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天心意识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西西科嘉岛

  存在着人魔两界最大境界通道的绝地,本应是生人勿近的危险地带,但自从发生了些许改变之后,几乎看不到昔日紧张肃杀的气氛。

  在某人的大力推广之下,恶魔岛上的素食团体慢慢增加了数量,累积起来的魔兽群已经突破一千,整日被迫滞留岛上,过着茹素听道的苦日子。

  为了表示对这位绝代天刀的敬重,佣兵团的将领们主动拍起马屁,让所有兵丁跟着吃起素食,反正现在不用作战,没有所谓“不吃肉没体力”的问题。

  当这道命令蔓延到恶魔岛全岛,横竖是得要苦中作乐,众人索性致力于开发可口的素菜料理,让自己能在没有肉吃的日子里,一样吃得开开心心。幸运的是,这道拍马屁的禁令不久便被解除,因为当知道自己也被逼着要吃素,王五的娇妻几乎是歇斯底里地爆发狂怒。

  “吃素是很好的,但是强制别人就不太对了,我并不希望因为这样而造成大家的不便……”

  王五这样解释着,却立刻陷入一阵沉思当中,因为他忽然想到,正强迫魔兽群改变饮食习惯的自己,有资格这么说话吗?

  不过,他仍是花了不少心思指点伙食团的厨师们,如何烹煮可口素食,这些由他自己多年钻研的食谱,确实有独到之处,厨师们照着指示作出来后,果然吃得众人赞不绝口,纷纷抢着学习,一时间人人白天练武、晚上学做素菜料理,影响所及,令得恶魔岛上的素菜料理,从此变成风之大陆的名产之一,拿着西西科嘉素食料理师证书的厨师,与拿着恶魔岛佣兵证明的武者,在回归大陆后同样受到欢迎,各方争聘络绎不绝。

  这天正午,当王五堆起笑脸,对着那因为手中满盘生菜叶而面色发青的妻子,试着要继续劝说时,他忽然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向西南方的天空。

  “怎么了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公孙楚倩出声问着。她相信丈夫的天心灵觉,虽然自己只是些微有所感应,不能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这感应来自何方,但丈夫的修为在己之上,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好奇怪的感觉……”看着天上流云移动,嗅到风从远方捎来的信息,王五的表情越来越慎重,只是,一丝疑惑亦同时出现在他面上。

  “不只是小天位,这感觉……小天位是做不到的,但是这份力量……”

  王五为自己所感应到的东西而疑惑,只是此刻他所不解的事物,同样也在其他人心中酿成疑问。

  北门天关左近、大雪山中、白鹿洞之下的万年冰窟里,都有人因为讶异与不解,开始运作自己的思感去探测,就连自由都市东方千余里之处,茫茫沧海中的一叶扁舟上,一名银发剑士停下了正在吹奏的笛曲,疑惑地看着西北方的天空。

  而正在升龙山上,对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图谱文字,思索出神的她,虽未够修为理解详细情形,但源自于龙血中的灵觉,却让她发现到一丝异常,驻足东望。

  战斗中的讯息,透过大气,远远地传了出去,在各方高手有所感应的同时,置身战局之内的人,受到的压迫感只有更加沉重。

  在双瞳改变回本来颜色的同时,白起所散发的气势也有显著不同,如果说他之前是为了不引人注目,刻意敛去一身气势,那么现在已毋须多做保留的他,源源而发的汹涌气势,如海浪般拍击着眼前的敌人。

  那是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在天位高手中,兰斯洛、枫儿、韩特都是身经百战,更曾有过与强天位高手对战的宝贵经验,但从没有哪一次经验过这样的感觉。

  敌人的力量并没有增强,至少还在小天位的范围内,不像对上三大神剑那样,甫一见面就能感受到对方力量的雄强横绝,然而,那种心灵上的战栗感,彷佛身心所有秘密都暴露在敌人掌握中的惊惧感觉,却是毫无二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刚才那股海洋攻势,白起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三人在这么短的距离里,天心意识竟然全发挥不了作用,就这么样被他玩弄于指掌中,如果不能破掉这股幻觉,那么即使三人联手,也没有半分胜算可言,只会败得更快。

  冷冷地凝望着三人,白起并没有抢先出手,似乎在计算些什么。而情知对方一出手便是杀招,兰斯洛不敢有丝毫大意,一面紧紧注视敌人每一个小动作,一面开始考虑,要不要认真地与韩特联手,至少,交换一下彼此的情报,或许很有用……

  英雄所见略同,他还没开口,另一边的韩特已经嚷了起来。眼睛盯死白起的每一处,韩特朗声道:“猴子,白老大除了核融拳、光电腿,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厉害功夫吗?”

  也同样是死盯着敌人,兰斯洛不转头,迳自道:“如果白家六艺他全部都会,那么除了不知名的第六艺,就是乙太不灭体和武中无相吧。”

  “武中无相?好像听过。和无相诀有关系吗?是什么样的武功?”

  “不清楚,一大堆秘笈堆得像山,能练得成的一定是怪物,听人家说,好像是一种模拟天心意识的武功,创作者肯定是典型的白家疯子,就希望一步跳进天位。”

  身为真正领悟天心意识的天位高手,韩特自然对那种虚伪的模拟技巧嗤之以鼻,更何况模拟的东西永远不可能比真版更优秀,到头来只是白家人的多此一举而已。

  然而,当他正想耻笑着回应,忽然闪过脑里的一个念头,却让他呆了下来,偏头问道:“模拟天心意识?哪个级数的天心意识?”

  这问题把兰斯洛也问呆了。自从知道武中无相的原理后,就对这武功很看不起,加上自己拥有真正的天心意识,根本没必要去钻研这种模拟技巧,所以始终没有进一步深思。

  但确实有一个可能性被自己忽略了。武中无相是模拟天心意识的技巧,但并没有人说它是模拟小天位的天心意识,换言之,这个靠凭空想像而创出的绝学,可能直接成功地模拟了强天位以上的天心意识……

  “太荒唐了,这种事……哪有可能啊?”

  这是三人共有的心声,因为此事委实太过荒唐。天心意识是天位高手运用力量的根本,凭着这种神妙无方的灵觉意识,去找到敌人的破绽、运用自身的招数、进行锁魂扫瞄,甚至最基本的将自身内力组合天地元气,形成天位力量,都是由天心意识来运作,倘使武中无相真能模拟到强天位以上的天心意识,那么白起的力量怎会仅有如此?应该随便两三招就足以把自己一干人全数收拾了。

  事情就是这么样地荒唐,但三人却无法大笑出声,因为白字世家这块金字招牌,就足够扭转一切。两千年来,这个家族出过无数狂人,也缔造过无数奇迹,常理这两个字,对白家人来说从来就没有意义,他们就是专为了颠覆一切常理而存在的。

  “经由特殊方法,一生将力量上限锁在小天位,换取不平衡的异常天心意识,这就是武中无相的基本原理,所以你们可以放心,我不会使出超越小天位的力量,因为我做不到。”

  十指不住做着曲伸动作,白起道:“随心所欲,制造出最适合自己的战斗环境,这是步入强天位之后所能做到的技巧,当强天位修为达到顶峰,可以使用天心意识的高等应用,如万物元气锁,便是很好用的一种技巧,相信当年陆游就是用这技巧将金星祖先打落天位。至于在这之后的应用法,你们现在就有机会试一试了……”

  情知对方并非是虚张声势,三人早已凝神戒备,紧盯白起的每一个动作,生怕一旦有所失误,让白起发挥他的灵活与快速,己方肯定吃上大亏,然而,纵然已经全神贯注,但当白起一动,他的天位力量远远地传送出去,将方圆里许笼罩,造出一片不见边际的茫茫大海,本身同时也消失在汹涌浪涛中。

  “小心,大家不要分得太远,不要给他分散我们的机会……”

  兰斯洛一声叫唤,三人立刻围成一个小圈子,生怕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三人都是战斗经验丰富,情知不管白起的武功有多高明,他到底仍是只有小天位力量,正面以一敌三,对他是绝对不利,否则他也不必使这许多幻惑手段,直接以实力攻来就行了。

  心情最复杂的,该是兰斯洛了。了解这位大舅子的底细,知道他以生命力来转换成战力的打法,每出一招,命就又短了几分,像现在这样全力以赴地作战,他自己才是受伤害最大的人吧。要是把战斗拖长,就算能把己方三人都解决,他自己恐怕也只剩半口气了,这样的战斗,有必要吗?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兰斯洛大人,很抱歉,不过我认为您现在还是专注于眼前的战局比较好。”察觉到背后男人的心情,枫儿低声道:“您是个体贴的人,可是我们如今并没有体贴的余裕,而且……我想白起大少爷并不需要我们的同情。”

  兰斯洛一震,似是没有想到枫儿也能像小草那样理解自己的想法,轻声道:“你说得没错,弱者确实没有同情强者的资格啊,谢谢你了,你放心吧,在得到你的香吻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兰斯洛大人……”

  “喂!你们这对奸夫**,要打情骂俏回自己屋里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他妈的,说话那么肉麻,你们怎么不抱在一起算了?”

  生死关头,后面的壮男美女却彷佛故意表演给自己看一样地情话绵绵,韩特早已听得一肚子火,分外气愤自己的倒楣,只是,这份慨叹并没有能持续多久。

  浪头猛地袭来,蕴含于其中的狠恶气势,让兰斯洛、枫儿都提气戒备,却又在气浪及体的前一刻,产生一种敌人攻击主力在并非自己、而是攻往身边之人的感觉,当下不假思索,抢着赶去援护。

  “当”的一声,刀剑相交,两人这才发现不对,而一双拳头狠恶击来,两人在千钧一发之际,回招自守,虽然挡个及时,却因为仓促间运劲不足,同时给轰退。

  (不对!拳劲太弱了,他的目标是……)

  惊觉白起的拳劲并没有强到能令自己受创,兰斯洛登时省悟,才要出声警告,已经晚了一步,只听得连串气爆闷哼声响起,韩特一声怒骂“太没道理了,为什么我先遭殃……”才出口,肚腹上中了一拳,整个人给轰飞到天上去。

  笼罩周围里许的气浪刹时间消失,白起笔直冲天飞起,猛往韩特追去。从他将气浪影响全数收回,就可以明白他的认真,要集中所有力量,先将韩特击破。

  枫儿和兰斯洛急起直追,却是已经晚了一步,来不及阻止这两人的遭遇战。

  (为什么先挑我?这太没道理了吧!可别把人给看扁了!)

  韩特心里有些纳闷,手下却半点也不敢大意,催运紫电功,让一圈电光急窜全身,睥世剑绝幻出一层又一层的剑雨,阻止白起近身,要等三人合围之后,再一起解决他。

  较诸与白起的初次交手,韩特自是大有长进,这一番全力施为,隐隐带着核融剑拳诀的剑劲,一路上撕裂大气,将周遭云层切碎迫散,凛冽剑气甚至远远迸射出去,电光掠过稷下领空。

  看见这样的险恶剑招,枫儿心中佩服,情知自己所学的剑法中,确实没有这样高明的招数,只有兰斯洛知道不好。

  在自己与那位伟大霸主心灵合一时,曾实际参与过天位战,透过他的眼睛,理解那种在天位战中居高临下的睥睨感觉。当双方的天心意识相差太大,不管使的招数有多天衣无缝,在强者眼中,仍只是一串满是漏洞的慢动作而已,韩特现在要与白起斗招巧,那根本是以己之弱撼敌之强。

  (这么打……赢不了的。)

  尚未交手,兰斯洛在自己心中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这番顾虑绝非无的放矢,因为在白起眼中,敌人的凌厉剑招满是漏洞,特别是转合之际露出的空隙,至少就有十余处致命破绽。把握这些空隙,胜负可以在短时间内决定;如果催动韩特体内的万物元气锁,让他伤发而无法防御,自己可以一招就将他轰下。其余的方式还有许多,但此刻自己希望使用最具震撼性的战术。

  (武中无相。模拟功能启动。无限演算!)

  兰斯洛的顾虑,韩特并非毫无所觉,所以也暗中预备好,倘使发现敌人以什么诡异莫测的手法破招而入,自己就立刻以腿绝高速逃跑,以策安全。只是,当白起与剑气接触,他并没有使用什么诡奇趋退的技巧,反而主动往剑劲最强处迎去。

  (搞什么?他疯了吗?)

  非独是韩特,就连枫儿与兰斯洛都被吓到,他们虽然不知道白起的天心意识是如何高法,但天心意识的运用,再怎样也是看破敌人的招式弱点,以强击弱,他这样主动迎往敌招最强处,只会令自己的优势无法发挥,而且一旦受伤运起乙太不灭体,大量的先天元气消耗,绝不是现在的他负荷得起,这种战术究竟意义何在?

  一团耀目金光蓦地自白起身上暴现,对着迎面而来的澎湃剑浪,他毫不迟疑地举臂便挡。萦绕着淡金色光芒的皮肤,在剑气猛烈砍削中夷然无损,溅发出点点星火,像座不可动摇的黄金巨岩,任剑浪拍击,难以损及半分。

  紧跟着,在三人的惊讶眼神中,白起双臂下击,平实无奇的招数,却爆发着刚猛无匹的内劲,将凌厉剑雨轰得支离破碎,溃不成招。

  “这……这是……”

  受到最大震惊的韩特,对于这武功确实感到熟悉,只是难以置信单凭这么一式没有其余几绝支援的睥世金绝能够强猛若斯,看他那扬臂下击的刚猛气势,刹那间竟恍若无坚不摧。

  剑招被破,韩特连忙鼓劲自守,将剑势转成一道旋风,环绕住周身,不给敌人留下半分空隙,却怎知白起舞动双拳,好像两根沉重的大铁锤,把自己的剑劲似脆玻璃般一一砸碎摧毁,眨眼间就已经贴近过来。

  “七神绝中的金绝,看来虽然朴实无奇,但如果能练到顶关,单凭这一套就可以与世间任何神功抗衡,如今在你手里被用成这样,简直是耻辱!”

  当韩特鼓起全力,一剑劈斩在白起腰间,在一声响亮的金铁激撞声后,竟被猛烈地反激回来,弄得虎口剧痛难当时,他登时理解了这番话的意义。

  敌人把全力杀招发出后的那一刻,也就是整体防御最弱的时候,倘使能把金绝练得出神入化,凭着它号称护身劲中硬度第一的效果,就有接下任何杀招的资格,而若能抓对时机,发出强横一击,就可以趁敌人发招后力量下降的一瞬,提前将本来需要几千招激战后才能分胜负的对手,在短短数招内击杀。

  这份领悟在脑里一闪而过,当白起一记直拳轰往胸膛,韩特放弃所有攻招,全力运起护身金绝,明知仓促间气劲必有不足,却也要冒险用这刚得来的领悟来寻找胜机。

  全力催起的金绝,并没有发生效果,因为那记直击而来的拳头,连同发招者本人都瞬间消失,令韩特一阵错愕。

  (为什么?如果刚刚直接打过来,他就赢了不是吗?)

  这念头才闪过,就察觉到白起已跃至自己后头上方,连忙转身御敌,却见到白起双臂一举,耀目电光由周遭云层狂殛而下,金芒乱窜,迸发出紫红色星火,跟着就在他双臂间汇流,于掌中出现了一柄深沉得彷佛可以吞蚀万物的墨黑电剑。

  (用紫电功来吸取天电?而且这招是……他不藉助法印,空手就能用?他真的是人吗?)

  更令人诧异的变化才开始。随着白起猛吸一口气,那柄墨黑电剑整个被他吸入右臂,展开睥世腿绝的轻翔身法,一下子就绕到韩特身侧。韩特心头狂叫不好,才鼓起金绝防御,就已经被一拳打在腰间,感觉不到什么痛楚,拳上劲道似乎不大,仅是堪堪与金绝劲道僵持不下,这是因为敌人内力不足吗?

  “韩特!好好记住鸣雷断空的真实面目,今日败在你自己旧招之下,我要你输得心服口服!”

  在金绝护身劲与第一重拳劲僵持不下时,更猛烈的第二重拳劲骤然爆发,伴随着更胜一筹的金绝刚拳,白起拳上骤然射出一柄刺眼白刃,将早先吸纳入体的电剑,整个轰入韩特腰间,再配合核融拳的爆炸潜劲,将这多重气劲锁在他腹腔内,一次爆发开来。

  纵然是硬度第一的睥世金绝,也负担不起这样子的内部伤害,一声破锣似的闷响后,血花洒遍天空,就在兰斯洛与枫儿的眼前,他们看见韩特整个下半shen炸成一团血肉碎屑,在痛苦的惨嚎声中,仅余半个身体的他,坠下云端,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不曾修习乙太不灭体护身,又受了这样的伤害,如无意外,这家伙是死定了……

  没等两人回过神来,白起又有了动作。使用过七神绝,让敌人有了提防,现在就必须换另一门武学,才能杀得敌人措手不及。

  (同一个创作者,七神绝已经试过,来试试看鸿翼刀吧……唔,武中无相,次段模拟开始,演算推伸。)

  一连串命令在心中下达,手上也随之有了动作。白起手腕一抖,兰斯洛顿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正是鸿翼刀的起手式,看姿势好像是一式雄姿英发,可是招式未发,压迫感却已高得吓人。

  跟着就是火焰迸发,一团团鲜红色的炽热炎劲,缭绕住白起周遭,在两人眼前缓缓改变颜色,由红转绿,再转为深紫色,最后再化为一团白光。

  不明究里的兰斯洛,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特别,枫儿的表情却变得极度难看。凡是修练炎系武学的人都知道,随着功力练得越高,火焰温度越高,颜色也会有所不同,由蓝至红。虽然可以并修一些特殊功法,而生出具有附加作用的异色火焰,像郝可莲满是毒力的青火、枫儿自身的紫火,但纯以威力来论,终究是能融铁沸金的高温白焰略胜一筹。

  尽管仍比不上只存在于传说中,焰中统治者的黄金火焰、杀伤力最强的黑色火焰,但白焰的威力确实已在紫焰之上,当两焰相撞,同质性的两股力量会立刻分出胜负,齐往输的一方涌去,令败者承受加倍伤害。

  (真是恐怖,这些火焰他说变就变,高等的天心意识真有这么厉害?)

  自己最擅长的炎系武学不便使用,武功等若大打折扣,那该怎么办呢?纯以大雪山剑术一拼,胜算可说极度渺茫……

  艺成以来首次遇到这等情形,枫儿确实感到一阵慌乱,而对方显然没打算等她想出应付良策,当耀目的白色火焰开始在手中飞跃乱蹦,白起再次发动抢攻。

  第一个目标是兰斯洛。早就知道敌人要使用“雄姿英发”一式的他,已然有了准备,蓄满护身劲,要抵御雄姿英发主要威力所在的满天炎劲乱射,再设法与枫儿夹攻敌人。

  怎知,同样的一招,在不同的应用下,赫然产生不同的变化。白起一抖手,先是一股扑面生疼的炽热气流席卷四方,跟着就是七道白色火柱轰射而出,与兰斯洛原本熟知的火焰镖不同,这七道火柱不久便化为龙形,咆哮怒吼,直往敌人噬咬而来。

  (开、开什么玩笑?这一式也能这样用吗?)

  同样也运起雄姿英发的兰斯洛,刀劲中的鲜红火焰交错乱射,形成火焰护网,却在白龙卷扑下显得不堪一击,没几下功夫就破网而出,五道白焰火龙怒吼着向他噬来,龙体互缠将他裹在中心,成了一个刺眼的火焰龙球。

  “兰斯洛大人!”

  急欲赴援的枫儿,同样也被两道白焰火龙拦住,当她好不容易奋起烽火神剑,配合大雪山剑术,以多倍力气将火龙破杀冲出后,眼前却出现了白起的身影。

  “烽火神剑……是六阳尊诀!连专供天位高手修习的后三式都没练成,也敢在我面前逞能?”

  不明白对方的意思,枫儿挺剑便刺,趁着敌人撤去白焰的空档,她将自身的紫焰气劲迫催至最高,剑花激旋,圈圈火轮猛往敌人攻去。

  强劲的招数,但在白起的眼中,却见不到半点威胁性。枫儿的身上不但满是破绽,而这所谓的杀着,更被自己的天心意识分解成许多小段,各自进行分析与理解,从里头推伸出六阳尊诀可能的变化。

  (武中无相。极限推算。可能性确定。六阳尊诀后三诀破解完毕。使用无碍!)

  几乎只是心念一转,白起已经把六阳尊诀的后三诀破解成功,全数练成,纯看外表,外人又怎知他目光一闪间,会有这样的变化。

  “将烽火神剑与熊火显乾坤合并,确实是很别出心裁的作法,且看看我能不能一招内就破你的得意杀着吧!”

  “一招?若大少爷这么低估这招的威力,那就尽管来试试吧!”

  “嘿,和韩特一样的毛病,搞不清楚状况,我没有低估你们,是你们这些人太看得起自己了。”

  正提防敌人会以某些妙法破招,枫儿全神贯注,哪知白起忽地一扬手,像是有什么无形波动发了出来,跟着自己就被定在半空中,全身乏力,连提气运劲都做不到。

  (这不是小姐的咒缚魔法,魔法不会让人连真气都运不上来,这……这究竟是什么?)

  困惑惊惧间,白起猝然闪至身后,冷冷语音传入耳里。

  “这就是万物元气锁了。天心意识差距下,你们根本没有抗衡余地,虽然以我现在的力量,推动完全的万物元气锁仅能数秒,但以天位力量攻击你不能运劲的肉身,你说我的一招有没有资格杀你了?”

  剧痛袭身的刹那,许多景象在脑里一闪而过,枫儿只觉得好不甘心。

  这段时间自己苦练的绝技,还有好多未及使出,就这样耻辱地战败,根本帮不到兰斯洛或小草什么。尽管还想尽最后一分力量,把白起攻击的手臂锁死,让等一下赶来的兰斯洛有机可趁,但是被万物元气锁钳制住的身体,却什么力量都运不出来……

  (我、我为什么这么没有用……我……)

  当兰斯洛奋起天魔劲,将坚固的白焰龙球吸杀轰破,浑身眉发尽焦地脱出束缚,所看到的就是大蓬血花满空飞溅,被核融拳一击轰穿小腹的枫儿,整个身体像半根骨头都没了般软软垂下。

  “白起!为什么你……”

  怒吼着冲出去,兰斯洛似乎想喝问一些东西,但白起却冷漠地将手上的枫儿抛掷过来,兰斯洛不得不停下冲势,将这已经失去意识的娇躯抱在怀里,输气为她镇伤,只是,才一运气,远端的白起像是做了什么动作,一股无形波动穿过身体,跟着就是浑身乏力,动弹不得。

  (这、这是什么东西?该不会就是万物元气锁吧?)

  在兰斯洛疑问的眼神中,白起两手高举过顶,一团头颅大小的炽热火球,在他掌中灿然生光,逼得人无法正视,像是一个浓缩的小太阳,不住迸发着惊人的光与热。

  “六阳尊诀第四式的灿烂今生,妹夫,你我来生再战吧!”

  小太阳般的压缩焰球,在轰出的瞬间,像是无尽地增大。无比耀眼的白光,瞬间就把没法抵御、闪避的兰斯洛给吞没,连同他怀中的枫儿,两人笔直往下坠去。

  烈焰焚身,剧痛不住撕裂着自身意识,兰斯洛仅能将枫儿紧紧地搂在怀里,尽量不让她被火焰焚着,一起坠往地下。

  轰然巨响,在坠地时,焰球已有数尺方圆,更在触地时发生大爆炸,耀目白光迸散满空,就连大老远外的稷下城,都给这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而爆发所散出去的高温烈焰,不但将里许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化为灰烬,更止不住地朝外焚烧过去,将目光可触及的一切,化为一片焰火世界的地狱绘图。

  未及十招,轻而易举将三名天位高手败杀,这是小天位内没有人可以做到的强绝战绩,但成为胜利者的白起面上却一片漠然,看不出有任何欣喜或满足,更难以推知他此刻的想法。

  凝望着下方烈焰飞腾的焰火世界一会儿,白起横移着视线。超越斋天位的绝顶天心意识,堪称当今风之大陆无双,在这扫视的过程中,他接触到数道天位高手的探测思感,但每个人与他的思感一触,立即退避而去,不欲与他发生冲突。

  “唔……”

  凭这绝世的天心意识修为,白起冷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在找寻着某些东西,不久之后,他似乎有了发现。

  不只是发现那么简单,因为对方也同时回应了他的探索,隔着茫茫云海,更传来了愿意一战的讯息。

  “要战吗?那么就到我的面前来!”

  凝望着艾尔铁诺所在的西方,凛冽杀气、坚定战意,都在他眼中绽放,白起双拳一握,就要以光电腿的最高速身法奔驰而去,忽然异变陡生,一双强而有劲的手臂,冷不防地从后骤现,死命将他锁住,阻止了他的动作……

  

第七章 天心意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