时只能要求到这样,这时如果大贪心,只会让以后更加要不到钱,若二哥玩起踢皮球,说他仅是代管白家资产,要自己去找真正的白家家主拿钱,那……呃!

  想起来就恐怖啊!

  淡淡地施了个礼,小草起身告辞,临去前特别帮兄长泡了杯热热的草药茶,醒酒提神,算是作妹妹的一点心意,也是勒索完大笔金钱的附赠谢礼。

  那杯茶就这么放在桌上,散发着袅袅白烟,白无忌一直也没有动它,直至天明,阳光自窗口射入,照在这已经冷却的磁杯口。

  “……这边给钱,那边也给钱,稳赔的投资法……哼!我还真乖呢!”

  将杯中的草药茶慢慢饮尽,白无忌不禁苦笑,不晓得为什么,这一刻,自己忽然很同情天草四郎……

  “为什么呢?呵,大概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傻瓜吧……”

  女王告别式的纠纷摆平后,兰斯洛阵营开始有了积极的动作。

  提供自苍月草的大笔金钱,有效地暂解了众人为贫穷所苦的窘境,而在东方玄龙的协助下,众人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向东方世家采购了大批刀枪弓矢之类的武器,作为建军的装备。

  只是在这时候,兰斯洛面临了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武器是买好了,但是通往自由都市的道路全数给封闭,要如何将那些装备运到稷下呢?

  如果委托青楼联盟协助运输,以他们无孔不入的管道,该是有办法化整为零,将货物运到,但肯定要付出大笔委托金,对于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的财政状况,绝对是雪上加霜。

  自己对雷因斯不熟,偏生敌对一方的白天行,他手下的白家子弟都是雷因斯地头蛇,自己要找台面下的管道,偷偷把武器运进来,那是不太可能的,既然这样……那就反其道而行吧!

  在集合众人的讨论会议上,属于兰斯洛一方的重要人物园列在座,而他本人则是蹲在门口,仰望悠悠蓝天,若有所思。

  而当众人讨论陷入胶着,身为首领的他才站起来,回身做出指示,“没有办法了,为了省钱省时省力,妮儿,你去自由都市把货物运回来吧!”

  被吩咐的人明显一呆,惊道:“运回来?又不是走到巷口买酱油,哪有那么简单说运就运的,起码也得告诉我运输计画啊!”

  “没有计画。你就把货物扛着,一路从自由都市飞奔回来,这样就可以了。兰斯洛道:”应该很容易吧!虽然有点多,但运起天位力量,用你平常扛大石头砸我们的冲劲,运这点东西只是小事一件嘛!“

  技术上可行,但却有着其它的顾虑。

  源五郎举手发问,“老大,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答应过人家,在这一战中不使用天位力量,没错吧?”

  “是没错,天位力量不能用在战争上,但妮儿运的是与战争无关的一般物资,只是单纯对稷下做补给,不在此限。”

  “那么……弓矢刀枪也能算是一般物资吗?”

  “就因为不是,所以妮儿你这趟去自由都市,顺便买几大车白米、青菜、蒜头回来,啊!宫里的厕纸好像不够了,顺便买一箩筐,等会儿你大嫂会给你购物单。”

  “老大,这样子会不会不太好?”源五郎皱眉道:“谎话撒得大不是问题,但也要有人肯信啊!你觉得那票宫廷大老会相信这种谎话吗?”

  “说得没错,所以就要找个让他们相信的人去撒谎。”兰斯洛拍拍义弟肩头,笑道:“这就是你一展所长的好机会了,努力干吧!”

  源五郎只有苦笑的份。给这两掌拍在肩头,他心中暗自悲叹,自己一定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说谎大王……

  运输计画就这样走下了。东方玄龙原本就已经将货物运到国境边界,妮儿运起天位力量,以轻功全力赶去,饶是迅捷无比,这一来一往也花了近十日功夫。

  兰斯洛也没有闲着,众人以手边的资金募兵,但成效不彰,迫于无奈,只好解放部份监牢里的囚犯、自人口市场买来奴工,再加上一些为钱卖命的佣兵,组成了一支八千余人的部队。

  利用现有皮革,赶制软甲,再施以一定程度的操练,订出军规予以组织化,这些工作让兰斯洛、小草、源五郎三人忙得不可开交,最后结果虽是差强人意,但短短十日,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而十日之后,稷下王都的民众,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匪夷所思的景象。

  首先是连串隐约作响的问雷声,好像有什么体积庞大的重物,自远方快速靠近,没过多久,整个地面也隐隐晃动起来,好像有几百头大象并肩往稷下冲锋而来。

  当实际的景象出现,没有人能形容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一座小山压着一个人,那个人没给山石压扁,还能扛着那小山似的大黑团块,纵跃如飞,高速靠近。

  那并不是单单奔跑而已,为求快速,运货人连跑带跳,每一次落地,就籍着重力反弹,高高跃起,到几乎是白云缭绕的高度,再斜斜地落下。

  连开城门的过程都省掉,运货人直接由空中往城内跃下。小草先撤去稷下的防卫结界,源五郎则凝运天位力量,将紫微玄鉴的卸劲功夫催运到最高,这才不至于在妮儿着地时,撞出一个陨石般的大坑。

  不过这样子的长程运输,连续催运天位力量,不眠不休,在抵达目的地之后,妮儿却也禁受不住,进入一段深深的睡眠。

  这次运输行动,非独在城内造成震撼,城外亦然。已经将军队推进到稷下城外数百里处,当面无人色的属下冲进帅营,向白天行报告,出营查采时,就看到了这么一幕奇景,好似大片蝗虫过境,席卷而来,声势骇人,手下军队别说封锁、阻拦,连看也看傻眼。

  “这……这就是天位力量吗?果然深不可测啊!”白天行这段话,是对位于他身后的保镖韩特而说。

  “天位力量有很多种,像这种纯卖蛮力的动作,我看……大概已经超越人类极限了”韩特淡淡说着,心内却对妮儿的怪力连连咋舌,暗叹自己无能为力。

  总之,托了妮儿一场辛苦的福,采买进来的武器得以运进城内,装备完全。而率领这一群配备齐全、训练欠佳的部队,兰斯洛要出兵去平定内乱。

  在率队出征时,兰斯洛对于部队行进速度感到气结。过去四十大盗行动时,清一色全是骑兵,得以维持高度机动力,但现在手边军费不足,这支八千余人的部队就仅有一千骑兵,剩余的全是步兵,人多脚慢,行进速度当然快不起来。

  莫可奈何,兰斯洛仅带领一千骑兵出城,剩余的步兵交由源五郎负责,编组人守城的防卫任务。

  出发前,妮儿间兄长本次作战计画为何?兰斯洛苦笑道:“一千对十万,又是我们主攻,地利掌握在敌人手里,这能有什么作战计画?”

  最后,两人商议出这样的策略:利用一千骑兵在黑夜进行游击战,一攻即退,扰乱敌人,主要目的,是让这些新兵练练经验;不能运使天位力量的兰斯洛与妮儿,则以地界顶峰的实力压阵,凭着两人的武学修为、天心意识,纵不运使天位力量,也有自信在万军中全身来去。

  突击行动展开,两人不愧是四十大盗的首领,娴熟的马贼技术立刻展现出来,在妮儿与兰斯洛的首尾指挥下,“千骑兵的行动整齐,效率、水准都远在其应有表现上。

  也由于敌方大意,欠缺防备,夜袭进行得相当顺利,射箭、冲锋、放火断后,这些昔日与艾尔铁诺地方军对抗而磨练出的技巧,在此时大派用场,闹得敌方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妮儿在冲入敌阵后,便将指挥工作交给兄长,自己迳自策马人阵,天魔功狂轰着所经之处的一切。单凭着地界顶峰的力量,再配合天魔功挥舞,敌方的反击全然无效,所有羽箭被拒诸三尺之外,试图逼近攻击的敌人,没有人接得下少女的一击。

  少了天位力量支援,天魔功的吸蚀异能不显,但刚猛无匹的威力,仍不失为一门高效率的攻击技巧,只听得沿途问哼、惨叫声不绝,也不晓得有多少人伤亡在她手里?

  留心敌方动作,当察觉到敌人已渐渐回过神来,将要组织反击,兰斯洛立刻下达撤退命令,要在正式对战爆发前撤走。

  己方人少,若是正面对战,一千对十万,所有部队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今次出战的目标仅是训练新军,同时取得一次作战胜利,鼓舞军心,既已成功,就不该多做耽搁,得在伤亡出现之前撤退。

  以几声长短不定的呼啸,兰斯洛通知妹妹结束攻击,负责断后,掩护撤退,跟着就指挥骑兵队掉头回奔。

  整个行动非常流畅,堪称是一次成功的突击行动,要不是在最后阶段异变突生,兰斯洛在雷因斯的首战,确实可以划上个完美句点。

  奔驰在众人之前,兰斯洛心中警兆忽现,似是有敌攻来,但自己的天心意识却察觉不到有敌人靠近,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念头刚起,一道好亮好亮的白光,像是天空闪电直击地面,但却是由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发出,笔直地直射兰斯洛一方。

  白色光柱射中两名奔驰中的骑兵,他们连做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刹那间就消失无踪,只剩一颗射程外的马头、两根马腿,坠落地面。事情发生得如此之怏,无声无息,要不是白光刺眼引人注目,根本就没人注意到发生何事。

  兰斯洛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过去在艾尔铁诺大小数百战,可从没见过这等攻击。这是火炮吗?可是听说发射火炮时,会发出轰隆巨响,绝不似刚刚那样悄然无声。

  而且要像刚才那样,瞬间将整具人体摧毁不见,不管是融化、分解,都属于地界顶峰的极限发挥,甚至要动用天位力量才能做到。自己在那个山头感应不到高手气息,究竟是有天位强者坐阵?还是放置了某种强力武器?

  这念头还没转过来,那种白光已经连续直射过来,便如妮儿适才人阵,以天魔功狂轰敌人一样,这道刺眼白光就如同一头吐火恶龙,每一次吐火,兰斯洛一方就多了个无法填补的空缺。

  众人全然暴露在这武器的射程下,无力招架,待要反击,攻击来源又是数百尺外的山头,弓箭难及,只听闻惨呼声不住响起,却不是死者的哀嚎,而是目睹身旁同伴就这么气化蒸发,士兵们理性为之崩溃的惨叫。

  兰斯洛有心以身相护,但这白光每次一闪即逝,他待要行动,白光熄灭,伤亡已成,全然没有出手机会。

  这样不行!得要先把这武器毁掉,大伙儿才有生路……一念头闪过,兰斯洛跃离马背,展开轻功,便欲往那山头奔去。可是,他此刻的部属却非四十大盗旧部,与他毫无默契,更不明白他的想法,一见主帅离队,只以为他要凭个人武功舍众逃命,大惊之下,整支部队再也维持不起来,朝四面八方一哄而散。

  兰斯洛看得都呆住了,没想到这些人会如此解释自己的动作,当下不由得一愣。

  心内错愕一问即逝,他仍是决定先去那山头阻止白光再射来,掩护众人逃生,一阵尖啸响起,只见“件圆锥型的金属物体,凌空朝自己射来。

  一什么暗器?

  兰斯洛大奇,不敢鲁莽,脚下连点,身体斜斜飘飞,打算避开这古怪东西,哪知这手臂般大小的金属锥,竟似生了眼睛一样,也改变方向,朝他追来。

  连试了几次,始终无法将之摆脱,反而给越迫越近,兰斯洛不耐烦起来,内力运聚于掌上,刀劲凌空发出,隔着三尺距离,将那金属锥斩为两段。

  原本的想法,隔着三尺距离,纵算那古怪暗器有什么连发机关,也该威力大减,哪想到刀劲破物之后,一声震天巨响,跟着就是一股山洪爆发似的热浪,连同沛然冲击力,当头而来……

  殿后在全队尾端,理应负责断后的妮儿,却迟迟没有追上来,因为她也遇着了极麻烦的阻力。

  在阵内杀进杀出,妮儿没有遇到什么值得一提的对手,敌人的武力素质比先前估计更差劲,想来是和雷因斯尚武风气不如他国,有极大关系。

  但在撤退杀出时,忽然有五道黑影,身法极快,瞬间便掠至附近,阻住马匹去路。感应到对方杀气,更察觉到对方不是三两招可以随便打发的角色,妮儿立刻弃马跃空,在马匹被五道拳劲分尸的同时,与敌人交上手。

  这五人武功极佳,甚至可以说是妮儿遇过武功最好的雷因斯人,招数精妙,更带奢极大的杀性,五双不流露情绪的眼瞳,有着与大雪山杀手极为类似的冰冷。

  而这一轮交手,给妮儿的体验极怪;她非但没有见过这种武学,甚至也没有经验过这种感觉。倘若说被别派高手围攻,像是有一群猛兽对己虎视耽肱;那么跟这五人交手,就像是被五件强力兵器瞄准锁死,充满截然不同的冰寒感。

  只是,以天生神力配合自身武功,虽以一敌五,妮儿仍稳稳站着上风,将这五人攻得喘不过气,忽然,为首一人发出尖啸,当妮儿出拳击中一人肚腹时,感觉变得很怪,好像敌人的皮肤变硬,拳劲发挥不开。

  定睛一看,不是好像,敌人的皮肤确实产生异变,生出一层亮晃晃的鳞甲,将拳劲杀伤力大为抵销,使他们在中拳时能够迅速反击,反攻敌方一个措手不及。

  “什……什么鬼东西?”

  妮儿险些就给迎面击中,百忙问避过,却瞪大眼睛,惊异地看着敌人的异变。感觉起来还真像是雪特人的荒谬怪谈。在月光下,敌人的肉体或生出鳞甲、或变成一种蛇皮似的软滑,五指长出锋锐的利爪,蓝光泛闪,还有两名竟然在腋下生出一层肉膜,跟着就振翅翔空,俯冲下击。

  “我、我是不是在作梦啊!”

  战斗经验丰富,也见过不少风浪的妮儿,此刻却着实是傻掉了。诡异的气氛,让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置身于一场非现实的幻梦中。

  体型骤变,再配合本身武学,敌人的杀伤力顿时大增,刚开始,从没与这等怪物交手过的妮儿,确实有几分畏惧之心,但十几招一过,她立刻板回上风。

  连妮儿自己也觉得奇怪,敌人是变得更厉害了没错,但面对自己发出去的掌劲,异变之后的他们似乎感到畏惧,没等掌风及身,就远远地避了开去,这样子的打法,效果反而比先前更糟。

  “难道……我的武功能克制他们?”

  这个念头一闪,妮儿立即重新拟定战术。先是尽敛攻招,抱元守一,将一股内息集中在口唇之间,蓄势待发。

  五名敌手见她收招不动,一齐集中攻去,这时,妮儿樱唇微启,闷雷似的连响,彷佛无形重槌,狠狠敲击在五名敌手的耳内,轰然爆发,正是天魔密技之一的“天魔怒震”。

  当日基格鲁婚礼上一战,枫儿曾以此术抵抗天草四郎的镇魂音剑。妮儿也在场,又身怀正统天魔功,对这武学的领悟远逾他人,立刻便以天心意识模拟记下,之后暗中练习,便于今日一举奏功。

  这五名敌手仍未及地界顶峰,天魔功又对他们有先天上的克制效果,近距离给这一震,七孔一齐喷出鲜血,严重些的连脑袋也炸了开,当场倒毙。

  妮儿吃了一惊,倒是意料不到自己初试新招,便有如斯威力,心下正喜,刚想要快奔追上兄长,忽然听见一声巨响。

  前方数里处,一朵彷似香菇模样的火云,燎天而起,恍若要将整个夜色烧红一般,笔直往上冲去,声势骇人之至。

  “这…。:这又是什么啊?”

  迭遇怪事,挫败敌手的妮儿傻傻看着眼前奇景,浑然不知该如何反应?

  半个时辰后,妮儿与兄长回到稷下王都,一反离去时的意气风发,两人狼狈地为我意王的首战,划上难看的失败记号。

  

第二章 首战失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