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破光硬战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

  尽管对妮儿伤势未愈的状态很是担心,但以高速奔驰的枫儿,仍是不得不把精神集中在任务上,这时,她确实有些遗憾,因为如果自己这边也有太古魔道方面的人才,就可以精准判断出破坏目标,不用浪费宝贵时间搜寻。

  (但是……好像有点奇怪呢!他们不是说缺少动力装置吗?既然如此,那道紫光又是怎么回事?不管怎么看,那都是某种巨大装置启动的现象啊!难道……我们上当了?)

  枫儿脑中闪电回想着刚才敌人的交谈,无论声音与表情都看不出问题,不像是发现自己行踪后故意说的话,况且,这些事情属于高度机密,艾尔铁诺一方没理由故意让自己听见这些啊……

  如果郝可莲他们说的话没错,那么……

  还无法判断到底是如何,不过枫儿觉得郝可莲或许说漏了某件事情,必然有某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是周公瑾那边正在策划的。

  (妮儿小姐那边……)

  这一刹那,枫儿停住脚步,有点想要回头往妮儿那边赶去,但一声艳艳的娇笑,却在身后响起。

  “偷听人说话可不是淑女该做的事啊!想回去找人吗?现在去可太迟了,刁蛮的丫头,还是该受到适当管教的。”

  瞬间听出那正是宿敌郝可莲的声音,当扑风声响起,郝可莲发掌击来,枫儿情知对方掌力满是毒素,不敢贸然抢攻,先蓄满劲道,催发紫火劲,这才一掌印了过去。

  “砰”的一声,紫火、碧炎交杂焚烧,卷动炽射出燎天火柱,郝可莲连退了四步,枫儿吃亏在仓促应招,整个人被震得离开地面,飞向空中。

  (她将我逼离地面是为……不妙!)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先是一种淡淡的压迫感从上方直逼而来,跟着就是上头传来连串轰然巨响,压迫感瞬间增至让人呼吸艰难的程度,当眼前被金电闪光所眩惑,枫儿用尽最快身法闪避,却仍是慢上一步,被轨道光炮给锁定,连发轰下。

  “恭喜你了,枫儿小姐,被这光雷锁定连轰的滋味,本来是只有强天位顶级高手才能享受的特别待遇,今天拿来对你使用,算是便宜你了,且看看你能不能刷新上次米迦勒与王五的纪录吧!”

  光雷迎头而来,耳边又听见宿敌的嘲讽,枫儿心中大恨,偏偏是自顾不暇,没法再多看一眼,只能奋起全身力道,先迎向这些全然没有把握接下的光炮轰击。

  “轰轰轰轰~~~~”

  纯以内力而论,枫儿不能与米迦勒相提并论,更远远不是王五对手,这等毫无花巧的内力比拼,她一下子就落于下风,只见缭绕全身的璀璨紫火迅速黯淡失色,在连续挡了十二、三记光雷后,终于抵挡不住,整个人被轰得沉入地底。

  锁定目标的光雷,并未因为目标被轰入地底而停止,仍是不住轰下,强大而集中的威力,才没有多久,地面就只剩下一个大坑,而在光炮的重威之下,站得远远的郝可莲只看见强光闪耀,连烟硝都没有冒出半点。

  (真是可怕的武器,当日米迦勒之强,在这武器的轰击下也撑不了半个时辰,如果换做是我,能撑得了多久呢?天位武者的出现,改变了这个时代,那么这些武器的出现,会不会再次改变这个时代的势力生态呢?)

  近距离目睹轨道光炮的巨威,郝可莲确实心惊不已,刚才她与蒋忠讨论,完全没有发现枫儿等人躲藏窃听,是在进入研究所遗迹,预备向公瑾回报时,被公瑾传音点醒,这才知道所有机密都给敌人听在耳里,情知事情不妙,在请托公瑾配合使用轨道光炮后,就急急忙忙赶了出来,先拦截住这个宿敌。

  (她的武功比起米迦勒可差远了,连挨上百来记光炮,就算不死也肯定重伤,安全起见,还是亲自下去把她了结比较好……)

  郝可莲这样一动念,便发出心语命令,停住了轨道光炮的射击。这光炮诚然威力绝伦,但缺点也就在这里,这座光炮的威力太强,再怎么说,这座都市还没有探勘完毕,虽然确认没有危险生物的存在,但却无法肯定是否还有重要机械埋藏在某处。

  轨道光炮的每一发,都是蕴含着等同强天位武者一击的大力,尽管发炮前已经刻意调小力量,但连串轰击下,此刻脚底不住摇晃,周围十余丈的地面都崩裂翻起,残破的建筑倒塌毁坏,要是真把什么重要东西弄砸在里头,自己如何向公瑾大人交代?

  (没声音了,真的死了吗?没那么容易吧,这女人的韧性也是出了名的,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话虽如此,郝可莲也不认为枫儿毫发无伤,双方功力相若,换做是自己,必然也是重伤,不可能安然无事,但正当她打算亲自下去把这宿敌了结时,后头响起了急促的跑步声,跟着就是一声气喘吁吁的呼喊。

  “阿纯!阿~~~纯!亲亲小阿纯!”

  鸣雷纯──这个自己许久不曾使用的名字,如果是从其他任何男子的口中说出,自己定然冷冷地让他碎尸当场,更何况还是用这么难听、恶心的声音来叫唤,不过,世上大概也只有这么一个男人,明明作着这么可恶的事情,却仍让自己想要笑出来。

  “有雪老公,你好吗?”

  面上堆满笑容,郝可莲半蹲下身子,用一个同样夸张的大拥抱,搂住了急扑过来的雪特人。在女子中,郝可莲的身形算是相当高佻,而有雪却是五短矮胖,这样的半蹲拥抱,看起来实在有些滑稽。

  但对于给搂抱在怀里的有雪,却是另一番滋味,刚开始他确实觉得艳福无边,灵魂快要飞上了天,不过当那拥抱的压力越来越大,仿佛将他肺中每一丝空气都挤出去,骨头作响,快要窒息而亡时,那双柔嫩的玉臂才松开了手。

  “有些名字,以后不可以乱叫喔!知道吗?”

  当她以天使般的笑脸,这么轻轻地说着时,好不容易茍存一命的有雪,只能忙不迭地使劲点头,表示同意与忏悔。

  “嗯,乖~~”

  像是贵妇人摸狗一样,郝可莲在有雪的头上轻轻拍拍,表示宽恕的原谅,奇异的相处模式,却正是双方建立友谊的基础。

  现在这个时间地方,并不适合说话,更不是适合款款深谈的好时机,不过有雪还是有话想要说。其实,他并不是很清楚,该如何讨眼前这名艳丽女子的欢心,但若想要对方将自己当成是特别的人,那么自己总得作一些特别的事吧!

  “嗯……可莲小姐,有些话我很想说,但是又不太好意思说。”

  “嘻,什么话这么不好意思?”

  即使是在这样的黑暗环境,那一抹艳媚眼光,却令有雪气喘心跳,连吞了好几口馋沫,险些忘记把话说下去,但最后还是果决地摇摇头,说出他想说的话。

  “可莲,你现在这样子,真的好吗?铁面人妖是个没情没义的家伙,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的师父也杀,跟着这种人做事,有一天他会连你也牺牲掉的。”

  称呼一下子亲匿起来,但对于说话的双方,这并不是重点,而有雪也错在没有意识到对话的另一方,无论信念与观念都与一般人不同,根本不把弑师、弑父当回事。

  “那又怎么样呢?干掉陆游那老鬼,在我看来是很正确的做法,我们既然为人下属,自然有为主帅赴死的打算,告诉你吧,整个第二集团军里的每个人,都不会犹豫为公瑾大人牺牲,这和你们那位猴子王是不同的。”

  “但是,除了这样,你也应该想想别的事吧,我觉得你哥哥他……”

  “够了!”

  如果是别人说这些东西,一定早就被郝可莲提掌杀毙,不过纵然不起杀意,但也不代表她喜欢听这些,而当郝可莲主动转开话题,表示有雪如果现在肯投降,她可以保护有雪的安全,直到这一战结束时,有雪也晓得,继续多谈下去已没有意义,该想办法说再见了。

  “以……以前你曾经说过,要得到你的心,这样子是不行的,那么,能得到你的心的男人,是什么样子?”

  当雪特人胆怯而坚持地问了这句话,郝可莲还真是有些吃惊,不过她随即便将这当作是雪特人打算转移话题的表现,半开玩笑地回答。

  “这个嘛……我最喜欢聪明的男人,因为聪明的男人最靠得住,嗯?有多聪明?当然不能只有小聪明,至少……要连石崇那样老奸巨猾的狐狸都甘拜下风的程度。”

  说者无心,听者也没力,正当有雪想要再说什么,忽然眉间浮现一道讶色,随即镇定下来,先耸耸肩,跟着很嚣张地表示,周公瑾目前重伤,第二集团军强敌环伺,只凭郝可莲一人,绝对不可能挡得住列强交攻。

  “……所以你们根本就快要完蛋了,至于那个什么太古魔道的兵器,没有动力装置,根本就动不了,等到敌人杀来,你们一定被杀得一个不留,照我看来,应该是可莲你向我们投降才对。”

  “太古魔道兵器没用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单是一个轨道光炮,就够把你的女战友送到地狱去了,再说,动力装置虽然不在,不过这个都市遗迹仍有其他的能源在运作,公瑾大人这两天搜集残余能量,已经有办法让通天炮动起来,马上就要发射,等到你见识了通天炮的威力,你就……”

  因为知道有雪已经偷听到那样强力兵器的存在,加上并没有将雪特人看在眼里,郝可莲漫不精心地说着该是最高机密的事,但说到这里,她忽然察觉到不对。

  (太大意了,这次上了雪特胖子的当……)

  郝可莲动作也是极快,一察觉不对,立即做出反应,用心语打开轨道光炮的射击,先彻底消灭某个应该早被埋葬在地底的女人。

  “该死不死的东西,早点认命去死吧!”

  璀璨光雷连环打下,往那个又深又广的凹坑轰去,只见一道人影破土而出,浑身炽烈紫火环绕,竟主动朝连串光雷迎去。

  (奇怪,她刚刚连挨了那么多发光炮,又被轰入地底,为什么一点伤也没有?她不可能有王五那样的绝世神功啊!)

  郝可莲才感到奇怪,奇变骤生,那十多发对准枫儿射击的光雷,忽然被逆转了方向,有四、五枚乱射到脚下地面,或弹射到远方,剩下的竟全都朝郝可莲射来。

  (怎会……)

  事发突然,郝可莲不及细想,将一股干阳劲走遍全身,催发出碧绿火焰,一掌推出,尝试抵御,哪知道这些光雷的威力,并未因为遭到转卸而衰减,反而较诸之前暴增许多,一下子就将她的防御炎网轰得溃散。

  假如遇到的是王五、奇雷斯这等高手,那么瞬间便遭到惨败,郝可莲并不会觉得奇怪,但正因为枫儿与她实力相若,甚至稍逊,陡然间功力竟暴增一倍,攻其不备,这才将郝可莲惊得魂飞魄散。

  “啊~~!”

  脱胎自干阳大日功的碧绿鬼火,威力诡奇雄强,却也禁不住这些暴增一倍威力的强天位光雷轰击,首三发连环而至,把郝可莲的防御炎网轰得崩溃散落,气血倒行,后头的六发毫无阻碍地命中,只听见连串爆炸声响,凄厉的尖叫声中,郝可莲血洒长空,给打得远远倒飞出去,消失在远方的黑暗。

  剧烈撞击,房屋倒塌的声响连接传来,尽管看不太清楚,但却可以看到远方高楼废墟倒塌压成一片的惊人景象,有雪看得心惊肉跳,转头望向身边那个威风凛凛降落下来的战友。

  针剑改变了外表型态,整把剑笼罩在一泓幽碧青光之中,仿佛龙鳞反映月光的瑰丽色彩,而持有这龙族绝代神兵的枫儿,从空中坠降,敏捷的身手与动作,带着轻易重创强敌的胜利余威,看来真像是一名剽悍美丽的战之女神。

  “不用担心,她应该没事,这种程度的攻击,杀不死纯血魔族的。”

  知道有雪在担心什么,枫儿简单地交代,同时手上默默运力,将天丛云剑再次变化为平常所用的针剑型态。

  使用这类上古神兵,对宿主而言是很重的负荷,自己并没有长时间持用天丛云剑的体力与内力,所以每次一使用完毕,就要将之变化封印,不然在威力全开的状态下,单是手持天丛云剑一刻钟,什么也不用做,整个人就要累得跪下了。

  “有雪大人真是机灵应变,要是没有你,枫儿还不知道该怎么从那女人口中套出情报呢!”

  “所以你这样报答我?把我的妞伤成这样?真过分……算了,先去看看妮儿吧!我们这边被人发现盯上,她也很有可能被铁面人妖拿鞭子追着打,两个人玩起变态游戏了。”

  “这……这倒不至于吧……”

  面对雪特人层出不穷的古怪言语,枫儿也只有苦笑了,但正当她和有雪要赶往约定的会合地点,脚下却突然震动了起来,规模很大,周围的地面都破裂开来。

  “哎呀!糟糕,地震了。”

  “有雪大人……”

  “吵什么?你老师没教过你,地震时候要找柱子躲吗?”

  “枫儿认为……我的脚还没有粗得像是柱子,而且,如果兰斯洛大人在这里,恐怕他不太喜欢你这样抱着我的脚。”

  “喔……”

  如果是平常时候,枫儿倒是很有兴趣拿这话题与雪特人开开玩笑,但这场地震却不寻常,在震波中,有一股很大的能量震波,仿佛把整个空间的天地元气翻涌卷动,成为狂浪巨啸,正在凝运天位力量戒备的枫儿,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在两人目光所能触及的黑暗尽头,东、南、西、北四个角落,突然迸射出强烈光芒,赤、紫、青、金,四种不同的颜色,比最耀眼的烟花更绚丽千倍,把整个黑暗点亮,笔直朝上方射去。

  “轰!轰!轰!轰!”

  能源光柱贯穿上方的百尺岩层,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再次狂撼着听觉,枫儿要使尽全力去维持,才能让自己不在那股汹涌的能量狂流中昏厥;相形之下,不懂得使用天位力量的有雪,尽管被剧烈轰响弄得脑袋昏昏,却没有这么难受。

  “这是什么东西?”有雪惊得喃喃自语,但答案却很快地浮现在脑中。

  “该……该不会就是那个什么通天炮吧?曾经把风之大陆轰缺一角的那个东西?”

  枫儿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刚才听见郝可莲说,通天炮即将发射,她只以为那是在这一、两天之内,但是从敌人撤走遗迹内所有卫兵的举动来看,难道当真是马上就要发动攻击?

  刹时间,之前泉樱在山洞中说过的种种,尽数在耳边浮现,这个太古时代遗留的无敌兵器,当年曾经把风之大陆的北方轰去一角,威力之强大,现今的天位武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要是这么挨上一炮,不管是什么样的绝世武者,连同其所在的千里土地,都会在瞬间被化为灰烬的。

  (这个武器的射程有多远?能射到哪里?周公瑾会拿什么地方开刀?)

  仓促间,千百个不同的念头在脑里闪现,但只要不自欺欺人,答案其实非常明显,以周公瑾的立场,难道会掉转头来攻击艾尔铁诺吗?当然是攻击首要敌对的雷因斯。

  (兰斯洛大人和小姐……)

  想到自己此刻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枫儿登时感到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好不容易强吸一口气,将那即将要冒出的冷汗忍下,一手夹起有雪,朝南方奔去。

  该如何去停止这座通天炮的发射,枫儿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单纯地在赤、紫、金、青四道光柱中选择一个,先到光柱的发射口去看看。

  (妮儿小姐那边不知道怎么样?如果她能深入敌人的机关中枢,进行破坏,这边可能就没有问题了……不过,要是她碰上周公瑾……唉,希望老天保佑吧!)

  势单力孤,枫儿对己方的处境感到悲观,而身在雷因斯的亲友,甚至完全不知道他们自己正面临险境,一想到这点,枫儿就暗暗下决心,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尽力去守护着他们。

  ※※※

  另外一方面,关于妮儿的处境,枫儿一半猜对,一半不对,并没有预期中的那般悲观,妮儿虽然遇到了公瑾,却没有一面倒地挨打,反而以一种奇特的形式,改变整个局势。

  就在枫儿带著有雪朝紫色光柱奔去的同时,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连环轰然巨响中有一个奇特的建筑物爆裂声。那座巨蛋形研究所,顶上忽然爆开一个大洞,一道人影从中飙飞出来,动作快若闪电,才一脱出研究所上方范围,千百道龙影鞭浪立刻衔尾追至,把巨蛋屋顶轰得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随着鞭影出现的,是一个散发着和煦白芒的光球,手持长鞭的公瑾便站在光球里。透过白鹿洞的仙道术,他将自身的护身气罩,灌注入这个电子光球中,可以带着移动,不但防御能力加倍,而且还可以遥控指挥这座都市遗迹中的部分设施。

  通天炮试射在即,照理说不应该随便离开控制室,但这名泼辣丫头离奇苏醒后,爆发的破坏力实在无与伦比,要是不立刻把她驱逐出控制区域,任她恣意破坏下去,没等通天炮发射,控制区域就要变成一个废得不能再废的废墟。

  几个萤幕显示着数据,让公瑾知道通天炮的能量积蓄已将近完成,进入倒数程序,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他的眼睛就再次发现了敌人所在。

  傲然站在附近某栋高楼废墟的屋顶,冷冷地往下方俯视;一头俏丽的马尾长发已经散开,无风自动,漆黑的浓烈魔气萦绕全身,刚才的乱鞭似乎没伤到她,而尽管距离过远,又有魔气阻隔,看不清楚面孔表情,但散发出来的感觉,却让公瑾感觉到清楚的蔑视与挑衅。

  与平时的神采飞扬判若两人,妮儿散发的森寒气势,冰冷得怕人,一双没有半点情感可言的眼瞳,先是瞥了瞥公瑾的断臂,跟着举起右手,竖起小指,向下方的敌国元帅勾了勾,轻蔑的意味已然不言而喻。

  公瑾没把敌人的态度放在心上,只是静静地持着长鞭,从对方的气势里去肯定某样东西,当妮儿采取主攻,整个人像一头鹰隼般飙冲下来,狠恶气势与其说是武者,更像是一头凶禽,公瑾顿时了然于心。

  (难怪……三魂被拘锁了,还能够动起来,原来正是因为少了魂魄,所以才动得这么厉害……)

  察觉到这一点,公瑾的第一反应是退,然而妮儿振臂一挥,天魔劲却较诸先前大幅增强,运用之巧更是难以相提并论;公瑾退避的速度已快,天魔劲却如附骨之蛆,发出之后,自行于空中转弯,直追着公瑾而去。

  “咻~~嘶!”

  五发凌厉的天魔爪劲,轻易突破护身光球的帐壁,在公瑾的手臂上留下黑色血痕。

  (这么想和我一战吗?重伤未愈,只能发挥三成力量;仓促寄魂附体,能发挥的力量也差不多是三成,这是你给人类友人的公平吧?可是,我却不想在这时候进行没意义的打斗……)

  想是这样想,但是当“妮儿”的右臂旋缠漆黑魔气,力重万钧地攻击过来,公瑾也不得不变了脸色,认真以待。

  “轰轰~~”

  刹时间,千百道雪亮银龙划破黑暗,把公瑾周遭照得通亮,更交缠卷成鞭影气浪,往妮儿当头覆压下去,气势之强,与日前激战王五时不遑多让,妮儿的身影一下子就被鞭影吞噬。

  处于战斗中,公瑾却仍要分神注意前方、侧面多个电子萤幕,不漏掉里头的数据与试算预估,这里头的数字正告诉他:通天炮正在汇集这座都市遗迹里的所有能量,同时系统也正在进行地表弧度、能量推动、射程、目标地形、天候等等的复杂计算。

  (时间不多了,模拟试算的结果如何?如果不能把目标缩在一里之内,那就没意义了……糟!)

  公瑾的千里神鞭,结合武技与仙道术,原本堪称是攻守一体的完美神技,然而,这一刻的千里神鞭,却出现了破绽。气势依旧,可是灵活度却因为严重内伤所累,减弱不少,更重要的是,失去右臂的公瑾,左臂挥鞭的威力、熟悉程度都有不如。

  在这样的状态下,千里神鞭组出的汹涌银浪,很快就镇压不住雪银之海中的那一点如墨漆黑,跟着一声尖啸划破长空,闪电似的黑影,破开雪银鞭浪,直往天上冲去,也看不见她怎么转折,就再次朝公瑾射去,中途手臂划圆,两腕交错,全身气血精华交会凝聚,人还隔着老远,那股令天空为之崩裂的压迫感,已让公瑾呼吸不顺,背后微冒冷汗。

  (又是这一式天崩……)

  魔龙皇拳中的一式绝招,过去妮儿两度施展,都幸运地对公瑾立下战果,第三度故计重施,公瑾早有提防,正要抖鞭拦截,层层化去敌劲,妮儿面上却浮现一丝冷笑,俯冲速度遽增一倍,雌豹般曼妙的身影倏地消失。

  (高速挪位?背后!)

  察觉到妮儿攻击的真正方位,公瑾急转过身,恰好迎住瞬间身法弯弓回射的妮儿,这一下奇变如电光石火,闪腾变位,令人目不暇给,天崩威力更是激增,若非公瑾料敌若神,抢先防守迎击,换作是别人,早就给这崩天一击打得粉身碎骨。

  速度委实太快,威力又太强,公瑾竟不及挥出千里神鞭,被迫一拳击出,正宗白鹿洞内功硬撼天魔劲,双方眨眼间指、爪、拳、掌,连变十多式凌厉的擒拿攻防,打起近身战,最后是谁也讨不了好,贯满真气的重拳、利爪,分别轰在对方胸口与肩头,骨碎声中,各自倒飞出去。

  ※※※

  两人的激烈战斗,化作阵阵能量冲击波与强风,不住朝四面八方狂卷吹去,换作平常时候该是震惊百里的惊人景象,但此时与那四道破地而出、朝天空放射的璀璨光柱相比,却显得如此渺小。

  枫儿也注意到了这点,远远看着妮儿仿佛化作一道黑暗中的幽魅鬼影,与公瑾战得难分难解,犹豫着是否该过去帮忙。

  “帮个鬼啊!我看她怎么都不像是占下风的样子,铁面人妖一定是被王五打得快要去向他的死人师父说早安,所以现在手折脚断,才会连妮儿也打不过,与其去帮她,不如先去看看那个什么通天鬼炮,不然去看看我马子也好,你出手那么重,要是把她打成残废,那我后半辈子该怎么办?”

  “……去找韩特吧,只要你有钱,听说他对办理残障者婚礼也十分在行。”

  对着有雪的唠叨啰唆,枫儿只能这样回应着。妮儿那边能和周公瑾打得不分高下,唯一的解释,就是周公瑾的伤势太重,那么自己赶过去与她合力,就可以一举取下周公瑾的首级,然而,通天炮似乎马上就要发射了,如果不能阻止,让它一炮射到象牙白塔去,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就算杀了周公瑾又有什么意义?

  两相抉择,枫儿最后选择先解除眼前的危机,只不过,当她夹著有雪,终于奔到了那道紫光巨柱之前,却对眼前的景象愣然呆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从一个十尺直径的巨大圆孔中喷出绚丽的紫霞魔光,雄伟有如数十座瀑布齐声奔流,耀眼处比千万水晶更要璀璨照人,不知将射往何方?恍惚间,竟像一根撑天的巨柱。

  站在近处,分外能够感觉清楚,这道纯粹由巨大能量构成的光柱,里头究竟蕴含着多么庞大的天地元气,那远远不是任何血肉之躯能够相较,更让枫儿无法理解,如此强大的能源,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维持住这样的安定状态?

  “咻~~咻~~咻~~”

  阵阵尖啸声,间隔越来越短,频率却越来越高,从赤、紫、金、青四道巨大光柱的色泽,慢慢萦绕着七彩的闪光,角度也逐渐倾斜,相互之间发生共鸣现象,枫儿顿时醒悟,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多了。

  那么,该如何阻止呢?破坏该是最好的方法。

  枫儿再次运起紫火劲,重掌连续轰出,将地面轰得炸裂飞起,烟尘漫天,但天位力量摧楼裂地,把附近毁得一蹋糊涂,却影响不了那道巨大的紫色光柱。

  有雪看得焦急,出声道:“又不是要拆房子,你乱打做什么?既然要打,当然是要对准那个紫色光柱啊!”

  枫儿瞥了他一眼,并不言语。这么庞大的天地元气能量,如果受到冲击,处于不安定的状态,自己和这雪特人将首当其冲,可能瞬间就尸骨无存,自己就是因为有所顾忌,才迟迟不愿使用这下下策,但既然百试不得其法,也就只有尝试这条下策了。

  有雪连声催促、横眉怒目,一点都没有想到自己可能死难临身,下一刻就要去向铁面人妖的师父说午安,只是,纵然枫儿已经有了觉悟,连续几记重掌,遥遥轰向那座紫光柱,但炽热火劲轰发进去,立刻就被紫光吞噬消灭,犹如泥牛入海,半点效果也没有。

  “这……这是什么东西?打了都无效的啊?”

  有雪瞠目结舌,想到泉樱形容过这武器的灭世之威,若是一炮轰中象牙白塔,射程把整个稷下都包括在内,将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不禁脸如土色,但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却不在稷下,而在百分百安全的位置,铁面人妖再蠢也不会拿炮轰耶路撒冷自杀,想到这一点,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复杂。

  “有雪大人,你为什么看来好像想哭又想笑?”

  “如果有很多人马上要死,你却肯定不用死,难道你不高兴?”

  “高兴。想到被这样的丞相统治国家,我现在就高兴得想去死了。”

  淡淡应了一句,枫儿将目光转移到紫光巨柱上,耳边响起一种奇异的声音,是远远传来的广播声,整个都市都可以听见,语言自己听不懂,可是从每一句的节奏与长短听来,那是在作倒数的宣告。

  现在数到多少?一百?六十?还是十?

  自己其实不知道这一炮将射往何方,也不知道这样做好或不好,却只知道,如果现在已经倒数到一,自己便会为着什么也不做而后悔一世……

  “有雪大人,请您后退几步躲好。”

  “真的退后几步就好?不是几里?我总觉得你的表情有点奇怪。”

  这等规模的天地元气聚合,一但能源逆走乱流,就算逃出百里,一样会被轰炸上天,后退几步根本无济于事,这么说只是单纯的安慰之词,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这么告诉他了。

  望着那无比浩瀚的紫光巨柱,枫儿深深吸了一口气,在把自身紫火劲全力催运的同时,也向天丛云剑祈祷力量。

  “四大龙神啊!为了世间的平衡与安定,请将你们伟大的力量暂时借给我吧……”

  这是小草所指点的祈祷词,因为五大龙神之首的八歧大蛇,已经被永恒封印在无底的日本海沟,向它祈求并没有什么意义。而在这样的祈祷后,天丛云剑也回应了持有人的心愿,开始发生变化。

  “这是……”

  天丛云剑的剑刃变得更宽、更长,当剑柄部分粗若人臂,整个剑刃长度几乎与枫儿等高,成了一支足以与斩马刀竞夸尺寸的长型巨兵,只不过握在手上,却几乎感觉不出重量,而当整把剑笼罩在一泓幽碧青光之中,不住散发着强烈的龙气,枫儿知道这把旷世神兵已经回应了自己的祈求。

  “喝~~”

  娇叱声中,枫儿把紫火劲逼运到天丛云剑上,与炽烈的龙气结合,交缠迸射,卷合成一道刚烈无伦的火流旋风,瞬时间风压之大,不远处的有雪竟是站不稳脚,和身边的许多物件一起给吹到天上去。

  “我……我就知道会这样~~”

  惨嚎声中,雪特人已经在黑暗中消失了身影,而枫儿全神贯注,藉由旋风的转动增力,迫近到光柱之侧,猛力举起天丛云巨剑,往浩瀚的紫幻光柱刺去。

  公瑾是怎么利用这都市的残余能量,令这四道光柱启动,枫儿并不知道,但每个站在这里的天位武者都可以明确感觉到,这四道光柱是由纯粹的天地元气形成,沛然浩瀚的程度,不是世上任何天位武者所能够个别相抗,如果没有天丛云剑,那么单纯使用天位力量的枫儿,会在运力靠近的刹那就给弹开。

  不过,情形也并不如枫儿预期的那般顺利,天丛云剑与紫幻光柱接触,而是刺进了一道激速旋转的水流,只要运力稍弱,立刻就会被远远震飞出去,或是被倒卷入光柱里,给撕扯得粉身碎骨。

  使尽力气刺下,天丛云剑的剑锋只能刺入半吋,相较于那笔直参天的雄伟紫光,渺小得微不足道;因为巨大的力量回震,枫儿的手掌、虎口同时破裂,鲜血滴在剑柄上,再淌流到地面。

  急转的旋风,在剑尖刺入光柱的那一刻,就硬生生被锁停消散,随着两股力道的相撞、回挫,痛楚与伤害并不只限于手掌,而是沿着手臂、顺着风压,散至整个身体,造成大大小小的出血。

  枫儿对肉体完全失去了感觉,全副精神只集中在那一点剑刃上,竭尽力气尝试再多突破几吋。自己不知道能做到多少,但只要相信自己、相信这把剑的力量,一定能够发生奇迹……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全神专注,枫儿并没有察觉到,一串奇异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响起……

第五章 破光硬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