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蜕变

    “轰!”巨大的爆炸发生,飙激而起的暴风,四处狂扫的冲击波,把众人弄得好生狼狈。

  铁木真解体散功所发出的最後一击,威力极强,本该将这山头整个夷平,却给胤禛以九道星芒及时封锁,令九成以上的能源狂流,以铁木真为中心,集中於方圆十丈之内,达成了彻底消灭的目的。

  远远看去,似乎可以发觉,该处因为过大的能源膨胀,而呈现了空间扭曲的现象,铁木真,是绝无生理了。

  好半晌,风暴停息,众人纷纷落下,小心戒备,想要一探究竟。

  只见诺大的一块地,见不到一根草,一只虫,被破坏的十分彻底,而在那中心,黑魔甲成跪姿,巍巍坐立,历经了那麽大的能源冲激,这套铠甲竟是分毫无损,只是,在里面的那具躯体,已经没有半点生命气息了。

  天魔堡,胤禛长长吸了口气,汗如雨下,“星临九霄”之术,初学乍练,身体尚不能完全适应,适才的一轮施法,负担不小,得要稍作喘息。

  “恭贺主公,重登王位,统我魔族,魔照天下。”在他身边,三十六道灰影,环绕一圈,他们之中,有魔族长老、投效魔族的凶人,以及胤禛私下培育出的新进高手,为支撑阵势运行,人人耗力极大,这时感应阵势已然瓦解,铁木真想来该是毙命,自己前途更是一片大好,连忙向主公致上贺喜之意。

  一名留着山羊胡,模样老成的男子,似是参谋之类,走近胤禛,低声道:“魔族叛徒既除,八皇子将是主公大患,依微臣愚见,不如……”

  话方出口,却见胤禛冷冷的目光似嘲若讽,令他再不敢把话说完,抢着跪倒於地,“卑职该死,自作主张……”

  “好了,省下你的废话,多蓄点力气。”在部下的惊异声中,胤禛冷笑道,“你们马上就会发现,这场战争,好长……”

  战斗结束,众人心里都有不踏实的感觉。照原先的预算,这场惊天之役该打得鬼哭神号,甚至两败俱伤,双方没半个生还。结果,除了几名被天魔劲波及的死者,剩下的别说殒命,连轻伤也没半点。

  三贤者的感觉更是强烈,不错,正如早先想的,此战不能说不激烈,胤禛出尽奇谋,甚至冒险用出了胤嗣这等辣手,而自己一方也是豁出了全力在作战。可是,还是有很不对劲的感觉,这场战役虽然“激烈”,但感觉上,好像只是一场激烈的体能竞赛,从头到尾,竟没有半点生死相搏的感觉。而且,自始至终,此战中布满疑云,似乎在众人奋力拼斗的过程中,隐藏了某些台面下的秘密。卡达尔望向敖洋、西王母,他隐约感觉到,这两人绝不如表面上所见的那麽简单,说不定,“三贤者连袂请出二圣”仅是旁人算计中的一件大笑话。

  并没有在意卡达尔的目光,敖洋、西王母携手而立,神情肃穆,在他们目光的尽头,出现了胤嗣的身影。胤嗣一语不发,只是忙着将吸蚀来的内力归并本身,适才交手中,他吸去了铁木真近半内力,功力暴增,已进入天魔功第十一重天的境界。

  不过,饶是体内十分受用,他眉头确是紧皱着的。这次,他立下魔族咒誓,以出手诛杀铁木真,换取自由,心里早存着吸蚀铁木真功力後,反手再将胤禛除去,重掌王权的想法。

  这事胤禛当然不可能不知,故而战斗中他一直未有动作,想看看胤禛是否布了什麽後着,待得最後关头,才被迫出手。而现在,自己功力大增,胤禛更远非己敌,以胤禛心计,怎可能平白送此机会予敌,那麽必是有自己尚看不透的布局。想到这点,胤嗣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众人正自思量间,陆游首先发觉了异状,黑魔铠之内,有种非同小可的气,以极度惊人的速度成长,席卷风云而起。

  “嗡……”黑魔铠发出了鸣叫,声音由低至响,不过一瞬,而黑魔铠的内部,“轰隆轰隆”的闷响,相互呼应,到最後,竟如风雷大作,排山倒海而来。

  “怎麽回事?”

  “你们看,天空!”平静的大气,产生了激烈的流动,狂吹而起的飓风,飞沙走石,让人看不清景物,也站不稳脚。而天上,雷电奔流,灿亮的闪电,明如金蛇,把夜空划出一道道白痕,让人为之目瞪口呆的是,天空清若黑玉,见不到半片乌云,那些电光不知从何而来。

  天现异象,天魔堡中的胤禛,喃喃自语道:“终於诞生了,太上天魔。”

  黑魔铠轻轻震动着,似乎为着主人的力量感到兴奋。共鸣的声音,越来越响,受到莫名力量的牵引,大地开始摇动,众人心下惊骇无端,连忙拿桩,在狂风、地动中站稳身子。

  胤嗣、皇太极这两人,最为精熟魔族秘闻,见到这种种异状,脑海里都是同样的想法,“太上天魔,太上天魔现世了!”

  天魔堡中,胤禛闭目寻思,暗道:“果然所料无差,众强者加上封魔大阵,可以将十四弟的潜力完全迫出,推上太上天魔的境界。”

  太上天魔,是魔族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也是天魔功第十二层的境界,离所谓的神,仅是一步之差,却已号称是永生不坏之体。自神话时代以来,魔族中达此境界者,不出三人。

  “二圣、三贤者俱有惊人业艺,八皇弟更有斋天位顶峰的实力,再加我从旁协助,实力足可再杀他一次,到时候……”胤禛知道,自己在冒一个天大的险,可是,为了往後的自己,这个险,不能不冒。

  场中所有的武者,都曾经看过、听过如下的描述,“太上天魔,魔极之至体,身具五奇六神通,得晓世间一切法”,具有不可思议的实力,得到最强称号,就是太上天魔。太上天魔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每个人都不敢想像,或许,就像刚才铁木真的表现,这可能又是一个过大的传言,但看见此时山动地摇,天地皆变的种种异象,没有半个人敢掉以轻心。其他高手虽然对传闻所知不多,却也各自运起了最强的功力,来应付可能的变化。

  “嘿!好你个的胤禛,这就是你的真正意图吗?太上天魔的功力!”本是最得意的胤嗣,恨声不绝,他知道,自己再次被利用了。

  “太上天魔又如何?这厮已身受重伤,又被吸掉大半功力,能有什麽作为?”皇太极鼓励着群豪,试着减少弥漫空气中的恐惧感。

  理论上说来是这样没错,不过,却没人胆敢抢先出手,结果,依照原先的布置,众人再度组成了封魔大阵,静观其变。

  蓦地,风停了,地震停了,连共鸣声也没有了,铠甲之下没有动作,现场笼罩在一份令人不安的沈寂。

  “哼!”胤嗣冷哼一声,他谁也不看,迳自冷冷道:“人类,要命的话,不相干的人通通可以滚了。”

  这句话没有对着人说,但靠得最近的皇太极登时省悟,只见几名位置靠内围的人,见铁木真没有动静,性子又急,想捡这现成便宜,悄悄地靠了过去。

  “不得私自离开岗位,速速归位。”西王母见状连忙喝止,却已迟了一步。

  一个悠远缥缈的声音,从铠甲内部,清晰的传出来。

  “天苍苍兮地茫茫,乾坤渺兮斩八方。”

  众人还没会过神来,密集的剑气,爆发成雨,以黑魔铠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激射横飞,所有人虽是立即催起护体神功,却没半个抵挡的住,全给击的倒飞出去,皮开肉绽。

  不仅主动进击的数人如此,连带後方靠得最近的十数人,首当其冲,给剑雨轰破护身真气,连连倒退中,承受不住万千剑雨的狂剁,惨嚎声里,给斩的血肉馍糊,转眼间屍骨无存。

  仅仅一招,堪称完美的封魔大阵被破,场中人人皆伤。恍惚中,黑色恶魔站起身来,一双金色眼睛里,赤红的血光暴涨,在黑魔铠的周围,笼罩着一层深黑的魔气,张牙舞爪,犹若实质。

  斜斜一瞥眼,地上断臂腾空飞了起来,自动接到断处,铁木真右手在接合处闪电般连点数指,筋肉骨骼“喀喀”作响,一片惊异声中,枯萎的断臂已经完好如初,血肉重生。

  铁木真向前走了七步,一手指天,一手触地,声音庄严,长吟道:“指天为名,拄地为身,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众人为其威势所震,全数呆立,面具之下,铁木真有了抹冷酷的笑意,一抬足,以肉眼难见的高速,瞬间便移至一人左侧。

  可怜那人还没来得及发觉,就给铁木真抓住左腕,奇异的真气,好似把心脉当成琴弦拨弄,急冲而上,铁木真把适才战役中所背负的高速心律传给了他。就在一秒内,那人的心跳,高达每秒七百二十下,没有人能承受这种心律,任何高手都不行,就在三贤者欲奔来抢救前,那人惨叫一声,以心脏为震源,整个胸膛炸的粉碎,惨死当场。

  各人俱是大骇,刚想再组联合攻势,铁木真胸膛一阵起伏,“当!”的一声巨响,强大音波化为冲击震波,直接击打在每个冲过来的物体上,凡是波及到的无不头晕目眩,功力浅的甚至伤重呕血,而几个想冲过来突袭的白鹿洞高手,当场灰飞烟灭。

  发声器官,是铁木真的心脏,西王母族的至高秘传“寂灭心钟”。

  “能知世间一切法”,现在没有人会怀疑这句话的意思了。

  “可恶!”“不能让这魔王再害人!”突破心音冲击,三贤者以丁字阵形冲上,铁木真冷笑一声,正要应付,陡闻上方异响,却是西王母飞身以“绕指柔红”袭来。

  “嘿!还想故计重施麽?”指劲对指劲,“爆灵魔指”将“绕指柔红”轰至溃不成军,西王母大惊,两条绕身绸带灵蛇飞窜,挡在身前。“轰”的一声,绸带炸成漫天碎屑,西王母以绝顶轻功卸劲飞退,劲犹未止,她凌空一个折弯,抽出腰间一双短剑,天地刃、宇宙锋,再行攻上。

  铁木真一指逼退敌人,目光却扫向三贤者。於此同时,三贤者只觉前方一堵气墙推来,势若排山,三人不约而同出招挡架,却一齐给气墙震回原处。

  “给吸掉大半功力,还有如此神威,太上天魔果然深不可测。”敖洋看在眼底,实是骇然。他与胤嗣未有出手,站在一旁,希望能看出铁木真的破绽。

  而另一边,铁木真不待西王母攻上,身形一起,将西王母、三贤者甩至身後,绕场而奔,所经之处,尽是血肉横飞,天魔劲非但无坚不摧,更是无孔不入,只闻得惨嚎声不住响起,一具具给蚀尽血肉的乾屍纷纷倒地。

  三贤者看得眦目欲裂,死伤的众人里,多半是他们的同僚、好友,其中更有师门长辈,虽然功力未至天位,无法实际参与战斗,却都是铁铮铮的大好男儿,在无数战役中奉献良多,现在却给像杀狗一般屠戮殆尽,怎不令他们悲愤难当。

  铁木真在铠甲下满意地笑着,如果艾儿西丝在,她会发现,这时的铁木真,浑然不似平时。通红的眼瞳里,只有嗜血的疯狂。大幅提昇的魔气,直冲入脑,让他成了个十足十的魔王。

  不到一刻钟,便在举手投足间,已给他杀掉二十多人,而也直至此时,众人才真正明白,“黑色恶魔”的传闻,到底有多可怕,比较起来,刚刚持续近一日的激斗,不过如儿戏一般。

  在前半场的战斗里,铁木真不欲多伤人命,又曾发愿禁用天魔劲,始终未有出重手,而艾儿西丝死後,他心情沮丧,战意低落,加上中毒、受伤、被封在先,故而一直处於劣势。但此刻十二重天初成,全身魔气前所未有的高涨,狂飙的杀意,再难遏制,铁木真毫不留手,全力出招,众人错估对手实力,措手不及下,死伤惨重。

  西王母、三贤者竭力抢攻,铁木真头也不回,仅是以护身气罩将四人牵制,全副精神享受在残杀的过程上。皇太极、卡达尔的拳掌难以奏效,便连陆游、西王母的神兵也无用武之地,四人打得心底直沈下去。

  剩的人越少,铁木真的手法就越凶残,一人给他揪住双手,硬生生扯成两半;而旁边一人则是扯出肚肠,绕在颈上勒毙,一声声凄厉惨叫,变作山上余响,久久不绝。

  胤嗣寻思道:“他以天魔劲杀人,却不吸蚀对方内力,这是为何?是了,他功力大进,自然不屑吸蚀这无关紧要的小小内力。”自太上天魔现世,他一直仔细观察,却找不出半丝可乘之机,铁木真一举一动,浑然天成,不留半点破绽,更隐隐透出克制旧有天魔功的痕迹,显然太上天魔的境界,完全超乎前头十一重天的境界。

  旁边的敖洋亦是冷汗涔涔,脑中搜遍平生所学,就只有一个问题,“该怎麽办?该怎麽办?”

  而场中,铁木真的目标仅剩一人,那是一名白鹿洞长老,名医柳江南,实力不俗,是陆游师叔。见到师叔危难当前,陆游惊骇得大叫。

  “师叔,小心啊!”

  问题是,小心,有用吗?魔王再次移位,出现在柳江南的面前。

  “太……太恐怖了……”柳江南颤声道。当医生,本已惯看断肢残臂,但这麽血腥的杀人手法,仍是让柳江南看的呆了,而死亡的阴影,已笼罩至他的身上。

  铁木真举掌一砸,威猛掌力,无异於万斤铁柱,将这一代名医,由头至脚,给打成一团稀糊血肉。

  “天杀的魔族,还我师叔命来。”陆游悲愤不已,挺剑疾冲,两名兄弟唯恐他有失,奋身合攻。三人的攻势,全撞在气墙上,天魔劲怒涌过来,便连卡达尔也卸之不去,三人如遭电殛,臂上肌肉萎缩冒血,千钧一发之际,联手全力将入体异劲逼出,三贤者一齐吐血飞退。

  同时,西王母也不得不撤身後退,虽没闹得像三贤者那麽狼狈,却是鬓发微乱,脸色苍白,握着短剑的双手颤抖个不停。

  “哈哈哈……”铁木真冷笑起来,刚要行动,天上星光受到催动,九颗主星再度大放光明,射下星光柱,困锁铁木真。

  众人大喜,正想故计重施,大加围攻,哪知铁木真抬头仰望,冷喝一声,“讨厌的天。”手指一指,浓密的魔气,急涌至半空,遮蔽了点点星光,也阻绝了将要降下的大气压力。

  现在,一如适才柳江南的感受,每个人都给强烈的恐怖感,紧紧攫住,在他们眼前,铁木真就像个不可能被击倒的魔神,让人心胆俱寒,提不起奋战的意志。

  铁木真举目横视,眼光从众人面上扫过,血一般浓艳的红瞳,令每个人心底七上八下。

  如果说刚才的行为是清场,那麽,真正的战斗就要从现在开始了,可是,实力相差如此悬殊,这战斗又从何斗起?

  众人俱是竭力思索着可用的招数,有某些属於天位高手的禁招,能吸纳自然能源为己用,令己身实力强大百倍,无坚不摧,但发招时耗力之大,往往令发招人也力竭而亡,更何况控驭天地之气稍有差迟,立刻便是爆体身亡的惨剧,是以不到拼命、同归於尽的关头,绝不使用这类大排场招数。

  现在,既不用担心伤及无辜,而局面也处於生死一瞬的危险关头,该是把所有顾忌抛开的时刻了。

  但是,该由谁打第一阵?

  越後面出手的存活机会越高,更有可能看出铁木真破绽所在,这道理人人皆知,又有谁愿意当这冤大头。

  “二弟、三弟!”皇太极望向两名拜弟,他与魔族仇怨极深,本身孤家寡人,此次又是报仇而来,决心舍了这条性命,让两名手足有成功的机会。

  “大哥!”“大哥!”两声感动的呼唤,而卡达尔的声音却显得有些异样,他响起刚才想到的些许端倪,怀疑的目光望向二圣。

  察觉到卡达尔的不安,敖洋冷笑一声,牵起西王母柔夷,低声道:“怕吗?”西王母眼中有惧意,脸上却绽放出笑靥,握紧敖洋铁掌,娇笑道:“不怕。”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会意,都觉得只要能如此并肩抗敌,便是立刻战死也丝毫无惧,手下一紧,便要一同抢上,陡闻耳畔风响,灰影掠过,抢先立於铁木真身前,正是胤嗣。

  此举令众人大吃一惊,原本在这样的情势,人人都怕给旁人坐收渔利,而其中特别招惹忌讳的,便是这名魔族皇子,哪想到他会主动出头打第一阵。

  但这样的想法,却是太不了解胤嗣了。玄烨的十余名皇子,多半是高傲不驯之辈,胤嗣尤是其中翘楚,他当年便极为蔑视人类,怎能容忍与人类联手,更不屑与这干人算计这等小心眼,故而看见他们临敌之际仍算计不休,心中鄙夷,仗着对自身武功的信心,率先出击。

  胤嗣的步子不大,前进的速度也慢,面对比自己高上一班的太上天魔,他不敢有丝毫懈怠,打起全副精神,令全身上下无可乘之机,缓慢地向前。他脚下步伐依足某种旋律,每走一步,身上的天魔功便强上一分,而当他步至铁木真身前,最强的天魔功会凝聚在一招内发出。

  望着世上仅剩的几名血亲之一往己走来,铁木真双眼赤色稍褪,随着瞳中身影渐渐清晰,竟似有某种情感缓缓流动。

  胤嗣从来就不是一个胆怯的人,但此刻,每前进一步,就有一股莫可抵御的压力,迫得他呼吸急促,举步维艰,饶是如此,他的每一步仍是既沈且稳,笔直地一条线往前,分毫无误。

  三贤者看在眼底,心中佩服,知道倘若换做自己,说不定在步进铁木真十丈之内时,就给庞大压力压折了腿腰。

  二圣却暗叫不妙,胤嗣步子虽稳,但每一步的足迹却深,在石子地上踩出一个个的足印,换言之,尽管外表不露破绽,胤嗣的内心已然怯了。

  铁木真没有出手阻拦,胤嗣每往前一步,铁木真身上的魔气有若实质,压得他气息不畅,而只有天魔传人才感应到的强弱讯息,更令他心惊不已,全力镇定,两人虽未出手,但彼此间的针锋相对,却已在每一步、每一呼吸、每一瞬眼神交接中展开。

  不需要别人相信,两兄弟目光相会之际,也同时在交换着彼此意会的心语。

  “为什麽要打头阵?”

  “因为所有人中,我最强。”

  并不是心理战的手法,只是两个出生以来从未见过的亲兄弟,在进行最初也是最後的兄弟对谈。

  “原本是死人的你,为什麽还要出来?”

  “身为天魔传人,不能永远沈寂,我必夺还帝位,重掌魔族大权。”

  “夺位,必要能忍,必要能狠,为何蠢得与我正面对上?”

  “魔族皇嗣之争,岂能假手外人?便要身亡,只能身亡於彼此之手。”

  “所以,你永远输给四皇兄!”

  心语交谈间,周遭的一切彷似全静止下来,天地间仅余彼此二人,而当胤嗣再次惊醒,蓄满他全身劲道的一拳,已经结结实实地轰往铁木真胸口。

  “劲道发挥得很好,堪称得意之作。”胤嗣这样想着。

  “砰!”地一击,击在天魔铠上,黑色铠甲没起半丝细纹,胤嗣亦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铁木真爆雷似的重拳,已擂在他小腹上。

  轰!

  骨碎与喷血声同时响起,夹着内脏碎屑的鲜血喷洒在半空,胤嗣整个人血箭一般射起,直撞至百余丈外的山壁,嵌在山壁中,余力爆发,山壁犹如软沙,瘫塌颓圮,将胤嗣身体埋於其内。

  一招一击,胤嗣溃败於太上天魔之下,身受重伤。天位之争,级数差距就是一切,即便是濒临斋天位顶峰的功力,也得惨败收场。

  没有半分胜利的喜悦,眼中红光再次大盛,铁木真回过头来,慢慢慢慢地诉说了他没出口的语句。

  “下一个,是谁?”

第十三章 蜕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