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意外之计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

  一直到最后,泉樱也弄不清楚,魔屋所发出的原子光热线,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怎样击退奇雷斯的?

  从现象观察,她只能确认两件事:第一,奇雷斯并没有再追上来;第二,发射这道原子光热线,对魔屋而言并不轻松。

  在发射出那道热线后,足足一个半时辰,魔屋像是失去了所有动力,一切照明、保暖的能源全被切断,倘若不是靠着滑翔停住跌势,那么魔屋大概就要笔直摔落地面,成为一大块废铁碎渣。

  之后,青楼联盟为宾客们安排歇息。本来以魔屋的极限速度飞行,十八个时辰之内可以抵达香格里拉,但是之前被奇雷斯一阻,耗去太多能量,要靠风力滑翔来飞行,整个速度就慢了下来,又要考虑躲避奇雷斯的追踪,估计起码要三日时间,才能安抵香格里拉。

  “嗯……有点让人失望,本来我还以为魔屋会更强呢!结果才应付一个奇雷斯就不行了,如果敌人有好多个天位武者一起攻来,这座魔屋不是马上被轰成一堆废铁?”

  稍稍回复气力,妮儿在晚膳时这么说着。前一段时间,被雷因斯派遣为特使,在天香苑接受演艺训练时,就是住在这栋魔屋里,那时候每天看魔屋里的奇巧布置,心中佩服之余,也暗自揣测魔屋在实战时有多少威力。

  这一次应敌施威,一击就把奇雷斯伤到,让他无法再行追击,如此效果,当今世上恐怕没有什么高手、器械能够做到,果然是不负期待;但在这一击之后,大量耗去能源的魔屋系统,立刻就显得后继无力,大显窘态,要是有一名修为接近奇雷斯的敌人连袂而来,那魔屋不是立刻完蛋?

  这样看来,“香格里拉的魔屋”虽不能说是欺世盗名,但要拿来作为秘密兵器,恃之逞雄,却是大大不能了,在妮儿心中,就好像一个满是期待的梦想幻灭了。

  “这本来就是一座屋子,不是武器啊!屋子的用途是住人,设计方向应该是复合性,作为各种技术的源头,如果单单只讲究威力强大,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而且……”

  停顿了一下,泉樱微笑道:“嗯,我也不是很懂,不过这座魔屋的建筑理念,我想应该不是为了强,而是以巧为目的……”

  泉樱不懂炼金术,也没有太古魔道方面的知识,不过最近几次战局的经验,让她隐约领悟到一些东西。要比武功强横,目前人间界大概没什么人能强过奇雷斯,白鹿洞的武术里虽然有几门讲究以柔克刚,可是武功练到奇雷斯、公瑾师兄这般刚强,又有什么柔力能够相克?

  即使有,那样的刚与柔,只是同等力量的两个极端,除非自己练到他们那样的修为,像天刀王五那样,方有可能以柔力克制刚劲,但一时之间,自己的武功进境遇到瓶颈,不可能忽然突飞猛进,那么碰上强敌时,自己该如何是好?

  用天丛云剑自奇雷斯手下逃生时,泉樱隐然有所领悟,再看到魔屋的应敌手段,那个一闪即逝的观念越益清晰起来。

  世上没有真正完美的东西,再强的事物也有缺陷、有自然的相克相生,甚至原本最强势的地方,就隐藏着致命缺陷。只要用对战术,就可以产生四两拨千金的效果。

  天魔功的强横举世无双,但天丛云剑却能对魔族产生制肘影响,而魔屋更使用深蓝魔王之力,从最根本的地方去动摇天魔劲。当然,如果没有龙神的力量,单单是龙气,影响不了奇雷斯这等高手;而若是没有魔屋倾所有能量发出的一击,妮儿的深蓝判决只会被奇雷斯皱着眉头、随手破去。

  没有相当的力量,再巧的事物也无从发挥,但换个方向来说,在力量之外多一些巧思,就能够以少少的力量,击败强大的敌人,避开硬碰硬的僵化思想与死局。或许,当年设计这座魔屋的前辈,就是不希望千百年后的继承者,陷入徒倚赖强大武器称雄的迷思,才刻意摒弃往太古魔道发展的路线,把自己的思想藉由魔屋传承下来。

  泉樱略微解释了自己的想法,枫儿点点头,开始思索一些东西;妮儿虽然不答话,不过泉樱却仍然很欣慰,因为能够这样平和地用餐与说话,已经是比预期中要好很多的发展了。

  “青楼联盟的厨师很有一手,虽然是飞在天上,料理还是烹煮得很可口呢!不过,有雪大人到哪里去了呢?不知道他的晚餐是什么?”

  一行人中,有雪因为垂涎着表情,表示希望能受到特殊待遇,所以已经被侍女团们微笑着领走了。枫儿还真的有些担心,有雪会不会做出一些令雷因斯国誉受损的糗事,再怎么说,他头上也顶着一圈宰相大人的光环。

  不过,妮儿却不把这当一回事,皱眉道:“不用烦恼这种事啦!我刚刚关照过了,他的料理比我们还高级,而且是一面泡温泉,一面有美女服侍用餐,快乐得要上天堂了。”

  妮儿说的这些话,也就是有雪此刻处境的写照。

  “哇,有雪大人好帅,肌肉好壮啊……”

  “听说您是雷因斯的丞相大人,是不是啊?天地老板?”

  “天地总裁,可不可以说一些你的英雄事迹来给我们听呢?和你往来的都是当世豪杰,你一定有很多了不起的战绩吧?”

  “呃……呃……喔……”

  被封死了穴道,浸泡在温泉池里。

  “哇,有雪大人吃东西的样子好帅,好英明神武喔!”

  “真不愧是一国宰相,连吃东西都这么有男人味,真是迷死人了。”

  蜜声腻语,细柔而熟练的按摩,让人很快就消去疲劳,充满精力,但全身精力充沛的有雪,却只能通红着双眼,像是被关在一个灵魂牢笼里头。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女人……只要我能动,改天一定要你们好看……)

  ※※※

  “站在自由都市住民的立场,我必须要向几位说一声感谢,因为这次自由都市的大灾变,最后牵连到各位,必须借助雷因斯的力量来解决。”

  魔屋的主人,向泉樱等三人慎重地道谢,道谢的理由已经在不久之前说明过了。

  公瑾与王五的一战,无比浩瀚的能量激荡,再加上通天炮的发射,对整个自由都市产生莫大伤害,饶是以青楼联盟之能,除非向本部另外请求支援,否则也摆平不了这些不知将持续多少年的天地巨变,而基于四块大陆互不干涉的原则,即使作出请求,多半也不会得到回应,更别说目前风之大陆上的千叶流,正处于权力斗争的混乱状态。

  结果,最后还是雷因斯的魔导公会挺身而出。这个自从进入天位化时代后,一直给人没什么存在感的组织,在这次灾变中发挥了极大作用,派出三组精锐,每一组两百名魔导师,分别赶赴自由都市的西北、中部、东南,从北门天关到东南沿海,画成了一道万里迢迢的结界线。

  魔导公会现任主席苍月草、长老梅琳?格林、前西王母玉签风华,分别在三个结界点上率领魔导师们,将紊乱不堪的天地元气导回自然,卸去这一连串天灾地变的源头,阻止灾难继续发生。

  “因为理解到她们的所作所为是何等重要,连周公瑾都亲自下令,暂停与雷因斯的战争关系,所有军民远离她们魔法阵所在的方圆百里,给予其所需的一切援助,试图骚扰者格杀勿论!”

  这道命令看似奇怪,但却有其不得不为的道理。假使让灾变持续上几个月,自由都市只会变成一个炼狱似的恐怖环境,虽说到时候公瑾大可将这扔给石崇不管,但至少目前第二集团军仍驻扎在自由都市,要是灾变不停,届时更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生离此地。

  “等等……好像还少了某个人吧?那个叫做华……什么的乌鸦鬼婆。”

  妮儿对那个黑肤黑袍的冷血女巫,并没有什么好感,向来抱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和整天飘来飘去的小草相比,这个浑身萦绕着一股冰冷气息的女人,无疑更像是一个巫师。听兄长和源五郎那时而带着敬怕感觉的语气,这个女人的魔法修为该是相当不简单,为何这次没有让她也出动呢?

  “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珠帘之后的那位女士语焉不详,这句话听在耳里的感觉,反而令三女听得莫名其妙,不管再怎么说,华扁鹊目前受聘于雷因斯,并非是青楼联盟麾下,更没理由被青楼联盟当作是自己人,这句不足为外人道,究竟是什么意思?总不成华扁鹊其实是青楼中人,只不过派遣到雷因斯作卧底吧?

  这句话的涵义,三人是到后来才明白的。当时,小草预备离开稷下之前,曾以魔导公会主席的身分,委托华扁鹊出马协助,有她的助力,可以更早平复天地元气的紊乱,消弭灾变,但这要求却被华扁鹊一口回绝──

  “为什么拒绝?自由都市的灾变多持续一天,就可能多造成数十万人的死伤啊!”小草不解的问道。

  “是啊,只要一天,就可以多造成数十万人的死伤,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要我把这段黄金时期提早结束,身为暗黑魔导研究院的院长,我敬你是主席与雇主,不背后放你一记五极天式,但你的要求,恕难照办。”

  对于黑魔法中的死灵一脉,天灾人祸造成的大量死伤,正是取得研究素材的大好机会,更何况这次并非受人祸影响,死难纯属天灾,没有道德上的政治责任,巫师们正好趁这机会吸摄死灵、搜集尸块,哪有白白放弃机会的道理?

  小草招聘华扁鹊入雷因斯时,成立了一个“暗黑魔导研究院”,位阶与太研院相同,聘华扁鹊为院长,并且言明她有绝对的研究与决策自由,只要别在稷下城内大肆搜捕实验素材,别在水源胡乱下毒做实验,其余的事情都可睁只眼、闭只眼,也因此,当华扁鹊抗拒这道命令,小草除了苦笑之外,也没有别的话好说──

  “她说得也没错啊!只要别在我背后冷不防地发一记舫穗之月过来,我就够感谢了,世事难尽如人意,就这样吧……”

  小草虽然这么说,但这件事到底没什么光彩可言,倘使传了出去,更是对雷因斯的形象大大有害,因此对这事秘而不宣,不过这等程度的秘密,又怎能瞒得过青楼耳目?

  不足为外人道的意思,是这位女士隐约在表示“这个不光彩的丑闻不该由外人来告知”,但是,至少在这一刻,泉樱等人还没有猜到这句话的意思。

  在这之后,那位女士提供了战情资料,而这也是泉樱三人当下最欠缺的部分。第二集团军的兵力分布、补给状况,及魔屋中的幕僚人员对这些资料所做的分析,全都整理成一叠文件,递了过来。

  从这些资料与数据,泉樱可以看出许多东西,其中更包括了推测公瑾师兄的意图,特别是他与石崇之间的关系,耶路撒冷一战后,双方是仍旧携手合作,又或者已经出现裂痕,石崇已打算趁着公瑾重伤的此刻,一举把敌人干掉,这些事情泉樱都想要知道。

  “就像你们所知道的,米迦勒为求安全,在开战之前就把通天炮的动力部分拆解,传送到香格里拉,本来应该是收藏在魔屋,但是很遗憾……中途被石崇拦截,目前正落在他手上。”

  听到这件事,妮儿蓦地想起,耶路撒冷决战前米迦勒的神情。她宁愿赌上耶路撒冷的存亡,也不愿意将通天炮重现于世,所深切顾忌的,就是怕一旦通天炮被野心家投入战场,只要多使用几次,风之大陆就会支离破碎,不复存在了吧?

  神职者的使命,就是牺牲自身、广济世人,哪有为了自身安危,反陷世人于危难的道理?米迦勒确实是努力尽到她的责任,只可惜人们的贪欲和野心,让她最后的努力化为泡影。

  “干姊,石崇与铁面人妖根本是一伙的,东西在石崇手上,很快就会再传给铁面人妖,说得直接一点,我们是不是该马上去暗杀铁……嗯,暗杀石崇。”

  “呵,你没有说要去刺杀周公瑾,这证明你还有起码的理智,但石崇也不是随便可以杀得掉的,在某个角度来看,想要暗杀他比暗杀周公瑾更困难……就目前来说,我们的实力还嫌单薄,并不足够主动进行攻击。”

  虽然多少有点不服气,但眼前的现实就是如此。耶路撒冷一战,周公瑾气势惊天,连王五也击败了的他,实力号称当今风之大陆第一,又掌握了通天炮这灭世兵器,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断臂、重伤,还有能源危机,成了当前的最大破绽,泉樱甚至想不到该怎么去应付这名师兄。

  石崇的武功当然不能与公瑾相比,但石崇老谋深算,对于刺杀方面的黑暗手段,肯定另有防备,要是暗杀工作进行到一半,头顶上忽然有轨道光炮轰下来,那三个人都别想走脱了。

  “你们所探知的情报,是石崇与周公瑾有约定,双方交换机械与设计图,所以最符合利益的做法,就是抢到设计图,然后破坏机械,顺利的话,可以让这个潜在威胁还来不及浮现就被消灭。”

  和直接进行生死决斗相比,只是偷窃与搞破坏,难度自然是大幅下降,泉樱等人没有拒绝的理由,然而现在的香格里拉戒备森严,该怎么溜进去,就是另一个问题。

  “香格里拉即将举行武斗祭,出入份子会变得复杂,你们趁这机会混进去,该是没有问题,不过有一个辅助计策,相信会更加有效,即使是石崇,也会亲自出来迎接你们。”

  “能让石崇出来迎接?干姊,你什么方法这么厉害?”

  “这个嘛,虽然我很想说这是一个埋伏许久的棋子,不过事实上它只是个意外,当初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简单来说,如果是由你们三个人混进去,虽然可以成功进入,但却不能行动自如,然而,假使是让超人气偶像冷梦雪进入香格里拉,情形就不同了。”

第二章 意外之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