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风起

    铁木真缓缓调息,他此刻的内力之强,已是铄古震今,几成不坏之体,那穿肠酒虽毒,却也毒他不死,只是毒力已深入腑脏,以一般的正常疗法,非得十天半个月方能驱出,胤禛既已决心下杀手,必然还有厉害後着,是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恢复战斗力为佳。

  此刻背後传来了脚步声,一、二、三、四、五……竟有七十二人之多。胤禛绝非蠢人,既然挑在此时发难,必然已与敌人连成一气,来人的目的不问可知。

  “要统合两边势力,花的力气可不小啊!”铁木真低声苦笑道:“四哥,你是真的想杀了我麽?”

  脚步声站定,七十二人全上了山峰,凛冽山风刮面,铁木真静静评估敌我实力。他不用回头,单凭彼此间的气机感应、呼吸方式、步伐,已能推算出众人的来历、武功级数。

  风之大陆的武功层级,当修练到颠峰,可进入“天位”境界,再随着力量、技巧递增,划分为小天位、强天位、斋天位,与至高无上的太天位。

  而以铁木真此刻的修为,除了天位高手,余子皆不被放在眼内。

  几下呼吸,铁木真已尽估来人实力。七十二人中,值得注意的只有十一、二人,剩下的都是凑人数的杂碎,不堪一击。而这十二人中,真正进入天位级数的,只有五人。

  “五人?”铁木真身躯一震,已想到因由,当下缓缓转身。

  “人间界高手,自来便以二圣、三贤者为首,能与尔一会,朕也算不枉此行。”

  纵目望去,尽管人多,铁木真仍是一眼便认出了主要敌人。

  三贤者站在西首,其中“日贤者”皇太极早已见过;“月贤者”陆游是个俊美书生,腰悬长剑,身着洁白儒衫,颇有出尘之态;而卡达尔……

  看见卡达尔,铁木真念及心伤处,登时大恸,忙将目光移向东首。该处,一对男女离群独站,满面虯胡,背插套布长枪,看来极是高大威猛;女的相貌艳丽,巧笑盈盈,一身冰诮似的素裳,随风飘飘,两人携手而立,俨然便是一对神仙眷侣,叫旁人自惭形秽。

  女子朗声道:“天魔功是魔族第一奇功,陛下更是当今魔族第一人,妾身一介女流,今日便率天下英雄之先,向陛下请教个三招两式。”

  众人一阵譁然,此行虽是为围杀铁木真而来,但一瞧见他,黑铠恶魔的种种不败传闻涌上心头,人人皆是揣测不安,却想不到会由这麽一名娇俏女子抢先撂战,只是她嗓音悦耳至极,虽是主动挑战,仍令旁人听得心旷神怡。

  二圣、三贤者,是当今人间界最强的高手。其中,三贤者是近五百年内在战火中崛起成为顶尖人物,而二圣──“龙骑士”、“西王母”却是世代相传,渊源久远。

  龙族、西王母族,谣传是太古时代诸神血裔,其两族之长,向来被视为正道两大领袖,只是两族碍於历代严规,不得干涉世俗之事。龙族根据地位於大陆西部龙翔山,而西王母族根据地崑仑,则是一大谜团,战争爆发後,魔族为避免引出两族干涉,从不在龙翔山脉周围用兵,故五百年来,两族始终未有参战。

  胤禛素知铁木真武功之强,故而发动“天罗地网”计画,合人魔两方高手之力,围杀铁木真,为此,三贤者亲上龙翔山,请动本代龙骑士敖洋。敖洋深知此战关系人间气数,思量再三後,终於答允,恰巧本代西王母与敖洋互为知心爱侣,两人遂一同下山参战。

  铁木真此刻剧痛如绞,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心知若不能尽快将毒性压下,今日必然无幸,轻叹一声,运起天魔功,将吸蚀的特性反施於己身,想把散在全身的毒素,吸聚一处,再以内力裹住,将之强行压下。

  他知道,此役实是生平未有之险,二圣、三贤者俱非易与之辈,若是平时,自己当然不惧,但此刻身中剧毒,功力大受影响,运气逼毒尚且不及,哪有余裕再与人生死相搏,更何况还有兄长胤禛在背後虎视眈眈,坐收渔利。

  而且,虽说天位高手仅有五人,但铁木真心中仍有一丝不祥预感,彷佛场中另有某种变数,令他本能性地觉得不安。

  忍住疼痛,铁木真压着嗓子,冷然道:“朕今日相约,本是怀着诚意,意欲和平,诸位自命正道,却反以干戈相待,看来所谓的光明侠义,不外如是。”

  众人互望一眼,颇觉面上发赤,他们虽非绝顶高手,但能参与围杀行动,功夫自也非同一般,大半甚至侠名早着,今日以如此手段算计敌人,实与平日倡言的仁义道德不合,但对方既然是一名万恶魔头,杀他是为天下除害,那麽视情形使点手段,好似也没什麽不该。

  西王母笑道:“今日之战,并非比武较量,而是两国交兵,陛下以魔族至尊之身,统兵千万,自然是我们必除之而後快的第一人。”

  “好个两国交兵。”铁木真哼道:“诸位打着铲除魔族的旗号,却与胤禛皇兄共谋,这口号果真响亮得紧啊!”

  “既是两国交兵,自是兵不厌诈了。”西王母道:“对付陛下这等人物,自不能以平常手段待之,说不得只好与虎谋皮一下了。更何况,种下今日祸因的,可是陛下您自己啊!”

  “卑鄙暗算,与朕又有什麽相干?”

  西王母掩口轻笑道:“我们与胤禛合谋,固然是与虎谋皮,但令这头老虎有机可乘的,难道不是陛下麽?您既无识人之明,今日养虎成患,又怪得谁来?”她娓娓道来,人美声娇,只听得众人连连叫好,浑然忘了身处战场之上。

  铁木真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差没喷出,想起兄长从此与己反目,非致己於死地而不能安心。除了受到背叛的气愤,在内心深处,其实更有着无穷无尽的伤心。

  他不擅雄辩,此刻更无心雄辩,在天魔功竭力镇压之下,已将毒质镇住,暂时不发,虽然内力减了两成,剧痛未减,但总算恢复行动力了。当下朗声道:“人间豪杰,不过尔尔,看来当世之上,果然无人能与朕光明正大的放手一搏了。”

  一个响亮声音哼道:“将死的人,有什麽好光明正大的,能活下来的,才有资格称英雄。”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日贤者皇太极。他有一半魔族血统,自小生长环境特异,素来就对仁恕之说嗤之以鼻,更不将什麽手段问题放在心上。众人闻其之言,颇觉好笑,但想到其中的残酷含意,又无人真能笑得出来。

  皇太极道:“死到临头,还在耍什麽乌江豪气,愚昧若此,败亡自取,识相的,就快快自我了断吧!”说话间,双拳紧握,根根青筋暴露,几乎便要冲上去厮杀。自从闻得艾儿西丝死於铁木真之手,他便无时不刻誓将此人碎屍万段。

  旁边的陆游亦踏前一步,道:“尊驾武功盖世,我辈确然不及,但今日卫道除魔,大义之下,个人名节为轻,纵是手段卑鄙,那也顾不得了。”一面说,手亦按至剑柄之上。胤禛曾应允事先对铁木真施下奇毒,此刻见铁木真迟迟不肯动手,便疑心他在拖延时间逼毒,当下朝皇太极使个眼色,预备双双抢上。

  铁木真仰首大笑道:“二圣、三贤者不但武功高强,连话也一个说得比一个动听,反正朕是十恶不赦,你们打着大义旗号,怎麽做怎麽对,只要能杀得了朕,一个个便是真好汉、大英雄了,嘿嘿嘿!”他故意将“真好汉、大英雄”说得特别响亮,之後的冷笑更是鼓起内力送出,只震得众人耳内发疼,脑袋微晕,相顾之下,皆是骇然。

  “住口!”卡达尔排众而出,怒斥道:“我妹艾儿西丝天生善良,不知人心险恶,你约我不到,竟迁怒无辜,将她打死泄愤,她武功与你天差地远,你也忍心下手,这样的心狠手辣,有什麽资格称英雄好汉。”

  听见卡达尔的怒骂,盔甲之下,铁木真脸色苍白,沈默不语,本已压制住的剧毒又四处窜走,扼抑不住。

  “魔族凶残无比,侵我疆土,虐我生灵,对付这等残暴之徒,还讲什麽手段,早一日除尽,黎民生灵便早一日解脱。”陆游道:“在场诸位英雄,有哪位没有与魔族结下深仇的?今日我们便先诛首恶,一雪国仇家恨。”

  讲到与魔族间的大小仇恨,人人都是满腹怒火,立刻鼓噪起来,大骂魔族该杀,众人忘记了担惧,个个摩拳擦掌,预备争前厮杀。

  铁木真心中一叹,情知今日之战,无论如何难以避免。五百年来战祸怨毒之深,绝非言语所能化解,而自己身为魔族之长,担起这份担子亦是责无旁贷。

  只是,眼下山峰之上,九成以上是白鹿洞、雷因斯.蒂伦两大体系出身,皆是如今反抗势力的中坚人物,双方动起手来,只要自己伤了一人,往後再想取信於人,那便是千难万难。

  “就算有伤在身,拼死一战,未必便输於他们,堂堂魔族之长,临阵退缩,不战而逃,日後哪有脸再面对天下臣民!”但转念一想,“罢了,大局为重,只要和议能成,我个人荣辱又有什麽相干?”

  自天魔功大成以来,大小数百战,虽非无往不利,铁木真倒也从没畏惧过,但斯时斯景,自己剧毒未解是一难,不能出手伤人更是一难,内外交攻,进退两难,却不由得令他动了退却之念,当下大吼一声,踏前一步。

  他一吼一踏,全身杀气腾腾,众人为其气势所摄,纷纷兵刃出鞘,屏息以待,哪知铁木真这一步尚未踏实,整个人便如箭离弦,飞也似地向後疾退。

  “大家快追!”

  “莫走了铁木真!”

  众人正准备呼哨一声,群起而攻,哪想到铁木真会有此举,慌乱之下,追之不及,眼看就要被他退下山峰。铁木真心中正自一宽,陡觉上方一股气旋急压而下,扯得自己身形不定,同时一股锐劲夹於其中,劲道未至,倏乎化为点点星雨,尽数封死了周遭退路。铁木真心知这是有高手持兵器凌空拦截,当下翻起一掌,强横破去气旋,迎向兵器,要在攻势及身前,先将对手逼退,以免就此给牵制下来。

  “碰!”两力一交,浑厚掌力如中败革,对方长枪一弯一旋,柔若无物,竟将掌力卸去大半,攻势未有稍减,如狂风骤雨,直逼而下,仓促间拦截不及,仅能偏开脑门要害,“当”的一声,正中右肩。

  枪尖刺在黑魔铠上,铁木真护身真气本能反震,哪知对方实非庸手,一股刚猛内劲,排山倒海似的透甲而入,虽不如天魔劲侵筋蚀脉的凶狠,却另有一股威猛无俦的阳刚威力,震得铁木真?痛澈心肺,当下再不敢分心他用,力贯右臂,一记“爆灵魔指”便往来人飞射而去。

  那人变招极快,本欲反挑枪尖再组攻势,见得爆灵指劲扑面而至,百忙中挺腰一翻,人在半空中弧形抽起,形态潇洒之至,身形未定,长枪舞作一团龙影,怒潮一般涌向铁木真。

  铁木真不敢怠慢,运起掌力,凝神还了三招。他内力之强,天下无双,这一蓄力反击,对方便难揽其缨,三招一过,竟为他掌力所逼,飞退至五丈开外。局面拉平,铁木真定睛看去,来人赫然便是“二圣”之一,龙骑士敖洋。

  敖洋不擅雄辩,更素不喜与人口舌相争,但武功高强,几为场中诸人之冠,适才他未加入舌战,独立一旁,全身感官却无时不刻紧盯场内大小动静,以应付任何变化,是故铁木真一动,敖洋立生感应,以独门轻功追截,果然一举奏功。

  给这一耽搁,众人已将追至,铁木真心知机会稍纵即逝,一道微含天魔劲的掌力凌空发往敖洋,脚下再不停留,向後急退。後方退路,“月贤者”陆游已当先拦住。

  陆游出身於门阀帝室,是三贤者中的浊世佳公子,精於剑技,修业於白鹿洞,与属於雷因斯.蒂伦体系的皇太极、卡达尔不同,个性最为倨傲,他平生对敌素不与人联手,这时更是洁癖发作,打算赶在众人之前,与铁木真独力交手几招。

  铁木真却没这等浪漫情绪,左手握拳,右手成爪,他深知眼前这人实有不凡业艺,又是急於脱身之际,这一拳一爪,招数着实凌厉。

  “嗡──”有如古琴拨调,陆游横过手中凝玉剑,连剑带鞘。拳剑相碰,乌木作成的剑鞘,不堪冲击,炸成粉碎。铁木真的拳势,如激流般涌向剑刃,但陆游全凭一口先天真气,牢牢守住,整个身子犹如一尊石像,动也不动,他所修习的内家真气,绵密柔轫,正适合面对刚力作持久战。

  铁木真急速变招,指头弹出,劲分四重,敲向剑脊,想一举敲碎凝玉剑,哪知凝玉剑虽然承受大力,整柄剑剧烈弯曲,却分毫未损,轻轻摇动,将所有攻击全给抵住,而且随着铁木真的气机震荡,整只剑产生了波浪般的抖动,每抖动一次,剑身便直了一分,将铁木真的四重刚劲逐步化去。

  铁木真心下一凛,但见对手剑势,如万里长空,旷远不知其深,包容万物。这才想起来陆游一套名动人间界的绝学。

  正自僵持,陡觉手上劲力如泥牛入海,摸不着底处,暗叫不妙,又发觉後方敌人已赶至,再不撤身,就会陷入被前後夹攻的窘境,无奈之下,只得抽身。

  藉着剑上反弹而来的大力,铁木真飘身於空,化消追击的三道先天剑气,掠过卡达尔、皇太极的追击,长声道:“抵天神剑,不愧为天下第一守招!”

  陆游还剑入抱,长长吁了口气,刚才交手,虽然只有短短数下,但对手内力之强,所承受的压力之大,却是他生平仅见,抵天神剑的三式变化,长空、柔柳、中流,全数用上,才能挡住铁木真的攻击。而且铁木真在他即将发动最强攻势前的刹那,突然撤身,说走就走,这份功力,实远非自己之所能及。

  铁木真腾身於空,一个回翔,已与敖洋交上手,他舞着长枪,招招存着震裂大气的威力,与铁木真斗得激烈异常。

  三招一过,铁木真心中惊讶不已。传闻中,龙族“焚城枪法”,威猛绝伦,首重气势,因此招式变化不大,却充满誓死必敌、一出不还的绝决气势,令敌人招未接、心已怯,不战而屈。但在敖洋手上,原本充满霸气的枪招,却多了三分柔劲,刚柔相济,使得原本简单的枪招,凭空多了许多神妙变化,进退间更见挥洒自如,而枪法的刚猛内劲,虽然内敛,但接触时的爆发威力却只有更强,还别具一种奇异的潜劲,饶是自己内力远胜,每当与之接触,仍是给枪劲透体,迫得气血一阵不顺。

  “不对,从古以来,龙族内功全以刚猛见长,哪来这等柔韧,这人定是混修了别派的心法。”高手研习别派技艺本是寻常,而以敖洋这样的武技,艺兼众门,相互参照,更是理所当然,可是,铁木真心底还是有种莫名的疑虑“焚城枪劲急走刚强,绝无可能与其他内功并存,便是白鹿洞、西王母族的内劲也压之不住,他又怎能如此配合无间,还有,他用的潜劲手法……似乎……似乎……”

  陡然间,脑里灵光一闪,铁木真隐约猜到了一个事实,是真是假,还不敢断言,不过,倘若是真,那这场战役背後的内幕,只怕远比所有人知道的要更复杂。

  转瞬间,两人在空中连拆十余招,龙族轻功本善於半空回翔腾挪,敖洋得了地利之便,手中朱枪更不饶人,着着进逼,竟攻得铁木真还不出手来,直至二十余招後,方以三道连环指劲,将敖洋迫退,扳回平手。

  一番空中交手,两道人影乍分乍合,进似神龙矫捷,退若灵蛇窜动,看得地上众人眼花撩乱,而激出的气劲横扫四方,更令旁人无法插手其中。三贤者全神贯注,随时预备接手,剩余之人则依照先前安排,在西王母的指挥下,开始某种布置。

  铁木真将敖洋逼退,胸口已隐然作痛,又见到西王母指挥众人移动,似乎在组排某种阵势,心下更是不安,刚想要重新突围,皇太极、陆游已急扑而上,双拳、长剑双双攻至,同时,敖洋一个盘旋,长枪划破大气,一式“千里羿龙”,如箭飙射而来。

  猛招临头,铁木真再难保留,微微一叹,动手以来首次催起天魔劲,在枪尖将及之前,右手中指蓄劲一弹,“叮”地一响,敖洋但觉一股凌厉劲道蚀枪急上,没等接触,整条手臂已剧痛起来,忙叫一声不好,弃枪而退。当朱枪在空中炸得粉碎时,人趁势飞退至远方,只觉胸臆间酸疼难当,心下骇然。

  同一时间,铁木真左手挥出一道天魔刀,斩向皇太极、陆游,料想两人无力接下,必然闪躲,自己便得趁这最後空隙脱身。

  哪知,三贤者亦非浪得虚名,惊见刀劲临头,皇太极、陆游两人一侧身,由後方的卡达尔扑上,两人各出一掌,猛击向卡达尔背心。星贤者的“紫微玄诀”尤善於借劲卸力,当下将两名义兄的内力一汇,卡达尔猛喝一声,双掌击出,与天魔刀劲一抵,紫微诀转,“碰”地一声,反将天魔刀逼回。

  然而,当三人合力接下天魔刀的一瞬,内力甫接,腑脏间跟着便是一阵剧痛,纷纷给震得嘴角溢血,相顾惊疑。

  而铁木真本已腾身而起,忽见天魔刀倒飞而回,没可奈何,硬生生止住去势,举臂迎向这使了八成力的强招,刚要接触,背後又是一声娇叱。

  “铁木真陛下,当心你的後头呐!”

  这句话喊的时刻甚是刁钻,看准铁木真花上大半力气卸招之际,一道绸带袭向他後脑,务要打个他措手不及。

  “嘿!终於到你了吗?”铁木真心下苦笑,左手一挥,抢先挥开绸带,但觉两记“绕指柔红”指劲趁着自己力道最虚时,钻破护身气劲,直逼肺腑;同时右手却已半接半卸地接下刀劲,手一旋,将残余刀劲反袭向後。

  西王母一举奏功,正自暗喜,陡见刀劲扑面,百忙中娇躯向後一仰,几络秀发散落间,险险避过,惊得花容失色。

  “这指劲纯走阴柔,却完全不在龙族的刚劲之下,西王母族果非凡响,无怪『二圣』排名在『三贤者』之上。”铁木真心下感叹,他此刻亦极不好过,“绕指柔红”的内劲逼入腑脏,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之化去,却是痛入骨髓,眼前发黑,而内力一时间运转不济,压抑不住断肠酒的毒性,心脏如火烧般灼痛,“哇”地一口鲜血喷出,人落於地。

第十章 风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