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黑姑娘

    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个遥远的世界里,有一个国家,叫做雷因斯。蒂伦,在那个国家里,有个名叫“黑姑娘”的传奇,至今为人津津乐道,不过,向来没人相信它。

  现在,由我为大家讲述这个故事。

  不过,亲爱的读者啊!在开始讲之前,我要告诉一直在关心着风姿的你们。

  接下来的故事……还是不要看的好……

  你最好是不要看。

  看了之後,你会担心,你一定会後悔的。

  因为接下来的,是一部你最好不要看的故事。

  ****************************************************************************

  王国历1999年9月9日雷因斯。蒂伦

  黑姑娘的父亲,叫做赤先生。某天,赤先生和铁面人妖谈完复国大业,买了复国牌烧鸡,抽着复国牌香菸,不知不觉,走到了某座小山丘。

  忽然,天上散发出瑰丽的光芒,云层之中,有个好帅气的少年,头上有角,手中环抱着一枚光球,全身充满圣洁的光芒。

  在光球的中央,有个娇小的女孩。

  “你……你是上帝吗?”赤先生兴高采烈道:“我不是你们的会员,不过,我也想上天堂,你的飞碟在哪里,带我一起去吧!”

  “OH!NO,FUCK,IAMNOTYHEGOD!HA!BOY!LISTEN!朕乃是魔族之主,‘成吉思汗’铁木真。”

  在闪烁的灵光中,少年开口说话了。

  “这个女孩出生到现在,一直生活在圣洁的光芒中,完全不知道,现在社会上的污秽,是有着纯净灵魂的人……”

  “这个孩子是生是死,她的一生怎么样,都要看你了。”少年微笑道:“一切拜托你,我会在天上守护你们的。”

  光球降到赤先生手中,铁木真不见了。

  “真奇怪,怎么会突然遇到这种事。”赤先生惊喜道:“一定是祖上有德,本尊显灵,来指导我复国大业,一定是这样。”

  为了把养成游戏玩成SLG,赤先生决定为女孩取个名字,可是,要叫什么名字好呢?

  “鸣泽唯、平井美惠子、樱木舞、西露、叶月……嗯!都不好。”

  无视於怀中婴儿的欢天喜地,赤先生觉得这些名字太女孩子气,成不了大业。

  “明日香、诗蒂寇、鲇川圆、格林西尔、可罗索……嗯!也不好。”

  难以想像这孩子驾驶初号机,到处暴走的惨状,赤先生捧着婴儿,苦苦思索,忽地,他恍然大悟。

  “对啦!就是这个名字,又聪明又帅气,既威武又好听。”

  赤先生捧起婴儿,无限荣耀的说道:“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做‘山本五十六’。”

  轰!

  第两百枚天雷盘旋轰下,妖雷魔电,化作电龙飞舞,打入卡达尔天灵要害。

  黑鲁曼大军攻破金陵城门,南唐灭亡。

  天上刹时轰雷爆作,晴天霹雳,婴儿嚎哭不已,似是为了这不幸的开端,而哀号警告。

  果然,赤先生在收养孩子後不久,因为“庄敬自强,复国大业”不成,抽复国牌大麻遇到千面人事件,一命呜呼,山本五十六就在众多後母中,被丢来丢去。

  每一个後母,都面临了同样的困境,这个扫把星出乎意料的恐怖,以至於他们家庭中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倒楣事,聚赌被抓、开六合彩被倒会、卖大补帖遇到警察、做公娼遇到*、选总统遇到飞弹演习……总之就是非常可怕就对了。

  後来,山本五十六被送到第一百零七任後母,冷瞳的身边,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山本五十六有个小名,叫做妮儿。因为讨厌原本的名字(真正的理由,是因为作者讨厌,字太多),这个小名逐渐取代了正名。

  ****************************************************************************

  後母冷瞳,和两个後生的姊妹,视妮儿为眼中钉,常常用各种阴谋…阴谋,来谋害妮儿,以求早日脱离苦海。

  她们给妮儿吃高热量的食物,每餐九客牛排、十九个汉堡,外加奶油拌薯条,一杯红茶放九十九块方糖,还规定她躺在床上,不让她做运动,整天窝在电视机前,收看垃圾节目“虎门朱颜记”。

  (冷瞳:“她自己好吃,关我什么事。”编剧:“管你的,她是女主角,你没有发言权。”)

  可是,老天保佑好人,妮儿虽然生长在填鸭式家庭,不但没有因此得高血压、心脏病,就连身材都没走样,始终维持23腰的美妙曲线……真是恶魔一般的体质啊!

  “鬼!你不是人,你一定是魔族!”

  “是啊!母女俩都是祸水,小小年纪,就会引男人…”

  “恶魔……这一定是恶魔的种……”

  “这关恶魔什么事……”

  “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啪啪(拍掌声)我就是怪叔叔。”

  “给我滚出去……@%&$……”

  街坊邻居相争指责,而妮儿依旧照吃不误。後母冷瞳,只好换别的方法谋财害命。

  “妮儿!粮仓坏了,你找姊姊一起去修好。”

  “知道了,马上去。”

  妮儿放下手中的千层蛋糕,跑上天花板,找大姊一起去修粮仓。

  大姊,苍月枫,正在天花板的个人寝室,作她的个人嗜好,摺风车。

  “大姊,我们一起去修仓吧!”

  “一个风车,两个风车,三个风车……昨天只杀了九个人,业绩太差,期中考铁定要被当了。”

  “大姊,我们一起去修粮仓吧!”

  “……”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算了,我自己去。”

  受不了大姊的酷,妮儿决定自己去修粮仓,同行的,是小妹,隆。爱因斯坦。

  “粮仓先生,铁叉先生,稻草先生,还有其他的各位先生,大家好,爱菱来修理你们罗!”

  “少罗唆啦!爱菱,帮我扶好梯子,我上去铺稻草。”

  妮儿身手俐落地上了屋顶,迎着阳光。

  “呵呵,我真是宇宙无敌超级霹雳大美女。”妮儿看着自己的肤色,很满意的点着头。

  “爱菱,把箝子丢上来。”

  “姊姊,不用那种落後的工具,我昨天晚上刚刚完成ABS系列的新作品,无敌大炸蟹扭扭万用工具一号,我现在把它丢上来给你。”

  “哇!不要乱来啊!”

  爱菱一派天真的把工具丢上来,可是,在工具落入妮儿手上的刹那……

  轰!

  “哇!爆炸了,好烫……好烫……”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呜……”

  姊妹相处多年,“怎么会这样”,变成了最常出现的一句口头禅,而很显然的,这绝不是第一次出现。

  “喂!有没有人啊,快点来救火啊,快来人啊……”

  因为大火,粮仓烧了起来,妮儿被困在火中央,动弹不得。

  黑烟呛鼻,烈焰飞腾,眼看就要陷入危机了。

  “可恶,连一支笨猫被火烤,都有傻蛋去救,为什么我这种大美女会没人理呢?”

  “姊姊,你别担心,我刚刚做好了‘举世无双超能金光通讯器’,马上就可以救你出来了。”

  爱因斯坦自信满满的打开机械,发出了S。O。S的讯息,希望所有经过此地的飞行物体,恶魔、超人、创造神、UFO、神、骑拖把的巫女……唉呀!什么都行啦,只要能把人救出来就行了。

  “我要飞上青天,上青天…咦!怎么有求救讯号呢?下去看看。”

  大火烧起,七小时四十五分二十三秒後,一个丰姿约绰的金发少女,长了对精灵族特有的尖耳朵,背後一双天使般的白色羽翼,轻轻舞动,缓缓降落在妮儿面前。

  因为怕等得太久,妮儿已经拿出了预备好的红茶、蛋糕、小西点,开始下午茶,同时换上了连身泳装,顺便日光浴加火烤三温暖。

  什么?火为什么能烧那么久,不奇怪,一点都不起怪,因为粮仓很大啊!

  是真的很大喔!粮仓的设计,采取了“薛格丁之间”的特殊空间,所以当火烧起来的时候,粮仓可以无限的往後延伸。

  而且,粮仓的材质,用的是全究加最坚硬的物体“一点也不软”,就算是猎户幻象的双管破坏炮也打不坏喔!很强吧。

  “女神啊!你是来救我脱离火海的吗?”放下手边的冰镇大吉岭红茶,妮儿高声问道。

  “我是精灵族的罗宾。洛克理斯,你召唤我,所为何来?”

  好像给烤的很热,若苹不住用翅膀风,忽然,若苹的两眼亮起来,盯着妮儿的腰间,那里,有一支号角。

  “你怎么会有这支角?”

  “喔!是我父亲给我的。”

  “这是我同伴的角,你父亲杀了我的同伴吗?”

  “呃……可不可以请问一下,精灵哪来的角?”

  “管你的,少罗唆,剧本是抄人家的,觉得不满,可以去找编剧啊!快点回答。”

  “喔,不是,是和商人买来的。”有些昏头转向,妮儿还是回答了。

  “是怎样的商人?”

  “这个吗?”妮儿回想了一下,道:“是个矮胖青年,痴肥的脸孔,五短的身材,就像是随时会拐骗小妹妹去看金鱼的那种变态,背後扛了个超大的背包……”

  “我明白了。”若苹点头道:“是青蛙胖子。不论如何,那是我同伴的纪念……请你马上还给我。”

  “喔!”虽然有些不情愿,妮儿还是照着剧本的安排,把号角交还,虽然明明知道那只是地摊买来的便宜货。

  “好,聪明的姑娘,我要代替月亮,提高你的力量作为奖励。”若苹说完,从手指绽放出强光,包裹住妮儿。

  答答答当当当当……

  妮儿提升等级,可以配装新装备“彩虹羽衣”,最大体力增加五十点、最大气力增加一百点、攻击力增加二十五点、防御力增加十五点。

  妮儿学会了新的技巧——天魔功。

  靠着精灵的帮忙,妮儿的衣服具有了飞翔的功能,瞬间飞离火场,躲过一劫。

  後母冷瞳的阴谋……阴谋,就这样失败了。

  後母冷瞳在咆哮,“粮仓自己烧起来的,关我什么事。”

  编剧:“管你的,你是反派,责任通通要算给你。”

  ****************************************************************************

  粮仓火灾後、没过几天,非常非常坏心的後母冷瞳,又用她那恶毒的阴谋……阴谋,来谋害妮儿。

  “妮儿!水井堵塞了,你找姊姊一起去修好。”

  “知道了,马上去。”

  妮儿放下手中的蜂蜜糖霜巧克力,跑上天花板,找大姊一起去修水井。

  大姊,苍月枫,还是在天花板的个人寝室,作她的个人嗜好,摺风车。

  “大姊,我们一起去通水井吧!”

  “一个风车,两个风车,三个风车……这个月只杀了九支猫,业绩太差,这学期一定被教练二一了(喂!喂!你念的是什么鬼学校!)。”

  “大姊,我们一起去通水井吧!”

  “……”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四分钟……

  “算了,我自己去。”

  无法和冷面杀人狂进行沟通,妮儿决定自己去通水井,临行前,可爱的小妹,隆。爱因斯坦,自愿帮忙。

  “妮儿姊姊,爱菱跟你一起去。”

  “不要!”

  以十分理智的头脑,妮儿拒绝了小妹的援助,基本上来说,只要有小妹出现的地方,都不会太平安,无独有偶的,某个银发男子与她意见相同。

  水井的堵塞并不严重,倒是垃圾问题比较严重,死鱼、死虾、恐龙蛋、化学废料、所罗门王冠、黑星手枪、法柜、分尸的下半部、核子弹头、诺亚方舟的碎片、三叶虫、北京人头骨……

  反正,很可以理解的,垃圾不落地实施後,难以想像的垃圾就特别多。

  “可恶,都是不良的政府惹的祸。”

  妮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水井的垃圾清乾净,就在她准备休手歇息时,突然发现井底有个亮晶晶的盒子。

  “是什么东西,雷峰塔宝藏吗?”妮儿眼前一亮,毫不思索的跃入井中,打开盒子。

  “欢迎你回来,龙头!”盒子中,有个苍老的声音,“你这次的任务,非常危险,必须深入敌後,七进七出,血流满面,粉身碎骨,无津贴、无劳保,鞠躬尽瘁,死而後已……”

  “搞什么,当现代阿信啊!”妮儿摇摇头,听得一头雾水,随手便要将之抛弃。

  “……这次的行动,命名为‘天衣计画’。”苍老的声音说道:“当然,如果你或你的组员遭到不测,一切有关你们的行动,我们会完全予以否认。”

  “为了确保行动的机密性,十秒钟後,这座水井会自动销毁,祝你好运,龙头!”说完,盒子开始冒起了阵阵青烟。

  “哇!这算什么,变相裁员啊!”妮儿气的大叫,把盒子摔在地上,而盒子在融化前,发出了断断续续的机械声音。

  “本系统……由ABS工作室设计……隆。贝多芬监制,谢谢您购买正版……”

  “你们父女俩都不是好东西!”大叫声中,水井发生了十级大地震,妮儿要给活埋在井中了。

  危急之际,妮儿衣服上的龙纹开始发亮,隐约照射出,前方淤泥中,有个通路。

  无计可施之下,妮儿有洞便钻,顺着污泥的纹路,直钻了进去。

  在井口,坏後母的笑声,得意的响起。

  “哇哈哈哈,转行成功,这一次我终於当坏人了。”

  ****************************************************************************

  妮儿进入了一个怪异的洞穴……

  洞窟的深处,有位全身漆黑的恶魔正在沉思中……

  “哼!******…这鬼链子……(喀哩喀哩)……为什么咬不断……(喀哩喀哩)……”

  恶魔的头发黑黑的,全身浸泡在污泥里,背後有对蝙蝠般的巨大羽翼,两支纤细的手腕,被粗重的链子锁在金属球上,他怒气勃发,露出一对闪亮的尖牙,拼命啃着铁链。

  “******……(喀哩喀哩)……死老鬼胤祯…(喀哩喀哩)……只要我咬断链子…(喀哩喀哩)…一定第一个宰了你…”

  妮儿小心走近,问道:“请问,你是恶魔吗?”

  “不要说废话…(喀哩喀哩)……快点念台词…(喀哩喀哩)……我很忙……******死鬼胤祯……”

  恶魔完全保持了魔族的态度,无视第一女主角的存在,只是拼命啃着铁链,自顾自的念起台词。

  “这不是人类能来的地方……咦!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不待妮儿回答,恶魔立刻说道:“让我看看,啊!这是恶魔的首饰,这东西让人类带着,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喀哩喀哩)……******,烦死人了,赶快交出来,不然马上就宰了你…(喀哩喀哩)……”

  啊啊!果然是恶魔,一点也不照剧本来,真是有够野蛮到家了,因为奇雷斯的缺乏职业道德,妮儿连趁机赚到魔法力、钱的机会都没有,两人直接进入战斗状态。

  RoundOne

  Fight!

  妮儿使用防御。

  奇雷斯使出直拳攻击。

  妮儿受到了四百点的伤害。

  妮儿使用防御。

  奇雷斯使出魔龙皇拳。

  妮儿受到了四百五十点的伤害。

  妮儿的HP少於四分之一而变红了。

  奇雷斯对妮儿比中指。

  “ToDieYou!Girl!”

  妮儿使出必杀技——封神剑奥义秒杀无限地狱极乐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可是由於CPU等级不够,妮儿的指令来不及处理。

  奇雷斯使出天魔斩击。

  妮儿受到两千五百点的伤害。股市崩盘,妮儿被打倒了。

  奇雷斯大笑道:“哈哈!三下两下就被打倒了,贺岁版的名字要改了,就叫黑皮少年的故事。”

  “谁要叫那种难听的名字。”妮儿挣扎道:“等着吧!臭蝙蝠,你马上就要後悔了。”

  RoundTwo

  Fight!

  妮儿使用防御。

  奇雷斯使出顺逆自在剑。

  妮儿受到三百点的伤害。

  奇雷斯:“肤浅的女人,你就只有这几招吗?”

  妮儿:“YouMustBeKill!BlckBat!”

  妮儿使出奥义!(R+Q+N+F⒈⒉、F⒈0+滑鼠移动)奇雷斯!

  “喔喔喔喔……这个架势是……!!!!”

  “密技!天劫召唤。”

  空中霹雳声大作,满空天雷,打向奇雷斯。

  “太卑鄙了,居然使用PCTOOLS级的贱招。”

  奇雷斯天魔功推到最强,挡下前一百枚天雷。

  奇雷斯受到两千六百点的伤害。

  妮儿预备攻击。

  作者在旁催促:“快点打完,我想睡了。”

  奇雷斯使用天魔乱舞,再接下两百枚天雷。

  奇雷斯受到两千点的伤害。HP少於四分之一变红了。

  妮儿决定使出最强秘技。(上、下、左、右、、、右转半圈,A+B)八百枚天雷同时打下,奇雷斯的身体发生自爆。

  奇雷斯受到九万点的伤害。

  李煜吞火,卡达尔跳楼,兰斯跪键盘,胤祯吃早餐……

  奇雷斯被打倒了。

  奇雷斯被打倒了。

  答答答当当当当……

  妮儿提升等级,由见习生升格为苍月骑士。

  妮儿可以配装新装备“妖刀村正”,最大体力增加五十点、最大气力增加一百点、攻击力增加二十五点、防御力增加十五点。

  妮儿的天魔功更进一层。

  “我不相信我输了…你那一招,太卑鄙了……”

  就这样,妮儿从坏後母的阴谋……阴谋中脱身了,而她人生的转折点,也即将到来。

  街上的邻居,开始散发一个消息,两个月之後,雷因斯。蒂伦即将为王子选婚,进行盛大的舞会,欢迎全国的仕女参加。

  更悲哀的故事即将开始。

  嗯嗯!话说黑姑娘躲过了继母的阴谋……阴谋,成功的脱险了,连续的计画失败,继母冷瞳为了自己即将成为,梁山泊第一百零八好汉,而濒临崩溃边缘。

  “啦啦啦啦……我是快乐的黑姑娘……天上的精灵,树上的猴子,洞穴里的恶魔,大家通通摔下来…啦啦啦…”

  妮儿趴在电视机前,兴高采烈的看着采花行,口边哼着歌,轻松惬意。

  “妮儿,去仓库把杀虫剂拿来。”

  “知道了,我马上去。”

  妮儿跑去仓库,到处找杀虫剂,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正自奇怪,门口突然传来巨响,铁门被关上了。

  “妮儿,妈妈有事要出去,你在仓库里好好待着,饿的话,柜子里FM2、铁扇公主,闲的没事做,仓库里有大英百科全书,你慢慢看,等个一百几十年,妈妈回来就会放你出来。”

  说完,门口一阵呵呵笑声,坏心的後母远去了。

  “哇!太卑鄙了,虐待儿童啊!”

  妮儿拼命敲着大门,轰隆轰隆作响,可是超过40000KG的冲击力,还是没办法打开施过A。T力场的大门,如果这时候有重破斩就好了。

  “太可恶了,一定是有好吃的东西,这样撇下女儿,一点骨肉亲情都没有。”妮儿无奈之下,只好向天祷告,祈求救助。

  祈求立刻获得了回应,突然,整间仓库彩光飞扬,香气弥漫,笙歌吹奏间,有位女神出现了。

  “我是昆仑山的西王母,玉签风华,异世异形的少女啊!祈愿救世的就是你吗?”

  妮儿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风华缓缓说道:“王宫办了选妃的舞会,你的母亲和两个姊姊,已经去参加了,基於某人的要求,少女啊!你将不至於孤立无援,我会成为你的後盾,并赐予你……”

  “大嫂。”

  “什么事。”

  “你好像背错台词了吧。”

  “啊!是真的吗……真是抱歉,的确是记错了。”

  “搞什么啊!你也好,他也好,难道就没有半个有敬业精神的人吗?虽然这是贺岁版,但并不代表台词可以乱念啊!”

  “抱歉……”

  “算了,直接把该给的东西放下吧!什么时间了啊!”

  来自昆仑山的仙女,挥动了不知从哪来的棒子,刹那间,整间仓库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哇!这是哪门子的礼服啊!”

  ****************************************************************************

  晚灯初照,皇宫的夜晚,依旧金碧辉煌,为了庆贺本年元旦,雷因斯。蒂伦举办了盛大的舞会,笨蛋皇帝“我意王”兰斯,打烂了象徵开幕典礼的“铁面人妖”蛋糕後,舞会宣布正式开始,全民都陷入欢欣鼓舞的气氛了。

  卫兵甲:“这么大的舞会,为什么我们还要当卫兵呢?”

  卫兵乙:“不错了,这次当卫兵,至少还有台词可说,上次在雷峰塔演死尸,只惨叫几声就完蛋了,薪水又那么少…”

  卫兵丙:“你们还算好的,上次我在本能寺当卫兵,才讲了几句话就被轰死了,事後作者说我们不照剧本来,还要扣钱,真是有够……”

  卫兵丁:“你们那都不过是小儿科,我被派去演食人妖,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铁木真一指干掉……”

  卫兵们你一言,我一语,交换着彼此不良的打工经验,相争扼腕,正当人人流泪叹息,割腕泣血时,一样物体以惊人的高速,瞬间飙来,停在他们面前。

  “这……这是什么东西……”

  “是日本巨蛋吗?”

  “是刚弹吗?”

  “是U。F。O吗?”

  “是传说中的神圣大要塞,红色诺亚吗?”

  “OH!NO!”

  ****************************************************************************

  王宫中,优雅的音乐飞扬,男男女女,很热烈的贴在一起,跳着华尔滋。

  雷因斯。蒂伦现任皇帝,兰斯,颇为遗憾的看着大厅,他也很想下场热闹一番,只是,昨天晚上玩3P,不知道是不是重心没放对,把床弄垮,扭伤了脚,所以他现在,只能很遗憾的看着别人跳舞。

  不过,有人认为这是皇帝首席参谋“苍月草”的预谋,因为如果让笨蛋皇帝取得宴会的主导权,选妃舞会很可能就会成为“进贡配偶大会”了,而根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可靠高层人士指出,这项传闻的可信度高居九成。

  场中的仕女们,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窃窃私语,不知道谁会雀屏中选,成为王子眼中的白雪公主。

  而在众多人中,有三个傻蛋,完全无视俊男的勾引,一进门就占领了餐桌,大吃大喝。

  “冷瞳妈妈,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吃饭呢?”

  “因为,妮儿那个扫把精…希哩呼噜(吃面条声)…最近家里的股票大跌…喀滋喀滋(啃面包声)…妈妈又把美金换了韩元…西西呼呼(吞鱼子酱声)…所以我们没钱吃饭,只好来这里吃吃到饱的…哗哈哈哈(喝麻辣锅声)…”

  “那…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吃饭呢?”

  “大概等到……呼滋滋滋(饮波霸奶茶声)…韩元回升,新台币大幅上涨,股市再破一万点…呜呼呼呼(被牛排烫到声)…就可以回家了……”

  爱菱闻言,一口气吞了六个蛋糕(喂!小姐,你是蛇妈?),而一旁的枫儿,以大雪山的特殊功法,掩饰住自己的气息,消去所有生命迹象,躲在角落,偷偷拿起塑胶袋,把食物通通打包带走(喂!小姐,这是违规的。)。

  “超级无双美男子,玉面郎君赛潘安,第一王子李煜,隆重登场。”

  用非常帅气的三分脸,李煜登场了。

  “哈哈,真是了不起,外传还没写完,就能用本名登场,这是美男子的特权…喂!灯光,靠近一点,没关系,你可以再靠近一点……”

  李煜环顾左右,忽地眼前一亮。

  “美丽的小姐,你那寂寞的容颜,正如高山上的寒梅,让身为美男子的我,非常心疼,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与你共舞一曲呢?”

  面对李煜的邀约,忙着偷偷打包的枫儿,停下动作,冷冷的回看,心里在想,这家伙是不是也要来分杯羹,是的话,要马上给他死,杀人灭口。

  不晓得自己已经徘徊在鬼门关前,银发男子为了自己的魅力失效,而大为沮丧。

  “小姐!”

  “……”(枫儿考虑用剑还是下毒)

  “小姐!”

  “……”(枫儿考虑一剑穿心还是分尸八块)

  “小姐,我有幸请问你的芳名吗?”

  “刷!”

  冰凉的袖里剑,抵在李煜咽喉,枫儿冷声道:“只有两种人能问我的名字,一个是主人,一个是死人,而你……即将成为後者的一员了……”

  “不!不!我不问了。”银发男子陪笑离开,让冷面杀人狂继续进行打包的丰功伟业。

  什么?枫儿穿的是无袖晚礼服,哪来的袖里剑?我说过,这是贺岁版,那些东西不重要,在这里,流行不穿袖子,照样出剑耍帅。

  魅力受到挫折,李煜转移目标,搜寻下一个对象,忽地,他眼前一黯,连忙转身就走。

  “莫…问…先…生。”

  “这是幻觉…这是幻觉…我一定是听到来自大自然的声音……”

  “莫问先生。”

  “不存在……这个外表是女孩的使徒根本不存在…我眼前其实什么也没有……”

  “莫问先生。”

  “我的眼睛…我眼睛突然瞎掉…我什么也看不到了…怪医黑杰克…你在那里……”

  “莫问先生!”

  “哇……”A。T力场承受不住一再的攻击,大和号沉没,银发男子终於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爱菱很委屈的嘟着嘴说:“这是风姿的贺岁版,所以原来的人物必须要出现……”

  “OH!NO!你不要拿卡司当藉口。”李煜很懊恼地咆哮道:“只要你出现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倒楣,所以,请你离我远一点。”

  “可是,至少也要问一下我的名字吧!不然,作者会不发出场费的。”

  “休想!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

  李煜撇开了扫把星,寻找第三号目标,忽地,眼前大亮。

  “喔!哪里来的绝世美女。”

  在大厅口,一位打扮极为撩人的性感美女出现了,在众多大礼服中,显得特异,她不顾一切,一进来就霸着一张桌子,大吃大喝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不对!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不对!绮年玉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唉呀!不管了。”

  几乎是鼻血一喷,李煜赶上前去。

  ****************************************************************************

  强光过後,妮儿只觉身体一轻,睁开眼来,端视了身上的衣着。

  “哇!这是哪门子的礼服啊!”

  原本的粗布衣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用上好绫萝织成的…比基尼。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所谓的舞会,是跳艳舞的乱交宴会吗?”妮儿的眼珠快要突出来了,这套衣服已将她的忍耐度,瞬间扩张到极限。

  “服务读者也该有个限度吧!居然连我的豆腐也吃,他难道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吗?”

  “抱歉啊!小妹。”风华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道:“这的确是你兄长的要求,他认为,如果穿着俗气的礼服,实在是有辱风之大陆第一美人的身份,所以,需要特别的衣物来衬托。”

  某人显然对自己妹妹的个性一清二楚,给这么一说,超级乐天派的单细胞生物,立刻手舞足蹈,开心道:“嗯!也对,像我这种美人,本来就该用特别的衣服来衬托嘛……”

  “门口停的,是准备好的座车,只要一坐上去,就可以直达宫廷了。”

  “座车啊,这个挺不错的……嗯!符合我的身份吗?”

  犹如释迦拈花,风华别有玄机的笑了笑,道:“放心吧!这绝对是全王城内独一无二的名车了。”

  “是吗?哈哈哈……”

  “不过,一到十二点,衣服就会还原……”

  “知道啦!一到十二点,衣服就会变回原样,所以要早点回来是吧,没问题,这故事我熟的很…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等一等啊…唉!怎么又是一个不肯把话听完的…算了,还是回恶魔塔织毛衣吧……”

  ****************************************************************************

  “真是有够变态了。”

  妮儿口里塞着蛋糕,心里也火冒三丈高,一定是受了死鬼庵野的影响,那辆八头大猪所拉的“猪车”,在王城中横冲直撞,要不是速度够快,在抵达会场之前,就先进拘留所了。

  “抱歉啊,小妹,因为北门天关的军需过重,宫内省今年的预算严重不足,所以只有这种车了……不然,下次换八岐大蛇车怎么样?”

  “不要!”

  就是这样,别人骑白马,妮儿只好乘黑猪,穿着比基尼,直直杀到王宫来。

  “可恶的死鬼老哥,下次黑鲁曼再打来,我就故意弃守,让铁面人妖把你剁成十八块…

  …“

  为了泄愤,妮儿嘴里一面嘟囔,手边盘子中的食物,如变魔术一般,堆的如小山般高。

  “美丽的小姐,你那美丽的容颜,正如三月初的桃花,让身为美男子的我,非常心醉,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与你共舞一曲呢?”

  “我们家的家训,醉鬼与男人都是拒绝来往户,你两者皆备,给我滚开。”

  完全颠倒了参加舞会的目的,妮儿推开了李煜,迳自狂扫桌上食物。

  自己的魅力受到连番挫折,银发男子有些难以置信。

  “这些女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对本美男子视若无睹吗?不行,一定得扳回颜面。”

  “香格里拉第一搭讪王”,决定使出浑身解数,来扳回颜面,遗憾的是,接下来的事实,只证明他选错了开始。

  “那么,美丽的小姐,我是不是有这个荣幸,请问你的芳名呢?”

  “……”(妮儿不语,脸色慢慢发黑,低下头来。)

  “就是姓什么,名什么之类的。”为了怕妮儿不懂,李煜特别说的浅白点。

  “……”(妮儿不语,双拳紧握,两肩微颤。)

  “像你这样美好的女性,想必有个无比优雅的名字吧!高贵、大方、优美,这样的名字才能配你……”一句话,注定了悲哀的结局。

  “山本五十六。”

  “咦!什么?”

  “我说我叫山本五十六。”

  犹如上古暴龙的咆哮,怒吼声中,妮儿飞起一记下勾拳,直接打在李煜下颚,把第一王子打飞到天上当星星,李煜退场。

  “真是大混蛋,居然敢问少女最伤心的事。”妮儿怒气不消,只能继续大吃来泄愤。

  “呵呵!连这种问题也问,那小子是第一号白痴。”宝座上,扭伤了脚的宴会主人,对这一幕饶有兴味的发表感想。

  “哦!是吗?比起问问题的一方,取名字的人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吧。”在宝座旁,一个身穿紫裳,美的难以形容的佳人,柔声笑道。

  “少女的芳名,是种禁忌,随便乱问会惹来意想不到的灾祸的。”宝座的另一边,一位短发佳丽轻声微笑,灵动的眼眸中,尽是吟吟笑意。

  彷佛与她的话相呼应,一个气宇轩昂,仪表不凡的贵公子,走向了正预备转移阵地的爱菱。

  “可爱的小姐,我是二王子‘信陵君’白无忌,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教一下你的芳名?”

  说着,微微躬身行了个礼,在战国四大公子中,这位二王子也许不是最出色的一个,却绝对是最彬彬有礼的一个,他谨守着宴会礼节,在邀请女伴跳舞之前,先询问对方姓名。

  不过,好的开始,未必有好的结果,如果同为四大公子的李煜也在,就会流着眼泪,告诉老友:“你真是不晓得厉害啊!”

  听到白无忌的询问,冷场一整晚的爱菱非常兴奋,连忙点头,喜道:“嗯!我的名字叫做隆。爱因斯坦。布加耶拉。普林斯。匹兹克拉福。拉普它。物流。罗严克拉姆。达太安。

  红丹鼎。奇古利。敏爷司。克罗诺夫。阿私达也家。阿码多卡码。古稀达茄私。阿保罗福带泥其私福阿课诺骡夫普机米罗。侬茄达阿黛芙柔西雅……“

  女孩滔滔不绝的说着,为了维持绅士风度,白无忌也只有苦笑着,认真听着,而宝座上的一群人,早已笑得前翻後仰,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名字的长度,可以媲美一本词海,这是除了善於打造器物外,矮人族的另一项特点,而没有这等常识,又笨的去问名字的人,就只好在这上头吃大亏了。

  “这就叫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妮儿含着水果糖,含糊说道。看她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或许以前也曾因这理由而上过当吧!

  正要把蔬菜果冻全放进口里,妮儿被人拍了一下,猛然回头,却发现有位打扮舒爽,挽着长发的美女,眼中闪烁着知性的光华,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这怎么可能,除了怪物嫂嫂以外,怎么可能还有女人的皮肤比我还白,腰也比我还细……嗯!还好……”

  斜眼打量对方,妮儿显然受到了不少打击。

  妮儿一直不说话,对方只好先开口了。

  “这位绝世佳人……”一开口,妮儿才发现,这美女竟是个男人,当场便差点要吐血。

  “干什么?人妖。”

  “我…我想……”

  “不准想,被你一想,连我都心。”

  “啊!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

  “告诉你,你什么也不要妄想,本小姐不可能看上你的。”

  被这样一说,男子连忙摇着手,解释道:“妮儿小姐,你误会了。我是三王子,天野源五郎,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吗?”

  “我讨厌和娘娘腔跳舞,你这家伙油腔滑调,一定不是好人,快点滚开,不然等下把你宰了煮火锅。”

  妮儿没好气的回答,其实她的不悦,还有另一层理由,这个男人虽然一副娘娘腔的样子,但相貌之美,实在没话可说,更糟的是,妮儿实在不能接受,一个男人比自己还美。

  “别这么说嘛!妮儿小姐,我等这支舞等好久好久了,请给我一个机会,也是给你一个机会。我将点亮你心底的灯火。”

  对着佳人,源五郎不敢分毫掉以轻心,连忙引用当年兰斯王泡妞成功的例句。

  无奈,妮儿不是林清玄,对点燃心灯没什么兴趣,更讨厌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多吃点比较实际。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想了想,妮儿想到不对,开口疾问道。

  源五郎立刻摆出一副“大鼻子情圣”的姿势,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妮儿,俊美的容颜,海一般的深情眼眸,让场中无分男女,都为之陶醉。

  “这小子不错啊!学到本大爷三成的泡妞本领了。”身为地主的兰斯,感到於有荣焉,连忙骄其妻妾。

  仍旧是一把好听的嗓音,源五郎柔声说道:“因为,我就是为了遇见妮儿小姐,所以才出生的,你的一切,我当然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热辣辣的耳光,响在源五郎的脸颊上,突然的一巴掌,让所有男人为之震惊,感同身受,刚刚发出豪语的兰斯,甚至不自觉的捂着脸颊。

  “果然是三成功力啊!夫君。”一旁的泉樱,微微笑着,却是一脸的揶揄笑意。

  “嗯!嗯!对付棘手的角色,三成功力显然不太够。”本着一贯的厚脸皮,兰斯也跟着落井下石,点头称是。

  “死鬼娘娘腔,长的没人家帅,还学人伴浪漫,没事说什么鬼台词,听的人肉麻死了,真心。”

  妮儿抖了抖身子,似乎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想再被无聊男子纠缠,朝另一处火锅走去。

  方举步,陡觉腿上一重,仔细一看,却是源五郎扁着嘴,装出一副可怜样。

  “死鬼人妖,快点放开,没事抱人大腿,你要死啊!”

  “你不肯答应,我就一直抱着……”

  “好啊!这招死缠烂打,有我七成的功力了。”兰斯面有得色,忘记刚刚的教训,大声叫好。

  “这样还不够,如果技术高杆的话,就会趁机用脸在女方大腿上磨蹭,便宜不占白不占……”

  “劈!哩!啪!啦!轰!隆!哗!差!”

  一阵激烈的巨响,妮儿对着脚上的不良附着物,拳打脚踢,招招致命,看的兰斯胆颤心惊,说不出话来。

  “七成功力啊!夫君。”苍月草浅浅而笑。

  兰斯讪讪道:“抱歉,家教不严,家教不严……”

  “死人妖,别以为死缠烂打就有用,本小姐一年打死上百个你这种货色!”

  “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如果打我能让妮儿小姐高兴,就请你尽避动手吧!”

  “好!我就打的你连你妈妈都认不出你。”

  “壹!贰!参!肆!伍!陆!柒!捌!玖!”

  九头龙闪加陆奥牙斩,八极拳杂狮子咆哮弹,尽避猛招如云,源五郎就像是传说中的怪老头,一抱紧就不放手,让妮儿也莫可奈何。

  “对了,就是这样,十成功力,打不死的蟑螂。”看到源五郎的坚持,兰斯点头称赞。

  “哦!死缠烂打後,是打不死的蟑螂,这方法挺有趣啊!”

  “泉樱姊姊,因为啊!夫君对於自己唯一的长处,理解得十分清楚啊!”

  “死蟑螂,我就不信甩不开你,看招!”

  “唉呀!”

  一声惨叫,却是妮儿苦无良计之下,索性把人踢去撞柱子,轰隆轰隆霹雳连响,残忍的手段,让旁人看的整脸发白。

  “不行,再这样陪她玩下去,柏林影帝都要成肉泥了。”

  发现在这女子之前,连蟑螂都难以生存,天才军师决定改变战略,他急忙招供道:“其实呢!以妮儿小姐举世无双,全大陆第一的美貌,您的影迷俱乐部,早就可以堆到大海的另一头了,我是您的影迷,所以对您的事情一清二楚,请您给我跳舞的机会吧!”

  泡妞泡到这种地步,可以说是一点节操都没有了,不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番话对妮儿显然相当受用,她笑了起来。

  “说的也是,像我这种‘宇宙无敌超级霹雳大美女’,会有影迷俱乐部,也是很正常的事啊!”

  给这一捧,妮儿完全忘记刚刚的盛怒,对着源五郎,一个燕尾服男子,一个比基尼女郎,两人就在大厅跳起舞来。

  “嗯!北风太阳大作战,这是当年铁木真留下的最高境界啊!”兰斯煞有其事的忙点头,左右的泉樱、苍月草,都是一副“这个人无药可救了”的表情。

  跳舞到一半,突然间钟声大作,连响十二下。

  “怎么会!”

  “怎么搞的,不是才刚满八点吗?为什么突然敲午夜钟。”

  “王宫的钟坏了吗?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设计者不好,用的一定是ABS系列的烂货。”

  (作者:其实是页数快不够了,要赶快结尾。)

  “啊!”

  一声尖叫,妮儿用手环抱住身体,蹲了下来。

  十二点的钟声一打,妮儿身上的比基尼,立刻还原,却不是还原成原来的粗布衣裳,而是还原成……刚出生的样子。

  “啊!是哪个白痴设计这种东西,本小姐要砍她一千刀。”妮儿尖叫道。

  “啊!是哪个天才设计这种东西,本大爷重重有赏。”

  虽是兄妹,反应却是不同的,而不愧是当世第一魔功的继承者,美人给剥光的刹那,兰斯如猎犬般睁大眼睛,眼如铜铃,伸出长舌,口水如瀑布般地奔流。

  一旁的源五郎,应变奇速,扯下桌上桌巾,罩在妮儿身上,健步如飞,夺门而逃。

  “轰!”

  只听得厅门轰然巨响,厚实的大门,给撞出了一个少女的人形,看的让人瞠目结舌。

  “哇!”

  “可惜。”

  “呵呵,美丽的小姐,期待与你的再次相逢。”

  兰斯大呼遗憾,源五郎好像很期待似的笑着,李煜还在环游银河没回来,而白无忌……

  “客里米夫阿脱罗米。斯兹罗夫西科阿里夫戴甚……”爱菱语笑嫣然,还在讲。

  天花板的吊灯上,一名个头矮小的男子,安安稳稳的坐着,冷冷的面容,不带一丝笑容,手臂上绣了一个铁血骑团的徽章。

  看着弟弟的丑态,他喃喃道:“白痴!”

  他的对面,顶头上司,一个笑得满是天真稚气,梳着长长马尾,和式打扮的女子,在另一盏吊灯上,颇为好动地轻轻摇晃,向他举杯。

  “乾杯!”

  这是整场宴会最平安的一场对话,也为这场闹剧划上休止符。

  而将要来到的,是另一场闹剧。

黑姑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