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情茧

    魔界历天鹏纵横四年,一月,诸多事宜俱上轨道,稳健的进行,铁木真预备回魔界一行,却因为诸多的纳妃请求,而不胜其扰,其时,与艾儿西丝的交往,堂堂迈入第四年。

  “对你,我心仪已久,在整个世界,你是我最心爱的人,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与你……不行,好丢脸喔!”站在每次相约的巨大老树下,铁木真满脸发红,专心练习着求爱的名句,在战场上纵横无敌,谈笑破千军的大魔神王,首次感到窘迫,在记忆里,不管要面对多强大的敌人,他从没这麽紧张过。

  自继位以来,全副心神都放在人间界的经略上,反而疏忽了母国,留在魔界的族人,似乎有着奇异的小动作,经过兄长的提醒,铁木真明白,自己该往魔界一行了。

  只是这一去,牵涉甚多,想要把事情处理完,不是短时间,大可能长达三年五载。想要与艾儿西丝见面,就没那麽方便了,当然,以他如今的功力,要做瞬间移动,仍是做的到,只是,这样跨越间界的移动,太过耗损精力。再者,铁木真有个希望,他不要一直都是七天见一面,他要与艾儿西丝朝夕相对。

  臣下们的纳妃请求,越来越难推辞,兄长也认为时间到了,仔细衡量一下,不管是文治、武功,自己都有相当成就,是有资格成家了;虽然仍对十几岁的年龄,有些尴尬,但环顾列祖列宗,有不少人在这个年纪,便已儿女成群了。

  那麽,最後要考虑的,就是艾儿西丝的意愿了。对帕罗奇王室来说,艾儿西丝不过是众多公主中的一名,而根据情报,在重尚虚文迂礼的宫廷中,艾儿西丝并不受宠,如果提出和亲的要求,看似坚持的帕罗奇王廷,定会如哈巴狗般的忙点头。

  可是,无论如何,还是得要先问过艾儿西丝才行,比起隆重盛大的婚礼,那女孩想必更重视充满诚意的求婚吧!

  为此,铁木真下了密旨,於深夜招集身边的智囊团,要求写出最浪漫、诚恳的求爱词。荒唐的命令,让众多才子们目瞪口呆,忍着笑,完成了有生以来最艰钜的任务。

  “小铁!”

  朝思暮想的温腻语音,这时从背後传来,尽管相识已久,尽管每周见面,可是每次听到伊人声音,他还是有心神荡漾的感觉。

  转过头来,艾儿西丝的笑靥,丽如夏花,眉宇间清淡的寂意,美如秋叶,巧笑倩兮,快步奔过来。

  这就是他的公主,尽管举止一点也不文雅,虽然个性淘气、冲动,又没有大脑,丝毫没有淑女的气质,但铁木真一点也不怀疑,这就是他所选中,希望能与之共度一生的伴侣。

  “怎麽今天来的这麽早,以往不都是我等你的吗?”一面说,一面把手里的郁金香递给他,这是他们相约的习惯,每次见面,艾儿西丝都要送铁木真一朵花。

  “谢谢。呃!今天有点特别,我想,我想……”收好了花,一如所有准备求爱的男生,铁木真也发生了结巴的现象,所有准备好的文雅台词,全给抛到九霄云外,若是一众贤臣得知心血给这样糟蹋,定然搥胸顿足。

  看着艾儿西丝笑吟吟的眼神,铁木真强令自己镇定下来,吸了口气,道:“今天有点特别,我想,改由我来担任送花的一方。”

  说完,扬掌拍向树干,“哗啦哗啦”响声中,千百朵红色玫瑰,犹如千百颗赤诚真心,从枝叶的缝间,纷飞落下,微风吹拂,幻化作瑰丽的花瓣雨,缤纷灿烂,好似眩目的烟火,洒满半空,再随着清风,坠落到两人头脸、身上、脚边。

  “哇──好棒喔!”艾儿西丝发出赞叹,眼前的景象,看得她失了神,也惊了心,更有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本能地,一滴清泪,倏地流过脸庞,添了道新痕。

  “他们说,人类都是用这种花来求爱的。”有些无所适从,铁木真小声说道:“族里的长老要求,我明天就要返回魔界,这一去,可能有很长的时间,都见不到你了,而在这之前,有些事,我想要做个了结。”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你给了我许多许多美好的回忆,对我来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什麽东西都无法替代,我没有办法想像,听不到你声音的世界,会是怎样的光景。”虽然是早先拟好的词,但却一点也不生涩,因为这本就是他心底的话。

  “我希望,在往後的日子里,你能与我共有,一起分享我的幸福,光荣,喜悦,成为相依相靠的伴侣,以我的名义起誓,我会把天堂送给你。”

  艾儿西丝没有作声,纵使她再怎麽迟钝,也知道,这个男孩,正在向她许下系定一生的诺言,此刻的她,正为难以言喻的悸动,深深为之疼痛。

  对於铁木真的感情,她并非毫无所觉,当少年的眼神,渐渐变得深沈专注,当耳鬓厮摩时分,他会突然红着脸躲开,艾儿西丝知道,他们已不只是玩伴了。

  如今,这一天终於到来了,听到这样真情的告白,艾儿西丝打从心底感到欢喜,这麽多年来,使尽种种办法,她不是一直在等待这样的一席话吗?只是,为什麽倾诉的一方,不是他呢?

  “谢谢你啊!小铁,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艾儿西丝微笑着说道,嘴边的笑意渐浓,眼角却克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这麽说,你是答应罗!”铁木真欢喜高呼道,他不明白艾儿西丝为何流泪,或许是人类所谓的喜极而泣吧,因为,连他自己,也突然觉得很想掉眼泪。

  万分雀跃的狂喜,在下一瞬间,却冷却成玄冰,艾儿西丝抚了抚铁木真的前额,流泪笑道:“谢谢你,小铁,可是,不行,不行的啊!”

  铁木真呆立当场,说不出话,艾儿西丝的答覆,再明白不过了,他虽如雷殛般震撼,却一点都不意外,早在很久之前,从艾儿西丝的言谈中,他就已经隐约感到,她的心里有个人,而在她与那人之间,似已无外人插足的余地了。

  “嘿!我不是什麽事都那麽笨的,你对我的心意,我都知道的唷!”抹去脸上的泪珠,艾儿西丝勉强笑出来,流泪的表情不适合她,“可是,真是对不起,虽然说对不起很不负责任,可是我还是只能跟你这麽说。”

  “那个人,是他吗?”铁木真低声问道。尽管给拒绝了,他没有暴跳如雷,没有大吼大叫,这无关乎地位,也无涉先後,而是给他挚爱的一份尊重。

  “嗯!是他。”艾儿西丝口中的他,应该就是同族的兄长,星贤者,卡达尔了。

  “我出生在宫廷,母亲很久以前就过世了。跟那麽多的姊妹比起来,我只是个惹人厌的存在而已,什麽东西都不行,做个东西也被嫌东嫌西,父亲根本就忘了有我这个人,有时候,自己想想,还不如死掉算了。”

  “可是,在那麽多人中,还是有他会疼我,关心我,照顾我,因为他,我的存在才有价值,所以,在很早以前,我就把心许给他了,他的一切都是那麽棒,对我来说,他是我的一切,是我的亲人,我的偶像,我的神……”

  艾儿西丝缓缓说着,她知道,现在的铁木真,不需要被同情,而她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心意解释清楚,这也是她最後所能回报这份感情的方式。

  卡达尔是她父亲眷族的继承人,稍长她几岁,两人从小也就要好,以兄妹互视,在她十岁那年,母亲过世,临终前,请卡达尔照顾她,而卡达尔也忠实地执行这项遗命。知道妹妹的痴恋,卡达尔自己也很动心,但这个石头男人,却固执的认为,自己受的托付,是要替妹妹找个好归宿,而并非收为己有。

  基於这层洁癖,卡达尔压抑住自己的真心,极力躲避着妹妹的死缠烂打,最後,甚至不惜抛弃王位继承权,深山修道去也。但艾儿西丝从未放弃,她始终相信,能够突破哥哥的心防,终成良缘,两个别扭的人,就这麽无止境的耗下去。

  注视着铁木真的脸庞,炯炯星目,如今黯然无神,愁容惨淡,紧紧地抿着嘴,艾儿西丝心生怜惜,被人拒绝,很痛吧!她就是一直遭到拒绝的一方,怎会不知呢?

  “对不起啊!小铁,我明明已经许过愿,以後决不让人因为被拒绝而心痛了,可是、可是”艾儿西丝柔声低泣道:“我与你之间的感情,还不到五年,可是,我喜欢那个人,却已经五百年,五百年了啊!我……”

  “别再说了,姊姊,我已经明白了。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介入的余地了。”铁木真决断道,既然事情已定,他尊重艾儿西丝的选择。

  自己的失败,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是从被唤做“小铁”的那一刻起吧!自那以後,两人的关系,早已被注定了。或许姊弟的关系,才是他们应有相处的模式。只是自己太痴,妄想去越过那条禁忌的线。

  “谢谢你了,小铁。”艾儿西丝微笑着,“这不是安慰奖喔!而是给我第二心爱的男人,小铁,你是个很好的男人,不应该配我这种人,你应该,可以找个更好的伴侣的。”

  找个更好的伴侣吗?铁木真苦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两句人类诗歌的意义,他到此刻方知,为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那个心境,他终於明白了。

  “如果我放弃了,你能得到幸福吗?”

  “嗯!我会争取我自己的幸福的,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个男人拖进礼堂,就是绑架也无所谓,到那个时候,我会请你来观礼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罗!不过,你的礼金,一定要是最大号的。”

  “呵呵,姊姊的贪心脾气,到死都不改呵。”铁木真突发奇想,笑道:“姊姊也该很自豪喔!你所掳获的两个男人,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啊!”

  “是啊!这麽说,我果然是不得了的超级大美人罗!”

  “这个当然。”

  “哈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毫无形象的笑作一堆,这是他们仅有的表情了,既然不能哭,就只有笑了,希望这样的笑容,真能掩去所有的伤悲,让心上人得到她专属的幸福。

  “姊姊!”

  “嗯!什麽事?”

  “不,没有事。”

  这与相处的时间长短无关,倘若真有这缘份,不管她与卡达尔认识多久,最後被选择的,就应该是自己吧!

  可是,铁木真还是忍不住,他忍不住要想,倘若自己能早生五百年,早在卡达尔之前,认识了艾儿西丝,那麽或许就能够……

  “艾儿西丝!”

  “艾儿西丝,到处找不到你,怎麽跑到这来,咦?”

  铁木真眉头一皱,因为分神,他没注意到有人走近,但以他今时功力,来人居然能到出声後,才给他发觉,足见修为高绝。

  来者有两人。为首一人,是个高壮的伟丈夫,虎背熊腰,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就似头原野中的豹子,给予人非常彪悍的野性美。

  後头一人,是个俊逸青年,眉宇间有股淡淡愁意,与艾儿西丝相似的轮廓,嘴角一撇傲然的微笑,冰蓝色的眼瞳,目负大志,却又颇有飘然出尘的仙气,两种截然不同的美感,全给他拥有,却在与艾儿西丝目光相处时,有意无意的错开。

  如此气势,这等修为,当今天下不作第二人想了,铁木真亦料不到,会在这等情形下,面见“日贤者”皇太极,“星贤者”卡达尔。

  卡达尔见到妹妹,也吃了一惊,早知道这个妹妹给宠坏了,天真娇蛮,什麽胡天胡地的事都敢作,可怎也想不到,她会与个魔族在一起。

  这小鬼看来只是个孩子,照说这附近没有魔族领地,这孩子不知从何而来,但妹妹平素便爱捡东西,这孩子可能也是她的战利品之一,就看要怎麽处理了。

  “哈哈,哥哥、大哥,你们怎麽来了,他是我的小朋友,你们别吓坏他了。”艾儿西丝心中暗暗叫苦,挡在铁木真身前,忙着打哈哈,想要混过去,否则要是让双方起了冲突,後果不堪设想。

  皇太极打量了铁木真几眼。三贤者中,他本有魔族血统,对魔族比较没有那麽仇视,况且以他身分,自也不会去与一名孩童为难,反倒是看见铁木真没有半点惧意,一副冷眼看人的态度,颇感新奇。

  他是艾儿西丝的追求者之一,自从当年偶然看到艾儿西丝,立即惊为天人,全力追求。虽然多少年来,佳人对他不理不采,但照卡达尔所言,艾儿西丝并没有意中人,所以也就很有耐心的等下去。

  卡达尔轻斥道:“艾儿西丝,怎麽这麽没礼貌,明知有贵客来,还到处乱跑。”

  皇太极笑道:“呵呵,没有关系,大家都是熟人,本也无须如此见外,艾儿西丝,大哥这次带了礼物给你。”

  “礼物?什麽礼物?”艾儿西丝听了一呆,她早知道,那块大木头想把她推销给皇太极,所以拼命制造两人相处机会,真是气人的家伙。

  卡达尔微笑道:“上次田猎,大夥儿看鹰,你不是说喜欢陆二哥的千里追吗?大哥知道你喜欢,特别替你捕了一头,还不快谢谢大哥。”

  “谢谢,谢谢大哥。”回答的有气无力,艾儿西丝笑的好勉强,既然要谢谢,自不免要求谢礼了,大概是一顿晚饭还是什麽的,今晚难过了。

  皇太极笑道:“都是自己人,这麽客套做什麽?走,大哥带你去看看那头鹰。”说完,也不管一旁的铁木真,拉着艾儿西丝就跑,这人个性直来直往,有什麽东西,往往先做了再说,兴头一起,根本不管别人意见的。

  “喂!放开我,我还要照顾朋友啊,喂”

  “大哥难得来,你就陪他逛逛吧!”听得妹妹声音远去,卡达尔不禁苦笑。皇太极大哥,是当世最顶尖的英雄豪杰,艾儿西丝若能嫁予他,自是天大的福气,如此,自己也可了了桩心事,对得起阿姨临终的托付了。

  想到艾儿西丝嫁人,卡达尔心中一痛,他对这个妹妹实是蕴有深情,只是,既然自己受人所托,若再对她有非份之想,岂非与三流的登徒子毫无分别。艾儿西丝对自己的恋情,不过是少女的一时糊涂,只要能寻到好归宿,她会清醒的。

  想着想着,忽觉一道冷冽目光,如箭矢般锋利,直逼视而来,转头一看,却是那名少年。

  铁木真注视着卡达尔。当皇太极牵走艾儿西丝的时候,卡达尔的眼中,有着深刻的痛楚。这个男子,对艾儿西丝,也是锺情的吧!可是,为什麽他这麽想不开呢?

  罢了,既然艾儿西丝已有抉择,这就不是自己所能干涉的了,就把一切交给她吧!

  “姊姊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照顾她,别要让她伤心,倘若她掉了半滴眼泪,我不会放过你的。”盯着卡达尔,铁木真缓缓道:“我是说真的,倘若她为了你而伤心,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要好好记住。”

  虽然是童稚的脸孔,但所散发的压迫感,却让人难以漠视,为其威仪所慑,卡达尔不由自主的点点头,铁木真掉转头去,大步走开。卡达尔呆在原地,看着铁木真的背影,竟忘了阻拦。

  这孩子,到底是什麽人啊!自始至终,他的神态镇定,浑不似一般同龄少年,而且,在他发出威胁的刹那,一股难以克制的恶寒,爬上皮肤,令自己浑身不自在,绝非普通人家。说不定,艾儿西丝这次,是捡了个非同小可的东西了。

  当晚,铁木真回转天魔堡,破天荒地答应了臣下纳妃的请求,却无意与魔界望族联姻,只是在天魔堡的众多预备婢妾中,挑选了一名陪寝。为什麽会作出这个选择,令众多臣子们百思不得其解,而真实的理由,只有身为另一当事人的胤禛明白,那名少女,有着双酷似艾儿西丝的眼眸。

  三天後,铁木真返回魔界,专心武道,要把天魔功推上新的境界,对人间界的政务,以每日汇报的方式来遥控,分毫不失。

  胤禛仍是头号掌权者,虽然在某些方面有欠积极,却仍是或多或少的,帮助了大小政务。铁木真先前所发掘、培育的优秀人才,着实不少,在众人齐心努力下,战祸消弭,黎民百姓过着更好的生活。相当多的魔族,抛弃了过往的高姿态,尝试着与人类做友善的接触,整个世界往着充满生气的方向进行。

  既然整个天下,除了公开的直辖地,就是特设的自治区,那麽,铁木真当真是“青天之下,所有大地的统治者”了,这个无与伦比的丰功伟业,可说魔界史上的第一人,为此,各部族的长者,请上“成吉思汗”的尊号。

  对於种种殊荣,铁木真只是淡淡一笑,他虽只有十三岁,但饱经历练,惯看人世起落,心境却已冷寂,此刻,唯一能让他关心的事,除了改革的顺利与否,就只有艾儿西丝的近况了吧!

  每天,独坐孤崖上勤修苦练,在狂风吹拂,大气流动时,看着脚下云朵如万马奔驰,为心上人祈求幸福──希望那个可人儿,能够如愿以偿的嫁给所爱的人,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如此,他便於愿足矣。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吧!藉由天地之灵、真龙皇气,铁木真将天魔功推至第十一重天,这已是自首任天魔以来,不过两人修成的至高境界,而这时的铁木真,才只不过是个未满十五岁的少年。

  “八岁就当了皇帝,小小年纪,权势、武功,都已经到了人生的最顶峰,那接下来要做的,大概就只有死了吧!”一念及此,铁木真的面上,出现了抹自嘲的阴影。

  就在这时候,铁木真接到了一张喜帖。帕罗奇公国公主,艾儿西丝的喜帖。这是帕罗奇公国的大事,该国宫廷已经发函四方,邀集各方名士,魔族虽然未受邀,但胤禛仍设法取了一份喜帖,命人专程送来。

  令铁木真瞠目欲裂的,是喜帖上新郎的名字,不是卡达尔,而是同为三贤者之一,“日贤者”皇太极。

  喜帖在离开掌上的瞬间,给煮金融铁的高热烧成灰烬。帖子已焚,火却未灭,熊熊烈火,正燃烧在铁木真的眼里,和心里。

  “这是怎麽一回事?”听到弟弟的质询,胤禛报以一笑。果然不出所料,帖子才送出,当晚这人就重回天魔堡,看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寻不到半丝斧凿痕迹,处处浑然天成,而一身的霸者气势,更逾分别之时,足见天魔功的造诣大有突破。

  “呵,别那麽急,先来喝一杯吧!就人类而言,结婚不是一件喜事吗?”故意吊着弟弟的胃口,胤禛淡然道。

  “四哥!”

  不理会铁木真的焦急,胤禛照以前的习惯,斟了杯酒,缓缓说道。

  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简单,总之,因为铁木真的改革,越来越多的人期望和平,想要以和缓的方式来配合,这令余下的强硬派反抗者感到不安。居首的帕罗奇公国,便想藉着联姻来强化本身实力,恰逢皇太极对艾儿西丝锺情,正是一拍即合,决心靠结亲,来笼络这号大人物,而身为当事人的艾儿西丝,根本连说话的余地也没有。

  “卡达尔呢?他没有半点意见吗?”铁木真冷冷问道。

  “这可就不知道了,至少在表面上,他是摆出乐见其成的态度的。”胤禛悠哉道。打从铁木真初识艾儿西丝,他便於帕罗奇公国布满眼线,对於艾儿西丝身边的情丝纠葛,一清二楚。

  铁木真蓦然不语,缓缓踱步,走来走去。

  依照艾儿西丝的个性,决不可能如此安分,坐视婚礼的举行,就算是遭到家族强迫,也会设法逃婚,岂有毫无声息直至今日之理,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卡达尔的不闻不问,伤了她的心,才会赌气下嫁。

  “可恶,可恶,可恶的东西。”铁木真握紧了拳头,只要一想到艾儿西丝可能正在伤心落泪,心中就一阵绞痛。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漠视他的托付,辜负艾儿西丝的真心,决不能原谅他。

  “四哥!”铁木真猛地抬头。

  “陛下有何吩咐?”胤禛微笑道。他晓得,铁木真已作出某种决定了。

  “发出密函,三天之後,我要约见卡达尔。”

  下了旨意,铁木真转头望向窗外,当初每日累积而栽种的野花,如今已开成一片花海,念及佳人。是非曲直,所有的一切,就等见了卡达尔,再弄个清楚吧!

  反背着双手,铁木真静静沈思,也因此,他看不到胤禛面上一抹即逝的笑意,那是个充满不吉意味的笑容。

第七章 情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