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天香乍现

    

  “枫儿姊姊,你知道夫君过去的事吗?”

  坐在营火堆旁烤火,眼睛望着闪跳的火光,泉樱忽然问了这一句,让身旁闭目调息的枫儿有些诧异。

  “过去的事……”

  “嗯,尤其是在他组成四十大盗之前的那几年,你知道些什么吗?”

  “那时候……我并没有跟随在他身边,后来也很少听他提起。”

  照时间来算,也就是兰斯洛离开杭州,独力去闯天下的那两年,枫儿当时在大雪山、青楼联盟里修业,对兰斯洛的行踪所知不多,每次都是听小草的转述。

  “只知道他回到家乡,认回了妮儿小姐,兄妹两个一起出来闯天下,后来伙众成立了四十大盗。其余的我不是很清楚,或许问小草会比较了解,那时她一直和兰斯洛大人有联系……”侧头想了想,枫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有些事情,连兰斯洛大人自己都搞不清楚的,她反而很清楚喔!”

  枫儿将泉樱当作是自家姊妹,当然早就把小草的近况坦然相告,但泉樱所在意的,显然是别的事情。

  “哦?包括夫君是怎么回到家乡,怎么认回妮儿小姑,小草她也很清楚吗?”

  “咦?”

  枫儿是真的觉得有些怪异了。尽管已经成为兰斯洛的女人之一,但枫儿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想要多了解兰斯洛的过去。在大雪山、青楼联盟修业所养成的习惯与职业病,枫儿潜意识里始终有着“我只要知道他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就好”的想法。

  对一名贴身保镳或是护卫,这种观念是必然的要求,不过听泉樱这样一问,她也觉得事有蹊跷。

  “夫君艺承日贤者皇太极老师,在杭州得到天魔功,这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可是更早以前呢?那天晚上你也听到了,他说自己是被皇太极老师抢拐上山,对童年的印象很模糊,不太记得父母的样子。”

  “是啊,兰斯洛大人还一直感叹没有童年,小时候尽是过着非人生活,差点养成不正常的人格呢!”

  “一个对于童年印象很模糊,又不太记得父母样子的孩子,为什么可以清楚记得家乡的位置,在十多年后回去寻亲呢?”

  枫儿也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单单这样,并不能说明什么,也有可能是这孩子的记忆力不错,深深记得家乡的印象,所以才能找回去。

  “别奢望这种事了,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夫君不是这种人,他如果有这么好的记性,我们就不用那么麻烦,每次都要帮他收拾善后了。”

  诚实往往是最具说服力也最伤人的美德,泉樱一句话就让枫儿放弃争辩,只有低垂下头,长声叹气的份。

  “你还记得吧,那天晚上他向我们吹嘘,他的家乡有多么春guang明媚、遍植桃花,到处都有小桥流水,鸡犬相闻,人们都很纯朴善良,每一家都有养羊,闲着没事就相约织地毯……”

  “我记得。兰斯洛大人好像很喜欢自己的家乡,说得像是个人间仙境,以后应该去看一看。”

  “那枫儿姊姊你记不记得,他说自己是什么地方人呢?”

  这一点枫儿记得很清楚,因为兰斯洛的出生地,一直是他刻意保护的大秘密,为了保护家乡的乡亲不受骚扰,不但他平时绝口不提,就连妮儿都守口如瓶。

  当年四十大盗在艾尔铁诺境内掀起惊涛巨浪,石字世家曾放下狠话,要屠尽贼酋的九族,最后却因为找不到兰斯洛的出生地而作罢。

  据说,周公瑾因为白鹿洞的情报体系查不出此事,向青楼联盟求助过,但由于皇太极生前曾特别与青楼联盟当家主立约,对此事守密,所以青楼联盟拒绝了周公瑾的要求。

  这是兰斯洛的秘密,所以当他不经意地对枫儿与泉樱提起,枫儿那天晚上确实是很欣慰。

  “嗯,我不会忘的,是艾尔铁诺与武炼的边境,刚果自治区里,花果山下一个叫做‘水濂’的小城镇。”

  泉樱叹了一口气,样子很消沉,道:“这就是最让我伤心的地方,每次我一想到这件事情,就忍不住想要偷偷掉眼泪。”

  “为什么?他是刚果人,这点对你打击很大吗?”

  “太大了……我自问还算个有度量的女人,能容忍有个不诚实的丈夫,但不能接受他连撒谎都不打草稿。我一回到风之大陆,立刻就做了调查,刚果自治区里是有花果山,不过那里没有一个城镇叫做水濂。”

  “什么?”

  “风之大陆上,叫水濂的有三个地方,在艾尔铁诺、自由都市的两个,分别已经成为遗迹和历史名词,唯一还存在的水濂镇,是在武炼境内一个叫做塔力斑的豹人城区内。”

  泉樱摇头苦笑道:“不过前一阵子那里发生了****,现在变成战场,到处都是黄沙漫漫,羽箭、标枪乱飞,缺水缺粮已经好一阵子了,如果说那个地方会有小桥流水、鸡犬相闻……枫儿姊姊,从今天开始,我跟着你改姓苍月。”

  枫儿还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些事情是她始料未及,如果说泉樱讲的都没错,那么……

  “泉樱,你是觉得兰斯洛大人的出身有问题吗?”

  “不,我真正觉得担心的人是……”

  泉樱的话忽然止住,猛地抬起头来,与作着同样动作的枫儿打了个照面,双方都察觉到,大气中有某种不寻常的能量波动,虽然轻微,但却很诡异,倒像是被什么强力结界减弱后传来的能量。

  一感应到这样的讯息,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附近正在进行着天位战,而且强弱悬殊,其中一方不只是作战,甚至还有余力张设一道遮蔽结界。

  “妮儿?”

  “糟糕,出事了。”

  有雪和妮儿都不在这里,但要说有谁出事,泉樱立刻便想到妮儿,站立起来,却不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走去,正要与枫儿约定分头寻找,却看见西方天空骤亮起一道紫电,不偏不倚,正巧落在附近不远处,爆出震天巨响。

  雷电不会无故出现,况且旱天惊雷,必定是受到力量牵引而发,枫儿现在行走不便,泉樱唯有独自行动,脚下如风,朝落雷地方赶去。只不过,骚动的源头,却不如她的想像。

  “啊?奇雷斯!”

  惊见到漆黑皮肤的矮小个子,泉樱心儿狂跳,想不到自己千番努力,还是被这头绝世凶兽给追上了。

  幸好,再看清楚一点,世上哪有这么肥胖的奇雷斯?只见有雪站在一块大树下,手里拿着卷轴,昂首望天的样子,看来颇有几分龙行虎步的英姿,就可惜漆黑的皮肤、阵阵焦臭的气味,让人一看到就滑稽得想笑。

  “天杀的!练练忍术而已嘛,又不是伤天害理,干什么用雷劈我?”

  有雪一张口,就是一道白烟从嘴里冒出去,跟着全身剧烈颤抖,两眼翻白,向后晕倒了下去。

  “雪太郎!”

  泉樱急忙施救,用天位力量镇压伤患,再辅以身上所带的药物,进行紧急处理。好在有雪身上带有一些魔法护符,帮他卸去了不少伤害,伤势看来像是很重,其实仅是一些皮外伤,稍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奇怪,练忍术为什么会练成这个样子?”

  泉樱茫然不解,过去她在新撰组任职,听过里头同伴谈到一点忍术基础,里头多数是取巧的障眼之法,实在想不出修练什么忍术会弄成这样子。

  “你们在干什么?”

  丝毫没有预兆,妮儿忽然从后方出现,表情虽然很镇定,但却有一丝掩藏不住的仓皇,看在泉樱眼中,这并不是什么很好的讯息。

  ※※※

  隔天的旅行,运气果然就不怎么样,明明已经离开耶路撒冷百余里,但苍巾力士群还是追了上来,众人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突围摆脱。

  “总觉得这一趟旅行越来越奇怪,两个女人有奸情,后头又有一堆机械怪物狂追,再这样下去,天马上就要下雨了。”

  这句话真是说得刚好,本来还算是晴朗的天气,忽然之间就下起倾盆大雨,众人猝不及防,闹得好生狼狈,连忙躲入马车避雨。

  他们所在之处,是偏离都市结界外的癖远山区,气候不受调节,晴天霹雳、骤然大雨,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这场雨来势好大,不但豆大雨滴一点一点洒落下来,雷轰电闪之声,震得每个人都耳内发痛。

  “好奇怪的大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雷电?”

  泉樱心头纳闷,遥遥往天上一望,只见上空有一块好大好大的厚密云层。寻常的云层虽厚,却是平坦一片,但是那块厚云的形状特异,竟然是笔直参天,像一个漏斗形的巨大涡轮。

  枫儿也皱起眉头,道:“确实很奇怪,虽然自由都市的气候不稳定,冰雪风雨的变化都不算奇异,但我在自由都市待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子的怪云。”

  “确实很奇怪,这样子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有龙卷风啊?”

  “龙卷风?我倒不这样想,你们看看那朵云又大又厚,就算是包了什么东西在上面也不奇怪,照我的看法,马上就要掉垃圾下来了。”

  “什么样的垃圾?”

  “不知道,不过我们雪特人的祖先有过传说,当天上有巨大的云层出现,不是有流星雨,就是会产生巨大的垃圾……喔喔,妈妈咪呀!”

  本来还一派正经表情,向身旁三女描述族里传说的有雪,表情忽然变得震惊呆愣,而泉樱更是第一个采取动作,操纵马车离开原地。

  理由无他,只是因为天上的漏斗云突然加快旋转,纺锤状的下端迅速往下延伸,而一样黑黝黝的庞然巨物,自天而降,仿佛一颗巨大的流星、陨石般,笔直撞向地面。

  要是跑得不快,被这么一个大东西撞个正着,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可是,泉樱拉车还没有跑出多远,这块天外来物就已经坠落地面,而令人惊奇的是,看它适才的来势之急,坠落地面,居然没有砸出任何的凹坑损毁,地面的震动幅度也不大,好像它在瞬间消去九成冲力,轻轻柔柔地接触地面。

  坐在马车中的四人,确实感到一阵很明显的大地摇动,但却只是这样而已,既没有大量泥沙喷涌过来,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可怕震动,天气更在不久之后回复平静,所发生的一切恍如梦中。

  “女人们,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呢,有雪大人,这是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的事。”

  所有类似陨石落下事件的高潮点,就是人们大著胆子,去看看天上到底掉了什么东西下来。不过,当有雪四人探头出马车往外看,却看见一样很难解释的东西。

  “你们是不是看见了我看见的东西?”

  “那得要看你认为自己看见了什么。”

  “枫儿姊姊,这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一位大力士啊!”

  “以体格来说,好像太高大了一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大力士有点……面熟。”

  这真是很古怪的谈话,但看到前方古怪的情景,也就不难理解枫儿他们的心情。

  当大雨、雷云消失,阳光重新照下,那个坠落下来的东西,赫然是一座数十丈高的伟巨东西,外型与人类有些相似,但要说是石像,非金非木的材质又明显不对,好像有着什么意义,最特别的是,这座小山般的雄伟巨物,还像个大力士一样,摆出一个充满健美感觉的姿势。

  “喂,女人们,这……这到底是……”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庞然巨人,即使是有雪,一时间也吓得目瞪口呆,更想不到的是,这座巨人居然还会动。

  没有丝毫预兆,这座“巨人”的手脚、关节、颈项,忽然开始不自然的扭曲、翻转,只是片刻功夫,整个巨人就摊平在地上,变成了一栋华丽的大屋。整个过程,外头全然听不见一丝机械运作声,充分显示了高明的技术。

  “啊!这是……”

  有雪和泉樱只是隐约猜到,但曾在香格里拉住过天香苑的枫儿和妮儿,却马上认了出来。

  而在她们热切的目光中,两扇大门“呀”的一声往外打开,十余名穿着华丽的婢女列队走出,向着马车鞠躬敬礼。

  “天香苑欢迎两位小姐回府。”

第八章 天香乍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