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奇兵奇计

    

  身为一军主帅,但却在最重要的决战时刻不能与士兵同在,就算因此被大加指责也是没话好讲,虽然说正面临攻击的北门天关守军没什么人在乎此事,但感受到西方不住传来的肃杀军气,妮儿就忍不住开始责备自己。

  (我……我也很想去啊,只是现在被困住,根本就跑不了嘛!)

  尽管定义上有点问题,但妮儿现在确实是被困在此地,没法赶回北门天关。

  “宗次郎啊,姊姊现在有急事,可不可以先离开,等到事情办完了,再回来陪你玩呢?”

  “不要!”

  强硬而毫不妥协的口气,再次粉碎了妮儿的小小希望。

  因为知道今天大概会爆发战争,在这样的情形下,别说等待战事完结,要是直接死在战场上,那就永远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因此,妮儿一大早就溜了出去,到基格鲁与宗次郎话别。

  依照往常,妮儿带了一些小面点,看着宗次郎慢慢地把东西吃完,又帮他梳理了一下头发,就想要赶回北门天关,哪知道却被宗次郎拦住。

  相处以来的习惯,让妮儿很熟悉这几乎可以说是宗次郎招牌动作的搂抱。不发一言,冷不防地从后头一把抱紧腰部,整个人扑了过来,就像是某种藤蔓植物一样紧紧黏住,让宿主无法挣脱。

  “宗次郎,拜托啦,姊姊是真的有急事,你松开手,让姊姊先离开好吗?”

  “不要,如果一松手,姊姊就会跑掉,我可能再也看不到姊姊了。”

  对着那张依恋不舍的俊美脸庞,妮儿还真是不忍心将他用力推开,只是,当时间慢慢过去,晓得已经不能在这里多耗,想要推开宗次郎,赶去参战的时候,妮儿才惊讶地发现,那双紧紧抱在腰间的瘦小手臂,力气竟是大得异常,让自己无法将之扳开。

  自己是天生神力,宗次郎小小年纪,没可能力气比自己更大,最可能的理由,就是他运气而增加的力道,虽说早听说他有习武,但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有多强,却估不到他这样有力气。

  嗯,想起那天他用木棒痛殴那头蝙蝠猫的力道,就觉得乱恐怖的。除了力气,宗次郎的个性也大有问题,从那天的事情之后,自己就渐渐接触到他温和外表下的另一面。

  虽然平常一副很可爱很可爱的样子,但这孩子却有着与外表不符的激烈个性,这么说或许有点奇怪,但是妮儿注意到,宗次郎的情绪落差非常大,前一下子还是高兴,后一下立刻切换成愤怒、哀愁等不同的情绪,落差之大,简直就像是之前的情绪反应全不存在。

  当自己说些有趣笑话,他很快就露出了笑脸,前弯后仰地笑得十分开心,但当自己跟着说一些心里话,他也立刻露出忧愁的表情,像是很为了自己担心一样,几乎要落下眼泪。这些反应都没有表错情,但感觉就是很奇怪,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没错,可是也因为这样,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这么又哭又笑,情绪急遽变化,而且还非常认真。

  因为这样,妮儿感觉很不对劲,越是与这孩子相处,越是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怪异。她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把宗次郎当作是敌人,但却因此而多了两分戒心。

  原以为这样的戒心没有必要,但当与男孩水晶般澄澈的眼神一接触,她就对自己的先见之明暗自庆幸。

  “小姊姊,你要丢下我……一个人跑走了吗?”

  两手紧紧搂着妮儿腰部,男孩的表情显得无限依恋,像是一头舍不得母亲的小羊儿,任谁看了都会爱怜不忍,但正是因为妮儿与他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所以才会看见一些别人看不出来的东西。

  尽管表情还是那么可爱,但是那双眼神却似曾相识,妮儿不会忘记,上趟蝙蝠猫抓伤宗次郎手臂时,他也露出了同样的眼神,而在这样的眼神之后,他作出了什么事。那种保持着轻轻微笑的感觉,却把猫儿打得遍体伤痕的画面,从此让妮儿深深地在心中警惕着。

  (宗次郎是个好小孩,不过有些时候可能比恐怖份子更危险,讲话上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太得罪他……)

  正自烦恼,却苦无良计脱身,却看到那头被称作“小雷”的蝙蝠猫,趾高气昂地在前方走来走去,一双金黄色的眼瞳,很得意地瞥视过来,似乎在嘲弄说“死心吧,只要被这家伙一抱,没有人能跑掉的”。

  (开什么玩笑,连猫都可以笑我了吗?如果是打仗遇到强敌那还有话说,被一个小鬼给困在这里,这太丢脸了吧!)

  没法有什么动作,妮儿索性摆出一副笑脸,对着蝙蝠猫招手。宗次郎很重视这头坏脾气的蝙蝠怪猫,把它弄过来,分散宗次郎的注意力,自己就有机会可以开溜了。

  “小雷,过来这里,你可以坐在漂亮姊姊的大腿上喔……”

  妮儿本来就以自己的一双美腿而自傲,如果是诱惑源五郎,肯定他会像一条饿犬一样流着口水扑上来,但对于一头不具审美观的动物,妮儿就不是那么有自信。因此,当那头蝙蝠猫慢慢踱步靠近时,妮儿真是感到莫大的成就喜悦。

  (啊!即使是在猫儿眼中,美人依旧是无比灿烂。女性的美丽,就是这世上所有生物的共通价值观啊……)

  这个明显是自我陶醉的想法,不但欠缺证实,而且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妮儿方自欣喜,靠近身来的猫儿,忽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眼神中更出现了那种极度嗜血的凶戾之气,总算妮儿早一步察觉,两手急拍地面,整个人趁势急急后飞出去,势道之急,甚至还撞断一根树木,若非如此,她那截细致光滑的粉嫩大腿,绝对不只是一阵热辣辣的摩擦疼痛,而是被利爪勾出血淋淋的伤痕。

  “臭猫!动手这么歹毒!”

  逃过一劫,妮儿又急又气,刚刚想要过去教训这头不识好歹的畜生,腰间忽然一轻,宗次郎已经放开了手,闪电般一抓,将那正快速向外窜躲的猫儿抓回。

  “小雷,我以前告诉过你很多次,你这么粗鲁的做法,一点教养也没有,很不好喔……”

  声音说得轻语细气,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像是好友间的谆谆告诫,但衬着一声声骨头在巨大压力下即将迸裂的脆响,就让旁听的妮儿不寒而栗。

  (不正常。这两个家伙太不正常了,宗次郎的样子也很怪,好像不是在惩戒,而是又逮到可以虐待小猫的理由,所以才一副高兴的样子……)

  猫儿乌溜溜的皮毛上,开始渗出斑斑血渍,妮儿瞧得不忍,想要出声劝阻,转念一想,这头蝙蝠猫如此凶恶,活着也是伤人,还是早死早超生,而宗次郎现在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那头猫儿身上,无暇顾及自己,正是开溜的好时机。

  屏住呼吸,妮儿慢慢地后退,一步、两步、三步……退到适当距离后,略为吸一口气,正要施展天位力量破空而去,陡然听见一阵高速破风声,腰间一紧,跟着就是一股大力撞来,让她站不稳身子,连带后头扑来的人,一起滚倒在地。

  脑子有点昏,好不容易宁定下来后,发现一双细瘦手臂仅仅环抱住腰间,又再度给那打死不放手的男孩给缠上了。

  “小姊姊,你要去哪里?这样子一个人偷跑的动作,很不好喔……”

  说话的口气,眼神中反映出的神采,就像先前与小雷说话的那样,而腰间几乎形成痛楚的压力,让妮儿心中狂叫不妙。

  (不成,再这样下去,真的跑不掉了……)

  勉强镇定下来,妮儿道:“宗次郎,姊姊现在有事要忙,那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姊姊和你约定,只要事情一忙完,立刻回来看你,好不好?”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搂紧了双臂,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表情,看着那将要抛下他远去的无情女子。

  (你这个小恶魔,明明最恐怖的就是你,还敢装出一副完全无辜的样子,啊!

  你还把那头笨猫抓在手上,它都挣扎成这样子了,你……你难道完全没发现,被你掐在手里的那头臭猫已经快要断气了吗?)

  劝宗次郎把猫放下,险死还生的小雷并没有什么谢意,反而像是自尊受到伤害一样,恶狠狠地瞪了妮儿一眼。这点妮儿当然也不意外,那头怪猫简直是世上最不可理喻的生物,自己可不敢奢望会得到它的感谢,更不会再笨到把身体任何一部份靠近它。

  “小姊姊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如果让姊姊去了,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以后就没有人陪宗次郎了。”

  这话说得没错,但妮儿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差劲。论力量,还有反应,自己在战场中有足够的生存条件,所以她开始努力地劝服宗次郎。

  “姊姊看起来虽然不怎么样,但其实是很厉害的喔,嗯,就好像那边的那棵树,你看到了吗?我只要随便一掌,就可以把它打得稀巴烂喔。”

  好不容易哄得宗次郎放开了手,妮儿到预备发功的目标物前,随手一掌击在树干上,为了炫耀,她刻意运起天魔功,让整棵树由接触部位开始,迅速地被腐蚀、溃烂,顷刻间便片片碎裂在地。

  “看到了吧,宗次郎,小姊姊其实也是很……”

  话说到这里,便拖成了长长的尾音,妮儿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看着宗次郎伸出他白皙的小手掌,贴在旁边的一棵树上,紧跟着,那棵因为严冬而枝叶尽褪的枯树,快速地重生绿叶,从些许嫩芽开始,只是眨眼功夫,翠绿的叶子便繁密生长,推去积雪,让整棵树重新笼罩在一片生意盎然中。

  “这是什么功夫?是超能力吗?”

  闻所未闻,妮儿只是瞪大眼睛,怀疑自己看到的东西,而这绿意并不长久,因为当宗次郎把手一拿开,整棵树便立刻像是被强腐蚀性液体泼中一样,出现坑坑巴巴的凹洞,逐渐扩大,一如妮儿早先做过的那样,溃烂成片片碎枝。

  技巧上,两人可以说是不分高下,但宗次郎多了开头的那一段变化应用,这点就非妮儿所能及,而且看碎落在地上的木块,宗次郎的碎屑比妮儿更小,显然功力更深一筹。

  “小宗次郎,你……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

  惊讶的事还不只是如此,因为原本栖息在一旁的小雷,看到两人这样一番表演,似乎也被激起了好胜心,不甘示弱地靠近到另一株小树旁,两只猫爪“哔波哔波”地在上头抓弄几下。

  更让妮儿惊骇的事情发生。虽然速度不像妮儿、宗次郎那么快速,但那棵树确实是出现了皲裂、腐蚀的迹象,并在不久之后,碎裂成无数细小木屑,但与两人不同的是,这些木屑即使已经脱离树干本体,仍没有停止腐蚀程序,几下子就成了飘散在空中的细细木粉,被风一吹,转瞬间无影无踪。

  对于看到的东西极度震惊,妮儿差点就跪倒在地上。

  (呜……怎么会这样?我的天魔功,居然连一头蝙蝠怪猫都比不上,甚至可能还输给宗次郎……我、我的武功到底是练到哪里去了啊?)

  厌恶自己所感受到的无力感,妮儿甚至不敢抬起头来,耳边只听见宗次郎在耻笑小雷,因为尽管它有心卖弄,但小树的下半部全然无损,这点就暴露了它功力未纯,又急欲表现的肤浅心态。

  (不行,和这两个怪物在一起,早晚我会疯掉,要马上找机会开溜才行,我……)

  脑里才掠过这个主意,忽然听见宗次郎“咦”了一声,小雷也像是发现什么东西一样,与他一起往上方看去。

  妮儿抬头一看,只见数排鸿雁排成人字形,正由北门天关的方向,朝这边飞过来。

  “啊……季节到了,这些雁儿也要回家了吧,在这么冷的天里头飞行,辛苦它们了。”妮儿喃喃说着,看宗次郎和小雷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几队雁儿,好像有什么东西隐藏在那里头一样,沉吟道:“不过,是有点奇怪,这几天一直有雁儿飞来,往年也有这么多的雁儿从这里回去吗?”

  宗次郎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天上的鸿雁看,直到它们飞过正上方,片刻之后,宗次郎伸出手来,接住某样肉眼难以见到的东西,握在掌心。

  “宗次郎,怎么了吗?”

  不明白个中玄虚,妮儿不敢冒冒失失地打扰,而当宗次郎在片刻闭目后睁开眼睛,将手掌平平摊开,本来空无一物的掌心,现在却赫然多了一个三角形的折纸。

  褐黄色的纸,折成三角形的立方体,上头用红字写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图形,看起来很是有一种诡异莫名的感觉。而即使妮儿不清楚这东西是一种东方仙术系统内的法器,她也感觉得到,有一股力量波动,正透过这张符纸在运作,随着力量越来越强,符纸萦绕在一层氤氲紫光中,像是要引发什么后续效果。

  “这是……这到底是什么……”

  妮儿的问句还没说完,旁边的小雷却有了动作。在符纸的紫色光华焕发到最高时,它猛地扑跃了上来,一口就将符纸吞入口中,妮儿方要有所动作,却看见大量的鲜血,不住从小雷的嘴边溢了出来,惊人的出血量,绝对超过了一头猫的全身血量。

  接触到鲜血之后,小雷的一双猫瞳中,散着碧油油的绿光,像是因为再次饱尝生人血液,而感到雀跃的狂喜。眼瞳一瞪,背后翅膀一拍,就朝西方飞跃过去。

  “小雷,我不许你随便乱吃东西,你答应过我的!”

  宗次郎嚷了一声,随后追了过去,也当他开始全力奔驰,妮儿才再次惊于这孩子的实力,竟似不逊于己,而在力量运用上,甚至比自己更高一筹。

  一步、两步,当第三步跨出,宗次郎已经从妮儿身边掠过,速度更是陡然倍增,像是一枝离弦之箭,笔直地朝小雷去的方向追了过去。这样的速度,在看习惯源五郎九曜极速的妮儿眼中,并没有多稀奇,但在宗次郎从身边飙冲过去之后,一股强烈冲击波也随之飙起,势道之猛,妮儿不及防备之下,给迫退了一步,必须要提起功力,这样才站稳步子。

  “只……只跨出两步,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冲击波?”

  同样的事,妮儿自己虽然也能做到,但那绝对是在全力奔驰起码一里后的现象,要像这样短短两步之内,就把功力提运凝定,那可万万做不到。而当她再搜寻宗次郎的身影,只看到周围树林像是被飓风席卷过一样,残枝断树,原本被白雪覆盖的地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槽,笔直往前延伸出去,两旁则是堆起了一道高高的雪壁。

  “这……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啊……”

  “五色旗,以白千浪为首,分一半兵力,开始扫荡潜入城内的敌人!”

  没有等到攻击命令,众人却听见源五郎下达这样一条匪夷所思的指令。以北门天关的防守之严密,照理说不该有敌人潜伏进来,若真的有敌人潜入,又怎么会搞到现在才发现?

  但对这个指令,五色旗士兵并没有什么犹豫。对于源五郎的能力,他们绝对信任,而且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是既然指挥官下了命令,那么他们就全力去执行,战场上可不是问东问西的地方。

  “五色旗!所有单数编号的五色旗士兵,跟着我来!”

  没有多问半句,白千浪振臂一呼,受到点召的五色旗士兵立刻行动,跟着他赶赴城中重要防御地点。源五郎不会信口开河,为了肃清潜入进来的敌人,要动到一半的五色旗兵力,敌人一定非同小可,说不定就是天位高手,众人要有牺牲的准备。

  也当他们开始行动,源五即口中的潜在敌人,慢慢地在城中现形。约莫有个四、五千人,全数穿着黑衣,每一个看来都是无比壮硕,身材是常人的两倍高,几乎要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人类。

  这些人的现身极为怪异,事先毫无迹象可循,忽然出现在城内的各个角落,零零散散,没有聚合在一起,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潜入城内的。

  “这种进来的方法……空间转移吗?”

  “好像是吧,没有其他可能的解释了,原来除了我们和魔族,还有其他组织也掌握了这种技术啊。”

  “这也难怪,我们有魔导公会,他们的背后也有白鹿洞撑腰啊!或许是东方仙术那边有这样的技术吧!”

  “这么重要的事,事先一点预告都没有,如果老家主还在,情报部门全部应该切腹负责了。”

  一点都没有被眼前的变化吓到,五色旗的几个分队长立刻判断出与事实最接近的答案,并将麾下队员组织完毕。长年在恶魔岛上作战训练,有无数的突发状况,像这种对寻常军队高难度的随拆随组,对他们来说根本是家常便饭。

  敌人现身之后,并没有要与分散在各处的友方聚合,反而是立即开始破坏周遭。不使用任何武器辅助,赤手空拳,将四周触及的一切给捣毁,刚猛之至的拳威,看得五色旗皱起眉头。

  “不好应付啊!没想到会在大陆本土碰到这种具有魔族水平的敌人,白鹿洞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的?”

  “威力不弱,但一个个的动作活像僵尸跳舞,该不会是太研院本部弄出来的强化战士吧!”

  “什么话,论生体改造,太研院的强化僵尸……战士比这些家伙灵活多了,咱们可是恶魔的家族啊!”

  在众人从容不迫地交谈中,迎敌策略已经确定了。敌人的战术很明显,虽然成功潜入城内,但并没有聚合在一起的打算,而是各自开始破坏,换言之,只是藉由这样的破坏,让北门天关守军分散集中力,不能全神应付前方大军的敢死队而已。

  如果是一般的将领,一定会将各小队分派出去,分头阻挡各部分的敌人破坏,但在五色旗军官的眼中,这种做法只会犯上兵力分散的错误,以敌人的声势,士兵们单对单之下,未必能稳操胜卷。与魔族对战两千年,他们汲取的经验可不是一般军队比得上。

  “我们别的不行,工兵部队的重建速度可是一等一,什么设施都不用管了,家主会提供充裕的重建经费。”白千浪下令道:“将北门天关划分成十六个区域,所有兵力集中成四小队,重武装部队居前,开始扫荡敌人!注意重点,绝不能让半个敌人越过警戒线,骚扰源五郎大人的指挥。”

  “攻击!”

  源五郎一声令下,本来埋藏在地底的地雷,轰然一声引爆炸开。地面破裂,尘土翻天,大量泥沙夹杂着破碎血肉,笔直地炸成冲天高柱,向四面八方洒落。

  惨叫、哀嚎声并起,却没有掩住大军冲锋的杀伐声,地雷所造成的影响,比预期中更低,而源五郎立刻发现了原因,那显然是敌人也派出了特殊部队,到地底扫雷。

  (土遁术?花家士兵不可能做到这种事,白鹿洞也没有专门的道术部队,那么……果然是忍军吗?周公瑾是怎么和他们连络上的?)

  惊讶于自己的发现,源五郎向旁边下了几个命令,自己展开九曜极速,就往厮杀激烈中的战场奔去。既然敌人实力比预料中的更强,那就不能让天位战在城头上发生,所有的事,通通在战场上来个解决吧……

  

第四章 奇兵奇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