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苏生水槽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雷因斯北门天关

  经历一场激战,北门天关可以说是处于极度的混乱当中,倘使有敌人趁隙发动攻击,情形肯定一发不可收拾。

  连串事件的激烈变化,把当事人以外的相关人士全看傻了眼。原本的花家子弟兵还好,毕竟身为降卒的他们,多少抱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想法,冷眼旁观这一切,但来自稷下的贵族兵心情就很复杂。

  长久以来,驻守在恶魔岛上的五色旗,是雷因斯人民在国内武风不盛之余的最大荣耀,又因为宫廷刻意包装,所以只要提到这群抛弃一己安乐,甘愿在孤岛上与魔族对抗的英雄军队,雷因斯人无不衷心钦佩。然而,自从实际接触后,他们发现这支传说中的英雄部队,实力比想像中更强,但却被层层黑幕所笼罩,越来越没有“圣者之军”的感觉。

  若说忠诚心,五色旗是绝对没有问题。任谁都肯定,不管面对怎样的强敌,这支健旅都会悍不畏死,争先完成任务。不过,他们效忠的对象究竟是谁?这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光是看他们两次掉转枪口的行为,就让众人惊疑不定。

  “五色旗真是很强,这支军队没有成为敌军,是我们的幸运,不过……他们好像也算不上友军。”

  当有人苦笑着说出这样的感言,其余军官都只能点头默认。而将秘密主义当作行动准则的五色旗,则是一点解释的打算都没有,行动如常,就像之前的一切全然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还是有一些事情,是没法装作没发生的……

  当稷下城被核子导弹大洗礼的消息,传遍风之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北门天关自不可免地接到了这个噩耗。五色旗的幕僚一致主张,必须要封锁这个势必会动摇军心的消息,以免大军未战先溃。

  “这不是感情用事,或是流于无意义的人道精神的时候,这些新兵都来自稷下,这消息若不封锁,估计有一万以上的新兵会叛逃回稷下。”

  这份评估源五郎如何不知。担任一名幕僚,他有足够的冷静与判断,情知这个要求的正确性,但他心中感性的一面,则排斥这样的做法。左右沉吟,最后是理性取得了胜利,他以自身智慧作出了最妥善的决定。

  “这个提案很正确,但我想大家都明白,我并不是全军主帅,仅是一名幕僚总监,对于这个结论,大家没有异议吧!”

  “……”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我就把这项提案呈报主帅,由她来作决定,如何?”

  “……”

  结果就一如源五郎所料,负责为此事下最终裁定的妮儿,当听见众人有事求见,起先是很不高兴地表示“打扰少女美容睡眠的家伙罪该万死”,但听完整件事始末后,脸色大变,爆发了火山般的狂怒,人型暴龙的吼声,响彻北门天关。如果不是因为她伤势不轻,犹自下不了床,肯定要诉诸武力解决。

  “搞什么嘛?大家不都是一国人吗?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呢?”妮儿气急败坏地吼道:“敢作为什么不敢当?既然有胆子作这种事,就不要怕被人知道!”

  在少女的怒吼声中,五色旗成员全都往外退走,只留下默默挥手致意的源五郎。而当一轮发泄之后,妮儿自己也有些意外,这些人退走的姿态极为恭谨,却看不出半点落荒而逃的样子,换言之,他们并非因为畏惧自己而退,那退走的理由是什么呢?自己可没有傻到去相信这些冷血家伙会认同自己的观点。

  “这个嘛!很简单,因为你现在是主帅啊!”源五郎耸肩道:“白家人对于领袖命令是绝对服从的,而妮儿小姐你已经正式被任命为五色旗统帅,别说是这个,就算要他们去跳海,他们也不会反抗啊!”

  给这样一说,妮儿才想起来,昨日那个死矮子临走之前,敕令五色旗,往后听命于己。就是这一点特别讨厌,明明就是敌人,为什么自己要领他的情呢?再说,自己统领北门天关所有兵力的指挥权,是由兄长亲自授权,凭什么要接受他的任命呢?

  越想越是生气,偏生手上痛得厉害,两条臂骨都给震断,手掌根本是体无完肤,好多处皮肉都被整块削去,露出森森白骨,瞧来着实恐怖,打从拥有天位力量以来,从没受过这样的伤,虽说天位高手肉体回复力较常人稍强,但没有十天半个月,这些伤肯定是好不了了。

  心中气恼,妮儿用裹满绷带的双手抱紧枕头,独自坐在床上生闷气。伤痛乏力,少女的穿着显得很随意,一件花格子图样的睡衣睡裤,再抱着个大大的枕头,看起来实在很孩子气。

  一旁的源五郎心中有着惋惜。能得到妮儿信任,自由出入于她闺房内的男性,北门天关内可是仅己一人,若是妮儿能像同年纪淑女那样穿起丝质睡袍,对自己而言,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事,不过……如果妮儿变成郝可莲那样的艳姬,自己恐怕会很伤脑筋吧……

  “你这个人真是没用啊!打都不打就认输,害得我们一败涂地,丢脸死了。”

  “没有办法啊!因为美丽的妮儿小姐变成了人质,没用的我只好举手投降啦!”

  “所以才说你没用啊!我和那个臭矮子打了那么久耶,你如果早一点到,我们合力战他,早把那个死矮鬼扯成十八块了!”

  “嗯……如果他给我们这种机会的话……”一如以往,源五郎微笑著述说己见,没有直接顶回妮儿的话语。

  长时间的相处,妮儿也听得出话中另有所指,沉默半晌后,怯声问道:“那矮子……有这么强啊?”

  源五郎摇头道:“不是强不强的问题。和我们比起来,对方非常地熟悉争战之道,如果我在你败战之前赶到,他会立刻丢下我们,瞬间远遁,不会给我们同时对付他或是车轮战的机会。”

  “对嘛!我就这样想,那个臭矮子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忽然使那种阴险怪招伤我的手,我昨天早把他撕成碎片了!”妮儿说得气愤,在床板上捶了一下,却碰痛手上伤处,哀叫出声。

  源五郎微微一笑,轻拍着妮儿肩头,柔声安慰。

  虽然资质绝佳,但心上人的战斗经验还嫌不足,特别是对付杀手的攻击模式!过去在逃亡往基格鲁的路上,虽然有遇过杀手,但一来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二来有自己从旁照应,并没遇上什么凶险,而恢复天位力量后更是无往不利,不需要担心这问题。

  然而,一个战斗经验丰富的武者,都知道一个常识:一名成功而杰出的杀手,往往可以杀掉超乎本身实力十倍的高手!

  把目标放在杀死敌人,和一心要击败敌人,两种战斗模式截然不同,而那种绞紧神经、把握住敌人每一分破绽,作最大限度的利用、看准破绽伺机一击而杀的心情,更是妮儿所无法体会的。

  拥有天位力量的优秀杀手……光是想像就觉得一身冷汗啊!

  妮儿不喜欢源五郎这样的眼神。虽然常常斥骂他“世上最软弱没用的生物,就是像你这样的男人”,但心里却是明白,自己与这男人之间,仍有一段难以超越的距离,那些耻笑仅止于玩笑而已,若是认真,自己就成为最可笑的笑话了,特别是被他以这样的眼神注视,总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头脑简单的小女孩,在接受大人惋惜兼莞尔的安慰。

  “如果两败俱伤也就算了,我们两个人都伤得惨兮兮,却让那家伙得意洋洋地全身而退,让哥哥知道了,我要怎么向他交代啊!”

  最让妮儿火光的就是这一点。自从由源五郎送来的那个机械,目睹基格鲁擂台之战的全貌,从中学到魔龙皇拳之后,自己便加意苦练,与自身天魔功结合,期待下次与强敌交手时,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哪知道好不容易有了实战机会,却在敌人手里惨败,练的武功一点意义也没有。

  “对上这样的敌人,如果是老大自己,只会输得更惨,所以你不用惭愧啦!”源五郎笑道:“至于说他全身而退,这点我想应该不至于吧!”

  “什么意思?”

  “妮儿小姐太小看天魔功的威力了,以你目前的修为,小天位里没有任何一人可以硬接你这许多记天魔功之后,仍能毫发无伤的。如果我没有料错,白起的两条手臂现在大概比你更惨,坑坑疤疤的血洞,加上溃烂、中毒,就算用乙太不灭体,恐怕也要折腾个两三天才能痊愈。”

  源五郎回忆起对峙时的种种,自己固然心理紧张,但对方又何尝不是在强撑?用那样伤痕累累的手臂连续催用核融拳,伤敌之余,恐怕本人也快疼昏过去了吧,但这家伙却能强行压下各种痛楚,冷静如常,不露痕迹,单是这份功夫与定力,就让自己不想与他为敌。

  “喂!看你的样子,好像还知道点什么,说出来啊!”妮儿晓得源五郎原则上都对自己很老实,但也有些事,自己不问他就不说,这时候就得要主动问了。

  “嗯!其实是些蛮没意义的事,我的资料不全,说出来意义并不大。”

  从源五郎口中说出的,是有关于白起的身世与来历。尽管不像兰斯洛拿到的那份资料一样清楚,但综合小草说过的只字片语、青楼的情报、自己的推判,源五郎仍然把大概事态掌握到八九成。

  “用太古魔道作出来的人类?好恶心啊!”

  “嗯……我想并不完全是人类。九州大战后,太研院就在作一些禁忌研究,人类的身体强度有限,如果要制作完美战士,大概会同时混入精灵与兽人……甚至魔族的血统基因,综合这些种族的优点,制作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悍生物!”

  “恶,我鸡皮疙瘩都要掉出来了,那根本就是大杂种嘛!”妮儿吐吐舌头,道:“早知道那家伙是这种怪物,根本就不该笨得和他公平动手。”

  “那该怎么样?”

  “那种专门为了战斗而制造出来的天才怪物,我们正常人类和他交手太吃亏了,应该让我和我哥哥联手,再加上你也行,我们一起围殴,赶快把他了结,对这个世界比较好。”妮儿道:“你看,他在稷下城里杀了那么多人,这种人留在世上,太危险了!”

  说着,少女想像着那种怪物的制造过程,多半是在制造时期,就已经用太古魔道灌输了一堆武功技巧和杀人手法进去,年纪小小,就已经懂得用刀子冷静地分割人体,这种怪物才真是应该早点被消灭,早死早超生。

  “妮儿小姐也算正常人类吗?我想很多人会对这个自我评价有异议喔!”急忙躲过妮儿盛怒下重手砸来的茶几,源五郎沉吟道:“不过,天才战士啊……有这么简单吗?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意思?你有话没对我坦白喔!”

  “暂时缓一下吧!因为这是连我自己也不确定的事,现在说出来,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或许连小草小姐也没有发现就是了……”

  “什么嘛!神秘兮兮的。”妮儿皱眉道:“还有那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女魔法师也是,有这么厉害的人,就应该早点出来啊!看着我们挨揍,很好玩吗?”

  源五郎哑然失笑。妮儿指的,当然就是梅琳老师,这位雷因斯的首席长老,就连小草自己也指挥不动,她要作些什么,是没有旁人能勉强的。

  “妮儿小姐有些事弄错了。”源五郎道:“白起并不是因为梅琳老师的出现,才赏脸地退走;梅林老师也不是因为要阻止我与白起对战,所以才现身的。”

  “呃!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阿草已经到了城外,为了避免事情进一步扩大,他们必须要让这一战就此了结。”

  “阿草?”妮儿楞道:“昨天……那个女人也来了吗?”基于个人心结,少女并非每一次都很坦率地称呼嫂子。

  “不,不是阿草小姐。”源五郎的笑容忽然变得充满讽刺意味,“是阿。草。先。生!”

  在深沉的夜里,少年偶尔仍会想到从前。一些虽然没有刻意去遗忘,但却不会主动想起的过往,在这连星光都为之沉淀的深夜,会缓缓地自脑里流过。

  自己的过去,到底是由什么元素组成的呢?依照太古魔道的学说,世上万物都是由一些肉眼无法看见的元素所形成,那么,当把“过去”这样东西作分析,会得到什么样的元素呢?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记忆中,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是待在苏生水槽里,那种特殊黏液的气味,闻久了像是某种尸臭,到现在还常常会嗅到。连续大半年都待在苏生水槽里,身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与线路,旁边则是住着一些奇怪的邻居,左边的那个魔物,身上起码有着十二条触手,右边的那个也很奇怪,毛皮、鳞片、肌肤、硬甲……这些构造都可以在它身上发现。

  一直看着这些东西,恍恍惚惚,就觉得自己也化身为其中之一,变得那么样的怪异。而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就会看见水槽外的那些研究员,用一种看着魔界怪物的眼神,在凝视他……那时候,他就有一种yu望,想要把这些人的眼珠子全挖出来……

  “怪物”、“异种”、“魔物”这些称呼,早在幼时他就已经听惯,而在那些之外,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东西吗?

  有!记忆中,那张大大的手掌,总是毫不留情地朝自己挥来,而伴随而至的,则是一句比“异种”更让自己永烙于心的称呼。

  “你这不出色的东西!”

  这句斥骂,每次都造成锥心之痛,因为如果不是一记耳光掴来,把头骨打裂;就是一记重脚,让跪倒在地上狂呕的他,以为肚破肠流,所有内脏全部流了出来……

  并不是每一次都是那样默默挨揍的,曾经有一次,虽然只有那样的一次,但当时仍年幼弱小的他,仍尝试对面前那道过于高大的身影反击。

  “我有什么地方作得不好?为什么爹你要这样打我?我、我是不是你的儿子啊?”

  相较于流着眼泪,嘴里不停喷出血沫的小鬼,父亲的回答则充满了压倒性威势。

  “儿子?这样不出色的东西,哪有成为白家人的资格?你这让我蒙羞的不良品,别用那恶心的称呼叫我!”

  与这回答一同飞来的那记重腿,威力实在不简单,说不定父亲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创出了光电腿的三绝式也不一定。

  跟着,在每一次痛殴之后会出现的,总是那么样的一双温暖怀抱,将他搂在怀里,随着那渐渐泛起的圣光,心里慢慢变得温暖,好像什么痛楚都渐渐消失。

  “乖儿子,没关系,妈妈在这里,妈妈疼你唷……”

  “哗啦”一声,水花飞溅,整个苏生水槽在乓然声响中,迸裂成碎片,大量黏稠的营养液,随着强化玻璃碎片流往地面。

  本来忙碌的众多技术人员,闻声全都放下了手边工作,匆忙地赶了过去,安静地看着那从苏生水槽中踱出的纤瘦身影。

  将黏在身上的各种贴线扯去,一名负责监视各项纪录数值的技术人员前来报告。

  “大公子,您刚才的脑波很不稳定啊!”

  “我心里有数,有劳了。”

  接过部属们递来的长袍,白起迳自披了上去。个头不高,身材再好也有限,他并没有什么兴趣只穿着一条短裤,向部属们展露自己实在不怎么样的排骨身材。

  打从许久之前,白起就已经习惯在苏生水槽里冥想,用以代替睡眠。心灵在完全安静之下的休眠,比寻常睡眠效果更好,短短半个时辰就能回复所有疲劳,而自从习惯这方式后,他就很少再作过梦了。

  但是,最近的梦似乎多了点,当过去的镜头一一在脑里重现,已经平静的心湖再次泛起涟漪,所以才会有梦的出现,才会再像平常人一样,自梦中冷汗涔涔地惊醒。

  只不过,为何让自己惊醒的地方是如此特别而尴尬啊……

  “奴隶甲到哪里去了?”

  不再把精神浪费于无聊思绪,白起向部属查询韩特的去处。一如所料,研究人员仅是苦笑着回答,似乎是又偷偷躲起来,尝试用天位力量解毒了。

  这回答不算意外,以韩特目前的心情,一定是非常希望尽快解除身上毒素,跑离雷因斯越远越好,回复开开心心的赚钱生涯,怎么也好过在这场内战中越扯越深。不过,白起非常肯定,今晚韩特只会再次解毒失败,然后触发潜伏“毒患”,明天早上忍着疼得快昏过去的胸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随便他吧!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白起的指示极为简单俐落。首先替白天行拟定讲稿,对于稷下城内的人民进一步施加压力,同时整备武器,但也要预防有敌人前来突袭,破坏此地军武。另外,压力也要直指太研院,让那几家收了重款的媒体,持续照这边的意思发布言词攻击。

  “之前已经说过勾结了,这次要换点新东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点子,就直接照他们的提案,说他们两个人恋奸情热,搞着不干不净的男女关系吧!”

  听到主帅这样命令,旁边的技术人员都觉得有些想笑,即使是疯狂的白家人,对媒体也从来都不抱好感,现在要以这样的形式来作攻击,那感觉实在是很怪异。

  “对了,奴隶甲如果出现,立刻要他来见我。”将手上新到资料翻阅一遍,白起皱皱眉头,有了新的主意,在否决掉自己亲自入城动手的必要后,他决定把这样的苦差事丢给韩特。

  “不过……有点奇怪,我是不是忘记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

  

第一章 苏生水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