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天位混战

    

  北门天关内的第二战场,凶险程度并不会比城外好到哪里去,面对这群练有大地金刚身,肉体坚硬不坏,水火难伤的凶暴兽人们,纵然是五色旗这样的强大兵种,一时间也感到吃力。

  “真可恶,石家金刚堂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弄出来的?如果早一点完成的话,和麦第奇家的战争根本就不会落在下风啊!”

  “还好啦,最起码,这些兽人身上没有沾毒,不然如果像那些带毒的凶恶魔兽,我们可就真的要有牺牲准备了。”

  见过大场面的人,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如果换作是一般部队,早就给兽人们的凶猛气势吓到腿软,能够像他们一样在强敌之前谈笑风生的部队,当前风之大陆上确实不多见。

  “因为下一刻是生是死没人知道,如果不趁现在笑,说不定等一会儿就没得笑了。”

  不单是五色旗,这是曾在恶魔岛上居住过的人共同心声。只是,他们现在也很伤脑筋,本来顾忌兽人们的正面威力,五色旗刻意拉开距离,想靠远攻制胜,减少伤亡,不料兽人们似乎看透了这些,狂呼大叫,在催起大地金刚身的同时,身上根根竖起的坚硬体毛,纷纷离体飘射出去,虽然只是部分,但在刚猛内力催运之下,实不逊于钢弩铁箭,大量密集射来,这种常识外的攻击,让五色旗大吃苦头。

  “妈的,这样算是兽人吗?简直越来越像魔物了。”

  五色旗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呢?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面对众多出乎预期的突然变化,他们始终应变裕余,伤亡迄今仍不到十人。对着坚逾金石的兽毛针攻击,五色旗由功力较高、修习过防御咒文的魔法战士为首,张开由太研院所制作,与光剑同样原理的光盾,再以防御咒文附于其上,张开双重防护,将兽毛针全数拦下。

  “不中用的东西,只能做到挡下来而已吗?防御力还要再提升,如果敌人的攻击里头带有毒物,你们现在全部躺下了!”

  “我们只要现在还活着就好了吧……”

  “说得也对,不过,你居然敢和长官顶嘴,混帐东西!”

  以白千浪为首的五色旗军官,在指挥同时仍不忘叱喝属下,这样严厉的方式,却不会打击到整体士气,这是十分可贵的一点。

  当应付完体毛针的攻击,五色旗也要试着反攻,从接触到现在,他们的对敌策略稍嫌保守,不过只要把敌人的弱点和承受极限找出来,击破的方案很快就诞生了。

  迎着密集弹雨,兽人们前进的速度一再受阻,这些莫名其妙的金属弹,对他们颇具威胁,只得运起大地金刚身,以手臂护住双眼,一步一步地缓缓前进,突破敌人阵线。

  照这样下去,局势应该对他们有利的,因为只要一靠近那些没爪没牙的软弱人类,在体能上占先天优势的他们,很轻易就能获得胜利。

  只不过,人类那边的阵线也有了改变,本来他们都是把那堆黑黝黝的喷火铁管握在手上的,但现在却多了另一排人数少得多的队伍,单膝跪在拿铁管的队伍之后,人人肩上扛着一支不怎么起眼的粗管子,不晓得有何作用。

  随着人类的首领挥手下令,在那些呼啸而过的金属弹雨中,好像多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比之前的铁弹更大,但速度却减慢,扑面而来的风压也没有那么强,人类的愚笨脑子似乎不能理解重量会减慢速度,武器不一定是越大越好的道理。

  要顶住这种铁块的冲击,对于练有护身硬功的兽人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只见兽人们高吼狂啸,连串狠恶兽咆声中,他们一齐运起大地金刚身,要趁弹雨稍微稀疏的此刻,正面将这些铁块撞开,同时乘着这股威势,笔直杀得人类落花流水。

  一往无前的作战气魄,这当然不是一件可以拿来笑的事,但看在防御一方的人类眼中,除了可笑,实在找不到其他形容词。

  “无知……真是一种罪恶啊!”

  接着,会发生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轰!

  轰隆~~

  连串霹雳爆响,烟雾弥漫,黑色的浓烟朝四面八方散去,里头夹杂着浓厚的血腥味。鲜血在烈火中焚烧的腥臭味道,刺激着每个人的鼻端,众多以雷霆之势意图冲过来的兽人,大多数都在弹头爆开时,给炸得血肉馍糊,剩下的每一个几乎都不例外地被火焰焚身,在金黄色的火光中高声悲鸣,然后拖着残缺破碎的身躯,惨嚎着倒地。

  “哇哈哈哈,大地金刚身有什么了不起,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是人类统治世界了吧?”

  “最高领袖的指示,有备无患总是比较方便,虽然我们没有装配浑沌火弩,但是还是有配带火箭筒啊!”

  “太研院的至理名言:高科技,始终获得最后胜利。”

  “可惜光炮一类的兵器被太研院限制管理,不能带出恶魔岛,不然早把这些兽人汽化了。”

  “不过我还真是从没见过配合度那么高的敌人咧,一个个主动朝火箭弹冲过来,要不是他们这么自动,其实有几颗弹头本来是射偏了……”

  局面有些混乱,不过总体而言,是懂得使用武器的五色旗,战胜了赤手空拳的兽人。人类再次凭着狡狯的智慧,守住了万物之灵的名誉。

  当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那么简单省事,并非所有五色旗小队都装配有这样的强力武器,在没有火箭筒支援的地方,就必须展开肉搏战。比起种种太古魔道武器,这是他们更不想展露出来的一面。

  “收机枪,出光剑。光盾队向前,挡住敌人攻击!”

  在光盾队以浅金色的光盾,挡下所有兽毛针之后,收起机枪的五色旗士兵自他们身后跃出,掣开手中光剑,舞着白家家传杀剑,朝兽人们奔过去。

  兽人们怒吼着再次发射兽毛针,如此近距离之下,又没有修练大地金刚身,这些人类应该要立刻倒地毙命才是的。

  然而,五色旗士兵未等兽毛针射到,就立刻蹲了下来,手中蓝白色光剑急舞如盾,将兽毛针尽数格打弹开。只是,百密也有一疏,况且人人修为有别,并非每个士兵都有能力格打这些夹劲射出的金刚兽毛,只要是给射中的,身上立刻穿了一个杯口大的圆洞,血流如注。

  流血并不是没有代价,因为当他们将第二波兽毛针拦下,双方近距离相对时,第二波的五色旗士兵杀到,以不同方式出击。

  “压元功运劲,螺旋气弹,发射!”

  第二波出击的士兵,都是五色旗的压元功好手,他们操纵气压,将体内真气凝缩成丸,一齐射出。虽然射程没有兽毛针远,但在连番策略拉近两边距离后,兽人们便处于射程内的最大杀伤力位置,当这样的螺旋气弹密集发射,即使是练有大地金刚身,也是禁受不住,兽人们痛嚎溅血,受伤后退。

  “光剑队,杀敌!”

  没有浪费半点时间,本来蹲跪在地上以光剑挡兽毛针的第一波士兵,立刻挥剑攻上,即使是已经受创的伤兵,也毫不犹豫地拔剑上前,趁着兽人们金钢身露出破绽的短暂时刻内,蓝白色剑刃狠狠地刺穿敌人伤口,让兽人们在不甘与悔恨的吼声中,巨硕身躯轰然倒地。

  以这样的策略,五色旗逐渐歼灭着侵入城中的兽人部队,看似占上风的他们,其实却并不好受,因为仍有兽人以不知名的方式被转移送进来,而源五郎又以天心心语向白千浪送来新的任务。

  “大家听好,妮儿小姐和源五郎先生正在和强敌奋战,一时间抽不出手来,但是现在有一批新敌人,正在协助花家进攻,除了扫除地雷之外,估计他们有能力潜入城墙之下,如果被他们破除了结界法阵,相信我们会十分不利。”

  白千浪顿了顿,道:“这批新敌人,估计就是前些日子常常在北海之上,拦截当家主货物,害得世家损失惨重的倭人,对于这群日本鬼子,我们立刻就要他们知道厉害!”

  这番命令立刻有了回应,只是虽然人人应诺,但谁也都知道,除非先把这群敌人摆平,不然也没有余力回去顾及前边的战局。

  局面看似一时间难以有个结果,却在不久之后有了改变。造成情势变化的起因,一开始并没有被人发现,因为在混乱的此刻,完全没有人去留意朝基格鲁那个方向是否有异变。

  其实,即使有专人监视,恐怕也难以发现那一抹体积虽小,奔驰起来却疾逾快马的黑影,以惊人的高速,在顷刻间翻越山岭,朝这边逼近过来。当它逼临城下,似乎注意到了城墙的异常,却也没有停步的打算,低鸣一声,就往城墙攀爬上去,四爪齐动,加上背后翅膀助力,眨眼功夭就到了城头,轻轻一翻一跃,一下翻滚,就给它这么进入了北门天关。

  从无人的城头静静地往下望去,尽管混乱的场面难辨敌我,但它仍是立刻找出了自己的目标。凝望着那些僵尸般迟钝的东西,小雷深沉的墨色猫瞳,渐渐产生了变化,除了散发出一股对生人血肉的高度渴望外,猫瞳亦开始变色,从原本的黑暗如墨,逐渐转换成彻底的金黄色。

  “喵呜……”

  仍无法发出有意义的声音,但却听得出来,它显而易见的喜悦。这次被重创之后,又落入另一个麻烦的宿敌手中,没有大肆吸食生物血肉精华,回复自身原形的机会,现在不但遇到大批猎物,而且还是修练过武术的改造兽人,对自身的助益远远高过其他。

  又是一声细微的猫鸣,如果听在旁人耳里,或许会以为这头纤细可爱的小猫在发声撒娇,但只要看到它现在做的事,绝不会有人相信这头比恶鬼更凶猛的恶兽,只是一只小小的蝙蝠猫。

  从城头跃下,翅膀鼓劲一拍,轻而易举地安全降落,之后,它在几条街道间迅速奔走,找寻那肉眼难辨的缩小符纸,舌头一舔,直接就咬入口中。

  符纸的发光,代表又有一头兽人要藉此传送过来,专挑发光符纸吞咬的它,则开始进行消化。不是靠胃,是靠勉力凝运起来的天魔功,只听得惨叫声起,那些可怜的牺牲品已经整个被它吸蚀完毕。

  最初的百余个,因为效果不完全,吸蚀劲道来不及将全副巨体消化,所以还有大量鲜血溢出嘴端,但随着体力渐渐回复,吸蚀劲道增强,当它能把牺牲品吸蚀殆尽,却没有半滴鲜血溢出嘴端,小雷就开始转移目标。

  吸蚀生物血肉,是补充自身元气的重要过程,但是将血肉、骨头硬生生地撕扯开来,享受那种碎裂的声音,以猎物濒死前恐惧、求饶的情绪为乐,这样却会让它感到一种精神上的饱足,也因此,当它回复了狩猎的能力,这头蝙蝠猫便放弃了寻找符纸,而将目标转移到正四下攻击破坏的兽人身上。

  比那些虎头、豹头兽人更敏捷的速度,小雷一下翻滚跃起,落在兽人们肩头,迅雷不及掩耳间,就往他们颈项咬去。即便是枪弹亦难以损及的坚硬肌肉、皮甲,却在这小小猫齿的噬咬下,显得不堪一击,大量黑血喷洒而出,跟着就汽化作漆墨般的黑色浓烟,整具金钢也似的壮硕身躯,眨眼间便给吸蚀成活骷髅一般。

  事情发生得迅捷无伦,尽管侵入城内的兽人们,已经开始大量地被削减数目,但浓烟、火焰流窜四处,一时间并没有人发现这些异变。

  城内城外,陷入各自的混战中,无论要评判哪方占优势,都还嫌太早了些。

  就团体战的方面来说,双方互有高低,在彼此奇谋尽出的情形下,不管是哪一方都在胜利之路挣扎前进。

  目前指挥花家大军攻势的,是身在大后方的花天邪。从一开始,他就固执地不肯释出指挥权,然而,以个人而言,他也有胜任一名中级指挥者的才干,配合公瑾已经预定好的战术,他的指挥没有任何失职之处。

  公瑾并不敢低估五色旗的能耐,早在九州大战时,就已经被誉为人类的最强兵种,又尽得白家太古魔道的先进设备,虽然五色旗中最强的魔法炮兵团并未驾临北门天关,却也已经是极其具威胁性的强敌。

  只是,两千年来,白鹿洞也没有荒废时间。众多长老们在陆游的授意下,着意钻研东方仙术的应用技巧,像这样的空间转移术活,就是其中成就之一。以符印为媒介,将符纸缩小之后附于鸿雁身上,当它们飞过北门天关时,缩小的符纸便会洒落,成为使用空间转移之术的辨识座标。

  北门天关重修之后,以雷因斯在魔法文明上的发展,就是加入什么结界法阵的设计也不足为奇,也就是因为顾虑到这一点,公瑾才特别看重由内部破坏的战法。但这战术未经过实战测验,如果传送失败,可能还没上场就已人间蒸发,即使成功,要在五色旗的严密防卫下制造破坏,送进城去的精锐部队,也必须是千中选一的武学好手。

  要达成这种任务,单凭第二集团军的力量并不足够,必须要动员当前白鹿洞的菁英好手,然而此举牵涉太大,若是失败,目前白鹿洞的年轻菁英将为之一空,非百年时光不能弥补。这样的代价,公瑾自然是顾忌良多,一直由他便宜行事的师尊陆游,也不可能对此默不作声。

  不便使用白鹿洞好手,公瑾曾将人选目标移至龙族。倘使由龙族好手担任突击队,胜算绝对大为增加,但却因为紫钰的明智抉择,令得公瑾打消主意,最后,却是主动前来商议合作的石崇,派出世家中金刚堂的改造战士,来担任这项高危险任务。

  照常理判断,这一支潜入部队的命运,几乎是必死无疑。石崇不可能不晓得这一点,却毫无保留地派出金刚堂高手,慷慨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琢磨不透他企图的公瑾,为了要增加己方应变筹码,所以才出动紫钰压阵。

  这一点,在紫钰亲身来到花家阵中,看着那批道术部队,还有活像大批僵尸聚在一起的金刚堂高手时,她已经完全明白了。

  二师兄的思虑既周详且缜密,之前她虽然知道会使用空间转移的术法为主要战术,却没有想到师兄竟能在这战术的最关节处,找到如此适任的执行部队,然而,为了赢得这场战事,居然要和石家联手,这代价是否划得来,就非常难说了。

  与二师兄相同,对于石崇会主动要求合作一事,紫钰也感到很不对劲,却偏生也无法确定石崇究竟有何图谋。虽然她长于兵学,但是在阴谋计策上钩心斗角却非她所能。看着那一队队的改造战士,在白鹿洞道术部队的施法配合下传入北门天关,她想不通石崇为何能毫不在意地让手上这张王牌曝光?数千人的改造部队,他能这样随意舍弃,手上实力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了?

  花天邪的反应也很奇怪,照理说,石家与花家素来不睦,以这人的倨傲个性,看到石家金刚堂部队忽然出现在此,应该会发怒如狂才对。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眉头一皱,就不再多所言语,这点实在是很奇怪,而在他把指挥权完全把持住的情形下,自己能做的其实并不多。

  本来自己也曾想要主动请缨,亲身担任传送入北门天关的特殊部队指挥者,但是这个传送术法的成功度只有八成,而且随着施术者的体力损耗而减低,有两成的改造部队就这样失落在时空缝隙,就此人间蒸发了。

  结果,在万般没得选择下,自己只好提起朱枪,实际对战上这名自己不愿意与他为敌的男子。

  “上次如果没有师兄您的帮助,我族族人就会承受重大的伤亡,这点始终没有机会向您道谢,真是惭愧。”

  当初与天草四郎敌对时,若非源五郎出手,与紫钰同行的龙族人早就死个干净,为了此事,紫钰自觉欠他良多,现在又要和他动手,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不用客气,如果师妹真的肯赏脸,就……就请让到一旁,我并没有什么时间与你交手啊!”

  源五郎本来想对她开点玩笑的,但是脸上那一脚到现在还痛着,倘使再对眼前的美人胡说八道,气得妮儿丢下战斗冲过来再补一脚,那可真是吃不消。

  “事已至此,多言无益,请师兄小心,我得罪了。”

  枪尖晃动,荡出无数朱枪幻影,紫钰手腕一振,既狠且疾的一记攻击,就朝源五郎刺去。

  (真是麻烦,就不能让别人来替我一下吗?如果那头猴子在这里就好了,最起码也是两个有兵器的对砍,好过我这边空手入白刃……)

  心中抱怨连连,源五郎却也没法可想,以九曜极速闪过枪尖。事实上,这样的对战安排,确实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妮儿的天魔功,对于各类毒素都有防护效果,郝可莲的毒功碰上她效果大减,而适才一现而逝的碧火,似乎她也没有打算再次使用,仅是以毒功配合天位力量,与妮儿对战,被天魔功逼至下风,看来只要妮儿小心敌人的阴谋,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自己这边的情形,就有点不太妙,紫钰好像打着拖延战术的主意,一招一式,朱枪威力内蕴不吐,使的不是焚城枪,而是传于白鹿洞三十六绝技之一的“回风柳枪”,取其曲柔变幻之意,虽非什么强横枪术,却是极具韧性、破绽甚少的一门枪术,凭着紫钰的实力,蓄意使用这种不胜不败的缠人战术,确实让源五郎疲于应付。

  (这样拖下去可不行,让那个花残缺闯进去,我方伤亡惨重,这一仗可就输了,说不得,用九曜极速先把她甩脱,赶去解决花残缺吧!)

  使用九曜极速的顶关身法,是可以甩脱紫钰的,但是当源五郎打算将这主意付诸实现时,紫钰却忽地一笑,撤枪后退,枪尖指向正在激战中的妮儿背后,散发出无匹锐气,跟着又散去这股锐气,重新挺抢来战。

  紫钰的意思很明白,虽然她追不上九曜极速,但只要源五郎一走,她绝不会笨得去追,而是立刻掉头,与郝可莲联手将妮儿先解决。没有了人情顾虑,她可以尽量放手施为,妮儿虽然不弱,但在她与郝可莲全力夹杀下,相信不会有什么好收场。

  对于这个威胁无计可施,源五郎唯有放弃先行遁走的计划,继续和紫钰打泥沼战。

  (真是的……打起天位战,我们这边就是人手不够啊,稷下那边到底在干什么?随便派几个人来都好啊,还有那个白家老大,这么喜欢作战的话,为什么现在不出来动手?这里正需要人啊!)

  对于自己的处境无能为力,源五郎在闪躲朱枪之余,绞尽脑汁,开始想着突破这窘境的方法……

  在北门天关的一场大混战中,所有天位高手都忙于自己的战场,即使是源五郎,在分身乏术下,也无法兼顾全局,然而,却还是有人以冷静的眼光,注意着战场内的每一分变化。

  倘使周公瑾在场,这样的角色非他莫属,但将目光在数对天位高手中游移的他,却是一个众高手未曾放在心上的小角色,花字世家主人,花天邪。

  对部属们下达种种战术命令,在花天邪毫无表情的面孔下,心情正无比地激荡,一下热切难耐,一下又强烈地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该这样做?真的要这样做?

  当日隐先生所说的计策,在他脑中不住盘旋,一字一句都深深嵌入心头,要成大事,就不能心慈手软,多所顾忌。

  但是……

  不自觉地,花天邪握紧了双拳,紧握的程度,让指甲将掌心划出血来,在天位战与群体战争激烈进行的同时,他心中的挣扎,也殊不亚于周围的任何一场战局。

  

第六章 天位混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