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操持贱役

    确认赤眼魔猿暂时不会来袭,爱菱忙着协助安置村人。众人先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山坡落脚,周围都是自然原料,要搭个临时藤屋并不为难。

  接下来就是要医治伤患。可能的话,应该要送去大城市就医治疗,但是众人手上并没有足够的诊金,时间上也不允许,众人都不晓得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快失去耐性的莫问发言,先去采一些祛毒、退烧的药物回来,做个暂时处理。

  担起任务的自然是莫问与爱菱,两人驾着马车,外出采药。身在山区,加上运气不坏,在天黑之前采了满满一篮子药草,乘车归返。

  爱菱手掌的烫伤已经处理完毕。擦上了专治各种外伤的药膏,绑上绷带,因为没有什么武功底子,所幸接触时间甚短,大概两到三天后,便可痊愈。

  不过,在这两三天内,原本全抛给爱菱的杂务,莫问肯定要一手接收了,值此多事之秋,光是想到自己要做的事,他就有着叹气的冲动。

  虽然很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不想操此贱役,但想起了爱菱忍住眼泪,勉强装出的笑脸,莫问仍是握起绳,坐在前座,开始充当临时车.

  真是落魄啊!居然会沦落到当车的下场,祖先若地下有知,定会悲叹三声。

  回忆当年,意气风发之时,自己虽然从不歧视这些车、奴仆,常常不顾身份,和他们饮酒畅谈,请教百工技艺,谈论最近的景气、生活琐事等等,但在心理上来说,他们到底是下人,像驾车这种粗重工作,由自己来做,简直便是种污辱。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倘若还一直沉迷于这些过去,那仅是更显出了自己的肤浅。

  落魄王孙君莫问啊!

  银发下,莫问苦笑着,暗地自嘲道。

  近一年来,流浪于民间,所见所闻,所思所忆,大非昔日光景,这才深深体会到,身为一个平凡人的心情,是这等无奈、痛楚。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藉由这些时日的漂泊,自己的见识、思想,踏出了僵化的贵族眼界,再非以前狭隘的世界观,而是真正用一个更接近人的心,去审视整个世界。

  这样的转变,是件美好的事,然而,所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吧!

  念及世事无常,变化莫测,莫问不由得感慨万千,仅仅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一切熟悉的事物,早已人事全非,这完全是当初自己所想不到的。

  表面的光荣,是何等脆弱啊!

  倘若自己没有给过大的自信蒙蔽住眼睛,很多令人悲伤的事,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吧!

  “莫问先生……”

  “……”

  “莫问先生!”

  “……”

  “莫问先生,你好像走偏路了喔!”

  给爱菱一言惊醒,莫问这才发现,马车朝山崖的方向前进,要是再不改变方向,就要连人带车一起坠落山崖了。

  莫问赶忙拉紧绳,改变方向,躲过了坠崖身亡的闹剧。

  “这畜生比猪还笨,看到悬崖在前面还四蹄如飞,和它的主人一个德性,真是糊涂的笨马!”

  为了自己的失神,险些造成闹剧,莫问恼怒之下,向马儿发脾气。

  似乎听懂驾驭者的叱骂,骆马嘶鸣不已,发出不知算是抱怨,抑或是嘲笑的古怪鸣声。

  “莫问先生,你在想什么呢?”

  爱菱趴在干草堆上,有些胆怯地仰着小脸,湛蓝的明眸中,是拼命掩藏的笑意,自是为了刚才的一幕而发笑了。

  “莫问先生!”爱菱轻声唤道。

  连唤了几声,莫问毫无反应,不知在想些什么,爱菱屡试无效,勾住莫问的颈子,大力摇晃,微微嗔道:“讨厌,莫问先生都不理爱菱┅┅”

  莫问只觉背后忽重,一具温暖的少女躯体,毫无保留的贴在背上,香气袭人。

  出乎意料的,与发育不良的身高不符,在鹿皮背心之后,结实而有弹性,虽然让人有些不敢置信,但那饱满的触感,却实实在在的提醒莫问,背后的少女,不是小女孩,而是一个青苹果般的小女人了。

  很不可思议的,莫问脸红了。

  在他过往的生涯里,早已到了麻木的地步了。

  可是,今天,就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动作,莫问居然为之脸颊发烧,当意识到这点,他本人也觉得相当惊奇。

  爱菱的存在,很难让人产生绮想,听到那童稚的嗓音,产生极大的罪恶感。

  “放手啦……”

  耐不住爱菱的一再磨蹭,莫问的脸,红的像只醉酒的蟹,连忙挥着手,要把爱菱赶开,以免等下出丑。

  “哇!莫问先生不要乱动啦……”

  “讨厌啦!莫问先生,这样很坏喔!”

  软语呢喃,飘香袭人,莫问心下一凛,再嗅到那淡淡的少女体香,如百合花般的香气,飘进鼻端,莫问刹时如遭雷殛,恍惚中,彷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

  那时候,一切都是这样美好,每当午后,他会躲开太傅,偷偷溜到一棵古老榕树下歇息,总是没能阖眼多久,背后便会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一双小手遮住他的眼睛,某个令他至今仍魂牵梦系的声音,在耳畔小声响起:“从嘉哥哥,从嘉哥哥,嘉敏来罗,你猜猜我是谁?”

  “哪有人在问人家的时候,会一起说出名字的,那你还问什么?”

  “人家不管嘛!从嘉哥哥猜不出来,嘉敏就不放手。”

  ……

  多少甜蜜又辛酸的往事,瞬时全数涌上心头,莫问刹那间热泪盈眶,鼻酸欲泣,不自觉地握紧了眼前的小手。

  “莫问先生!莫问先生!”

  脑海中的少女嗓音,一变而转为惊惶、不安,惊醒了莫问,这才察觉马车又走偏了路,仅差十步,便要坠落山崖了。

  莫问急拉绳,在千钧一发之际,改变了马车的方向,转回正路。

  甫脱险境,莫问深深吸了口气,镇静心神,把激荡不已的心情压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想这些,只有让自己更痛苦而已。

  察觉爱菱还贴在背后,莫问伸手拨开爱菱的拥抱,为了不让她再缠上来,莫问特别使了劲力,然后,严肃地告诫:美丽的淑女,应该有教养,不可以这么没礼仪,随便攀着别人。

  “对了,我有件事情要问你。你不是说要找东西吗?怎么我现在看你比较像是要找人对付赤眼魔猿?”莫问冷冷道:“如果这真是你的企图,那你应该另请高明,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如果你担心钱的问题,只要把此事通知雷因斯在香格里拉的代表处,让他们晓得有魔物在此出现,他们自然会来处理。”

  “我……我真的是要找东西啦!”爱菱嗫嚅道:“只是现在还欠一些线索,不过,只要再等几天,在满月之前,一定可以找到线索的……”

  “哦?是吗?你可别把我当白痴骗啊!”莫问道:“连要找什么东西也不告诉我,没道理出现在此的赤眼魔猿,一批接着一批,我开始怀疑我们的契约是否有必要维持下去了?”

  “要找的东西叫做黑曜镜,至于那些魔猿,我……我其实也不太知道,嗯,它们可能是……”

  终于说到事情关键,莫问正自倾耳细听,爱菱却似乎发现什么,惊呼道:“莫问先生,我……我们现在好像腾空了……”

  什么叫好像,根本就是。

  两个人都心神不专,所造成的后果,就是没有人在驾车,而那头智力显然偏低的骆马,似乎没有二次元的平面观念,只知一直线的向前冲,那结果就很单纯了。

  俗语说,事不过三,这一次,莫问也来不及导正方向了。

  只听得惊呼声中,两人一马呲哇乱叫,马车冲出了山崖,直往下坠。

  “哇”

  “天啊!为什么”

  “嘶”

  咚!

  “******,******,真是******……”

  基于过去良好的教养,莫问不是个爱说粗话的人,以一个诗人的身份而言,他的言谈举止,甚至是相当风雅的。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满肚子的窝囊气,除了骂脏话泄愤外,找不到其他的方法。

  在第三次的走偏后,他们终于摔下了山崖,所幸莫问身手敏捷,在坠崖的刹那,顺手揪起爱菱与草药篮,腾身飞起,冲回崖上。

  本来,若是时间再充裕些,或许可以连那头可怜的骆马,也一并救上,无奈,爱菱死命抱住随身的那个大包袱,不肯放手,就这么一耽搁,已经失去救马的良机。

  可怜的骆马,连同马车,一齐坠落深不见底的山崖,只听得马鸣悲嘶,在急劲的风声中,拖得好长,凄厉难当,久久不散,当是粉身碎骨了。

  飞身跃回崖上,爱菱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为了马儿的坠崖,而伤心不已。

  莫问看在眼底,倒也很难去责怪她些什么,再说,驾车的人是自己,出了这等“交通意外”,怎也不能将责任推给她。

  可是,倘若说事情与她无关,似乎又有些不太对头,自从遇上她以来,麻烦事多的令人难以想像,在以前,怎也不可能发生这种疏失。

  对一个剑客而言,方寸大乱,是足以致命的伤害。

  嗯!或许这女孩会吸取身边人的运气,造成自己的幸运,与其他所有人的不幸吧!

  结果,莫问一肚子懊恼无处宣泄,只好不住暗骂粗话泄愤,倘若这时赤眼魔猿出现在面前,一定二话不说,就给大卸八块。

  没了代步车辆,莫问又给气到有些手足无力,不想施展轻功,两人慢慢步行,朝村民暂栖的山坡归去。

  想起爱菱适才的支支吾吾,莫问微皱起了眉头,基于本身的直觉,他感到这女孩委托的工作,越来越不单纯。

  他的脾气颇有些舒懒、疲惫气息,虽然情绪化,却是大而化之,自从遭逢惨祸,重习剑艺后,更是养成了随遇而安,凡事笑观淡然的自在胸襟。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在广场看见爱菱,为其所打动后,他连工作内容都不问,就欣然与之同行,而当遇着赤眼魔猿后,虽觉任务诡异,却也仅是约略一问,随即带过,再不关心。

  可是,眼看情势演变越来越不对劲,为了避免牵扯进一些失去控制的严重事件,最好还是弄清楚一点。

  赤眼魔猿的出现,背后意义重大,那甚至牵涉到境界通道的问题,倘若有一条贯通人间魔界的天然通道,在未经管理的情况下为人发现,甚至落入野心份子的手中,那极可能酿成一场浩劫。

  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高,天然的境界通道,牵涉到地气的流向,周围灵气的转换,绝不可能突然便冒出来,比较可能的作法,该是有人,藉由某种失传的古代秘术,唤出了本生活在魔界的生物。

  远自神话时代以来,人类便与魔族交恶,九州大战后,双方的关系更是恶劣到了极点,凡是有关魔族的一切,在人间,都是禁忌,像开启境界通道这类的术法,在魔导士公会中,是绝对被禁止的。

  如果仅是召唤术那类的等级,倒也还好,而开启境界通道,属于最高层的秘法,如若对手真是那种级数,那可就棘手了。

  从以前到现在,莫问对魔法的涉猎,肤浅的可笑,他虽然也有认识些优秀的魔法师,但是自身却未曾接触过相关技艺,就他而言,自己是个武者,是个用剑者,把时间花在魔法上,实在没有什么意义,也因此,当想到敌方的背景是魔导士,莫问登时一个头两个大。

  (真是伤脑筋啊!早知道,不如撒手不管算了,臭家伙韩特的烂摊子,为什么我要帮忙收……)

  越想越是不安,莫问暗自嘟囔,决定要找机会向爱菱问个清楚,以免临敌时,一见面就给咒杀。

  (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不对,我作人那么善良,就算明明白白,我也不想死……)

  走着走着,莫问忽地眼前一亮,暗想晚餐有了着落。

  前方山坡边的灌木丛里,一头母鹿正在低头吃草,一派悠然自得,浑没察觉危机已在左近。

  (运气不错,看这鹿的颜色,就知道肉质一定不错,体积又那么大,就算是大家一起吃,那也够了……)

  脑里这样想着,莫问彷佛已经闻到了烧烤之后的佳肴,不由食指大动。挥手向身后的爱菱示意,要她滚远一点,跟着推开光剑的开关,莫问蹑手蹑脚,如临大敌,小心靠近。

  用光剑去猎鹿,听起来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不过,总比空手猎鹿来的好看吧!

  不知为何,莫问总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将会失手,不过当再三确定母鹿的位置,肯定一击必中后,他消除了所有的疑虑。

  (是太过多心了吗……不管了,鹿啊鹿啊!今天你运气好,就此解脱,来世再去当个好人吧!)

  默默祝祷完毕,莫问挥起光剑,口中呼喝出声,冲向母鹿。

  “呼喔喔喔喔喔……”

  “莫问先生!”

  “啊”就当莫问将要挥下光剑之时,后头爱菱忽然冲出,阻止他的猎捕壮举。

  很自然的,银发男子遭逢突击,重心一个不稳,滚倒在地,连带踢倒了爱菱,两人跌成一堆,而余势未止,只听得惨叫一声,两人便像颗肉球般,跌缠在一起,滚下山坡去。

  母鹿停止了吃草,圆溜溜的黑眼珠,睁的老大,看着眼前这幕引人发笑的光景,在它身旁,有头刚学会走路的小鹿,学着妈妈的动作,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哇……”

  “天啊!为什么……”

  “轰隆轰隆……”

  咚!

  “他奶奶的,他奶奶的,真是他奶奶的……”

  如果说,早先的莫问,仅是不满而已,现在的他,无疑就是座活火山,全身喷射着滚烫的岩浆,只要有人轻轻一碰,立刻就会大爆炸。

  给爱菱那一撞,不仅撞飞了晚餐,两人还缠在一起,在山坡地上滚了几十尺,当好不容易停下来后,爱菱全身上下,毫发无伤,莫问却是狼狈到了极点,皮破血流,擦伤多处,外加几处剑伤。

  为啥会有剑伤?滚下山去的当口,莫问立刻把爱菱搂在怀里,护着不受伤害,推开了光剑的开关,吓得莫问魂飞魄散,要不是眼明手快,闪躲得宜,等到两人滚至山坡底,莫问身上早给刺了十七八个窟窿,成了具千疮百孔的难看死尸。

  事情到了这等地步,莫问有了新的体悟。

  这女孩的危险,不在她所发明的东西,而是在于她本身,所有的人、事、物,到她手上,都会变成杀人利器天杀的!这么有天份,怎么不转行?别当创师,直接改行当杀手,保证连山中老人都会来挖角。

  而一切灾祸的主因,此刻正笑吟吟地和几名孩童围着说话,一起蹲坐在炽热的营火旁,盯着火中的烤鱼,吞着唾沫,一副热切期盼的样子。

  下午,爱菱为了马先生给摔成肉泥,忧伤了好一会儿,不过一到晚饭时间,立刻又眉开眼笑,从这点看来,实在是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健忘性。

  “全功能超美味究极无敌大厨师八代”给摔下了山崖,爱菱的手伤又没好,晚餐只得由莫问亲自下厨,吃饭的人数又多,着实是辛苦。

  因为猎鹿失败,弄得一身疲惫,莫问没兴趣再花时间打猎,索性直接到山溪里,捉了几条肥鱼,充当晚餐。

  出乎意料地,与邋遢的外貌不符,莫问的手艺,竟可媲美高级餐馆的大厨,将几条鱼烧的有声有色。

  先将鲟鱼刮鳞、清除内脏,之后,如同进了自家的厨房,莫问从森林中,毫不费力的摘了几种野果、山菜,绞烂剁碎成泥状后,一股脑的塞进鱼腹,再置于营火旁,大火烘烤。

  鲟鱼本是肥美,长年生长于冰寒的山溪中,脂肪厚实,滋味更是鲜美,莫问又不知从哪弄来了柠檬,涂抹于外层,与外冒的肥油相触,滋滋作响,香气更是熏人,看得旁人直吞唾沫,恨不得立刻将鱼吞下肚去。

  “这位大哥哥好棒喔!是香格里拉的大厨师吗?”嗅着烤鱼的香气,几名孩童议论纷纷。他们自小生长于山野,到现在也还没机会见识大都市的风光,自然也想不到,村人常常食用的鲟鱼,能料理得这般美味。

  “不是喔!莫问先生是骑士呢,不过,如果去当厨师,一定也是很棒的厨师!”

  爱菱在一旁解释,然后众人就用无限崇敬的眼光,仰望着莫问,敬佩一个有如此手艺的男人。

  莫问别过头去,懒的答话。

  他往日锦衣玉食,对这饮食变化之道,自是熟知,不过,从老饕升格为名厨,那是过去一年的事,藏于深山潜修,一切饮食起居,都得亲力亲为,在某个糟老头的日夕薰陶下,练成了这一副好手艺。

  “莫问先生,我们可以吃了吗?”

  盯着肥油四冒的鲟鱼,爱菱实在忍不住,发出衷心的请求。

  莫问阴沉着表情,无言地点点头,他今天胃口奇差,一连串的恼人事,令他心情大坏,随时都可能炸开。

  “谢谢莫问先生,谢谢。”

  虽然急着把烤鱼送入口,爱菱仍未忘记应有的礼仪,将烤鱼一一分给馋涎欲滴的孩童们,再保留下一份,等会儿要拿给其余行动不便的伤患,最后才抓过一条烤鱼,高呼“好烫、好烫”,把鱼送进口中,大嚼起来。

  “好吃,真是好吃,虽然有点对不起鲟鱼先生,不过真是太好吃了。”

  有了吃,便忘了一切,这就是此刻众人的写照,只见他们半闭着眼,一脸幸福的样子,充分沉浸在烤鱼的鲜美口感中。

  莫问冷眼旁观,倒是有些纳闷爱菱在这团体里扮演的角色。从自己所知道的线索来推论,好像是这村庄受到魔猿袭击后,请爱菱携带金钱,到外界求援,但这女孩却又知道一些其他村人不晓得的事,最少……她好像知道这些魔猿的出处……

  “喂!小鬼们,这笨丫头和你们是什么关系?是你们的姊姊吗?”没有耐心再多花时间猜测,莫问用最直接的方法询问。

  “不是,爱菱姊姊是外地来的,那一天她到我们村子里,说会有怪兽来攻击,结果下午那些怪兽就出现了……爱菱姊姊帮我们对付怪兽,然后留下秘密武器给我们,说要出去找可以消灭怪兽的帮手,就离开了……”

  一名叫小芳的少女低声说着,眼眶跟着也红了起来。

  “那一天,爱菱姊姊刚到村子来的时候,大人都不相信她,不肯做准备,如果我们有了预备,就不会……也就不会……”

  在赤眼魔猿的首度攻击里,这个平静多年的村子,就少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几名孩童们的亲人,在当日都有死伤,现在想到那时的恐怖光景,也顾不得吃鱼,抽抽噎噎地饮泣起来。

  “莫问先生!”

  爱菱急忙地站起身来,牵着莫问的手,就拉着他往外走,直走出数十尺外,确定说话不会给人听见之后,这才不满地道:“你这样太过份了啦!那些孩子们刚刚有家人过世,这样说话会让他们很伤心的。”

  “哦?那你呢?在我看来,你的所作所为才是一种伪善!”

  “怎么这样说……”

  “不是吗?你明明知道这些魔猿的来历,却一直神秘兮兮的,什么都不讲出来。

  嘿!这些魔猿的出现,该不会是与你有关,甚至是因你而起吧!”

  莫问冷笑道:“如果是这样,那你这肇事者现在所做的一切,不是伪善是什么?”

  刚才听完孩童们的说话后,莫问越发觉得事情不对,有种浓厚的阴谋气味,在这事件中渐渐发酵,对爱菱讲这些话不过是发难的借口,真正目的是下头这一句。

  “不做了,不做了,这么少的酬劳,要做这么多事,你准备另请高明吧!”

  粗鲁的站了起来,刻意发出巨大声响,莫问明白地表示,他要辞职不干了。

  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尚为着莫问指责而震惊的爱菱吓呆,来不及作出反应,好半晌,才低着头,小声哀求道:“拜托……我真的……真的是很需要莫问先生,如果没有莫问先生,那群赤眼魔猿,那些村人,我根本……”

  粗鲁的打断了少女的诉说,莫问道:“你担心他们吗?这很容易啊!下次魔猿再出现,你只要自己靠过去,可怜的赤眼魔猿就全死光了!”

  “怎么这么说呢?”

  给莫问这么一说,少女显然非常难堪,不知该怎么回答。

  莫问先生为什么生气了呢?

  爱菱有些难以想像,明明一切不都是好好的吗?

  为什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呢?

  这些天以来,能够走到这里,可以说是全靠莫问先生的帮忙,倘若没有莫问先生,自己早在离城之初,就被赤眼魔猿打成肉泥了吧!

  自己的长处,是在铸造器物,而不是拳来脚往的武斗,尽管自己可以改造出一柄优秀的光剑,却没有办法持之上阵,与敌人战斗,这点,爱菱很明白。

  能够遇到莫问先生这样的好人,已经是自己的莫大幸运了吧!

  可是,对于一个这么好的骑士,那么少的佣金,也实在是太低廉了,自己又给莫问先生惹来那么多麻烦,制作的东西,都是缺陷品,在他眼中,自己一定仅是个大累赘而已。

  而且这时候如果让他离开,当魔猿们再次袭击村庄,自己或许还有办法逃跑,但这些村人、这些孩童,肯定会被魔猿残杀殆尽,那就全都是自己的过错了。

  “那个……莫问先生……我知道这样的报酬太少了,等到我们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再给您更多的酬劳的……”

  爱菱沮丧着脸,这样的话,连她自己都觉得没有说服力,可是,自己身上,确实是没有半毛钱了。

  搜索过全身上下,爱菱很悲哀地发现,自己没有半点贵重物品,她本就不是贵族仕女,怎会随身携带这许多首饰。

  “莫问先生……”

  爱菱小声说道:“我的发箍,是葛罗美精金铸造的,如果拿到特别商店去卖,可以兑换百多枚金币,不过,因为有些原因,我必须要到事情办完以后,才能给您,您觉得呢?”

  爱菱一面说,一面指向发中的金箍,让莫问看个清楚,同时偷看莫问的反应。

  (葛罗美精金……果然不对劲……)

  莫问沉吟着。在魔道世界中,葛罗美精金是颇为贵重的金属,专门用来铸造法器,具有某方面的神效,加上爱菱又说是特别商店,那就代表这枚发箍,并不单纯,很可能是某种魔道器之类的。

  不过,现在的莫问,无暇想到这些东西,当爱菱说要让出发箍时,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悲哀。

  是哀伤吗?

  又不太像,当看到这个表情,在银发之后,莫问呆住了,这种表情,他似曾看过,是在哪里看过呢……

第五章 操持贱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