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寒冰炙吼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武炼云龙阁

  从数天前开始,整个武炼就陷入不安的风暴中,尤其是政治中心、王字世家的总堡──云龙阁,更是这股风暴的中心点。

  由于王字世家没有刻意隐匿消息,所以每一个武炼的兽人都知道,他们的最高领袖王五为了救援胞弟,已经离开武炼,亲自到自由都市与强敌决一死战。

  这一战的结果,已经由周公瑾的现身而揭晓。伟大的王五战败于该役,这点对于武炼兽人来说,诚然是个打击,但不像过去的兽人领袖随着败绩而失去支持与声望,王五长时间对武炼兽人的付出,在这时完全显露出来。

  最伟大的天刀王五,会不会有落败的一天?这个疑问曾是武炼兽人心中的梦魇,但当恶梦终于发生,兽人们发现自己对王五的敬爱依旧,他们并不是因为这个领袖的拳头大,因此跟随于他,而是打从心底热爱、拥戴这个世上所剩无多的傻男人。

  当战斗结果传回来,武炼掀起了自瑾花之乱后不曾有过的大骚动,兽人们诚心诚意地祈求,希望王五能够尽早归来。而若王五有什么不测,不用等到云龙阁一声令下,数千万武炼兽人即使全部客死异乡,也誓要血洗仇人的一切。

  但……王五的下落却仍成谜。在那惊天动地的一战后,王五到底去了哪里?是死是活?周公瑾不曾提起,也没有别人知道。

  成为权力中心的云龙阁,也仅仅晓得王五自该役生还,但下落就不得而知,公孙楚倩所能掌握的情报网,也因为青楼联盟的猝然崩溃,一时间整个瘫痪,无法正常运作。

  (五哥,你到底上哪里去了?请你告诉我。我知道你还活着,但为何我感觉不到你?你快点回武炼来吧!你的妻子、亲人、人民都在等着你的归来。)

  自从王五离开,公孙楚倩作了紧急交代后,就一个人来到王家总堡最高处的阳台,往东北方眺望。

  丈夫的武功有多强、奥秘何在,公孙楚倩都很清楚,能够战胜这样的他,周公瑾这个男人真是可畏可怖,但怎样也好,现在她只期盼丈夫的归来,既然得不到情报,她就只有站在这里,用整个精神去感应,希望能够察觉到一点东西。

  这样的努力,终于在耶路撒冷之战结束的数天后有了回应,当公孙楚倩终于感应到熟悉的气息,以天位力量飞出王家总堡,在一个时辰后赶到云龙阁边界时,正好遇到世家中的一名部族领袖,往云龙阁方向赶去,见到她慌忙施礼。

  “不要多说废话,五哥现在人在哪里?你直接把消息告诉我。”

  “是的,如果对方说的没错的话,五少和二十六少刚刚已经回到武炼,正在我们族人的保护之下,可是……可是那个情形很怪,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终于有了爱侣的下落,心急如焚的公孙楚倩没有留意到对方的脸色有异,看这虎头兽人比手画脚半天,还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她也不多话,问明了方向,迳自直奔过去。

  耶路撒冷到云龙阁。之间千山万水的距离,可以在数日内把人给送回来,这样的速度,除了太古魔道的飞行器外,就是天位武者的飞行、天位魔法师的瞬间移动了。换言之,多半有一个天位武者从周公瑾手下救人,然后把两人带回武炼。

  这个人到底是谁?有这本事在周公瑾面前救人,武功一定不弱,而他施恩武炼,又是为了什么?

  不愧为女中豪杰之名,公孙楚倩脚下奔驰如风,脑里却仍在做着各种思考,只不过当她终于抵达,却对眼前的情形皱眉不已。

  “这是在干什么?”

  没有看到丈夫,公孙楚倩只见到数百族人围着一块巨冰,长、宽、高各有三尺多,不时往外散发着森寒冷气,而这块巨型寒冰旁边站着一个蒙面人,像是在守护那块巨冰,正对着她抱拳施礼。

  “王夫人你好,大名久仰了。”

  不但蒙面,而且全身穿得密密麻麻,不露出半点皮肤的韩特,用很死板的声音,冷冷地说着。

  受海稼轩所托的韩特,是根据本身的推测,猜出内中事物的。他平日虽然放荡不羁,却对王五甚是敬仰,当他察觉到海稼轩可能是以急冻成冰之术救援王五,并且委托自己送往武炼时,韩特确实有一种义不容辞的感觉,只是,他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安全起见,先当个为善不欲人知的蒙面人比较妥当。

  “王夫人是目前武炼的领袖,交给你,本人就放心了。”

  韩特以假音这么死板地说完,反手一拳打在冰面之上,照海稼轩教导的方式输出内力,以炎系内劲将这双层冰封的寒冰外层融去,这个无比坚固的小冰山,转瞬间便以百倍于正常的速度散化为大量蒸气,露出了内里的事务。

  (哼……很好,任务终于达成了,把王大侠平安送回,我也了了一件心事。)

  心里这么想着,韩特微转过头,想在离开前看看偶像人物的英武面容,哪知道所见到的东西,却令他惊得魂飞魄散,眼珠突出,而后头更传来一声凄厉尖叫。

  “啊啊~~”

  尽管事前做过一些想像,也曾做过做坏的心理准备,但公孙楚倩却没有料到与丈夫的会面会是这个样子。

  白茫茫的蒸气散去,露出小冰山内里的两块玄冰,玄冰之中分别冰封着两具人体,即使在烈阳普照之下,也没有任何的融解,反而散着森森寒气,让团团包围这两块巨冰的兽人,不住打着哆嗦。

  这是很精纯的寒冰内力,将人护在玄冰之内,不让虚弱的真气流失,堪称为最好的重伤保命处理,重伤的王五和王羲之,能够被这种手法给护住,自然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让公孙楚倩惊骇欲绝的,是两块巨冰之上,赫然以利剑刻写著文字,在王五的那一块上头,写着“武炼大英雄凯旋归国”,这句不知是表达敬意还是讽刺的话语;旁边那一块就没有这么好运,写着“奉送仁义废柴一条”,这个摆明是要人好看的字句。

  惊愕过后,汹涌的怒气炽烈喷发,不过当公孙楚倩环顾四周,却已经找不到那个蒙面人的身影,给他逃之夭夭了。

  “谁?谁?是谁干的?有胆子就马上给我出来!我记得你的声音和背影,你别想给我逃掉!给我滚出来,我不会放过你的!”

  飞砂走石,地面震动,暴怒的公孙楚倩,吼啸声令在场兽人只想抱头鼠窜,人人胆颤心惊,生怕这笔帐算到自己头上,直过了好半晌,才有几个辈分比较高的长老赶到,尝试平复女武神的暴怒。

  在某个方面来说,武炼兽人最引以为傲的女武神,也是一座会走路的移动火山,她的愤怒犹如天怒,一发难休,如果没有王五来遏止,不知会蔓烧到什么地方去,然而,这次的运气却不错,一件突发意外终止了火山喷发。

  “呼咻~~”

  某种尖锐的波动,像是无声的震波,瞬间令所有兽人为之颤栗,较为敏感的族类甚至寒毛直竖。这种波动只维持了极短的片刻,立即消失,兽人们左顾右看,却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何事。

  (怎么了……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整个空间的天地元气大乱,山野的精灵们都在骚动。)

  莫名的警讯,令公孙楚倩的怒意刹时消失,转头望向东北,那阵波动的来源。不过这却只有短短的时分,跟着她就想起来自己之所以狂怒的理由。

  “不要拉我,我要宰了这个藏头露尾的龟蛋!居然敢对我老公和小叔做这种事,我一定要宰了他~~”

  武炼的最高领袖,在这天平安归国,这是一件足以温暖整个武炼人心的大喜事,但为何兽人们后来屡屡向外界探听,究竟是何人送王五元帅平安归来,态度还无比地恶形恶状,这就不是外人所知的了。

  而当时靠着海稼轩另外秘密传授的匿息诀窍,偷偷躲在一棵大树后头,不住擦着额上汗珠的韩特,心中不住叫苦连天。

  (这下子真被那个白发浑蛋害惨了,事情闹得这么大,不去魔界避避风头不行了……)

  ※※※

  雷因斯的孤军,目前处于很麻烦的状态。除了外在环境,他们也为着内部问题所苦,尽管过去他们曾经一起携手对抗八歧大蛇,不过这一次兰斯洛、源五郎都不在,缺少了协调润滑的人,摩擦机会就高得多。

  以妮儿、泉樱的恩怨为中心,大小事物都能摩擦出火花。如果不是因为妮儿还有起码的理性,不时告诉自己以大局为重,而泉樱又一再刻意忍让,那么不用等到面对公瑾,这边就先要爆发大战了。

  一个团体,必然有一个发号施令的领袖。在这支四人小组中,泉樱是最有规划能力的人,枫儿、妮儿的武功虽高,顶多只能针对情况,做出适当反应,不让事情恶化下去,不太能主动出击,让局势好转起来。

  妮儿虽然偶尔也有惊人的杰出表现,但两相选择,有雪和枫儿仍是比较相信泉樱,毕竟……惊人的表现,有时候不只惊到敌人,也会惊到自己人。

  可是,虽然众人都知道兰斯洛与泉樱的关系,但这层关系并没有明显浮上台面,欠缺名份、妾身未明的泉樱,实在没什么立场指挥雷因斯的人。

  泉樱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只能藉由不断地展现能力,来镇服妮儿的不满。而妮儿也确实很佩服泉樱的见识与判断,因为当她听完三人的侦查所得,很快就能归纳出结果。

  “从你们对工兵部队的监视结论,我想公瑾师兄这次的挖掘,不是像白家太研院那样,挖出各种器物,分析其技术,用来帮助太古魔道的研究,而是针对某样东西下去寻找。”

  泉樱道:“而如果他得到的资讯与我一样,那么公瑾师兄所要寻找的,是一件史前时代所传下的超级兵器。”

  从以前到现在,有关于太古时代的各种传闻,真的、假的、学术的、神话的,真是数也数不清楚了。对于这个一度存在过的文明,风之大陆上的人们有过无数猜测,而在这些口耳相传的故事里,有某些神器传闻因此诞生。

  在风之大陆的悠久历史中,曾有一些神兵圣器,因为被用来斩龙、诛杀魔王,而名动一时,好比陆游所佩带的“凝玉剑”、天草四郎的“十字圣剑”,就是很有名的神兵,而当这些兵器因为某些理由,从历史上消失,下落不明,那就变成了传说中的神器。

  然而,那一段在发生在史前的文明,却没有任何纪录保存下来,后人只能凭靠着类似考古的行动,去推测那个文明当时的繁盛景象。如果要说有什么组织,对那段过去有着相当的了解,那肯定非雷因斯白家莫属,但白鹿洞中却也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以前曾经在白鹿洞的后山,看过一些宗卷。里头有部分是不能肯定的轶闻,也有一些是高度机密的文件,这些东西除非得到陆师的许可,否则任何长老都不能观看。”

  泉樱又道:“在那段史前文明的末期,几个分属不同大陆的势力处于对峙状态,相互开发出毁灭性的强力武器,本来是用于吓阻,维持对峙的情形,可是最后人的野心凌驾于理智之上,几个势力分别使用这些武器,跨大陆、海洋彼此攻击,所造成的天灾人祸,终于令这文明灭亡,大地进入冰河时期……”

  因为事情实在是太过遥远,枫儿和妮儿听在耳里,不觉得有什么冲击性,反倒像是在聆听某段历史课程,对已经逝去的过往,很是有种“古月照今人”的感慨。

  “那场史前大战的实际面貌为何,如今已不可考,但是从文件记载中研判,里头曾有一样强力兵器,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众人都见识过浑沌火弩,情知那种武器的巨大杀伤力,不过在普通人的眼中,天位武者同样是一件超级武器,所以当泉樱这样说的时候,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感受。

  泉樱也不多言,手指在地上轻轻描绘,指力到处,一幅图案清楚地画了出来,才短短几笔,枫儿和妮儿已经认出,那正是风之大陆北方的地图。

  “恶魔岛的对面,你们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风之大陆的北端,正对着西西科嘉岛的那一块海峡,整块海岸呈现一个漂亮的半圆弧形,看来就像是被硬生生挖去一块,蔚为奇观,当地则流传着数不清的神话与传说,尝试解说这地理上的奇特景观。

  “……不过,我在白鹿洞看到的那份宗卷,却是从地脉磁气、地质结构的分析,得出那块土地并非自然生成,而是后天人为破坏所造成的结果。”

  泉樱又解释说,后来比较详细的研究报告,更推判出这是受到某种强力武器轰击之后的结果,那一击不但让这块土地整个灰飞湮灭,风之大陆从此缺了一角,残留的能量更长久影响着附近地脉,导致亿万年后,位于该范围内的恶魔岛,仍是一个磁场错乱复杂、无法完全封印,成为境界隧道出口的特异地点。

  “这份报告,是几千年前研究恶魔岛形成原因时,意外得到的结论,相信白字世家也有类似的机密研究,只不过没有对外发表而已……古时候的人们似乎没有想到,当一件武器强大到这种程度,使用它的人已经没有负载它的能力,这种文明灭亡是注定的事。”

  可是……假如那个武器现在仍然残留着呢?如果那些曾经令太古文明灭亡的兵器,被重新发掘出来使用,对现今的风之大陆,会有什么影响?这是谁也不敢想像的。

  “这么说的话,事情根本已经很明显了嘛!”

  妮儿霍然站起,迅捷的动作像是一头雌豹,要不是腰间仍裹着带血的纱布,真是会让人忘记她伤势未愈的事实。

  “我们就该直接杀进去,在铁面人妖有机会发动那个武器之前,把他和他的阴谋一举粉碎,这样子就一了百了了。”

  “但是,这个兵器的存在,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并没有得到证实,而且也不能确认那兵器与耶路撒冷的关系;就算推测是真的,太古魔道的事,最好还是由太古魔道的专家来……”

  泉樱尝试着劝阻,而妮儿既然有打算让她发号施令,纵然不愿,也不多言,维持了沉默,不反抗施令者的意思。

  枫儿看出了两边的想法不同,所以就作了比较中肯的建议,希望能进入那个遗迹,不是刺杀,而是单纯先作调查。

  妮儿的表现,出奇的“懂事”,泉樱感到很惊喜,却也很犹豫。耶路撒冷是敌人势力的重心,自己这支人人带伤的孤军,在这里活动的危险性之高,简直是步步都如履薄冰,虽然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但过去的幸运,并不能当作未来成功的保证。

  妮儿失之大意、枫儿姊姊失之急躁,这都不是为军之道,但即使是自己,偶尔心里也会响起一阵小声音,问着自己真能肯定这样慎重是对的吗?如果真因此错失了阻止敌人的良机,往后要花多少代价来弥补呢?

  这时,一件事物影响了泉樱的决定。

  先是脚下地面的剧烈震动,跟着,一股连武炼都能感受到的大气波动,狂撼着所有人的感官六识,最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一道粗巨的紫色光柱,由远方的耶路撒冷城中冲天射出,直入云端。

  奔站在山洞口,遥遥眺望着远方的紫色光柱,泉樱的衣裙微微飘动,因为伤势而苍白的娇颜,映上一层淡淡的紫红色,她眉宇中所蕴含的,是一种很不吉祥的感觉。

  “试试看吧,如果防守遗迹的结界,是白鹿洞的仙道术,我可以尝试做个隐形符咒,如果真的触动了结界,那就祈祷结界所连结的装置不是轨道光炮吧!”

  

第三章 寒冰炙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