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约会

    第一次的约会,铁木真起了个大早,事实上,从好几天之前,他便开始坐立不安、辗转反侧,这情形看在胤禛眼底,除了暗自莞尔,心里也凭空多添了一层忧虑。

  约见的地点,是帕罗奇王国边境,艾儿西丝常在该处溜达,熟悉环境,所以约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丘上见面,以距离来看,离天魔堡极远,赶路的任务,全由小傻瓜一肩扛了。

  胤禛曾以“预防圈套”的为由,打算遣派护卫暗中随行,却被铁木真一口拒绝。“我相信艾儿西丝的眼睛,有那样一双眼睛的人,不会害人。”

  结果,胤禛也只好同意了,好在,以十四弟如今的修为,除非对上三贤者级数的高手,否则便能从任何状况中全身而退。

  伤脑筋的反而是铁木真自己。要教艾儿西丝武功,就得准备好相关教材,而光是这点,就足以让小小的大魔神王想破脑袋。

  首先,倒不用担心会让魔族上乘武功外传,因为看艾儿西丝把小天星指练得一塌糊涂的样子,就是传了她天魔功,练成的效果想必也相当有限。

  然而,魔族武学首重实用,大多数都是在战场厮杀中所创,招招杀性极重,凶残无比,铁木真实在不想让艾儿西丝沾上这种血腥。

  没可奈何,只得选几样锻链内力的静坐功夫,还得由自己慢慢引导,免得艾儿西丝这武学白痴练没几下就走火身亡。不过,就後来发生的状况而言,这名热心过头、想得太多的傻小子,也只能悲叹三声,感慨所遇非人。

  约定时间一到,两人秘密见面,自有一番欢喜,但是,当铁木真准备开始授课,先将口诀内容大概说一遍,艾儿西丝的眉头就微微皱起。

  完全弄不清楚发生何事的铁木真,只能硬着头皮把口诀念完,果然,他话才一完,艾儿西丝就跳起来大叫。

  “无聊,无聊死人了啦!”艾儿西丝抱怨道:“还以为换魔族来教会比较有趣,哪知道还是这种无聊的烂东西。”

  烂东西?

  准备多时的上乘心法被说成烂东西,感到委屈的魔族男孩不敢有半点怒气,只是很纳闷,魔族和练武乐趣有什麽关连吗?为什麽由魔族来教就会比较有趣呢?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他竭诚惶恐地发问。

  “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艾儿西丝摆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挥手道:“这功夫这麽气闷,本小姐哪练得下去,你们魔族不是有那种功夫吗?赶快挑几套出来展示一下。”

  “哪、哪种功夫?”

  艾儿西丝为之气结,想不到这小子如此没有默契,怒道:“你们魔族不是有很多上手超级快的妖法魔功吗?就练那些啦,不要选那种还要练一百几十年的东西。”

  “不会啊,用不着一百几十年,这心法练起来挺快的,像我就才不过花了……”浑若无事地说着自己的练功记录,魔族男孩一点都没想到大祸将要临头。

  “喂!小子,你很嚣张嘛。”斜瞥着眼,艾儿西丝瞬间面若寒霜,翻脸速度之快,令铁木真为之瞠目结舌,“好、好厉害,就连魔族也没这种本事!”当然,这句话是说在心底的。

  “你是故意在嘲笑我是不是?”

  “没、没有,哪里敢?”

  “我要的就是这些武功,你到底给不给?”

  “哪、哪些啊!”

  “上乘武功快速入门、成为高手的一百法、开开心心学武功、一夜成为绝顶高手……就是这一类啦。”

  “哪可能有这种武功啊,你脑子坏了吗?”面对如此荒唐的要求,大魔神王也只有呼天抢地的份了。

  “为什麽没有?你不是说自己是魔族之王吗?”一点反省都没有,少女非常地理直气壮。

  “这和魔族之王有什麽关系?”脑里这样想着,一时间却想不出话来答辩,艾儿西丝的理不直而气壮,确实在气势上,将这位魔族之王给压倒了。

  好半晌,铁木真才嗫嚅道:“这样不行的,练武要脚踏实地打好根基,一昧求快是不行的。”

  帕罗奇公国中,是有着“你比魔族还懒惰”这样的俗谚,但这句话一旦成了真,自己还成为其中主角,那感觉也是很奇怪的,艾儿西丝不禁为之愣然。

  花了老半天力气,铁木真好不容易才让艾儿西丝明白,即使是魔族,想练成上乘武功,也是得要花费相当代价的。而魔族王室更由於权力斗争激烈无比,虽处王族之尊,仍是拼了命的苦练,即使是胤禛,在处理政事之余,也是每天勤练不辍。而自己之所以身为魔族之主,天魔功的造诣实为主因,现在还是每日勤下苦功,只是……

  “只是怎样?”

  铁木真沈吟不语,仔细想来自己在天魔功的修练上,固然是相当用功,但却没到当年几位皇兄、历代先祖那样呕心沥血的地步,可是,自己的功力,非独远超任何大魔神王在这年纪的修为,甚至还在一部份大魔神王毕生功力之上。

  是因为自己天资超凡吗?铁木真不这麽觉得,他自己的资质不差,然而,也仅只是不差而已,从不像诸位皇兄一样,什麽武功稍教就懂,稍学便就举一反三,听说已故的八皇兄胤嗣,便是这种天才,对各种武功的掌握,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临阵创招,技惊天下,自己可万万没这份本事。

  只不过,只要遇到有关於天魔功的种种,自己就变了样,许多地方一看就会,不看也会,上手奇快,诸多旁人修练时的难关,自己轻轻越过,浑没半丝窒碍,各种技巧更是甫上手便即熟练,看得众长老瞠目结舌,而自己压根儿就不觉得这有什麽特别的。

  现在给艾儿西丝问起,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艾儿西丝见问题没有答覆,当下转了话题,问另一个她极感兴趣的题目。

  “喂!小铁,你和我哥哥比起来,谁比较强啊!”

  铁木真小心挑选词句,想了好一会儿,慢慢道:“彼此的级数应该差不多吧。”

  艾儿西丝喜形於色,显然很满意这答案,而没有听出弦外之音。

  三贤者,应该已经晋级天位了吧!

  武学修练到颠峰,与自然之气结合,问鼎天人之道,便可晋级天位。天位高手的举手投足,都具有常人难以想像的大威力,放眼天下,正道之首的二圣──龙骑士、西王母,都是天位级数,剩下的,世间不过寥寥数人。

  三贤者应该已经进入天位了,否则也不能在大战中支撑上这许多年。

  天位并不好进,其中又分数级,每一级均相差悬殊,如估计无误,卡达尔应与自己相若,是最初级的小天位;自己比他稍强上一些,只要再加把劲,将天魔功提昇至第八、九重,晋级强天位,将彼此距离拉开,届时便是三贤者联手,也无所畏惧了。

  “好,既然这样,我要和你做个约定。”艾儿西丝笑着伸出手,“认真点,要打勾勾喔。”

  “约定什麽?”

  “以後,不管是什麽情形,你都不能和我哥哥动手喔。”

  “为什麽?”被这样要求,铁木真顿时觉得受到伤害。

  “他是我哥哥,你又是我的朋友,不管哪一个人受到伤害,我都会很难过的。”

  铁木真心下稍安,这样的话,总算让他心里好过一点。不过,这份安心还是来得太早了些,艾儿西丝紧接着说:“反正你穿铠甲的时候那麽威猛,随便被打几下不会受伤的,所以你就乖乖地当一下沙包,不会有事的。之後,你找机会逃之夭夭就行了。”

  “我咧@#!$&*”或许是怯懦吧!他还是无法拒绝少女的要求,最後,铁木真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好吧,我只能答应,我不会主动对付他,可以吧!”

  “不满意,不过可以接受。”一本着“理不直而气更壮”的精神,艾儿西丝笑着站起身来。“好,该做的事都做了,今天的成果非常丰硕,我们去娱乐一下吧!”

  “娱乐?你功夫都还没练呢?”

  “练功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吗?就算练到和你一样,如果人生没有半点乐趣可言,那活着也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人生就要懂得休闲娱乐。”

  “你,你的人生该不会是只懂得休闲娱乐吧!”

  “少罗唆。”艾儿西丝脸不红,气不喘,目光瞥向山下,“山脚那边有个城镇,赏脸的话就一起去逛逛,不赏脸的话,就自己一个人滚回去,你有意见吗?”

  “……”

  所谓的市镇,其实只是个小村,整体说来,只有几十户人家,和一些快速搭建的木屋草房。

  “听人家说,这里以前很繁荣,不是这样的?”

  对於艾儿西丝这一辈,甫出生就要面对一个战争的时代,有关和平时候的景象,只能从书本里,或是长辈的言谈中窥见一二,自己却从来没有实际见过。

  不过,生长於帕罗奇王国的艾儿西丝,已经算是十分好运了,自始至终,由於帕罗奇王国面积不大,地理位置不甚重要,又有三贤者的守护,并没有受到多少刀兵之苦,换做是其他地方,好比文明古国雷因斯.蒂伦的王城,虽然魔族没能攻下,但城内百姓也屡尝弹尽援绝、啃树皮、喝污水的经验,更有许多占领区的人民,连笑都忘了怎麽笑了。

  铁木则真没什麽反应,周围景物於他而言,可谓十分平常。像这种边境式的城镇,想当然尔,是历经过无数次攻防战,所以,到处都可以看见断辕残壁、烽火遗迹,不过,人们的回复力也十分旺盛,只要军队一撤走,就会回来重新搭建起茅草屋,再次建立起家园,繁殖人口,期望有朝一日,能好好地安居乐业,别再受到战祸之苦。

  “说来说去,都是该死的魔族不好,讨厌的魔族!”艾儿西丝一面走着,嘴里一面念念有词,眼角余光却瞥向小小的大魔神王。

  并不觉得自己有什麽过错,不过,铁木真还是有些没趣地回避艾儿西丝的目光。就某些方面而言,少女的话没有说错,把这里弄成这副模样的,的确是魔族。甚至在魔族内部,还隐隐有这类的声浪,“对人类怎麽样都没有关系,反正他们繁殖得很快,就像家畜一样”。

  铁木真当然不至於与这些激进派为伍,只是,从小受到魔族文化的薰陶,自然也就不觉得开疆拓土、战争、掠夺这些事有什麽不该,反而还把它当作身为君主应有的责任。当然,他不至於笨到和艾儿西丝争辩这个。

  入镇前,艾儿西丝拿出了顶大帽子,给铁木真戴上,掩饰头顶的角,算是简单伪装。两人在街上溜达一阵,便晃进镇上唯一的一家饭馆。

  饭馆是用茅草搭成,地方不大,这时又正值早餐时间,店铺里客人来来去去,两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张靠门边的桌子,各自坐定。铁木真对贴写在壁上的菜单一样也不识,全由艾儿西丝作主,结果,点了以蛋为主的几样料理。之後,艾儿西丝展露了她出身贵族的证据,她要用自己的茶叶泡茶。

  “嘿!小子,你真有口福,居然能嚐到本小姐亲手炮制的香茶。咦!为什麽打不开,暗语是什麽?”

  艾儿西丝取出了放置茶叶的木盒,却怎麽也打不开。铁木真一看之下,心里好笑,轻轻在盒上一点,魔力运转下,木盒应声而开。

  木盒上的标示,写明是雷因斯的魔法产品,使用者可以用专门的魔法秘语上封,比什麽锁都可靠,只不过,遇着艾儿西丝这种常常忘记咒语的主人,就显得很危险了。

  “哈哈,哈哈哈,还好我没有当上魔法师,不然可真是危险啊!”面对窘状,艾儿西丝常用乾笑来带过。

  “你这种脑袋,不管是当什麽都很危险。”心里这样想着,说出来的却是别的,“怎麽会把自己的咒语都忘了呢?”

  “那些咒语又臭又长,谁记得起来啊。”艾儿西丝道:“所以呢,小铁,当你以後为东西设密码的时候,就记得把咒语设简单一些,像什麽阿里巴巴、我是你爸爸之类的,浅显易懂,不是很好吗?”

  “哪、哪有人用这种东西当咒语的,被人看到,一定会遗臭万年的。”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身为魔王,居然如此畏首畏尾,一点都没有尝试新东西的勇气,真是全体魔族的悲哀啊!”

  “你的存在,才是全体人类的悲哀!”

  “你说什麽?”

  “没、没什麽,茶泡好了,喝茶吧!”

  藉着这个诱因,好不容易才把注意力转回茶壶。老实说,那玩意儿的样子实在古怪,铁木真甚至看不出它哪里像茶,墨绿色的稠浓液体,咕噜咕噜地往上冒气泡,好像腐烂的沼泽,微一摇晃,水面像给油彩泼到,出现五彩。

  “这东西真的能喝吗?”

  “嘿!自己少见多怪,少丢人现眼。”艾儿西丝得意笑道:“这是我哥哥的独门配方,养身益颜,长期饮用,对身体很有好处的。”

  许多魔法师都有饮用草药汁的习惯,卡达尔是魔法师出身,艾儿西丝会有这种东西毫不稀奇。

  “艾儿西丝。”

  “什麽事?”

  “你就是长期喝这种东西,才变得神经不正常的吗?”

  “我宰了你!”险险避过桌底飞来的一脚,伙计恰於此时送上料理,这才使得一场翻桌子拆店的斗殴不致发生。

  将茶缓缓送入口,铁木真有些吃惊,那的确是道地的茶味,只是添加了某些奇异香料,令得风味更增。“味道好棒,是怎麽配出来的?”

  “都告诉你是独门秘方了,既然是秘方,又怎麽会笨的告诉你呢,傻瓜。”艾儿西丝诡异地一笑,“而且,为了你的食慾着想,你还是别知道的比较好。”

  对这个回答,铁木真同感戚戚焉,既然是魔法师的独门配方,说不定就加了些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倘若知道这茶里面有蜥蜴尾巴、蝙蝠眼睛之类的,不管味道多好,想必也会食不知味吧。

  不过,也许配料出乎意外的正常也说不定,因为依照艾儿西丝的个性,倘若配方中有什麽恶心东西,她一定会等人喝下後,大声地宣布配方,观赏别人惊惶失措的模样,一定会的。

  茶的味道十分香甜,料理的水准也相当不错,令从不计较食物口味的铁木真吃得很尽兴。不过,看见艾儿西丝在对面狼吞虎咽,毫无淑女礼仪可言的吃相,魔族之主不禁觉得很奇怪。“艾儿西丝,你吃这些东西很高兴吗?”

  “怎麽?这些东西入不了陛下的尊口吗?”

  “不是啊,只是很奇怪,你不是公主吗?怎麽会吃得下这些民间粗食。”

  “你的话才好笑咧,你自己不也是王族吗?还是当今天下权力最大的大王呢,还不是一样吃得很开心。”

  “那不一样啊。”铁木真小声道:“我有很多时间都在外面作战,有得吃就不错了,可是你?”

  “这个啊,虽然说是有公主称号,也只不过是一个没落小国的虚衔而已。”艾儿西丝拍掉手上的面饼碎屑,笑道:“而且,本来我就比较适合民间生活。”

  艾儿西丝慢慢地解释着自己的出身。她是有着帕罗奇王家的血统,不过,却属於血裔末枝的那种,从小就在民间生长。表哥卡达尔,则因为杰出的才能而备受瞩目,早在艾儿西丝出生之前,就是帕罗奇王国的英雄人物。

  受到表哥的眷顾,她也与三贤者交往甚密,而一心笼络三贤者以提昇地位的帕罗奇王廷,则爱屋及乌,赐予艾儿西丝公主名衔,准许其回归王室。只不过,压根就没把王家好意放在心上的艾儿西丝,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虽然移居王宫,却依旧过着自由、任性,不愿受到任何管束,令所有王室成员大皱眉头的野蛮生活。

  “所以罗,公主的名号,只不过是叫好听而已。”艾儿西丝大笑道:“要我穿那种烦死人的裙子,用扇子掩住嘴巴小声说话,这种事我压根就做不来嘛!真不知道王宫的那群白痴在想什麽。”与其行为相对应,其言词粗俗,也绝非任何王室淑女可及。

  “这个呢,艾儿西丝啊,我是觉得”连自己也没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铁木真脱口道:“我觉得,比起穿裙子,拿扇子,现在的你好看多了。”

  艾儿西丝先是一愣,跟着,脸上微微一红,笑道:“小鬼胡说八道,你又没看过那个样子,怎麽知道我现在比较好看。”

  “才不是胡说,我是真的这样觉得的。”

  “好啦,再怎麽说,我也还没沦落到被你这种小鬼欣赏的地步,什麽话说一遍就够了。”

  两人谈笑正殷,後头忽然发出了声响,却是有个客人走路跌跤,往这边撞来,铁木真正全神贯注,聆听对话,察觉到有人跌来,毫不在意,只是把身子往旁稍稍一让。

  “啊!”的一声,饭馆同时响起数声惊叫,声音中充满仓皇、惊恐、愤恨的不同情绪,艾儿西丝的笑容也突然僵住,铁木真还弄不清楚发生什麽事“对不起啊,这位小兄?啊!你!”听闻身後叫嚷,铁木真这才发觉,头上的帽子不慎跌落,露出了自己身为魔族的证据。

  “你,你有角,魔族,是魔族啊。”刹时间,饭馆里一阵大乱,人人争相冲出门外,比较来不及的,就躲在桌椅後面,全神戒备,有人甚至一头钻进了桌子底发抖。外头随即响起了警钟,警告居民,可能有魔族大军袭来。

  “大家不要怕啊,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来吃东西而已,喂!老板,你别跑那麽快啊,我们还没付钱啊。”艾儿西丝张口大叫,不过却没什麽人相信她。基本上,像“残暴的大魔神王与一名顽皮少女共进早餐,无危险性”,这种事,别说镇民们不相信,只怕全体魔族都很难相信。

  “我们真的只是来吃东西的,没有其他恶意,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大家不要害怕啊!”但这句话立刻起了效果,不过却是反效果,当镇民们得知并非大群魔族入侵,情绪立刻镇定下来,跟着,全镇数百人包围住饭馆,鼓噪起来。

  敌人似乎只有一个女孩和小鬼,这让镇民们很安心。如果让他们知道,眼前这名傻呼呼的男孩,就是天底下最危险的魔族,也许镇民们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卸下黑魔铠的铁木真,除了头上的角,就与一般人类男孩一样,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性。

  “大家总算镇定下来了,很好。”艾儿西丝的话才说完,外面就丢进来了各种东西,锅、碗、瓢、盆镇民们把一切能拿在手里的东西当作武器,各式器物由四面八方给扔进来。

  “艾儿西丝,要不要让我……”

  “不行,所有事由我来解决,你乖乖在一边看就可以了。”顾虑到可能会刺激镇民情绪,艾儿西丝把铁木真藏在身後,抄起一张椅子,将砸进来的东西一一打下。

  “大家不要那麽冲动啊,虽然是魔族,可是这小鬼也是个不错的魔族,你们这麽多人欺负他,丢不丢脸啊。”

  起先,艾儿西丝还算行有余力,一面申辩,一面格挡东西,但是,当镇民们将火把丢进来,令饭馆开始着火燃烧後,就没有那麽轻松了。

  “艾儿西丝,你还好吗?”

  “好个头,咳、咳、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转进吧!”

  “转进?大魔神王只能前进,不允许撤退的。”

  “别那麽死脑筋,打不过就要跑,这也算是用兵者的通权达变啊!”

  “打不过,我们怎麽可能打不过这点人类?”

  “你?”

  说话间,一个磁碗用力砸来,艾儿西丝分心之际没有接下,给磁碗打中一边脸颊,“乓”的一声,脸颊红肿起来。“唉唷!”

  “啪”的一声,铁木真一掌重击在木桌上,脸色整个沈了下来,他一掌击桌,两道夹着阴劲的罡风立刻向左右迫出,所到之处,火焰嗤嗤作响,立刻熄灭。跟着,整间茅屋开始摇动,最外围的茅草,犹如怒火中烧的刺蝟,根根直立竖起,蓄劲待发。

  艾儿西丝看得傻了眼,这种功力她虽非仅见,但实际再看到,又是在一个比自己小那麽多的小鬼手中使出,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她知道,铁木真再有动作,整间茅屋的茅草,就会朝四面八方射出,夹劲之下,更胜寻常利箭,周遭这数百人,一个活口都别想留下。

  镇民们早已惊得呆了,个个都像被老鹰盯住的青蛙,动弹不得,甚至还有少数弄不清楚状况的,举头张望,不知大祸即将临头。

  铁木真稍觉快意,艾儿西丝在他眼前受伤,令他怒不可抑,这无疑是他保护不周所致,非得杀尽这般人来谢罪不可。

  但劲力将发之际,一只手掌冷不防地从旁边伸了过来,揪住他左边脸颊,用力拧开。

  “哈哈,做鬼脸!”

  铁木真一惊,忙一顿足,将身上力道卸入地底,以免误伤。

  蓄满的劲道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茅屋不堪受力,“哗”的一声全瘫塌下来。镇民们如逢大赦,哪还管什麽魔族不魔族,第一时间跑得精光。周围又回复静悄悄死寂的一片。

  不久後,茅屋残骸下,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为什麽忽然拧我的脸,这样好痛喔!”

  “哈哈!”艾儿西丝笑得好开心,“第一,我的脸肿起来了,你的却没有,一人肿一边,大家都不吃亏。”

  铁木真为之气结,但仍顺着她的话问道:“那第二个理由呢?”

  艾儿西丝的声音小了些,也认真得多。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在我面前杀人。”

第三章 约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