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换身佳人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月自由都市耶路撒冷近郊

  遥遥往西边眺望,曾经是那么宏伟的耶路撒冷城壁,变成一片残破,很难想像仅仅一个月之前,这里还是自由都市中首屈一指的繁盛地带。

  虽然是对空发射,不过通天炮发射的反震,最后是由耶路撒冷本身承受,变成这幕景象,令得公瑾一方大为意外,但也为下次发射作了很好的数据参考。

  而在耶路撒冷东方的百里外,海稼轩正冷淡地看着这一切。通天炮的存在,他事先已经从白鹿洞的秘密纪录中得知;公瑾执意攻下耶路撒冷的目的,他也猜测得到,但却不可能计算到通天炮的确实威力,更没法料到通天炮发射之后,竟会造成这样大的后遗症。

  握紧拳头,将全身的力量灌注,海稼轩扬手一挥,五道微弱的指风碰撞附近岩壁后,化作锐利的剑气,尖啸着折射回来。

  全力发出剑气,自身的护体力量降至最低,用虚弱的状态,去面对全力发出的攻击,这是在没有设备、没有助手的情形下,最佳的锻炼方法。

  同样的锻炼模式,也曾出现在多尔衮身上,不过海稼轩无意效法他任力量攻击肉体的自虐形式,在这些剑气及身前,他闭上眼睛,手中凝玉剑连鞘斜斜挥出,一道圆转如意的弧线,将激射过来的剑气轻易切断消散。

  完美的破招,海稼轩应该很满意,但在消灭剑气后,他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力量下降得比预期还厉害,天地元气大量散化的状况,一时之间不会改善的……”

  要是只有这样子,那也就罢了,可是如果通天炮再多发射几次呢?每一次都剧烈影响着整个空间,倘使再多发射两、三次,姑且不论对风之大陆造成的破坏,单单只是对天地元气的影响,那个后果就无法预估了。

  “难道……这就是你的救世之道吗?可恶,我可没有教你这种事啊!就算回到原点,这样子又能作些什么呢?”

  海稼轩恨恨地握紧了拳头,尽管比之前预定得要早,不过在迟疑片刻后,他将手中的凝玉剑,像是要射落天上星星一样,往空中高速掷去。

  强大力量造成的高速,切割着大气,不但以冲击波震荡四方,燃起了一道由地面直射天际的流星,璀璨耀目,方圆百里都看得见这道尖啸撞天的赤火流星。

  这道流星的光焰,持续了半刻钟左右,便随着凝玉剑的坠下而消失,不过却有些不可见、不可视的东西,在光焰消失后,仍然无形地存续着,并且随着大气流动,远播万里之外。

  这道听不见的“密语”,除非天心意识修为极高,不然就无法听到,即使听到了,这密语却使用了特别约定的古老编码,一般的天位武者根本无法理解其中意义。

  能够听到、听懂这特殊语言的,在这世上只有三个人,而除了海稼轩自己,这声波正向其余的两人传去。

  声波要远传万里,有其物理上的速度限制,但心灵上的接收,却不受空间与速度的限制,也因为这样,当耶路撒冷的上空燃起璀璨流星,身在北门天关的花天邪,就很讶异地看着前方,那名敛起一身强霸气势、双手结印、在石壁之前闭目坐了数十日枯禅的汉子,突然有了动作。

  结印的双手打开,狂风与热气卷动,滚缠成一道耀目红光,开始物质变化,组成红色的长袍,当这亮光消失,身着红袍、重燃起滔天霸气的多尔衮,已经站在花天邪面前。

  “老师的伤已经痊愈了吗?”

  照本来的估计,应该还要十多天才能康复,不过根据花天邪自己的观察,早在六天之前,多尔衮的伤势就已经痊愈,只是不知道这名武道霸者为何对身外物忽然不屑一顾,继续坐着他所谓的枯禅。

  多尔衮的沉默是他一贯的作风,但这次在沉默的同时,他却望向天上的一泓弦月,面上出现了很复杂的表情。

  “撤军吧!”

  “是,老师。”

  从北门天关撤军,事关重大,但花天邪却没有向中都请命确认,简单地就一口答应了。他知道,这名师父并不是喜欢多话的人,一句“撤军吧”同时也就代表“我要离开了”,少了他在做后盾,源五郎可不会老老实实与自己每天打麻将。

  (……还不是时候……还要再等一点时间……现在,还嫌早了一点……)

  花天邪这么压抑着自己的心情,尽管与源五郎再次交手,洗雪上次败战耻辱的yu望,像火焰般灼痛身体,不过如果说跟随在多尔衮身边学到了些什么,那就是做人不应该把战斗放在人生意义的第一位。

  (不过,这该算是男人的浪漫吗?会认同这种事的我,也慢慢变成一个怪人了啊,就不知道那边的另一位,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

  花天邪所想着的另一位,目前正躺卧在北门天关的城头,同样地仰望着天上的一泓弧月,聆听着那万里之外传来的讯息。

  “十二月初三,香格里拉。”

  讯息很短,只有寥寥数字,但却足以表达海稼轩想说的东西。就源五郎的感觉,自己实在已经过了浪漫的年纪了,可是……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应该要早点完成的。

  手指捏响一下,只是眨眼功夫,数道人影就从暗影里出现,等候着这位临时主帅的命令。

  “白千浪吗?”

  “我在这里,源五郎大人。”

  “艾尔铁诺人大概明天就会撤军,北门天关一时间安全无虞,我要离开这里,剩下来的问题,就交给你来处理,如果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你就向西西科嘉岛请示吧!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遵命……”

  因为不善于表达,黑暗中的数道人影保持了片刻沉默,最后才统一地开口。

  “能够在您的指挥下追随这许多时日,非常荣幸。”

  ※※※

  冷梦雪从海外回归的消息,目前已经成为自由都市的头等大事,也是最近这连串灾难中,唯一的好事。

  然而,却没有几个人知道,真正的冷梦雪,并不在缓缓驶向香格里拉的车队中,而是身在万尺之上的魔屋。

  青楼联盟方面提议联手合作,并且打算以冷梦雪的身分混入香格里拉,在一串解释说明后,枫儿变装演艺的秘密,终于被泉樱、妮儿所知。姑且不论她们心中的震惊,摆在眼前的情形是──重伤的枫儿连行动都有问题,根本无法扮演冷梦雪。

  “枫儿姊姊的伤势,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痊愈的,以目前的情形,她根本就不能……”

  表现方式极端了点,但是当泉樱抬起枫儿的手臂,放开搀扶的手掌,枫儿的手臂无力地掉坠下去,完全没有支撑身体的力量。断碎的骨骼能够接愈,这点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但虚弱的身体要回复行动力,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到。

  “这点我们承认很伤脑筋,当初只是急着找到人,配合车队的行动日期,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数。”

  珠帘后传来的声音,似是苦笑,又似懊恼,显然枫儿重伤一事,确实打乱了原本的如意算盘。不过,最后她却请枫儿三人先去休息,毕竟经过一番跋涉与疲累,众人都有了倦意,不休息一下,谁也没有精力再去思考问题。

  这一夜,每个人因为各自的理由辗转难眠。枫儿与泉樱同房,就近保护与照料,妮儿自己一间贵宾室,至于有雪……在分派贵宾厢房时,众人根本就把他给忘记了,所以是当妮儿隔日早起闲逛,发现已经在温泉中被泡得翻白眼、四肢痉挛抽搐、早就晕厥过去的雪特人,才想起来他也随行到了魔屋之内。

  “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出卖兄弟,让我一直被泡在这里当温泉蛋!”

  “不……不是这样的啦!泡温泉可以活血健络,对身体大有好处,我们是看你平时那么劳累,才让你在温泉里享受的,真的啦!”

  不管怎么说,把人给丢在温泉里,整个遗忘掉,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妮儿心中有愧,所以一向心高气傲的她,也不得不摆出笑脸,在把人救出安置好后,向有雪连声告罪赔礼。

  简单地向有雪叙述了一下目前的状况,自从得知了那个秘密后,比起泉樱,妮儿更觉得自己很难去面对那个冷冰冰的女人。

  “喂,有雪你知道吗?真是想不到耶,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女人,她居然是……居然是……这种事情根本是欺骗观众嘛!”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和人妖老三都可以变装出来唱歌,为什么你的前辈不可以?”

  “可是,我们原本就是活力派的,唱的歌也差不多,不算骗得很厉害,哪有她那么过分。这种诈欺,我真是好气好气,气得快要跳脚了。”

  看妮儿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恼火模样,刚刚从晕眩状态中回复的有雪,哂道:“只要味道煮得好,豆腐都可以变猴脑,演戏本来就是演假的,你眼力不好,自愿上当,怪得了谁?你想要跳脚,那些迷上人妖老三的男人才想要吞豆腐自杀咧!再说,如果你真的气得要跳脚,那为什么我昨晚听人说,你偷偷跑去找她要签名?”

  被有雪揭发了隐私,正怒气冲冲的妮儿,突然变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来,玩绕着手指头,小声道:“这……这个不一样啊,我是不喜欢她的人,可是喜欢她的歌嘛!以前在当女强盗的时候,我就是她的歌迷了,有一段时间,只要她演唱过的地方,我就去抢劫,想抢一些签名画之类的……”

  惊闻秘辛,有雪颤声道:“你、你这个变态暴龙女,我那时候就觉得奇怪,你怎么像发了神经病一样,硬拖着弟兄们去攻人城池,事后还专门去抢一些很怪的东西,又没珠宝又没金条,你还硬和兄弟们辩说那些画卷和日用品有价值……你这种行为,和那些疯狂的追星族有什么不同?”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是……但是你不知道,她唱歌真的很好听嘛!我告诉你喔!像梦雪前辈的那一首‘玻璃人生’,我每次听都好感动,还有她那首……”

  完全变成一个兴奋的歌迷,妮儿喜孜孜地拉著有雪,说着自己追星的心路历程,直到发现有雪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这才很不好意思地停了口。

  “幸好大家是挂点在枯耳山上,不然如果是在你当疯狂追星族的时候攻城阵亡,他们一定死不瞑目。”

  “你怎么这么说啊!拿弟兄们来开玩笑,这样太……”

  被妮儿指责,有雪丝毫不感惭愧,双手挺腰,朗声道:“太怎么样?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是你这死丫头片子嘴硬,总是不肯认帐而已。”

  时间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很多东西都会被淡化、遗忘,明明曾经是非常悲伤的往事,现在也可以拿出来像是开玩笑似的说着。这是人世间的常态,也是一件不得不如此的规矩,人们藉此忘记悲伤的过去,走向未来,如果伤痛的感觉永远强烈,就会形成一个名为“过去”的枷锁,限制住人们的脚步,永远无法步向未来,只能在原地踏步。

  这些事情,源五郎曾经这么解释给妮儿听,当时的妮儿无法接受,还险些追着源五郎打,可是,想起那日在球体屋中周公瑾的话,现在再看看有雪的样子,妮儿真的有很多感慨。

  不是愤怒,也不是责怪,而是对听了有雪的话,却没有丝毫怒意,反而感到些许莞尔的自己,有一点黯然神伤。

  为了要挥去这份感觉,妮儿另外找了个话题。

  “对了,有雪,你刚才在温泉里昏迷的时候,手脚乱挥,大呼大叫,好像在做什么很可怕的怪梦,你梦到什么东西了啊?”

  有雪起先不愿回答,但更被妮儿认为他心中有鬼,连声逼问后,这才很不情愿地回答道:“这个……我刚刚是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刺激,但是又很美好的梦。”

  妮儿脸上一红,想起之前听到有雪泡在温泉中所受的待遇,会做些什么梦也就不难想像了,可是好奇心催促之下,她仍是固执地问道:“什么美好的梦?你梦到谁啦?”

  “梦到你了。”

  “我?你梦到我什么东西?”

  “我梦到你……被人欺负了,而且还好像很高兴,很爽快的样子。”

  这个出乎预料的粗俗回答,真是让妮儿寒毛直竖,火冒三丈高,换作平常早就一巴掌打过去,哪管他齿断牙落,但基于心中的某份恐惧,她还是忍住情绪,小心翼翼地问着。

  “对……对方是谁?是哥……是小五哥吗?”

  妮儿称呼源五郎,当然不会用小五哥这样的叫法,只不过因为不好意思,这才改了问题的第一选项,而若源五郎在此,听到这个称呼,想必会非常自豪,心花怒放,但妮儿却不在意这些,她只期盼有雪不要回答出第一与第二之外的第三选项,那个来意不明、对自己存有某种邪恶企图、常常令自己觉得浑身发寒的绝世凶兽。

  好消息是,答案并不是奇雷斯;坏消息是,答案也不是奇雷斯外的第一与第二选项。

  有雪面上木然,以很迟缓却又很正经的语气,回答道:“都不对,那个男人……是我。”

  不管再怎么迟钝,妮儿听到这里也晓得自己被耍了,之前强忍下来的怒气,一次爆发,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恶狠狠地扑向有雪。

  刚从晕眩状态回复的有雪,展现出极其敏捷的身手,从床上快速翻下,滚到一旁,只听见轰然巨响,整张黄铜大床已经给妮儿轰得支离破碎,垮塌了下来。

  “哇,大家都是老交情,开个黄色笑话,用不着这么认真吧?”

  “浑帐!开笑话不顾别人心情,我要宰了你,阻止梦境的发生!”

  “哎呀,何必呢?都已经说了是开玩笑,你还那么认真,这样很容易就成暴龙女变成恶鬼婆了。”

  “不要跑,给我停下来,我要砍你一千刀来泄愤。”

  一追一逃,有雪当然没有理由乖乖停步,让妮儿乱刀出气,双方就在魔屋的走廊上展开追逐战。

  妮儿的凶恶声势,一路上自然是拔山倒树,不在话下,但雪特人是逃命的专家,也没那么容易给妮儿抓到,就是苦了其余要负责收拾善后的青楼联盟技工,看着两人追跑之后的残破景象,默默垂泪。

  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妮儿所不知道的,那就是有雪适才所梦到的东西,那个他认为说出来也没人相信,与其给妮儿当笑柄,不如另外撒谎隐瞒的梦境真相。

  (听起来的感觉很唬烂,但是,该不会是真的吧……在雪特神殿里头,有一尊黄金像,拿黄金像与卷轴配合,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

  要让魔屋的动力回复,着实花了一些时间,而约莫到中午左右,妮儿与泉樱再度被请去,商议大事。

  魔屋的女主人,依然是隐藏于珠帘之后,有十多名侍女分站两排,但却没有看到枫儿的身影。

  “该休养的人,就让她去休养吧!勉强她抱伤出动,这种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个解释泉樱也很认同,不过,“冷梦雪潜入计划”少了“冷梦雪”参与,岂不是一开始就宣告失败?原本以为青楼联盟是否有什么秘传的伤药,能够迅速帮助枫儿痊愈,但照这样看来,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而珠帘后那位女士所提出的替代计划,则是让两女大吃一惊。

  “我们可以放一个假人在马车里,一路从波鲁特佳尔到这里,那么只要再找一个真人假扮,一样是可以进入香格里拉。”

  妮儿闻言大惊,道:“不、不可能啦,冷梦雪的歌迷那么多,假扮一定有人会认出来的。”

  “哦?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偶像到底长得什么样呢?”

  被这样一问,妮儿登时语塞。自己虽然没有亲自观赏过冷梦雪的演唱会,但听人口述或是看到事后图像记载,每次演唱会冷梦雪几乎都是带着眼罩,而且舞台形状甚长,虽然她的婀娜身段、肢体语言、典雅仪态让群众如痴如醉,对她的美丽毫无疑问,可是仔细想想,谁也想不起她的确切形貌。

  “这……”

  “说来都是你们雷因斯人自己不好,毫无敬业精神可言,每次要你们表演,你们都赶着回去打生打死,如果不刻意模糊面孔,多准备一、两个替身,我连谢幕都找不到人上台。”

  总之,当初因为找人代为登台方便,所做的准备,现在派上了用场。不过若是要实际唱歌,基于某个特殊理由,最好是由天位武者来装扮。

  “山不转路转,没什么好担心的,冷梦雪是天香苑创造的变装明星,我们造得出一个,当然可以造出第二个,当然……现在时间确实仓促了点。”

  姑且不论话语里头的苦笑意味,泉樱一时间还想不太通,该怎么造出第二个冷梦雪来,不过当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她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咦~~!”

  对这提案感到震惊的,不只是泉樱,还有妮儿。就算枫儿因为受伤,不能参与行动,但怎么说也轮不到这女人上场吧?别的不讲,她甚至连怎么唱歌都不会。

  “不会可以学,时间赶了一点,不过教些基础的还是可以,但是身形、体态、气质,这些东西没法仓促急就章,从这些地方来看,泉樱小姐是个很好的适任者。”

  “才怪,她连最基本的发声都不会,如果真的要选,我觉得我还好一些。”

  “歌迷……是不可能化身偶像的,基本上的心情就不对了,如果真要找人扮演冷梦雪,那么找个没有心理包袱的人,是比较适合。”

  冷梦雪的面容,是以枫儿的相貌修改化妆而成。泉樱和枫儿的脸形、身高相若,都是属于瓜子脸、纤瘦高佻的身形,气质上也都近似冷艳,再配上招牌眼罩,要把泉樱打扮成另一个冷梦雪,虽有难处,但怎么都比妮儿容易多了。

  青楼联盟是改扮变装的大行家,主事者既然这样说,妮儿也只有很不甘心地放弃。其实就青楼联盟这边看来,妮儿的气质能动不能静,与冷梦雪背道而驰,当初也就因为如此,才为她量身打造“梦幻几何”这个演艺组合,让她与源五郎的气质互补,现在掉转头来要她扮演冷梦雪,还要能瞒得过石崇,这点怎么说都太难了。

  专业方面的问题,泉樱无从发言,但她却有一点怀疑,冷梦雪出身天香苑,人尽皆知,就这么潜入进去,难道石崇不会起疑心吗?不过,她得到的解释是:曾在天香苑受训过的男女艺人,在香格里拉多得难以计数,牵动的范围之广,纵使是石崇也不可能一一计数,而且……

  “冷梦雪这个角色虽然出身天香苑,但打从一出道开始,就是完全独立作业,不管从哪个方面的情报来看,她只是香格里拉的独立歌手,并不受到任何势力的操控,当然也与青楼联盟没有关系。”

  被这么一说,泉樱登时醒悟,以前曾听枫儿说过,当初她在香格里拉登台时,这位义姊给的训练异常严格,几乎不给予任何协助,是她靠着所学到的东西、小草小姐的魔法曲,这才快速窜红起来。

  当时,枫儿只以为这是修业的一部份,但泉樱如今回想起来,便领悟其中的另一层意义。身为风之大陆的地下女王,整日与阴谋、黑暗为伍,这位女士并非不曾考虑过出现窝里反、被千叶流同志推翻夺位的一天,那时候如果要复位,就需要一个至少表面上看来与青楼联盟无关的外人,所以才特别塑造出冷梦雪这个人物。

  那么以这样的深谋远虑,不用说,尾随着“冷梦雪”到海外演出的车队人员,身家背景也是绝对查不出什么问题的。

  然而,对方不是别人,石崇也许未算才智超卓,但却是一头相当狡猾的老狐狸,这样子的一番作做,瞒得过他吗?

  “除非他也学女人一样,用直觉来思考,不然从理性思考层面上看,冷梦雪周边的背景没有问题,你们大可以放心。怎呢?愿意接下这个任务吗,美丽的龙族夫人?”

  对于这番话,泉樱多少还有些怀疑,觉得对方隐藏了一些东西没有说。不过,千叶流的权力斗争,其中纠葛复杂处,对方也不可能全部说出,单就目前看来,这虽然不是唯一的办法,却是现实层面最好的一个做法,所以经过一番考虑后,泉樱缓缓地点头。

  “好的,我愿意。”

  完全未知的尝试,多少有一点胆怯,在说出之后,泉樱有点担心自己声音太小,所以再说了一次。

  “我会努力完成这个任务的。”

  而若真要完成这个任务,要努力的不只是泉樱,旁边的妮儿也必须担当辅导之责,与她一起进入香格里拉。

  ※※※

  之后的两、三天,泉樱进行着简单而密集的特别训练,除了学习基础技艺外,也由枫儿在一旁讲述,做经验交接。

  要把一个女子塑造成偶像明星,这本就是天香苑的拿手工作,更何况泉樱本身就如此优异,照众人想来,这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不过,冷梦雪所唱的歌,别树一格,没有经过相当的训练,是不可能成功发声唱出,为了要特别训练,那位女士与泉樱独处密室,作着秘密的单独特训。

  训练的内容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当初妮儿与枫儿也曾接受过这样的单独训练,训练方式随着每个人的资质与特性而有不同。至于训练的成果如何,这点也没有人晓得。

  众人只知道,当为期三天的密集特训结束,密室的隔音厚门打开,那位女士在泉樱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走出,苍白的脸色,显示着精神疲惫到极点的事实。

  在被属下用担架抬走之前,她紧握着泉樱白皙的玉手,默默垂泪,虚弱道:“……想、想不到你会这么青出于蓝,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传授给你了,只能帮你帮到这里,往后的事……一切就要看你的了。”

  “谢谢你的教导,塔莲老师,我有了很充实的三天,接下来的任务,我绝不会令你失望的。”

  “啊~~”泉樱容光焕发的表情,看来无疑是自信满满的表现,但对照那位几乎是以惨白状态、在担架上洒泪退场的女性,枫儿和妮儿都有种很不祥的感觉。

  “妮儿小姐。”

  “什么事?”

  “进入香格里拉以后,如果可能……我想还是别让泉樱唱歌比较好。”

  “……我打死都不会让她荼毒香格里拉市民的,梦雪姊姊。”

  “呃?谢、谢谢啊!”

  尽管在歌唱的实力上有些让人担忧,但是当几名专职化妆的侍女,开始帮泉樱梳妆更衣,展现出来的成果,却美得令人屏息。

  原本在姿容上,泉樱就是更胜妮儿、枫儿的倾城绝色,再经过巧妙的梳妆打扮,尽洗面上风尘后,别说是枫儿,就连旁边的妮儿都看得痴了。

  而当察觉到枫儿的视线,她缓缓转过头来,红晕浅浅地浮现在面上,笑道:“你别这样一直看我,这样子看,我好像被你看成什么怪物似的……”

  伤势仍然严重,枫儿的声音听来很小,“会吗?美丽的东西,总是让人想要多看下去,我这样子看没什么不对啊!”

  泉樱闻言,真的感到不好意思,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现在的美丽,是靠化妆术堆砌的效果,不自然也不真实,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更何况,一名女子能够夸示人前的,应该是其才德,而非姿容,如果单单是满足于自己的容貌,那样太过肤浅,一旦他朝年华老去,又有什么能留下呢?

  枫儿倒是在想些别的东西。看看周围婢女群对泉樱欣羡赞叹的眼神,她确实有着感叹。

  唉,身为一个单纯的人类有错吗?只恨以前所面对的,不是像泉樱这样的龙女,就是像小香香那样的魔族,这些不同于人类的种族,怎么好像天生就出些俊男美女、光是坐在那里就好像会发光似的人物呢!

  “枫儿姊姊,你在想什么?”没有注意到枫儿的感叹,泉樱笑道:“青楼的化妆术真是奇妙,只是纹纹眉、画上些淡妆、变个发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了。”

  刚刚,听完婢女们的简单解释后,泉樱有点迷惘,不过等到实际目睹侍女们帮自己更衣、上妆,镜中那张熟悉的面孔,渐渐变成一个眉宇面目依稀类似,但气质、感觉整个改变的美人,这才真正使她大吃一惊。

  “呵,其实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女人本来就是捉摸不定的生物,只要用化妆和衣饰来配合,就可以引导出完全不同的新面孔,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魔屋的女主人曾如是说。然而,泉樱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特别是看到侍女们在自己头上抹了一种蓝色药水,片刻后,不但发色产生改变,原本的齐肩长发,突然一下子就生长到腰际,这种猛暴性的生长效果,还真是把泉樱吓了一跳。

  “这是……”

  “听过血腥宠物吗?那是我们大雪山毒物部门几年前开发的药剂,用来破坏生物的内分泌,导致暴毙,这一瓶‘蓝色行星’,本来预备是血腥宠物的解药,但在开发过程中因为配方错误,意外变成了强力生毛剂,在治疗秃头上有惊人的效果,但是大雪山为了面子,不愿意经营这门生意,所以只是和青楼私下进行交易。”

  听来还真是古怪,可是仔细一问,泉樱才知道青楼联盟里头有不少匪夷所思的神奇药品,都是大雪山毒物部门开发出来的,那瓶“蓝色行星”生发水,只不过是其中的九牛一毛而已。

  念及此处,泉樱不禁向枫儿取笑。

  “你们大雪山真是奇怪呢!如果毒物部门总是这么不务正业,那么以后大可以考虑投资副业或是干脆转业,照我看,卖生发水和减肥药,获益还比当杀手要好赚。”

  “不是这样的,那几年是因为有师姊在,所以……”

  枫儿说到这里就停了,她不太知道该怎么帮华扁鹊解释,又或许,不管怎么解释,听起来都很丢脸吧!

  “泉樱,你在这行是新手,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妮儿,她会告诉你该怎么回答的。”

  “我知道,枫儿姊姊,我会和妮儿好好合作的。”

  难掩担心的表情,可是到了最后,枫儿仍然只能为泉樱祈祷,希望她此行一切顺利,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看,泉樱这次的任务都是困难重重,前有强敌,背后的战友又不见得能够齐心合力……

  “一切就交给你了,泉樱,通天炮那种武器……不可以让它再发射第二次了。”

第三章 换身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