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要胁天下

    

  在宫内,小草正自一个头两个大,人家常常说死了就一了百了,毫无牵挂,如果说此话属实,自己一定是这世上最不得安宁的幽灵了。

  今天,研究院代表由大长老白德昭亲自领队,在通完抗议书之后,除了希望尽快付给赔偿金,也要求亲王殿下亲自向代表们道歉,为了他的破坏行动表示悔过。“我们的要求只有这两样,难道说就连这样也做不到吗?”

  要求是只有两样,但这两样都是小草难以草率答应的。三万金币的钜款,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变得出来?至于道歉,以丈夫倔强的硬脾气,不当场痛殴诉求代表就不错了,要他低头道歉,这委实困难,何况妮儿肯定与兄长同一阵线,声势更涨,对于此事自己压根就不敢向丈夫多提。

  也幸好妮儿出去参与学宫活动,不然护兄心切的她,可能立刻就和这些代表闹起来了。

  对方一时间没有回答,白德昭诸人亦从容静待,等这位代表亲王殿下的机要秘书,给一个确切的答覆。

  说起来很奇怪,来这里之前,众人都信誓旦日下要以强硬的铁腕作风,表达研究院的愤怒与不满,可是当见到这个名叫苍月草的女性,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有种敬畏感。

  被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左半边面容,又戴了眼镜,面目难辨,可是当镜片下的妙目凝视过来,众人就仿佛为她积威所慑,不敢造次。

  “赔偿金的问题,我们已在设法,相信能在约定期间以前,给各位满意的答覆,但至于道歉问题二……”

  小草缓慢地说着,还未有个结论,却听儿有人踏着大步,飞快奔近。豪迈的脚步声,她一听就认出了是自己丈夫的声音,心下亦是错愕,为河这么怏就野餐完毕?要是和这些抗议代表发生冲突,那可不妙……

  这个顾虑是正确的,但事情发展的方向却非小草所能掌握。

  门一打开,兰斯洛大步跑了进来,原本似乎是要与妻子说话的,但看到一众外人在场,便转了方向,来到白德昭的面前。

  “亲王殿下,对于您上次在研究院的破坏行为,我们要求您……”

  话还没讲完,兰斯洛双手已在老人肩上一拍,正色道:“大长老,我要为自己以前的无知,向诸位致歉。”

  “这很好……咦?”

  “过去我一直误解了各位,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各位是何等的伟大。”兰斯洛说着,在诸位抗议代表的惊愕眼神中,一一与他们握手,说道:“为了雷因斯与全大陆的未来,诸位辛苦地从事研究工作,没日没夜的,吃不好也睡不好,连家里的亲人都放在一边,没人体谅这份辛苦……”

  这番话说得极为真诚,本来众人仍心中存疑,猜想他是不是想用怀柔手段混过去;但聆听这一段话,平日在研究院的辛酸,全都浮了上来,想起那份不为外人知晓的工作压力,情不自禁地频频点头。

  “而这份辛苦,我现在已经完全明了。我诚心地为之前的过错道歉,看,我现在向你们鞠躬道歉……希望各位能给我一个补过的机会。”

  比起一众抗议代表,熟悉丈夫性格的小草,惊讶只有更深。矫揉做作不合兰斯洛的个性,这样低姿态的说话,更不是他的作风,何况他此时语出诚挚,显然每一句都是发自内心,究竟是什么理由,让他有这样大的转变呢?

  看那些研究院代表,一个个点头赞同,态度比起之前已大为软化,甚至还像是对说着这番体谅话语的兰斯洛,大有好感。不管说这番话的动机是什么,看来已经赢得了相当的利益。

  “这样了不起的诸位,应该享有更好的待遇才是啊!我兰斯洛保证,只要我登上帝位,一定彻底改善研究员的福利……不,这样还太慢了,缓不济急……唔,你们要求的赔偿金是多少?三万是吗?我现在多加一倍,付你们六万金币,这个数字不错吧!”

  当兰斯洛讲到最后几句话,小草已经意会到不对,想要拦住,却是晚了一步,被他把这没可能实现的承诺说出,然后就握着白德昭的手猛摇。

  “大长老,我们一起携手创造太古魔道的未来吧!”

  洒狗血的滥情对白,在此时却有不凡效果,那些一原本为着抗议而来的研究院代表,不约而同地疯狂鼓掌,脑里亦开始作着加薪后的美梦。

  现场气氛热络,只剩一个呆若木鸡的小草,由衷地希望魔导公会早日研究出一种能让天空下金币雨的折两法术。

  这场会面的影响,好坏参半,至少白家研究院一反之前憎恶的态度,觉得这野蛮猴子也还不至于无药可救,是个可以沟通的对象。要是真的能付出六万金币,让全体研究员加薪、改善福利,那就算宣誓效忠于他,也没什么不好啊!

  但真正棘手的部份,仍是如何变出钱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是小草聪明慧黠,却也没办法凭空变出大笔金钱,只好在设法筹措财源的同时,也下令魔导公会,多派人手进行炼金术的研究。

  恪守与爱菱的约定,当妻子问起为何有如此转变,兰斯洛仅是微笑着说,因为受到了某件事的激励。

  这份转变传入稷下百姓耳里,人人啧啧称奇,都不解这死强盗怎么突然转了性?绝大多数的人则是认为兰斯洛在装模作样。

  姑已不论呈内的情形,在城外数里处围城的白天行,已是大大地焦急。虽然已将稷下团团围住,但却没有太大的效果,这是因为白天行的顾虑大多。怕炮火损及稷下建筑、古迹,引起舆论指责,不敢放手进攻;怕断绝城内水粮供应,引起民怨,惹上“不仁”的罪名,不敢把包围网完全封死,让稷下仍能保持一定的对外运输;更怕逼得太紧,让敌人毁诺以天位力量出击,打一场胜负难料的硬仗……

  诸多顾虑,使白天行的军队包围在稷下城外,却难以有什么实际动作。

  看在小草眼里,实在是不由得为这与己同宗的族人长声叹息。围城之法,以攻城为下策,最好的方法是藉由外部压力,迫使城内大乱,于焉溃败,尘言之,白天行应该在围城之势甫成时,就彻底封死稷下对外交通,断绝一切粮秣运输。为了增加压力,应该以破坏力不强、却次数频繁的疲劳攻击,不分昼夜地进攻,让城内笼罩在一片紧绷气氛中。

  纵然稷下本身的物产,几乎能自给自足,但老百姓未经历战争,在这重大威胁下,累积的怨气、恐惧,必然向兰斯洛爆发,将他赶出稷下,消弭这场战争。

  若是这局面真的出现,小草与源五郎必是万分棘手,那唯一能采取的策略,就是立刻以处导公会的力量,暗杀白天行,让城外军队先行溃散,来解去城内之危。

  只是以长远利益来看,这方法并非良策,非到没有选择,实在不愿走上这一步。

  但便是白天行省悟,采取这样的攻击策略,却也晚了一步。在这段时间里,源五郎、妮儿已经成功笼络了以稷下学士为主的众多贵族,在此时受到攻击,很容易就可以藉由资讯操作,把人民怒气转导向城外的白天行。

  再者,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军列阵城外多日,锐气已丧,城内百姓亦有了心理准备,就算发动攻击,也收不到预期效果了……

  小草把情形看得极准,而这份认知,白天行也终于领悟到。察觉围城多日,一事无成,反而让自己陷入一个进退不得的窘境,白天行终于下了决心,豁开诸多顾忌,采取正式攻击。

  首先是彻底封死稷下的对外交通,亦不准任何外援物资进入。仗着军队人多,

  这一步封锁并不困难,但当白天行想要更进一步,连稷下对外通讯都一并断绝,就立刻遇上了技术难题。

  雷因斯是魔法王国,莉雅女王过世后,魔导公会易主,有部份魔导师因而脱离公会组织,但却也没有投向白天行一方。因此,明知城内藉着魔导公会的秘密管道,维持与城外的情报畅通,白天行也无法进行封锁。

  此外,青楼联盟的情报管道无孔不入,纵然大军将城外封死,负责向妮儿传讯的使者,仍是每两天定期出现,告知外界的最新消息,同时也把城里状况传回香格里拉总部。

  除了封锁之外,白天行也发动了正面硬攻,将目标先定于城墙,希望能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

  担任攻击的,是当日曾让兰斯洛手下骑兵惨败的那座阳电子炮,隔着数里遥距,蓝白色光柱连环射来,单是目睹,都令眼睛一阵灼痛,委实威力非凡。

  只是,既已知道敌人手里有这样的武器,小草又怎么可能不作防备?

  察觉白天行有攻击的打算,小草立即下令给参与城防的魔导部队,发动稷下本身的防御结界,同时要求白家研究院配合,提供反制设备。

  结果,射来的蓝白光柱,先是被防御结界减弱三分,再射中经过特殊处理的城壁上,折射掉五成,而最后的这几成威力,则是由城墙本身吸收扩散。虽然被光柱射中的城墙部分在被击中的同时变成炫目的红色,但随即在城壁上扩散开来,由整面城壁平均吸收,就算是有几发威力较强,也仅仅只是在城壁k留下了淡淡的一圈黑影。

  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小草心中颇有所叹。这两千年来,雷因斯的心血与研究果然没有白费,纵是人魔大战再次爆发,以那尊阳电子炮的威力,配合大量生产的浑沌火弩,定然可以对魔族军队造成威胁;而像这样子结合魔法、太古魔道的防御壁,也是九州大战时所没有的技术,要是当时就能做出这样完美的防壁,又何致一败涂地?

  这情形看在攻击一方是相顾愕然,守城军自是欢声雷动,为着能克制敌人的武器而欣喜。

  把握住这空档,守城军发动反击,利用投石机,将数粒大石投掷出去,目标是那台在速射之后,必须稍停补充能源的阳电子炮。

  视之为手上的重大筹码,白天行岂容有失,本想下令防卫,却随即发现自己是多虑了,投石机投射的射程,根本就不可能跨越数里遥距,再砸中炮台。瞧着那在大老远外就坠下的笨重石块,白天行一方爆起连串轰笑。

  “唉!一边在用太古魔道兵器,另一边还在用投石机,这样子荒唐的仗,你以前看过没有?”

  亦在城头观战,兰斯洛为着己方窘境,向身边的妻子长声叹息。

  只是,世事难料,有时底局科技武器仍会败在原始蛮力之下……

  白天行一方正自哄堂大笑,陡然劲风响起,二辆投石车从天而降,以巨山压顶之势,连石带车,正中炮台。轰然巨响声中,那座阳电子炮已经成了一摊没用的冒烟废铁,破损时的爆炸,还令周遭出现数十名死伤。

  在稷下城头,众人仍为着适才见到的东西而呆愣。发现投石车无法发挥功效,妮儿一语不发,走到二辆填装完毕的投石车旁,两臂握住,劲道一发,竟将投石车直抬过顶,高高举起,跟着就在一众惊呼声中,将这庞然大物抛掷出去,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准确地命中目标。

  “真……真不愧是人形暴龙啊!”

  “叫做人形投石车会不会更贴切?”

  非同凡响的震撼,守城军议论纷纷,却几乎都是喜悦的呼声。缔造了这份功绩,妮儿一脚踏在城头,一手插腰,绑成马尾的长发,顺风劲飘脑后,回头朗声道:“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动我哥哥的城!”

  骄傲又帅气的俏模样,换来的是后方一片强烈鼓掌。妮儿展现的武勇与美态,再一次深深烙印进了稷下城民的心内,更把士气疯狂提升。

  这正是小草要的东西。就算不理性也无所谓,己方在建军时,需要一个像旭烈兀那样的精神指标,只要这个指标人物长在,士兵们就有不败的斗志与信心,因此,夸张的演出,有时候是必要的。

  守城这方的胜利,相对地就是白天行一边的重大打击。强力武器可以再造,但见识到敌方超乎常理的力量,对士兵们的震撼,却不是轻易能够抹灭的;想到以后要和这样的怪物敌对,有人不禁发起抖来。

  白天行亦心生忧虑,从探子们的资料显示,那个强盗的妹妹,纵然不使用天位力量,也有着一身恐怖怪力,所以即使她做了这么荒唐的攻击,亦不算违反兰斯洛成王的三个约束。

  要重振士兵们的信心,就只有向他们证明,己方也有同样强大的力量。念及此处,白天行将目光移向后方,瞥向那名坐在躺椅上,把玩手中金币的男子。当初与他的约定,是聘请他担任护卫,负责杀退一切来犯的天位刺客,可是刺客一直未来,总不成就让他这样整天干领高额薪水?

  感受到这股视线,韩特哑然失笑。白天行的窘迫,他完全可以理解,只不过不做薪水份外的事,是自己的大原则,既然任务仅是护卫,横竖刺客没来,自己乐得清闲。

  然而,自己之所以到雷因斯来,还有另一个目的……

  “喂!雇主大人。”韩特起身,在白天行肩上一拍,笑道:“就算是跳楼大拍卖吧!我帮你做一次额外服务,不另收费……”

  尽管守城初战获胜,但被围城是不争的事实,在城内暂时无力反攻的情形下,这样的封锁不知河时才能解除?

  物资上是还好,因为在九州大战时期,魔族曾将稷下围城数百年之久,所以城内的建筑与设施,都有针对这点做出准备,能独立生产大部分的资源,一时无匮。比较麻烦的是人心。为了证明即使在围城之下,仍可运进大量物资,妮儿就自告奋勇,要再进行一次运输工作。

  这次有备在先,所有采买委托青楼联盟进行,而青楼联盟神通广大,虽不便送货到家,却也将货物以船只装载,运送到雷因斯近海港口,以妮儿的速度,一来一往不过两日,快捷得多。

  而自攻城战开始,兰斯洛自觉派不上用场,整日读书、练武,再来就是与小爱菱碰面。

  由于战事方酣,已不便在城外碰头,两人便将儿面地点改在城内的一处茶馆。

  兰斯洛带着做好的午餐料理,听少女说一些研究院里的事,同时也向她请教一些大古魔道的军武,让爱菱画图解说,理解这些东西的伤敌原理,与防御之法。缺乏基础知识,大部分兰斯洛并不是很懂,不过这么听着、学着,他确实是打算往后可以出其不意地吓所有人一跳。

  与爱菱的谈话,兰斯洛感觉得出她在研究院里的工作很重,而且做得也不是很开心,除此之外,也经常要寄钱给她那个不晓得是住在哪间医院里的小弟。受到这些对话的刺激,兰斯洛回去之后,认真地与小草讨论,要如何改善现行雷因斯的医疗体制,减少病人花费与负担。小草虽是吃惊,却也依着丈夫心意,拟定一些草案给他过目,同时在人前发表声明。

  对于这些动作,有雪直嚷“老大被鬼迷了”。兰斯洛本身却是一笑,他有一个想法,就是一直这样子与小爱菱碰头,不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如果有一天她对兰斯洛亲王的印象转变,有了好的评价,那个时候,稷下百姓或许也就能像她一样,对已改观……而自己也就算真正的成功了。

  不过这个想法无疑是太天真了,因为口说无凭,在没有足够金钱与能力将计画付诸实现的情形下,企画案提得再完美,也是无法取信于人,发表这项演说的兰斯洛,立刻便引得群众大喝倒采,不少人当众质疑,如果要展示他的能力,与其说这比湮用的话,不如先逐退城外叛军。

  稷下城内的各媒体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其中甚至有一家小报,不顾种族歧视,采访在丰盛酒席后大醉的有雪,询问他对此事的看法。

  “那有什么话好讲,我老大绝不干没好处的慈善事业……”

  这句话随即以头版形式出现在隔日报纸“,报上甚至质疑,这个以野蛮武力为唯一长处的强盗头,是否已经失去他蛮横野心,沦落到以这样的手法博取同情?这样的结果自是让兰斯洛大受打击,只能偷偷躲在象牙白塔的角落抽雪茄,喃喃自语。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愿意相信我?”

  这个问题旁人自然是回答不出来了。

  两天时间一晃即逝,预知了妮儿归来的时间,大批拥护者等上了城头,预备为胜利女神的归来而喝采,瞧在兰斯洛眼中,这种崇拜实在有些病态,不过受欢迎的是自己妹妹,也不好说些什么,顶多眼不见为净就是了。

  过不多时,预期中的大地晃动准时出琨,一个小黑点快速地自东南方靠近,踢起漫天烟尘,声势就如前次般骇人,东南方的围城军队哪敢阻拦,纷纷让出一个缺口,让闯入者通过。

  当妮儿的身影变得清晰,城头上甚至大声鼓掌起来。一切看来是这么样地顺利,谁也没料到,就在妮儿闯过围城军范围,距离稷下城墙里许,忽然有一道冷电似的剑光,自白天行的阵营窜起,直射向奔驰中的妮儿。

  “是你!”

  “哈!正是我,臭丫头,终于有机会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城头上惊愣的群众,只见到一道璀璨电光,恍若破天黄龙,笔直落下,跟着连串霹雳爆响中,妮儿一路背负过重的物资,被剑劲绞成片片,似雪片般狂乱飞舞,遮蔽众人视线。

  一时反应不过来,妮儿全然落于下风,只有节节后退的份。当初也曾想过,要是这家伙养好伤、回复天位力量,会不会前来找自己报复?没想到这预感成真,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恶劣的时候。

  “别想跑,今天不在你身上斩个十七八剑,我们的帐不能算完……”

  韩特大叫着挥剑,回想到当日与妮儿共同逃亡,这没心没肺的女人,竟将自己当暗器掷向天草,面对生平未有之险,真是想起来都气炸了肺,新仇加旧怨,就在此战一并了结。

  “当初你把我当暗器丢,丢得很爽吧?现在要你知道受害人的愤怒……”

  “挑在这种时候动手,就只是为了报一箭之仇,你这男人也未免太没度量了吧!”

  “喔,真是抱歉啊,我收了天行老板的钱,现在是他的金牌打手,除了防范刺客之外,还顺便负责消灭你们这些乱党。”

  “不过就是钱而已嘛!我们也给得起啊,如果我们能付你两倍酬金,那你是不是可以调转过来,帮我们干掉白天行?”

  “有钱?且慢动手。”

  韩特将剑势一收,凝声问道:“真的给得出?一天两百金币,当天现付,收现款不收银票?”要一日付出两百枚金币,妮儿登时语塞,两枚金币,足够让寻常四口之家吃用一个月了,财政吃紧是兰斯洛一方目前最大的窘状,哪可能这么宽裕地说付就付?而这情形看在韩特眼里,自是一目了然。

  “付不出来就是诈欺,你知不知道上一个拖欠我钱的人是什么下场?吃我一记鸣雷断空!”

  

第六章 要胁天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