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悬军深入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

  第二集团军的行动效率颇高,短短数日之间,就在耶路撒冷的房舍废墟上,建好了大量的临时棚屋,让军队与重新收容的难民不用承受日晒雨淋之苦。

  明快而有效率的处理速度,艾尔铁诺人以这样的态度,向目前被强迫劳役的俘虏们夸耀着。

  “能够用这么快的速度完成,艾尔铁诺没有第二支军队能够办到,要找哪一支部队比我们更快,除非是疯狂白家的特种工兵队了。”

  当年白无忌携带“侍者队”,在自由都市大闹一场,技惊四座,令各大势力的领导人又惊又愧,虽然已经事隔多年,不过仍为全风之大陆人津津乐道,担任第二集团军工兵部队的军官,不敢过度夸口,于是使用了这样的说法。

  可是耶路撒冷的信徒却未必领情,因为已经遭到破坏的事物,即使完全修复得一如从前,伤害仍是已经造成,艾尔铁诺人在他们眼中,已经变成永远的仇敌。

  但以枫儿的眼光来看,第二集团军已经做得很好了。

  这些将兵之中,超过七成都是白鹿洞门徒,与主帅有同样思想,身为草莽军人,却作着学者的事,重视历史文物价值。所以在整理废墟时,绝对不作无谓的拆除,把一些可以修复的文化指标保存下来,等待日后经过充分规划的整修。假如今天占领耶路撒冷的是石家,石崇多半不管三七二十一,搜括尽所有城内财宝后,摧毁建筑重盖。

  不过,枫儿与有雪并非为了考察建筑而来,在成功潜入之后,一时间并没有得到什么成果。尽管找到了临时被充当为元帅府的饭店,但周公瑾却不在里头,两人在元帅府的地下穿梭移动,聆听上方的交谈,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却没得到什么有利情报。

  “周公瑾不在,他底下的人……到哪里去了?”

  奇雷斯不在耶路撒冷,这点不难理解;朱炎似乎参与了香格里拉攻略战,一时三刻赶不回来;问题是还有一个郝可莲,理应在此时贴身保护主帅,只要找到她,就能够找到周公瑾了。

  枫儿作着这样的判断,但两个目标人物却也如同自己一样,刻意隐匿起气息,令自己无法确认他们的位置。

  (听说周公瑾受了重伤,现在距离战斗结束才不过一天,而这种重伤,几个月之内是好不了的……不过,郝可莲出身毒皇门下,说不定有一些特殊手段,能让人短时间内回复,届时要刺杀可就不容易了……)

  而且,照这情形来推算,郝可莲大有可能正与周公瑾闭关疗伤,那么最坏的打算,就是顶多三、五日后,周公瑾就以十足状态出现,到时要杀他就不可能了。

  有雪也隐约看出一点端倪,道:“泉樱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要不要先撤退,晚一点再来刺探看看?”

  枫儿正自考虑,经过上方的几名艾尔铁诺士兵,闲谈中忽然有一句话令地底下的两人吃了一惊。这几名士兵只是低层小兵,不知道什么机密军情,只不过作一点普通的闲谈,但他们的闲谈中,却出现了这样的句子:

  “你知道吗?听说冷梦雪从海外回来了。”

  “你也听说啦?我还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梦雪小姐她结束了半年的海外行程,刚刚回到风之大陆,在前几天已经入港了。”

  “嘿,毕竟是自己的故乡比较亲切嘛,像我们到了自由都市,连吃都吃不习惯,要是真到了海外去,连喝水都喝不下去了。”

  几名士兵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甚是兴高采烈,枫儿与有雪花了点功夫,才大概厘清他们所说的内容。大体上来说,就是今年二月时突然宣布停止一切演艺活动,应邀前往海外献艺的超级红星冷梦雪,刚刚结束海外的表演行程,由波鲁特佳尔登陆返国了。

  冷梦雪的歌声与歌迷同样都是无远弗届,不只是自由都市,就连艾尔铁诺也有她的忠实歌迷,包括占领自由都市的第二集团军。所以听到这名偶像歌手的归来,士兵们相当兴奋,过去在艾尔铁诺,只能听到音质不佳的复制品,这次亲身来到自由都市,终于能够一闻现场原声,这是让众多士兵同感振奋的喜事。

  言谈中有提到,冷梦雪虽然才刚刚回到风之大陆,却已经接下了石崇的邀请,目前正率着随行车队,浩浩荡荡地往香格里拉而去,预备会在香格里拉举办回归演唱会。

  士兵们开始商量,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请假去听,或是想办法邀请冷梦雪作巡回演唱会,一面谈一面远去,只听得有雪连连摇头,看着枫儿的脸,很暧mei地说道:

  “真是个没节操的女人,自由都市才刚刚换主人,她就等不及地抢着表态,一点道义都没有,枉费妮儿过去还是她的歌迷咧……”

  “真、真的吗?不过……艺人无祖国,什么地方可以表演,就往什么地方去,这点也不奇怪啊!”

  面对雪特人的质疑表情,枫儿苦笑的面孔下,也是满心纳闷,自己如今正在耶路撒冷,那个率领车队朝香格里拉而去的“冷梦雪”,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

  这一天,有雪与枫儿是无功而返。除了枫儿自己,有雪的表情也有些扼腕,为了没有能够找到目标物而遗憾。

  枫儿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以为他是由于情报刺探不顺利而感到忧心,不由得肃然起敬。

  “有雪大人,今天真是辛苦您了。”

  “没什么,为了泡妞……不对,为了伟大的祖国与人民,我个人小小的疲劳算不上什么。”

  有雪信口胡诌,枫儿也没有追根究底,转去探问仍在运功疗伤的泉樱。

  “你的伤有没有好一点?都已经快要两天了,照理说,应该复原得差不多了啊!”

  泉樱摇摇头,露出了有些丧气的表情,道:“如果我的身体还像魔族,当然是这样,可是……”

  她后来发现,自己虽然一度因为被织田香改造,变成魔化体质,新陈代谢速度增快,受伤痊愈极速,可是一段时间没有补充织田香血液后,魔化体质的痊愈效果减慢,自己在耶路撒冷被奇雷斯重创后,伤势好得甚至比一般人更慢。

  从这情形来推判,只怕由后天改造的魔化体质,存在着许多问题,一旦得不到魔力源补充,就会退化,甚至反造成伤害。目前自己所知的几个例子中,枫儿姊姊的魔化体质能如此稳定,简直是种奇迹,实在不知道她是怎样做到;至于花天邪,若自己所料无差,只怕他是用大量生人的血肉精气,维持自身的魔体不会崩溃吧!

  借助非正轨的魔道之力来变强,果然是种饮鸩止渴的做法,时间一久,受伤害的还是自己……

  “我和妮儿小姐的伤没有那么快痊愈,可是我们得为以后想想办法。”

  从枫儿所得到的情报,泉樱多少也看出了一些东西,其中有些是关于青楼联盟,但更多是关于公瑾。

  “在我记忆中,公瑾师兄是一个稳扎稳打的人,但是,只要他一旦决定转为攻势,那就是进攻、进攻,不断地进攻。”

  也因为如此,与其说公瑾正与郝可莲闭关疗伤,预备尽快回复战斗力,泉樱则是更相信公瑾正不顾伤势,进行着下一波的攻势。

  “我有一点不理解,他的伤势不先痊愈,实力受到影响,哪里有再次进攻的本钱?”

  “在我们看来当然是这样,不过,即使他的伤势没有痊愈,单是天上的轨道光炮,对我们就有很大的威胁性了。”

  米迦勒与王五都是被轨道光炮给严重拖累,这才落入败局,泉樱与枫儿心中有数,自己还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去招架光炮,要是给五台光炮对准了连续轰击,不出半个时辰就重伤惨死了。

  “枫儿姊姊,知道耶路撒冷的地下是什么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我知道,是某个太古都市的遗迹。”回答这句话的,是刚刚醒来不久的妮儿。尽管她不太愿意介入这两个女人的谈话,不过身为耶路撒冷之战的唯一幸存者,她最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在城里面的时候,曾经看到米迦勒她们……”

  当妮儿说话的时候,她的样子像是在自言自语,眼光偶尔会与枫儿交会,但却绝对不往泉樱面上看一眼。她并不是一个很高傲的女孩子,不过郁积在心头的旧怨,让她没有办法向泉樱表示友好。

  当妮儿说完米迦勒在战前的奇异行动,众人都觉得耶路撒冷的地下大有玄机,泉樱更是潜心思索。

  “这么说来,艾尔铁诺军正在挖掘遗迹了,二师兄他想做什么呢?”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想要宰光我们。”

  有雪恶狠狠地说话,点出了大方向,但这却不是泉樱所需要的东西。

  (唔,如果耶路撒冷城里找不到师兄,那么他应该是在地底下的遗迹了……)

  之前曾经推测过,公瑾师兄是不是有可能秘密离开了耶路撒冷,到香格里拉去与石崇见面,在各方势力仍困扰于自由都市的灾变与政局时,先发制人?但从妮儿的讯息,泉樱相信公瑾的筹码不在地面上,而在地层之下。

  耶路撒冷的地下是太古遗迹,而遗迹里头有些什么呢?从米迦勒如此小心翼翼的情形来看,恐怕不是单纯的一个废墟,而是有某些强力兵器藏在里头。那么,他有了轨道光炮这样的强力武器还不满足,想从耶路撒冷的地下挖掘出什么呢?

  可以判断的资料严重不足,唯有再去探查详细资料,枫儿心中隐隐有股担忧,职业经验告诉她,如果不能尽早侦查出个结果,这件事将对己方相当不利。

  越想越是不安,枫儿几乎立刻就想要再回到耶路撒冷,也正因为如此,她完全忘记了有关冷梦雪的传闻,也没有把此事提出来与众人讨论。

  大雪山培育出来的刺客,确实是刺探情报的精英,再配合著有雪的卷轴,枫儿在耶路撒冷城内来去自如,连续几次,全然没有惊动到敌人,尽管事前一度担忧奇雷斯的存在,不过一直到最后,这个最危险的绝世凶兽也没有出现。

  (离开耶路撒冷了吗?如果是这样就还好,最糟糕的可能是他也来到耶路撒冷的地下,守护着周公瑾……)

  太过顺利的进展,让枫儿不得不担心。经由妮儿所提供的情报,她把搜索的重点,放在当日米迦勒进行转移的遗迹地点,不过该处已经在日前的战斗中被刻意破坏,什么也没有剩下,最后枫儿是紧盯着艾尔铁诺军的动向,这才从工兵部队的悄悄行动中,发现了正在挖掘中的遗迹。

  枫儿不是没有动过直接进入遗迹探勘的想法,但遗迹的入口处,明显地施放了某种结界。从小草那边学来的知识,枫儿辨识出这个结界连结着某个东西,只要有人闯入,就会触动警报,并且启动那个不明装置。

  贸然闯过去,打草惊蛇就不太好;自己身上又没有携带破结界符之类的道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潜过去。

  “这个简单,山不转路转,入口又不是只有一个,这边不能走,我们钻地也是一样啊!”

  有雪尝试着由地底前进,使用遁地的方式,直接由地层走到遗迹去。依照以前的使用方法,只要像游泳一样不停地往下划动,就可以越潜越深,但是他与枫儿连续尝试许多次,至多潜下十多尺,就像是遇到了一层看不见的障碍,不管怎么用力,就是潜不下去,最后也只好放弃这主意。

  “原来如此……是结界。”听了有雪的简报,泉樱作着这样的判断,“如果他们想挖掘的遗迹,是某个埋藏兵器的军火库,那么有一些结界防守并不值得奇怪。”

  妮儿摇头道:“拜托,那些遗迹起码几千万……几亿年了,这么久的老古董还会动吗?”

  “或许是被人再启动了吧!之前传送设备出去的转移装置,不也正常运作吗?再不然,公瑾师兄另外张设了一些强力结界,这也不是什么很出奇的事。”

  不管是哪一种,摆在眼前的现实是:除非硬闯,否则没有能够潜踪进去的可能。基于心里急迫的危机直觉,枫儿想要冒险一试,但泉樱却无法赞同,她不希望为了直觉而冒险,否则一旦触动结界,引起轨道光炮狂轰地面,那该如何是好?

  只是,枫儿也不愿意在这里呆呆地等,坐失良机,而向来就是行动派的妮儿,更是高分贝地反对泉樱的慎重。

  “好吧!但是一定要小心从事。”

  看看周围一个个都是身上带伤,却又活力十足的战友,泉樱由衷地开始佩服源五郎,要策划这群人的行动,真是不容易啊!

  

第二章 悬军深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