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难言之隐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披着斗篷,用头套遮住面容,小草随着白无忌来到白天行阵营的技术工房。本来她在战斗一结束,就立刻逼着二哥,一起去拜访长兄,但白无忌却坚持要等两个时辰,因为自己也对丈夫伤势放心不下,所以只好等上两个时辰。

  见到家主到来,众多技工沉默却恭谨地弯身施礼,在白无忌的示意下,全数离开。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一如往常,白起坐在平素指挥众人的那张方桌上,脸色阴沈地瞧着一双弟妹。

  没有看见韩特,或许是又被派了出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

  凝视兄长的面孔,小草的心里有点不安。兄妹两人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碰面了,对于这名长久以来自困于塔中的长兄,自己似乎下意识地想要逃避,不敢与他碰头。

  自从真正懂事以后,回思过往,虽然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的情况,但心中隐隐有种愧疚,觉得大哥之所以变成这样的个性,与己不无关系。

  详细的情形已经记不得了,或许是对此有罪恶感的自己,不愿去回想吧!只记得,那年自己的生日宴会上,毫不客气地嘲笑兄长:“你这头性无能的恶心怪物”。

  以前在太研院的记录中读过,类似骡子、狮虎、兔鼠,这样杂交而成的生物,因为基因问题,并无法繁殖下一代,那时候知道这名长兄是用太古魔道技术作出来的后,就直接想到这理论,拿来对他嘲讽。

  那时,场面一度紧绷,大哥身上散发的森冷气势,让自己由衷后悔,以为马上就要被杀掉了,后来……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因为二哥抢先拦在自己身前袒护,才让大哥掉头离去,从此兄妹两人几乎没有碰过面了。

  当初在杭州,听二哥说,自己逃家时,大哥曾出塔在城头上挥手致意,这让自己一阵感动,想要趁机修复兄妹间的关系,但是之后进祈愿塔,却吃了闭门羹,问二哥,他只淡淡地说:“现在,大哥不会想见你的……”之后,就是现在的兄妹会面了。

  “没事的话,就离开吧!不要说些没意义的东西,来浪费我的时间。”

  白起下了很清楚的逐客令,但小草却不打算这样就退缩。

  “请放心,我不是来找你话家常的,把该说的话说完,我自然会走。”小草道:“也许大哥你做事有自己的理由,但你实在做得太过火了。之前你大洗礼的时候,我已在忍耐,但是这一次,为什么你要那么咄咄相逼呢?那些人都是无辜的,为什么……”

  “没有什么无辜不无辜,这点我已经说过。”白起淡淡道:“至于该死不该死,既然他们身为代表,今天就是得死。另外,对于主动舍弃王座,抛弃底下人民的你,我倒是很好奇,你是用什么立场说这些话?”

  这问题确实让小草为之语塞。从公主到女王,在自己的生命里,对雷因斯这个国家,实在是没有任何好感,生而具有圣力,代价是为了这国家的人民,不断地付出生命力,转换成治愈一切的圣力。除了生命之外,连整个人生也被压榨殆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关进了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一代接着一代,同样的宿命重复了数千年,没有人知道,历代女王平和的微笑之下,却隐藏着极深刻的怨恨。

  与雷因斯女王并列为人类两大圣女的西王母,在距今数百年前,曾有过该任西王母弃族私逃,一去不返的例子。这样的勇气,却是雷因斯历代女王所无,只是把自己的希望,不断地放在下一代身上。

  累积数千年的期盼,终于在这一代有了回应,说得明白一点,包括小草两名兄长在内,妮妲女王的三个孩子,根本是继承了历代女王的恨意而生到世间。

  当兄长在宰杀代表团时,从他所说的话,小草便体验到了他的心情。自己是没有资格说话的,但再怎么样,自己对雷因斯所做的,只是舍弃,并非主动加害,兄长这样的作法,实在是令己难以忍受。

  “哥,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子毫无理由的杀戮,一点意义都没有。”小草摇头道:“你这种纯破坏不建设的作法,和一个因为讨厌上课,就动刀子杀掉老师、放火烧学校的小鬼,有什么不同?”

  如果对方是兰斯洛或李煜,可能就会不知如何回答,但白起之所以成为白起的理由,便是即使在此时,他仍冷淡道:“我有天位力量,他没有,这就是最大的差别。一个软弱无能的小鬼,只会因为自己的愚蠢,在失败后成为讪笑的话题,但一个拥有毁灭一切实力的小鬼,却可以消灭所有阻挡在前面的东西。”

  “你就只懂得杀吗?世上强者众多,哥哥你真能天下无敌?就算你无敌了,大地上悠悠众口,你要把所有人都杀光吗?”

  “见一个杀一个,我不相信世上的人个个不怕死!”

  冷淡语句,伴随着决绝口气,自有一股压倒性的威势,让小草难以为继,正如兄长所言,任何一个相信这套理论的独裁者,都注定了可笑的失败结局,但若这名独裁者拥有压倒一切的恐怖力量,什么歪理都可以被贯彻实施,洒开一条血腥之道。

  而她也十分明白,单凭巧舌诡辩,是无法阻止兄长的,要令他止步,只有倚赖能将之压倒的强大力量。

  “我明白了,既然我无法说服你,那么我们就在战场上碰头吧……”说着这些,小草不禁有些黯然,为何当自己努力克服心结,想要重拾手足之情的时候,却遭到这样的对待呢?

  “那就在战场上再见吧!警告你那没用的老公,我开的时间还剩八天,八天之后,如果交不出他的人头,就拿稷下的所有生命换他一个吧!嘿!还有太研院的那个小丫头,爱惜生命的话,趁早让她离开稷下吧!”

  毫不动容,白起如此回应了妹妹的开战宣言,之后,似乎不打算再继续这个令他厌烦的话题,掉头就往房里走。

  “等一下!”

  小草本来打算离去的,但是兄长的话,却让她感到一阵愤怒。或许是因为牵涉到丈夫,让她不自禁地开口。

  “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变成这种个性,但是你也未免太小心眼了吧!比起你和魔神结订契约,获得力量,我觉得像他那样凭自我修练来变强,才是真正的强大。”

  听见这句话,白起稍稍停了步,但最后仍是加快步伐,朝里头走去。

  “当初我说的那句话,对你真有这么深的影响吗?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可是,如果真的是个大人物,就不该那么小家子气,哥,你实在……”

  “啪”的一声响,让小草没能把话说完,而是惊愣交集地抚着面颊,瞧着这名痛掴了自己一记的二哥。

  “说够了没有?滚吧!****!”

  与长兄同样冷淡的表情,白无忌下了极为严厉的逐客令。小草真的是傻掉了,二哥虽然是出了名的浪荡子,但是在自己面前,向来表现得很温文稳重,从没说过任何重话,更别说粗言侮辱,这次为了向兄长表示支持,他竟做到这样的地步?

  想要还口,但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坚决,要自己什么也别再多讲,尽快离开此地。

  不明白用意为何,小草却因此冷静下来,晓得这不是该太过坚持的时候,点点头,朝外走去,一出门口,立即消失了身影。

  确认妹妹离去,白无忌立刻抢进内里的密室,却不急着开门,而是先倒了杯水,默数时间后,这才敲了敲门。

  白起走了出来,接过清水,慢慢饮下,顺手带上了门,单从那阵气味,白无忌就晓得,兄长刚才又对着马桶大吐了一场。

  冷汗打湿了浏海,沿着额头涔涔滴下,脸色像是抹了一层灰蜡似难看,白起斜倚在墙角,缓缓坐下,虚弱无力的样子,全然无复适才的半点威势。

  白无忌在兄长身前坐下,自怀中取出预备好的绷带,拉起袖子,赫然见到本来已经痊愈无碍的腐蚀伤痕,再度迸发,不停地淌着黑血,腥臭气味更是中人欲呕。

  “唉,干什么这么勉强呢?你自己也该知道,你的体质不能那样子用天魔功的啊!”

  早上见到兄长使用天魔功,吸蚀尽生人血肉精华的时候,白无忌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了。像那样的吸蚀手法,虽说是天魔功的原始用法,但却非人人可用,有时候会产生排斥反应,在兄长以前的试验中,早证实了这一点。

  不把这些吸纳的血肉精华立即排出,而是强行导入体内,配合乙太不灭体,催愈伤势,当时虽然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回来之后却肯定连场大吐,直至将吸纳入体的东西排出殆尽,而原本恃之催愈的伤口,也会在排斥作用的影响下,变得更加严重。

  就因为知道这些,所以自己当时的表情才如此凝重。而看兄长适才急急往内走去,知道他是难以克制排斥反应,料想他绝对不愿莉雅知道此事,所以才帮着出言赶跑妹妹。

  “不要再管闲事了,那小子如果想要当王,就让他去当吧!如果要让给白天行也可以,看不顺眼再干掉他就行了,真的找不到人,就由我来接下王位吧!你别再管了……”

  聆听的一方,没有回答,只是慢慢摇着头,身上彷佛要把全身水分全数排出似的,汗量惊人地湿透了衣衫。直过好半晌,白无忌才听见兄长的声音,若让其他人听见,肯定不会相信,一直在战场上叱吒无敌的他,会这么样懦弱地啜泣着。

  “无、无忌……我真是没用……真是太没用了……”

  低着头,白起的目光直视脚下地面,悔恨的泪水在啜泣中不住流下。

  “妈妈当初交代的事,我、我连最基本的一件都做不到……没有好好保护小妹……让她死掉……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可恨啊!如果我那时候再强一点,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

  “这不是大哥你的错啊!小妹的死,是她自己的选择……一切非战之罪,怪只怪时不我予,如果事情再晚一天……”

  自基格鲁招亲以来,白无忌不只一次慨叹过命运的无常,一天之差,就足以令一切改变。

  母亲临终时的画面,现在仍清晰在目,当时妹妹莉雅未及回归,但自己却陪在身边,回光返照之际,母亲的意识极为清楚,但在交代完大概后事后,却是欲言又止,静静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显示出母爱与理智的冲突,向自己征询意见。

  (妈,够了吧!就算是件工具,总也有个使用年限,让他休息吧……)

  母亲应该是同意自己的想法,以一个身为人母的身份做出决定,所以没有再说什么。本来一切应该就此结束,但这时应该身在塔中的兄长,却似旋风般地飙了进来,握住母亲的手,激动地说:“妈,你放心吧!我无论如何都会守护无忌和小妹,不管发生什么事,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他们受到半点伤害,请你放心吧……”

  得到这样的承诺,母亲显得很安心,但望向自己长子的眼神中,又带着深深的哀悯,就在这样的矛盾中过世。

  作为一个智慧更胜女儿的谋略者,母亲是否后悔过自己的作为呢?这点白无忌回答不出来……

  “大哥,算了吧!做到这样已经很够了,放下手来,和我一起去逍遥一段时间吧!”

  “不能。也许我的眼光看不见太远的东西,但我仍感觉得到,敌人正在暗地里注视着我们,等待破绽,要一举毁灭我们。他们的强大,让我感到一种焦虑与不安,现在放手,我们的实力还太弱,只会给敌人机会……”

  白起摇头道:“还要再多一点时间。在男人的世界里,有些东西,不透过生死之间的传承,是无法深入人心的……”

  白无忌说不了什么。兄长表示得很清楚了,虽然以自己的情报网,搜索不到任何能毁灭白家霸权的东西,但兄长绝非无的放矢之人,会有这样的预感,肯定是有些情报网无法掌握的东西存在。

  “无忌,我很高兴。”看着地面,白起淡笑道:“妈妈以前常常担心小妹,怕她进入谋略者的世界后,会冷冰冰的,现在她会生气、会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失去方寸,这样很好……这样的心,是人类最贵重的东西,妈妈一定会很安心。”

  小草细密的思考、丰富的才学,让她有胜任一名优秀谋士的本质,这点妮妲女王许久之前就看出来了,在庆幸后继有人的同时,身为母亲的心理,也让她担心着女儿成长后,若整天只懂得算计,将一切化作最冷彻的计算,在赢得所有胜利之余,会不会也觉得人生乏味呢?

  这份顾虑,白起与白无忌都清楚,而很幸运地,小草与兰斯洛相遇,让她的心得到温暖,在有所寄托的情形下,并未走向母亲生前所顾虑的道路。

  可是,比起妹妹,白无忌现在更顾虑兄长。母亲临终前,望向兄长那一眼的意思,自己非常清楚,因为从某方面而言……自己也是母亲的共谋者。

  (孩子啊!妈妈看得到,莉雅的将来,会有个人发自生命地爱着她、守护她。可是……你呢?会不会有人真正地了解你、爱着你呢?还是……你就注定只能这样一直走下去?妈妈真的很担心……)

  这是母亲最后的担忧,或许该说是忏悔,但一切已来得太迟,正如此刻,自己明白,兄长的决心已无法阻止,仅能放手让他去完成。

  “无忌,你今天打小妹的那一下,很不应该,不管有什么理由,别再有第二次了……”

  “呵!是吗?老实说,我也很后悔……”白无忌叹道:“如果我十多年前就打了这巴掌,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这是真心的感叹,只是身旁的人并没有回应。白无忌笑着一记拍在兄长肩膀上,道:“放心吧!这次我不会见色忘义的……”

  “卡布其诺,是你啊!”

  开门一看,兰斯洛见到机械犬摇头摆尾的样子,颇为错愕,四下张望,没发现它的主人,却在他口中发现一张信帖,上头约自己明日傍晚到酒店街的小木屋一叙。

  收下便条,对这事感到疑惑,卡布其诺却已摇着尾巴离去。当妻子回来,兰斯洛说起此事,本意是找妻子一起去,但却得到了奇怪的回应。

  “我才不去呢!你想想看,上次碰面,你对她做了那么过份的事,她应该气得一辈子都不想见你了,现在却又约你,你说是为了什么?”

  “有道理啊!那是为了什么?”

  “如果不是准备了陷阱要干掉你,那就是……要向你求爱。”

  “向……向我求爱?”

  “当然罗,你也不想想自己上一次,不但撕破人家衣服,还摆明一副要侵犯人家的恶狼模样,除非人家女孩子心里喜欢你,所以可以不在意,要不然,正常情况都该想要把你千刀万剐的。”

  小草的戏言,却让在这方面极为直肠子的兰斯洛,认真地伤起了脑筋,只是这份担忧,随即便被小草讲述与兄长会面的经过,给引走了注意力。

  “是吗?代表团无一生还啊……”努力拯救的对象全军覆没,兰斯洛多少有些感叹,“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能做的,也就只剩全力一战了……”

  讲是这样讲,但自己能有多少战意,则是一件让人担忧的问题。连续挫败在白起手上,对战意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可是真正让兰斯洛觉得提不起精神的,是在今天交战时,对方的态度。

  (奇怪,我应该很愤怒的,为什么总有气不起来的感觉?还有……那死矮子说什么无辜不无辜那些话的时候,态度好嚣张,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那像是一个小鬼在哭呢……)

  一些困惑在脑中盘绕,一时间没个主意,想要联络妮儿,看看她情形如何,但是北门天关那边拒绝通讯,看来是这丫头死要面子,不愿让自己知道她在白起手上吃了亏,但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吧!

  “既然没有什么事,就让老公你开开眼界吧!”小草取出了一支银枪,在丈夫眼前晃动。

  “这把针枪,是太研院本部的秘密产品,大陆上目前只有三把,分别在我二哥、我、稷下分部的手里。你看,底部装设着药囊,内里的药物注射后,会对辐射产生抗体,核融拳之中,含有一定的辐射毒质,打一针清血比较好,我调整了药物成分,现在还增多了强身健体的保养功能喔!”

  “打针这种事,我可不喜欢啊!”就算不用太古魔道仪器,兰斯洛也对打针这种事没有好感。

  “大男人还怕打针?刚使用的时候会有些不适,但过一下就好了。”小草笑着,贴近丈夫身前,冷不防地拉开衣襟。

  美景乍现,兰斯洛眼放红光,野兽般盯着前方诱人的景象,直到左臂一痛,才知道已给妻子打了一针。

  “别忘了我生前是干什么的,害怕打针想逃跑的,你以为你是第一个吗?”

  对着妻子妩媚的娇笑,兰斯洛只是沉默地向她讨来针枪,收了起来。

  “为什么想要?你希望我下次再这样帮你打针吗?”

  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理由,不过兰斯洛严肃着表情,说了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不,其实,我怕你像这样帮别人打针……”

  

第七章 难言之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