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狼嚎骑士

    在众人嬉闹的同时,两个声音先后响起,自村子入口处传来。

  “哈!贾六,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原来不过是个活宝,那些赤眼魔猿真是没用,连这种角色都收拾不了。”

  “可不是嘛!我说祁三哥,头儿也未免太多虑了吧!”

  惊觉有人来到,爱菱赶忙带着孩子们,躲至莫问身后。

  莫问亦收起了戏谑的表情,皱着眉头,照理说,自己的敌人应该是不会口吐人言的啊!

  至少赤眼魔猿不会,这么说,出声的这两人是……

  不用花太多时间,莫问本能的感觉到,麻烦上身了,一面想,一面狠狠地瞪了爱菱一眼,这家伙,明明保证过不会有其他敌人的。

  后者似乎察觉到了凌厉的视线,微微缩起了身子,吐了吐舌头。

  “照这么看来,不必等到明日,咱们兄弟俩直接抢下头功,将这小丫头擒回,头儿定会赞赏咱们的。”

  “不错,顺手便宜,不妨多占些。”

  两道灰色身影,从前方两侧树林步出,当见到他们腰间的配戴物后,认出那些都是很高品牌的光剑,能持有这样的高价位光剑,理论上来人就绝非庸手。

  当然这些仅属于理论,因为看见同样东西的莫问,就只是淡淡地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跟着冷哼一声,从两人肩上狼形徽章,直接认得了对方的身份。

  狼嚎骑士团,在骑士公会一年前的评鉴中,被评为中上位的实力,以坚强的实力、不留活口的作风而着名,活动范围属于银海公路中西段。

  自称是骑士团,但观其作为,也不过是个佣兵团,并没有多少骑士精神,骑士团的称呼,仅是用来自抬身价而已。他们接受各地诸侯的重金聘用,到处游走,偶尔也会突袭过往的商旅,因为行踪飘忽,加上本身实力精强,所以地方政府往往不闻不问。

  尽管如此,这个佣兵团却非乌合之众,他们以“两百名骑士组成”为号召,是个纯由骑士组成的团体,成员皆有相当的武术水准,并非随便的乌合之众,“骑士团”

  的名称绝非虚言。

  狼嚎的战绩彪炳,甚至有几个小城市遭其一击而灭,警备队被其消灭的事,也是时有耳闻,事实上,若非其素行不佳,以该团的评价是可以更高一些的。

  (真该死,早知道臭丫头料事如鬼,什么除了猴子不会有其他敌人,昨晚的那个喷火家伙是什么?现在这两个家伙难道又是变种猿猴吗?)

  给突发的状况气得翻白眼,莫问的表情并不好。意料之外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出现,事情渐渐复杂了起来,这样对自己可是相当不利。

  两个敌人身材偏高,一个覆额红发,另一名紫发披肩,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就差没有大摇大摆了。

  很明显的,他们并没将莫问放在眼里。

  隔着银发,莫问估量着两名敌人,判断对手的级数。虽然是骑士,约莫是三、四流的小人物,应是充作斥候的角色,不过,也足以证明狼嚎“全由骑士组成”的称号,绝非空口白话。

  (大麻烦,怎么会惹上这种人……)

  按耐着将爆发的窝囊气,莫问示意爱菱把孩子们带开,谨防敌人突袭。狼嚎骑士团的风评不佳,莫问不敢期望对方有不伤妇孺的义举,这些人动手时,完全没有骑士操守可言。

  而这两人之所以没有采用偷袭的方式,并非是因为谨守骑士道德,只是单纯地没把眼前的猎物放在眼底而已。

  双方对峙一阵后,红发的高个儿说话了。

  “祁三哥,等一下,你我左右夹攻,先料理了这小子,然后再擒了这小娘皮去立功。”

  被称为祁三哥的紫发汉子祁三点头道:“好,就当是动动身手,在山里闷了这些天,身体都快要锈掉了。”

  两人一搭一唱,完全不将莫问当回事。

  遭人如此轻蔑,莫问微觉有气,若换做当年,定要这两个毛贼立刻饮恨剑下,总算近年来心境大异,再无心与人争强斗狠,当下也不动作,只是满不在乎的比了几个手势,再掏掏耳朵。

  “搞什么鬼?”

  “这活宝在耍些什么?”

  两个骑士虽然不懂,却也知道对方并非称赞他们,连连出口喝问。

  见到孩子们走得远了,莫问这才冷笑道:“你们这两只红头紫屁股脸的笨猩猩,尽说些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喔!不,是噪音,实在是有损人类的听觉,还是赶快闭嘴自刎,免得遗祸人间……”

  每讲一句,银发男子摇头晃脑,当说到最后一句时,还故意喵了瞄对方腰间的光剑,大力的摇了摇头,嘲笑对方的肤浅。

  “臭小子,死到临头还在胡言乱语。”

  “罗唆什么,一剑宰了他。”

  一如原先所预料,给这一激,两头显然没什么大脑的花脸猩猩,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抽出腰间宝剑,大步抢上。

  莫问转开光剑,一个箭步揉身抢上,将敌人挡住,免得给他们冲到后头,伤及无辜。

  “铿!”

  三柄光剑撞在一起,莫问展开剑势,使了个“缠”字诀,以贴身式的小巧步伐,轻便迅捷,将两名敌人的光剑封锁住,进行游斗。

  “咦!这小子实力不错啊!”

  两名敌人都有同样的感想,原本看到刚才引人发噱的一幕,他们根本不把这邋遢小子当回事,不料交起手来,对方的剑势也是中规中矩,攻守有度,展现出一个骑士应有的实力。

  不过,他们并不担心,从对手光剑的威力来研判,也不过普通骑士,称不上高手,两人夹击,不过费些手脚,尽可收拾的了,正好当作是运动,反倒是要留心,别让那女孩和祭品趁机溜走,那才是功亏一篑。

  一般来说,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骑士,对于只厮混武道场的普通骑士,都有轻视的倾向,“没有经过血战历练的,只是成不了气候的家伙”,这是他们普遍的心理,就连骑士的见习旅行,也常有人炫耀,自己在旅行中,叁加了多少战役、杀了多少人、消灭了哪些怪物……以此做为战绩。

  像狼嚎这等佣兵团,团员往往都是嗜血狂,自诩“历经无数战争后的勇者”,凭恃丰富的阅历,根本就不把同级的骑士放在眼里。

  “祁三哥,你留意些,可别让那小丫头溜跑了,头儿的意思,要抓活的。”红发男子舞动长剑,刺向莫问,顺口说着。

  紫发汉子配合夹攻,笑道:“放心,有你老哥在,不怕这小丫头片子飞上天去。”

  (抓活的!)

  莫问微一扬眉,这代表,爱菱对他们而言,有某种利用价值,真该死,那笨女人一定隐藏了什么没说。

  辛苦地舞动着光剑,莫问被逼的毫无还手之力这是爱菱的看法,但是,倘若细心一点,便可以发觉,莫问只是随意地挡架刺往要害的斩击,对于其余的虚招,连瞥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他的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因为他没有反击的念头而已。

  没有能察觉到这点,并非是爱菱的错误,她是个未来的创师,而非优秀的骑士。

  银发男子的心里,正盘算着重要的事,他审查了附近的山林,确定没有其余生人的气息,以免这番战斗给人看的清清楚楚,之后,他开始盘算了。

  要应付眼前的战斗,不过举手之劳,可是,如果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估计之外的敌人势必越来越多,这和与赤眼魔猿为敌不同,规模太大的任务,已经大大打乱自己的计画了。

  最理想的方法,莫过于把剑一抛,拨腿就跑,那此事再也与己无关,不过┅┅

  与外表的战斗相同,莫问的心里,进行着更为激烈的天人交战,他对于是否要战斗下去,感到迟疑,结果表现在外的,就是剑招越加无力,一剑递出,尚未击到便中途收招,看得爱菱好生焦急。

  “莫问先生加油,莫问先生加油。”有感于自己的无力,少女将所有的力气投入,拼命嘶喊。

  “这小子真行啊!居然还有啦啦队在喝采。”

  “罗唆什么,马上宰了他。”

  紫发汉子感到不耐了,交手至今,双方已对拼了百余招,感觉上自己占了压倒性的优势,对手的剑威也越来越弱,可是不知为什么,敌人的身上,连半点擦伤也无,这真是奇哉怪也。

  这正是现在骑士们的通病,他们只知一昧的注意,光剑能发挥出多少力度,将剑术单纯化为力量的比拼,却没有发觉到,眼前的银发男子,正在展露与其剑威不符的精湛剑技,随手遮挡,便将所有攻击,一概拒诸门外。

  剑光斩落,莫问一个不留神,闪避稍迟,额前的银发被削落一撮,险些就中招了。

  两个骑士大喜,纷纷使出拿手的招数,趁胜追击,剑势大盛,誓要将这麻烦的猎物,立毙于剑下。

  “莫问先生小心!”

  看见莫问陷入险境,爱菱尖叫出声,再顾不得自己人小力薄,抓起地上的石子,拼命往前丢。

  “可恶的丫头,在耍什么宝。”

  两个骑士大窘,这些细沙土石当然伤不了人,但若给掷中,却也颇shi身为骑士的尊严,闪躲之间,颇为狼狈。

  “唉喔!”

  莫问叫一声痛,爱菱乱掷的石子,哪分敌我,有些也招呼到他的笨头上,却令莫问登时一醒。

  (不管那么多了,人家小姑娘以赤诚待我,我怎可就此弃她于不顾。)

  念及至此,心意登决,莫问连打连退,慢慢退到树林边缘,趁势卖了个破绽,引得敌人来攻。

  “小子!撒手吧。”

  红发男子见到莫问右腕忽然露出了老大破绽,大喜之下,连忙挥剑上削,打算一举把敌人手腕削断,夺得战利品。

  “呼!”

  为敌人剑招所逼,莫问毫不迟疑,撒手抛剑,同时抽身而起,以飞燕般的姿态,跃身至半空。

  “好……唉呀!好烫。”

  不晓得这柄光剑的劣质性,红发男子伸手去接,喜孜孜的表情,瞬间就被扭曲变形,惨叫声中,把那柄烧红的烙铁,重抛至半空,捧着又红又肿的手掌叫痛。

  “唉呀!烫死我了,这是什么不良……”

  叫声嗄然而止,自半空飞下的莫问,接过光剑,顺手一剑,轻而易举的斩断敌人手臂,再顺势将其斩落树林内。显然地,某人的手掌,经过多日以来的操练,耐热力更上一层楼。

  所有动作,发生不过一瞬,主客优胜,已发生彻底的异位。

  “真惨啊!居然沦落到和这种敌人交手。”莫问浮现一丝苦笑,轻声自嘲,“不过,总算是个人类,身为骑士,整天和猿猴打架,可真是辱没列祖列宗啊!”

  “该死的小子!”

  背后传来吼声,是有人要为同伴报仇吧!

  莫问连看都懒得看,脚下加速,冲入树林,追着前头、引诱后头追来的,三人先后冲进树林。这是他的计算,基本上,他并不想让外头那些心智年龄不成熟的孩子,看太多血腥画面。

  然而,这决定却成了莫问战斗生涯里少见的误算。才一奔进树林,莫问还没发动攻击,两名敌人就几乎是同时失去了踪影。这是完全不合常理的事,那两个人距离他前后不过数尺,怎也没理由这样突然消失。

  难道他们其实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隐藏了实力,在入林后展开高速身法,消失踪迹,再来向自己发动攻击吗?

  可是看那两个傻鸟的样子,怎样也不像高手啊……

  方自错愕,答案已经出现,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急速飞掠出来,扬起血雨,穿过莫问身边。

  杀人者的手法极为凶残,两颗头颅并非被剑刃割下,而是硬生生被扯断,但又并不是寻常的撕扯;两颗头颅均不完整,一个少了上半边,一个缺了左半边,以伤痕来看,该是杀人者一击之下,力道强大,将他们的脑袋轰去半边,头颅也拨离身体。

  懔于这样的残酷手法,莫问更惊于对方的武功。看这伤痕,应该是爪;不用任何刀剑,能以这样的杀法杀人,纵是自己当年盛时也万万不及。再者,这两人失踪前距离自己不远,来人闪电间将他们杀掉,而自己到现在仍无法察觉他的位置,武功之高,实在是可畏强敌。

  (是昨晚的那个家伙吗?)

  高手不会平白无故冒出,更别说是这样的厉害角色,莫问谨慎地将光剑强度开到最大,朗声道:“你是那个笨丫头的家人吗?我告诉你,我……”

  对方明显地耐性欠佳,没等他将话说完,便有了动作。瞬间,莫问只感到一种几乎是战栗的寒意,那是他这级数的武者,面对强敌时的感应,过往除了师傅本人,他从未对谁有过这种感觉,但此刻,强烈的颤栗感,几乎是鞭击一样狂笞着全身。

  (不好!)

  警兆忽现,正想舞动光剑护身,但手腕甫动,手臂已是一痛,若不是剑光及时荡过,肯定整条手臂都给人撕扯下来。

  (好厉害?什么高手?)

  从未感觉死亡如此地迫近,莫问全神贯注,光剑舞成一团星雨,每一着都是白鹿洞剑术里的拼命绝招,密密麻麻地护住全身。

  饶是这样,情况并未因此好转,每一剑刺出,敌人都闪电躲开,总算对方对他的剑招也有顾忌,但每次出手,却总能破入剑网空隙,狠狠地伤到莫问。

  那感觉就像是与风敌对,每一刺出剑,都只能刺中空气,但当风围绕着自己吹动。

  (太……太强了,到底是何门何派?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

  苦战至今,莫问仍没法看清楚对方的形貌。记忆中,就算是以速度着称的花字世家,也没法做到像此人如鬼似魅的神速反应。

  环思自己所知的高手,大雪山教务长严正可以在内力上胜过此人,但要拼个死活,肯定没法在此人手里走过一百招。

  除了师傅、山中老人,风之大陆上实在想不出有哪个人堪与来者比拼,自己功力纵复、神兵在手,也未必能与之匹敌,更何况此刻。

  只是眨眼功夫,莫问腹侧剧痛,却是给敌人破剑网而入,中了一记,要是反击再迟一分,肯定给敌人破腹直入,什么东西都给扯出来。

  百忙中,莫问有一种荒谬感觉,与自己敌对的这家伙不像是人,到像是一头武功奇高的赤眼魔猿,无比凶残……

  血腥味大盛,敌人显然非常兴奋,发出一种尖锐的咆呜,凄厉无比,莫问说不定会再次打起寒颤。

  (该死!没别的办法了,要解封丹田,做最后一拼吗?但一年之期未满,解封了也是死啊……)

  生死交关之际,许多念头在脑里闪过,蓦地,一个呼喊声传入耳里。

  “趴下!”

  似是爱菱的呼叫,不及细想,莫问立刻趴倒地上,紧跟着,背上剧痛骤生,有一只手爪按上了背心,似乎就要破背挖心。

  瞬间,后方大气奇异地波动,强烈的蓝白光芒,夹带冲击波,掠过莫问背上。

  “桀桀”

  莫问听见一声像是野兽怒吼的狂嚎,对方没能躲开这一记,已在小爱菱的太古魔道武器下吃了大亏,手臂给高能量的阳电子炮射中,千分之一秒内气化无踪。

  “哔啦哔啦!”

  树木倒塌的声音纷纷响起,光柱所经之处,树林被切出了一个整齐的圆形,笔直贯通,深不知处。

  疼得几乎要晕昏过去,莫问听得劲风响起,却是敌人惊怒交集,舍下自己,直往林外掠去。

  这又是一件极度震惊的事。爱菱那件太古魔道武器的威力,莫问目睹多次,估计若是给正面击中,地界以下没有任何高手能够生还。这人刚才不晓得给轰中多少部位,但半个身体该是跑不掉,非但没死,还能出手攻击,简直是骇人听闻。

  (糟!那个笨女孩还有其他的小鬼……不能这样!)

  拼起一口气,也不顾身上伤重,莫问咬牙翻起,从被轰开的大空洞之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道黑影急扑向爱菱。

  (不好!)

  要赶去已然不及,莫问灌劲于臂,光剑雷轰电闪般掷出,直射向攻往爱菱的敌人。

  照对方的速度,这一剑绝没可能将之射中,但给先前被炮击受到的伤势拖累,速度减慢;而爱菱好像又喊了一句话,让他身形一顿,因此便给莫问的光剑透肩而过。

  “桀”

  连番重创,对方终于打消了再战的念头,身形一闪,破空而去,也在这时,莫问见到了“它”的背影。

  那是一个黝黑的瘦小个子,背后生了一对漆黑如墨的蝙蝠羽翼!

  (魔……魔族!)

  这个念头在莫问脑里闪过,脚下一软,险些当场摔倒,却被赶奔过来的爱菱扶住,没有出丑。

  而虽然无法确认表情,但从那紧绷的嘴角,少女知道,莫问先生现在,非常的不高兴。

  真的。

第八章 狼嚎骑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