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浑沌火弩

    

  在兰斯洛穷于苦战的当口,敌军也将大车上的遮盖厚布取下,搭起浑沌火弩的发射台,开始朝城墙上发射。

  瞥见这此一危险物体,兰斯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冲下去,将之尽数销毁,却给韩特逼在半空,全然没有出手的余裕。

  “城墙上的家伙们听好,自行防御,把下头那些鬼东西给摧毁掉!”

  “天位对战,你还有心思管别的,你下地狱去吧!”

  目睹这样的战况,守城军也知道不能再倚赖兰斯洛,试着在浑沌火弩射上来之前,将那些危险武器先摧毁掉。然而,无论是弓箭也好,魔导师的火焰球也好,在射程上都没办法触及那样的距离,当他们想要使用长型巨弩、投石机一类的重武器,却又碰上了另一个问题:

  射出去的巨箭、投出去的大石,全给敌方半空拦截掉。

  没有亲自动手,白起仅是端坐着,敏锐地目测出每一发攻击的落点,心中纠正计算误差,随着一个个数据的报出,属下士兵同样操作巨弩,将敌人的攻击准确拦截,不失分毫。

  “第一波浑沌火弩,发射。”

  一声令下,浑沌火弩喷发着白烟,以计算过的弧形曲线,朝稷下城头飞射而去。

  对于稷下守军而言,这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这样武器既不可能用弓箭射落,也无法用火焰球拦截,至于笨重的巨型武器,速度上根本就比不上,更何况如果真的将之击中,也只是提前引发爆炸而已。

  在魔法中,冰系咒文的使用,应该是可以在这时候派上用场,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些攻击以外的变化咒文,可以在不引爆浑沌火弩的前提下,将之击落。然而,就如昨日太研院成员对爱菱摊手摇头的窘状,能用魔法挡住高速行进中的浑沌火弩,这种事寻常魔法师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没办法了,结界壁全开,先挡住再说。”

  这是经过考虑之后的最佳决定,在魔导师们的协助下,城防军再次打开稷下城的防御结界,预备使用这先前几次抵御太古魔道兵器成功的强力防御网,硬接浑沌火弩的爆炸力。

  然而,这一次敌人的攻击,却与之前略有不同。太清楚稷下城防御系统的底细,白起自然会做出最有效的进攻,第一波的浑沌火弩,在将要与防卫结界接触之前,忽然整个慢了下来,这时,第二波浑沌火弩射至,两波在空中撞击,引发威力倍增逾前的强横爆炸。

  稷下城的防御结界,是魔导公会的精心杰作,能自行计算敌人攻击落点,将能量集中抵御的设计,但是面对这样的攻击,结界本身根本就无法计算敌方攻击威力最强处,进而集中能量防御。结果,当爆炸的热力与冲击波,狠狠地硬撼结界壁,稷下守军只能瞪着能量急遽衰退的灯号,全体脸色瞬间苍白掉。

  “不行啊!能量消减的速度太快了,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了多久的。”

  “没关系,这样的攻击法太耗费弹药了,在我们支撑不住之前,他们的弹药一定会先……

  咦?“

  自信满满的说话,在看见对方阵营又推出十数辆大车后,顿时变成了颤抖的语音。白起出关后,直拖延至今才发动攻击,为的就是制造、囤积充足弹药,现在实际上阵,补给速度几乎是源源不绝,看得稷下守军全部傻眼,而在他们的惊愣中,第三波、第四波的浑沌火弩攻势,毫不停歇地攻了上来。

  “结界壁的能量补给,进入警戒标准,估计再三波之后,无力供给巨量消耗,核心魔力石碎裂。请减缓使用频率,让能量补给有充足时间回复。”

  “‘减缓使用频率’,这种事你去哀求敌人吧!我们管得到才怪。”

  战事吃紧,守城军的心情处于紧绷状态,当魔导公会方面传来结界壁不堪负荷,必须缩短使用时间的要求,双方甚至恶劣地对吼起来。

  在这样的情形下,一直没做出什么指示的小草,也不能再把全副精神放在苦战中的丈夫身上,开始考虑一个对历代雷因斯女王而言,都非常艰辛的抉择:当手上筹码已不足够应付困境,那么是要坐视牺牲者的出现?还是要把本来不该用的秘密底牌,提前打出,造成往后的不利?

  “第八波火弩攻势逼近了,结界壁……能源不足,估计在硬接这一击后碎裂,仍有六成威力会直接冲击城头。”

  “天杀的!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火力?”

  “这种事你去问太研院吧,他们最近保安不良,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失窃。”

  对吼声中,这一波的浑沌火弩已然迫近,众人唯有就地找掩护,预备迎接这第一次的浑沌火弩直击城头,并且暗自期盼,希望这一波火弩没有装载传说中毁天灭地的核能弹头。

  “准备承受冲击……进入倒数。”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先浑沌火弩的爆炸声响起。

  “大家莫慌,太研院驾到。”

  十多个背着重型仪器的太研院研究员,匆忙赶上城头,打开了背后的仪器,然后组出一道无形力场,帮助已经将近崩溃的结界壁,挡下了这一波火弩攻击。

  “抱歉,迟到了,我们接到消息,已经立刻赶来了……”

  “辛苦你们了。”小草道:“把仪器就地组装,动作要快,敌人不会给我们大多时间的。”

  在小草的指挥下,研究员们将背上仪器卸下,与魔法结界壁的装置结合,组出双重的防御结界,交互递补,缩短能量补给时间,可以将结界壁的防御时效拉长。

  率领特别小组成员,在百忙中赶制出这些器具的爱菱,并没有亲临现场,主要理由,除了不愿见到那讨人厌的亲王殿下,不想亲眼目睹战争进行,也占了很大因素,所以,此时的她正身在太研院内,操作一连串的仪器,把本来供给太研院使用的能源,尽速转移到供给防御结界的补给。

  (老公,我们这边暂时还可以控制一下,就看你那边的情形了……)

  只要兰斯洛能摆脱韩特,以他的力量,这是唯一抢攻下去,摧毁发射炮台的方法。不过,小草也知道,兄长白起的后着仍未尽出,即使兰斯洛真的抢攻下去,所要面对的,搞不好就是被两名天位高手夹击的窘状……

  (如果情况也变到最糟,我是不是应该动手呢?但是这样一来……)

  空中的兰斯洛,也正处于一个难以脱身的激战。狂怒中的韩特,不仅是气势增强而已,全然不顾自身安危的拼命打法,因为他的沉着,份外多添了一股狠劲,使得兰斯洛毫无空隙可趁,始终落于下风。

  (好奇怪,为什么……我的攻击方向,他全部都知道?)

  又拆了几招,当兰斯洛力图扳回上风,却徒劳无功后这份感觉更加强烈。尽管两人还算有攻有守,但自己的攻击连番落空,长时间下来,令自己渐渐变得烦躁,更有一丝不安的感觉。

  “猴子,不要这么吃惊啊!我被苦苦折磨了几天,可不是白白浪费的,你这个在稷下城里享福的家伙,怎么可能还是我的对手?”

  呜雷剑一横一拖,准确的控制,赫然正点在风华刀的刀脊上,破解了敌方攻招,韩特冷笑道:“猴子,老实告诉你吧,我们的实力差距已经拉开了。”

  久战无功,又听到敌人这番狂傲宣告,兰斯洛登时大怒,连续数刀重手,要把这稍占了点上风,就以为自己不可一世的狂徒斩下。

  (太差劲了吧!我前一阵子就是和这头土猴子不相上下吗?和模拟器的动作一模一样,这么慢的速度只配去切猪肉啊!)

  动念间,韩特的剑势出现了一个细小破绽,尽管一现即逝,却仍是被兰斯洛所掌握,鸿翼刀横劈,立刻将呜雷剑砸飞出手,只是,在呜雷剑脱手刹那,一股奇异的劲道,带动兰斯洛手里风华刀,险些就脱手而出,尽管他加力握住,却被韩特趁势一腿踢中手臂,两者合一,正是睥世腿绝中专夺兵器的妙着,兰斯洛再也把持不住,一双刀剑先后朝天上直射而去。

  (兵器脱手了,没有了鸿翼刀法的守护,我看你怎么接我的杀着!)

  骤然空手,兰斯洛惊怒交集,却立即以手刀展开鸿翼刀法护身。即使没有兵刀助威,鸿翼刀法亦是非常厉害,但对上睥世七神绝,就显得略逊一筹了,而这正是韩特在数十次模拟战中屡试不爽的战术,轻巧的几下旋身,贴近兰斯洛身前,一记重拳就轰了出去。

  拳势虽强,感觉上却也没什么大不了,兰斯洛侧头闪过,同时间一记手刀斩中韩特左肩,给护身金绝接住,爆出金属声响。

  (这人的护身金绝比上次更强了,之前反震的力道可没这么大啊?他、他真的变强了?)

  惊讶的事情不只这一件,当韩特的拳擦过身边,兰斯洛骤然感到一种锐气,之前曾在白起核融拳中感受到的气息,此刻更锋锐十数倍地呈现出来,而带来的影响,则是在一下裂帛似的脆绷声后,兰斯洛的颈子如血泉喷发,大量鲜血骤喷出来。

  (该死,乙太不灭体,给我治好它!)

  兰斯洛全力催愈伤势,但面对韩特这样的攻击,显得有些应付维艰。实在是很难想像,即使是面颊这样的部位,竟也能喷出如此多的鲜血,连续十多下之后,登时觉得心跳气喘,乙太不灭体的催愈效果仍在运作,但体能却开始下降。

  “很奇怪吧,猴子,不用那么讶异,我第一次护身金绝被破的时候,洒得比你还厉害。

  哼!白家人确实是很有一套,为了破解龙体圣甲,居然创出‘核融剑拳’这种怪功夫,可别小看它啊,因为白末日就是用它轰下上代龙族族主的……你死掉的老婆不是白家人吗?怎么没把这功夫传你,是不是你们夫妻感情欠佳啊?“

  韩特将五指放松,稍稍活动之后,并拢为掌,但身上散出的感觉却是凛冽刀气。

  “和真正斋天位的自愈功能相比,乙太不灭体其实是有弱点的,尽管能在很快时间内催愈肉体,但造血的速度却没那么快,所以只要让你受小小的伤,却放干你全身血液,你的乙太不灭体就没用了,哼!听说是还有更快的方法啦……”

  “这……这些东西,都是那个死矮子教你的?他有这么大方?”一面努力用乙太不灭体疗伤,兰斯洛委实诧异,假使说小草是因为夫妻情深,这才把白家绝学外传,那白起的想法又是什么?就这样随随便便把白家神功传给不相干的外人,他就不怕韩特有一天变强了,第一个就掉转枪头回去对付他吗?

  还没碰着面,兰斯洛心头已充满挫败感,越来越觉得这位大舅子行事的难以预测,一如他昨夜天马行空的那一踢,又开始在眼前旋转盘绕。

  “也不完全啦!不过白家的太古魔道确实有一套。猴子,鸿翼刀真的是很厉害,在我和你的一百次交手中,我虽然用了金绝,但还是被鸿翼刀重创三十五次,杀过十二次,其中有一次是被你的第六式拦腰斩断,嘿!那可真是痛,只是,和模拟时候的你比起来,现在的你实在太没用了……反正,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我们两人的实力差距已经拉开了。”

  “荒谬!才短短几天,天位之间的差距有那么容易被拉开吗?不过稍微占了点上风,你别猖狂得过头了!”

  “那你呢?不过是稍微被我占了一下上风,用得着那么气急败坏吗?说什么不会这样轻易拉开,那也只是你自己不愿去相信而已。”韩特道:“这几天里,当你在稷下城里享受的时候,我可是活在生死之间的地狱里,因为我的苦练、我的奋斗,还有我敢于去面对挑战,所以现在的我比你强多了!”

  “哼!你面对了什么挑战?”

  这一句话本来是兰斯洛没好气地顺口一问,然而,韩特却在瞬间睑色大变。传说中,睥世金绝修练到极高境界,身上会泛着金色光芒,但他此刻却是整张脸几乎变成惨青色。

  “哇!死猴子,我宰了你!”

  像是被问到姓名的妮儿,韩特再次爆发了狂怒,而这一次,让兰斯洛感到极度震惊的是,敌人使用的武功,竟然是自己熟之又熟的鸿翼刀。并非单纯以天心意识模拟,而是经过了相当锻炼的刀招,迎面斩来……

  与兰斯洛相同,稷下守军那方面,亦是个个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眼见亲王殿下连番不利,对方弹药又似源源不绝,任谁都会感到心慌。

  “不行啊!这样下去,结界壁撑不了多久的。”

  “怎么样都要撑下去,假如结界壁撑不住,给浑沌火弩射进城去,百姓会死伤惨重的。”

  “只有期待亲王殿下了,只要他能下去摧毁那些浑沌火弩,我们这边就没问题了。”

  在这趟攻击的数天前,韩特与白起曾有过一段对话。当时,好不容易从特训地狱中逃出,藉着报告进度的机会,喘一口气休息的韩特,被白起问了一个问题。

  “对你而言,守一个城池最值得畏惧的是什么?”

  相处下来,韩特渐渐了解这人的说话习惯。当咨询问题时,他从来不会直接说“守一个城最怕什么”,而总是会加上“对你而言”、“以你的角度来看”之类的开头语。这个男人不相信世上有绝对唯一的真理,所有的道理都会随着不同情形、不同对象而变化,因此无论接受与否,他仔细聆听每一种答案。

  “嗯,大概是断粮吧!每一次被人攻破,都是从没饭吃开始的。”韩特没指挥过守城战,但在恶魔岛上当佣兵的日子,却使他有着极为丰富的兵学常识,回思以前遇过的情形,最怕的就是资源方面弹尽援绝,尤其是粮食。

  “以物质方面来说,确实是如此,但假如是心理方面……”白起淡然道:“我会很小心,不让我的土兵以为,他们正置身于一座永不陷落的堡垒里。”

  多年之前,在前任女王的秘密授意下,仍于塔内闭关的白起,曾参与稷下城防御系统的改良工作。当他精心构思,将魔法、太古魔道技术合而为一,看着自己手中堪称完美的设计图,白起着实欣慰,为着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而满意。

  然而,另一个问题立即浮上心头。任何设计都不能背离操作者而独立存在,尽管自己的设计堪称完美,但实际使用自己设计的那些人却又如何?当这些防御措施屡次将敌人攻击消于无形,他们会不会为此而骄傲?忽略了任何系统都不可能没有的破绽,只为着稷下城的难攻不落而沾沾自喜?

  骄傲自大,会导致疏失,而这些疏失累积起来,足以变成一个致命缺陷,直接引导向失败,当原本对某样事物的绝对信任崩溃,心理上的无比冲击,对土气的打击将是难以弥补,瞬间就可以决定整个战局。这是白起最擅长的几个技巧之一,所以他更不允许敌人用这样的技巧来攻击自己。

  而他当日的顾虑,就完全出现在此刻的稷下守军身上。拥有超越现今战争技术的城防设备,将太古魔道、魔法巧妙结合,城内补给近乎自给自足,纵然被五十万大军包围,稷下城亦是固若金汤,半点动摇迹象也没有,加上又有天位高手坐镇,守城的任务没有半点困难性,士兵们甚至是用一种看马戏的心态,俯视着城外的白天行大军。

  有意无意间,兰斯洛与妮儿都在士兵们、心中建立了一种形象:只要我还在,不管是怎样的困境,我都有办法带你们突破。这无疑是当前每一位领袖人物,都试图在下属心中建立的形象,随着战事的一再胜利,土兵们也渐渐开始将兰斯洛、妮儿当成守护神,深信只要有他们存在,自己就是安全的。然而,他们却忽略掉这想法并非颠扑不破,甚至曾经被打破过一次:当初在枯耳山上,兰斯洛与妮儿并未能保护四十大盗的战友。

  想要建立这样形象的领袖人物是何其之多,但是除了麦第奇家主旭烈兀,从没有别人成功过。不败形象不能偏离智慧而单独存在,更不会只凭单纯武力来支撑,兰斯洛与妮儿的不败形象,是奠基于以天位力量强行排除一切困难的基础上,但是当敌人也出现天位高手,双方优势抵销时,这个不败形象很容易就被破灭,而这一次,白起把这个道理,以最残酷的方式展现在众人面前。

  (两个家伙的胜负一时之间还分不出来,结界壁的能量也耗得七七八八,再等下去没有意义,动手吧!)

  将眼前战局的每个小细节都看在眼底,当这样的意识在脑海闪过,白起慢慢地站起身来,挥手示意身旁的所有技师后退,下一刻,他已经飞身在空,朝稷下城急掠而去。

  “啊:死矮子!”

  见到敌人横空掠过,兰斯洛惊怒交集,想撇开敌人去追截,却给韩特缠住,没法分身。

  敌人鸿翼刀的造诣不如自己,只是加上一些稀奇古怪的用法后,一招一式和过去所知大相迳异,反而让自己拙于应付,而他在手刀中夹杂着剑拳,只要被碰到,立刻便最大量出血,遮蔽视线,越打越是疲惫。

  (糟!这已经不是讨回胜仗的问题,要是给他跑上稷下城头……嗯!他好歹也是雷因斯人,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同胞出手吧!可是……)

  无视于兰斯洛的苦恼,白起停留在半空,凝望稷下城壁一会儿之后,右手五指弹动蓄劲,脑海里亦将一连串意识命令下达,让地面上十数辆大车的发射台,一齐高举了起来。

  “敌、敌人要发动总攻击了,结界壁出最大力,一定要接下这一阵。”

  城头的守军大声叫喊着,之前已经通令城内,百姓找掩体避难,慎防浑沌火弩的轰炸,而现在,他们拼了命也要保家卫国。然而,正忙着操作仪器的两名太研院成员,却瞪着下方浑沌火弩中最大的三枚,口唇轻颤,像是见着了什么极可怕的东西。

  “是……是核子导弹啊!结界壁不可能全部挡住的!”

  “挡不住也要挡,就算我们全部牺牲,也要保卫稷下城!”

  除了小草,多数的守城军并不了解那三枚东西究竟有多可怕,只是发誓要保家卫国,可惜,敌人并没有给他们上场的机会。

  距离稷下城半里的空中,白起扬起了右臂,食、拇指分开,遥遥指着被一层朦胧结界壁所守护的稷下城壁,当他以天心意识检测出结界壁的单薄之处,就是动手的时刻。

  “核融拳机枪势,镭光连射,”

  扬声吐气,十二道有形气劲凝结成弹,闪烁灿烂镭光,分作不同角度,全部击在结界壁上,刹那间只听到如同大屏水晶碎裂散落的脆响,融合两类能源,支撑多时的结界壁,就这样被他一击而毁。

  “这……这不可能啊!太研院所有能源都用上了,就算是天位高手,也不可能一击就……”

  结界壁溃散,整个设备爆成一团火球,然而,在一片哀嚎声中,所有人更担心那些直射而来的浑沌火弩,特别是让那些研究员都面色惨白的三枚大型火弩,要是被击中,那真是不敢想像,到底会有多惨重的伤亡情形。

  已无力阻挡,所有人这时除了向神明祈祷外,脑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兰斯洛亲王殿下,这次真的只能靠你了,请你保护稷下城吧!)

  

第二章 浑沌火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