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亮 (二)

    “克新少爷。”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门口,看样子,是来通知克新去参加会议的吧。

  克新与若苹窘得满脸通红,有点舍不得的放开彼此,整理有点皱乱的衣衫。

  “抓到了内奸,是凶嫌的助手。”通报的村人冷冷的说着,“若苹小姐也可以一起去看看。”

  不用特别敏感,若苹可以明显察觉到,对方语气中,强烈的轻视与不屑,这让她非常不安,嗅到了一种危险的气味。

  集会的地点,在村子南边的议事厅,样子很简陋,却是全村重大集会的地方,要是依照一般的规矩,以若苹的身分与年龄,是不可以进入的,此次让她前来,定有重大事故,这点,克新很清楚。

  进了厅堂,有数人已在厅中等待,脸色凝重,是村里面几位年高位重的长者,而地上,一个人神情萎靡,双手被缚地躺着。

  “丽雅小姐。”

  “姊姊!”看清了俘虏的面孔,若苹失声道。

  急忙飞奔到姊姊身边,把她扶起,看到姊姊狼狈的样子,如苹急得掉下眼泪,“怎么会这个样子,姊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丽雅小姐是内奸,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弄错了?”面对一众长者,克新不敢造次,但亦勇敢地提出询问。

  “不会有错,虽然,我们也很不愿意相信..”村长摇了摇半白的头发,缓缓道:“杰德,你把你看到的东西,当着大家的面,再说一次。”

  “是的。村长。”适才把克新与若苹带来的村人点头道。他开始述说他今天早上看到的东西。

  依照他的说法,他因为要多赚一点钱,所以,今天特别提早到后山捡柴,当天快要亮的前一刻,他发现了一道黑影,以惊人的高速,向西方移动,速度之快,几乎令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山精鬼怪。

  想起了村子里近来的怪事,他勉强压下了心底的恐惧,朝黑影消失的方向,一路追踪过去,最后,停驻在一个山洞之前。他小心翼翼,不发出一点声音,蹑近了山洞,探头一观。看清了里面的情景,只惊得差点失声叫出。

  女孩双手不停地挥舞,就像一名将溺死之人,努力地想要抓住什么,骇人的异变发生了,女孩原本晶莹的肌肤,开始逐渐枯黄,成了一层乾瘪的皱皮,这样的变化,在全身各处出现,最后,狂挥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少女两眼暴瞪,凄惨地死去。

  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他差点吓得昏过去,刚想趁着脚还能动的时候,溜回去报讯,一个声音响起。

  “你要造孽到什么时候?”

  声音依稀有些耳熟,定睛一看,赫然是平日,素为大家仰慕在心的丽雅。

  “利用这些无辜女孩来疗伤,你的伤势应该好了九成,两日后,当你功成,就马上离开这个村子,不要再来骚扰我。”

  “兄妹俩十二年不见,作哥哥的前来探访,怎能说是骚扰呢?”黑衣人乾笑两声,将脚下女孩的尸身,踢个老远。

  丽雅仰着头,眼眶中隐现泪光,忍着屈辱。

  “啊..”没有任何前戏,强烈的疼痛,让丽雅叫出声来。

  “嘿..别故意装出一脸清高样子,你帮我行功,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这种杀人得来的功力,我不想要。”

  “嘿!看来这十二年中,并没有别的男人,真是可惜!”黑衣人喘息道。“对了,你身边的那个丫头,样子倒是不坏,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母亲一样。”

  “啊..她是我捡来的弃婴,你别要乱来..啊..”拼命隐藏的事实,终于被提及,丽雅心虚地接应着。

  “哈!你全身上下,有几根毛我都知道,这种谎话,瞒的过我吗?”“妹妹,咱们当年生的那个孩子,你藏到哪里去了?”

  最深的秘密被揭发,丽雅只觉得全部的牺牲,颓丧地趴倒在地。旁观的村民,吓得傻了眼,此刻,他亦知是该离去的时候了,要是等眼前的这对男女完事,发现了他的行迹,立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半奔半爬地回到了村子,纠合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带妥家伙,将踏进村子的丽雅先行捕获,送至议事厅查问,再准备突袭黑衣怪人。

  “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应该尽快把他们处刑,以绝后患。”

  村人恨恨道,他有一个堂妹,是第三天的牺牲者。

  “姊姊..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他们说的是谎话对不对?你说说话啊.。”若苹惊慌地掉着眼泪,受到这么大的冲击,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化作碎片,一片片地散落满地。

  “若苹,我对不起你,你要原谅..”话到嘴边,看到若苹惊恐不已的眼神,丽雅知道了答案,女儿不肯认她。

  “是啊!母女俩都是祸水,小小年纪,就会引男人..”“还能有什么好东西..”“恶魔..这一定是恶魔的种..”“这关恶魔什么事..”“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啪啪(拍掌声)我就是怪叔叔。”

  “给我滚出去..@%&$*..”周围左右鄙视的眼光,犹似一柄柄利剑,刺在若苹身上,明明昨天还是和蔼的叔叔伯伯们,现在却用鄙夷与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彷佛自己是一件肮脏到不得了的东西,若苹刹那间,天旋地转。

  “骗人..骗人..你们都是大骗子..”若苹哭喊着,一转身,奔出了议事厅。

  有几个村人想要拦阻,却因为克新的脸色而作罢。毕竟,还是对付主凶比较重要。若苹没命地奔跑着,整个脑袋乱烘烘地,适才的画面,一幕幕,在脑里不住重映。

  “孽种..”“贱货..”“恶魔之子..”一如最恶毒的诅咒,不住在耳畔回响,若苹只想迅速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避开这些事。跑出了村子,跑到了平日休憩的树林,她躲进了一个隐密的树洞,开始舔着深深的伤口。

  这个森林,是最喜爱的地方。苍郁的树木,浓密的枝叶,会令一般人为之却步,但对若苹而言,每一涉足于此,就好像回到了幼时的摇篮。静静地聆听,松涛拍干,鸟雀啾鸣;流过的小溪,水声潺潺,是最能洗涤心灵的地方,置身于斯,彷佛可以听到精灵们的低语。

  平常,若苹总在这里睡过头,等到夕阳时分,焦急的丽雅姊姊,会踩着细碎的步子,到这里来寻找妹妹的影子,柔声的呼唤,比森林里任何一种鸟类,更悦耳动听,这是若苹最温馨的记忆,可是..可是..思绪流转,若苹想起了很多旧事。有年节庆,全村唯独若苹没钱添购新衣,丽雅心疼妹妹,特地赊了布料给她做衣衫;某次生病,丽雅背着高烧的若苹,在大雪夜里,翻过山去找大夫。

  多少个晚上,温柔地说着床边故事;当醒来的第一眼,就是丽雅和煦的笑容,“起来吃早餐罗!要小心,不要着凉了。”

  无数温暖的回忆,她一直认为,姊姊是世界上,自己最亲近,也是最敬爱的人,这个事实,不会因任何的时空而改变,但是,再怎么样,也想不到,姊姊竟然会变成妈妈。

  没错,打从有记忆开始,若苹就盼望,自己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有个妈妈,可是,为什么上天会以这种方式,实现自己的愿望呢?

  “云开水映月澄弦,清辉照檐前,红烛点点,竹筝浅浅,弄儿寒窗前。心心相连一条线,圈成一个圆,圈里有圈,圈里有缘,你是我的甜。”

  这是若苹小时候,丽雅每晚的摇篮曲,那时候,年纪太小,只是听着歌睡,却不明白歌词的意思。

  弄儿,弄儿。细细咀嚼,才明白词中深意,原来姊姊是将所有的思念,女儿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的痛楚,寄托在这首儿歌中。

  凉风吹拂着肌肤,周围的气温变得凉飕飕的,树洞外,夜枭的声音,开始低鸣。

  “大概是晚上了吧!”若苹的思绪冷静了下来,可是,问题仍然是存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何种表情,去面对丽雅,那个多年以来,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姊姊,或着说,她的亲生母亲。

  突然,一阵沙沙的声音,由远而近,慢慢响起,有人靠近这里了。

  “姊姊!”若苹欣喜不已,习惯性地奔出洞外,寻找丽雅的身影,随即黯然想到,那尚未解决的问题。

  “小……姑……娘……”一只手抓住了若苹的脚踝,若苹大惊失色,“是山精?还是鬼魅?”不及细想,举脚用力地往下连踩。

  一阵长长的惨叫声,响遍树林,待得若苹镇定下来,才看清抓住自己的,是一个满身褴褛的年轻旅人,正是七日前巧遇的流浪诗人,奇诺,而倒楣的他,已经被自己踩得昏了过去。

  “啊!好吃,真是太好吃了,迷路了好几天,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

  生了团火,两人席地而坐,奇诺靠若苹随身带着的小餐包,饱餐一顿。这个糊涂诗人,似乎从七天前起,就在森林里迷了路,受困于其中,直至今日。“你身边的那头驴子呢?”

  “喔!它啊!大概是看不起我这个主人,六天前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你还真的是有够拙了。”

  看着他逗趣的表情,原本郁闷难解的心情,竟渐渐舒缓起来,这个变化,令若苹感到不可思议。

  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人,虽然头脸上满是泥尘,样子很狼狈,但只要看着他的动作,就有一种爽朗的感觉,彷佛夏日的凉风,轻轻地吹走所有的阴霾。

  若苹突然有种感觉,在以往的传说中,吟游诗人的行列里,有许多不平凡的人士,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也是位风尘异人呢?他,能不能够替自己,解开心底的疑惑呢?

  “有美貌的小姐对我注目,真是令我感到荣幸,不过,我们的年龄差距,似乎嫌大了点啊。”奇诺笑着,对若苹眨了眨眼。

  “年龄差距?你今年几岁?”

  “有时候,男士的年龄,也是种秘密,总而言之,我比你大就是了。”

  “到底大几岁啦!”

  总之比你大就是了!]

  这段回答,并不特殊,只是,奇诺的嘴角,一直挂着抹神秘的微笑,彷佛答案里,有某种特殊的意义,这点,让若苹觉得很难以忍受,好像自己被当成个未解人事的稚气孩子。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到很多年以后,若苹才由香姬的口中辗转得知,而当时,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笑容背后的意义。

  “谢谢你的招待,那么,要我再唱首歌,来当作谢礼吗?”

  “才不要呢!你的歌一定很难听。”

  “那可就伤脑筋了,我的故事,你都已经听过了啊!”

  “我……我有个问题,想找个人谈一谈。”躁红了脸,如苹勉强提起了仅有的勇气,道出了今天一整天的经历。

  其中有些片段,若苹羞愧得无法说下去,但不管听到的是什么,也不管是多使人震惊,甚至唾骂的内容,奇诺的表情,从头到尾,没有半点改变,始终如一,只是很温和地浅笑着,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孩子,拾起了一片树叶般的自然。

  这给了若苹说下去的勇气,几经停顿,奇诺并没有打断,让若苹自己说完故事。当柴火添到第二轮的时候,若苹说完了。

  “奇诺哥哥,你会觉得我很肮脏吗?”

  “不会啊!”

  “你骗人……村子里的人……”讲着讲着,若苹激动的哭了起来,“你表面上这样说,心底一定也和那些人一样想。”

  “在我心底,你还是跟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是个纯洁无瑕的好女孩。”奇诺笑道,轻拍着若苹因啜泣而颤抖的背部,“小女孩,有件事,我希望你好好记住,如果说今天你有什么错,那绝对不会是你的出身。”

  “每个人都是为了获得幸福,而来到这个世间的。评断一个人功过与否,是看他后天的作为,而不是他的出身。”

  “可是……村子里的人……”“一个人活着,就要坚强。你绝对不必为了他人的眼光,而感到自卑。”奇诺道。“等到你长大,就会发现,人是最善变,也是最善忘的生物。”

  深锁的娥眉,有了舒开的迹象,但阴郁的神情,却未有好转,奇诺知道,这个小病人,还有未解决的疑难。

  “若苹,你恨你姊姊吗?”

  “没有。怎么会……只是……只是……”受到这突然的一问,若苹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对于丽雅,若苹无法抱有丝毫怀恨之心,然而,对于她的种种,却难以轻易释怀。那是一种哀怜、愤怒、不值,与亲情的综合体。

  “遥远东方的绢之国有句古老的童言,他们唱;他们说,生的站一边,养的恩情大过天。”(哎,咱们中国有这句谚语吗?Fire)

  流畅的琴声,在深寂的树林里,倾泻了一地。当优美的音色,顺风穿过树梢时,原本忙着啃树果的松鼠,都停下动作,四处张望,找寻着声音的来源。若苹聆听着,那来自异国的童谣,朴拙的旋律,却另有种进入人心的特质,让她为之呆然,更重要的,是那看似简单的歌词,当若苹听到“养的恩情大过天”的时候,不禁一愣,跟着,一滴眼泪,缓缓地落下。

  “女孩,不管你怎么想,有份情你不能不记着,那就是把你扶养到今天的人。”奇诺柔声道。“或许,你对你姊姊有些误会,她对你的感情中,一定有最真实的东西吧!”

  “真实的东西……?”

  “是的。我相信,你的到来,决不是一夕风流的产物,而是一个女人最深的祝福,当你要有所决定之前,是不是应该与她谈谈,听听别的声音呢?”

  若苹听到这里,站起身来,小小的脸蛋上,有了坚定而深刻的表情,适才的那些话,确实为她在一片黑暗中,照出了一条明路。

  “谢谢大哥哥,你给了我很多的勇气。”

  “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会找到它的。”若苹笑道,语笑嫣然。“大哥哥也要好好找到自己的方向,别再迷路了。”

  “知道了啦!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奇诺报以一笑。“那么,我们就为充满勇气的女孩,弹首曲子吧。”

  音符再次飞扬在树林中,若苹带着勇气,奔回村子,她要找丽雅谈谈,勇敢面对她的姊姊,或是……母亲。

  一路飞奔回村中,若苹的心里,全然没想到势必要面对的许多困难,只想着要如何面对丽雅,也因为如此,她没有发现身边的异状。

  虽说是深夜,但自她踏足于村口的那一刻起,整个村子,完全感觉不到半点人气,静悄悄的,就如一座死城。

  若苹奔向议事厅,途中,没有遇到半点阻拦,当然也没看到半个人。

  到了议事厅,见到大门虚掩,一种不吉祥的预感,占据了如平的心里。

  蓦地,一个物体撞门而出,被掷出厅外,险些撞上若苹。

  若苹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具人体,她认得这是村口邻家的小女儿,妮丝。

  若苹忍住惊叫,只见妮丝口吐白沫,痉挛一阵后,头无力的垂下,登时气绝。

  “臭老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率人偷袭于我,我今日杀光了你们全村的男人,再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这个腔调,让若苹吓得魂飞魄散,冰冷而低沈,正是那日萨达卡的声音。探头向里张望,议事厅里的景象,几乎让若苹昏死过去。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副人间地狱,全村一百八十三个男性的人头,被丢弃在厅里的一角,其中不乏老弱孩童,个个瞠目圆瞪,鲜血淋漓,一骨刺鼻的血腥味,中人欲呕。

  萨达卡依旧是一身黑袍,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显是伤势尽愈。他的脚边,村长的人头被踩在鞋底,爆突的眼底,满是惊恐的神色。

  村长的独女,巧鹃,倒在大厅里,看情形,虽然没死,但看她通红的眼睛,与口角一直渗出的唾沫,显然已遭到了萨达卡的凌辱。

  最教若苹瞠目欲裂的,是看到了姊姊丽雅。她一丝不挂,躺靠在厅角的柱子上,水灵灵的眼瞳里,茫然无神,彷佛失去了焦距。

  忽然,若苹发现厅内左首的布幕一动。

  “里面有人。”

  不知道是什么人隐藏在厅中,若苹希望对方是自己的夥伴,更希望他的行踪不要被发现。

  正在这时,萨达卡提小鸡般的抓起地上的巧鹃。

  “能被我吸乾,是你的福气。”低下头,一对尖牙隐现,萨达卡张口噬下。

  “去死吧!”幕掀动,一人手持短剑,电光石火般,自萨达卡背后扎下。

  “克新。”看清了对方的面孔,若苹失声叫出。

  若苹离去后,克新随即四处找寻,也因此,当村里组成自卫队,擒补萨达卡,遭到彻底屠杀时,得以幸免于难。

  他躲在厅里,悲愤难当,却又自知无法胜过敌人,不能无谓牺牲,等候多时,见到姊姊即将遇害,再也忍受不住,挺剑而出,只盼图个侥幸,一举毙敌。

  眼见短剑刺中萨达卡,克新不由得大喜,但是,这份喜悦并没有能够维持。

  短剑穿过了萨达卡,准确的刺进巧鹃的小腹,直没至柄。

  利刃入腹,巧鹃两腿一蹬,登时毙命。

  克新知道中了敌人幻术,误杀了姊姊,伤心的泪流满面。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几枝飞针电射而来,克新侧身闪躲,却不料几枝飞针的准头甚差,全射在地上。

  金针钉住了克新的影子,而后,克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

  “你躲在厅里,以为我不知道吗?想不到你如此狠心,连自己的姊姊也下的了手。”

  一道黑影,自虚空中幻出,冉冉现身,正是萨达卡。

  “门口的小娘皮,你还想躲吗?”

  若苹大吃一惊,正欲躲避,却不料象是被看不见的手抓了起来,锁住她的的四肢,扛入大厅。

  将若苹以定影之法,定在厅里,萨达卡转过头来,看着另一个小俘虏,脸上流露的神情,一如捉到老鼠的猫。

  “你的勇气不差,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要杀就杀,何必多说。”克新怒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萨达卡狞笑声中,招风为刃,对克新举手挥下。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若苹睁眼欲观,恰巧一蓬鲜血,喷在她的脸蛋上。

  隐约看见了眼前的景物,人间地狱般的景象,深深印入脑海,若苹当场昏了过去。

月亮 (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