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奇兵

    天魔堡中,胤禛守住星位,口颂魔族秘咒,从他以下,三十六名高手无不是额上渗汗,功力较差的,甚至扭曲着脸孔,显然正身受极大的痛苦。然而,整间正殿,除了呼吸以外,没有半点杂声,针落可闻。

  半晌,胤禛身躯一颤,低声道:“时刻差不多了。”

  铁木真逼退众人,忙将真气在体内环绕一遍,检查有何不妥,眼前发黑,差没痛昏过去。

  他按住前胸,大口喘气。他的心脏,适才激烈跳动至每秒两百五十下,若非及时运功压抑,说不定就要炸裂。魔族的身体构造特殊,生命泉源在於体内的“核”,并非心脏,可是心脏仍属重要器官,若是碎心,至少要失去一半以上的行动力。

  铁木真拭去嘴角血迹,惨然笑道:“嘿!兄长,好一杯穿肠酒啊!”

  而这也是胤禛高明之处,以天魔功的威力,再强的剧毒只怕都能镇压,故他向毒皇重金礼聘,研制剧毒时,所要求的,不是“可以毒死他”的药,而是“可以毒到他死”的药,是以铁木真虽以厚实内力镇住毒性,不使其迅速漫延发作,但毒药的後续威力,却仍在体内慢慢浮现,让他分出越来越多的功力去镇压,无法全神作战。

  与胤禛一方相同,场中高手多半亦是气喘吁吁,二圣、三贤者更是汗流浃背,封魔大阵虽具神效,但本身对於肉体的负荷亦极为沈重,非天位高手不能承受,尽管如此,在连续激战後,众人也是大见疲乏。

  “********,大家一鼓作气,就此诛了这魔头。”不待西王母呼哨,皇太极、卡达尔再行抢上。

  铁木真正全力压制二重毒效,无能控制力道,一记重手劈在皇太极肩头,让他的“大日皇拳”尚来不及使全,便远远跌开。

  而面对卡达尔时,铁木真始终不愿出杀手,只是迫於无奈,一指戳向卡达尔肩头,还刻意放慢速度,让他有暇退避。哪知这一念之仁反害了自己,卡达尔“紫微玄诀”再度奏功,将指劲反转,同时趁势抢攻,闹得铁木真一阵忙乱,才解了劣势。

  这情形看在旁边陆游眼里,却不由得想起胤禛战前提过的一些话,他说,封魔大阵会配合使用者命格而有不同威力,卡达尔命格奇特,倘若能以之为主攻,必收奇效。当时一笑置之,只以为这是无聊的借刀杀人之计,但如今看来,莫非胤禛所言不虚?

  与调息方毕的皇太极使个眼色,後者登时会意,两兄弟联手攻敌,采用的却全是以卡达尔为主力,两人辅攻的战法。

  这一来,却苦了铁木真,待得敖洋、西王母加入战团,局势更加不妙。如此连斗数回合,但觉焚城枪、莲华索的攻势渐盛,更古怪的是,虽然两人派别不同,但所发出的攻招中,却都有一股说不出的奇异潜劲,总能在两劲交接後渗入黑魔铠,造成一定伤害,防不胜防。

  刚应付了二圣的联手,皇太极的拳头、陆游的剑也越来越显出威力,显然这场战役对两人刺激不小,实力亦随着攀升。而每当拆解完四方强招,才想主动出击,那卡达尔却偏偏总碍在眼前,令铁木真一阵心软,许多递出的重招复又收回,再加上紫微玄诀不住转移劲道,铁木真几乎陷入挨打不还手的局面。

  局势恶劣,加上身上伤患,本有的英雄壮志不由气短,重新打起了撤退的主意。二圣、三贤者却没想到,上风架打得顺手之至,趁着对方还不出手,各式强招轰个不亦乐乎。铁木真分力拆招,却仍没放弃最後希望。

  “诸位如此苦苦相逼,难道不怕铸下大错,终生遗憾吗?”

  众人正占尽优势,哪理他说些什麽,只是暗惊这厮尚有如此余力,人人手下攻得更急,无暇答话,反倒是外围的一众结阵者鼓噪不休,呼喝助威。

  “个人生死事小。人魔两界数百年争战,好不容易才有今日局面,倘若干戈再起,黎民百姓的苦处,各位可曾想过。”铁木真提起真气,将语句一字一字清晰传远,他的情况远较众人估计的要好,之所以陷入劣势,实在是因为非但不敢伤人,更不敢豁出去一战之故。

  “嘿!魔族一日占领人间,百姓能有什麽好日子。”陆游连击三剑,喝道:“只要将魔族全赶回魔界,百姓自然会安泰康乐。”

  “魔族不是非立於人类之上不可,人魔之间,也未必就没有携手之途啊!”

  “你花言巧语,骗得谁来。”陆游疾道:“愚人不知,中你魔族怀柔之计,可别想把这招用在我等之上。”

  旁边四人攻得正急,无暇开口,将辩答之战全交给他,若能以此牵制铁木真部份心神,亦是不错的战术。

  “朕全力革新,百姓确实是受了好处,又怎能说是花言巧语?”

  “好处?”陆游冷笑道:“谁不知你魔族个个残暴不仁,这等假仁假义、收买人心的手段,不过哄哄愚民,想要以此一手遮天,那未免太小看人间界才智之士。”

  铁木真心中恼火,万万想不到这人如此见识狭隘,枉负贤者之名,看来二圣、三贤者之崇高地位,多半凭的是武功修为,与气度胸襟无关了。

  听着周遭一片喊打喊杀之声,真不知是该怒抑或该哀,当下仰首一啸,鼓劲声中,大喝道:“开战至今,若非朕一再留劲不发,此处早已屍横遍地,难道这也是假仁假义、收买人心麽?”

  这话喊出,旁人不觉如何,三贤者却首先一呆。

  不错,战斗至今,确实是苦战,但是,好像有什麽地方不对头。照原先的估计,要在战争中取得优势,纵使封魔大阵真有奇效,自己这方至少要折损三分之二以上,而三贤者自身,更早有重伤、甚至当场阵亡的心理准备。

  然而,现在已经将大魔神王逼到如此地步了,这边全没半个人受伤,这真是与预算相差悬殊。虽没亲自接触过,但三贤者也大概熟悉天魔功的种种特徵,而一直以来,铁木真虽以无匹内力,恃强力敌众高手,但所击出的掌力,仅有浑厚,却没有传说中侵筋蚀脉的凶狠。

  “莫非此人有假?”这当然不可能,首先胤禛就不可能让此事发生,再者,这人的确一度使过天魔劲。忆起那一瞬的短兵相接,三贤者心有余悸,的确,倘若从头到尾接的都是那种劲道,又配合这样强横的内力,自己一行人能否支撑得住都很难说,绝无可能占得如此优势。

  “难道他真的在留手?”

  “嘿!”三人正自疑惑,一个低沈嗓音响起,“他不是留劲不发,是无劲可发。”出声者,赫然便是一直沈默无语的敖洋。

  三人登时省悟,仔细想来,自从封魔大阵结成後,铁木真就未曾再用过天魔劲,这封魔大阵既是专对天魔功而创,自然有克制天魔劲的奥妙法门。同时亦惊出一身冷汗,倘若刚才自己信了铁木真的话,手下稍有迟疑,说不定就给他趁隙脱阵,届时天魔劲源源而发,这里一群傻子就通通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铁木真惊怒交集,万万想不到这一直没开口的敖洋,唯一的一句话竟这等厉害,心神稍分,给西王母一指击在後心,异劲潜透天魔铠护身气罩,只击得心疼欲裂。

  一击得手,西王母娇笑道:“陛下,您口口声声为了人魔两界着想,那麽妾身倒想请教,您这麽一个了不起的作法,怎麽会沦落到今日这个田地?”

  “受你恩的人类不信你,魔族要反你,为了杀你,深仇大恨的两边可以合作。”西王母道:“到头来,你什麽东西也留不住,纵有一身盖世武功,却众叛亲离,人魔皆仇,连一手栽培出你的亲生哥哥都要毁了你。”

  她这话似是而非,有些地方甚至连三贤者也骂进去了,但听在铁木真耳中,却每一字都似铁鎚一般重击在心坎,念及言中种种,眼前忽地白茫茫一片,不知方向。

  心神激荡间,三贤者一齐攻上,而敖洋则趁隙贴近,趁着他大半力量集中身前,舍枪不用,一记重拳再击向他後心,竟是与西王母一般,都是对准了他体内毒患最重的地方。

  剧痛袭来,铁木真蓦地惊醒,天魔功狂催至最高,乱拳飞舞,将众人全数击开,於此同时,口中一道血柱仰天喷得老高,心脉重创,险些就要倒下。

  忽然之间,他有种感觉,敖洋的那句话绝对不是误解,和三贤者的心有定见不同,二圣自始至终,就有着相当多的古怪,他们似乎对自己的伤处、武功破绽相当熟悉,难道早在三贤者上山之前,胤禛皇兄已与他们有过更台面下的接触?

  不,应该不对!两大圣地素不与尘世来往,据自己所知,皇兄并没有路子与他们取得联系。那麽,会不会反过来呢?

  抬起头来,恰好与敖洋打了个照面,当眼神接触的刹那,铁木真明白了很多事,二圣武功中奇异的潜劲、对天魔功破绽的了解、屡次发言所持的态度……还有,那双不一样的眼神。

  “原来如此,是你们啊!”铁木真拭去口边鲜血,微微苦笑。连续几下重招,心脉受创非轻,让他失去了再行游斗的本钱,如果再要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因此,他已下定决心,拼着再硬受一两击,立刻就要奔离现场。

  “铁木真,乖乖纳命。”皇太极、陆游瞧见铁木真重伤呕血,虽拿不准他伤势状况,仍然奋勇再上,务要把握如此良机。

  铁木真蓄满劲道的一击打出,目标却中途转向地面,“轰”的一声,地上立时陷了个大坑,尘土飞扬,一时间目不识物。

  皇太极、陆游与铁木真交战多时,只防着他内力重招,却压根也没想到他会行使这等诡计,当下连忙撤招护身,给夹着强横内劲的砂石闹得手忙脚乱。

  尘沙扬起,十丈之内一片混乱,但天位高手动作不需倚仗耳目,尘土一起,敖洋、西王母已知要糟,便当皇太极、陆游後退之时,二圣双双抢上,无顾眼前夹劲砂石,一枪一带,配合同时间赶至的卡达尔,一齐击向铁木真位置,要趁他起身前,将之截下。

  哪知道,铁木真正屹立原地,等着三人这一击,一确认三人发招,手上使出全力,模仿卡达尔“紫微玄诀”的手法,将三人来招搅成一团。而三人亦是只防到他同时还以重招,却全没想到这惯使刚劲的敌手,会有如此巧妙的手腕,心中狂叫不妙之际,已然不及,给他强大的内力带起,全跌作一堆。

  趁着五名强手乱作一片,外围弄不清楚发生何事的混乱中,铁木真鹤唳一般冲天而起,一转身就往西方阵角回飞而去。脱出重围,铁木真头也不回,直冲而出,将五人甩在後头,战斗拖延至此已是极限,倘若再打下去,必有死伤,如此一来,前功尽弃,绝非本愿;况且,自己血脉如腾如沸,也已经到了不得不收手的时候了。

  西王母指挥阵形,变换拦截,但铁木真为求一举脱身,拼着让毒力扩散,奋起十成功力,两道天魔刀劲破空发出,刚中藏柔,将所有挡路之人全给震开,自身人随劲走,转眼间便到了阵围边缘。

  “糟糕!”“不能让他走了,快追!”皇太极、卡达尔最是焦急,发力拼命追赶,却又哪来得及。

  就在铁木真将要突破阵围之际,一名灰衣人冷不防地抢出,两脚一站,便挡在铁木真之前,如岳之镇,两道天魔刀劲射至他跟前,也不知他使了什麽手法,便将这两道无坚不摧的劲力一举化消。

  此人甫一出现,铁木真心中不祥之感更盛,看他化消刀劲的手段,举重若轻,武功似乎犹在二圣之上,虽然不知来历,却必定是今日之战的最後王牌,哪里敢有丝毫小看,八成功力一催,左掌便往那人身上轰去,只要能逼得他一退,此战便算完结了。

  “生死关头,还在为敌人留力,这就是你最大失败之处。”那人一声冷笑,亦是举掌相迎,就在众人惊呼中,两道澎湃无匹的掌力正面对撞,爆起巨响,地面立刻便给炸出了一个大洞。

  “怎麽会,居然是斋天位级的?!”铁木真心中大骇,虽有料到此人非同小可,却怎也想不到他实力厉害若斯,艺成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遇着斋天位高手,这必是兄长最後王牌,但兄长到底是从哪里请出此人的?

  这个惊骇还没获得解释,更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两人掌力僵持不下,铁木真待要再催内力,逼开此人,哪知对方冷笑一声,一股极为熟悉的内劲从左掌上传来……

  给这无名怪客一耽搁,二圣、三贤者已赶至两人周遭三丈处,但闻一阵怪异的咯咯声响,跟着,铁木真的左臂好似给什麽剧烈毒物腐蚀,发出骨肉爆裂声,众人起先以为是剧毒发作,待得见到那坚固无比的黑魔铠亦开始脆化碎裂,这才省悟,齐声惊呼道:“天魔功,是天魔功!”

  此言一出,场中群起譁然,人人皆知天魔功是魔族镇族神功,非王族嫡系不传,便算长老重臣亦不得窥,而魔族正统王室,除了铁木真、胤禛两人,余者皆已在战争中死伤殆尽,此刻却哪里再跑出了个天魔功高手。但瞧那独门的吸蚀威力,腐血蚀肉,无物不化,普天下除了天魔功,再无第二门功夫可及。

  一片惊异声中,那人抬起了头。他身着粗布灰袍,披头散发,打从双方交手开始,便一直低头待在最外围,不惹起他人注?意,此时一抬头,众人只见他相貌俊秀,於憔悴中颇见英气,但一张脸却惨白如蜡,毫无血色,彷佛一抹刚由地底窜出的幽魂,全身上下浑没半丝人气。

  “这人是谁?”他会使天魔功,必是魔族皇裔,否则就算胤禛因孤注一掷,肯破祖例私传外人,短短五年,也计决练不到如此功力,只是,魔族皇裔早在战争中死绝,又怎会突如其来的又冒出一个?

  敖洋与西王母对望一眼,闪过了然神色,显是早已知道胤禛有此一着。

  “这人是……八……八……”人群中好似有人忆起,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三贤者中,皇太极最是年长,兼之熟识魔界事物,听到这句话登时猜到,“他是胤嗣,前任大魔神王的皇八子胤嗣!”

  这句话真是震惊全场,年长一辈的都知道,昔日玄烨在生时,众皇子为争王位,台上台下斗得惨烈无比,当时,众皇子里武功最高,几乎可与乃父比肩的,便是八皇子胤嗣。他的天魔功修为高绝,又掌军职,人间界高手丧亡於其下者,不计其数,後来在一次出征中,中了敌人埋伏,整枝军队给杀得大败,他自己也身受致命重伤,有传说是给俘虏起来,也有人说是死在乱军之中,总之就此无影无踪。

  如此一名天位级高手会在普通战役中身亡,这是任谁都不肯相信的事,因此魔族高层一片譁然,一般猜测,这是胤嗣的死对头,二皇子胤礽设下的圈套,令胤礽成为众所矢的,但随着时间过去,胤礽垮台,而种种线索牵连起来,直指最後胜利者胤禛。但其时玄烨已亡,铁木真在胤禛扶持下稳坐王位,还有谁敢多言半句,只有暗自咒骂胤禛手段毒辣。

  可谁也想不到,这样一名早该成为历史的人物,会在此时重现人间,而且一出手便展出技压当场的实力,立即克住铁木真。

  铁木真听着皇太极的话,心中惊骇无伦,他没见过八皇兄,却常常听过他的名字,魔族重臣常在私下将他与自己并称为“魔族千年内两大武学天才”,武功之高可想而知,事实上,除了自己,这是铁木真有生以来首次见着斋天位级数的高手。

  以他性情,与亲生兄长见面本当大喜,无奈对方非但不存手足之情,攻过来的天魔劲反而凶狠异常,便如同一把把锐利小刀,狠狠地刮剁着手臂血肉。天魔劲在腐蚀血肉之余,更有吸化对方精气、功力的奇效,铁木真之所以一直忌用,这便是一大原因。

  早先与胤禛动手时,两人功力相差悬殊,胤禛的天魔劲未及入体,便给逼回,但此刻对手换做同为斋天位的胤嗣,又失去先机,局面便整个倒了过来,铁木真只觉全身功力随着血肉乾瘪,而源源不绝地向外流窜,情知再不有所决断,立刻便要惨死当场。

  “喝!”的一声,一蓬血雨扬天而起,铁木真右臂上撩,硬生生地将左臂斩下,身子同时向後急退,右手连戳断臂处穴道,止住失血。

  “跑得了吗?”胤嗣将抓住的断臂一抛,身子跟着欺上,与铁木真斗在一起。

  苦战半天,只不过维持着个占不了多少便宜的优势,现在突然跑出来的一个不速之客,三下两下,便让铁木真断臂重伤,面对着惊人变局,众人惊讶得连高兴都没半点。

  三贤者全停了手,虽然说早已决心与魔族联手,先除此大敌,但胤嗣的出现,却是他们完全不知道的一着暗棋,亲眼看到魔族加入战围,三人都难掩心中的嫌恶,不愿与他联手夹攻,远远退至一旁。

  眼见兄弟两人斗得激烈,三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怎也想不到胤禛会留下这一着王牌,照理说,胤嗣与胤禛互为死敌,胤禛居然有办法请出此人,其手段高明之处,可想而知,而想到一旦诛杀铁木真成功,对手就要换成此人,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敖洋、西王母则面色凝重。此战开打之前,他们曾经计算过,当众人诛魔成功,精疲力尽之际,以胤禛一贯的作风,必然有另外的狠辣手段,将人间高手也趁虚诛尽,而根据某个特殊的情报管道,两人大概算到了胤禛手上的几张王牌,故而适才作战时,两人暗自存下几分实力,以备战後变局。

  然而,胤嗣出现的时机却不如两人所料,这是否代表胤禛另有後着呢?倘若胤嗣就此将铁木真杀毙,那对胤禛绝无半分好处。首先,人间界高手并无重大损伤,对将要执掌魔族大权的胤禛来说,是重大障碍;而依照两人这般打法,铁木真败死前势必给胤嗣吸掉大半功力,而卷土重来的胤嗣亦将成为胤禛心腹大患。

  难道胤禛是打着让胤嗣、人间高手两边互斗的如意算盘?不太可能,在人人都知道胤禛会渔翁得利的情况下,胤嗣绝不会笨得在此时与人类发生冲突,己方亦然。那麽,胤禛打的主意到底是什麽?

  众人各怀心事,惊疑不定间,铁木真已给胤嗣逼得连连倒退。刚刚虽及时断臂,却已给吸去两成功力,应付起毒患、天压更觉吃力,加以仅於一臂,实力此消彼长,交手没过几下,险象环生,当下再无保留,天魔劲全力还击。

  “嘿!现在才用真本事,不觉迟了吗?”胤嗣口中冷笑,手下却丝毫不敢小看,全力鼓起天魔劲,主动抢攻。

  两人这一番交手,局面登时不同,两股天魔劲彼此交攻,招式偏重锁、拿、戳、刺,招招攻向对方要害,变招迅捷无伦,内力发挥到极处,股股罡风直刮出去,令人生疼。

  铁木真失去一臂,招式运用大是吃亏,但第十一重的天魔劲,仍令胤嗣不敢冒进。随着两人过招,周围空气变得乾燥、脚下踩过周围的植物瞬间枯化,说明了天魔劲的威力,旁观众人看得心惊胆跳,暗自想像倘若铁木真一开始便以此劲出手,如今不知还剩几个活人。

  当激荡的罡风越来越强,忽然响起几声惨叫,几名距离铁木真、胤嗣最近的高手,浑身血肉枯竭,变作乾屍,惨死当场。

  “怎麽回事?”“不好,大家快退。”三贤者见机最快,情知这两人俱是天位以上的绝顶高手,过招时周遭布满天魔劲的余势,逐渐往外扩张,遇物则噬,功力稍差的抵受不住,当场就给蚀乾全身血肉。“好歹毒的功夫!”卡达尔想起妹妹正是伤亡於此功之下,更是怒不可抑。

  铁木真见得惨状,下意识地招式一顿,但值此生死关头,又怎容得他迟疑片刻,只听胤嗣冷笑一声,中宫直入,右臂闪电似的抓住他咽喉。

  “妇人之仁,注定你今日有此一败。”胤嗣大喝声中,右手天魔劲疯狂急吐,爆裂声立刻在铠甲之内响起。铁木真独臂猛力轰出,胤嗣早已料到,反掌握住,天魔劲施威下,拳到中途便已无力化。

  三贤者互望一眼,情知今日之战至此已然完结,但这胤嗣瞧来也是心狠手辣之辈,武功又高,吸纳铁木真功力後,为祸更大,三人都有些迟疑,不知是否该趁他功力未固,利用封魔大阵一举将他除了。

  铁木真连连鼓劲反震,可面对强大的腐蚀劲道,又是掐在颈间,所有发出的劲力只有给吸乾的份,毫无效果,脑袋不多时便已晕眩。

  “如此下去我命休矣,只有放手一搏,将残存功力压缩之後,一次爆发,拼个同归於尽就是了。”

  胤嗣占尽上风,体内功力则数倍增长,即将迈入第十一重的天魔功,心中极是欢喜,忽觉铁木真体内真气有所异动,微一思索,已明其理,忙赶在真气将爆炸的前一刻,纵身跃入空中,同时鼓劲护身,希望能把这最後一击造成的伤害减至最低。

  “怎麽回事?是魔族的『解体震爆』!”

  二圣、三贤者见胤嗣於大胜之际行此异举,哪还不明白发生何事,连忙呼斥众人後退,以免给这天位高手濒死一击、可能广及数十丈的爆炸牵连到。

  便当所有人各自以最快速度退避,运功护身,希望捱过最後震爆的当口,漆黑的夜空,舫穗、紫微、天机、魉魅、蛊冥、鹫翎、破军、古梦、馥思,九颗夜空中的主星,蓦地大亮,九道星光急射而下,定住了地面中的铁木真。

  “嘿!兄长,当真是这麽想杀我吗?”铁木真惨笑声里,体内积蓄的真气,发生了最强大的爆炸。

第十二章 奇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