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北门天关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月雷因斯北门天关

  北门天关这个地方,在过往的数百年里,一直是隶属于风之大陆西北方的势力,从最早石氏王朝的大石帝国,到现在曹氏王朝的艾尔铁诺,始终座落在龙腾山脉的隘口,居高临下地俯视东方的雷因斯。蒂伦。

  照当初建筑关卡的大石国创师估计,想要自外围攻下北门天关,非有百万雄兵不能做到,而纵有百万强兵攻至,北门天关也能凭地利与驻兵暂阻一时。

  这个自我评断中肯与否不得而知,但却在不久之前被打破,失败的理由有三:防御结界的操作法失传、建筑年久失修与天位高手的重现。

  当时,妮儿的深蓝判决与天草四郎的镇魂音剑激烈对撞,以力量面言,仅以地界推动的深蓝判决,怎么也不可能敌得过强天位力量,只是,天草四郎漏算了一件事,耶路撒冷的教廷武学有一定程度是向神明祈愿,倍增本身威力,就如同武炼的引神入体术。

  一般情形下,这种实功甚至可以发挥出超越使用者本身的实力,但在那时,却出现了一个创招之人未曾料到的局面。从古至今,便是魔族本身也从未有人能与深蓝魔王缔结契约,创出镇魂音剑的先人,自然也无从估计深蓝判决的威力。

  双方神明级数相差悬殊,结果,当两力相碰,妮儿的力量虽然远远不及,可是蕴含在招数里的深蓝魔力,却在瞬间压倒了镇魂音剑里的神圣气息。非战之罪,两股威力齐往天草四郎倒卷而归,在将他轰退的同时,爆发出的冲击波横扫整座北门天关。

  天崩地裂,威力绝不亚于十数道龙卷风同时逞威,驻守北门天关的部队死伤惨重,巡防城头的士兵瞬间就尸骨无存,坚固石材在冲击波狂扫下,比面粉做的还要脆弱,摧枯拉朽般化作碎砾、石粉,消失在暴风强光之中。

  当一切归于平静,这座屹立数百年不摇的名关,几乎成了一个血流成河的废墟。目睹这一切的发生,幸存的士兵相顾愕然,仅能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事后,驻军代表向花家总堡提出申请,希望能拨款重修北门天关,同时调派别批人马来此驻守。无奈,花家内部大乱特乱,这些申请无人受理,更无人能处理,重修进度极度缓慢。

  一个多月过去,正当北门天关守军个个垂头丧气,没精打彩地驻守这座破落废墟的时候,北门天关落成以来的首批敌人,终于发动攻击。悄没声息地出现,精确迅速的效率,完整的规划,几乎只是一瞬间,他们就凭压倒性实力控制了大局。

  守军九成以上都不抵抗投降了,而在知道敌人的身份后,他们甚至有一种战栗感,庆幸自己选择正确。雷因斯的五色旗,两千年来号称大陆第一的强兵,名声远播魔界,纵是关卡完好,也未必能与之一敌,更河况是凄惨的现在。

  反抗者全数活埋,一个不留,投降的守军则受到保障,除了提供食物与医疗,也立即将他们重新编组,成为新的守关力量。因为谁也看得出来,不管五色旗在传说中怎么强也好,这支仅有一万五千人不到的部队,确实是人手不足啊!

  看着飘扬在城头的雷因斯军旗,这些原本领取艾尔铁诺薪俸的士兵,心情很是复杂,特别是看到那个抱了一把五弦琴,独坐新盖好的城楼上,缓缓弹奏的俊美男子。

  这个人就是他们目前的新主帅。和旧领导人花天邪相比,这个秀气得几近纤弱的男子,看起来实在很靠不住,然而,事实证明,看起来很靠得住的花天邪,在面临大事时,表现委实令人失望,那么,这个叫做天野源五郎的男人,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值得期待的表现呢?

  独自坐在城楼飞檐,源五郎放眼远眺眼前的苍郁崇山,心中颇感舒畅,再回看自己脚下已经快完成一半的新建筑,不由得哑然失笑。

  不愧是白字世家的菁英,能以这么高的效率在短时间内重建北门天关,除了白字世家的技工,风之大陆上恐怕没有别支工兵部队能够做到。远自十多年之前,由白家创师群组成的侍者队,其名声就响遍大陆。

  当时,各大世家均有比夸富豪的习惯,但相较于其他世家夸耀财宝的俗气举动,白无忌以更大手笔的动作,奠定风之大陆首富的地位。

  白家携带用展示室、白家携带用庭园、白家携带用美术馆、白家携带用神殿……地点是香格里拉,在麦第奇、石家两家家主的面前,白无忌一声令下,由众多巧匠、创师组成的侍者队,平地起高楼,随着当家主的命令,变换拼组出不同的房舍建筑。

  当一间金碧辉煌、装饰满无数高价珠宝的“白家携带用精舍”,于一刻钟内矗立在众人眼前,瑰丽生光,在白无忌的开朗大笑中,纵然是一向光彩夺目、抢尽群众目光的旭烈兀,刹那间也不得不黯淡下来,俯首认输。

  这样的壮举,在寻常民众的眼中,只看见白字世家的无比财富,但在明眼人看来,却同时也暗示了没有高手坐镇的白字世家,仍有着不容忽视的组织力与实力,非独是麦第奇与石家,就连青楼联盟高层也为之震动,成功地暂时吓阻了外来势力对雷因斯的进逼。

  此事之后,虽然白无忌没有再参加任何夸耀富豪的比赛,但全大陆人都将这整天穿着白袍、木屐,在稷下城里“踢踏踢踏”漫步的悠闲男子尊为风之大陆首富,而未曾再现的白家侍者队,也为民众津津乐道,让雷因斯人大感面上生光。

  当源五郎知道北门天关的概况,便明白要夺取这个已经没有防卫力量的废墟并不困难,麻烦处是如何据地而守,那么与其需要强兵,更需要一支效率奇高的工兵部队,之后,向小草查询手边资源,这才惊讶地晓得,所谓的侍者队,便是五色旗的一部份。

  这对于源五郎来说,当然是意外之喜。要如何防守北门天关,他心中已有腹案。时代已经不同,现在的攻城战,不仅是要防敌人大军,更要与万夫莫敌的天位高手对抗,如果不在这上头下功夫,那么区区一道城墙根本毫无意义,为此,源五郎需要一支高效率的工兵部队。

  很幸运地,虽然做不到“白家携带用北门天关”这么夸张,但这支侍者队确实是以惊人的高速,把北门天关依照源五郎的新设计重建起来。如此一来,当敌人攻至,爆发天位战时,源五郎就很好奇对方的脸色。

  对于自己现在所统率的这支五色旗,和两千年前的资料相比,也有不少地方让源五郎感到惊奇。当双方终于碰头,他的第一个感想就是:旗分五色,姓氏倒是清一色啊!

  打开名册,五色旗的士兵九成以上都是同一个姓:白。换言之,这支驻扎在西西科嘉岛上的部队,经过两千年的重组、排除异己,已经完全变成白字世家的私人部队,之所以会在内战爆发时,宣誓效忠正统王权,与其说是遵从女王遗命,不如说是现任家主的授意吧。

  ——原来如此,连青楼联盟也不敢确定的所谓里白家,是真正存在的……

  这点源五郎很清楚,因为他交付给五色旗代表的命令书上,只有寥寥五个大字:“他、是、自、己、人”。那个字迹不像苍月草的手笔,恐怕就是当家主的直接授命。

  在人数上,五色旗号称二十余万,但是根据源五郎的观察,实际人数应该不只如此,这次奉命自恶魔岛撤军的,仅有一万五千人,据他们表示的理由,是因为既然目标是北门天关,兵贵神速,为求以第一时间抵达,一万五千人是五色旗目前最大战速所能运输的极限人数。

  这句话源五郎明白,他事先也规划好一条路线,让一万五千骑兵翻山越岭,循山路小径急速前进,沿途行踪保密,该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给敌人一个意想不到的奇袭。然而,不久之后,他才明白五色旗那句话的真正意义。

  “我没有看见马匹,该不会……你们都是步兵吧?”

  “如果要求最大行进速度,骑兵队会造成阻碍,所以我们都是步兵。”

  “步兵队要比骑兵队还快,又要能长途跋涉,你们该不会……”

  聆听对方的说话,源五郎脑里出现许多念头。在正常情形下,一支全是武学好手的部队,全力施展轻功奔驰,在崎岖山路上,确实有可能比马匹更快。但是一万五千人的部队,不可能每个人轻功修为一致,跋涉起来会有先后之分,造成脱队;另外,若在奔驰中用尽体力,没法上阵作战,那也是毫无意义,以五色旗的素质,没可能犯下这种错误,那么,他们的计画是……

  想到白字世家一直以来给予外界的印象,源五郎就有些发毛,开始猜测他们的运输工具。

  北门天关一战,以高度神速震惊于世,各大势力都认为,能制造如此战果,除了五色旗本身的快速移动外,肯定是兰斯洛甫至稷下时,就已经对五色旗下了命令,不然再快也不可能如此快法。

  这个结论并不正确,因为兰斯洛自己也暗自纳闷。照时间来算,从源五郎与五色旗会合,到他正式拿下北门天关,时间短得吓人,算起来,倒是很像以天位力量飞行赶路的速度,然而,如果仅是源五郎一人那还有话说,总不可能整支五色旗部队都有天位力量吧?

  这个推想只对一半。整支部队里头,拥有天位力量的仅有源五郎一人,但他们确实是用飞的抵达北门天关。

  行军时,望着后头的飞行大军,源五郎喃喃自语:“飞毯、飞船、个人飞行器……你们两千年前的资料,好像没这么夸张?”

  “因为时代在进步。”回答的是紫旗统领,负责协助源五郎统帅全军的青年军官,白千浪。

  “两千年来,我白字世家记取当日九州大战的教训,不断开发新技术、挖掘太古遗迹,再将研究心得与魔导之术结合,缔造如今的成绩,当人魔大战再次爆发,这次吃亏的可就不是人类了。”

  源五郎回头审视后方大军,那里头包含了许多不同的飞行方法。有些人是乘坐飞毯,这种流传在别块大陆上的魔导器物,风之大陆的魔导公会尚未开发成功,白家经营航运,竟从别块大陆秘密引进。

  有十来艘大铁鸟一样的飞行物,是太古魔道的飞船,以机械力量推动,速度比气球、滑翔翼快得太多。还有少数人背后背了一个喷火的铁块,叫做个人飞行器,据说还没有到实用阶段,这次是顺便进行测试。

  为了这次奇袭,五色旗确实是集结手上所有的空运设备,将一万五千人的部队横越雷因斯领地,飞天运到目标。

  但最奇怪的,还是自己身边的这个白千浪,他头顶戴了一个不住旋转的小道具,就这样飞在自己身旁。

  “你头上这东西,是不是叫做竹蜻蜓啊?奇怪……我之前也曾经向人问过,白家研究院好像还没有开发成功吧?”

  “负责五色旗装备的,是设置在西西科嘉岛上的白家长老院,以技术而论,领先稷下分部一百年。挖掘遗迹得到的成果,多半也直接送到长老院,先天上的优势,稷下分部是没法比的。”

  “唔,这就是所谓的里之白家吧!你把这些秘密告诉我没有关系吗?”

  “按照家主的指示,五郎大人是自己人,让您清楚这些资讯并无不妥。”

  “太大意了吧!虽然是当家主的命令,但是也可能……”

  “不服从当家主命令的白家人,没有活下去的必要。”白千浪道:“五郎大人是代替当家主来指挥,所以对于您的命令,我们也会绝对配合。”

  简单而冷淡的应答,让源五郎有如坐针毡的感觉。与外界的印象不同,五色旗效忠的对象,已经不是雷因斯女王,而是白家当家主,很明显地,这支已经变成白字世家私人部队的五色旗,绝对是不好带啊!

  也难怪白无忌完全不将白天行的叛乱放在眼里,驻守在恶魔岛上的五色旗,才是白字世家真正的实力所在,而当这个事实渐渐为人所知,大陆上各方势力想必会对白家重新评价吧!

  不是势力中衰,而是数百年来隐藏实力,等待发难的一日啊……

  “唔,我好像接下了一支很危险的部队啊……”

  结束回忆,源五郎环视北门天关。顾虑敌人可能在重建完成前,便已杀到,源五郎将工兵部队分成两边,其中一组在艾尔铁诺通往北门天关的山道上,广设陷阱,阻慢敌人的行进速度,另一组则率领新归降的士兵,加快工程进度,横竖是半俘虏的地位,最适合派去做苦工。

  想着想着,副手白千浪来到身旁,递上一封由魔导公会紧急传来的秘密书信。“这是由稷下传来,兰斯洛亲王殿下的紧急军令,请五郎大人过目。”

  接过书信,在拆开阅读之前,源五郎有些纳闷。兰斯洛不擅军务,照理说不太可能下什么重要命令,但假如这封信真的是由他所发,那……希望不是什么荒唐指令吧!

  “唔……真的派援军来了啊?是由妮儿小姐领军耶!有这种够义气的老大还不错嘛!咦?”

  本来满面笑容的源五郎,在看完整封信件后,忽然脸色大变,呆了好一会儿后,肩膀无力地垂垮下来,低头叹气。

  “唉……老大你果然还是干了……”

  接受了兄长命令的妮儿,凭着她在稷下学宫里不逊于冷梦雪的人气,很快就招募了两万人的义勇军,除了本身是学生的年轻贵族们,也包括服侍这些贵族的杂役、仆厮,林林总总,编织成了一支四不像的队伍。

  维持这支队伍士气的,是抵抗外侮的爱国心、在长腿美人面前力求表现的男性尊严,就兰斯洛看来,实在是一支不值得信赖的队伍,但是在这种时候,人力就是人力,不能苛求太多。

  要如何将这支队伍送出城外,是小草的工作。对丈夫的命令感到不解,但在他绝对坚持下,小草并没有反对,默默地执行命令。请动宫务尚书白德昭,让他出面与白天行谈判,以国家大义为理由,要求让这支援军出城,援助北门天关。

  对白天行而言,这是个百利而无一害的提案。那个伪王竟然如此轻敌,将最令自己顾忌的两名天位高手先后调走,这下子,双方天位高手的数目是一比一,对自己大大有利。

  表面上看来,若花家军队被阻于北门天关外,不能入关援助自己,似乎是件很可惜的事。但事实上,谁也都知道花家所谓的“援助”根本不怀好意,白天行巴不得花家与驻守在北门天关的五色旗同归于尽,这样子他就彻底高枕无忧了。

  以这些(缺)为大前提,双方达成协议,在约定好离城的这支援军不会调转过头,反攻白天行阵营后,白天行让出了道路,让妮儿率军离城。

  值得顾忌的天位高手少了一名,白天行急忙重组攻势,预备发动攻击,而在这些攻击计画实行之前,他更得到了一个天大喜讯:稷下城里的那个蠢笨女人传来讯息,要将最具威力的新武器交给他使用。

  没带任何随从,展开光电腿的身法,他独自来到与爱菱约定的地点。除了设计图,还有一辆马车,装着二十多口装着半成品设备的大箱子,光看外表,实在瞧不出那是什么样的利害武器。

  “等会儿你找人把这些东西运回去,依图组装,最晚三天之内可以完工,相信能帮到你的攻城战。”

  “能够得到你的帮助,实在是太好了,前几次要与你联络都联络不上,我还以为你不肯帮我设计武器了呢!”白天行道:“不过,这次的武器够强吗?前几次的设计虽然优秀,但似乎拿那个伪王没办法呢!你……”

  “你要用我,就得信我。既然不相信我的能力,那又何必找我?”爱菱冷冷道:“这次的武器不比前次,是专门针对天位高手设计,就算力量再强,也得忌惮三分。”

  “当真?那实在是太好了!”

  闻言(缺),但爱菱强硬的高姿态,令白天行暗中一惊。和过去的印象相比,今夜的爱菱似乎有所转变,不但说话变得世故成熟,更让人感到一股特别的……冷。

  “我明白了,那么就多谢你的帮助了,我会立刻将这些东西运回去,在此谨代表全雷因斯的人民,感谢你在解放战争中所立下的功绩……”

  “我不需要感谢,也别再拿那些无聊理由来哄骗我。”爱菱道:“这次你如果想要使用我的作品,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你发表声明,保障稷下城内百姓的生命安全,还有……”

  “还有要我在战后销毁这些武器吗?没问题啊,你……”

  “我才不管你销不销毁,我要你答应我的是,在使用这样武器取得胜利的当天,立刻发表宣告,城破之后,你会毁掉白家研究院,杀尽里头一切的人,鸡犬不留。这是我对他们不带眼识人的报复。”爱菱道:“你别想要毁约啊!这些设备里我设了自毁系统,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随时都可以从稷下城内引爆的。”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白天行为之一愣,心中开始盘算。取得强力武器是当务之急,白家研究院始终也不肯表态支持自己,那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务必要掌握的资源。

  以能力而论,这女人在太古魔道上的天才,似乎还领先整个白家研究院,又会设计对付天位高手的武器,掌握她一个,似乎比取得整个研究院的支持更有益处。

  不过,如果以为这样就可以要胁自己,那也未免太天真了,现在答应她又何妨,到时候依她所愿发表宣告,先用这样强力武器扫平敌人,攻破稷下城后再反口不认,向白家长辈道歉认错,事情便可圆满结束。

  就政治意义来看,整个白家研究院的人脉比一个天才重要得多了。狡兔死、走狗烹,当内战结束,她的武器就失去利用价值,而自己折节与一个矮人女子交往,那只会给各大媒体逮到丑闻题材,就算不杀她灭口,也得与她断绝往来。

  心内在瞬间做出决定,但为着交涉技巧,白天行装出为难的表情,反覆思索后,这才给了爱菱承诺。

  “你是在解放战役中建立重大功绩的功臣,有资格做出这样的要求,如果这就是你的期望,那我就答应你,为你复仇吧!”

  双方一言为定,白天行留下资助爱菱购买材料的金币后,驾车离去。当确认他已远去,爱菱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浑身乏力,瘫软坐在地上。

  饶是事前已经排练过很多次,可是冷冷地绷着脸,说着不合自己个性的话语,装出一副冷酷高傲的模样,爱菱就怎么样也不习惯。好不容易把这场戏做完,没有穿帮,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最激烈的运动,耗光了心力与体力。

  “可是,这样子做真的可以吗?真的会成功吗?大郎先生?”

  发问的对象,是一直隐匿在旁、窥看整个交易过程的兰斯洛。为了担心交易破裂,白天行会对爱菱不利,他躲起来担任保镖。感觉上有点可惜,因为只要他一出手,立刻就可以把白天行宰掉,不过,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也只好把他放过了。

  “放心啦!一定会成功的。”兰斯洛微笑道:“这一次,我很有自信喔!”

  

第三章 北门天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