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少女爱菱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这茶是炎之大陆的天冥冰清,滋味绝佳,当地人视作珍宝,你且品尝一二,试试味道如何?”

  “既香且醇,果然不枉龙苔之名,想不到别块大陆上居然有这样的好茶。”

  “再试试这块脆饼,是香格里拉卢记饼店的大师傅亲自烘焙,每天限做五十个,一大早就有人排队的梦幻酥饼,香喷喷的饼馆洒上芝麻、海苔,是最好的配茶点心了。”

  “确实是美味,难怪上次曹寿造访香格里拉时,会对这点心赞不绝口,只是,这脆饼价值不斐吧……”

  “呵呵,何必讲话这么见外呢?别忘了,我们是好姊妹,好姊妹啊!”

  给人这样笑着,在脸颊上亲昵地捏上两把,源五郎险些将含在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再次为自己的女性长相悲叹。

  因为放不下心,想尽可能多帮兰斯洛做点事,本该直奔会合地点的他,在与调动中的五色旗会合前,先绕到别的地方,去处理一些潜在问题。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最要紧的地方自然是香格里拉,就算争取不到,起码也不能让别人争取了去。

  周公瑾上趟前来此地,是凭着代表陆游的身份与地位,这方面自己做不到,但是与对方最高领导人的私交,却是周公瑾不及自己的所在。

  果然,才一通报,自己就已获邀进入这所大宅,见到了这宅院的主人,风之大陆的暗女王。

  完全不同于公瑾上次的造访,室内是完全不同的摆设,什么檀香、珠帘、软榻……全部收了起来,小小桌案上摆着精致而丰富的六样茶点,清茶散着芬芳,地上不设椅凳,改之以数个绣着不同花鸟图案的坐垫,完全是适合轻松谈话的场景。对谈的方式,也不像上趟与公瑾说话那般姿态做作,反而像是闲话家常般,一言一语尽是无拘束的自在。

  “茶点吃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谈点正事呢?”

  “说得也是,茶喝过了,点心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带你看看我新种的花吧!是从冰之大陆引进的名种,很漂亮呢……”

  “啪”的一声,却是源五郎在桌案上重重一拍,正色道:“我要问的事只有一件,为何当初龙族进攻枯耳山一事,青楼刻意隐瞒?以你们的情报网,这种事不可能不知道的……”

  “哎呀,你这样说,我们也很伤脑筋啊!如果我们事先把这情报告诉你,让你有了预备,肯定有人会很不高兴,要是因此离开白鹿洞,过来砸我们的场子,那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你知道的,如果为了你,得罪别的客户,这样是违反我们规则的。而且,我们事后不是立刻提供给你第一手资料作补偿吗?”

  发现源五郎的面色凝重,对方的声音也抬高起来。

  “怎么脸色这么坏啊?该不会是想翻脸动手吧?好啊,无所谓啊,如果你不在乎殴打一位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就尽管动手啊!”

  说完之后又笑了起来,伸手在源五郎的脸上捏两把,笑道:“开玩笑的,你怎么可能会对我动手呢?我们是两姊妹,两姊妹啊!”

  给这样连接着戏要,源五郎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只有暗自叹气。要与青楼保持良好关系,这是重大主因,考虑到今后仍对青楼有所求,现在别说翻脸,就连大声讲话的余地都没有。

  再者,外人或许难以相信,这位以情报、诸多黑暗资源在影响全大陆的暗之女王,是真的不会武功,尽管如此,会因此而小觑于她的人,肯定要栽个大大的筋斗。

  除此之外,自己不管怎么样,也不会笨到在这间屋子里与她动手……

  源五郎斜抬望眼,瞥视外头的庭院。整座宅院已经相当陈旧了,但却保养得很好,一瓦一木,泛着经过岁月洗涤的温和光泽,没有任何的蠹蚀与生锈,池塘假山、树木花草,都有着最好的照料,尽管如此,大致上看来却是非常地平凡,没有任何会使人印象深刻之处,更不会有人想到,这座已成古迹的宅院,就是整个香格里拉结界的枢纽,传说中的不落魔屋。

  如果说白家研究院是风之大陆的太古魔道研究圣地,那么,自己此刻所在的这间处屋,就是当前大陆上机关土木之学的颠峰杰作。

  “每一片砖瓦之下,都藏着机关,就连庭院里的一只蚱蜢,都可能是机关的一部份”,这是一位前辈在参观魔屋后留下的感言。不算夸张,因为当初青楼联盟就是倾尽手上所有资源,来建设这所魔屋。

  在机关装设之外,魔屋的建造,也活用了东方仙术中的奇门遁甲、堪舆之术,另外再参以多门秘咒,才让魔屋在这块极凶之地上屹立不摇。

  日贤者皇太极曾在参观后,留下他的蜃言:“这是一间活着的屋子。”对于这话,源五郎绝对相信,因为黑魔法中确实有几门术法,能赋予死物生命,而进入这屋子五次,每次感觉都不尽相同,就算此刻置身于屋内,整个宅院的气,连带其所影响的过百个大小结界,都在不住变幻,有意无意间,更似乎在刺探、封锁自己的力量。

  从这此微兆,源五郎明白一件事。自九州大战后,白家研究院、魔导公会都在致力研究的目标:能干扰天位力量的结界,青楼联盟也同样投注了心血,就不晓得进度如何了……

  “你的九曜极速真是好用,轻轻松松就在大陆上跑来跑去,没人比你快,将来没事干大可去送快递,不怕失业啊!”

  这番话的用意,自是在嘲弄这本该赶去与五色旗会合的人,居然跑到香格里拉来兴师问罪。

  “如我所料不错,前一段时间周大元帅来过此地吧?”源五郎说出此行正题。

  以前一段时间,各方传媒对兰斯洛的攻击,就不难看出青楼联盟参与其事,再就公瑾的地位去思考,很容易就可以推出他曾到此委托。

  “是没错。唉,可惜一个挺俊的男人,整天板着脸,真是浪费了……”

  “那么,他有没有提出与青楼结盟的相应要求呢?”

  “有。”

  “那么你的答覆呢?”

  “以我们姊妹俩的交情,以你对我的信任,以他周大元帅的地位,……那当然是不行啦!不过,周大元帅提出要求,希望青楼联盟能代为调查你的底细……”

  骤闻此语,源五郎确实感到一阵颤栗。周公瑾非是无识之辈,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该推想出自己并非大陆人士,而是出身海外岛国日本,自然也会针对这方面作调查。

  但要探听海外消息,白鹿洞只怕力有未逮,不得不求助于青楼联盟,也幸而如此,自己才有办法利用私交做情报封锁。

  “你应该没有告诉他吧?”

  “呵呵,我们是好姊妹啊……我怎么会出卖你呢?我当场就拒绝他了。”

  源五郎笑道:“他是代表陆游而来,你敢这么直接地给他吃闭门羹,不怕剑圣大人仗剑挑了香格里拉吗?”

  “作我们这行的女人,最懂得如何拒绝那种瞧不顺眼的男人。我告诉周大元帅,天香苑马上要开始巡回演出,无暇商议大事,请他下次再来。这样一说,他也只有知难而退了。还好是这样,不然如果你在日本的过去,传遍风之大陆,你现在的同伴肯定是众叛亲离啊!”

  这件事不用人说,源五郎自己自是心里有数,看着对方笑眼眯眯,活像捉到把柄似的神情,连忙将话题转移。

  “闲话莫提,我今次来,是希望能在这次的内战中,取得青楼联盟的协助,特别是武器与资金上头的援助,只要兰斯洛陛下顺利登基,雷因斯与魔导公会都会有所答谢,不知你意下如河?”

  话才说完,对方神色严肃,很惋惜似地说道:“对于你的提案,我很有兴趣,不过天香苑马上要开始巡回演出,无暇商议大事,可不可以请你下次再来呢?”

  源五郎心里只有暗骂的份,好在原先就没有想过她会一口答应,提这要求,也只不过是以退为进的交涉技巧。

  “那么我们就退一层说吧,希望在这次内战中,青楼联盟能发挥对媒体的控制力,就算批评我家陛下也没关系,但绝不能鼓动寻常百姓参与战争,这点可以做到吗?”

  “既然不违反我先前与周公瑾的约束,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我为什么要这样苇助你呢?”

  “因为我们姊妹俩的交情,因为你对我的信任,因为兰斯洛陛下的未来性,还有……”源五郎微笑道:“之前你们一直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枫儿小姐明年二十六场巡回演唱的合约。”

  “成交了!”

  由于在研究院掀起的那场骚动,大量信件急速涌进象牙白塔,除了抗议代表每天来之外,信件里也写满了臭骂与诅咒的字句,只不过身为太古魔道的研究生,骂人的言词果然也与众不同。

  “你这只愚蠢的三叶虫”、“卑鄙无耻的纤毛菌”、“没有智商的节肢动物”……诸如此类,让兰斯洛在阅读信件时大伤脑筋,频频找妻子过来翻译。信件中还藏有邮包炸弹,第一次遇到时,确实让兰斯洛一阵手忙脚乱。

  诸事不顺,这日兰斯洛独自溜出王宫,本来是打算到酒店街去痛饮一场,结果时候太早,熟悉的酒友一个也没看到,就连那大色胚阿猫,都不免去向。

  听店老板说,五日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猥琐老头,自称是阿猫的亲戚,叫做阿狗,与阿猫碰头后,两人相视一笑,跟着就熟稔地勾肩搭背,相偕出门鬼混,在这几日内游遍附近的风月场所,名声大噪,称雄欲林,真是猫猫狗狗,不晓得在搞什么东西?天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跑一头阿猪出来?

  没可奈何,只得寻找别的消遣所在,听小草提过,出城往东北走,未及半里,就会看到莱茵希比河,在那里有一片树林,平时人迹罕至,很是清雅,以想要避开吵闹为大前提,是个很理想的所在。

  当自己打算到那里去逛逛,小草在一番忙碌后,递上一个竹箱,表示一切的酒食都装在里头,好好去放松一下吧!

  “咦?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哪有空啊?有一堆事要忙着做呢!现在我努力想要多赚一点钱,这样大家就可以更宽裕一点,而且……”小草微笑道:“男人也有想要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吧!”这话确实不错,小草就是这么样地了解自己心意。虽然说烦闷时,多半是找人聊天,问问意见;但偶尔也有些时候,什么人都不想见,只想自己清静一下。只不过,把所有收拾善后的麻烦都丢给妻子,肇事的自己一个人跑开,这点多少有些愧疚就是了。

  时节已是冬季,前两天也下过几场雪,人们将道路上的雪扫至两旁,让交通无碍,只是在街道两边,堆高的雪经二俚寒风吹拂,凝结为冰,就成了一长排过小腿高的冰堆。

  果然就像小草所说,这地方非常地清雅幽静,如果师兄在此,也一定会点头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午睡所在。

  如茵绿草,已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地表看来像是铺上了一层皎洁白被,平坦光滑,林中树木似松非松,一时也叫不出名字,所有绿叶已经尽落,徒留下光秃秃的枝干,别有一股沧桑味道。

  目光左移,眼前是辽阔的河面,莱茵希比河横亘,即使在冬季,河面上也仅只漂浮着碎冰,并未封冻,船只也仍可以行走其“,不时还可以看到三五野鸭,在河面上扑扑打水游动。

  天空颜色灰沉沉的,可能再过不久就要下雪,但是有十几头海鸥盘旋飞舞,姿态甚是轻逸灵动。当自己知悉这种鸟的名字叫海鸥,曾很好奇地探问,此地距海颇有一段距离,为例会有海鸟?有雪也答不上来,只是说海鸥不一定只在海边出现。呵……其实雪特人很是有趣,满多时候,自己非常羡慕他们旅居各地,看遍诸般异事的眼界。这样说来,也就难怪李老二会远扬海外,多长长见识总是不错的。

  寻到了小草说的凉亭,在里头坐下,打开竹箱,内里除了烧鸡,酒壶也是必备品,正好可以驱散胸口些微寒意。

  此地景色不错,本来该找妹妹一同来饮酒赏雪的,但围城已有了段时日,为免城内民心涣散,身为目前稷下新偶像的妮儿,正担起振奋人心的任务,除了指挥城防,还常常在学宫内带起各种活动,

  由于有歌唱活动、戏剧表演,自有擅长作曲、写剧本的仰慕者,写好稿子奉上,接着也有人供应服装与器材,诸般事宜备妥,弄得是有声有色。

  在凝聚城内民气之余,也有意料之外的效果发生。本来负责传递情报给源五郎的青楼信差,在把新情报供应给妮儿时,顺便也问她,城破失业后,有没有兴趣到自由都市,青楼联盟希望能高薪聘请她,培育成与冷梦雪分庭抗礼的新一代红人。

  自己对全大陆的勒索,目前尚未得到确切回音。妮儿也提案,既然要勒索,不一定要勒索金钱,可以勒索一些无形的利益,像是转而要求艾尔铁诺,不得让花家兵出北门天关。这个提案不久便被否决,因为若花家不出兵,兰斯洛也就没有借口调动五色旗,再者,以花家如今的跋扈,恐怕艾尔铁诺的王命不会有什么效果。想想实在是满烦的,还是喝酒解闷比较舒服。

  酒方沾唇,忽然听见一阵奇异的机器声响,叽叽嘎嘎的,过没一会儿,好像有什么东西朝这里靠近了。

  侧头一看,是一只半大不小的机械狗,黑色长方框的眼睛里有红光闪动,摇头摆尾,模样甚是可爱,正朝自己这边走来。

  这倒有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兰斯洛方自诧异,想要伸手去摸,那头机械狗蓦地加快速度,吠叫着奔窜过来,跟着便一口咬在兰斯洛的脚踝上。

  “哎呀!好痛,你这畜生有够阴险的!”

  内劲爆发,一脚踢飞出去,这狗儿随之被甩出,在雪地滚了几滚,冒出一阵白烟,跟着就不动了。

  “教育失败的动物,一定有一个烂主人,就不知道这家伙的主人是什么德行?纵狗伤人!”

  拖着犹自发痛的脚踝,兰斯洛举目四望,寻找这头机械东西的主人。果然,没几下功夫,不远处就传来声响,一名穿着太古魔道研究院制服的少女,快步奔了过来。

  “六十七号?实验体六十七号?你跑到哪里去了?啊!又坏了,不会吧!我明明检查过,这次没理由再坏了啊!”

  全然忽略一旁的兰斯洛,少女捧起自己的新作品,迳自专心地检修。她的手艺极巧,几样小工具连番使用,也没见换装什么,两三下功夫后,那头本来还冒着烟的机械狗,又摇摇摆摆地走了起来。

  兰斯洛看得大为叹服,几乎要鼓起掌来,却忽然想起自己的本来目的,也不多话,出手揪住那少女的衣领,把人给提了起来。

  “喂!丫头,你纵狗伤人,连句道歉也没有,本大爷今天要教训你!”

  先前兰斯洛没有仔细看清楚对方相貌,直到此刻将少女拎起,双方才近距离打了个照面,首先映入兰斯洛眼帘的,就是一双尖尖的耳朵和宝石般的紫红色眼瞳。!咦?这家伙不是人类吗?!不是人类也没什么好吃惊的,自己的义弟有雪、师兄王五都不是人类,所以自己并没有什么种族歧视。

  少女容颜俏美,戴着一副无框的金边眼镜,长发用红绳梳柬在后,配着研究生的白袍,本应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但不知为何,当蔺斯洛凝视她一双红瞳,却只感觉这双眼眸的主人,是个娇憨、没有心机的傻女孩。

  “对……对不起,实验体六十七号真的咬了你吗?我真是很抱歉,可以让我赔你钱吗?虽然不是很多,但请您接受我的诚意。”

  少女一面说着,一面慌忙地往腰间掏钱。她的身材极为瘦小,给兰斯洛这一拎,双脚立刻离地,无力地在空中晃来晃去。

  而兰斯洛则是一听到钱,就显得火冒三丈高。

  “钱?有钱了不起?你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钱解决吗?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人,仗着几个臭钱,就肆无忌惮、胡作非为……”

  当初四十大盗在艾尔铁诺作案时,钱来得容易,需求量又不大,兰斯洛乐得大方,救济贫苦,大笔钱财转手便空;但现在诸项事宜都缺钱缺得凶,偏生没法像以前一样去偷去抢,这才体会到所谓“一文钱逼死英雄汉”的痛苦。

  激愤之下,他骂得是声色俱厉,只是在少女错愕的眼神下,兰斯洛才发现自己已从对方颤抖的手里接过赔偿金,不由自主地往怀里塞。

  “糟糕!这样子什么钱都拿,那岂不是和那个无耻韩特没有两样了?”

  想到这个在基格鲁之战临阵脱逃,累得妻子亡故的鼠辈,兰斯洛着实有气,只恨一时间分身乏术,不然定要找到这家伙,打他一顿出气。

  再一瞥向掌心的硬币,发现那全是铜币,这下子胸中怒气更增,大喝道:“混帐东西!用几块钱铜币就想打发本大爷,你当本大爷是不值钱的烂肉吗?”答不出话,少女只是一个劲地道歉,请被害者息怒,但兰斯洛还来不及再度发言,腿上忽地又是一痛。

  “啊!混蛋!你这臭狗又咬我!连本大爷你都敢张口咬,你这头臭狗实在是……”

  愤怒的语音说到这里忽然没了下文,少女惊讶地睁眼一看,却发现那恶形恶状的大恶人面色转为祥和,一副和蔼的模样,伸手***机械狗的脑袋,表情转换之快速,看得人眼睛突出来。

  “……实在是一条好可爱的小狗狗啊!”

  将一只肥嫩的鸡腿撕下,递给面前的小食客,兰斯洛慷慨道:“没关系,尽量吃,好好填饱你空虚的肚子吧!”

  之所以态度转变得这样快,是因为兰斯洛想起来,自己现在和太古魔道研究院关系恶劣,如果能试着与里头的人有所交往,建立人脉,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因此说话也就很大方。

  没等兰斯洛开始招呼,少女已经快动作地拿起竹箱中的小菜,忙不迭地送进嘴里,瞧那模样,真的是给饿坏了。

  兰斯洛皱眉道:“奇怪,你们院里没提供伙食吗?怎么你看起来好像饿了好久的样子,没道理啊?”

  “有啊!可是,我忙着做事,像这两天,就是忙着忙着错过了吃饭的时间。”

  “哦,为了做你的研究,这么辛苦啊!真是了不起。”既然有心结交,兰斯洛讲话也就很客气。

  将烧鸡吃去半只,少女这才重新注意到兰斯洛,很不好意思地问道:“真是对不起,到现在都还没请教先生您的姓名……”

  事先兰斯洛就已经想过,如今自己在雷因斯形象恶劣,太古魔道院尤其恨已入骨,每天都派一队人进宫抗议兼讨债,假如自己老实讲出姓名,这女孩可能面色一沉,掉头就跑。

  但该用什么假名,一时间又没有头绪,给人家一问,随口便道:“这个嘛!我叫源大郎……”此言一出,心头暗叹,自己果然没有取名字的本事,连取个假名都要拾义弟的牙慧。

  “你要小心啊!研究工作固然很重要,但是身体也要注意,如果没有一副好身体,你哪有办法支撑下去呢?”

  “嗯,我知道啦,只不过真的是有时候工作太忙,忘记吃饭而已……”少女抬了抬眼镜,笑道:“你别看我笨笨呆呆的样子喔!我在所里可是高材生呢!有很多重要工作都要我来做,好比说像前几天,有个可恶的家伙差点让研究所自爆,就是我突破故障主系统的线路阻碍,把那个自爆程式中止的拗……”

  听见这话的前半段,身为罪魁祸首的兰斯洛登时缩了半截,不敢出声,但听完整段话,心中顿时大喜。虽然不晓得她讲的工作困难度如河,但看那日十几个研究生代表忙得团团转,一副无力回天的凄惨模样,就晓得阻止自爆的艰难,而这艰难问题最后却给她解决,可见果然手段非凡,与她结交,那是必然不会错的投资。

  “厉害,果然是了不起。”兰斯洛拍手道:“咦?我好像也还没请教你的姓名呢?高材生。”

  少女侧着头,笨拙地笑了笑。在先前多次旅程的经验中,她已学会别一次就报上自己的全名。

  “隆。爱因斯坦。大郎先生可以直接叫我爱菱。”

  爱菱笑着,摸摸脚下凑近过来的机械狗,将它捧上桌面。自从阿朗巴特山事件后,她与韩特等人分手,来到稷下学宫留学,正式学习有关太古魔道的基础知识,几个月后,便获准推荐进入研究院,直至如今。

  “自爆什么的,我不是很懂啦:但是你能把这么严重的问题解决,一定是很厉害,不愧是杰出的高材生啊!”

  “这些没什么了不起的啦!但是最可恶的,还是那个破坏系统的人。你知道吗?就是那个新任亲王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恶劣的人耶,”

  讲到这话题,爱菱就变得很气愤,光是从每天的报章、同事们转述那日新任亲王的挑衅言语,就知道这个人有多么蛮横。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像那样什么事都只想用武力来解决的人了。你看看他在雅各城发表的宣告,还有进入稷下以来的所作所为,真是一个最差劲的家伙。”自顾自地说着,却发现对面的男子冷汗涔涔,爱菱奇道:“咦?大郎先生,你衣服没有穿够吗?为什么好像很冷的样子呢?”

  兰斯洛哪里答得出话来,全然想不到在一般百姓眼中,自己是这么一个恶劣透顶的讨厌鬼。呃……其实也不至于说想不到啦!只是实际听人这样讲,还是这样一个不会说谎的少女,心头的冲击也就特别大。

  “你……真的觉得这样子很糟糕啊?”

  “当然啦!不管是武力、金钱,都没有办法买到人们的尊敬。像那样子的暴虐者,历史终究会证明他的失败。”

  非独是大力点头,兰斯洛简直要肃然起敬地鼓掌起来。自己在连番经历后,才深切体认的事实,这个小丫头可以侃侃而谈,面对这样的一个高材生,自己确实有种心虚的感觉。

  “啊!别这样看我啦,其实,这些一话也不全是我说的……”发现对方面色有异,爱菱忙道:“是老爷爷教我这此一的……”

  “老爷爷?”

  “嗯……他对我很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如果老爷爷还在,看到我现在这样,他一定会……”回想起当日相处的种种温馨,爱菱的眼泪就不禁要掉下来。

  “哎呀!不要这样子嘛!你其他的亲人呢?”

  “我还有布玛……就是我父亲。他人很好,不过古板了些,听说我要来稷下留学,布玛把我赶出来,叫我、水远别回去,并且再也不准用他的姓。”

  兰斯洛为之傻眼,这些话说得更直接些,那不就是“赶出家门,从此断绝父女关系”?哪有这么顽固、不通情理的老爸?

  “没有那么糟糕啦!太古魔道是我的理想,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放弃,更希望有一天能用它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我在工作的时候,常常会想,只要我的表现好,有一天闯出名号了,就可以再回家去了……”爱菱微笑道:“而且,我也要坚强起来啊!因为我还有一个小弟要养呢!”

  “小弟?”兰斯洛着实一惊,没想到她孤身在外,还要抚养亲属,真是不容易。

  “嗯!只不过我与他好久没见面了,如果他信上没说错,现在大概在医院里头吧……”

  “医院?”

  “是啊!我小弟常常进医院里,因为看病很贵,他打工的钱不够付,只好痛心地写信来找我要医药费。我是作人家大姊的嘛!小弟看病没钱付,当然要负起责任,所以在所里接的工作就多了一点,有时候忙着忙着,连自己也进了病院,你说是不是很好笑,呵呵……”

  兰斯洛几乎听得热泪盈眶。看看眼前这丫头,瘦瘦小小的,脸色有些苍白,说不定还营养失调,虽然总是在笑着,但眼神里的一股抑郁,让人觉得她是在强打起精神。

  过去在艾尔铁诺,也见过不少人间惨事,但是已经对那种呼天抢地感到麻木,现在这女孩的情况,反而让兰斯洛大有所感。

  为了坚持自己的理想,这个女孩与父亲泱裂,独自来到雷因斯留学,在辛勤从事研究工作的同时,还要赚钱照顾重病的小弟,这样的人格实在是伟大,而和她相比,自己确实是太惭愧了。

  枉费来到雷因斯,费尽了心思想要成为雷因斯王,可是,在成王的过程中,自己全然没有想到,有没有为这里的人民做些什么?说得没错,自己的确是只靠武力在服人啊……

  “谢谢今天的招待,你真是个好人,仙得法歌大神一定会保佑你的。”

  “咦?什么神?”

  “糟糕,时间已经这么晚了……”爱菱惊道:“午休时间快要结束,我要赶回研究院去了,大郎先生,多谢你的招待……啊!请别对人说见过我好吗?我们院里管得很严,如果知道我在这种时候跑出来,我就麻烦了。”

  “没问题,我答应你。呃,……小姑娘,不嫌弃的话,你明天中午还可以到这里来。”兰斯洛笑道:“我看你们研究所的伙食也不怎么高明,你来这里,起码我可以弄点好吃的东西给你喔!”

  “不,这样太不好意思了……”

  “没有关系,这也是我对雷因斯人的服务啊!哈哈……”

  最后,两人相约明日午时在此碰头,而当兰斯洛拎着竹蓝,踏上归途时,他心里已经有了构想,要好好地做一点事。

  

第五章 少女爱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