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亮 (三)

    “滴答……滴答……”冰凉的液体,滴在若苹的脸颊上,她醒了过来,第一个感觉,就是扑鼻而来,浓厚的血腥味。

  “啊……。!”睁开眼睛,看清了前方的事物,难以想像的恐怖镜头,若苹开始呕吐。

  在她的正前方,克新的尸体,“大字形”被钉在土墙上,死状极惨,内脏清晰可见,已被开膛剖腹,两腿深处,是一个大血洞,竟是惨被阉割。

  若苹不住狂呕,她还记得适才看到的眼神,悲怒交加,却还有一丝的不舍。不舍,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莫非,是在为她担心,而深深牵挂。

  “克新……克新……是我害了你……”若苹簌簌泪下,想起枕畔的花香,精巧的荷包,念物思人,悲痛的难以自己。

  “这小子,给我阉了,小甥女,高不高兴啊!”

  听到这个声音,提醒了若苹,苦难尚未过去,转过头来,眼前的的景物,使她为之目眩。

  姊姊丽雅,双手反缚在背后,跪在萨达卡的身前,当其仰起身子来的时候,浑身性感的颤抖。

  “小甥女,过来看看你是怎样诞生的。”萨达卡心生一念,念动咒文,把若苹摄来。

  抓住若苹的颈项,将之往下压按。

  “喔……唔……”若苹紧闭着眼睛,不敢目睹,萨达卡手上用力,若苹痛叫出声。

  “不要!”若苹挣扎着,一口唾沫,吐在萨达卡脸上。

  “该死的贱货!”萨达卡勃然大怒,左掌一扬,便要打在若苹脸上。以他功力,盛怒下出手,立刻就是筋折骨断的下场。

  “不要伤她。”丽雅心急如焚,连忙挣扎起身子,挡在若苹身前。

  萨达卡似乎想起某事,脸上的表情,和缓下来,扬起的手掌,又放了下去。

  “伤她?我怎么舍得伤她?”萨达卡狞笑道。“你们母女俩,是我培育魔种的最佳母胎,老子冒着九死一生的大险,从龙翔山盗来龙血,就是为了等今天,怎会笨得让自己血本无归。”

  乍闻此语,只惊得丽雅魂飞魄散,她近日来腹中常传剧痛,知道萨达卡有对己施以邪术,却万万想不到,萨达卡是将龙血植入子宫之中,育孕魔种。

  大陆之上,虽然罕见,但确有飞龙,它们栖息于神者的遗迹,或是人迹罕至的圣山、魔境。飞龙拥有极强大的力量,会喷出高热的火,也能控制天气、招来雷电、呼风唤雨,可以与大陆上的各种族沟通,就某些方面而言,他们可说是太古时代,神明的遗产。

  飞龙是高傲的种族,不与其他族类往来,只有当世界面临极大危机时,会守护所拥戴的勇者,与之并肩作战,成为龙骑士。

  而萨达卡所言,那来自龙翔山的龙血,可说是至高无上的圣物。龙翔山,直入云端,高不可攀,自古传言,有五只神龙宿于其上,那是真正的龙神,拥有高度的智慧,会幻化人形。如果说,飞龙是神的遗产,那五匹神龙,就是真正的神,换言之,龙翔山的龙血,是神之血。

  然而,龙血虽是圣物,然其中却含猛烈的毒性,非任何种族所能承受。自古以来,虽有无数英雄豪杰,欲藉龙血以增功力,却落了个毒发身亡的结局。萨达卡本身是一名极优秀的魔道士,通晓许多失传的太古秘术,但因为修炼邪功魔法,残杀人命,因而被魔导士公会永远放逐,视为异端。

  在其所研究的古代魔法之中,有一门魔族的至高术法,就是练制魔种。

  在魔族中,凡是修炼魔功到最高境界,皆能自生魔种,进军无上天道,但古有奇人,别走捷径,欲以魔法炼制魔种,再将之吸食,意图一步登天。但这门术法全是凭空想像,全无根据,兼之施术者大损阴德,违逆天道,往往中途便不得好死,故而古来试者虽多,却至今未有成功之例。

  萨达卡实是个不世出的奇才,他妙想天开,以龙血为种,育孕魔种,再得一纯洁无瑕的母体,作为母胎,想藉圣物之灵,孕化魔种之厉,两者合而为一。

  只是,龙血毒性实在太强,母体承受不住,势必经脉爆裂,全身渗血而亡,故而,需要两副相近之母胎替换。然而,一个纯洁无瑕的母胎,已是是世间难寻,何况两副,又何况要彼此相近,更是可遇而不渴求。萨达卡寻觅多年,却也是一无所获。

  后来,他冒死自龙翔山盗得龙血,却也被护殿高手击成重伤,遭人千里追杀,逃逸至此,骤逢亲妹妹丽雅,又见到若苹,两母女清新纯真,均是万中选一的资质,心中大喜,为求修成魔法,狠下辣手,以潜魂之术,在交合之际,把龙血植入丽雅的子宫,育孕成胎。

  “你这魔鬼。”丽雅泪流满面,无奈身体被绑住,激愤之下,飞身向萨达卡撞去。

  “若苹,让你遇到这种事,妈妈对不起你……”流着眼泪,丽雅哭着向女儿道歉。

  萨达卡面露喜色,仰天大笑,二十年辛苦,就为今日。哈哈……哈……丽雅,你和你女儿,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自腰间取出柄长剑,萨达卡神色凝重,全神贯注,默念咒语,不住对剑刃画咒文,盏茶时分后,他倒转剑柄,大喝一声:“沙陀遮咪希利底。”

  将剑刺下,凄厉的惨叫响起。长长的剑刃,完全没入丽雅的腹中,奇异的事,开始发生,长剑恍若某种吸收器,只见原本雪亮的剑刃,在吸收了丽雅腹中的血液之后,逐渐变成赤红色,那不是人类的血色,反倒像是将黄金煮熔后,混和鲜血的颜色,夺目而鲜活,有若飞跳的岩浆。

  萨达卡眼中染满兴奋之意,高兴的不能自己,颤声道:“龙血……真的是龙血……我终于得到你了。”

  丽雅的身体,在作为母胎时,便已被腐蚀的千疮百孔,此时失去了龙血神力的依凭,所有内脏纷纷爆裂。

  清丽的脸蛋,因难以想像的痛楚,极度的扭曲,口鼻之间,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雪白晶莹的肌肤,渐而变深,最后,细雨般的血雾,自全身的毛细孔,爆放而出。

  “姊姊……姊姊……”若苹想哭叫,但却嘶哑着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

  利用价值已失去,萨达卡看也不看一眼,一脚踢开自己的妹妹。走向若苹,赤金色的剑刃,在微光的照映下,凄丽动人。

  “你就陪你母亲一起上路吧!他日我无敌于天下,成为三贤者般的人物,便是你们母女俩的功劳。”

  长剑刺下,早被紧紧定住的若苹,流下泪痕,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寒光乍现,一声惨呼。

  若苹察觉到,灌入口中,再自颈项间缓缓流下,“是我的血吗?我就要死了,可是……可是……为什么一点都不痛呢?”迷蒙中,只感到一个物体,垫在自己身上。

  “贱人!坏我大事。”

  萨达卡发怒欲狂的暴喝声,惊醒了若苹,睁开眼睛,赫然见到,本该奄奄一息的丽雅,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一股力量,奋力扑在如苹身上,替女儿挨了这一剑,登时,内脏爆裂,生机立绝。

  “贱人,自找死路。也罢,就让你们母女共赴阴司,在黄泉路上开园游会吧。”萨达卡推开丽雅,便要再刺。

  不料,丽雅为了保护女儿,虽以气绝,仍是紧紧的,萨达卡用尽全力,仍是无法弄开她的身体。

  丽雅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流遍若苹一身,而有相当的部份,灌进若苹的口中。

  看着母亲不肯闭上的双眼,内中有无限的慈爱,与深深的牵挂,若苹震惊的呆住了,模模糊糊中,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只感到口中咽下母亲的鲜血,渐渐变冷。

  就在若苹几乎丧失自我意识时,某些若断若续的残缺画面,电光石火般地,在若苹脑里掠过。是丽雅在临终的前一刻,以言魂之术,向女儿交代遗言。“若苹。萨达卡,他是我的哥哥。妈妈从小,就是出身在魔道士的世家里,我们家,世世代代敬奉魔神,以获得魔神之力。家里的女孩一出生,就注定是繁殖下一代的工具。当女孩年满十三岁,就会被送进祭坛,接受当家主的成人礼,直到怀孕。哥哥萨达卡,是这一代的当家主,他的天份优禀,是上一代指定的继承人,可是,在我十五岁的那年,他为了追求至高的法力,发了狂,把整个家族的人,一夜杀光。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你真正的父亲,他被人追杀,我们相遇,而且相爱,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给了我生命中仅有的阳光,在他去世前,我们有了你。若苹,你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你应该因此而感到自豪,污秽如我,没有资格当你的母亲,没有资格玷污你的一生,所以,我不敢认你,只能让你当我是姊姊。可是,你是我的孩子啊!我怀胎十月的亲骨肉啊!每次看到你,我的心就好痛,不知道有多少次,总是梦到,你亲口唤我母亲,苹儿,你肯认我这个妈妈吗?”随着遗言的交代,若苹正看着母亲一生的记忆,一幕幕的景象,走马灯般在眼前瞬间上演,忽起忽落。

  最后,来自丽雅的眼角,一滴冰冷的血泪,滴在若苹的雪白脸庞上。

  “妈妈……妈妈……妈妈……”感情的时钟,彷佛为血与泪的钥匙所打开,拼命地叫着母亲的名字。

  “你们母女俩一起去死吧!”无法将丽雅的尸体弄开,萨达卡暴跳如雷,一狠心,手上用力,直接把剑刺穿过丽雅。

  异变就在这刹那发生。

  将剑扎下的萨达卡,看见见上的赤红色,消退为白色,龙血完全输入。毕生的梦想将要实现,尚没来的及高兴,一股超乎想像的大力,自剑尖猛地传上,将一柄剑震成碎断,萨达卡半身如遭电殛,急忙抽身而退。

  只见,一道小小的金芒,瞬间放大,照亮了整间屋子,一如天上最耀眼的明星,光芒之盛,让人无法正视。

  见此异变,萨达卡惊疑不定,“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轰然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波,自光源中心,爆放而出。周围的摆设、布置,在强风中震个稀烂,桌椅被吹得离地飞起,互撞在墙上,砸成粉碎,碎、首级,在空中飞舞,恍若血肉屠坊,就连堪称坚固的议事厅,都开始摇摇欲坠。

  萨达卡应变奇速,手上结印,以魔法力张开一层防护墙,不受侵害,然而面对的力道之强,却是大出他的意料,结印的双手吃力非常。

  冲击坡在持续二十秒后,渐渐停息,萨达卡解开护身光罩,正想上前看清情况。

  “咻!”一道光箭,自光源中心激射而出,来势好快,萨达卡尚不及有任何动作,剧痛直冲大脑,鲜血飞溅,已被光箭穿透左膊,其势不止,将他往后带去,牢牢地钉在墙上。

  “轰!”受此一撞,梁柱间的尘沙土石,簌簌而下。

  屋子的中心,光源逐渐减弱,隐约看到美妙轻盈的身影,最后,强光消失,一个丰姿约绰的金发少女,俏然站在厅中,明眸皓齿,雪肌玉肤,梅花瓣似的脸蛋旁,长了对精灵族特有的尖耳朵,背后一双天使般的白色羽翼,轻轻舞动,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五彩金光中。

  “怎么可能……龙血居然被她吸纳了……这怎么可能……”看清了眼前的异象,萨达卡喃喃道,半生辛劳,想不到最后竟是为人作嫁,这对他的打击,超乎想像,可是,龙血的毒性猛烈无比,这小娃儿怎么可能承受的住……“丽雅这贱人,居然敢偷人,而且是与精灵族的贱种……”心念急转间,萨达卡想通了关节,恨恨道。

  萨达卡料得不错,若苹的亲生父亲,确实是个精灵,而且是精灵中极罕见的羽翼人,也因如此,若苹才能以远较人类优异的体质,抵住龙血的毒性,但是,这还是不够,真正令若苹能够化险为夷的原因,是她的母亲,丽雅。

  萨达卡以潜魂之术,进行育孕,当丽雅的身体,为毒性侵蚀得千疮百孔时,她的血液中,却也产生了些微的抗体。

  如此,魔种虽然没能练成,若苹却史无前例地,成为了龙族外,第一个成功吸纳龙血的其他族类。

  龙血的确是天地间无上的至宝,若苹将之吸收后,功力怒潮也似的暴涨,瞬间完成了遗传因子的改良蜕变,晋身大陆上一流高手的行列,修为远远超过了萨达卡。

  “恶贼,还我母亲命来。”若苹娇喝一声,耀眼的强光凝聚于掌心,化为一道五彩金箭,左掌急扬,便要将萨达卡射个洞穿,替母亲报仇。

  萨达卡见到这等声势,自知不敌,脑中闪过无数念头,“想不到半生辛苦,付之一炬……罢了,今日先行暂避,来日再设法奸了小娘皮,将她开膛破腹,吸出龙血便是了。”

  黑袍一幻,便要以遁术逸走,却见若苹动作一顿,整张脸变成惨白,额上汗珠涔涔流下,颓然跪倒。

  “太好了,天助我也,这小娘皮尚无法完全掌控龙血,遭到反噬,我趁机将她吸乾,效果更佳。”连忙抢上前去,右掌雷霆轰下。

  若苹只觉得,体内如有数十只刀剑,在相互碰撞,内脏纠结,几乎疼得昏死过去,萨达卡一掌轰下,无力躲避,只得将颈一偏,避过头顶要害。

  “啊……”惨叫响起,却是萨达卡遭到护身气劲反撞,他魔法虽强,武功却是稀松平常,单只这一下,已将他五指指骨,一起震碎。

  “想不到龙血如此厉害,果不枉我二十年岁月。”萨达卡不怒反喜,忍住手上疼痛,扣住若苹左腕腕脉,对准白嫩的粉颈,一口噬下。

  皮肤被咬破,大量的鲜血,自伤处源源流出,若苹登时感到头晕目眩,想要蓄力反击,但体内的不适,却未有稍减,只能有少半力量,集中在右腕上,却也是举起无力,只能眼睁睁地,承受那刮骨的疼痛。

  “打扰了,我想问个路,请问这里有人在吗?”危及之际,一把柔和好听的声音,在厅口响起。

  “无声无息就出现,是绝顶高手,莫非是追捕者。”萨达卡大吃一惊,停下动作,转头向后,全神戒备。

  若苹感到颈上压力一轻,勉力压下昏眩,把全身的力道,电转般集在右掌,奋力轰出。

  萨达卡不虞有此一着,近距离之下,难以遁走,给这惊天气劲轰个正着。“轰!”萨达卡给第一重劲,击穿了屋顶,震至半空,再被爆发性的第二重劲,全身肢体炸成碎块,粉身碎骨,一蹋糊涂,稀哩哗啦,死得惨不堪言,到地狱,去赎他个一百八十几年的罪了。

  『练魔胎,违逆天道,大损阴德,修炼者必定不得好死。』

  他到底没办法脱离这条定律。

  得到了舒泄的管道,逆走的气劲消除小半,杀母大仇得报,若苹心中一宽,所有的疲劳伤痛,一齐涌上,再也忍不住,幽幽昏去,在她的金发触到地上时,紫瞳中映出了熟悉的身影。

  奇诺悠然踱进大厅,脸上的表情,仍是一派悠闲,彷佛满地的死尸都不存在一般。

  扶起了若苹,右手中指、拇指轻扣,结成法印,强大的内力,源源不绝地灌入若苹体内,引导着到处乱冲乱撞的气劲,跟着,若苹雪白的脸庞上,出现了墨黑一片,继而缓缓消失。

  至此,龙血的毒性完全消失,真正的与若苹融合无间。

  看到厅角丽雅的裸尸,奇诺卸下披风,盖在上头,向这伟大的母亲,致上敬意。

  蓦地,一缕晶莹的白光,自丽雅的眉间绽出,一颗小东西咕噜噜地滚落,仔细一看,是粒浑圆剔透的明珠,柔和的白光中,隐约浮现一个“愿”字。

  奇诺一笑,那是一抹洞察世情的笑颜,笑意中似有无数玄机。

  “一字曰『明』,托之于风。”

  黑鲁曼历五五九年四月十六日达耳甘王国东部优雅的琴声,再次飘扬于空中,铮铮淙淙的乐音里,带着浓浓的哀伤,与朴拙的古意,那是僧侣唱诗的歌曲,藉以为死者祈求冥福,安全地渡过黄泉。

  黄土堆前,静静地摆着几束淡雅的鲜花,洁白的花朵,随风颤动,似乎为墓里那位不惜牺牲生命,守护自己孩子的伟大母亲,致上最后的敬意。

  “心心相连一条线,圈成一个圆,圈里有圈,圈里有缘,你是我的甜。”若苹站在坟前,低哼着母亲的儿歌。因连串打击而颇见消瘦的脸庞上,有着深刻的哀愁,却已不见泪痕,而多添了一种磨练后的坚毅。

  渡过这场巨变,给了她很大的转变,恍若脱胎换骨一般,以前那个天真爱哭的小女孩,已经淹没在记忆的微风中了。

  “所有的事,都处理好了吗?”安眠曲奏完,奇诺收起了琴,轻轻问道。“妈妈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花,有这些东西陪着,妈妈就不会寂寞了。”望着灰白的墓碑,若苹缓道。

  为什么上天总是这样喜欢捉弄人?为什么人总要等到失去了,才发现失去了自己不能失去的东西?如果能再多给自己一天时间,让自己依偎在母亲的身旁,亲地唤她“妈妈”,相信丽雅会很高兴的,只是……只是……人生中有着太多的只是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去东南方,去找我的族人,好好生活。”根据脑里传自父亲,逐渐释放的遗传因子,若苹知道了自己一族的所在地。

  “一个女孩子,千里跋涉,方便吗?”奇诺这么问,是有其道理的。

  若苹虽只有十岁,但经过脱胎蜕变后,已发育的与豆蔻年华的少女无异,以她出众的美貌,很容易遭人觊觎,更何况她特别的身分,在力量未能自由使用前,孤身上路,确有其凶险。

  “请放心。从今以后,我不再依靠别人,要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属于自己的东西。”

  语罢,搓手成刀,聚力一挥,将散于耳畔的金色长发,一齐斩断。

  黄金般的柔丝,随风四散,转眼间便无影无踪,断去长发的若苹,好似把过去的悲伤,寄诸发丝,一起付诸东流。若苹抬着头,浮现着无畏的笑容。在晨光的映照下,清秀的脸庞,傲然的神情,乍看之下,就像是个俏皮的美少年。

  “很好,我也放心了。”奇诺点点头,他知道,若苹已经完成了心理的再建,从今以后,这个女孩的一生,将由她自己来创造。

  “那么,我要走了,后会有期。”

  “大哥哥要往哪边去呢?”

  “往西方。那里,或许会找到我寻觅多时的东西。”西方深处,为层层白云所笼罩,奇诺举目望着,清澈的目光,彷佛穿透了云层,直射而去。

  若苹看得心中一颤,此时的奇诺,紧绷着嘴角,眼中闪射出强烈的光彩,原本优雅秀气的容貌,突然充满了威风凛凛的男性之美。

  “大哥哥的真名呢?”

  “源五郎。”奇诺微笑道。“天野源五郎。”

  “源五郎..”若苹仔细咀嚼着这个名字。

  “那个..,我们以后...”“什么?”

  “不!没什么。”本来若苹想问的是,何时再有相见之日,但看到源五郎的神情,忽有所悟,只要有缘,终有再见之期。

  “告辞了,小姑娘。若苹.洛克斯里。期待与你的重逢。”踏着轻快的步履,源五郎走向西方,去寻找他的未来。

  一阵狂风吹来,周围的树木、花草,发出了沙沙的摩擦声,摇曳的枝叶,彷佛在作着离别的挥手。

  “你们在向我道别啊!谢谢你们.。妈妈!苹儿走了,你要保重啊!”

  展开了翅膀,迎风而起,乘风而逝,若苹翱翔在空中,飞往南方,顷刻间,就消失在层层白云中,成了一个黑点。

  往后,若苹改名罗宾,扮成男儿身,领导族人,活跃于家乡的谢伍德森林,以义贼的身分,凭藉着卓越的弓箭技术与魔法,与当地的坏官吏对抗。罗宾.洛克斯里。大家可能听过她的外号吧!没错!她就是罗宾汉。

  风,依然吹着,散落在四处的金发,随着大气的流动,飘到了各处,山间、溪流、海洋,寻找着下一个停驻的地方。隐隐约约,一声轻轻的叹息,融入了风里,穿越了长久的时光,去到风姿物语的下一章。

  京都。(多年后,在自由都市攻略战中,若苹遇到了兰斯王,加入其旗下,成为九天御使之一。)==================================================================

  哇哈哈哈,又与大家见面了。

  对于能看到这里的诸位,小弟再次至上深深谢意,谢谢爱护风姿物语的每一位读者。

  两万五千字的长篇旅程,诸位有何感想呢?是不是有人,对于若苹的未来感到兴趣呢?或者说,有人想知道,源五郎又有着什么样的旅程呢?什么…….萨达卡,不会有人希望这个失败的三流反派再出场吧!倘若有人会对风姿物语里的人物,产生喜怒哀乐的感觉,我会很高兴的。

  在第一集问世后,我收到了一些人的支持信,这是第二集能出现的主要原因,灌篮高手中,阿福向观众要求掌声,我想,这是每一个作者共同的希望。请大家多多支持,并且给予意见。

  第三集的设定已经完成,能否如期问世,就再看看了。如上所说,您的鼓励,是我的精神粮食。

  最后,还是请大家多多给予意见,无论是剧情走向,或是笔法批评,如果可以,也可以提供女主角的名字(想起来很费工夫)。

  那么,等您的回音了。

  ※作家与学生都是需要鼓励的。————天野源五郎。

月亮 (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