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雄者末途

    

  距离出征时间已经没剩几天,但无论上级怎样鼓吹胜利,即将参与这场战事的士兵,士气低落到了极点,觉得自己肯定没希望回来了。

  也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由升龙山而来的她,独自抵达玄京。

  看着周围的残破景象,紫玉心头并不好受。来之前她已经知道此地遭受破坏,但亲眼看到,才知道灾情更重于自己的预估。过去自己在追缉四十大盗时,也曾路经此地,虽然未曾驻足停留,但依稀记得这里是个建设华美堂皇,看得出经过千载经营的美丽都市,当时实在难以想像,这座华会有这样的一天。

  而自己之所以会重履玄京的原因,想起来实在是让人不愉快。配合师兄的进攻行动实非自己本意。

  那日与师兄交涉未果,龙族叁大长老之一的慎思长老忽然到访,当自己推开门去,赫然见到数十名族人守候在外,一看到自己,立刻就一起跪了下去,异口同声地说出他们的要求,要自己带领他们,进攻北门天关。

  “族主,龙族不是懦夫,也绝对不能是懦夫。堂堂龙族居然对人类退却,这实在是太可耻了,请您带领我们,去踏平北门天关吧!”

  “族主,我们龙族是世上最强大的种族啊!为什么我们要龟缩在山里,让不如我们的种族横行世上呢?让一头邪恶的猿猴在雷因斯胡作非为,身为正义执行者的我们却视而不见,这样子我们怎么配当赤龙神的后裔呢?”

  当慎思长老提出了伟大的祖先之名,与魔族至高无上的深蓝魔王并列为风之大陆两大神明的赤龙神,在场族人群情激愤,纷纷叫嚷了起来。或许每一个龙族人都有着不俗的实力,但在精神方面,他们与聆听兰斯洛演说的稷下百姓并没有什么分别,只要把握到要点,很容易就可以煽动他们。

  实质上说来,紫钰的族主之位并不是很稳当,龙族是个重视实力的种族,自来族中女子的地位就不甚高,让紫钰以女子之身,继承龙族族主之位,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异事,若非她展示了强大的天位力量,又有剑圣陆游在后撑腰,根本不可能登上族主之位。

  但问题却在即位后接踵而来,为了让族人肯定自己,紫钰必须证明她是个有能的族主,于是振兴龙族的声威,就变成她的当务之急,为此,她应公瑾之请,消灭通缉榜上居于首位的阿里巴巴四十大盗。

  怎知道,四十大盗是被消灭了,但是在战斗中不甚出色的表现,却令她无法取得预期中的成绩,之后的追缉行动又出师不利,碰上重返大陆的天草四郎,于斯役损兵折将,损失惨重,虽说这些族人是因为她的守护,才得以返回家园,但族人心中却不这样想。

  而当紫钰觉得有必要重新考虑龙族往后的走向,在升龙山上练功、思索时,龙族内部也有许多不同声音开始出现,而共同的流向就是,认为这位女族主仍然摆脱不了女子怯懦的个性,给外界敌人一吓,就却步不前,打算继续藏匿在升龙山中,过着龟缩的日子。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龙族人所期望,所以当公瑾私下与叁大长老联系,表示要藉助龙族之力,进攻北门天关,并且约定事后给予龙族优厚报酬时,众位长老便动了心,允诺协助。在公瑾与紫钰用水镜通话时,几位长老便已在旁窥看,当确定紫红无意赴战时,他们便率领族中主战的有力份子,一同前往面见族主。

  等若是被逼宫的感觉,紫钰全然没有拒绝的余地。经过两千余年的蛰伏,族人中要求向外发展,别再只是遵从祖训,枯守这座与世隔绝的升龙山,该外出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让龙族独霸一方的声浪,越来越高。认为该往外发展的,都是族中有份量的人士,当他们联合在一起,又得到长老们的支持,紫钰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

  即使没有明说,她也知道自己的族主之位,已经岌岌可危,整体情势骑虎难下,紫钰最后也只能点点头,宣告了进攻北门天关的行动。

  “我明白了,既然这是大家的希望,身为族长的我责无旁贷,就去把北门天关拿下吧!不过,正如大家所见,区区一个北门天关,怎堪我龙族雄师一击?为此劳师动众实在太可耻了。”

  在众多族人之前,紫钰朗声道:“就由我一个人出手,挑了北门天关吧,如果不是这么做,如何显得出我龙族神威呢?”

  这番豪语顿时让在场族人刮目相看,但在他们的眼神中,紫钰也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果然,长老们立刻就认为,这样孤身参战,固然是气势无双,但若然失手,对龙族的声望打击很大,族主应当叁思而行。

  “我明白,所有责任由我一人负起,在我离山的这段时间,族中大小事务,就有劳长老们烦心了。”

  带上兵器,紫钰就这样离开了升龙山。族人们的态度,她已经清楚感觉到了,恐怕……没有人期望自己会得胜归来吧。他们的耳语,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并非一无所知。

  一个连追剿区区盗贼团都失败的无能女子,怎有资格代表龙族,去重振龙族荣光呢?还是应该早点换人,让男性族主登位,这样才是强者正道。

  唯力至上的体制里,女子要保有一席之地,真是不容易,纵然自己一直在努力,表现得比族中任何男子都要杰出,但仍是无法抹去他们心头的那股不快与歧视,这真是很伤神的事。

  只恨自己无法丢下这些见识肤浅的鄙夫不管,北门天关一战,照自己看来委实没有表面上那样简单,身为事主的花家能有多少配合度,是件让人存疑的事;二师兄的动向也值得担忧,一切绝不如他说的单纯,换言之,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没有友军支援的情势,如果携同飞龙骑士团前去,有了个什么万一,龙族现在已经禁不起这样的损失。

  倘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险境圈套,当自己打定主意离开,想来也没有什么人能阻止自己全身而退。为了这样,自己只有狂妄地发出豪语,孤身前往北门天关参战。

  说来实在有些羡慕,听说现在驻守北门天关的那个女强盗山本五十六,虽是女子之身,但却获得手下将兵的衷心拥戴与支持,是属于那种一旦出了事,手下会相争以命掩护的类型;还有稷下的太研院新主,爱因斯坦博士,据说也是一名这样的杰出女子。

  比才学、论武功,自己都不会输给她们,当面对自己族人,自己也能做到诚心待人,但为何双方的结果相差这么多呢?

  抵达玄京后,紫钰先行寻找花残缺,这个二师兄的得力心腹,是师兄所指示的联络人,根据自己的听闻,似乎品行不坏,与他洽谈看看,再决定进攻北门天关的事宜。

  距离预定时间只剩短短数天,要赶的事情实在是不少啊……

  从几个花家子弟口中,紫钰知道花残缺正在忙着指挥救灾工作,心下不由得又是一叹。救灾与战争,那是全然背道而驰的工作,哪有人一面准备救灾,一面筹画发动战争的呢?怎么想都知道太过勉强,在这样的气氛下进攻北门天关,士兵士气哀则哀矣,与必胜的距离却是天差地远。

  刚要离去寻找花残缺,蓦地,紫钰心头一震,好像有什么人在暗处窥视着自己,不是用眼,而是很高明的思感探测。如果不是来自龙血的灵觉,单凭天心意识,自己几乎无法察觉,这显示对方若非是天位高手,就是魔法方面的一级好手。

  (究竟是什么人……)

  不动声色,寻找对方的所在,然而此人也并非庸手,察觉到自己的追踪,立刻撤回思感探测。短短接触,那是一股邪恶而冰冷的感觉,想不起来有哪个邪派高手有如斯修为,看来玄京的情势果真比预期中复杂。

  追寻没有结果,紫钰直接前往花残缺的所在,那是一个专供民众排队义诊的集合营地,到了该处,紫钰再次确认了玄京一带受灾的情形严重。

  密密麻麻的人群,将该处围得水泄不通,人人面上都是病痛与忧愁,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臭气,还有许多药草混合的气味,让人很不舒服,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医疗环境,只不过,当一股焚烧尸体的恶臭传入鼻端,紫钰也知道自己不能挑剔太多。

  为了维持秩序,这边有千余兵丁在巡逻,以免骚乱干扰医疗进度,紫钰没有身份凭证,但兵丁们见她衣着光鲜,相貌又是如此俊美,想必非是等闲人物,纷纷让出路来。

  问明花残缺所在的方向,紫钰缓步走了过去,远远看到,刚想要说些什么,忽然又是一阵奇异感觉,让她停下脚步。

  同样也是思感探测,但并非针对自己,而是有人在以独特的思感,缓缓扫过周遭的一切,不带有恶意,事实上,紫钰从未感受过如此精纯、充满神圣气息的思感,对方虽然不具有天位力量,但从这感应的气质来看,必然是修习神圣系术法的高人。

  由于对方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所在,紫钰很快就发现了那人的位置,转头往东探望。这时,对方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存在,朝这边看来。

  那是一名年轻女性,正坐在一张桌前为人看诊,尽管隔着老远的距离,紫钰仍是可以瞥见她的美丽。与己不同,那是一种极为精致的美感,即使以自己的自负,仍是得暗暗喝采。

  水汪汪的眼睛,十分地动人,但从那双无神的眼瞳,却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她并不具有视力,只是用心灵之眼在凝神细看。

  不用言语上的交谈,两名极具慧心的女子,在刹那间明白了对方的身份。自从世代交替以来,本代的龙族族主、西王母,于玄京首次碰面。

  夜色已深,四周整个静寂下来,象牙白塔的办公工作告一段落,警卫也开始进行深夜巡逻,此时,结束了整天忙碌批文的小草,独自来到象牙白塔建筑中心的祈愿塔。

  这个历来女王修练神圣魔法、为雷因斯人民祈福祝祷的所在,小草并不陌生,但站在祈愿塔的大门之前,她却从未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地心情紧张。

  今早丈夫回来后,在自己耳边说着悄悄话,表示他已经与二舅子交涉成功,入夜以后,会有人与她联络,带她去与兄长见面。

  虽然不至于特别去梳洗沐浴,但她已经连续多次整理衣服、梳弄已经够整齐的头发,这一切都是因为心情紧张。

  今天是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战争已经结束,大哥也退回幕后,在自己完全能理解大哥心情的此刻,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父亲没有回来的迹象,母亲也已经不在人世,但兄妹叁人仍是可以互相关怀,重新把这个家建立起来。

  有好多的话,自己都想向兄长说,这个机会已经错过了二十几年,不可以再错失了……

  唯一遗憾的是,丈夫未能与己同来。早上他告知这消息时,自己曾要求他与己联袂去探访兄长,结果被他一口拒绝。

  “不去。我今晚要睡觉补眠,才不作探访病人这种无聊事。”

  “老公,他是我哥哥啊,你也应该去见见他的,该不会……你现在还在生他的气啊?”

  “生气倒是没有啦,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啊!”兰斯洛扬扬眉,耸肩道:“只不过,以他的个性,一定不希望我在这时候去看他的,这是……男子汉之间的默契啊!”

  说完丈夫就离开了,神神秘秘的模样,让自己再次有了捉摸不透的感觉,委实不知道他在弄什么鬼。

  紧张中更有着强烈的欢喜与期待,小草深深吸一口气,平复激动心情,缓缓将门推开,步入祈愿塔。

  由于是象牙白塔中最重要的禁地,此地的保安工作直接由魔导公会接手,祈愿塔本身亦被重重强力结界封锁住,若非本身在魔法上有杰出修为,是没有能力打开结界的。这点当然难不到小草,不过,当她推门入塔,直攀到第十九层时,看到守在楼梯口的人影,却是二哥白无忌。

  小草当然不会意外,也许别人不知道,她又怎会不知道这个哥哥的实力。不管后头有多少人撑腰,倘若自身没有强横实力,是不可能稳坐白家家主之位的,而他现在出现在此,是为了带领自己去见大哥吗?

  穿着一袭白袍,这位稷下浪荡子在油灯的昏暗光线中,看来仍是那么潇洒,散乱的黑发、手里的酒瓶,让他身上多添了一种颓废而狂野的气质,若是他的一众情人情妇在此,想必会对这种危险的俊美感觉惊慕不已吧。

  但在小草眼中,却有着不同的感受。本来在自己的心中,兄长在放荡不羁的形象之下,是一个温柔而顾家的好男人;但在知道自己出生前的沉重往事后,看见兄长,就彷佛看到那个在祈愿塔静室外,流泪敲打着铁门,呼唤门内兄长的少年……

  “哥,辛苦你了。”

  走到兄长身前,小草轻声说着,语气极为真诚,衷心地感谢这么多年来兄长所做的一切、所默默负担起的一切……

  只是,从白无忌冷淡的表情看来,他对这声道谢并不领情。

  “在这个距离,你应该感觉得到,大哥仍然在生。”

  小草点点头,她确实有所感应,从这扇阶梯往上走,在上一层的静室里,传来大哥的气息,虽然微弱,但相当平稳,证明他仍然在生。

  “大哥他现在并不想见你。如果你只是想见他一面确认他没死,或是想对他道歉,那么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掉头就走,把这里的事物彻底忘记,因为这就是大哥的意愿,也是大哥对你最后的要求与期望。”

  白无忌道:“不过,你大概不可能乖乖听话吧,从以前到现在,你从来也没有听过他的话,现在……当然也不会例外了。”

  “没错,请二哥带我上去吧!”小草用力地点着头,既然都已经离大哥这么近了,她哪有放弃的可能。两个兄长的个性都是一样,遇到伤痛,都只会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不肯给家人添负担,可是,如果不能在家人伤痛时给予帮助,那样还能算是一家人吗?

  听二哥的语气,大哥现在可能仍然重伤,正是需要人看护照料的时候,自己这个作妹妹的,若是置身事外,在象牙白塔一个人逍遥,这种卑劣的作法,自己怎样也无法接受的。

  另外,早先大哥伤重昏迷,被二哥带走的时候,二哥强势的态度,也让自己感到不满。他们叁个是血肉相连的亲兄妹啊,为什么不管做什么自己都被排除在外呢?

  因此,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打进这个圈子,弥补过去的错误,别再老是被排挤在圈子外头,享受自以为是的幸福。

  “我是大哥的妹妹,不管他在背负些什么,我都应该帮助,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权利,二哥你不应该阻止我。”

  小草的态度表现得很明快,白无忌摇摇手中的酒瓶,自嘲似的笑道:

  “真是无聊啊,人们总是自以为已经准备好承受一切,然后又在事后悔恨自己的无知,呵……真是没有意思……”

  妹妹大概不会理解自己的意思吧,就像当初梅琳老师问自己那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理直气壮地回答着,看来,无知还真是自己叁兄妹的共同命运啊……

  没有带路,白无忌仅是侧身闪开,让妹妹循阶而上,自己跟在后头。

  楼上的静室,是白起休养的居所,当小草来到门外,听见门内隐约传来呼喝声,不禁有些意外。

  兄长药石无用的体质,治起来并不容易,距离战争给束不过数日光景,以他那样的垂死重伤,怎么短短几日功夫,伤势就已经复原到可以行动无碍了呢?是使用乙太不灭体的结果吗?

  不用向二哥询问,因为看起来他也是一副什么都不讲的样子,小草解除门上的封锁咒缚,迳自推门而入。

  “……世上的一切,全都在我的掌握中,耍这种小技俩一点意义都没有,接我的核融拳导弹势。压元功四倍增压!”

  开门瞬间,有一种令人欲呕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小草顿时掩鼻;但当熟悉的声调再次传入耳内,声音平稳,并没有任何受伤的微兆,甚至还充满着兄长独一无二的强绝傲气,小草不禁惊喜交集,忙不迭地将门整个推开,但脑中却闪过一个疑问:在祈愿塔这样的禁地,兄长在和谁交手呢?是在做太古魔道的模拟练习吗?

  能让他动到四倍增压,对手是个罕见的强敌啊!

  “哥,是我,我来看……”

  这句话没有能够说完,当小草把室内的景象看个清楚,刹时间她再也说不出话来,瞪着眼前看到的东西,愣然呆立。

  不知用着什么神奇秘法,数日前重伤垂死的白起,如今已经能坐起,身上缠满了血迹斑斑的绷带,正对着眼前的敌人,神情萎靡地动手。只是,那名需要让他催运到四倍增压才能抗衡的敌人,却不是什么天位高手,而是一面再平凡也不过的士墙,白起就跪坐在士墙之前,一拳一拳地往墙上打去,神情无比专注,似乎就把这面土墙当作了生死大敌。

  “压元功五倍增压!”

  “好强啊!压元功六倍增压,核融拳飞翼零式……可恶,为什么就是

  打不倒?“

  “压元功五十倍增压!六十倍增压!五百倍增压!天魔功,给我一起

  出来!“

  嘴上喊得很动听,彷佛真的是绝招尽出一样,但在小草眼前,白起没有使用核融拳,甚至也没有提运半点内功,仅是单纯地朝墙壁挥拳。他个头本来就瘦小,像这样不运内力地对墙挥拳,看来就真像一个对着大人胡乱攻击的小鬼,可笑到了极点。奇怪的是,他的神情极为认真,好像真的将前方这面土墙当作生死大敌,在屡屡攻击无效后,面上露出明显的恐惧,额头亦不住淌下豆大汗珠。

  将这幕景象看在眼里,小草迷惘的眼神渐渐清晰,闪过脑海的一个念头,让她慢慢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七百倍增压!一千五百倍增压!五千万倍增压……哈哈哈,增你妈的死人压!”

  似乎怕了眼前这个打不倒的敌人,当拳头在墙上留下无数血印后,白起忽然大叫一声,两手把头,转身就跑。重伤未愈,他才要站起便跌倒在地,却仍坚持着后爬,绕着房间直打转,边爬边笑了起来,直到前方一道人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

  呆滞的眼神中出现迷惆,白起侧着头,像是在思索这个很面熟的美人儿究竟是谁。

  已经明白二哥阻止自己进来的理由,小草颤抖地伸出手,按放向兄长的肩头,勉强按耐住激动心情,轻声唤道:“哥,我是莉雅,你……”

  这句话很快就引起了反应,白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彩,像是想起了什么,但是,小草的喜悦并没有能维持到下一刻。

  “莉、莉雅……哇!”

  一句话引起了惊人反应,白起像是见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大叫着踉跄后退,一跤跌坐在地上,如鸵鸟般抱头大哭。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去的……一直想要去……我一直想要去的……不是故意把你丢在基格鲁的……”

  先是一呆,小草跟着就明白,兄长是为了没有能赶去基格鲁支援的事,在向自己道歉。以前二哥就曾经和自己说过,别为了此事责怪大哥,因为他本身就对此内疚甚深,当时自己还有几分怀疑,但是现在看到这副模样,才知道二哥所说全是真话,以大哥重视家人的个性、无比强烈的责任感,他对于未能赴援一事,内疚感受只会比自己所占得更重。

  记得当初二哥说,兄长是因为武中无相的反噬作用,因此而未能成行,难道所谓的反噬作用是指……

  “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武中无相是一门极为危险的武功,虽说练成之后可以拥有传说中的太天位天心意识,但即使勉强练成,这套武学也会不断毒害修练者的脑部,这种伤害不管是乙太不灭体或是你的圣力都无法可治。”

  白无忌缓声道:“在恶魔岛上一战,大哥进入天位后,这个后遗症就慢慢显现,每年他总有一段时间变成这样,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根本没有人知道。你去基格鲁的时候也是这样,大哥整整失去意识九个月,大概是在你死去的同时,因为血缘间的感应刺激才醒过来,但仍然是晚了一步。”

  兄长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重重击在小草心上,在心湖里荡出一波波既深且远的涟漪。

  丈夫一定是因为早知道会有这场面,所以才不来的吧!眼前的兄长,再也没有先前绝世强者的威势,那一副惊恐到极点的表情,让自己光是看心就痛了起来。

  “哥,我……”

  听见柔声叫唤,趴在地上的他勉强抬起了头,却在看到那张熟悉面孔时,再度惊惶失措地大叫起来。

  “妈妈……是我不对,没有照顾好妹妹……你、你别靠近我……”

  一面声嘶力竭地叫喊,他一面蜷缩着往后退,而当一滩水渍在地上拖出痕迹,腥臭气味溢满鼻端,白无忌叹息地转过身去。

  直到此刻,小草才知道大哥过去所受的心灵伤痕有多深刻。当理智已经不存在,心底的潜意识直接展露出来,他看到自己这张与母亲容貌相似的面孔时,表现出来的,竟是这么样地惧怕。

  (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对自己的孩子这么残忍,不管为了什么,你都…)

  本来曾经一度期望的温暖梦想,现在再度被宣告破灭,小草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双手掩面,无力支撑身体的膝盖跪了下来,哭泣出声。

  人生的每一刻,都应该更小心一些的,因为当自己发现做错,命运总是吝啬于给予补救的机会……

  ※※※

  风姿十九卷座谈会爱菱:大家好,很高兴又能在座谈会里头与大家见面了。我是隆爱因斯坦。

  华扁鹊:见不见面都无所谓,反正我一点也不想来。

  爱菱:啊!华姊姊,这样讲太过分了啦,能够参加书后的座谈会,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啊,你不这么觉得吗?

  华扁鹊:一点也不会,这只是你个人的想法吧。为什么身为演员的人,在做完正职工作后,还要被逼到这里来超时加班?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

  爱菱:呃……既然华姊姊你都这么说,那我们就赶快把座谈会开一开,让你回去休息好了。

  华扁鹊:休息?我是没这种闲时间啦,还有一堆巫药要配,得要趁还有月光的时候赶快做好。你也是一样吧,太研院不是有一堆人体实验要做吗?

  爱菱:我……我不负责那个部门的。啊,不讲这些了,现在我们进入座谈会主题。经过了很长的集数,雷因斯内战篇终于告一段落了,这是很可喜可贺的事喔。

  华扁鹊:也没什么可喜的,充其量就是作者无能,原本十五集内应该结束的东西,拖到快要二十集,整整十集都在打无聊的内战,让人闷透了。

  爱菱:嗯,这点作者自己也承认失算了,如果在第十集尾端就让白起先生出关的话,进度就会比较快了,不过,这样一来会不会有很多东西来不及交代清楚呢?前面第六到第十集的时候,一直有读者反应步调太快了。

  华扁鹊:一千种人就有一千种不同的要求,逐一满足真的是很困难啊!

  爱菱:在战争的最后,师兄好像也变了不少呢,看他现在这样子,我好不习惯喔。

  华扁鹊:但是,不管是作男主角还是作领袖,这种气质是必须的。作者也说,他不擅长写好人,既然要主角光彩焕发,那……就只好把他变成像是李煜或是白起那样的怪人了。

  爱菱:在整场内战中,最光彩焕发的,一定就是白起先生了。为了把他塑造好,作者费了很多心思喔!

  华扁鹊:有什么心思?还不就是大量的作品引用……

  爱菱:不是啦:当初在设定人物的时候,作者就想写一个和莫问先生相反的人。莫问先生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天才,可是在天才面前,平凡人就没有出路吗?基于这个想法,于是创造出了白起先生。

  华扁鹊:还真是努力必胜论的热血老套啊……

  爱菱:从头到尾,白起先生的决心与毅力,还有他的个人魅力,真的是很迷人呢!

  华扁鹊:但也就是这个迷人的人,为了一己目的滥杀无辜,在稷下城里不管老弱妇孺还是什么人,全都给他辣手杀掉,这样的人值得赞赏吗?夸奖这种人,不怕看书的孩子学坏吗?

  爱菱:真……真是对不起,原来华姊姊对这种事是这么愤慨的吗?

  华扁鹊:不。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只不过在这种时候,需要有人说这种话而已。

  爱菱:算了,我们来说一下以后的走向吧!

  华扁鹊:雷因斯内战结束,之后就是北门天关的一场战斗了,以小天位方面来看,双方实力差距并不大。

  爱菱:可是,一但天草四郎先生加入,我们这边可没有人能挡得住啊!

  华扁鹊:我也是觉得没什么胜算,叫北门天关那边早点准备后事吧!

  爱菱:华姊姊你不要这样说嘛!嗯,如果能成功度过北门天关,接下来就是日本攻略战了。从目的来看,还真是一场不仁不义之战啊……

  华扁鹊:战争这种东西,不管用什么籍口,都是不仁不义的。

  爱菱:顺便也预告一下,当北门天关的战争,在二十一集结束时,风姿正传的第一部,也将告一段落,随着展开的是风姿正传第二部,我意天下篇。

  华扁鹊:要是手里有钱,自己又有闲的话,就来支持一下吧!

  爱菱:嗯……不知道该说什么,华姊姊,我们下次在座谈会再见吧!

  华扁鹊:没有下一次了!!!我是说真的……

  

第八章 雄者末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