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重做冯妇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自由都市地带“…情势极度不妙,小弟身中奇毒,任人鱼肉,盼昔日故友念诸旧情,亲赴稷下,一救小弟于水深火热之中…”

  阅读完手上的信件,华扁鹊面无表情地一甩手,将这封求救信抛入旁边的火堆,转眼间焚化殆尽。

  “或许不应该成为青楼宾客的,它们的情报网虽然不错,但是整日送来这些垃圾很烦人啊!”

  掌握全风之大陆情报的青楼联盟,向来着意笼络各方奇人异士,在目前的列表中,华扁鹊既是天下有数的神医,亦是极有可能已晋身天位高手的人选,当年在大雪山交换学生的教程中,更曾闹得云梦古泽天翻地覆,令毒皇一脉面上无光,这样的优秀人才,怎可轻易放过?

  对于华扁鹊来说,能够与青楼搭上线,往后做事也会得到不少便利,自然不排斥受邀成为宾客。

  只是,最近青楼信差除了送来最新情报,还频频送来韩特的求救信,看了实在是很碍眼啊…

  (不过…用太古魔道、魔导之术联合制造出来的人造生命啊,这确实是满吸引人的…)韩特在信中不只叙述自己的处境,也把对白起的观察与资料搜集一并奉上,希望能引起这冷面鬼婆的好奇心,前来稷下。只是,目前被手边工作耽搁的华扁鹊,全然没有离开住处的打算。

  将目光瞥向木桌上的一封信纸,上头以魔法拼音文字,写着一些残缺不全的咒文,虽然寥寥数语,但看在华扁鹊这样的大行家眼中,却是非同小可,也正是她连续多日逗留此地的主要理由。

  “…同为修习魔导之术的同志,你也想一窥黑魔法中五极天式的奥秘吧?只要能完成我的请求,届时便将蛊冥恸哭破、星辰之门两式的秘诀倾囊相告…”

  信尾端的签字,是魔导公会主席苍月草,看穿自己不受拘束的个性,没有要求自己加入魔导公会,反而以具有足够引诱力的法术秘诀为饵,这实在是很聪明的手法。

  五极天式,号称魔法师对抗天位武者的最后兵器,这样强力的黑暗咒文,说不动心是骗人的,只不过,对方开出的条件委实不好办到,相形之下,倘若只是要上升龙山屠龙,或许还轻松一点…

  “请将我派去的使者,在魔法上训练成材”是苍月草开出的条件,但一直以来,习惯独善其身的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教师,更不像师傅山中老人那样是个教育狂,对于调教他人一事,委实感到棘手,也因此进度缓慢。

  (不过这样一来,五极天式什么时候才能到手,就很难说了…)想着想着,华扁鹊烦闷起来,斜眼睨视着一旁新收的学徒,冷声道:“怎么这么久?捣个药而已,花这么久时间,你不想要左手了吗?”

  “好了、好了…已经好了,照老师你的意思,把苍蝇的眼睛、蝙蝠翅膀、蟾蜍油、史莱姆的黏液…七种材料捣成一起,已经全部好了。”

  “好了是吗?那就喝个一半下去吧!我要记录一下新药品的反应。”

  “啊?!喝一半下去?”

  “你不满意可以全喝,不过这次可能不是变成青蛙这么简单。”

  闻言,可怜的雪特人学徒脸如土色,忙不迭地将手里的混和药剂喝了下去,心中悲叹自己为何如此命苦。

  本来在象牙白塔里,过着饱食终日、混吃等死的日子,作战什么的全与自己无关,正乐得享受,但却给小草小姐劝说,觉得大家目前情形不妙,说不准随时给赶出稷下,劝自己先行离开,前往北门天关,安全一点。

  离开稷下时,奉命绕道去自由都市送信,到了目的地之后,见着那所药芦的主人,心里就狂跳不已,大叫不妙,什么人不好见,居然是见到这黑袍女巫,而看她阅信时面色阴晴不定,最后更以一种诡异的眯眯微笑瞧着自己,有雪险些当场口吐白沫的晕去。

  后来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在华扁鹊严厉的监督下,有雪开始了刻苦、非人道的魔导修行,每天被逼着背诵咒文、辨识神明、调配魔导药剂。暗无天日的生活,让原本期望一趟悠闲旅游的他,如同身坠地狱,除了尝试偷偷开溜之外,也数度被逼得铤而走险,设法干掉华鬼婆,逃出生天。

  无奈种种尝试迄今无一成功,敌人不仅狡狯无比,更兼之心狠手辣,自己暗中下的毒物,全给她一眼看破,最后逼得自己吃下,不知道是不是平常三餐中毒物吞得多了,有了抗体,因此侥幸生存至今,不过上一趟,给这冷面鬼婆下“极乐合huan散”失败,被逼着把那碗下药的红烧肉吃光,那才真是惨痛的教训…

  (这一任的主席也真是怪人,居然想要把雪特人调教成魔法师,这又是哪门子的创举了?)心中纳闷,华扁鹊一时间也找不到办法,只有整日把“好好练,你一天没变成大魔导师,我就每天剥你三层皮”挂在嘴边,跟着忍受雪特人如同龟爬的迟缓进展。

  无趣的日子,在不速之客的到访下,有了变化。当感应到有人到来,华扁鹊推门出芦,看到自己最伤脑筋的一名访客。

  反戴着一顶鸭舌帽,压住秀发,枫儿穿着一袭贴身劲装,明艳无俦地站在门外,等候着主人的回应。

  “死人面孔的,你在香格里拉有歌不唱,到这里来又想做什么?”

  向师姐欠身一礼,以示尊重,枫儿晓得,此刻稷下伤亡众多,单是大洗礼中造成的病患,就不是轻易能处理妥当,若是能请到师姐亲临稷下,肯定大有助益,所以,不管怎样困难,都要请师姐与自己同行。

  “师姐,无论怎样,我今天都要请您与我同赴稷下,请您助我一臂之力吧!”

  华扁鹊阴沉着一张脸。她对外界发生的种种全不关心,就算稷下的人类全部死光,也与她无关,但是,就连她也无法否认,这意志坚强的师妹,是个很缠人的对象,要怎样才能摆脱呢?

  微一思索,华扁鹊有了主意,冷笑道:“要我外出看诊吗?可以啊!如果你肯跪下来扮狗,对着我叫三声,就是答应你又有何妨?”

  太研院的大会后,小草离去调阅资料,希望能研究出兄长的力量之秘,兰斯洛不便跟随,迳自回到白德昭提供的住所,等候妻子的消息。

  对于白起的力量之秘,兰斯洛确实是很感兴趣。如果他真是像计算资料上写的一样,现在就应该是一个病气奄奄,整天躺在床上,常常发烧,身体虚弱的病人,全然没有可能修习武术。

  但是众人眼前的白起,不但武艺强绝,天位力量所向无敌,智慧更几乎掌握着一切,越是与他交手,兰斯洛越是觉得自己每一个动作、想法都在他计算中,这感觉自是不好受,但对于白起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则更是让人好奇的一件事。

  小草推测,应该还是与巫宫那边有关。与黑暗神明签订契约,依其咒力所形成的咒禁武学,很多时候常常有不可思议的效果,会造成如此变化并不稀奇。只是,这类武学往往需要付出重大代价,损人不利己,小草觉得有必要知道,兄长究竟付出了什么?

  兰斯洛心里,还另有一事觉得不解。据小草所说,把自己从韩特剑下救回的,就是白起。用乙太不灭体救人,这全然违反了乙太不灭体的运功法门,技术上近乎不可能,至少自己把功诀来回想个几十遍,还是不理解这名大舅子如何做到。

  另外更值得纳闷的一点是,明明彼此互为死敌,为何他要动手救人呢?

  只要他不出手,自己当时可说在韩特手中必死无疑。会是要玩弄敌人吗?怎么想都不可能,那死矮子行事简单确实,绝不做半件没有意义的事,玩弄敌人、讲究武者尊严,这不是他的作风。

  那么…他出手救助,甚至破关参战的理由是什么呢?越想越是不明白了…

  思索间,外头传来脚步声,跟着便是敲门。

  “呃…怎么会是你们?”

  打开门,兰斯洛颇为讶异地发现,竟然是平素在酒店街的一众酒友,十多个人携同酒瓶、酒瓮,前来探病,塞满了整间房。

  “咦?怎么才几日不见,就变成独眼龙啦!”

  “你也太差劲了吧!说走就走,说退位就退位,也不来和大家打一声招呼,太没义气啦…”

  “如果说你现在不是亲王了,我们可以摸你吗?”

  众人七嘴八舌,平淡的气氛,反而让兰斯洛觉得舒适,放心地与他们闲谈,几句聊天话说过后,众人互看一眼,由代表者从包袱中取出一份卷轴。

  “这是我们酒店街七千六百四十二人的连署签名,嘿!我们都是粗人,不懂得什么叫做政治,但大概就是这样统合很多人的意思吧…”

  “连署的目的是?”

  “我们希望你能重新回来,继续担任亲王,来领导我们。”

  虽然当他们拿出联名书时,兰斯洛就猜到了,但心里确实有些讶异。

  “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可是背叛你们、舍弃你们的人啊?还让我坐上王位,你们一个个都不想活了吗?”

  “刚开始是有点寒心,不过想一想,换做是我们自己,在那种情形下,也不可能答应那种要求,所以,你的决定没有什么不对…”

  “反而我们自己也有些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你也帮稷下做了不少事,但是为了求生存,大家就这么软弱地赶你走,这样说起来,稷下的百姓也是出卖你的人了。”

  “是啊!如果让逼你自杀的那家伙坐上王座,我们才真的是没有活路呢!那矮鬼太可怕了,听说他对自己的军队都心狠手辣,如果统治了稷下,谁知道哪天会不会把我们都杀光?”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到最后,归纳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所以,大家想一想,商量之后,还是觉得你当王比较好,虽然乱七八糟了一点,但是在你统治稷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啊!”

  没有才怪,兰斯洛心里想着,自己在稷下的这段时间,可说是错误百出,整天捅出财政漏洞,现在只是因为白起给人的恐惧太过强烈,他们宁愿选择自己而已,这点自知之明是必须要有的。

  当初讲说要离开,但现在显然是走不了,又有人民慰留,答应他们的请求也不是不行。然而,酒店街的人民和自己较为亲近,所以推选自己为保护者,但其余的人民呢?

  一念及此,兰斯洛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这里虽非军事重地,但也不是平民百姓能进,这些酒友们是怎么进来的呢?

  “嗯!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么重大的事,光靠酒店街的大家,好像还不能代表稷下百姓全体吧!光是你们连署,并没有用啊!”

  “那么…就让够份量的代表来请求吧!”

  如兰斯洛的预料与感应,这句话一说完,雷因斯宫廷派硕果仅存的大老白德昭,出现在门口,向兰斯洛拱手为礼。

  这里是白德昭的府第,如果没有他的同意,平民百姓怎可能进得来?而他亲自现身,又代表着支持的立场,这点委实让兰斯洛不解。

  “连德昭长老都出马相请,我真是受宠若惊。”兰斯洛道:“不过,我是个惨兮兮的失败者,当初答应大老们的三个条件,几乎全部都没有做到,这样的我还继续当亲王,妥当吗?”

  初入稷下时,兰斯洛答应了大老们三个要求,为此缚手缚脚,之后随着战事激烈,三个要求几乎全被打破,依照当时的诺言,现在已经丧失角逐王座资格的他,应该被驱逐出境了。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会议上的见证者,除了我之外,都已经不在人世,再固执这些条约已经没有意义了。”

  宫廷派的大老们,除了白德昭因为称病在家逃过一劫,剩下的都已在早上给白起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无法再为兰斯洛的诺言作见证了。

  “和我这个老人说话大概很枯燥,所以,我就只问两个问题。”白德昭道:“兰斯洛殿下,您会舍弃稷下的人民,独自离开吗?”

  看着周围朋友期盼与担忧的目光,兰斯洛脸皮再怎么厚,也无法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摇头。

  “那么…您愿意为了稷下人民献出脑袋吗?”

  太过直接的问题,让兰斯洛几乎变了脸色,最后却仍是摇头。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会答应,在白起逼问时就已经答应,何必等到此刻。

  “所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殿下你亦然,现在唯一的生路,只有我们重新奉你为王,来与敌人对抗了。”

  兰斯洛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老人,他没有说错,稷下百姓既无力抵抗城外攻击,又不可能宰掉自己去求和,那唯一的生路,就只剩与自己合力抗敌了。

  没有半分的场面话,一切都是因应局势不得不然,这样子的合作,似乎比较稳当…

  “好吧!我同意,以后就请你们多多帮忙吧!”

  听闻兰斯洛允诺,一众闲人大声欢呼,纷纷冲出屋外,赶着将这好消息通传。

  门外传来大声欢呼,白德昭将门推开,只见大批人群不知何时已经涌满庭院,朝自己欢呼。

  “亲王殿下没有放弃我们,他确实是个人物啊!”

  “我们以前误会亲王殿下了,如果他没有把菁英调去北门天关,一定已经伤亡在核弹攻击里,亲王殿下救了我们的儿女,他是一个高瞻远瞩的强人啊!”

  “一直以来,亲王殿下都在守护稷下,让这样的人成王,才是实至名归啊!”

  “请亲王殿下领导我们,打倒那个邪恶的凶手吧!”

  “正义必胜!雷因斯必胜!”

  热切的欢呼声,不仅是庭院,甚至从围墙外也大声响起,看这情形,恐怕有数千人包围住这所宅院,在得到自己的允诺后,开心高呼。

  会有这样的结果,主要是在强大压力下,人们别无选择的结果。不久前兰斯洛在稷下学宫大会中,对爱菱高声鼓励的形象,多少也起了些作用,随着爱菱的重获拥戴而水涨船高,同时,听命于小草的魔导公会,也派人在群众中呐喊兼施术,进一步左右人群情绪,产生了这样的场面。

  盛情难却,兰斯洛站起身来,挥手致意,以实际动作抚平人民的不安。

  若在半个月之前,他获得这样的真心拥戴,肯定作梦都会笑出来,引以为生平自豪。但面对这些欢呼的此刻,他却清楚记得,之前这些人是如何在台下嘘着自己,大声斥骂…

  种种的感觉,让他没有半分欢欣,反而在掌声中感到空虚、不真实。这样的反应,算是成长吗?

  大舅子啊!你想让我看到的东西,就是这样吗?现在你已经如愿以偿地在这些人心中扮演邪恶魔头的角色了,如果说这就是你所期望的,那我就照着你的期望,和你来场正邪大对抗吧…

  不过…真是好空虚啊…

  ——稷下学宫的大会后,太研院整体大权尽数落入爱菱手中,尽管没有正式的文书认可,但当众多研究员将她高高抛起,大声欢呼的刹那,她等若已实质地取得了太研院院长之位。

  长久以来,稷下学宫等若是女王以外,雷因斯。蒂伦最重要的精神重镇,其一举一动立即造成国内重大影响,而学宫内各派系,素来以太研院马首是瞻,当学宫宫主梅琳不在,太研院院长确实就有着主宰整个学宫的能力,现在这位置落入爱菱手里,单是政治意义便已非常重大,更别说太研院本身拥有的强大实力。

  原本估计此事会遭到代院长白军泽的强烈反弹,但是回到太研院的白军泽,面如死灰,在众人说话之前,抢先宣布,由此刻起再不过问学院中事,将归隐山林,栽花种草,一切大小事务交由特别小组负责人处理。

  事情会有如此戏剧化转变,委实出人意料,研究员们多是以为这位长老终于体察民意,晓得大势所趋,主动退让,却不知道白军泽是有苦说不出。

  为了解释那段播音误会,白军泽大费唇舌,向家主申辩,但坐回沙发椅上的白无忌,闭目连说出一十二条罪责,斥责这位长辈的无能,多年来对太研院毫无建树。

  听出家主语句中有改朝换代的意思,白军泽仍不放弃,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希望能保住目前的权位,并期盼家主念着同宗香火之情,勿让太研院落入外人之手,一个银发老人,跪伏在地,哀声连连,这场面确实是教人不忍,无奈,负责做出决定的,是个从来不靠同情心做事的辣手份子。

  无声无息,白家的最高领导人亲临现场,白无忌起身施礼后,等待兄长的裁决。

  “不想摘掉帽子没关系,就连脑袋也一起摘吧;不喜欢栽花种草也无所谓,明年自然会有人去他坟头打理花草的。”

  光是想到当年白起在恶魔岛上,几乎杀尽所有白家长辈的辣手,就足以让白军泽冷汗涔涔,现在本人站在他跟前,散发着强大压迫感,怎不教他心胆俱裂?当下明白自己没有抗辩余地,老实接受了最高领导人的裁示。

  距离太研院院长之位只差一步,所欠者仅是正式任命,所有研究员自是希望爱菱能完成这道手续,名正言顺地管理太研院。然而,谁有权任命太研院院长之职呢?

  以体制上而言,过去都是雷因斯女王钦点,但这些人事命令要能成立,最终还是得要白家家主点头,现下女王驾崩,众人都是同样意见,希望爱菱能够取得当家主白无忌的认同,稳稳坐上太研院院长之位。

  爱菱对这点倒不是很在意,反正本代白家家主她既不认识,也不晓得对方此刻在哪,就算想做什么也没用,更何况,比起白无忌,她更想见师兄兰斯洛,设法相助于他。

  在自己最困苦的时候,是兰斯洛师兄挺身而出,给自己指引了方向,给予勇气,现在他遇到了困难,自己若袖手旁观,那还算得上人吗?

  而从实际层面来看,要在白起的威胁下存活,缺少兰斯洛的力量是不行的,太古魔道兵器尚未发展至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直接与天位高手交锋,只有暂阻一时三刻之效,没多大意义。

  从研究员们的口中,知道师兄已经重登亲王之位,要领导大家对抗外敌,这是值得欣喜的事,目前的稷下,不能再承受内部对立了。

  想着想着,爱菱尚未来得及出访兰斯洛,对方却已先来到太研院,要争取她的支持。

  对太研院来说,兰斯洛实在不是一个让他们喜欢的访客,但昨晚的广播,让他们晓得兰斯洛与爱菱之间的关系亲密,爱屋及乌,至少在礼貌上,他们只得客客气气地摆出笑脸,不仅如此,他们为兰斯洛与爱菱准备的特别会客室,装潢得富丽堂皇,正中间那张大床看了就实在让人很想躺上去。

  “这些家伙在想什么啊?他们以为我是来这里睡觉的吗?”兰斯洛皱着眉头,纳闷自己所受到的待遇。

  爱菱不发一言,自怀中掏出一枝钢笔,在尾端一按,干扰电波发出去,登时听见外头的连声哀叫,这是上趟受到白三先生提点后的作品,不带着这样东西,恐怕自已在太研院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人作成记录。当初在看太研院藏书时,曾一度对他们的名人语录如此完整而惊叹,却想不到那些每本厚得可以吓死人的名人语录,竟是如此记录法。

  两人的谈话,并没有朝正规方向发展,由于想找一两句家常话来寒暄,兰斯洛提出了一个问题。

  “丫头啊,你今早在大会上喊的那声师兄,是指我吗?我什么时候变成你师兄了?”

  这问题让爱菱觉得讶异,随即释然,开始向师兄解释理由。从林中相遇、旅行授艺,到众人共闯阿朗巴特山,全部讲了出来,只是不敢提最后的结果。

  “师傅曾说,拥有另外半面铁牌的人,就是我的师兄,我要协助于他,现在兰斯洛先生你持有铁牌,自然就是我师兄了,讲起来真的很巧呢!不管是师傅还是你,都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万万想不到事情有此变化,兰斯洛嘴巴大张,却是讲不出话。

  “这么说…你和那个死要钱的认识?”

  “死要钱?我小弟韩特吗?师兄你也认识他吗?”

  “你、你不会完全不知道吧?他替白天行当保镖,围城以来和我乒乒乓乓地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这回轮到爱菱吃惊了,她确实是不晓得。整日难得离开太研院,将所有时间投注在研究工作上,外界消息她没有很去关心,虽然听说白天行一方雇用了天位高手,却一直把那人当作是白起,没有想到应该人在自由都市的韩特,会跑到雷因斯来当佣兵。

  兰斯洛心里的惊讶更盛,怎样也想不到,那个说话嚣张、不可一世的臭老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日…日贤者皇太极?那老头有这么厉害?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他根本不像有天位力量的样子啊…还有,这么一来,我岂不是变成贤者的…的…了吗?)难以为自己与他的关系下个定义名词,兰斯洛猛抓头发,心中却委实百感交集,一下子是自豪,一下子又是惭愧,自己之前还想要回山,向那老头展示自己闯出的成绩呢!以他的眼界,如果看到自己只凭这么点东西,就沾沾自喜,肯定会嗤之以鼻。

  不过,这老头还真闲啊!一大把年纪了,还陪着小女孩东奔西跑,精力也旺盛得过头了吧!

  “喂!丫头,你说,你们曾经一起闯过阿朗巴特山,在那之后,臭老头上哪里去了呢?我不想以后找他找不到人啊…咦?你这是什么表情?”

  被触及伤心往事,爱菱再也忍不住,低着头,眼泪不停地流下,却也知道终究是得把话讲出来,当下啜泣着小声小声地说着。

  “师…师兄…你…见不到师傅了…他老人家已经…已经在阿朗巴特山过世了…”

  “什么?!”

  兰斯洛惊得跳了起来,两手抓紧爱菱肩头,要她把话说清楚,却在她描述最后那场大战,皇太极交代遗言、过世的种种情境时,一颗心猛往下沉,意识一片空白,浑浑噩噩,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那个老头子…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这打击对兰斯洛是超乎想像的沉重,而爱菱只能看着他,不停地掉着眼泪。

  种种情形,看在外头偷窥的一众研究员眼中,自是有着不同的解释。无法窃听,仅能看到影像的他们,只有看图说故事的份。

  “喂,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啊?”

  “这还不简单,女的讲了一句话以后,男的整个人就呆在那里,如果不是要结婚,那肯定就是…有了嘛!”

  “有了?他们两个?嗯…这也难怪,每次见面就玩枪,玩过来玩过去,就算有了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爱菱大人一直掉眼泪呢?”

  “这…如果不是亲王殿下不肯娶她,就一定是要她…堕胎了。”

  “什么?这可不行啊!这样残忍的事,我们一定要设法劝阻啊!爱菱大人的孩子,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太古魔道天才,不能浪费啊!”

  “那要怎么做?发动全太研院联名上奏,请他们不惜一切把孩子生下来吗?”

  “………”

  

第一章 重做冯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