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因由

    “怎麽样,我的话很有帮助吧!”

  “嗯!被你这一说,我也实在是……”

  披着毛裘,艾儿西丝在飘零冬雪中,展露花朵般的笑靥,重伤初癒的面容,看来有些苍白,除此之外,却是淘气活泼不减平时,为了自己的进言生效,而得意洋洋。

  艾儿西丝笑道:“五百年都做不到的事,却可以在几年内通通做好,理由很简单,因为以前都没人做啊。”

  一切就如胤禛所料,铁木真的宣告,被改革派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大陆全土,造成了相当轰动的效果。许多原本对魔族改革的诚意,抱持怀疑的异人,纷纷被打动,愿意放弃过往的仇恨,投入铁木真旗下,合力缔造新世界。

  同样的效应也出现在魔族,不少犹疑不定的魔族高层,经此一事後,重新思考人魔之间的相处模式,有感於新时代的来临,也表态支持,愿意为这理想而努力。

  改革派声势大振,每日忙着接待各方人潮,统合各种人材资源,随着铁木真人望水涨船高,改革派跃身於主要执政流派,许多原本窒碍难行的改革措施,都势如破竹的通过,眼见民心高涨,未来形势一片大好,新世界的建造,将不只是梦想了。

  铁木真在目瞪口呆之余,亦是感触良多,他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

  “我说艾儿西丝啊!”

  “什麽事?”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铁木真喃喃道:“我明白了为什麽父王选我来继位的理由。”

  “咦?”

  铁木真有点腼腆地,述说着回忆。其实,回想起来,铁木真有一半的人类血统,他的母亲,就是人类的名门,莉兰公主。

  玄烨强纳莉兰为妃後,起初是抱着驯服的心情,後来,渐渐为莉兰的特质所倾倒,莉兰也希望能以残破之身,为人类作点事,两人终而真心相恋,成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眷侣。

  当莉兰猝逝时,年幼的铁木真,为之伤心不已,便是平日以坚毅着称,不轻易表露感情的玄烨,也遭到重大打击。

  当时,玄烨正出征在外,当他得知爱妃的死讯,立刻从激烈的战局中班师,赶回都城。当晚,天魔堡方圆十里,都可以听到大魔神王的恸哭,玄烨抱着妻子冰冷的屍身,呆坐一日。

  自那以後,玄烨便无心政事,整日徘徊於天魔堡中,寻觅往日的欢乐情景,一直到他驾崩,未曾再离开天魔堡一步。

  可是,仔细一想,在玄烨过世之前,曾有计画的颁布几道政令。这些政令要是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就是想改善人类与魔族的?关系,要大家放弃征战杀伐,好好的相处。而这正是铁木真如今致力的改革,只可惜,因为玄烨的忽然逝世,这些计画未能实施。

  “嗯!你父亲大概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和平共处,不要再打打杀杀的,所以才会选你当继承人的。”艾儿西丝点点头,有悟於心。

  一定是这样的吧!藉着与母亲的相处,父亲渐渐受到感动,希望能消弭过往的仇恨,建立两个种族间的沟通。说到底,魔族固然要谋求更好的生存环境,可是,那并不代表非歼灭人类不可啊!两边之间,应该是有别的出路的。

  因此,把帝位传给铁木真,这个混血而出的孩子,虽然没有什麽尊荣的身分,却是两个种族的结晶,让他坐上领导者的位置,或许有朝一日,他会顾念起母亲那边的血系,而走在更好、更温和的道路上。

  对於已逝去的母亲,铁木真充满敬爱,她仅凭一介弱女子之身,却完成了这难得的工作,为两个族群的共荣,起了开端,推想起来,当母亲发现怀了这个孩子的时候,心里必然是充满期望的吧!

  对於父亲,或许有些人会批评他懦弱吧,居然为一介低贱女子所迷惑。可是铁木真却很能体会,他完全明了父亲当年的心境,那只想替心爱的女子做点事的心境,因为,如今的他,也沈浸在同样的情怀中,只要能让艾儿西丝绽放笑靥,他是愿意去做很多事的。

  而且,铁木真对於自己进行的改革,也有了新的体悟。打打杀杀,并不是最好的方法,人类之中也有强手,终有一日,魔族会尝到当初所种下的苦果,沦为失败者的一方。

  然後呢?重复这样的过程,在彼此的对峙里,累积更深的仇恨,徒然流了许多无意义的血,在那之中,会不会有人领悟到,这只是一场不停重演的闹剧呢?

  既然如此,那不如加强彼此的沟通,如果能让双边平等看待,愿意好好的共谋发展,应该可以走出更美好的未来吧!如果有一天,人类、魔族,能在街上彼此谈笑,在酒馆中把臂言欢,两方的战祸从此消弭,对整个世界来说,会是幅更美好的远景的。

  雪又下大了,艾儿西丝拉紧了皮裘,不自觉的握住铁木真的手,引导由他掌心传来的温暖真气,运遍全身。这是她喜欢的小动作,不但可以趋寒,还可以一过高手的瘾。

  “对了,从今天开始,我教你天魔功吧!你这样下去,早晚会把我吓死。”想起那日艾儿西丝的重伤,铁木真心有余悸,这女人颠三倒四的行为,层出不穷,这样下去,自己头发一定白得很快,安全起见,还是教会她护身之技比较保险。

  基於情深之切,铁木真自愿将不传之秘相授,可是,另外一方却不怎麽领情。

  “不要。”艾儿西丝俏皮的笑着,摇头拒绝。

  “为什麽不要,你当初不是要我教你武功的吗?”

  “喔呵呵呵,本大小姊改变主意了。”

  “哪有这样的?”

  “怎麽,你不知道善变是女人的专利吗?”

  拗不过铁木真的逼视,艾儿西丝想了想,开始说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王,他非常的喜欢钱,整天都在想钱,天上的诸神听到了他的要求,给了他特别的能力,只要被他碰到的东西,都会变成黄金。国王当然很高兴啦,整天在那边啦啦啦,到处乱碰,把宫里很多东西都变成了金子,金马桶、金床舖、金房子……刚开始,他很高兴,可是到了後来,他就发现不对了。因为碰到的东西都变成黄金,他根本吃不了东西,所有的人担心会给碰到,都离他远远的,他变得好孤独,最後,连唯一亲近他的女儿,都给他碰到,变成了一尊金人。国王非常的後悔,却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世上的很多事,是没有机会去弥补的。”

  将满头乌丝,稍稍梳拢,收在斗篷里,艾儿西丝缓缓道:“我不讨厌练武,可是,怎麽说呢?我总觉得,拥有强大的力量,是件很麻烦的事,或许有一天,会因为这样,伤害到什麽人也说不定。”

  对於艾儿西丝的心情,铁木真不太能体会,对他来说,实力强横的重要,高过一切,倘若没有过人的实力,又怎能去开拓一切呢?只要他能好好控制,又怎会去伤害到什麽人。

  “没关系啦!反正你很强,我哥哥也很强,有你们保护我,我不会有事的啦!”艾儿西丝笑了起来,似乎是觉得有些冷,索性一把搂过铁木真,轻轻呵气。

  被艾儿西丝这样一说,铁木真也只有放弃了,反正有自己在,决不会让艾儿西丝有半点损伤的。想起来,他也不愿让这女孩沾染鲜血,卡达尔或许也是基於同样的心理,才不督促妹妹武功的。

  “对了,我想起来了。”艾儿西丝想起了某事,用力猛摇铁木真。

  “什、什麽事?”铁木真给摇的昏头转向,不明白什麽地方又得罪了这女魔头。

  艾儿西丝环抱着手,语笑嫣然“这次你能有这麽好的成绩,我的功劳不小吧!”

  “是啊!”

  “对於我这个大功臣,你难道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铁木真一时给弄的糊涂了,没想到艾儿西丝是在向他要奖品,艾儿西丝见他没有反应,扯着他的衣领,拼命猛摇。

  “给我,给我,把东西给我,身为大魔神王怎麽可以这样小气,快点给我!”

  铁木真七荤八素,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连忙道:“我给,我给,别再拉了。”

  “你啊!真是长不大,简直就像我女儿似的。”

  “你说什麽!”

  “没有,我什麽都没说。”

  伸手入怀,找不到什麽可以当奖品的东西,每次与艾儿西丝相会,俱是轻装简便,身上哪会带什麽珍贵物品,无奈之下,心念一动,自怀中取了块物件出来。

  那是枚弯月形的蓝玉,通体碧绿,没有半丝杂斑,淡淡的晶莹蓝光,在周围添了层薄雾似的光华,隐然跃动,瞧不出年代,但应可看出是颇久的古物了。

  “哇!好漂亮。”艾儿西丝惊呼一声,夹手抢过,爱不释手的细心把玩。

  “喜欢吗?”

  “太棒了,我要把它串成项链,喂!小铁,这玩意儿不错,有办法给我多找几个来。”

  铁木真笑而不答,“多找几个”,只怕寻遍整个世间,也找不到第二个了。这“八咫勾玉”,是魔族几样无上至宝之一,与天魔古经同等级数,非大魔神王不能持有。

  据说,这勾玉有上达天道,通古今玄理的奥秘,铁木真因为无暇分心,尚未能勘破内中的奥义,如今转赠艾儿西丝,自然也是件“为博佳人一笑,烽火尽戏诸侯”的壮举了。

  “这可谢谢你啦!嗯,真漂亮,拿回去一定让别人羡慕死了。”艾儿西丝满心欢喜,兴奋之下,在铁木真的脸颊上。

  年轻的大魔神王,在这方面却是非常的缺乏经验,当场呆住了。

  “艾儿西丝……”

  艾儿西丝高兴的赏玩,全没发现身边人的异状,自顾自地说着:“这东西真有意思,对了,将来呢,我就把它送给我最爱的人,当定情礼物,小铁,你说怎麽样?”

  “那你还等什麽?快给啊!”

  “你说什麽?”

  “不,没有什麽,请继续吧!”看着艾儿西丝专注的神情,铁木真暗骂自己猪脑,为什麽胆子不大一点呢?若是刚才大胆一点,或许就可以趁机来个大告白了。

  不管怎麽说,这位文治武功均属千古难见的魔王,在谈情说爱的本事上,实在贫乏的令人发笑,或许也是因为年纪还小的关系吧!虽然说,许多同年纪的人类孩子,都已经有了足以对他发出讪笑的资格了。

  诸多改革,持续的进行,铁木真极力推动诸项设施,实践自己理想国的诺言。受到其感召,愿意追随其下的人,越来越多,许多原本一直固守的碉堡,纷纷宣布投降,愿意归附,铁木真将之一视同仁,施以宽大的对待。一般的魔族、人类,开始放弃成见,展开新的相处模式,之间虽然细小摩擦不断,但总体上的结果,令人满意。

  数不清的优秀人才,加入了改革派的阵营,不仅是魔族,就是包括人类以内的许多种族,也大量的投入。而所有加入的成员,都有个特徵,他们以处在铁木真的旗帜之下为荣。这些人才的加入,使得改革派无论是在质或量,都得到了******的提昇,奠定革新成功的基础,铁木真的声望,顺势涨高,到了足以与神话中古圣先王齐平的地位,“魔王”这两字,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一个新的神话,正展现在人们眼前。

  得到提昇的,不仅是声望,在人心强烈依附下,天子龙气相应升高,铁木真的天魔功,以三级跳的方式爆增,稳坐天下第一高手的地位。

  而因此得到损失的,除了原本的魔族激进派,就是残存的反抗军,他们拒绝与铁木真合作,将其尽心的改革,视为一时的假象,魔族居心叵测的陷阱,尽管如此,他们却面临了成员大量流失的困扰,所谓的正义旗帜,变得模糊不清,需要被拯救的,似乎只有他们自己。

  部份反抗军,仍试图以战争来唤起人类的恐怖记忆,但铁木真在一扫国内不平势力後,跟着便大幅消减反抗军的活动范围。

  他屯驻重兵,务必确保在某个界线之後,没有反抗军的行踪,而於该域专心内政。

  这获得了惊人的效果,一如当年的实验区,大陆各角落的人民,收拾残破的心情,整建家园,而仍主张以战争解放人民的反抗军,处境一再下滑,愿意协助他们游击行动的人民,明显的减少了,相反的,人民反而向魔族检举,造成了多处行动失败。

  在高呼奸细可耻的同时,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比起如今的魔族,他们才是扮演破坏者的一方。

  而当诸事稳定後,带着些许的恶意,铁木真故意宣告,以帕罗奇公国为首的部份区域,划为自治区,乾脆的承认反抗区的政治地位,给予大陆人民另样的选择,而这件事的结果,更是彻底的气炸了反抗军一方。

第六章 因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