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艾尔铁诺历五六二年七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他的心里在恐惧。

  身为花字世家的后起之秀,风liu名剑的名气,近几年在江湖上急速窜起,他花风liu的确不是一个胆怯之人。

  涉足江湖以来,历经大小战役数十,数月前在武炼,以一柄光剑尽歼狂风十五骑,尤为惨烈,但即使是那一战,自己的心也未跳跃的如此激烈,掌心全给冷汗弄湿。

  这一切的不安,全都来自眼前的那个背影。

  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称不上宽阔的肩膀,让身形看来有些消瘦,本应像是彬彬文人的背影,此刻看在眼中,竟如绝崖般孤高、冷冽,令人仰之而心生畏惧。

  花风liu已听过这人太多的传说。年纪与己相仿,一身武功确号称与当世三大神剑并列,是艾尔铁诺的恶梦。一年前秦淮血战,这人受各方势力伏击围攻,却孤身大败各方高手共三千一百二十六名,杀的生还者不足一成。

  那一战,据说他的剑法已臻至不可思议的化境,所挥出的每一剑,都蕴含着绝世无匹的剑气,所有死者鲜血激射后为之凝固,令得秦淮河水在战后为之飘红三月。

  同为用剑者,自己当初对这传闻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无视之辈夸大的荒诞谬传,血肉之驱,纵使强化百倍,又怎能做到这等神迹?

  可是,自己错了,否认的理由只是自己的孤陋寡闻,世上真有这样的绝世神剑!

  不久前,江湖上着名的暗杀组织“神煞”,对午餐中的他发动袭杀。“神煞”虽然不及大雪山,但也是风之大陆中水准极高的杀手营,参与行动的百人中,武功与自己相若的有七人,在自己之上的更有三人,阵容坚强,又配合多种刁钻暗器、毒物,任是再强的高手也得退避三舍。

  但这却是另一个误算,因为那人只是轻轻举起一指。

  一根食指!

  以指代剑!

  彷佛嫌烦一样,他凌空运指,指上迳发无俦剑气,所经之处犹如摧枯拉朽,没有任何事物能挡此一剑。

  毒气、暗器被剑气扫过,在空中爆成点点星火;钢刀、光剑在与气剑接触瞬间断碎片片,跟着便是后头的人体。

  许多人甚至才预备冲上前,就被破空斩成两截,心有未甘地横尸在地。

  他啜饮杯中物,右手食指浑不在意地上下挥动弹跳,任尸堆在周围添加高度,却连半滴血都未能近身。

  花风liu在潜伏的角落里不胜心惊,非独是为了那骇人功力,更是为了那人的剑技。

  他所出的每一剑,无不妙到颠峰,没有半点多馀;每个角度、每个劲到的变化,都是恰到好处的精巧,让内力发挥出最大的杀伤效果。

  世上怎有这等神剑?恃此神剑,旁人又怎能抵挡得了?

  单方面的屠杀,不满三照面,神煞组织已经大败溃输,抛下遍地残尸四面窜逃,但即使是跑出十数尺,那剑气丝毫不受距离影响,照样发挥恐怖的杀伤效果。

  最后,只有神煞组织的首领,藉着手下惨死掩护,凭轻功逃至数十丈外,躲在一座牌楼之后,确认本身安全无虞,遥遥放话。

  “姓李的,你记着,这笔血帐我改日必会讨回。”

  “你扰我用餐时,我便已说过,你今日必死无疑。”平淡的语音清晰地远远传出,“连明日都没有的虫子,何来改日之有?”

  伴着这话而至的,是他的最后一剑。

  神煞首脑本已暗自戒备,隔着数十丈之遥,人影只剩一个模糊小点,但敌手武功太高,说不定仍能以暗器伤人。

  哪想到,他只是再次挥下指头。

  数十丈的距离像是完全不存在,一座坚固的木制牌楼,连带藏身其后的人体,应声而断,在轰然巨响中塌落。

  目睹此幕的花风liu,只觉胆战心惊,面对这等神剑,试问自己又怎有半分机会了?

  可是,兄长与自己情谊深厚,杀兄之仇,岂能不报?

  “李煜!”

  花风liu大步踏出,就算明知没有胜算,也要有一个剑手应有的骨气。

  眼前人对这一声叫唤没多大反应,仅是侧头一瞥,又转回头去。

  花风liu想拔剑出鞘,但不知怎地,手上一再施力,长剑彷佛给什么东西锁住,仅能拔出半寸,无法离鞘,任他急得满面通红,成了一幕尴尬场面。

  “你叫做花风liu是吧!听说近几年使剑的,你算是一号人物。本来冒犯于我的,都是死路一条,但瞧你在我封锁下,还能拔剑半寸,有几分功夫;看我杀人后还敢挑战,有几分胆色;挑战时不做偷袭,有几分骨气。”

  话声停止时,花风liu的配剑像是给一股无形之力击中,“乓”的一声断成两截。

  “我很久没有放生了,这次你运道不错,我就放你一马吧!”

  花风liu瞧着手中断剑,出奇地,竟有一股胆气充塞在胸中,不想在这人面前低首认输。

  所以,就算是有勇无谋,花风liu仍然坚持初衷,挥动断剑,大步奔上前去。

  “李煜!你去死吧!”

  艾尔铁诺历五六六年二月雷因斯.蒂伦皇宫

  小心翼翼地,她凝视着眼前的半本手卷。

  手卷的斑驳发黄,显示其悠久历史,但似丝似帛的古怪材质上,并没有字体的存在。

  天魔经,与天武圣典、皇极经世书并列,同为世上“最强”称号的武学秘笈,内中记载魔族镇族神功:天魔功;以及各式奇幻奥妙的魔法秘技。

  除了首页的契约文字,整部天魔经,全以魔咒写成,仅有每一代的正统继承人,在结定契约后,方能窥得其中之秘。若是落入旁人之手,看见的不过是一张张无意义的白纸。

  因此,除了每一任的正统继承人,普天之下相信也只有她,能够阅读出手卷里的内容。

  不是用眼睛,而是以超高感度的灵觉,慢慢“读”出内里的记载。

  手掌虚按在书页上,心神集中,天魔经缓缓发出呼应的黑芒,继而一页页自动掀过,在这过程中,文字与图样随之流入脑海中。

  有法故有破,尽管她不是全知全能,但凭着举世无双的智慧,优异无比的血统,只要是与魔法有关的事项,在她之前全无奥秘可言。

  而这份能力,一如现在的她,便是历任雷因斯女王,能稳稳立于魔导工会顶峰的主要理由。

  一刻钟后,天魔经上的黑气消失,她也收手休息,美丽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疲惫与倦意。

  离开秘室,外头早有人等候,那是稷下学宫里出名的浪荡子,白字世家的当家主,以及她血脉相连的兄长。

  “参见亲爱的女王陛下!你二哥这厢有礼了!”白无忌笑问道:“老妹,你脸色不好啊!翻译的麻烦差事不好做吗?”

  “天魔经毕竟是魔族至宝,虽然只有下半卷,但时至今日,我也只译出两成,进展缓慢。”她道:“对了,事情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吧!在你溜到暹罗的那段时间里,国内上下都会以为你是进祈星塔做祝祷仪式,不会知道伟大的女王开小差偷溜的。”

  “嗯!这样就好了,另外,这次出巡的护卫人选已经决定,请二哥把魏素勇从西西科嘉岛上调回来吧!”

  “喂!老妹,这样不好吧!没有别人可用了吗?”

  “不许反驳,二哥你别忘了,柳一刀的案子还没了呢!”

  说话时她满是笑意,完全不顾听到话的兄长,面色瞬间像是被踩着尾巴的老鼠。

  “算了,随你便吧!不过,你到底准备到暹罗做什么啊?”

  “这个嘛!去看看天魔经上半卷的持有人,这段时间有没有让人满意的进度啊。”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