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白家密辛

    

  突然之间暴增了大批囚犯,北门天关的的监狱并没有因此人满为患。连带投降的花家部队在内,北门天开守军总数也不满三万人,要完全监禁这支两万人的部队,那是不可能的。

  源五郎也无意全然照着兰斯洛的吩咐去办,反正基本目的是取得人质,那只要让人不离开北门天关就行了,因此,身为俘虏之身的众官兵,在分配过住处之后,仅仅受到不能离开北门天关的命令,剩余一切自由。

  雷因斯境内最大的贵族名门,当然就是白字世家,众贵族子弟多数与白家有血缘关系,在明白五色旗全是由本家子弟组成后,亲厚感大增,彼此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摩擦。

  结果,真正在这次事件中被捕下狱的,只有身为指挥官的妮儿一人。

  坚持与麾下将兵同甘共苦,妮儿拒绝了源五郎安排好的厢房,怎样都要进到牢房里去,源五郎无奈,只得由她。

  在某一方面,妮儿也觉得没脸去面对众人。自己统率军队,长程跋涉而来,结果却被兄长设计,演变成这样的情况,对全体将兵来说,这都是一种无法饶恕的背叛。夹在两边难以作人,妮儿真的觉得非常苦恼,因此宁愿被关在牢里,也好过出去面对这无解的难题。

  不过,在妮儿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人在厢房中时,还发生了一段惹人发噱的小插曲。

  惊讶于自己所在之处,再想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妮儿爆发着狂怒,要打冲出去。全身内力被源五郎以特殊手法封锁,半分武功也施不出来,但凭着天生神力,人形暴龙的破坏力依然没人敢小觎。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源五郎。被一脚踢中要害的他,俊俊的美脸皱成一团,悲惨跪倒在地;妮儿夺门而出,撞着把守在外头的白家好手,以一敌三之下,数招内便失手被擒。

  在对付凶恶魔兽方面经验十足,身为五色旗军官的他们,绝没有怜香惜玉的观念,在制服妮儿的同时,也卸脱了她的右腕关节。正确的处断,让妮儿全然没有翻本机会,只是这样一来,事情却非常严重。

  几乎是妮儿的痛哼声才出口,凛冽剑气就从房内射飞出来。那已不仅是小天星指,而是更进一步演化的小天星剑,虽说没打算伤人,将威力抑制到最低,可是强光一现,正反扭住妮儿双臂的那两人,立刻就被远远地轰飞出去。

  一场没法形容的混战,最后所有人袖手旁观,看着源五郎几乎是声泪俱下地让妮儿冷静下来,听完所有解释,并且放弃武力反抗。在这之前,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打脚踢。

  “在魏大统领之后,要来接管五色旗的到底是什么人啊?该不会就是这位女王陛下吧?”

  五色旗成员有着这样的疑虑。魏大统领指的是前任五色旗统领魏素勇,在兰斯洛发表雅各宣言后,这个人就行踪不明,不晓得到哪里去了,本来以为接任者会是这个比女子更加俊美的源五郎,但看他现在全然被人骑在头上的馍样,那个黄毛丫头接任的可能性似乎更高。

  而对于妮儿到目前为止的表现,五色旗的将兵给她起了“女王陛下”这样的外号。不是个坏人,也并非没有能力,只是似乎有些……不值得信赖。

  重建北门天关的工作,并非由旭烈兀监制,不然妮儿的牢房可能富丽堂皇得让人刺眼。尽管是这样,但也经过起码的打扫,干干净净,四面都由金属铸封,坚固难破,室内除了一张铁床、一个便桶外毫无所有,门口本来是开放式的栅栏,但在源五郎的命令下,由工兵队改装成密闭式的铁门。

  这并非妮儿的要求,既然进监狱是自己的要求,如果嫌牢房环境不好,还命人改装,那也未免太过矫揉造作,然而,倘若妮儿打算在里头呆上十天半个月,纵然是美女,也难免拉撒便溺,单是想像妮儿在牢房里如厕,而开放式的栅栏牢门毫无遮掩作用,让外头巡察的卫兵大饱眼福,源五郎就感到一阵歇斯底里的恶寒。

  身上戴了手铐、脚链,这些沉重的囚锁,对于天生神力的妮儿,只是单纯的装饰品,没有什么牵制作用。在她进入牢房后没有多久,源五郎就以十倍于平时的速度,处理完所有杂务,赶来监狱探房。

  “这是书,这是水果,还有这个是工兵队作的小音乐盒,可以播放二十首以上的乐曲,有这些东西,你就不会无聊了……”

  礼物准备得十分充足,但妮儿没有开门的打算,直到源五郎取出一个金属圆球,那是白家研究院的杰作,能够播放立体投影的影像,里头所记录的,是基格鲁招亲一战的实录,从兰斯洛与天草激战,到后来的魔变,全都清楚记录。

  这是妮儿所未曾目睹的一战,此番得以亲见,虽然比不上实地观战的效果,但以她对天魔功的领悟力,相信仍是会大有助益。果然,一直试图在天魔功上力求突破的妮儿,欣喜非常,忙不迭地将人欢迎进来。

  “你啊!真是无聊,居然和我哥哥一起合谋作这种事……”收下礼物,妮儿对源五郎轻声埋怨。没有再动手,因为当怒气得到发泄,平息下来之后,妮儿对他是有着一份愧疚的。

  源五郎没有答腔,只是从竹篮中取出一个小炭炉,生火点燃,为着冰冷的囚室驱寒。面上虽然有多处瘀青,左眼也肿了起来,不过与妮儿对望的眼神,始终是那么柔和。

  这份眼神已经回答了一切。妮儿不会忘记,那天晚上,是在自己的请求之下,源五郎叹息着改变了原本的方向,倾全力助兰斯洛完成霸业,自己若在这方面怪罪于他,是怎样都说不过去的。

  “喂……会不会很痛啊?”妮儿心虚地问道。

  “痛多少是有一点的……”源五郎笑道:“不过如果这些病能让妮儿小姐觉得高兴,我也会很高兴的喔。”

  “胡说,我哪有那么残暴?”想要抗辩,但看见对方一头脸的伤,妮儿也没办法抵赖,低下头去。

  “你……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反抗啊?你武功比我强,我根本就没可能伤到你的……”

  “运功抵抗很容易,但是万一把妮儿小姐的手震伤,那我就很心痛了。不过,如果以后都要这样子被打下去,我想我还是去练乙太不灭体比较保险一点……”源五郎叹道:“本来我还一直期望,妮儿小姐在痛扁我之后会心里不忍,然后给我香吻呢!”

  “谁……谁会吻你啊!”妮儿向后娜了挪身子,道:“你老实给我说,为什么你这次会答应我哥,干出这种无聊事?以你过去的作风,应该主动劝阻他的不是吗!”

  “我也很想啊!不过这次被老大他抓到弱点,老大的密旨里头说,如果我不照着他的话去作,他就马上收你当二房……”

  “真的?”

  “看!你那是什么表情?根本就是一副高兴到快要飞上天的样子,幸好我答应老大,不然你现在可能已经丢下军队,跑回稷下结婚去了!”

  “哪……哪有,我才不会这样做呢!我……人家也是有起码的自尊啊!再怎么样,我也应该……”

  想要争辩,无奈这些软弱无力的话语,却把事情越描越黑,最后在源五郎越益阴沉的目光中,妮儿讪讪地停了说话,很不好意思地把头别过去。

  “我说,妮儿小姐啊……”源五郎叹气说着,此刻他是真的很想叹气,“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和老大差个几千倍,但是我对你是完全真心的喔!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奉献我作得到的一切……我们彼此是同伴,也一起出生入死许多次了,难道对你来说,我还是一直那么惹你讨厌,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你也不考虑我吗?”

  “才不是那个样子呢!五郎你的人也不错啊,再说人和人相处久了总是有感情的,否则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和你讲话?”

  “真……真的吗?”一如妮儿先前的表情,源五郎此刻看来,也是一副高兴得快要飞上天的模样。

  “当然啊:如果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第一个就考虑你!”

  妮儿正经的说话,造成无比沉重的一击,源五郎刹时就像是一朵被抽干水分的花瓣,表情一片呆滞,就差没有轻飘飘地飘飞出去。

  就如同自己眼中只有妮儿一样,她心底大概也只有兄长一人,其余所有的男性,都处于绝不考虑的范围,所以算来自己已经很特别了。从完全不考虑,到些微考虑,这条情路里程总算是有了进步,可是难道真要自己杀光全世界的男人,才能获得佳人青睐?

  唉!自己的人生,被这对没血没泪的恶魔兄妹蹂躏得一塌糊涂啊……

  不过,这次兰斯洛的动作确实很奇怪,他其实可以不必这样蛮干,只需下令给北门天关,断绝一切传往稷下的讯息,同样是可以在城内发表绑票宣言,事后也不必得罪这么多人。

  虽然说以兰斯洛的个性,要当坏人就当到底,自己的这个想法,他就算想到也不会采用,宁愿蛮干到底。不过,除了这样之外,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呢……

  最后让源五郎清醒过来的,仍然是妮儿。对于自己所见到的五色旗大感惊讶,她向源五郎查询这支部队的相关资料。

  在几下子剧烈拉扯之后,这位绝世美男终于回魂,回答妮儿的问题。

  “嗯,说起来也应该要让你知道了……”源五郎道:“听过白家的大灾变吗?”

  妮儿当然知道,就是这场真相不明的大灾变,让原本如日方中的白字世家一夕衰败,高手强人死伤殆尽,退出了大陆争霸的舞台。不过,看到这么一支人强马壮、清一色白家子弟的五色旗,任谁也知道那场大灾变并不单纯了。

  “整件事情要回溯到三百年前,白家大灾变发生之前。当时,执掌白字世家的当家主,是第十代的白金星……”

  在江湖上,这位白家主人以一句“白家虽称六艺,但仅凭核融拳、光电腿、乙太不灭体,加修无相诀,就足以傲视大地,与白鹿洞三十六绝技一争长短”的豪语,广为人知,但却鲜少有人知道,他同时也是一名凭着自我力量、意志,突破地界,拥有天位修为的不世高手。

  说着那样的豪语,白金星野心勃勃,绝不甘只作一名白家主人。他要夺取雷因斯王位,挥军出北门天关,灭艾尔铁诺、占领武炼与自由都市,将整个大陆统一。

  这样的野心不算夸张,因为在他之前,甚至还有其他的白家主人意图征服魔界,完全统治风之大陆。不过白金星的才干、武功,超越历代祖先,以这份实力作为基础,他要把自己的野心付诸实现。

  当时,忽必烈、王五都仍在牙牙学语,剑仙李煜尚未出世,环视整个风之大陆,拥有天位修为的白金星,全然看不到有何人堪与自己匹敌,要将野心实现,似乎只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然而,在他要实现这份雄心之时,一封邀请函令他来到艾尔铁诺,造访白鹿洞,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则是风之大陆第一高手,已成为传说神人的剑圣陆游。

  “虽然说那是场一面倒的战斗,但仍不失为一场灿烂之战。白金星尽展绝学,核融拳、乙太不灭体,发挥到极至,最后在第十招上落败,靠着光电腿逃得性命,狼狈回到雷因斯……”

  说不上全身而退,回到雷因斯的白金星,断了右手,瞎了右眼,虽然保得性命,但是极度严重的创伤,加上陆游以强天位力量下的锁缚,将他打落天位,水远仅能停留在地界。

  想尽所有办法疗伤、破锁,但每一次也只是令伤势更重,在多次的失败之后,白金星晓得自己永远没法回复颠峰力量。不甘心就此消沉,却也知道若白家想要雄霸大陆,势必会再碰上那天下无敌的月贤者,白金星于是将心愿放在后代子孙。

  命令世家里九成以上的高手,随他远赴海外,对外号称亡故,白金星要把世家实力一分为二。主要的资源、高手、技术,全部移到西西科嘉岛与附近岛屿上,继续发展;留在大陆上的,只是一个软弱无力的空壳,在退出大陆争霸之后,不会引起任何强权的注意。

  白金星本人亦藉死引退,但郁郁寡欢的心情,令他的伤势一再恶化。迁居海外一年,白金星传功于其长子后,亡故于西西科嘉岛上,将他的心愿与遗产留给往后的白家家主继承。

  这就是名为大灾变的事件真相。化暗为明的手法,无论是陆游或是青楼联盟都心里有数,但是对于海外情报的掌握困难,却让他们弄不清楚白家在海外究竟藏了多少实力,时间一久,就连里之白家是否真的存在,也变成了一个谜题,直至如今……

  “为什么白鹿洞会出面干涉?这位月贤者大人管得也太多了吧?这么爱管闲事,瑾花之乱怎么又不见他出手?”身为武者,妮儿对陆游自然敬畏三分,只是在枯耳山事件后,明白彼此是敌非友,态度也就有所改变。

  “白家从建立到茁壮,包括其武学创建在内,完全没有藉助三贤者的力量,对某人而言,自然就很碍眼,如果让这样的一支家族统一大陆,最后的演变多半难以掌握,所以即使要挑选传人来统一大陆,也不会是以疯狂和天才而著称的白家……”源五郎的话语中,蕴藏着明显的讥嘲,所谓的某人是指谁,已是再明显不过。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直隐藏在恶魔岛上的白家势力?”

  “这个嘛……其实还有一点小小的问题……”

  “里白家的势力,自金星曾祖父手上建立,在爷爷手里确定规模,不过,在我爹任内出了问题……”

  说着,小草的表情有些奇怪。兰斯洛也觉得好奇,虽然两人的关系亲密,但他从来不知道妻子娘家的事,没见过二舅子白无忌,不清楚还有一个神秘的大舅子白起,更完全不晓得有关岳父的一切。

  只是,能生出妻子这样的女儿,做为父亲的,想必也不是简单人物吧!

  “我爹……个性有一点怪,说怪也不是啦!其实就是典型的白家人,急躁了点、想的东西简单了点,某些方面和老公你还满像的呢……”

  从事实来看,这个说法无疑是过度含蓄了。小草的父亲,上代白家家主白军皇,无论才华、武学天赋,直追祖父白金星,弑父夺位,成为白家家主,习武六十年内得到天位力量,以武学成就面言,更在其祖之上。

  在外界默默无闻,这是刻意掩饰的后果。白军皇心里有着重拾祖父当年宏愿的志向,不过他的企图心更为旺盛,凭着自己的修为与才华,他要统率白家,征服整个鲲仑。

  不耐烦遵循祖先的老路,以风之大陆为第一目标,白军皇反其道而行,决意组成舰队,跨海先征服炎之大陆,再回师拿下风之大陆,完成白家从所未有的功业。

  在这之前,他已经完成了历代白家主人的重大理想之一,迎娶雷因斯女王为妻,让两家血脉融合为一,白家彻底掌控雷因斯。有了满意的婚姻,也有了得意的子息,虽然因为些许失误,而诞生了一个失败品,不过之后的次子却是个足以继承家主位的优秀人才,白军皇遂得以全心进行自己征服世界的大计。

  计画紧锣密鼓地进行,外界全然想像不到,看来已经弱体化的白家,竟然在海外筹画如此骇人的大计。就在白军皇预备发兵的前夕,一场巨变令他的梦想功亏一篑。

  反对白军皇过度膨胀的野心,更不愿为此引来炎之大陆的强兵犯境,反对派的白家人开始行动。首先是一封来自稷下的急报,能继承雷因斯王权的小公主已经出世,请身为人父的他回到稷下议事,而在白军皇不疑有他,只身来到稷下之时,由他两个儿子所率领的反对派势力,却开始在恶魔岛上进行大屠杀,要一举拔掉父亲的势力,从此取而代之。

  结果,当白军皇返回恶魔岛,见到尸骸遍地,自己的忠心部属死伤殆尽,剩余的人都已向白家新主宣示效忠。而勉力撑着伤疲不堪的身体,站着与自己对峙的,则是浑身浴血的两个儿子。

  起初,白军皇感到愤怒,极度的愤怒。但在凝视眼前种种良久后,他忽地仰首大笑,满心欢愉地狂笑着。

  多年心血毁于一日了梦想瞬间成空,这确实是非常的痛,但是……这又如何呢?

  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

  一个向来被自己视为瑕疵品、鄙夷忽视的大儿子,不但出乎意料地修练至天位,更练成了连自己都修练失败的武中无相。

  另一个冷静多智,策划着这整个行动,成功地一举拔去自己的所有势力,堪称完美的政变。

  从许多年前,自己就一直感叹世间对手难得,何其寂寥,现在的这个情形,不就正是自己一直所渴望的吗?能够拥有这么出色的两个儿子,就将自己前半生建立的一切送给他们,又有何妨?

  仰天大笑,白军皇就此扬长而去,踏波漂浮,直踱向蓝天碧海尽头,再也没有回到风之大陆过……

  相较于当日的藉死引退,对白家来说,这一次的事件才真是大灾变,但在旧人死伤惨重的同时,瘀血也被清除殆尽,为往后的新方向扫除障碍。因为某些理由,白起放弃继承权,闭关于象牙白塔内,家主之位遂由白无忌担任。

  “我没有见过爹,但是小时候二哥向我提过爹的为人。”小草道:“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作些什么?不过以他那样的为人,大概也是在某个地方,努力地想要征服世界吧!所以,老公你也不用太担心,和我爹比起来,你的胡作非为还算小儿科呢!”

  兰斯洛真的是说不出话了,尽管早就听说疯狂的白家,但是征服世界这种事,自己可真是连想都没有想过呢!

  综合妻子刚刚说的资料,明天肯定是极不安宁的一天,与爱菱商议的计画必须要提早进行,现在得赶着去通知她才行。

  匆匆与妻子告别,兰斯洛赶往爱菱的住处,亦在他离去后不久,一封来自魔导公会的最新情报,紧急送到小草手里。

  将这份简报看过一遍,小草面上露出微笑。

  “呵……终于查到小公馆的位置了,现在过去的话,会不会有好戏看呢?”

  远远凝望着太古魔道研究院的大门,爱菱心里七上八下,感到强烈的不安。穿越这道大门也不知多少次了,会像现在这样紧张,只有初次进入研究院的那一趟,这次会重蹈那一趟失败的覆辙吗?

  昨晚大郎先生深夜来访,说要把篡夺研究院大权的计画提早进行,虽然不知道理由是什么,但就是因为相信大郎先生的安排,自己现在才会站在这里。

  远方隐约传来轰隆炮响,城外又开始炮击进攻了,如果大郎先生的计画成功,战争可以早点结束,也就不会给旁人带来这么多麻烦了。

  想起自己的责任,爱菱叹了一口气,跟着深深呼吸,紧搂着手中的资料夹,要自己提起勇气,去面对这一趟没法再逃避的挑战。

  (好,我要去了……)

  一步才要踏出,后头忽然传来叫唤,这本来没什么,但是对方的称呼却让爱菱大吃一惊。

  “请问……是隆·贝多芬大师的千金,爱菱小姐吗?”

  从没向任何人提过自己的家世背景,稷下城内就不该有人晓得,爱菱大惊回头,却只看见一名作着学士打扮的俊俏男子,轻摇折扇,风采翩翩地站在身后。

  “你……你是谁啊?”

  “爱菱小姐你好,我是大郎先生的朋友,特别来给你帮助的。我姓白,在家里排行第三,你可以叫我白三公子……”

  俊美的脸庞,洋溢着温和的笑容,爱菱觉得对方似乎不是个坏人,只不过,为什么自己最近遇到的人,名字都那么怪啊?

  第十四卷座谈会

  源五郎:这次的座谈会,仍然是由我源五郎与天地有雪为各位服务。

  有雪:冷场一集后给我这个机会我是很高兴啦!可是让两个大男人来主持座谈会,不怕读者反感吗?

  源五郎:唉——你以为我想吗?可是妮儿小姐忙着练功,理都不理我。对了,老大上次不是说他很久没在座谈会露脸了,现在人呢?

  有雪:听说老大和女王陛下正为了*外头的女人*在忙着,所以没空来。真是的,同样都是雄性生物,为什么老大老是遇到美人,我却只能坐冷板凳?

  源五郎:乐观一点嘛:听说作者在之后的故事中,会让我们这边多几个女性角色,说不定你也有机会喔!

  有雪:真的吗?

  源五郎: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有雪拜*:嗯……这个……我已经数不清了……

  源五郎:言归正传,各位对这次的剧情满意吗?

  有雪,五色旗的实力、里白家的秘密、天位决战、还有白家老大破关而出,……作者这次可是卯足了本事,把这一集弄得轰轰烈烈的。

  源五郎:因为雷因斯内战已经白热化,是时候让之前的布局逐一浮现了。

  有雪:唔….!我还以为作者是因为前几集被批评剧情沉闷,所以才想办法在这集多加点料。

  源五郎:说到这点,作者也很无奈,剧情平淡有人不满,太过紧凑也有读者抗议,像第九集出版时,就被抗议剧情进展太急躁,让他们没办法好好体会女王去世的哀伤气氛。

  有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每位读者都有他们喜欢的类型,作者当然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要求。

  源五郎:其实风姿的故事,是按照作者的大纲在进行的,在精采的剧情出现前,当然要有一段时间来布局、酝酿,如果每一章都来场天位大战、每一集都来个生离死别,读者们也看不下去吧?

  有雪:就像我们雪特人遇到美女一样,直接带上chuang当然过瘾,可是整天待在床上也没意思,要偶尔下床聊聊天、散散步,培养气氛,这样上chuang时才比较有味道啊—.源五郎:呃……你们雪特人只举的出这种例子吗?算了。之前的布局开始进入收线阶段,因此,接下来几集将是雷因斯内战的重头戏了。

  有雪:那接下来的剧情有什么重点呢?

  源五郎:下一集,就是老大能不能拉拢到太古魔道研究院的关键。至于白家老大既然登场,接下来几集当然少不了他的戏份,老大要面对他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考验了……

  有雪:等等,有读者询问,既然琨在情况不怎么乐观,那枫儿小姐为什么不日来帮忙?

  源五郎:这个啊,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财政吃紧,所以枫儿小姐暂时被抵押在香格里拉,毕竟比起她的天位力量,我们现在更需要她赚的钱。

  有雪:是这样吗?可是我听说枫儿小姐是因为被你偷偷卖掉,所以才回不来,她的一些士持者正打算联手教训你呢!

  源五郎:唉……这笔帐又算到我的头上,难道人长得美真的是一种罪恶吗?有雪:罪恶的是你这个人吧!不过你也该觉悟了,作者似乎打算让你背上所有的黑锅。嘿嘿……你距离被读者唾弃的日子不远了……你想干吗?

  源五郎:星野天河剑……

  有雪:呜哇哇哇啊啊—.—.———

  

第八章 白家密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