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韩特出招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雷因斯稷下

  “……所以,我和我的同事都说,那个伪王真是世上最差劲的男人了,像这样子的勒索行为,对象还是全大陆,简直胆大妄为到了极点。”

  “唔,这种说法也是满有道理的啦……”

  如往常一样的午间相会,兰斯洛正自与爱菱对谈,听到她这样子批判自己的行为,确实也只有苦笑的份。

  勒索的结果已经慢慢浮现了,七大宗门里,只有东方世家付上五千金币,表面上说是为了维持恶魔岛驻军的费用,其实彼此心照不宣,兰斯洛衷心感谢义兄东方玄龙的献金。

  不过东方世家本身财政也不见得多宽裕,加上白鹿洞的政治压力,能给出五千金币已经是极限了,没法供给更多的援助。倒是有另外一笔五千金币的献金,对方是透过自由都市的钱庄来捐赠,出手相当大方,就是不晓得是何方神圣在赞助。

  能一出手就五千金币,这份财力纵非是大陆上的主要势力,那便是富商巨贾。

  由于此事出乎预期,小草特别花心思去调查,费了不少力气之后,得到了一个让人错愕的结论。

  五千金币来自艾尔铁诺皇家,有极大可能是经由曹寿授意认可后拨发下来的!实在难以想像有这种可能,小草一时间也呆住了,怎样也料不到,那个痴肥愚蠢的曹寿,居然也会像自己夫君一样,偶有惊人之举啊!而根据魔导公会藏伏在艾尔铁诺宫廷的眼线,再配合青楼的情报,推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结论:听到恶魔岛即将撤军,曹寿被吓得屁滚尿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密令宫内省汇钱过去。

  得知此事的兰斯洛,惊愣处绝不少于妻子,万难料到自己当初抢劫艾尔铁诺皇帝的壮举,竟然在这种情形下得到实现。看来,那个死老胖子是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或许是认为远在雷因斯的战祸与他无关,反倒是恶魔岛的结界若破,大批魔族入侵人界,更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帝位,所以忙不迭地付上赎款,期望能保持现状。

  对于这结论,兰斯洛只有苦笑,特别是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给人瞧不起,这苦笑实在是笑得很难看,西对小爱菱的愤怒,也就显得没精打彩。

  “当好人没人相信,做坏人又做得半调子,这年头作人真是难啊……”

  小爱菱接着也提到日前在报上看到的东西,有关兰斯洛对医疗体制发表的演说,她就像社论上说的一样,把批评话语再重复一次。

  这就是两人多日来相处的过程。有些时候,爱菱会教兰斯洛一些大古魔道的相关常识,再不然,就是与兰斯洛谈及她在研究院里的工作,听得出来,她以自己的天分,在研究院里备受器重,总是参与此极重要的研究课题。

  不是人类,却能在研究院里独挑大梁,光是这样,就足以证明她的真材实学,每每念及此处,兰斯洛就感觉到万分佩服。

  两人谈话时,那尾小小的机械狗就一直在桌下乱跑,有时候还会坐下来,用脚抓抓耳朵,看那股灵活模样,几乎就和真的生物没有两样。

  兰斯洛眼光一直瞄着这阴险的小动物,从初次碰到至今,不知给它咬了几口?

  这小东西的智能设计非常地卑鄙,平常总爱偷偷躲在桌下,逮着机会就忽然窜出来,专门咬人脚踝最痛的地方,实在是可恶之至。

  爱菱解释过,狗狗设计是看到凶恶的人就采取敌对,关于这点,兰斯洛就常常感叹,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得像坏人?

  兰斯洛拾起一根树枝,往左侧一掷,狗狗汪汪叫着跑去拾起,反覆几次后,手劲大了,树枝卡在一株小树上,位置大高,机械狗碰不到,跳了几下,无功而落,跟着就一口咬上小树根部,一声爆响,那株小树从中炸成两段,整个烧了起来。树枝也随之化为灰烬,狗儿没东西可咬,只好悲呜着跑了回来,贴在爱菱腿边磨蹭。

  兰斯洛则是看得眼睛也斜了,惊道:“这狗……”

  爱菱笑着把狗抱起来,捧在怀里,笑道:“六十七号是我最新的作品,我常常把一些薪的发现和想法加到里头去,希望有一天狗狗可以真的活过来喔!”

  “不是,我是有点好奇……”兰斯洛道:“你养条狗弄这么大杀伤力做什么?”

  “没办法啊!最近在所里头研究的、做的几乎都是这些东西。”爱菱道:“其实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把新技术用在武器上呢?战争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不然,怎么所里在研究武器上头的经费花得那么大方,其他时候又好吝啬?”

  身为掀起战争的祸首,兰斯洛只能讪讪地说不出话来。

  “呃……这个……”

  “不过满多时候真的很难说。人们把新技术应用在武器制造上,可是在开发新武器的时候,又刺激了新技术的诞生,所以,世界上的事很多时候真是难以论断呢:”

  对最后一句话深有所感,兰斯洛连连点头,才刚想要答话,爱菱发现时间已晚,得要赶回研究院了。

  “喂!小爱菱啊!”兰斯洛把机械狗拎着脖子提了起来,阻止它再次发动偷袭的企图。

  “你说希望这小东西有一天能真的活过来,我觉得这想法很好,可是,对于一个真的有生命的生物来说,你整天这样用编号叫它,我想它一定很难过的。”

  “啊!那该叫什么名字好呢?”整天忙着工作,爱菱只能利用闲暇时间作自己的研究,忙得都昏了头,当然没有闲情逸致去为实验体取名字。

  “随便啊,像是……叫卡布其诺就还不坏。”

  “好啊!谢谢大郎先生的命名,卡布其诺,我们走吧!”

  爱菱领着机械狗往研究院方向跑回去,兰斯洛则是预备回宫去,继续处理那堆让人烦闷的问题。

  这时,连串雷声爆响人耳,天位战的激烈能源波弥漫在大气中,兰斯洛察觉到事情不对。

  “怎么搞的?是什么人打起来了?”

  电光灿闪,轰隆声大作,一道道金蛇连续晃动问,爆发出强大冲击波,令伫立在城头的众人呼吸维艰,不得不撤足后退。

  豁尽全力,韩特就没有做任何保留,剑势夹着雷电,源源不断地攻击。仅仅数年之前,一旦使用就会让身体被吸成干尸的大耗力招数,现在已经可以运用自如,在天位力量的支援下,急电窜发,不往往敌人身上攻去。

  与上趟在基格鲁相比,韩特武功明显大有长进,呜雷断空一式,本是集电于剑上,直劈而下,但他现在随意挥洒,斩、挑、刺,于强大威力下,做出细密而快速的变招,使得杀伤力更增。

  妮儿暗自咋舌,那天看这家伙与天草敌对,甫一照面就重伤落败,委实是满看不起他的,却想不到他武功果然有不凡之处,当日之败,实在只是因为对手太强…在韩特的一轮急攻下,妮儿仅有招架之力,一方面犹自脑筋迷糊,不知能不能使用天位力量与这人放手对拼;另一方面,终究是吃了长途跋涉的亏,手足酸软,又没有兵器,只能竭力问躲。

  “对了!这家伙是佣兵,又是外地人,不能算是雷因斯的一般军民,用天位力量与他对战,不算违规!”

  心念一动,妮儿几下身形变动,迅捷无伦,已用上了九曜极速的部份诀窍,以源五郎与她的关系深厚,自然会将这天下无双的保命绝技相授,转眼间自韩特剑网中脱出,斜斜地直往上飞,与他拉开距离。

  “你跑得了便跑吧!”

  急喝声中,韩特如附骨之蛆,快速追来。位置一高,呼唤雷电的速度更快,层层剑网阻住妮儿退路,慢慢收拢。

  只是一旦与城墙拉远距离,毋须顾虑波及他人,妮儿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天位力量发动,周围的感觉变得阴森凝重,无形的腐蚀异劲慢慢朝敌人卷去。身在空中,韩特忽然觉得气息不顺,手腕衣袖斑驳碎裂,跟着就是肌肤微痛,像是被什么烈性毒药给腐蚀了。

  “云梦古泽的金蛊化龙诀?这野蛮女人从哪里学会这么歹毒的功夫?看来似乎比传说中的威力更强啊!”

  心中一凛,韩特忙收回几分功力自保,手下剑网劲道登减。把握住这个空档,妮儿将天魔劲剧烈爆发,如江河倒溃的强猛势道,瞬间就攻破已力弱的剑网,更直飘射到敌人跟前。

  “以为这样就行了吗?你太天真了!”

  韩特手腕一转,又是一式呜雷断空,剑上电光闪烁,近距离朝妮儿当头劈下。

  九曜极速仅是初窥门径,妮儿没法像源五郎一样,瞬间闪形避过,但之前连对了多记呜雷断空,已经大概知晓这招的威力,趁着韩特两招远发的空隙,忽地拿出一个早就揣在怀里的护身镜符。

  镜子模样的小东西,却是由魔导公会主席苍月草亲自施咒的护身符。当日与韩特联手战天草,见到天草以咒术阻止呜雷剑唤雷,妮儿心里就暗自记下,因为顾虑到往后可能再遇上这样的对手,甚至硬拼韩特的呜雷断空,所以她便向小草索取一个能令招雷咒术暂缓的法器,却想不到这么快便派上用场。

  镜符一现,呜雷剑上的电光登时黯然,在这没有雷电助威的一瞬,妮儿举臂硬档宝剑,贴身发动硬攻。

  韩特的呜雷剑虽非神兵,却也是一柄难得利剑,又是灌注天位力量,一拼之下,妮儿手臂登时见血,但她却也如愿贴近敌人,一发重拳就往韩特身上轰过去。没有其余的招数相辅,仅是平实的一拳,正中对方胸口,之后天魔劲汹涌爆发开来,单凭这样,已是让人难以招架,把韩特击飞了出去。

  下方的呼叫声不住传来,那都是妮儿的拥护者,见她战胜,喜悦地大叫,但妮儿却累得直喘气,在长程奔跑后,体力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再经历这样一轮交手,几乎要趴下来了,手臂“的伤尤其痛得厉害。

  “傻瓜!你的呜雷断空有致命缺点,天草当初就说过了,你还死都不改……”

  妮儿轻声说着,扯下另只手的衣袖,包裹臂伤。呜雷断空虽然强,但致命缺点却早就被天草窥破,令自己有法可破,加上使用次数过多,什么细微奥妙都被人看光,要恃之作为得胜杀着,委实是不够。

  “是吗?那就如你所愿,大家来看点新东西吧!”

  冷冷的一声传入耳内,然后便是闪光骤起,一道厉电猛往妮儿劈来。

  “来不及避开……”

  电光来得太急,要问避已不可能,妮儿一面举起镜符,一回运起护身气劲,预备硬接下这一击。

  痛楚如预想中的发生,却不是剑气产生的冲击波,而是货真价实的电击,全然超乎估算的攻击,在镜符爆成粉碎的同时,更几乎一击就把妮儿的护身劲摧破。“怎么搞的?”

  先后儿韩特出手多次,妮儿明白呜雷断空这一式,是让闪电击在剑身,助长剑之威攻敌,在地界时诚然威力万钧,但一日配合天位力量施展,虽然得以连续施用,但雷电的威力却没有提升,反而被剑气盖过,变成以剑气为主,以电为副,失去让两者合了倍增杀伤力的本意。

  然而,适才挨的那一击,却是百分百以天位力量推动的雷电,威力较诸先前的

  呜雷断空暴增数倍,一极之下,虽然皮肤没有发黑,却明显闻得出一股焦臭,手脚四肢也全数麻痹,软弱得提不起劲。

  在下方观战的小草同样吃惊,镜符会爆碎,那就代表韩特并非以剑中魔咒召唤雷电,而是以自己本身力量发电,他河时练成这等武校了?

  还有一件事妮儿非常在意,韩特刚刚的那一击,没有“剑”的感觉,是练了什么新武学吗?

  这个念头在下一刻,以最现实的形式呈现。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凶猛霸气,韩特的第二击已伴随电光攻至。

  全然模不清楚敌人的进攻方式,好不容易回复上半身气血的妮儿,唯有举臂护头硬档,两力相撞,先是狠恶电流再次轰溃护身劲,紧跟着,在辨认出敌人攻势是腿招的同时,双腕仿佛被一管重检刺中,剧痛难当,劲道更长驱直入,直破心腹要害。

  也亏得妮儿反应机警,在两腕骨折、腑脏受伤之前,先将天魔劲竭力爆发,自己则趁势飞退,却仍不能化去敌劲,整个人从空中坠下,直往稷下城墙撞过去。

  城墙及时发挥作用,在小草的操作下,城墙再次变得柔软,希望助妮儿化去身上承受的敌劲,只闻得连声巨响,守卫城墙的结界给紫电劲通得剧烈晃荡,好不容易才完全定住。

  妮儿整个身体嵌入城壁,嘴角血沫不住流出,神情萎靡,谁也看得出她一时间没能力再战了。

  旁观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忆及适才看到的东西,有些颇有江湖见识的稷下学士已经惊讶地叫出声来。

  “紫……紫电功,那是麦第奇家的紫电神功啊!”

  这话登时点醒众人,而脑里联想,另一样比紫电功更具盛名的麦第奇家绝学,更同声出现在他们口中。

  “睥世七神绝!”

  此语一出,众皆大哗,谁也知道“脾世七神绝”是近五百年内,号称无敌的第一神功,虽然随着忽必烈战死于鹏奋坡,光芒不再,但只要是风之大陆的武者,都会对这绝学充满敬意,记得其曾代表的辉煌。

  如今,在阿朗巴特魔震后,睥世七神绝终于伴随紫电功重现人间,那么照道理推算,莫非是麦第奇家主旭烈兀亲临此地?

  不,并不是的。

  在这时候,韩特才威风凛凛地自云端现身,彷佛乘风驾云,缓缓飘降下来,右手拿着呜雷剑,左手凝扣成爪,五指间紫电飞耀,灿然夺目,气势非凡。

  只是当人们认出了他的身份,惊讶却只有更深,其中白天行最是不解,自己确实是因为确认过韩特有天位力量,这才以高薪礼聘这恶名昭彰的奖金猎人,但为何他会使用麦第奇绝学,这点就委实想不透,特别是,麦第奇家不是已经宣告与韩特反目,并要求各大势力通缉于他吗?

  稷下城头的防卫军反应过来,对着逼近过来的韩特,真个是万箭齐飞,更有人开启小型火炮,对着敌人连轰,尤其是妮儿的亲卫队,人人勇字当头,卖力护花。

  “明明白家研究院藏了大批强力兵器,城防却仍在使用这种落后货色,嘿!或许你们雷因斯人就是这么鬼头鬼脑,喜欢对自己人隐藏实力吧!”

  漂浮空中,韩特在身前建起一道坚固气罩,尽档射来羽箭,就算是炮弹也轻易接下,内劲一发,反弹回城头,炸毁发射的炮台。

  外表看来轻松之至,却没有人察觉,韩特正在争取时间回气,平复胸口的气血沸腾,还有那蚀骨的剧痛。不久前硬挨妮儿的当胸一击,绝非说笑,杀伤力甚至连妮儿自己都估算不到,要不是护身金绝及时奏功,说不定胸前肌肉已经整片腐烂殆尽了。

  脾世七神绝本是针对紫电功而创,为了让韩特能发挥七神绝的真正威力,旭烈兀自有另外补送一本紫电功秘定。凭着天心意识的模拟领悟,短短时间,韩特将紫电功、七神绝练熟,自觉武功大进,便想找些敌人来试剑。

  以他此时武功,试招对手自然也得是天位高手。但天草四郎行踪不明,就是碰上也讨不了好;要说上白鹿洞挑战陆游,却是打死他都没有这个胆子,最好办法就是到内战中的雷因斯当佣兵,一举两得。

  本以为凭着现在的一身神功,该可以在天位战中逞雄一番,哪想到一个照面便在妮儿手中吃亏。旭烈兀说得没错,当前的天位高手都在强烈竞争,不进则退,要不是自己功力骤增,单凭着天亟剑与呜雷断空,已经不够资格在天位战中争胜了。

  只是这丫头也不简单,与她同行的那段时间,可从不知她有这么一手,毒皇的金蛊化龙诀果真歹毒,要是配合精妙招数施展,杀伤力绝不止于此。奇怪的是,在妮儿一拳轰来的瞬间,自己心头赫然有股莫名惧意,以致迟了反应,这真是想不出理由。

  “既然你们这样喜欢隐藏实力不用,我就让你们如愿以偿,今天凭一人之力挑了稷下,算是给我的便宜老板一点甜头……”

  韩特慢慢飘近城墙,身上环绕着一层电光,狠恶声势完全震慑城头守军,令他们停止放箭。

  白天行却没有利用这空隙,指挥大军抢攻。韩特事先曾有警告,天位力量敌我不分,要是在他施展神功的时候挥军攻城,以两军人数来算,他重创友军的机率更高。

  “你……你这卑鄙小人!”

  人影晃动,妮儿已跃回城头,护在众人身前。鬓发散乱,嘴角溢血,狼狈神情中更有着气愤。

  “如果不是我用光体力,绝不会输给你!”虽说韩特梓施突袭,但若非妮儿连续两天跋涉,耗光体力,让两人平手相搏,纵使胜负未知,却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两招一过就惨败。

  “那只好怪你自己蠢了,现在是战时,你不考虑有强敌在侧,做这种耗体力的运输表演,怪得谁来?”韩特淡淡道:“我是奖金猎人,出手目的就是杀人,不趁你最弱的时候出手,难道要等你体力日复,与你哥哥联手,被你们兄妹围殴吗?”其实韩特本来确有以一敌二,试试七神绝威力的打算,但与妮儿一交手,发现敌人实力不容小觎。利益为先,还是各个击破方为上策。

  妮儿运气镇伤,心中对于兄长的姗姗来迟勃然大怒,就算没有天心感应,刚刚雷响得那么大声,这猪头也该听见,为何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才想要设法拖延,这想法已经被韩特窥破,数道电光尽封退路,强横重剑当头劈下。

  “哼!这么爱放电,你怎么不去放给天草看!”妮儿勉强闪过,却令自己陷入绝境,避不过追击而来的第二剑。

  “这你不用担心,如果我现在碰上天草,绝对会让他刮目相看。”感应到有一股天位高手的气息快速靠近,估计是兰斯洛赶来,韩特下手更不容情,预计三招内将敌人解决,哪知一种令头皮发麻的冷彻感,忽在后方出现。

  “让我刮目相看?凭什么?”

  似曾相识的语调,勾起惨痛回忆,韩特顾不得下杀手,连忙回剑自保,隐约一瞥,更见到天草四郎飘立于后方,一抹剑光直奔眼前,心中大骇,紫电劲尽集于剑刃上,全力出招,要档下这记攻击。

  怎料却挡了个空,而天草四郎的影像亦消失不见,恍如梦幻。

  “幻术?糟!”

  刚想要立刻回防,固守住适才急速变招露出的破绽,腹侧要害已传来痛楚,给妮儿的全力一击正中,天魔劲像是数十柄锐利小刀,痛击腹侧肌肉,与护身金绝的内劲激烈攻防。

  也是韩特运气不好,姗姗来迟的兰斯洛,终于此时赶到,看到有人与妹妹进行天位战,而妮儿明显落于下风,心下大惊,再发现这人就是那日基格鲁临阵脱逃的韩特,新仇旧恨齐涌上心头。

  “鼠辈!吃我一刀!”也不管什么偷袭不偷袭,风华刀离鞘,兰斯洛几乎是全力出刀,朝韩特劈下。

  韩特曾预估过的以一敌二,就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心头大恨,先以七成内力抵挡腹侧攻击,余下三成全面发挥紫电功,呜雷剑疾舞,要同时接下两边的攻击。

  七神绝中由指绝延伸出的剑绝,诚然不凡,但兰斯洛的鸿翼刀法创自忽必烈与王五两大刀道奇人,又是全力劈下,瞬间与韩特刀剑交击数十次,将剑网轰溃,风华刀直劈敌人颈项。

  妮儿力弱不能持久,此时攻势已老,韩特把头一偏,希望在刀刀砍中肩膀时,以护身金绝暂阻敌势,拼着硬挨一刀,转守为攻,取回主动。

  怎晓得刀刃及肩,韩特骤然发现不对,附在刀上的内劲,赫然是与妮儿相同的吸蚀异劲,两相夹攻下,杀伤力大大地倍增,就是护身金绝也抵挡不住,稍微僵持之后,护身真气被破,两股天魔劲长驱直入,腑脏登时创伤。

  “妈的,云梦古泽的那些像伙在搞什么鬼?这金蛊化龙诀怎么会搞到人人会使呢?”

  韩特心里大骂声中,已给兰斯洛一脚踢中下颚,整个人掠过天际,倒飞撞回白天行阵营。兰斯洛脚踏城头,扬起风华刀,提气对摔落在白天行阵营的韩特喊话。

  “趁围攻的时候杀你这鼠辈,不算英雄好汉,够胆的你就再来,本大爷下次定把你斩成十八块!”

  在展现力量的同时,先前由韩特营造出的气势,就尽数转移到兰斯洛身上,城头上一时无声,虽然没有鼓掌与喝采,却有一种另外的震慑,开始在守城军心头升起。

  趁着旁人不注意,小草悄然来到妮儿身边,以自身的圣力帮她把伤势日复,却不敢做得太好,不然以妮儿的火爆脾气,可能伤势一好,立即冲入白天行阵营技人算帐。

  也是可惜了,如果兰斯洛能早到一点,那自己便毋须以术法使韩特产生幻觉,可以让他们两人正面交手,好好搜集有关睥世七神绝的资料,以备日后敌对所用。

  今次的交手,委实是可惜,妮儿、韩特先后落败,却都是非战之罪,根本没机会发挥自身实力,以实际状况来评,确实是打了场没意义的拙劣战争啊!

  不过,至少也证明了一件事,纵使白天行一方也有天位高手加盟,但目前在实力上,己方占了绝对的人数优势……

  呵,真是个无聊又无谓的结论……

  

第七章 韩特出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